首页

AD联系:507867812

天域国际

时间:2019-12-10 08:58:16 作者:亚洲城国际 浏览量:32764

天域国际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Lambeth Palace

在明年一次重要会议之前,福音派主教发出呼吁,请求保持谦卑和团结。据悉,在普世圣公会当中,自由主义者和传统主义者就这次重要会议存在着分歧意见。

主教们在圣公会达拉斯主教区网站上发布了一封信。在信中,他们明确表达了目前是个“可接受的时机”来表达对于“兰贝斯2020”会议(Lambeth2020)的愿景。“兰贝斯2020”会议将于明年在英国肯特郡坎特伯雷举行,届时将召集一批圣公会主教参加。兰贝斯会议每隔十年举行一次,但由于同性恋立场的不同,一些正统派主教已经透露了抵制会议的计划。

在信中,福音派主教们恳请存在分歧的主教同事们避免“严重分歧”,希望他们“尽可能以最好的方式”来看待彼此。虽然他们也表示赞同有关婚姻性质的传统学说,但也说圣公会教徒应该可以听取那些持不同意见之人的声音。

他们写道:“虽然所有人都可以自由地发表意见,但严重的分歧不应该成为世人从我们这所听到的主要信息。”“在兰贝斯会议上,我们虽然是一个家庭,但也仍然应该尽可能考虑我们所有的圣公会教徒。”“例如,在我们圣公会传统中,存在很多重要的使命和复兴运动(如牛津运动和东非复兴)。我们也可以这样看待GAFCON(Global Anglican Future Conference,“全球圣公会教徒未来会议”,以下简称GAFCON)。”“我们还可以欣赏到圣公会南半球联盟(Global South Anglicans)在其各个教省中加强基督事工时所发挥的作用。”“我们赞赏首席主教的观点,即只有与圣公会教导相结合,教会才能在‘学说和组织中’代表教导。”“但是,我们也愿意听取那些持不同意见同事们的声音。”“更通常一点来说,我们都需要放弃旧式的相互指责,因为我们每个人都听到了福音的命令:‘你们各人的重担要互相担当’,‘用爱心说诚实话’,‘不可含怒到日落’(《加拉太书》6:2,《以弗所书》4:15和26)。”

一些福音派主教在这封信上署名,其中包括达拉斯主教乔治·萨姆纳(GeorgeSumner)、埃及主教穆尼尔·阿尼斯(Dr Mouneer Anis)、彭里斯主教艾玛·伊内森(Emma Ineson)及西非首席主教丹尼尔·萨尔福(Daniel Sarfo)大主教。

他们也在其他处写道,希望看到兰贝斯会议成为圣公会教徒可以“严肃地继承真理,并为了见证和教导而寻求受造”的地方。他们还表达了对于会议能“培养谦卑”的希望,称其将“拒绝一切形式的文化和种族自豪感,同时以充分尊重的态度来彼此倾听和审议”。

最后,主教们表示下一届兰贝斯会议必须直面圣公会所面临的“紧迫”问题,为前进的方向铺平道路。他们表示:“在信仰、希望和爱心上团结起来,我们可以在兰贝斯会议上直面我们圣公会和世界上的紧迫问题。我们都担心未来可能会发生些什么,而作为一个分裂的教会,我们是很难为一个分裂破碎的世界作见证的。”“在圣公会内部,有些人在过去的20年里对“器皿”而感到沮丧,因为他们一直在努力平衡自治权和相互责任。在未来十年内,我们希望能够展示出一条前进的道路出来,还会为耐心地前进而祷告。”

正统派主教所属的GAFCON,为一正统派圣公会教徒的团契。他们之前就表示过,打算借由少数主教处于同性恋联盟而抵制兰贝斯会议。追随着乌干达、尼日利亚和卢旺达主教们的脚步,肯尼亚大主教杰克逊·奥莱·萨皮特(JacksonOle Sapit)是最新一位确定不会出席兰贝斯会议的人。

之前,GAFCON就呼吁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要求他不要邀请支持同性婚姻的主教出席兰贝斯会议。一反过去会对所在在任主教及其配偶进行邀请的传统,大主教试图通过只邀请在任主教而不邀请其配偶的方式来部分满足正统派的要求。

GAFCON已经宣布,将于明年6月份为那些不出席兰贝斯会议的主教举行一次单独会议。

图源:Lambeth Palace

在明年一次重要会议之前,福音派主教发出呼吁,请求保持谦卑和团结。据悉,在普世圣公会当中,自由主义者和传统主义者就这次重要会议存在着分歧意见。

主教们在圣公会达拉斯主教区网站上发布了一封信。在信中,他们明确表达了目前是个“可接受的时机”来表达对于“兰贝斯2020”会议(Lambeth2020)的愿景。“兰贝斯2020”会议将于明年在英国肯特郡坎特伯雷举行,届时将召集一批圣公会主教参加。兰贝斯会议每隔十年举行一次,但由于同性恋立场的不同,一些正统派主教已经透露了抵制会议的计划。

在信中,福音派主教们恳请存在分歧的主教同事们避免“严重分歧”,希望他们“尽可能以最好的方式”来看待彼此。虽然他们也表示赞同有关婚姻性质的传统学说,但也说圣公会教徒应该可以听取那些持不同意见之人的声音。

他们写道:“虽然所有人都可以自由地发表意见,但严重的分歧不应该成为世人从我们这所听到的主要信息。”“在兰贝斯会议上,我们虽然是一个家庭,但也仍然应该尽可能考虑我们所有的圣公会教徒。”“例如,在我们圣公会传统中,存在很多重要的使命和复兴运动(如牛津运动和东非复兴)。我们也可以这样看待GAFCON(Global Anglican Future Conference,“全球圣公会教徒未来会议”,以下简称GAFCON)。”“我们还可以欣赏到圣公会南半球联盟(Global South Anglicans)在其各个教省中加强基督事工时所发挥的作用。”“我们赞赏首席主教的观点,即只有与圣公会教导相结合,教会才能在‘学说和组织中’代表教导。”“但是,我们也愿意听取那些持不同意见同事们的声音。”“更通常一点来说,我们都需要放弃旧式的相互指责,因为我们每个人都听到了福音的命令:‘你们各人的重担要互相担当’,‘用爱心说诚实话’,‘不可含怒到日落’(《加拉太书》6:2,《以弗所书》4:15和26)。”

一些福音派主教在这封信上署名,其中包括达拉斯主教乔治·萨姆纳(GeorgeSumner)、埃及主教穆尼尔·阿尼斯(Dr Mouneer Anis)、彭里斯主教艾玛·伊内森(Emma Ineson)及西非首席主教丹尼尔·萨尔福(Daniel Sarfo)大主教。

他们也在其他处写道,希望看到兰贝斯会议成为圣公会教徒可以“严肃地继承真理,并为了见证和教导而寻求受造”的地方。他们还表达了对于会议能“培养谦卑”的希望,称其将“拒绝一切形式的文化和种族自豪感,同时以充分尊重的态度来彼此倾听和审议”。

最后,主教们表示下一届兰贝斯会议必须直面圣公会所面临的“紧迫”问题,为前进的方向铺平道路。他们表示:“在信仰、希望和爱心上团结起来,我们可以在兰贝斯会议上直面我们圣公会和世界上的紧迫问题。我们都担心未来可能会发生些什么,而作为一个分裂的教会,我们是很难为一个分裂破碎的世界作见证的。”“在圣公会内部,有些人在过去的20年里对“器皿”而感到沮丧,因为他们一直在努力平衡自治权和相互责任。在未来十年内,我们希望能够展示出一条前进的道路出来,还会为耐心地前进而祷告。”

正统派主教所属的GAFCON,为一正统派圣公会教徒的团契。他们之前就表示过,打算借由少数主教处于同性恋联盟而抵制兰贝斯会议。追随着乌干达、尼日利亚和卢旺达主教们的脚步,肯尼亚大主教杰克逊·奥莱·萨皮特(JacksonOle Sapit)是最新一位确定不会出席兰贝斯会议的人。

之前,GAFCON就呼吁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要求他不要邀请支持同性婚姻的主教出席兰贝斯会议。一反过去会对所在在任主教及其配偶进行邀请的传统,大主教试图通过只邀请在任主教而不邀请其配偶的方式来部分满足正统派的要求。

GAFCON已经宣布,将于明年6月份为那些不出席兰贝斯会议的主教举行一次单独会议。

图源:Lambeth Palace

在明年一次重要会议之前,福音派主教发出呼吁,请求保持谦卑和团结。据悉,在普世圣公会当中,自由主义者和传统主义者就这次重要会议存在着分歧意见。

主教们在圣公会达拉斯主教区网站上发布了一封信。在信中,他们明确表达了目前是个“可接受的时机”来表达对于“兰贝斯2020”会议(Lambeth2020)的愿景。“兰贝斯2020”会议将于明年在英国肯特郡坎特伯雷举行,届时将召集一批圣公会主教参加。兰贝斯会议每隔十年举行一次,但由于同性恋立场的不同,一些正统派主教已经透露了抵制会议的计划。

在信中,福音派主教们恳请存在分歧的主教同事们避免“严重分歧”,希望他们“尽可能以最好的方式”来看待彼此。虽然他们也表示赞同有关婚姻性质的传统学说,但也说圣公会教徒应该可以听取那些持不同意见之人的声音。

他们写道:“虽然所有人都可以自由地发表意见,但严重的分歧不应该成为世人从我们这所听到的主要信息。”“在兰贝斯会议上,我们虽然是一个家庭,但也仍然应该尽可能考虑我们所有的圣公会教徒。”“例如,在我们圣公会传统中,存在很多重要的使命和复兴运动(如牛津运动和东非复兴)。我们也可以这样看待GAFCON(Global Anglican Future Conference,“全球圣公会教徒未来会议”,以下简称GAFCON)。”“我们还可以欣赏到圣公会南半球联盟(Global South Anglicans)在其各个教省中加强基督事工时所发挥的作用。”“我们赞赏首席主教的观点,即只有与圣公会教导相结合,教会才能在‘学说和组织中’代表教导。”“但是,我们也愿意听取那些持不同意见同事们的声音。”“更通常一点来说,我们都需要放弃旧式的相互指责,因为我们每个人都听到了福音的命令:‘你们各人的重担要互相担当’,‘用爱心说诚实话’,‘不可含怒到日落’(《加拉太书》6:2,《以弗所书》4:15和26)。”

一些福音派主教在这封信上署名,其中包括达拉斯主教乔治·萨姆纳(GeorgeSumner)、埃及主教穆尼尔·阿尼斯(Dr Mouneer Anis)、彭里斯主教艾玛·伊内森(Emma Ineson)及西非首席主教丹尼尔·萨尔福(Daniel Sarfo)大主教。

他们也在其他处写道,希望看到兰贝斯会议成为圣公会教徒可以“严肃地继承真理,并为了见证和教导而寻求受造”的地方。他们还表达了对于会议能“培养谦卑”的希望,称其将“拒绝一切形式的文化和种族自豪感,同时以充分尊重的态度来彼此倾听和审议”。

最后,主教们表示下一届兰贝斯会议必须直面圣公会所面临的“紧迫”问题,为前进的方向铺平道路。他们表示:“在信仰、希望和爱心上团结起来,我们可以在兰贝斯会议上直面我们圣公会和世界上的紧迫问题。我们都担心未来可能会发生些什么,而作为一个分裂的教会,我们是很难为一个分裂破碎的世界作见证的。”“在圣公会内部,有些人在过去的20年里对“器皿”而感到沮丧,因为他们一直在努力平衡自治权和相互责任。在未来十年内,我们希望能够展示出一条前进的道路出来,还会为耐心地前进而祷告。”

正统派主教所属的GAFCON,为一正统派圣公会教徒的团契。他们之前就表示过,打算借由少数主教处于同性恋联盟而抵制兰贝斯会议。追随着乌干达、尼日利亚和卢旺达主教们的脚步,肯尼亚大主教杰克逊·奥莱·萨皮特(JacksonOle Sapit)是最新一位确定不会出席兰贝斯会议的人。

之前,GAFCON就呼吁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要求他不要邀请支持同性婚姻的主教出席兰贝斯会议。一反过去会对所在在任主教及其配偶进行邀请的传统,大主教试图通过只邀请在任主教而不邀请其配偶的方式来部分满足正统派的要求。

GAFCON已经宣布,将于明年6月份为那些不出席兰贝斯会议的主教举行一次单独会议。

图源:Lambeth Palace

在明年一次重要会议之前,福音派主教发出呼吁,请求保持谦卑和团结。据悉,在普世圣公会当中,自由主义者和传统主义者就这次重要会议存在着分歧意见。

主教们在圣公会达拉斯主教区网站上发布了一封信。在信中,他们明确表达了目前是个“可接受的时机”来表达对于“兰贝斯2020”会议(Lambeth2020)的愿景。“兰贝斯2020”会议将于明年在英国肯特郡坎特伯雷举行,届时将召集一批圣公会主教参加。兰贝斯会议每隔十年举行一次,但由于同性恋立场的不同,一些正统派主教已经透露了抵制会议的计划。

在信中,福音派主教们恳请存在分歧的主教同事们避免“严重分歧”,希望他们“尽可能以最好的方式”来看待彼此。虽然他们也表示赞同有关婚姻性质的传统学说,但也说圣公会教徒应该可以听取那些持不同意见之人的声音。

他们写道:“虽然所有人都可以自由地发表意见,但严重的分歧不应该成为世人从我们这所听到的主要信息。”“在兰贝斯会议上,我们虽然是一个家庭,但也仍然应该尽可能考虑我们所有的圣公会教徒。”“例如,在我们圣公会传统中,存在很多重要的使命和复兴运动(如牛津运动和东非复兴)。我们也可以这样看待GAFCON(Global Anglican Future Conference,“全球圣公会教徒未来会议”,以下简称GAFCON)。”“我们还可以欣赏到圣公会南半球联盟(Global South Anglicans)在其各个教省中加强基督事工时所发挥的作用。”“我们赞赏首席主教的观点,即只有与圣公会教导相结合,教会才能在‘学说和组织中’代表教导。”“但是,我们也愿意听取那些持不同意见同事们的声音。”“更通常一点来说,我们都需要放弃旧式的相互指责,因为我们每个人都听到了福音的命令:‘你们各人的重担要互相担当’,‘用爱心说诚实话’,‘不可含怒到日落’(《加拉太书》6:2,《以弗所书》4:15和26)。”

一些福音派主教在这封信上署名,其中包括达拉斯主教乔治·萨姆纳(GeorgeSumner)、埃及主教穆尼尔·阿尼斯(Dr Mouneer Anis)、彭里斯主教艾玛·伊内森(Emma Ineson)及西非首席主教丹尼尔·萨尔福(Daniel Sarfo)大主教。

他们也在其他处写道,希望看到兰贝斯会议成为圣公会教徒可以“严肃地继承真理,并为了见证和教导而寻求受造”的地方。他们还表达了对于会议能“培养谦卑”的希望,称其将“拒绝一切形式的文化和种族自豪感,同时以充分尊重的态度来彼此倾听和审议”。

最后,主教们表示下一届兰贝斯会议必须直面圣公会所面临的“紧迫”问题,为前进的方向铺平道路。他们表示:“在信仰、希望和爱心上团结起来,我们可以在兰贝斯会议上直面我们圣公会和世界上的紧迫问题。我们都担心未来可能会发生些什么,而作为一个分裂的教会,我们是很难为一个分裂破碎的世界作见证的。”“在圣公会内部,有些人在过去的20年里对“器皿”而感到沮丧,因为他们一直在努力平衡自治权和相互责任。在未来十年内,我们希望能够展示出一条前进的道路出来,还会为耐心地前进而祷告。”

正统派主教所属的GAFCON,为一正统派圣公会教徒的团契。他们之前就表示过,打算借由少数主教处于同性恋联盟而抵制兰贝斯会议。追随着乌干达、尼日利亚和卢旺达主教们的脚步,肯尼亚大主教杰克逊·奥莱·萨皮特(JacksonOle Sapit)是最新一位确定不会出席兰贝斯会议的人。

之前,GAFCON就呼吁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要求他不要邀请支持同性婚姻的主教出席兰贝斯会议。一反过去会对所在在任主教及其配偶进行邀请的传统,大主教试图通过只邀请在任主教而不邀请其配偶的方式来部分满足正统派的要求。

GAFCON已经宣布,将于明年6月份为那些不出席兰贝斯会议的主教举行一次单独会议。

,见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图源:Lambeth Palace

在明年一次重要会议之前,福音派主教发出呼吁,请求保持谦卑和团结。据悉,在普世圣公会当中,自由主义者和传统主义者就这次重要会议存在着分歧意见。

主教们在圣公会达拉斯主教区网站上发布了一封信。在信中,他们明确表达了目前是个“可接受的时机”来表达对于“兰贝斯2020”会议(Lambeth2020)的愿景。“兰贝斯2020”会议将于明年在英国肯特郡坎特伯雷举行,届时将召集一批圣公会主教参加。兰贝斯会议每隔十年举行一次,但由于同性恋立场的不同,一些正统派主教已经透露了抵制会议的计划。

在信中,福音派主教们恳请存在分歧的主教同事们避免“严重分歧”,希望他们“尽可能以最好的方式”来看待彼此。虽然他们也表示赞同有关婚姻性质的传统学说,但也说圣公会教徒应该可以听取那些持不同意见之人的声音。

他们写道:“虽然所有人都可以自由地发表意见,但严重的分歧不应该成为世人从我们这所听到的主要信息。”“在兰贝斯会议上,我们虽然是一个家庭,但也仍然应该尽可能考虑我们所有的圣公会教徒。”“例如,在我们圣公会传统中,存在很多重要的使命和复兴运动(如牛津运动和东非复兴)。我们也可以这样看待GAFCON(Global Anglican Future Conference,“全球圣公会教徒未来会议”,以下简称GAFCON)。”“我们还可以欣赏到圣公会南半球联盟(Global South Anglicans)在其各个教省中加强基督事工时所发挥的作用。”“我们赞赏首席主教的观点,即只有与圣公会教导相结合,教会才能在‘学说和组织中’代表教导。”“但是,我们也愿意听取那些持不同意见同事们的声音。”“更通常一点来说,我们都需要放弃旧式的相互指责,因为我们每个人都听到了福音的命令:‘你们各人的重担要互相担当’,‘用爱心说诚实话’,‘不可含怒到日落’(《加拉太书》6:2,《以弗所书》4:15和26)。”

一些福音派主教在这封信上署名,其中包括达拉斯主教乔治·萨姆纳(GeorgeSumner)、埃及主教穆尼尔·阿尼斯(Dr Mouneer Anis)、彭里斯主教艾玛·伊内森(Emma Ineson)及西非首席主教丹尼尔·萨尔福(Daniel Sarfo)大主教。

他们也在其他处写道,希望看到兰贝斯会议成为圣公会教徒可以“严肃地继承真理,并为了见证和教导而寻求受造”的地方。他们还表达了对于会议能“培养谦卑”的希望,称其将“拒绝一切形式的文化和种族自豪感,同时以充分尊重的态度来彼此倾听和审议”。

最后,主教们表示下一届兰贝斯会议必须直面圣公会所面临的“紧迫”问题,为前进的方向铺平道路。他们表示:“在信仰、希望和爱心上团结起来,我们可以在兰贝斯会议上直面我们圣公会和世界上的紧迫问题。我们都担心未来可能会发生些什么,而作为一个分裂的教会,我们是很难为一个分裂破碎的世界作见证的。”“在圣公会内部,有些人在过去的20年里对“器皿”而感到沮丧,因为他们一直在努力平衡自治权和相互责任。在未来十年内,我们希望能够展示出一条前进的道路出来,还会为耐心地前进而祷告。”

正统派主教所属的GAFCON,为一正统派圣公会教徒的团契。他们之前就表示过,打算借由少数主教处于同性恋联盟而抵制兰贝斯会议。追随着乌干达、尼日利亚和卢旺达主教们的脚步,肯尼亚大主教杰克逊·奥莱·萨皮特(JacksonOle Sapit)是最新一位确定不会出席兰贝斯会议的人。

之前,GAFCON就呼吁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要求他不要邀请支持同性婚姻的主教出席兰贝斯会议。一反过去会对所在在任主教及其配偶进行邀请的传统,大主教试图通过只邀请在任主教而不邀请其配偶的方式来部分满足正统派的要求。

GAFCON已经宣布,将于明年6月份为那些不出席兰贝斯会议的主教举行一次单独会议。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见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Lambeth Palace

在明年一次重要会议之前,福音派主教发出呼吁,请求保持谦卑和团结。据悉,在普世圣公会当中,自由主义者和传统主义者就这次重要会议存在着分歧意见。

主教们在圣公会达拉斯主教区网站上发布了一封信。在信中,他们明确表达了目前是个“可接受的时机”来表达对于“兰贝斯2020”会议(Lambeth2020)的愿景。“兰贝斯2020”会议将于明年在英国肯特郡坎特伯雷举行,届时将召集一批圣公会主教参加。兰贝斯会议每隔十年举行一次,但由于同性恋立场的不同,一些正统派主教已经透露了抵制会议的计划。

在信中,福音派主教们恳请存在分歧的主教同事们避免“严重分歧”,希望他们“尽可能以最好的方式”来看待彼此。虽然他们也表示赞同有关婚姻性质的传统学说,但也说圣公会教徒应该可以听取那些持不同意见之人的声音。

他们写道:“虽然所有人都可以自由地发表意见,但严重的分歧不应该成为世人从我们这所听到的主要信息。”“在兰贝斯会议上,我们虽然是一个家庭,但也仍然应该尽可能考虑我们所有的圣公会教徒。”“例如,在我们圣公会传统中,存在很多重要的使命和复兴运动(如牛津运动和东非复兴)。我们也可以这样看待GAFCON(Global Anglican Future Conference,“全球圣公会教徒未来会议”,以下简称GAFCON)。”“我们还可以欣赏到圣公会南半球联盟(Global South Anglicans)在其各个教省中加强基督事工时所发挥的作用。”“我们赞赏首席主教的观点,即只有与圣公会教导相结合,教会才能在‘学说和组织中’代表教导。”“但是,我们也愿意听取那些持不同意见同事们的声音。”“更通常一点来说,我们都需要放弃旧式的相互指责,因为我们每个人都听到了福音的命令:‘你们各人的重担要互相担当’,‘用爱心说诚实话’,‘不可含怒到日落’(《加拉太书》6:2,《以弗所书》4:15和26)。”

一些福音派主教在这封信上署名,其中包括达拉斯主教乔治·萨姆纳(GeorgeSumner)、埃及主教穆尼尔·阿尼斯(Dr Mouneer Anis)、彭里斯主教艾玛·伊内森(Emma Ineson)及西非首席主教丹尼尔·萨尔福(Daniel Sarfo)大主教。

他们也在其他处写道,希望看到兰贝斯会议成为圣公会教徒可以“严肃地继承真理,并为了见证和教导而寻求受造”的地方。他们还表达了对于会议能“培养谦卑”的希望,称其将“拒绝一切形式的文化和种族自豪感,同时以充分尊重的态度来彼此倾听和审议”。

最后,主教们表示下一届兰贝斯会议必须直面圣公会所面临的“紧迫”问题,为前进的方向铺平道路。他们表示:“在信仰、希望和爱心上团结起来,我们可以在兰贝斯会议上直面我们圣公会和世界上的紧迫问题。我们都担心未来可能会发生些什么,而作为一个分裂的教会,我们是很难为一个分裂破碎的世界作见证的。”“在圣公会内部,有些人在过去的20年里对“器皿”而感到沮丧,因为他们一直在努力平衡自治权和相互责任。在未来十年内,我们希望能够展示出一条前进的道路出来,还会为耐心地前进而祷告。”

正统派主教所属的GAFCON,为一正统派圣公会教徒的团契。他们之前就表示过,打算借由少数主教处于同性恋联盟而抵制兰贝斯会议。追随着乌干达、尼日利亚和卢旺达主教们的脚步,肯尼亚大主教杰克逊·奥莱·萨皮特(JacksonOle Sapit)是最新一位确定不会出席兰贝斯会议的人。

之前,GAFCON就呼吁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要求他不要邀请支持同性婚姻的主教出席兰贝斯会议。一反过去会对所在在任主教及其配偶进行邀请的传统,大主教试图通过只邀请在任主教而不邀请其配偶的方式来部分满足正统派的要求。

GAFCON已经宣布,将于明年6月份为那些不出席兰贝斯会议的主教举行一次单独会议。

图源:Lambeth Palace

在明年一次重要会议之前,福音派主教发出呼吁,请求保持谦卑和团结。据悉,在普世圣公会当中,自由主义者和传统主义者就这次重要会议存在着分歧意见。

主教们在圣公会达拉斯主教区网站上发布了一封信。在信中,他们明确表达了目前是个“可接受的时机”来表达对于“兰贝斯2020”会议(Lambeth2020)的愿景。“兰贝斯2020”会议将于明年在英国肯特郡坎特伯雷举行,届时将召集一批圣公会主教参加。兰贝斯会议每隔十年举行一次,但由于同性恋立场的不同,一些正统派主教已经透露了抵制会议的计划。

在信中,福音派主教们恳请存在分歧的主教同事们避免“严重分歧”,希望他们“尽可能以最好的方式”来看待彼此。虽然他们也表示赞同有关婚姻性质的传统学说,但也说圣公会教徒应该可以听取那些持不同意见之人的声音。

他们写道:“虽然所有人都可以自由地发表意见,但严重的分歧不应该成为世人从我们这所听到的主要信息。”“在兰贝斯会议上,我们虽然是一个家庭,但也仍然应该尽可能考虑我们所有的圣公会教徒。”“例如,在我们圣公会传统中,存在很多重要的使命和复兴运动(如牛津运动和东非复兴)。我们也可以这样看待GAFCON(Global Anglican Future Conference,“全球圣公会教徒未来会议”,以下简称GAFCON)。”“我们还可以欣赏到圣公会南半球联盟(Global South Anglicans)在其各个教省中加强基督事工时所发挥的作用。”“我们赞赏首席主教的观点,即只有与圣公会教导相结合,教会才能在‘学说和组织中’代表教导。”“但是,我们也愿意听取那些持不同意见同事们的声音。”“更通常一点来说,我们都需要放弃旧式的相互指责,因为我们每个人都听到了福音的命令:‘你们各人的重担要互相担当’,‘用爱心说诚实话’,‘不可含怒到日落’(《加拉太书》6:2,《以弗所书》4:15和26)。”

一些福音派主教在这封信上署名,其中包括达拉斯主教乔治·萨姆纳(GeorgeSumner)、埃及主教穆尼尔·阿尼斯(Dr Mouneer Anis)、彭里斯主教艾玛·伊内森(Emma Ineson)及西非首席主教丹尼尔·萨尔福(Daniel Sarfo)大主教。

他们也在其他处写道,希望看到兰贝斯会议成为圣公会教徒可以“严肃地继承真理,并为了见证和教导而寻求受造”的地方。他们还表达了对于会议能“培养谦卑”的希望,称其将“拒绝一切形式的文化和种族自豪感,同时以充分尊重的态度来彼此倾听和审议”。

最后,主教们表示下一届兰贝斯会议必须直面圣公会所面临的“紧迫”问题,为前进的方向铺平道路。他们表示:“在信仰、希望和爱心上团结起来,我们可以在兰贝斯会议上直面我们圣公会和世界上的紧迫问题。我们都担心未来可能会发生些什么,而作为一个分裂的教会,我们是很难为一个分裂破碎的世界作见证的。”“在圣公会内部,有些人在过去的20年里对“器皿”而感到沮丧,因为他们一直在努力平衡自治权和相互责任。在未来十年内,我们希望能够展示出一条前进的道路出来,还会为耐心地前进而祷告。”

正统派主教所属的GAFCON,为一正统派圣公会教徒的团契。他们之前就表示过,打算借由少数主教处于同性恋联盟而抵制兰贝斯会议。追随着乌干达、尼日利亚和卢旺达主教们的脚步,肯尼亚大主教杰克逊·奥莱·萨皮特(JacksonOle Sapit)是最新一位确定不会出席兰贝斯会议的人。

之前,GAFCON就呼吁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要求他不要邀请支持同性婚姻的主教出席兰贝斯会议。一反过去会对所在在任主教及其配偶进行邀请的传统,大主教试图通过只邀请在任主教而不邀请其配偶的方式来部分满足正统派的要求。

GAFCON已经宣布,将于明年6月份为那些不出席兰贝斯会议的主教举行一次单独会议。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如下图

图源:Lambeth Palace

在明年一次重要会议之前,福音派主教发出呼吁,请求保持谦卑和团结。据悉,在普世圣公会当中,自由主义者和传统主义者就这次重要会议存在着分歧意见。

主教们在圣公会达拉斯主教区网站上发布了一封信。在信中,他们明确表达了目前是个“可接受的时机”来表达对于“兰贝斯2020”会议(Lambeth2020)的愿景。“兰贝斯2020”会议将于明年在英国肯特郡坎特伯雷举行,届时将召集一批圣公会主教参加。兰贝斯会议每隔十年举行一次,但由于同性恋立场的不同,一些正统派主教已经透露了抵制会议的计划。

在信中,福音派主教们恳请存在分歧的主教同事们避免“严重分歧”,希望他们“尽可能以最好的方式”来看待彼此。虽然他们也表示赞同有关婚姻性质的传统学说,但也说圣公会教徒应该可以听取那些持不同意见之人的声音。

他们写道:“虽然所有人都可以自由地发表意见,但严重的分歧不应该成为世人从我们这所听到的主要信息。”“在兰贝斯会议上,我们虽然是一个家庭,但也仍然应该尽可能考虑我们所有的圣公会教徒。”“例如,在我们圣公会传统中,存在很多重要的使命和复兴运动(如牛津运动和东非复兴)。我们也可以这样看待GAFCON(Global Anglican Future Conference,“全球圣公会教徒未来会议”,以下简称GAFCON)。”“我们还可以欣赏到圣公会南半球联盟(Global South Anglicans)在其各个教省中加强基督事工时所发挥的作用。”“我们赞赏首席主教的观点,即只有与圣公会教导相结合,教会才能在‘学说和组织中’代表教导。”“但是,我们也愿意听取那些持不同意见同事们的声音。”“更通常一点来说,我们都需要放弃旧式的相互指责,因为我们每个人都听到了福音的命令:‘你们各人的重担要互相担当’,‘用爱心说诚实话’,‘不可含怒到日落’(《加拉太书》6:2,《以弗所书》4:15和26)。”

一些福音派主教在这封信上署名,其中包括达拉斯主教乔治·萨姆纳(GeorgeSumner)、埃及主教穆尼尔·阿尼斯(Dr Mouneer Anis)、彭里斯主教艾玛·伊内森(Emma Ineson)及西非首席主教丹尼尔·萨尔福(Daniel Sarfo)大主教。

他们也在其他处写道,希望看到兰贝斯会议成为圣公会教徒可以“严肃地继承真理,并为了见证和教导而寻求受造”的地方。他们还表达了对于会议能“培养谦卑”的希望,称其将“拒绝一切形式的文化和种族自豪感,同时以充分尊重的态度来彼此倾听和审议”。

最后,主教们表示下一届兰贝斯会议必须直面圣公会所面临的“紧迫”问题,为前进的方向铺平道路。他们表示:“在信仰、希望和爱心上团结起来,我们可以在兰贝斯会议上直面我们圣公会和世界上的紧迫问题。我们都担心未来可能会发生些什么,而作为一个分裂的教会,我们是很难为一个分裂破碎的世界作见证的。”“在圣公会内部,有些人在过去的20年里对“器皿”而感到沮丧,因为他们一直在努力平衡自治权和相互责任。在未来十年内,我们希望能够展示出一条前进的道路出来,还会为耐心地前进而祷告。”

正统派主教所属的GAFCON,为一正统派圣公会教徒的团契。他们之前就表示过,打算借由少数主教处于同性恋联盟而抵制兰贝斯会议。追随着乌干达、尼日利亚和卢旺达主教们的脚步,肯尼亚大主教杰克逊·奥莱·萨皮特(JacksonOle Sapit)是最新一位确定不会出席兰贝斯会议的人。

之前,GAFCON就呼吁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要求他不要邀请支持同性婚姻的主教出席兰贝斯会议。一反过去会对所在在任主教及其配偶进行邀请的传统,大主教试图通过只邀请在任主教而不邀请其配偶的方式来部分满足正统派的要求。

GAFCON已经宣布,将于明年6月份为那些不出席兰贝斯会议的主教举行一次单独会议。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图源:Lambeth Palace

在明年一次重要会议之前,福音派主教发出呼吁,请求保持谦卑和团结。据悉,在普世圣公会当中,自由主义者和传统主义者就这次重要会议存在着分歧意见。

主教们在圣公会达拉斯主教区网站上发布了一封信。在信中,他们明确表达了目前是个“可接受的时机”来表达对于“兰贝斯2020”会议(Lambeth2020)的愿景。“兰贝斯2020”会议将于明年在英国肯特郡坎特伯雷举行,届时将召集一批圣公会主教参加。兰贝斯会议每隔十年举行一次,但由于同性恋立场的不同,一些正统派主教已经透露了抵制会议的计划。

在信中,福音派主教们恳请存在分歧的主教同事们避免“严重分歧”,希望他们“尽可能以最好的方式”来看待彼此。虽然他们也表示赞同有关婚姻性质的传统学说,但也说圣公会教徒应该可以听取那些持不同意见之人的声音。

他们写道:“虽然所有人都可以自由地发表意见,但严重的分歧不应该成为世人从我们这所听到的主要信息。”“在兰贝斯会议上,我们虽然是一个家庭,但也仍然应该尽可能考虑我们所有的圣公会教徒。”“例如,在我们圣公会传统中,存在很多重要的使命和复兴运动(如牛津运动和东非复兴)。我们也可以这样看待GAFCON(Global Anglican Future Conference,“全球圣公会教徒未来会议”,以下简称GAFCON)。”“我们还可以欣赏到圣公会南半球联盟(Global South Anglicans)在其各个教省中加强基督事工时所发挥的作用。”“我们赞赏首席主教的观点,即只有与圣公会教导相结合,教会才能在‘学说和组织中’代表教导。”“但是,我们也愿意听取那些持不同意见同事们的声音。”“更通常一点来说,我们都需要放弃旧式的相互指责,因为我们每个人都听到了福音的命令:‘你们各人的重担要互相担当’,‘用爱心说诚实话’,‘不可含怒到日落’(《加拉太书》6:2,《以弗所书》4:15和26)。”

一些福音派主教在这封信上署名,其中包括达拉斯主教乔治·萨姆纳(GeorgeSumner)、埃及主教穆尼尔·阿尼斯(Dr Mouneer Anis)、彭里斯主教艾玛·伊内森(Emma Ineson)及西非首席主教丹尼尔·萨尔福(Daniel Sarfo)大主教。

他们也在其他处写道,希望看到兰贝斯会议成为圣公会教徒可以“严肃地继承真理,并为了见证和教导而寻求受造”的地方。他们还表达了对于会议能“培养谦卑”的希望,称其将“拒绝一切形式的文化和种族自豪感,同时以充分尊重的态度来彼此倾听和审议”。

最后,主教们表示下一届兰贝斯会议必须直面圣公会所面临的“紧迫”问题,为前进的方向铺平道路。他们表示:“在信仰、希望和爱心上团结起来,我们可以在兰贝斯会议上直面我们圣公会和世界上的紧迫问题。我们都担心未来可能会发生些什么,而作为一个分裂的教会,我们是很难为一个分裂破碎的世界作见证的。”“在圣公会内部,有些人在过去的20年里对“器皿”而感到沮丧,因为他们一直在努力平衡自治权和相互责任。在未来十年内,我们希望能够展示出一条前进的道路出来,还会为耐心地前进而祷告。”

正统派主教所属的GAFCON,为一正统派圣公会教徒的团契。他们之前就表示过,打算借由少数主教处于同性恋联盟而抵制兰贝斯会议。追随着乌干达、尼日利亚和卢旺达主教们的脚步,肯尼亚大主教杰克逊·奥莱·萨皮特(JacksonOle Sapit)是最新一位确定不会出席兰贝斯会议的人。

之前,GAFCON就呼吁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要求他不要邀请支持同性婚姻的主教出席兰贝斯会议。一反过去会对所在在任主教及其配偶进行邀请的传统,大主教试图通过只邀请在任主教而不邀请其配偶的方式来部分满足正统派的要求。

GAFCON已经宣布,将于明年6月份为那些不出席兰贝斯会议的主教举行一次单独会议。

如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如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Lambeth Palace

在明年一次重要会议之前,福音派主教发出呼吁,请求保持谦卑和团结。据悉,在普世圣公会当中,自由主义者和传统主义者就这次重要会议存在着分歧意见。

主教们在圣公会达拉斯主教区网站上发布了一封信。在信中,他们明确表达了目前是个“可接受的时机”来表达对于“兰贝斯2020”会议(Lambeth2020)的愿景。“兰贝斯2020”会议将于明年在英国肯特郡坎特伯雷举行,届时将召集一批圣公会主教参加。兰贝斯会议每隔十年举行一次,但由于同性恋立场的不同,一些正统派主教已经透露了抵制会议的计划。

在信中,福音派主教们恳请存在分歧的主教同事们避免“严重分歧”,希望他们“尽可能以最好的方式”来看待彼此。虽然他们也表示赞同有关婚姻性质的传统学说,但也说圣公会教徒应该可以听取那些持不同意见之人的声音。

他们写道:“虽然所有人都可以自由地发表意见,但严重的分歧不应该成为世人从我们这所听到的主要信息。”“在兰贝斯会议上,我们虽然是一个家庭,但也仍然应该尽可能考虑我们所有的圣公会教徒。”“例如,在我们圣公会传统中,存在很多重要的使命和复兴运动(如牛津运动和东非复兴)。我们也可以这样看待GAFCON(Global Anglican Future Conference,“全球圣公会教徒未来会议”,以下简称GAFCON)。”“我们还可以欣赏到圣公会南半球联盟(Global South Anglicans)在其各个教省中加强基督事工时所发挥的作用。”“我们赞赏首席主教的观点,即只有与圣公会教导相结合,教会才能在‘学说和组织中’代表教导。”“但是,我们也愿意听取那些持不同意见同事们的声音。”“更通常一点来说,我们都需要放弃旧式的相互指责,因为我们每个人都听到了福音的命令:‘你们各人的重担要互相担当’,‘用爱心说诚实话’,‘不可含怒到日落’(《加拉太书》6:2,《以弗所书》4:15和26)。”

一些福音派主教在这封信上署名,其中包括达拉斯主教乔治·萨姆纳(GeorgeSumner)、埃及主教穆尼尔·阿尼斯(Dr Mouneer Anis)、彭里斯主教艾玛·伊内森(Emma Ineson)及西非首席主教丹尼尔·萨尔福(Daniel Sarfo)大主教。

他们也在其他处写道,希望看到兰贝斯会议成为圣公会教徒可以“严肃地继承真理,并为了见证和教导而寻求受造”的地方。他们还表达了对于会议能“培养谦卑”的希望,称其将“拒绝一切形式的文化和种族自豪感,同时以充分尊重的态度来彼此倾听和审议”。

最后,主教们表示下一届兰贝斯会议必须直面圣公会所面临的“紧迫”问题,为前进的方向铺平道路。他们表示:“在信仰、希望和爱心上团结起来,我们可以在兰贝斯会议上直面我们圣公会和世界上的紧迫问题。我们都担心未来可能会发生些什么,而作为一个分裂的教会,我们是很难为一个分裂破碎的世界作见证的。”“在圣公会内部,有些人在过去的20年里对“器皿”而感到沮丧,因为他们一直在努力平衡自治权和相互责任。在未来十年内,我们希望能够展示出一条前进的道路出来,还会为耐心地前进而祷告。”

正统派主教所属的GAFCON,为一正统派圣公会教徒的团契。他们之前就表示过,打算借由少数主教处于同性恋联盟而抵制兰贝斯会议。追随着乌干达、尼日利亚和卢旺达主教们的脚步,肯尼亚大主教杰克逊·奥莱·萨皮特(JacksonOle Sapit)是最新一位确定不会出席兰贝斯会议的人。

之前,GAFCON就呼吁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要求他不要邀请支持同性婚姻的主教出席兰贝斯会议。一反过去会对所在在任主教及其配偶进行邀请的传统,大主教试图通过只邀请在任主教而不邀请其配偶的方式来部分满足正统派的要求。

GAFCON已经宣布,将于明年6月份为那些不出席兰贝斯会议的主教举行一次单独会议。

,见图

天域国际图源:Lambeth Palace

在明年一次重要会议之前,福音派主教发出呼吁,请求保持谦卑和团结。据悉,在普世圣公会当中,自由主义者和传统主义者就这次重要会议存在着分歧意见。

主教们在圣公会达拉斯主教区网站上发布了一封信。在信中,他们明确表达了目前是个“可接受的时机”来表达对于“兰贝斯2020”会议(Lambeth2020)的愿景。“兰贝斯2020”会议将于明年在英国肯特郡坎特伯雷举行,届时将召集一批圣公会主教参加。兰贝斯会议每隔十年举行一次,但由于同性恋立场的不同,一些正统派主教已经透露了抵制会议的计划。

在信中,福音派主教们恳请存在分歧的主教同事们避免“严重分歧”,希望他们“尽可能以最好的方式”来看待彼此。虽然他们也表示赞同有关婚姻性质的传统学说,但也说圣公会教徒应该可以听取那些持不同意见之人的声音。

他们写道:“虽然所有人都可以自由地发表意见,但严重的分歧不应该成为世人从我们这所听到的主要信息。”“在兰贝斯会议上,我们虽然是一个家庭,但也仍然应该尽可能考虑我们所有的圣公会教徒。”“例如,在我们圣公会传统中,存在很多重要的使命和复兴运动(如牛津运动和东非复兴)。我们也可以这样看待GAFCON(Global Anglican Future Conference,“全球圣公会教徒未来会议”,以下简称GAFCON)。”“我们还可以欣赏到圣公会南半球联盟(Global South Anglicans)在其各个教省中加强基督事工时所发挥的作用。”“我们赞赏首席主教的观点,即只有与圣公会教导相结合,教会才能在‘学说和组织中’代表教导。”“但是,我们也愿意听取那些持不同意见同事们的声音。”“更通常一点来说,我们都需要放弃旧式的相互指责,因为我们每个人都听到了福音的命令:‘你们各人的重担要互相担当’,‘用爱心说诚实话’,‘不可含怒到日落’(《加拉太书》6:2,《以弗所书》4:15和26)。”

一些福音派主教在这封信上署名,其中包括达拉斯主教乔治·萨姆纳(GeorgeSumner)、埃及主教穆尼尔·阿尼斯(Dr Mouneer Anis)、彭里斯主教艾玛·伊内森(Emma Ineson)及西非首席主教丹尼尔·萨尔福(Daniel Sarfo)大主教。

他们也在其他处写道,希望看到兰贝斯会议成为圣公会教徒可以“严肃地继承真理,并为了见证和教导而寻求受造”的地方。他们还表达了对于会议能“培养谦卑”的希望,称其将“拒绝一切形式的文化和种族自豪感,同时以充分尊重的态度来彼此倾听和审议”。

最后,主教们表示下一届兰贝斯会议必须直面圣公会所面临的“紧迫”问题,为前进的方向铺平道路。他们表示:“在信仰、希望和爱心上团结起来,我们可以在兰贝斯会议上直面我们圣公会和世界上的紧迫问题。我们都担心未来可能会发生些什么,而作为一个分裂的教会,我们是很难为一个分裂破碎的世界作见证的。”“在圣公会内部,有些人在过去的20年里对“器皿”而感到沮丧,因为他们一直在努力平衡自治权和相互责任。在未来十年内,我们希望能够展示出一条前进的道路出来,还会为耐心地前进而祷告。”

正统派主教所属的GAFCON,为一正统派圣公会教徒的团契。他们之前就表示过,打算借由少数主教处于同性恋联盟而抵制兰贝斯会议。追随着乌干达、尼日利亚和卢旺达主教们的脚步,肯尼亚大主教杰克逊·奥莱·萨皮特(JacksonOle Sapit)是最新一位确定不会出席兰贝斯会议的人。

之前,GAFCON就呼吁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要求他不要邀请支持同性婚姻的主教出席兰贝斯会议。一反过去会对所在在任主教及其配偶进行邀请的传统,大主教试图通过只邀请在任主教而不邀请其配偶的方式来部分满足正统派的要求。

GAFCON已经宣布,将于明年6月份为那些不出席兰贝斯会议的主教举行一次单独会议。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图源:Lambeth Palace

在明年一次重要会议之前,福音派主教发出呼吁,请求保持谦卑和团结。据悉,在普世圣公会当中,自由主义者和传统主义者就这次重要会议存在着分歧意见。

主教们在圣公会达拉斯主教区网站上发布了一封信。在信中,他们明确表达了目前是个“可接受的时机”来表达对于“兰贝斯2020”会议(Lambeth2020)的愿景。“兰贝斯2020”会议将于明年在英国肯特郡坎特伯雷举行,届时将召集一批圣公会主教参加。兰贝斯会议每隔十年举行一次,但由于同性恋立场的不同,一些正统派主教已经透露了抵制会议的计划。

在信中,福音派主教们恳请存在分歧的主教同事们避免“严重分歧”,希望他们“尽可能以最好的方式”来看待彼此。虽然他们也表示赞同有关婚姻性质的传统学说,但也说圣公会教徒应该可以听取那些持不同意见之人的声音。

他们写道:“虽然所有人都可以自由地发表意见,但严重的分歧不应该成为世人从我们这所听到的主要信息。”“在兰贝斯会议上,我们虽然是一个家庭,但也仍然应该尽可能考虑我们所有的圣公会教徒。”“例如,在我们圣公会传统中,存在很多重要的使命和复兴运动(如牛津运动和东非复兴)。我们也可以这样看待GAFCON(Global Anglican Future Conference,“全球圣公会教徒未来会议”,以下简称GAFCON)。”“我们还可以欣赏到圣公会南半球联盟(Global South Anglicans)在其各个教省中加强基督事工时所发挥的作用。”“我们赞赏首席主教的观点,即只有与圣公会教导相结合,教会才能在‘学说和组织中’代表教导。”“但是,我们也愿意听取那些持不同意见同事们的声音。”“更通常一点来说,我们都需要放弃旧式的相互指责,因为我们每个人都听到了福音的命令:‘你们各人的重担要互相担当’,‘用爱心说诚实话’,‘不可含怒到日落’(《加拉太书》6:2,《以弗所书》4:15和26)。”

一些福音派主教在这封信上署名,其中包括达拉斯主教乔治·萨姆纳(GeorgeSumner)、埃及主教穆尼尔·阿尼斯(Dr Mouneer Anis)、彭里斯主教艾玛·伊内森(Emma Ineson)及西非首席主教丹尼尔·萨尔福(Daniel Sarfo)大主教。

他们也在其他处写道,希望看到兰贝斯会议成为圣公会教徒可以“严肃地继承真理,并为了见证和教导而寻求受造”的地方。他们还表达了对于会议能“培养谦卑”的希望,称其将“拒绝一切形式的文化和种族自豪感,同时以充分尊重的态度来彼此倾听和审议”。

最后,主教们表示下一届兰贝斯会议必须直面圣公会所面临的“紧迫”问题,为前进的方向铺平道路。他们表示:“在信仰、希望和爱心上团结起来,我们可以在兰贝斯会议上直面我们圣公会和世界上的紧迫问题。我们都担心未来可能会发生些什么,而作为一个分裂的教会,我们是很难为一个分裂破碎的世界作见证的。”“在圣公会内部,有些人在过去的20年里对“器皿”而感到沮丧,因为他们一直在努力平衡自治权和相互责任。在未来十年内,我们希望能够展示出一条前进的道路出来,还会为耐心地前进而祷告。”

正统派主教所属的GAFCON,为一正统派圣公会教徒的团契。他们之前就表示过,打算借由少数主教处于同性恋联盟而抵制兰贝斯会议。追随着乌干达、尼日利亚和卢旺达主教们的脚步,肯尼亚大主教杰克逊·奥莱·萨皮特(JacksonOle Sapit)是最新一位确定不会出席兰贝斯会议的人。

之前,GAFCON就呼吁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要求他不要邀请支持同性婚姻的主教出席兰贝斯会议。一反过去会对所在在任主教及其配偶进行邀请的传统,大主教试图通过只邀请在任主教而不邀请其配偶的方式来部分满足正统派的要求。

GAFCON已经宣布,将于明年6月份为那些不出席兰贝斯会议的主教举行一次单独会议。

图源:Lambeth Palace

在明年一次重要会议之前,福音派主教发出呼吁,请求保持谦卑和团结。据悉,在普世圣公会当中,自由主义者和传统主义者就这次重要会议存在着分歧意见。

主教们在圣公会达拉斯主教区网站上发布了一封信。在信中,他们明确表达了目前是个“可接受的时机”来表达对于“兰贝斯2020”会议(Lambeth2020)的愿景。“兰贝斯2020”会议将于明年在英国肯特郡坎特伯雷举行,届时将召集一批圣公会主教参加。兰贝斯会议每隔十年举行一次,但由于同性恋立场的不同,一些正统派主教已经透露了抵制会议的计划。

在信中,福音派主教们恳请存在分歧的主教同事们避免“严重分歧”,希望他们“尽可能以最好的方式”来看待彼此。虽然他们也表示赞同有关婚姻性质的传统学说,但也说圣公会教徒应该可以听取那些持不同意见之人的声音。

他们写道:“虽然所有人都可以自由地发表意见,但严重的分歧不应该成为世人从我们这所听到的主要信息。”“在兰贝斯会议上,我们虽然是一个家庭,但也仍然应该尽可能考虑我们所有的圣公会教徒。”“例如,在我们圣公会传统中,存在很多重要的使命和复兴运动(如牛津运动和东非复兴)。我们也可以这样看待GAFCON(Global Anglican Future Conference,“全球圣公会教徒未来会议”,以下简称GAFCON)。”“我们还可以欣赏到圣公会南半球联盟(Global South Anglicans)在其各个教省中加强基督事工时所发挥的作用。”“我们赞赏首席主教的观点,即只有与圣公会教导相结合,教会才能在‘学说和组织中’代表教导。”“但是,我们也愿意听取那些持不同意见同事们的声音。”“更通常一点来说,我们都需要放弃旧式的相互指责,因为我们每个人都听到了福音的命令:‘你们各人的重担要互相担当’,‘用爱心说诚实话’,‘不可含怒到日落’(《加拉太书》6:2,《以弗所书》4:15和26)。”

一些福音派主教在这封信上署名,其中包括达拉斯主教乔治·萨姆纳(GeorgeSumner)、埃及主教穆尼尔·阿尼斯(Dr Mouneer Anis)、彭里斯主教艾玛·伊内森(Emma Ineson)及西非首席主教丹尼尔·萨尔福(Daniel Sarfo)大主教。

他们也在其他处写道,希望看到兰贝斯会议成为圣公会教徒可以“严肃地继承真理,并为了见证和教导而寻求受造”的地方。他们还表达了对于会议能“培养谦卑”的希望,称其将“拒绝一切形式的文化和种族自豪感,同时以充分尊重的态度来彼此倾听和审议”。

最后,主教们表示下一届兰贝斯会议必须直面圣公会所面临的“紧迫”问题,为前进的方向铺平道路。他们表示:“在信仰、希望和爱心上团结起来,我们可以在兰贝斯会议上直面我们圣公会和世界上的紧迫问题。我们都担心未来可能会发生些什么,而作为一个分裂的教会,我们是很难为一个分裂破碎的世界作见证的。”“在圣公会内部,有些人在过去的20年里对“器皿”而感到沮丧,因为他们一直在努力平衡自治权和相互责任。在未来十年内,我们希望能够展示出一条前进的道路出来,还会为耐心地前进而祷告。”

正统派主教所属的GAFCON,为一正统派圣公会教徒的团契。他们之前就表示过,打算借由少数主教处于同性恋联盟而抵制兰贝斯会议。追随着乌干达、尼日利亚和卢旺达主教们的脚步,肯尼亚大主教杰克逊·奥莱·萨皮特(JacksonOle Sapit)是最新一位确定不会出席兰贝斯会议的人。

之前,GAFCON就呼吁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要求他不要邀请支持同性婚姻的主教出席兰贝斯会议。一反过去会对所在在任主教及其配偶进行邀请的传统,大主教试图通过只邀请在任主教而不邀请其配偶的方式来部分满足正统派的要求。

GAFCON已经宣布,将于明年6月份为那些不出席兰贝斯会议的主教举行一次单独会议。

图源:Lambeth Palace

在明年一次重要会议之前,福音派主教发出呼吁,请求保持谦卑和团结。据悉,在普世圣公会当中,自由主义者和传统主义者就这次重要会议存在着分歧意见。

主教们在圣公会达拉斯主教区网站上发布了一封信。在信中,他们明确表达了目前是个“可接受的时机”来表达对于“兰贝斯2020”会议(Lambeth2020)的愿景。“兰贝斯2020”会议将于明年在英国肯特郡坎特伯雷举行,届时将召集一批圣公会主教参加。兰贝斯会议每隔十年举行一次,但由于同性恋立场的不同,一些正统派主教已经透露了抵制会议的计划。

在信中,福音派主教们恳请存在分歧的主教同事们避免“严重分歧”,希望他们“尽可能以最好的方式”来看待彼此。虽然他们也表示赞同有关婚姻性质的传统学说,但也说圣公会教徒应该可以听取那些持不同意见之人的声音。

他们写道:“虽然所有人都可以自由地发表意见,但严重的分歧不应该成为世人从我们这所听到的主要信息。”“在兰贝斯会议上,我们虽然是一个家庭,但也仍然应该尽可能考虑我们所有的圣公会教徒。”“例如,在我们圣公会传统中,存在很多重要的使命和复兴运动(如牛津运动和东非复兴)。我们也可以这样看待GAFCON(Global Anglican Future Conference,“全球圣公会教徒未来会议”,以下简称GAFCON)。”“我们还可以欣赏到圣公会南半球联盟(Global South Anglicans)在其各个教省中加强基督事工时所发挥的作用。”“我们赞赏首席主教的观点,即只有与圣公会教导相结合,教会才能在‘学说和组织中’代表教导。”“但是,我们也愿意听取那些持不同意见同事们的声音。”“更通常一点来说,我们都需要放弃旧式的相互指责,因为我们每个人都听到了福音的命令:‘你们各人的重担要互相担当’,‘用爱心说诚实话’,‘不可含怒到日落’(《加拉太书》6:2,《以弗所书》4:15和26)。”

一些福音派主教在这封信上署名,其中包括达拉斯主教乔治·萨姆纳(GeorgeSumner)、埃及主教穆尼尔·阿尼斯(Dr Mouneer Anis)、彭里斯主教艾玛·伊内森(Emma Ineson)及西非首席主教丹尼尔·萨尔福(Daniel Sarfo)大主教。

他们也在其他处写道,希望看到兰贝斯会议成为圣公会教徒可以“严肃地继承真理,并为了见证和教导而寻求受造”的地方。他们还表达了对于会议能“培养谦卑”的希望,称其将“拒绝一切形式的文化和种族自豪感,同时以充分尊重的态度来彼此倾听和审议”。

最后,主教们表示下一届兰贝斯会议必须直面圣公会所面临的“紧迫”问题,为前进的方向铺平道路。他们表示:“在信仰、希望和爱心上团结起来,我们可以在兰贝斯会议上直面我们圣公会和世界上的紧迫问题。我们都担心未来可能会发生些什么,而作为一个分裂的教会,我们是很难为一个分裂破碎的世界作见证的。”“在圣公会内部,有些人在过去的20年里对“器皿”而感到沮丧,因为他们一直在努力平衡自治权和相互责任。在未来十年内,我们希望能够展示出一条前进的道路出来,还会为耐心地前进而祷告。”

正统派主教所属的GAFCON,为一正统派圣公会教徒的团契。他们之前就表示过,打算借由少数主教处于同性恋联盟而抵制兰贝斯会议。追随着乌干达、尼日利亚和卢旺达主教们的脚步,肯尼亚大主教杰克逊·奥莱·萨皮特(JacksonOle Sapit)是最新一位确定不会出席兰贝斯会议的人。

之前,GAFCON就呼吁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要求他不要邀请支持同性婚姻的主教出席兰贝斯会议。一反过去会对所在在任主教及其配偶进行邀请的传统,大主教试图通过只邀请在任主教而不邀请其配偶的方式来部分满足正统派的要求。

GAFCON已经宣布,将于明年6月份为那些不出席兰贝斯会议的主教举行一次单独会议。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Lambeth Palace

在明年一次重要会议之前,福音派主教发出呼吁,请求保持谦卑和团结。据悉,在普世圣公会当中,自由主义者和传统主义者就这次重要会议存在着分歧意见。

主教们在圣公会达拉斯主教区网站上发布了一封信。在信中,他们明确表达了目前是个“可接受的时机”来表达对于“兰贝斯2020”会议(Lambeth2020)的愿景。“兰贝斯2020”会议将于明年在英国肯特郡坎特伯雷举行,届时将召集一批圣公会主教参加。兰贝斯会议每隔十年举行一次,但由于同性恋立场的不同,一些正统派主教已经透露了抵制会议的计划。

在信中,福音派主教们恳请存在分歧的主教同事们避免“严重分歧”,希望他们“尽可能以最好的方式”来看待彼此。虽然他们也表示赞同有关婚姻性质的传统学说,但也说圣公会教徒应该可以听取那些持不同意见之人的声音。

他们写道:“虽然所有人都可以自由地发表意见,但严重的分歧不应该成为世人从我们这所听到的主要信息。”“在兰贝斯会议上,我们虽然是一个家庭,但也仍然应该尽可能考虑我们所有的圣公会教徒。”“例如,在我们圣公会传统中,存在很多重要的使命和复兴运动(如牛津运动和东非复兴)。我们也可以这样看待GAFCON(Global Anglican Future Conference,“全球圣公会教徒未来会议”,以下简称GAFCON)。”“我们还可以欣赏到圣公会南半球联盟(Global South Anglicans)在其各个教省中加强基督事工时所发挥的作用。”“我们赞赏首席主教的观点,即只有与圣公会教导相结合,教会才能在‘学说和组织中’代表教导。”“但是,我们也愿意听取那些持不同意见同事们的声音。”“更通常一点来说,我们都需要放弃旧式的相互指责,因为我们每个人都听到了福音的命令:‘你们各人的重担要互相担当’,‘用爱心说诚实话’,‘不可含怒到日落’(《加拉太书》6:2,《以弗所书》4:15和26)。”

一些福音派主教在这封信上署名,其中包括达拉斯主教乔治·萨姆纳(GeorgeSumner)、埃及主教穆尼尔·阿尼斯(Dr Mouneer Anis)、彭里斯主教艾玛·伊内森(Emma Ineson)及西非首席主教丹尼尔·萨尔福(Daniel Sarfo)大主教。

他们也在其他处写道,希望看到兰贝斯会议成为圣公会教徒可以“严肃地继承真理,并为了见证和教导而寻求受造”的地方。他们还表达了对于会议能“培养谦卑”的希望,称其将“拒绝一切形式的文化和种族自豪感,同时以充分尊重的态度来彼此倾听和审议”。

最后,主教们表示下一届兰贝斯会议必须直面圣公会所面临的“紧迫”问题,为前进的方向铺平道路。他们表示:“在信仰、希望和爱心上团结起来,我们可以在兰贝斯会议上直面我们圣公会和世界上的紧迫问题。我们都担心未来可能会发生些什么,而作为一个分裂的教会,我们是很难为一个分裂破碎的世界作见证的。”“在圣公会内部,有些人在过去的20年里对“器皿”而感到沮丧,因为他们一直在努力平衡自治权和相互责任。在未来十年内,我们希望能够展示出一条前进的道路出来,还会为耐心地前进而祷告。”

正统派主教所属的GAFCON,为一正统派圣公会教徒的团契。他们之前就表示过,打算借由少数主教处于同性恋联盟而抵制兰贝斯会议。追随着乌干达、尼日利亚和卢旺达主教们的脚步,肯尼亚大主教杰克逊·奥莱·萨皮特(JacksonOle Sapit)是最新一位确定不会出席兰贝斯会议的人。

之前,GAFCON就呼吁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要求他不要邀请支持同性婚姻的主教出席兰贝斯会议。一反过去会对所在在任主教及其配偶进行邀请的传统,大主教试图通过只邀请在任主教而不邀请其配偶的方式来部分满足正统派的要求。

GAFCON已经宣布,将于明年6月份为那些不出席兰贝斯会议的主教举行一次单独会议。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图源:Lambeth Palace

在明年一次重要会议之前,福音派主教发出呼吁,请求保持谦卑和团结。据悉,在普世圣公会当中,自由主义者和传统主义者就这次重要会议存在着分歧意见。

主教们在圣公会达拉斯主教区网站上发布了一封信。在信中,他们明确表达了目前是个“可接受的时机”来表达对于“兰贝斯2020”会议(Lambeth2020)的愿景。“兰贝斯2020”会议将于明年在英国肯特郡坎特伯雷举行,届时将召集一批圣公会主教参加。兰贝斯会议每隔十年举行一次,但由于同性恋立场的不同,一些正统派主教已经透露了抵制会议的计划。

在信中,福音派主教们恳请存在分歧的主教同事们避免“严重分歧”,希望他们“尽可能以最好的方式”来看待彼此。虽然他们也表示赞同有关婚姻性质的传统学说,但也说圣公会教徒应该可以听取那些持不同意见之人的声音。

他们写道:“虽然所有人都可以自由地发表意见,但严重的分歧不应该成为世人从我们这所听到的主要信息。”“在兰贝斯会议上,我们虽然是一个家庭,但也仍然应该尽可能考虑我们所有的圣公会教徒。”“例如,在我们圣公会传统中,存在很多重要的使命和复兴运动(如牛津运动和东非复兴)。我们也可以这样看待GAFCON(Global Anglican Future Conference,“全球圣公会教徒未来会议”,以下简称GAFCON)。”“我们还可以欣赏到圣公会南半球联盟(Global South Anglicans)在其各个教省中加强基督事工时所发挥的作用。”“我们赞赏首席主教的观点,即只有与圣公会教导相结合,教会才能在‘学说和组织中’代表教导。”“但是,我们也愿意听取那些持不同意见同事们的声音。”“更通常一点来说,我们都需要放弃旧式的相互指责,因为我们每个人都听到了福音的命令:‘你们各人的重担要互相担当’,‘用爱心说诚实话’,‘不可含怒到日落’(《加拉太书》6:2,《以弗所书》4:15和26)。”

一些福音派主教在这封信上署名,其中包括达拉斯主教乔治·萨姆纳(GeorgeSumner)、埃及主教穆尼尔·阿尼斯(Dr Mouneer Anis)、彭里斯主教艾玛·伊内森(Emma Ineson)及西非首席主教丹尼尔·萨尔福(Daniel Sarfo)大主教。

他们也在其他处写道,希望看到兰贝斯会议成为圣公会教徒可以“严肃地继承真理,并为了见证和教导而寻求受造”的地方。他们还表达了对于会议能“培养谦卑”的希望,称其将“拒绝一切形式的文化和种族自豪感,同时以充分尊重的态度来彼此倾听和审议”。

最后,主教们表示下一届兰贝斯会议必须直面圣公会所面临的“紧迫”问题,为前进的方向铺平道路。他们表示:“在信仰、希望和爱心上团结起来,我们可以在兰贝斯会议上直面我们圣公会和世界上的紧迫问题。我们都担心未来可能会发生些什么,而作为一个分裂的教会,我们是很难为一个分裂破碎的世界作见证的。”“在圣公会内部,有些人在过去的20年里对“器皿”而感到沮丧,因为他们一直在努力平衡自治权和相互责任。在未来十年内,我们希望能够展示出一条前进的道路出来,还会为耐心地前进而祷告。”

正统派主教所属的GAFCON,为一正统派圣公会教徒的团契。他们之前就表示过,打算借由少数主教处于同性恋联盟而抵制兰贝斯会议。追随着乌干达、尼日利亚和卢旺达主教们的脚步,肯尼亚大主教杰克逊·奥莱·萨皮特(JacksonOle Sapit)是最新一位确定不会出席兰贝斯会议的人。

之前,GAFCON就呼吁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要求他不要邀请支持同性婚姻的主教出席兰贝斯会议。一反过去会对所在在任主教及其配偶进行邀请的传统,大主教试图通过只邀请在任主教而不邀请其配偶的方式来部分满足正统派的要求。

GAFCON已经宣布,将于明年6月份为那些不出席兰贝斯会议的主教举行一次单独会议。

图源:Lambeth Palace

在明年一次重要会议之前,福音派主教发出呼吁,请求保持谦卑和团结。据悉,在普世圣公会当中,自由主义者和传统主义者就这次重要会议存在着分歧意见。

主教们在圣公会达拉斯主教区网站上发布了一封信。在信中,他们明确表达了目前是个“可接受的时机”来表达对于“兰贝斯2020”会议(Lambeth2020)的愿景。“兰贝斯2020”会议将于明年在英国肯特郡坎特伯雷举行,届时将召集一批圣公会主教参加。兰贝斯会议每隔十年举行一次,但由于同性恋立场的不同,一些正统派主教已经透露了抵制会议的计划。

在信中,福音派主教们恳请存在分歧的主教同事们避免“严重分歧”,希望他们“尽可能以最好的方式”来看待彼此。虽然他们也表示赞同有关婚姻性质的传统学说,但也说圣公会教徒应该可以听取那些持不同意见之人的声音。

他们写道:“虽然所有人都可以自由地发表意见,但严重的分歧不应该成为世人从我们这所听到的主要信息。”“在兰贝斯会议上,我们虽然是一个家庭,但也仍然应该尽可能考虑我们所有的圣公会教徒。”“例如,在我们圣公会传统中,存在很多重要的使命和复兴运动(如牛津运动和东非复兴)。我们也可以这样看待GAFCON(Global Anglican Future Conference,“全球圣公会教徒未来会议”,以下简称GAFCON)。”“我们还可以欣赏到圣公会南半球联盟(Global South Anglicans)在其各个教省中加强基督事工时所发挥的作用。”“我们赞赏首席主教的观点,即只有与圣公会教导相结合,教会才能在‘学说和组织中’代表教导。”“但是,我们也愿意听取那些持不同意见同事们的声音。”“更通常一点来说,我们都需要放弃旧式的相互指责,因为我们每个人都听到了福音的命令:‘你们各人的重担要互相担当’,‘用爱心说诚实话’,‘不可含怒到日落’(《加拉太书》6:2,《以弗所书》4:15和26)。”

一些福音派主教在这封信上署名,其中包括达拉斯主教乔治·萨姆纳(GeorgeSumner)、埃及主教穆尼尔·阿尼斯(Dr Mouneer Anis)、彭里斯主教艾玛·伊内森(Emma Ineson)及西非首席主教丹尼尔·萨尔福(Daniel Sarfo)大主教。

他们也在其他处写道,希望看到兰贝斯会议成为圣公会教徒可以“严肃地继承真理,并为了见证和教导而寻求受造”的地方。他们还表达了对于会议能“培养谦卑”的希望,称其将“拒绝一切形式的文化和种族自豪感,同时以充分尊重的态度来彼此倾听和审议”。

最后,主教们表示下一届兰贝斯会议必须直面圣公会所面临的“紧迫”问题,为前进的方向铺平道路。他们表示:“在信仰、希望和爱心上团结起来,我们可以在兰贝斯会议上直面我们圣公会和世界上的紧迫问题。我们都担心未来可能会发生些什么,而作为一个分裂的教会,我们是很难为一个分裂破碎的世界作见证的。”“在圣公会内部,有些人在过去的20年里对“器皿”而感到沮丧,因为他们一直在努力平衡自治权和相互责任。在未来十年内,我们希望能够展示出一条前进的道路出来,还会为耐心地前进而祷告。”

正统派主教所属的GAFCON,为一正统派圣公会教徒的团契。他们之前就表示过,打算借由少数主教处于同性恋联盟而抵制兰贝斯会议。追随着乌干达、尼日利亚和卢旺达主教们的脚步,肯尼亚大主教杰克逊·奥莱·萨皮特(JacksonOle Sapit)是最新一位确定不会出席兰贝斯会议的人。

之前,GAFCON就呼吁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要求他不要邀请支持同性婚姻的主教出席兰贝斯会议。一反过去会对所在在任主教及其配偶进行邀请的传统,大主教试图通过只邀请在任主教而不邀请其配偶的方式来部分满足正统派的要求。

GAFCON已经宣布,将于明年6月份为那些不出席兰贝斯会议的主教举行一次单独会议。

图源:Lambeth Palace

在明年一次重要会议之前,福音派主教发出呼吁,请求保持谦卑和团结。据悉,在普世圣公会当中,自由主义者和传统主义者就这次重要会议存在着分歧意见。

主教们在圣公会达拉斯主教区网站上发布了一封信。在信中,他们明确表达了目前是个“可接受的时机”来表达对于“兰贝斯2020”会议(Lambeth2020)的愿景。“兰贝斯2020”会议将于明年在英国肯特郡坎特伯雷举行,届时将召集一批圣公会主教参加。兰贝斯会议每隔十年举行一次,但由于同性恋立场的不同,一些正统派主教已经透露了抵制会议的计划。

在信中,福音派主教们恳请存在分歧的主教同事们避免“严重分歧”,希望他们“尽可能以最好的方式”来看待彼此。虽然他们也表示赞同有关婚姻性质的传统学说,但也说圣公会教徒应该可以听取那些持不同意见之人的声音。

他们写道:“虽然所有人都可以自由地发表意见,但严重的分歧不应该成为世人从我们这所听到的主要信息。”“在兰贝斯会议上,我们虽然是一个家庭,但也仍然应该尽可能考虑我们所有的圣公会教徒。”“例如,在我们圣公会传统中,存在很多重要的使命和复兴运动(如牛津运动和东非复兴)。我们也可以这样看待GAFCON(Global Anglican Future Conference,“全球圣公会教徒未来会议”,以下简称GAFCON)。”“我们还可以欣赏到圣公会南半球联盟(Global South Anglicans)在其各个教省中加强基督事工时所发挥的作用。”“我们赞赏首席主教的观点,即只有与圣公会教导相结合,教会才能在‘学说和组织中’代表教导。”“但是,我们也愿意听取那些持不同意见同事们的声音。”“更通常一点来说,我们都需要放弃旧式的相互指责,因为我们每个人都听到了福音的命令:‘你们各人的重担要互相担当’,‘用爱心说诚实话’,‘不可含怒到日落’(《加拉太书》6:2,《以弗所书》4:15和26)。”

一些福音派主教在这封信上署名,其中包括达拉斯主教乔治·萨姆纳(GeorgeSumner)、埃及主教穆尼尔·阿尼斯(Dr Mouneer Anis)、彭里斯主教艾玛·伊内森(Emma Ineson)及西非首席主教丹尼尔·萨尔福(Daniel Sarfo)大主教。

他们也在其他处写道,希望看到兰贝斯会议成为圣公会教徒可以“严肃地继承真理,并为了见证和教导而寻求受造”的地方。他们还表达了对于会议能“培养谦卑”的希望,称其将“拒绝一切形式的文化和种族自豪感,同时以充分尊重的态度来彼此倾听和审议”。

最后,主教们表示下一届兰贝斯会议必须直面圣公会所面临的“紧迫”问题,为前进的方向铺平道路。他们表示:“在信仰、希望和爱心上团结起来,我们可以在兰贝斯会议上直面我们圣公会和世界上的紧迫问题。我们都担心未来可能会发生些什么,而作为一个分裂的教会,我们是很难为一个分裂破碎的世界作见证的。”“在圣公会内部,有些人在过去的20年里对“器皿”而感到沮丧,因为他们一直在努力平衡自治权和相互责任。在未来十年内,我们希望能够展示出一条前进的道路出来,还会为耐心地前进而祷告。”

正统派主教所属的GAFCON,为一正统派圣公会教徒的团契。他们之前就表示过,打算借由少数主教处于同性恋联盟而抵制兰贝斯会议。追随着乌干达、尼日利亚和卢旺达主教们的脚步,肯尼亚大主教杰克逊·奥莱·萨皮特(JacksonOle Sapit)是最新一位确定不会出席兰贝斯会议的人。

之前,GAFCON就呼吁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要求他不要邀请支持同性婚姻的主教出席兰贝斯会议。一反过去会对所在在任主教及其配偶进行邀请的传统,大主教试图通过只邀请在任主教而不邀请其配偶的方式来部分满足正统派的要求。

GAFCON已经宣布,将于明年6月份为那些不出席兰贝斯会议的主教举行一次单独会议。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Lambeth Palace

在明年一次重要会议之前,福音派主教发出呼吁,请求保持谦卑和团结。据悉,在普世圣公会当中,自由主义者和传统主义者就这次重要会议存在着分歧意见。

主教们在圣公会达拉斯主教区网站上发布了一封信。在信中,他们明确表达了目前是个“可接受的时机”来表达对于“兰贝斯2020”会议(Lambeth2020)的愿景。“兰贝斯2020”会议将于明年在英国肯特郡坎特伯雷举行,届时将召集一批圣公会主教参加。兰贝斯会议每隔十年举行一次,但由于同性恋立场的不同,一些正统派主教已经透露了抵制会议的计划。

在信中,福音派主教们恳请存在分歧的主教同事们避免“严重分歧”,希望他们“尽可能以最好的方式”来看待彼此。虽然他们也表示赞同有关婚姻性质的传统学说,但也说圣公会教徒应该可以听取那些持不同意见之人的声音。

他们写道:“虽然所有人都可以自由地发表意见,但严重的分歧不应该成为世人从我们这所听到的主要信息。”“在兰贝斯会议上,我们虽然是一个家庭,但也仍然应该尽可能考虑我们所有的圣公会教徒。”“例如,在我们圣公会传统中,存在很多重要的使命和复兴运动(如牛津运动和东非复兴)。我们也可以这样看待GAFCON(Global Anglican Future Conference,“全球圣公会教徒未来会议”,以下简称GAFCON)。”“我们还可以欣赏到圣公会南半球联盟(Global South Anglicans)在其各个教省中加强基督事工时所发挥的作用。”“我们赞赏首席主教的观点,即只有与圣公会教导相结合,教会才能在‘学说和组织中’代表教导。”“但是,我们也愿意听取那些持不同意见同事们的声音。”“更通常一点来说,我们都需要放弃旧式的相互指责,因为我们每个人都听到了福音的命令:‘你们各人的重担要互相担当’,‘用爱心说诚实话’,‘不可含怒到日落’(《加拉太书》6:2,《以弗所书》4:15和26)。”

一些福音派主教在这封信上署名,其中包括达拉斯主教乔治·萨姆纳(GeorgeSumner)、埃及主教穆尼尔·阿尼斯(Dr Mouneer Anis)、彭里斯主教艾玛·伊内森(Emma Ineson)及西非首席主教丹尼尔·萨尔福(Daniel Sarfo)大主教。

他们也在其他处写道,希望看到兰贝斯会议成为圣公会教徒可以“严肃地继承真理,并为了见证和教导而寻求受造”的地方。他们还表达了对于会议能“培养谦卑”的希望,称其将“拒绝一切形式的文化和种族自豪感,同时以充分尊重的态度来彼此倾听和审议”。

最后,主教们表示下一届兰贝斯会议必须直面圣公会所面临的“紧迫”问题,为前进的方向铺平道路。他们表示:“在信仰、希望和爱心上团结起来,我们可以在兰贝斯会议上直面我们圣公会和世界上的紧迫问题。我们都担心未来可能会发生些什么,而作为一个分裂的教会,我们是很难为一个分裂破碎的世界作见证的。”“在圣公会内部,有些人在过去的20年里对“器皿”而感到沮丧,因为他们一直在努力平衡自治权和相互责任。在未来十年内,我们希望能够展示出一条前进的道路出来,还会为耐心地前进而祷告。”

正统派主教所属的GAFCON,为一正统派圣公会教徒的团契。他们之前就表示过,打算借由少数主教处于同性恋联盟而抵制兰贝斯会议。追随着乌干达、尼日利亚和卢旺达主教们的脚步,肯尼亚大主教杰克逊·奥莱·萨皮特(JacksonOle Sapit)是最新一位确定不会出席兰贝斯会议的人。

之前,GAFCON就呼吁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要求他不要邀请支持同性婚姻的主教出席兰贝斯会议。一反过去会对所在在任主教及其配偶进行邀请的传统,大主教试图通过只邀请在任主教而不邀请其配偶的方式来部分满足正统派的要求。

GAFCON已经宣布,将于明年6月份为那些不出席兰贝斯会议的主教举行一次单独会议。

图源:Lambeth Palace

在明年一次重要会议之前,福音派主教发出呼吁,请求保持谦卑和团结。据悉,在普世圣公会当中,自由主义者和传统主义者就这次重要会议存在着分歧意见。

主教们在圣公会达拉斯主教区网站上发布了一封信。在信中,他们明确表达了目前是个“可接受的时机”来表达对于“兰贝斯2020”会议(Lambeth2020)的愿景。“兰贝斯2020”会议将于明年在英国肯特郡坎特伯雷举行,届时将召集一批圣公会主教参加。兰贝斯会议每隔十年举行一次,但由于同性恋立场的不同,一些正统派主教已经透露了抵制会议的计划。

在信中,福音派主教们恳请存在分歧的主教同事们避免“严重分歧”,希望他们“尽可能以最好的方式”来看待彼此。虽然他们也表示赞同有关婚姻性质的传统学说,但也说圣公会教徒应该可以听取那些持不同意见之人的声音。

他们写道:“虽然所有人都可以自由地发表意见,但严重的分歧不应该成为世人从我们这所听到的主要信息。”“在兰贝斯会议上,我们虽然是一个家庭,但也仍然应该尽可能考虑我们所有的圣公会教徒。”“例如,在我们圣公会传统中,存在很多重要的使命和复兴运动(如牛津运动和东非复兴)。我们也可以这样看待GAFCON(Global Anglican Future Conference,“全球圣公会教徒未来会议”,以下简称GAFCON)。”“我们还可以欣赏到圣公会南半球联盟(Global South Anglicans)在其各个教省中加强基督事工时所发挥的作用。”“我们赞赏首席主教的观点,即只有与圣公会教导相结合,教会才能在‘学说和组织中’代表教导。”“但是,我们也愿意听取那些持不同意见同事们的声音。”“更通常一点来说,我们都需要放弃旧式的相互指责,因为我们每个人都听到了福音的命令:‘你们各人的重担要互相担当’,‘用爱心说诚实话’,‘不可含怒到日落’(《加拉太书》6:2,《以弗所书》4:15和26)。”

一些福音派主教在这封信上署名,其中包括达拉斯主教乔治·萨姆纳(GeorgeSumner)、埃及主教穆尼尔·阿尼斯(Dr Mouneer Anis)、彭里斯主教艾玛·伊内森(Emma Ineson)及西非首席主教丹尼尔·萨尔福(Daniel Sarfo)大主教。

他们也在其他处写道,希望看到兰贝斯会议成为圣公会教徒可以“严肃地继承真理,并为了见证和教导而寻求受造”的地方。他们还表达了对于会议能“培养谦卑”的希望,称其将“拒绝一切形式的文化和种族自豪感,同时以充分尊重的态度来彼此倾听和审议”。

最后,主教们表示下一届兰贝斯会议必须直面圣公会所面临的“紧迫”问题,为前进的方向铺平道路。他们表示:“在信仰、希望和爱心上团结起来,我们可以在兰贝斯会议上直面我们圣公会和世界上的紧迫问题。我们都担心未来可能会发生些什么,而作为一个分裂的教会,我们是很难为一个分裂破碎的世界作见证的。”“在圣公会内部,有些人在过去的20年里对“器皿”而感到沮丧,因为他们一直在努力平衡自治权和相互责任。在未来十年内,我们希望能够展示出一条前进的道路出来,还会为耐心地前进而祷告。”

正统派主教所属的GAFCON,为一正统派圣公会教徒的团契。他们之前就表示过,打算借由少数主教处于同性恋联盟而抵制兰贝斯会议。追随着乌干达、尼日利亚和卢旺达主教们的脚步,肯尼亚大主教杰克逊·奥莱·萨皮特(JacksonOle Sapit)是最新一位确定不会出席兰贝斯会议的人。

之前,GAFCON就呼吁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要求他不要邀请支持同性婚姻的主教出席兰贝斯会议。一反过去会对所在在任主教及其配偶进行邀请的传统,大主教试图通过只邀请在任主教而不邀请其配偶的方式来部分满足正统派的要求。

GAFCON已经宣布,将于明年6月份为那些不出席兰贝斯会议的主教举行一次单独会议。

图源:Lambeth Palace

在明年一次重要会议之前,福音派主教发出呼吁,请求保持谦卑和团结。据悉,在普世圣公会当中,自由主义者和传统主义者就这次重要会议存在着分歧意见。

主教们在圣公会达拉斯主教区网站上发布了一封信。在信中,他们明确表达了目前是个“可接受的时机”来表达对于“兰贝斯2020”会议(Lambeth2020)的愿景。“兰贝斯2020”会议将于明年在英国肯特郡坎特伯雷举行,届时将召集一批圣公会主教参加。兰贝斯会议每隔十年举行一次,但由于同性恋立场的不同,一些正统派主教已经透露了抵制会议的计划。

在信中,福音派主教们恳请存在分歧的主教同事们避免“严重分歧”,希望他们“尽可能以最好的方式”来看待彼此。虽然他们也表示赞同有关婚姻性质的传统学说,但也说圣公会教徒应该可以听取那些持不同意见之人的声音。

他们写道:“虽然所有人都可以自由地发表意见,但严重的分歧不应该成为世人从我们这所听到的主要信息。”“在兰贝斯会议上,我们虽然是一个家庭,但也仍然应该尽可能考虑我们所有的圣公会教徒。”“例如,在我们圣公会传统中,存在很多重要的使命和复兴运动(如牛津运动和东非复兴)。我们也可以这样看待GAFCON(Global Anglican Future Conference,“全球圣公会教徒未来会议”,以下简称GAFCON)。”“我们还可以欣赏到圣公会南半球联盟(Global South Anglicans)在其各个教省中加强基督事工时所发挥的作用。”“我们赞赏首席主教的观点,即只有与圣公会教导相结合,教会才能在‘学说和组织中’代表教导。”“但是,我们也愿意听取那些持不同意见同事们的声音。”“更通常一点来说,我们都需要放弃旧式的相互指责,因为我们每个人都听到了福音的命令:‘你们各人的重担要互相担当’,‘用爱心说诚实话’,‘不可含怒到日落’(《加拉太书》6:2,《以弗所书》4:15和26)。”

一些福音派主教在这封信上署名,其中包括达拉斯主教乔治·萨姆纳(GeorgeSumner)、埃及主教穆尼尔·阿尼斯(Dr Mouneer Anis)、彭里斯主教艾玛·伊内森(Emma Ineson)及西非首席主教丹尼尔·萨尔福(Daniel Sarfo)大主教。

他们也在其他处写道,希望看到兰贝斯会议成为圣公会教徒可以“严肃地继承真理,并为了见证和教导而寻求受造”的地方。他们还表达了对于会议能“培养谦卑”的希望,称其将“拒绝一切形式的文化和种族自豪感,同时以充分尊重的态度来彼此倾听和审议”。

最后,主教们表示下一届兰贝斯会议必须直面圣公会所面临的“紧迫”问题,为前进的方向铺平道路。他们表示:“在信仰、希望和爱心上团结起来,我们可以在兰贝斯会议上直面我们圣公会和世界上的紧迫问题。我们都担心未来可能会发生些什么,而作为一个分裂的教会,我们是很难为一个分裂破碎的世界作见证的。”“在圣公会内部,有些人在过去的20年里对“器皿”而感到沮丧,因为他们一直在努力平衡自治权和相互责任。在未来十年内,我们希望能够展示出一条前进的道路出来,还会为耐心地前进而祷告。”

正统派主教所属的GAFCON,为一正统派圣公会教徒的团契。他们之前就表示过,打算借由少数主教处于同性恋联盟而抵制兰贝斯会议。追随着乌干达、尼日利亚和卢旺达主教们的脚步,肯尼亚大主教杰克逊·奥莱·萨皮特(JacksonOle Sapit)是最新一位确定不会出席兰贝斯会议的人。

之前,GAFCON就呼吁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要求他不要邀请支持同性婚姻的主教出席兰贝斯会议。一反过去会对所在在任主教及其配偶进行邀请的传统,大主教试图通过只邀请在任主教而不邀请其配偶的方式来部分满足正统派的要求。

GAFCON已经宣布,将于明年6月份为那些不出席兰贝斯会议的主教举行一次单独会议。

图源:Lambeth Palace

在明年一次重要会议之前,福音派主教发出呼吁,请求保持谦卑和团结。据悉,在普世圣公会当中,自由主义者和传统主义者就这次重要会议存在着分歧意见。

主教们在圣公会达拉斯主教区网站上发布了一封信。在信中,他们明确表达了目前是个“可接受的时机”来表达对于“兰贝斯2020”会议(Lambeth2020)的愿景。“兰贝斯2020”会议将于明年在英国肯特郡坎特伯雷举行,届时将召集一批圣公会主教参加。兰贝斯会议每隔十年举行一次,但由于同性恋立场的不同,一些正统派主教已经透露了抵制会议的计划。

在信中,福音派主教们恳请存在分歧的主教同事们避免“严重分歧”,希望他们“尽可能以最好的方式”来看待彼此。虽然他们也表示赞同有关婚姻性质的传统学说,但也说圣公会教徒应该可以听取那些持不同意见之人的声音。

他们写道:“虽然所有人都可以自由地发表意见,但严重的分歧不应该成为世人从我们这所听到的主要信息。”“在兰贝斯会议上,我们虽然是一个家庭,但也仍然应该尽可能考虑我们所有的圣公会教徒。”“例如,在我们圣公会传统中,存在很多重要的使命和复兴运动(如牛津运动和东非复兴)。我们也可以这样看待GAFCON(Global Anglican Future Conference,“全球圣公会教徒未来会议”,以下简称GAFCON)。”“我们还可以欣赏到圣公会南半球联盟(Global South Anglicans)在其各个教省中加强基督事工时所发挥的作用。”“我们赞赏首席主教的观点,即只有与圣公会教导相结合,教会才能在‘学说和组织中’代表教导。”“但是,我们也愿意听取那些持不同意见同事们的声音。”“更通常一点来说,我们都需要放弃旧式的相互指责,因为我们每个人都听到了福音的命令:‘你们各人的重担要互相担当’,‘用爱心说诚实话’,‘不可含怒到日落’(《加拉太书》6:2,《以弗所书》4:15和26)。”

一些福音派主教在这封信上署名,其中包括达拉斯主教乔治·萨姆纳(GeorgeSumner)、埃及主教穆尼尔·阿尼斯(Dr Mouneer Anis)、彭里斯主教艾玛·伊内森(Emma Ineson)及西非首席主教丹尼尔·萨尔福(Daniel Sarfo)大主教。

他们也在其他处写道,希望看到兰贝斯会议成为圣公会教徒可以“严肃地继承真理,并为了见证和教导而寻求受造”的地方。他们还表达了对于会议能“培养谦卑”的希望,称其将“拒绝一切形式的文化和种族自豪感,同时以充分尊重的态度来彼此倾听和审议”。

最后,主教们表示下一届兰贝斯会议必须直面圣公会所面临的“紧迫”问题,为前进的方向铺平道路。他们表示:“在信仰、希望和爱心上团结起来,我们可以在兰贝斯会议上直面我们圣公会和世界上的紧迫问题。我们都担心未来可能会发生些什么,而作为一个分裂的教会,我们是很难为一个分裂破碎的世界作见证的。”“在圣公会内部,有些人在过去的20年里对“器皿”而感到沮丧,因为他们一直在努力平衡自治权和相互责任。在未来十年内,我们希望能够展示出一条前进的道路出来,还会为耐心地前进而祷告。”

正统派主教所属的GAFCON,为一正统派圣公会教徒的团契。他们之前就表示过,打算借由少数主教处于同性恋联盟而抵制兰贝斯会议。追随着乌干达、尼日利亚和卢旺达主教们的脚步,肯尼亚大主教杰克逊·奥莱·萨皮特(JacksonOle Sapit)是最新一位确定不会出席兰贝斯会议的人。

之前,GAFCON就呼吁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要求他不要邀请支持同性婚姻的主教出席兰贝斯会议。一反过去会对所在在任主教及其配偶进行邀请的传统,大主教试图通过只邀请在任主教而不邀请其配偶的方式来部分满足正统派的要求。

GAFCON已经宣布,将于明年6月份为那些不出席兰贝斯会议的主教举行一次单独会议。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Lambeth Palace

在明年一次重要会议之前,福音派主教发出呼吁,请求保持谦卑和团结。据悉,在普世圣公会当中,自由主义者和传统主义者就这次重要会议存在着分歧意见。

主教们在圣公会达拉斯主教区网站上发布了一封信。在信中,他们明确表达了目前是个“可接受的时机”来表达对于“兰贝斯2020”会议(Lambeth2020)的愿景。“兰贝斯2020”会议将于明年在英国肯特郡坎特伯雷举行,届时将召集一批圣公会主教参加。兰贝斯会议每隔十年举行一次,但由于同性恋立场的不同,一些正统派主教已经透露了抵制会议的计划。

在信中,福音派主教们恳请存在分歧的主教同事们避免“严重分歧”,希望他们“尽可能以最好的方式”来看待彼此。虽然他们也表示赞同有关婚姻性质的传统学说,但也说圣公会教徒应该可以听取那些持不同意见之人的声音。

他们写道:“虽然所有人都可以自由地发表意见,但严重的分歧不应该成为世人从我们这所听到的主要信息。”“在兰贝斯会议上,我们虽然是一个家庭,但也仍然应该尽可能考虑我们所有的圣公会教徒。”“例如,在我们圣公会传统中,存在很多重要的使命和复兴运动(如牛津运动和东非复兴)。我们也可以这样看待GAFCON(Global Anglican Future Conference,“全球圣公会教徒未来会议”,以下简称GAFCON)。”“我们还可以欣赏到圣公会南半球联盟(Global South Anglicans)在其各个教省中加强基督事工时所发挥的作用。”“我们赞赏首席主教的观点,即只有与圣公会教导相结合,教会才能在‘学说和组织中’代表教导。”“但是,我们也愿意听取那些持不同意见同事们的声音。”“更通常一点来说,我们都需要放弃旧式的相互指责,因为我们每个人都听到了福音的命令:‘你们各人的重担要互相担当’,‘用爱心说诚实话’,‘不可含怒到日落’(《加拉太书》6:2,《以弗所书》4:15和26)。”

一些福音派主教在这封信上署名,其中包括达拉斯主教乔治·萨姆纳(GeorgeSumner)、埃及主教穆尼尔·阿尼斯(Dr Mouneer Anis)、彭里斯主教艾玛·伊内森(Emma Ineson)及西非首席主教丹尼尔·萨尔福(Daniel Sarfo)大主教。

他们也在其他处写道,希望看到兰贝斯会议成为圣公会教徒可以“严肃地继承真理,并为了见证和教导而寻求受造”的地方。他们还表达了对于会议能“培养谦卑”的希望,称其将“拒绝一切形式的文化和种族自豪感,同时以充分尊重的态度来彼此倾听和审议”。

最后,主教们表示下一届兰贝斯会议必须直面圣公会所面临的“紧迫”问题,为前进的方向铺平道路。他们表示:“在信仰、希望和爱心上团结起来,我们可以在兰贝斯会议上直面我们圣公会和世界上的紧迫问题。我们都担心未来可能会发生些什么,而作为一个分裂的教会,我们是很难为一个分裂破碎的世界作见证的。”“在圣公会内部,有些人在过去的20年里对“器皿”而感到沮丧,因为他们一直在努力平衡自治权和相互责任。在未来十年内,我们希望能够展示出一条前进的道路出来,还会为耐心地前进而祷告。”

正统派主教所属的GAFCON,为一正统派圣公会教徒的团契。他们之前就表示过,打算借由少数主教处于同性恋联盟而抵制兰贝斯会议。追随着乌干达、尼日利亚和卢旺达主教们的脚步,肯尼亚大主教杰克逊·奥莱·萨皮特(JacksonOle Sapit)是最新一位确定不会出席兰贝斯会议的人。

之前,GAFCON就呼吁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要求他不要邀请支持同性婚姻的主教出席兰贝斯会议。一反过去会对所在在任主教及其配偶进行邀请的传统,大主教试图通过只邀请在任主教而不邀请其配偶的方式来部分满足正统派的要求。

GAFCON已经宣布,将于明年6月份为那些不出席兰贝斯会议的主教举行一次单独会议。

图源:Lambeth Palace

在明年一次重要会议之前,福音派主教发出呼吁,请求保持谦卑和团结。据悉,在普世圣公会当中,自由主义者和传统主义者就这次重要会议存在着分歧意见。

主教们在圣公会达拉斯主教区网站上发布了一封信。在信中,他们明确表达了目前是个“可接受的时机”来表达对于“兰贝斯2020”会议(Lambeth2020)的愿景。“兰贝斯2020”会议将于明年在英国肯特郡坎特伯雷举行,届时将召集一批圣公会主教参加。兰贝斯会议每隔十年举行一次,但由于同性恋立场的不同,一些正统派主教已经透露了抵制会议的计划。

在信中,福音派主教们恳请存在分歧的主教同事们避免“严重分歧”,希望他们“尽可能以最好的方式”来看待彼此。虽然他们也表示赞同有关婚姻性质的传统学说,但也说圣公会教徒应该可以听取那些持不同意见之人的声音。

他们写道:“虽然所有人都可以自由地发表意见,但严重的分歧不应该成为世人从我们这所听到的主要信息。”“在兰贝斯会议上,我们虽然是一个家庭,但也仍然应该尽可能考虑我们所有的圣公会教徒。”“例如,在我们圣公会传统中,存在很多重要的使命和复兴运动(如牛津运动和东非复兴)。我们也可以这样看待GAFCON(Global Anglican Future Conference,“全球圣公会教徒未来会议”,以下简称GAFCON)。”“我们还可以欣赏到圣公会南半球联盟(Global South Anglicans)在其各个教省中加强基督事工时所发挥的作用。”“我们赞赏首席主教的观点,即只有与圣公会教导相结合,教会才能在‘学说和组织中’代表教导。”“但是,我们也愿意听取那些持不同意见同事们的声音。”“更通常一点来说,我们都需要放弃旧式的相互指责,因为我们每个人都听到了福音的命令:‘你们各人的重担要互相担当’,‘用爱心说诚实话’,‘不可含怒到日落’(《加拉太书》6:2,《以弗所书》4:15和26)。”

一些福音派主教在这封信上署名,其中包括达拉斯主教乔治·萨姆纳(GeorgeSumner)、埃及主教穆尼尔·阿尼斯(Dr Mouneer Anis)、彭里斯主教艾玛·伊内森(Emma Ineson)及西非首席主教丹尼尔·萨尔福(Daniel Sarfo)大主教。

他们也在其他处写道,希望看到兰贝斯会议成为圣公会教徒可以“严肃地继承真理,并为了见证和教导而寻求受造”的地方。他们还表达了对于会议能“培养谦卑”的希望,称其将“拒绝一切形式的文化和种族自豪感,同时以充分尊重的态度来彼此倾听和审议”。

最后,主教们表示下一届兰贝斯会议必须直面圣公会所面临的“紧迫”问题,为前进的方向铺平道路。他们表示:“在信仰、希望和爱心上团结起来,我们可以在兰贝斯会议上直面我们圣公会和世界上的紧迫问题。我们都担心未来可能会发生些什么,而作为一个分裂的教会,我们是很难为一个分裂破碎的世界作见证的。”“在圣公会内部,有些人在过去的20年里对“器皿”而感到沮丧,因为他们一直在努力平衡自治权和相互责任。在未来十年内,我们希望能够展示出一条前进的道路出来,还会为耐心地前进而祷告。”

正统派主教所属的GAFCON,为一正统派圣公会教徒的团契。他们之前就表示过,打算借由少数主教处于同性恋联盟而抵制兰贝斯会议。追随着乌干达、尼日利亚和卢旺达主教们的脚步,肯尼亚大主教杰克逊·奥莱·萨皮特(JacksonOle Sapit)是最新一位确定不会出席兰贝斯会议的人。

之前,GAFCON就呼吁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要求他不要邀请支持同性婚姻的主教出席兰贝斯会议。一反过去会对所在在任主教及其配偶进行邀请的传统,大主教试图通过只邀请在任主教而不邀请其配偶的方式来部分满足正统派的要求。

GAFCON已经宣布,将于明年6月份为那些不出席兰贝斯会议的主教举行一次单独会议。

图源:Lambeth Palace

在明年一次重要会议之前,福音派主教发出呼吁,请求保持谦卑和团结。据悉,在普世圣公会当中,自由主义者和传统主义者就这次重要会议存在着分歧意见。

主教们在圣公会达拉斯主教区网站上发布了一封信。在信中,他们明确表达了目前是个“可接受的时机”来表达对于“兰贝斯2020”会议(Lambeth2020)的愿景。“兰贝斯2020”会议将于明年在英国肯特郡坎特伯雷举行,届时将召集一批圣公会主教参加。兰贝斯会议每隔十年举行一次,但由于同性恋立场的不同,一些正统派主教已经透露了抵制会议的计划。

在信中,福音派主教们恳请存在分歧的主教同事们避免“严重分歧”,希望他们“尽可能以最好的方式”来看待彼此。虽然他们也表示赞同有关婚姻性质的传统学说,但也说圣公会教徒应该可以听取那些持不同意见之人的声音。

他们写道:“虽然所有人都可以自由地发表意见,但严重的分歧不应该成为世人从我们这所听到的主要信息。”“在兰贝斯会议上,我们虽然是一个家庭,但也仍然应该尽可能考虑我们所有的圣公会教徒。”“例如,在我们圣公会传统中,存在很多重要的使命和复兴运动(如牛津运动和东非复兴)。我们也可以这样看待GAFCON(Global Anglican Future Conference,“全球圣公会教徒未来会议”,以下简称GAFCON)。”“我们还可以欣赏到圣公会南半球联盟(Global South Anglicans)在其各个教省中加强基督事工时所发挥的作用。”“我们赞赏首席主教的观点,即只有与圣公会教导相结合,教会才能在‘学说和组织中’代表教导。”“但是,我们也愿意听取那些持不同意见同事们的声音。”“更通常一点来说,我们都需要放弃旧式的相互指责,因为我们每个人都听到了福音的命令:‘你们各人的重担要互相担当’,‘用爱心说诚实话’,‘不可含怒到日落’(《加拉太书》6:2,《以弗所书》4:15和26)。”

一些福音派主教在这封信上署名,其中包括达拉斯主教乔治·萨姆纳(GeorgeSumner)、埃及主教穆尼尔·阿尼斯(Dr Mouneer Anis)、彭里斯主教艾玛·伊内森(Emma Ineson)及西非首席主教丹尼尔·萨尔福(Daniel Sarfo)大主教。

他们也在其他处写道,希望看到兰贝斯会议成为圣公会教徒可以“严肃地继承真理,并为了见证和教导而寻求受造”的地方。他们还表达了对于会议能“培养谦卑”的希望,称其将“拒绝一切形式的文化和种族自豪感,同时以充分尊重的态度来彼此倾听和审议”。

最后,主教们表示下一届兰贝斯会议必须直面圣公会所面临的“紧迫”问题,为前进的方向铺平道路。他们表示:“在信仰、希望和爱心上团结起来,我们可以在兰贝斯会议上直面我们圣公会和世界上的紧迫问题。我们都担心未来可能会发生些什么,而作为一个分裂的教会,我们是很难为一个分裂破碎的世界作见证的。”“在圣公会内部,有些人在过去的20年里对“器皿”而感到沮丧,因为他们一直在努力平衡自治权和相互责任。在未来十年内,我们希望能够展示出一条前进的道路出来,还会为耐心地前进而祷告。”

正统派主教所属的GAFCON,为一正统派圣公会教徒的团契。他们之前就表示过,打算借由少数主教处于同性恋联盟而抵制兰贝斯会议。追随着乌干达、尼日利亚和卢旺达主教们的脚步,肯尼亚大主教杰克逊·奥莱·萨皮特(JacksonOle Sapit)是最新一位确定不会出席兰贝斯会议的人。

之前,GAFCON就呼吁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要求他不要邀请支持同性婚姻的主教出席兰贝斯会议。一反过去会对所在在任主教及其配偶进行邀请的传统,大主教试图通过只邀请在任主教而不邀请其配偶的方式来部分满足正统派的要求。

GAFCON已经宣布,将于明年6月份为那些不出席兰贝斯会议的主教举行一次单独会议。

图源:Lambeth Palace

在明年一次重要会议之前,福音派主教发出呼吁,请求保持谦卑和团结。据悉,在普世圣公会当中,自由主义者和传统主义者就这次重要会议存在着分歧意见。

主教们在圣公会达拉斯主教区网站上发布了一封信。在信中,他们明确表达了目前是个“可接受的时机”来表达对于“兰贝斯2020”会议(Lambeth2020)的愿景。“兰贝斯2020”会议将于明年在英国肯特郡坎特伯雷举行,届时将召集一批圣公会主教参加。兰贝斯会议每隔十年举行一次,但由于同性恋立场的不同,一些正统派主教已经透露了抵制会议的计划。

在信中,福音派主教们恳请存在分歧的主教同事们避免“严重分歧”,希望他们“尽可能以最好的方式”来看待彼此。虽然他们也表示赞同有关婚姻性质的传统学说,但也说圣公会教徒应该可以听取那些持不同意见之人的声音。

他们写道:“虽然所有人都可以自由地发表意见,但严重的分歧不应该成为世人从我们这所听到的主要信息。”“在兰贝斯会议上,我们虽然是一个家庭,但也仍然应该尽可能考虑我们所有的圣公会教徒。”“例如,在我们圣公会传统中,存在很多重要的使命和复兴运动(如牛津运动和东非复兴)。我们也可以这样看待GAFCON(Global Anglican Future Conference,“全球圣公会教徒未来会议”,以下简称GAFCON)。”“我们还可以欣赏到圣公会南半球联盟(Global South Anglicans)在其各个教省中加强基督事工时所发挥的作用。”“我们赞赏首席主教的观点,即只有与圣公会教导相结合,教会才能在‘学说和组织中’代表教导。”“但是,我们也愿意听取那些持不同意见同事们的声音。”“更通常一点来说,我们都需要放弃旧式的相互指责,因为我们每个人都听到了福音的命令:‘你们各人的重担要互相担当’,‘用爱心说诚实话’,‘不可含怒到日落’(《加拉太书》6:2,《以弗所书》4:15和26)。”

一些福音派主教在这封信上署名,其中包括达拉斯主教乔治·萨姆纳(GeorgeSumner)、埃及主教穆尼尔·阿尼斯(Dr Mouneer Anis)、彭里斯主教艾玛·伊内森(Emma Ineson)及西非首席主教丹尼尔·萨尔福(Daniel Sarfo)大主教。

他们也在其他处写道,希望看到兰贝斯会议成为圣公会教徒可以“严肃地继承真理,并为了见证和教导而寻求受造”的地方。他们还表达了对于会议能“培养谦卑”的希望,称其将“拒绝一切形式的文化和种族自豪感,同时以充分尊重的态度来彼此倾听和审议”。

最后,主教们表示下一届兰贝斯会议必须直面圣公会所面临的“紧迫”问题,为前进的方向铺平道路。他们表示:“在信仰、希望和爱心上团结起来,我们可以在兰贝斯会议上直面我们圣公会和世界上的紧迫问题。我们都担心未来可能会发生些什么,而作为一个分裂的教会,我们是很难为一个分裂破碎的世界作见证的。”“在圣公会内部,有些人在过去的20年里对“器皿”而感到沮丧,因为他们一直在努力平衡自治权和相互责任。在未来十年内,我们希望能够展示出一条前进的道路出来,还会为耐心地前进而祷告。”

正统派主教所属的GAFCON,为一正统派圣公会教徒的团契。他们之前就表示过,打算借由少数主教处于同性恋联盟而抵制兰贝斯会议。追随着乌干达、尼日利亚和卢旺达主教们的脚步,肯尼亚大主教杰克逊·奥莱·萨皮特(JacksonOle Sapit)是最新一位确定不会出席兰贝斯会议的人。

之前,GAFCON就呼吁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要求他不要邀请支持同性婚姻的主教出席兰贝斯会议。一反过去会对所在在任主教及其配偶进行邀请的传统,大主教试图通过只邀请在任主教而不邀请其配偶的方式来部分满足正统派的要求。

GAFCON已经宣布,将于明年6月份为那些不出席兰贝斯会议的主教举行一次单独会议。

图源:Lambeth Palace

在明年一次重要会议之前,福音派主教发出呼吁,请求保持谦卑和团结。据悉,在普世圣公会当中,自由主义者和传统主义者就这次重要会议存在着分歧意见。

主教们在圣公会达拉斯主教区网站上发布了一封信。在信中,他们明确表达了目前是个“可接受的时机”来表达对于“兰贝斯2020”会议(Lambeth2020)的愿景。“兰贝斯2020”会议将于明年在英国肯特郡坎特伯雷举行,届时将召集一批圣公会主教参加。兰贝斯会议每隔十年举行一次,但由于同性恋立场的不同,一些正统派主教已经透露了抵制会议的计划。

在信中,福音派主教们恳请存在分歧的主教同事们避免“严重分歧”,希望他们“尽可能以最好的方式”来看待彼此。虽然他们也表示赞同有关婚姻性质的传统学说,但也说圣公会教徒应该可以听取那些持不同意见之人的声音。

他们写道:“虽然所有人都可以自由地发表意见,但严重的分歧不应该成为世人从我们这所听到的主要信息。”“在兰贝斯会议上,我们虽然是一个家庭,但也仍然应该尽可能考虑我们所有的圣公会教徒。”“例如,在我们圣公会传统中,存在很多重要的使命和复兴运动(如牛津运动和东非复兴)。我们也可以这样看待GAFCON(Global Anglican Future Conference,“全球圣公会教徒未来会议”,以下简称GAFCON)。”“我们还可以欣赏到圣公会南半球联盟(Global South Anglicans)在其各个教省中加强基督事工时所发挥的作用。”“我们赞赏首席主教的观点,即只有与圣公会教导相结合,教会才能在‘学说和组织中’代表教导。”“但是,我们也愿意听取那些持不同意见同事们的声音。”“更通常一点来说,我们都需要放弃旧式的相互指责,因为我们每个人都听到了福音的命令:‘你们各人的重担要互相担当’,‘用爱心说诚实话’,‘不可含怒到日落’(《加拉太书》6:2,《以弗所书》4:15和26)。”

一些福音派主教在这封信上署名,其中包括达拉斯主教乔治·萨姆纳(GeorgeSumner)、埃及主教穆尼尔·阿尼斯(Dr Mouneer Anis)、彭里斯主教艾玛·伊内森(Emma Ineson)及西非首席主教丹尼尔·萨尔福(Daniel Sarfo)大主教。

他们也在其他处写道,希望看到兰贝斯会议成为圣公会教徒可以“严肃地继承真理,并为了见证和教导而寻求受造”的地方。他们还表达了对于会议能“培养谦卑”的希望,称其将“拒绝一切形式的文化和种族自豪感,同时以充分尊重的态度来彼此倾听和审议”。

最后,主教们表示下一届兰贝斯会议必须直面圣公会所面临的“紧迫”问题,为前进的方向铺平道路。他们表示:“在信仰、希望和爱心上团结起来,我们可以在兰贝斯会议上直面我们圣公会和世界上的紧迫问题。我们都担心未来可能会发生些什么,而作为一个分裂的教会,我们是很难为一个分裂破碎的世界作见证的。”“在圣公会内部,有些人在过去的20年里对“器皿”而感到沮丧,因为他们一直在努力平衡自治权和相互责任。在未来十年内,我们希望能够展示出一条前进的道路出来,还会为耐心地前进而祷告。”

正统派主教所属的GAFCON,为一正统派圣公会教徒的团契。他们之前就表示过,打算借由少数主教处于同性恋联盟而抵制兰贝斯会议。追随着乌干达、尼日利亚和卢旺达主教们的脚步,肯尼亚大主教杰克逊·奥莱·萨皮特(JacksonOle Sapit)是最新一位确定不会出席兰贝斯会议的人。

之前,GAFCON就呼吁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要求他不要邀请支持同性婚姻的主教出席兰贝斯会议。一反过去会对所在在任主教及其配偶进行邀请的传统,大主教试图通过只邀请在任主教而不邀请其配偶的方式来部分满足正统派的要求。

GAFCON已经宣布,将于明年6月份为那些不出席兰贝斯会议的主教举行一次单独会议。

天域国际图源:Lambeth Palace

在明年一次重要会议之前,福音派主教发出呼吁,请求保持谦卑和团结。据悉,在普世圣公会当中,自由主义者和传统主义者就这次重要会议存在着分歧意见。

主教们在圣公会达拉斯主教区网站上发布了一封信。在信中,他们明确表达了目前是个“可接受的时机”来表达对于“兰贝斯2020”会议(Lambeth2020)的愿景。“兰贝斯2020”会议将于明年在英国肯特郡坎特伯雷举行,届时将召集一批圣公会主教参加。兰贝斯会议每隔十年举行一次,但由于同性恋立场的不同,一些正统派主教已经透露了抵制会议的计划。

在信中,福音派主教们恳请存在分歧的主教同事们避免“严重分歧”,希望他们“尽可能以最好的方式”来看待彼此。虽然他们也表示赞同有关婚姻性质的传统学说,但也说圣公会教徒应该可以听取那些持不同意见之人的声音。

他们写道:“虽然所有人都可以自由地发表意见,但严重的分歧不应该成为世人从我们这所听到的主要信息。”“在兰贝斯会议上,我们虽然是一个家庭,但也仍然应该尽可能考虑我们所有的圣公会教徒。”“例如,在我们圣公会传统中,存在很多重要的使命和复兴运动(如牛津运动和东非复兴)。我们也可以这样看待GAFCON(Global Anglican Future Conference,“全球圣公会教徒未来会议”,以下简称GAFCON)。”“我们还可以欣赏到圣公会南半球联盟(Global South Anglicans)在其各个教省中加强基督事工时所发挥的作用。”“我们赞赏首席主教的观点,即只有与圣公会教导相结合,教会才能在‘学说和组织中’代表教导。”“但是,我们也愿意听取那些持不同意见同事们的声音。”“更通常一点来说,我们都需要放弃旧式的相互指责,因为我们每个人都听到了福音的命令:‘你们各人的重担要互相担当’,‘用爱心说诚实话’,‘不可含怒到日落’(《加拉太书》6:2,《以弗所书》4:15和26)。”

一些福音派主教在这封信上署名,其中包括达拉斯主教乔治·萨姆纳(GeorgeSumner)、埃及主教穆尼尔·阿尼斯(Dr Mouneer Anis)、彭里斯主教艾玛·伊内森(Emma Ineson)及西非首席主教丹尼尔·萨尔福(Daniel Sarfo)大主教。

他们也在其他处写道,希望看到兰贝斯会议成为圣公会教徒可以“严肃地继承真理,并为了见证和教导而寻求受造”的地方。他们还表达了对于会议能“培养谦卑”的希望,称其将“拒绝一切形式的文化和种族自豪感,同时以充分尊重的态度来彼此倾听和审议”。

最后,主教们表示下一届兰贝斯会议必须直面圣公会所面临的“紧迫”问题,为前进的方向铺平道路。他们表示:“在信仰、希望和爱心上团结起来,我们可以在兰贝斯会议上直面我们圣公会和世界上的紧迫问题。我们都担心未来可能会发生些什么,而作为一个分裂的教会,我们是很难为一个分裂破碎的世界作见证的。”“在圣公会内部,有些人在过去的20年里对“器皿”而感到沮丧,因为他们一直在努力平衡自治权和相互责任。在未来十年内,我们希望能够展示出一条前进的道路出来,还会为耐心地前进而祷告。”

正统派主教所属的GAFCON,为一正统派圣公会教徒的团契。他们之前就表示过,打算借由少数主教处于同性恋联盟而抵制兰贝斯会议。追随着乌干达、尼日利亚和卢旺达主教们的脚步,肯尼亚大主教杰克逊·奥莱·萨皮特(JacksonOle Sapit)是最新一位确定不会出席兰贝斯会议的人。

之前,GAFCON就呼吁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要求他不要邀请支持同性婚姻的主教出席兰贝斯会议。一反过去会对所在在任主教及其配偶进行邀请的传统,大主教试图通过只邀请在任主教而不邀请其配偶的方式来部分满足正统派的要求。

GAFCON已经宣布,将于明年6月份为那些不出席兰贝斯会议的主教举行一次单独会议。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Lambeth Palace

在明年一次重要会议之前,福音派主教发出呼吁,请求保持谦卑和团结。据悉,在普世圣公会当中,自由主义者和传统主义者就这次重要会议存在着分歧意见。

主教们在圣公会达拉斯主教区网站上发布了一封信。在信中,他们明确表达了目前是个“可接受的时机”来表达对于“兰贝斯2020”会议(Lambeth2020)的愿景。“兰贝斯2020”会议将于明年在英国肯特郡坎特伯雷举行,届时将召集一批圣公会主教参加。兰贝斯会议每隔十年举行一次,但由于同性恋立场的不同,一些正统派主教已经透露了抵制会议的计划。

在信中,福音派主教们恳请存在分歧的主教同事们避免“严重分歧”,希望他们“尽可能以最好的方式”来看待彼此。虽然他们也表示赞同有关婚姻性质的传统学说,但也说圣公会教徒应该可以听取那些持不同意见之人的声音。

他们写道:“虽然所有人都可以自由地发表意见,但严重的分歧不应该成为世人从我们这所听到的主要信息。”“在兰贝斯会议上,我们虽然是一个家庭,但也仍然应该尽可能考虑我们所有的圣公会教徒。”“例如,在我们圣公会传统中,存在很多重要的使命和复兴运动(如牛津运动和东非复兴)。我们也可以这样看待GAFCON(Global Anglican Future Conference,“全球圣公会教徒未来会议”,以下简称GAFCON)。”“我们还可以欣赏到圣公会南半球联盟(Global South Anglicans)在其各个教省中加强基督事工时所发挥的作用。”“我们赞赏首席主教的观点,即只有与圣公会教导相结合,教会才能在‘学说和组织中’代表教导。”“但是,我们也愿意听取那些持不同意见同事们的声音。”“更通常一点来说,我们都需要放弃旧式的相互指责,因为我们每个人都听到了福音的命令:‘你们各人的重担要互相担当’,‘用爱心说诚实话’,‘不可含怒到日落’(《加拉太书》6:2,《以弗所书》4:15和26)。”

一些福音派主教在这封信上署名,其中包括达拉斯主教乔治·萨姆纳(GeorgeSumner)、埃及主教穆尼尔·阿尼斯(Dr Mouneer Anis)、彭里斯主教艾玛·伊内森(Emma Ineson)及西非首席主教丹尼尔·萨尔福(Daniel Sarfo)大主教。

他们也在其他处写道,希望看到兰贝斯会议成为圣公会教徒可以“严肃地继承真理,并为了见证和教导而寻求受造”的地方。他们还表达了对于会议能“培养谦卑”的希望,称其将“拒绝一切形式的文化和种族自豪感,同时以充分尊重的态度来彼此倾听和审议”。

最后,主教们表示下一届兰贝斯会议必须直面圣公会所面临的“紧迫”问题,为前进的方向铺平道路。他们表示:“在信仰、希望和爱心上团结起来,我们可以在兰贝斯会议上直面我们圣公会和世界上的紧迫问题。我们都担心未来可能会发生些什么,而作为一个分裂的教会,我们是很难为一个分裂破碎的世界作见证的。”“在圣公会内部,有些人在过去的20年里对“器皿”而感到沮丧,因为他们一直在努力平衡自治权和相互责任。在未来十年内,我们希望能够展示出一条前进的道路出来,还会为耐心地前进而祷告。”

正统派主教所属的GAFCON,为一正统派圣公会教徒的团契。他们之前就表示过,打算借由少数主教处于同性恋联盟而抵制兰贝斯会议。追随着乌干达、尼日利亚和卢旺达主教们的脚步,肯尼亚大主教杰克逊·奥莱·萨皮特(JacksonOle Sapit)是最新一位确定不会出席兰贝斯会议的人。

之前,GAFCON就呼吁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要求他不要邀请支持同性婚姻的主教出席兰贝斯会议。一反过去会对所在在任主教及其配偶进行邀请的传统,大主教试图通过只邀请在任主教而不邀请其配偶的方式来部分满足正统派的要求。

GAFCON已经宣布,将于明年6月份为那些不出席兰贝斯会议的主教举行一次单独会议。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图源:Lambeth Palace

在明年一次重要会议之前,福音派主教发出呼吁,请求保持谦卑和团结。据悉,在普世圣公会当中,自由主义者和传统主义者就这次重要会议存在着分歧意见。

主教们在圣公会达拉斯主教区网站上发布了一封信。在信中,他们明确表达了目前是个“可接受的时机”来表达对于“兰贝斯2020”会议(Lambeth2020)的愿景。“兰贝斯2020”会议将于明年在英国肯特郡坎特伯雷举行,届时将召集一批圣公会主教参加。兰贝斯会议每隔十年举行一次,但由于同性恋立场的不同,一些正统派主教已经透露了抵制会议的计划。

在信中,福音派主教们恳请存在分歧的主教同事们避免“严重分歧”,希望他们“尽可能以最好的方式”来看待彼此。虽然他们也表示赞同有关婚姻性质的传统学说,但也说圣公会教徒应该可以听取那些持不同意见之人的声音。

他们写道:“虽然所有人都可以自由地发表意见,但严重的分歧不应该成为世人从我们这所听到的主要信息。”“在兰贝斯会议上,我们虽然是一个家庭,但也仍然应该尽可能考虑我们所有的圣公会教徒。”“例如,在我们圣公会传统中,存在很多重要的使命和复兴运动(如牛津运动和东非复兴)。我们也可以这样看待GAFCON(Global Anglican Future Conference,“全球圣公会教徒未来会议”,以下简称GAFCON)。”“我们还可以欣赏到圣公会南半球联盟(Global South Anglicans)在其各个教省中加强基督事工时所发挥的作用。”“我们赞赏首席主教的观点,即只有与圣公会教导相结合,教会才能在‘学说和组织中’代表教导。”“但是,我们也愿意听取那些持不同意见同事们的声音。”“更通常一点来说,我们都需要放弃旧式的相互指责,因为我们每个人都听到了福音的命令:‘你们各人的重担要互相担当’,‘用爱心说诚实话’,‘不可含怒到日落’(《加拉太书》6:2,《以弗所书》4:15和26)。”

一些福音派主教在这封信上署名,其中包括达拉斯主教乔治·萨姆纳(GeorgeSumner)、埃及主教穆尼尔·阿尼斯(Dr Mouneer Anis)、彭里斯主教艾玛·伊内森(Emma Ineson)及西非首席主教丹尼尔·萨尔福(Daniel Sarfo)大主教。

他们也在其他处写道,希望看到兰贝斯会议成为圣公会教徒可以“严肃地继承真理,并为了见证和教导而寻求受造”的地方。他们还表达了对于会议能“培养谦卑”的希望,称其将“拒绝一切形式的文化和种族自豪感,同时以充分尊重的态度来彼此倾听和审议”。

最后,主教们表示下一届兰贝斯会议必须直面圣公会所面临的“紧迫”问题,为前进的方向铺平道路。他们表示:“在信仰、希望和爱心上团结起来,我们可以在兰贝斯会议上直面我们圣公会和世界上的紧迫问题。我们都担心未来可能会发生些什么,而作为一个分裂的教会,我们是很难为一个分裂破碎的世界作见证的。”“在圣公会内部,有些人在过去的20年里对“器皿”而感到沮丧,因为他们一直在努力平衡自治权和相互责任。在未来十年内,我们希望能够展示出一条前进的道路出来,还会为耐心地前进而祷告。”

正统派主教所属的GAFCON,为一正统派圣公会教徒的团契。他们之前就表示过,打算借由少数主教处于同性恋联盟而抵制兰贝斯会议。追随着乌干达、尼日利亚和卢旺达主教们的脚步,肯尼亚大主教杰克逊·奥莱·萨皮特(JacksonOle Sapit)是最新一位确定不会出席兰贝斯会议的人。

之前,GAFCON就呼吁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要求他不要邀请支持同性婚姻的主教出席兰贝斯会议。一反过去会对所在在任主教及其配偶进行邀请的传统,大主教试图通过只邀请在任主教而不邀请其配偶的方式来部分满足正统派的要求。

GAFCON已经宣布,将于明年6月份为那些不出席兰贝斯会议的主教举行一次单独会议。

1.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Lambeth Palace

在明年一次重要会议之前,福音派主教发出呼吁,请求保持谦卑和团结。据悉,在普世圣公会当中,自由主义者和传统主义者就这次重要会议存在着分歧意见。

主教们在圣公会达拉斯主教区网站上发布了一封信。在信中,他们明确表达了目前是个“可接受的时机”来表达对于“兰贝斯2020”会议(Lambeth2020)的愿景。“兰贝斯2020”会议将于明年在英国肯特郡坎特伯雷举行,届时将召集一批圣公会主教参加。兰贝斯会议每隔十年举行一次,但由于同性恋立场的不同,一些正统派主教已经透露了抵制会议的计划。

在信中,福音派主教们恳请存在分歧的主教同事们避免“严重分歧”,希望他们“尽可能以最好的方式”来看待彼此。虽然他们也表示赞同有关婚姻性质的传统学说,但也说圣公会教徒应该可以听取那些持不同意见之人的声音。

他们写道:“虽然所有人都可以自由地发表意见,但严重的分歧不应该成为世人从我们这所听到的主要信息。”“在兰贝斯会议上,我们虽然是一个家庭,但也仍然应该尽可能考虑我们所有的圣公会教徒。”“例如,在我们圣公会传统中,存在很多重要的使命和复兴运动(如牛津运动和东非复兴)。我们也可以这样看待GAFCON(Global Anglican Future Conference,“全球圣公会教徒未来会议”,以下简称GAFCON)。”“我们还可以欣赏到圣公会南半球联盟(Global South Anglicans)在其各个教省中加强基督事工时所发挥的作用。”“我们赞赏首席主教的观点,即只有与圣公会教导相结合,教会才能在‘学说和组织中’代表教导。”“但是,我们也愿意听取那些持不同意见同事们的声音。”“更通常一点来说,我们都需要放弃旧式的相互指责,因为我们每个人都听到了福音的命令:‘你们各人的重担要互相担当’,‘用爱心说诚实话’,‘不可含怒到日落’(《加拉太书》6:2,《以弗所书》4:15和26)。”

一些福音派主教在这封信上署名,其中包括达拉斯主教乔治·萨姆纳(GeorgeSumner)、埃及主教穆尼尔·阿尼斯(Dr Mouneer Anis)、彭里斯主教艾玛·伊内森(Emma Ineson)及西非首席主教丹尼尔·萨尔福(Daniel Sarfo)大主教。

他们也在其他处写道,希望看到兰贝斯会议成为圣公会教徒可以“严肃地继承真理,并为了见证和教导而寻求受造”的地方。他们还表达了对于会议能“培养谦卑”的希望,称其将“拒绝一切形式的文化和种族自豪感,同时以充分尊重的态度来彼此倾听和审议”。

最后,主教们表示下一届兰贝斯会议必须直面圣公会所面临的“紧迫”问题,为前进的方向铺平道路。他们表示:“在信仰、希望和爱心上团结起来,我们可以在兰贝斯会议上直面我们圣公会和世界上的紧迫问题。我们都担心未来可能会发生些什么,而作为一个分裂的教会,我们是很难为一个分裂破碎的世界作见证的。”“在圣公会内部,有些人在过去的20年里对“器皿”而感到沮丧,因为他们一直在努力平衡自治权和相互责任。在未来十年内,我们希望能够展示出一条前进的道路出来,还会为耐心地前进而祷告。”

正统派主教所属的GAFCON,为一正统派圣公会教徒的团契。他们之前就表示过,打算借由少数主教处于同性恋联盟而抵制兰贝斯会议。追随着乌干达、尼日利亚和卢旺达主教们的脚步,肯尼亚大主教杰克逊·奥莱·萨皮特(JacksonOle Sapit)是最新一位确定不会出席兰贝斯会议的人。

之前,GAFCON就呼吁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要求他不要邀请支持同性婚姻的主教出席兰贝斯会议。一反过去会对所在在任主教及其配偶进行邀请的传统,大主教试图通过只邀请在任主教而不邀请其配偶的方式来部分满足正统派的要求。

GAFCON已经宣布,将于明年6月份为那些不出席兰贝斯会议的主教举行一次单独会议。

图源:Lambeth Palace

在明年一次重要会议之前,福音派主教发出呼吁,请求保持谦卑和团结。据悉,在普世圣公会当中,自由主义者和传统主义者就这次重要会议存在着分歧意见。

主教们在圣公会达拉斯主教区网站上发布了一封信。在信中,他们明确表达了目前是个“可接受的时机”来表达对于“兰贝斯2020”会议(Lambeth2020)的愿景。“兰贝斯2020”会议将于明年在英国肯特郡坎特伯雷举行,届时将召集一批圣公会主教参加。兰贝斯会议每隔十年举行一次,但由于同性恋立场的不同,一些正统派主教已经透露了抵制会议的计划。

在信中,福音派主教们恳请存在分歧的主教同事们避免“严重分歧”,希望他们“尽可能以最好的方式”来看待彼此。虽然他们也表示赞同有关婚姻性质的传统学说,但也说圣公会教徒应该可以听取那些持不同意见之人的声音。

他们写道:“虽然所有人都可以自由地发表意见,但严重的分歧不应该成为世人从我们这所听到的主要信息。”“在兰贝斯会议上,我们虽然是一个家庭,但也仍然应该尽可能考虑我们所有的圣公会教徒。”“例如,在我们圣公会传统中,存在很多重要的使命和复兴运动(如牛津运动和东非复兴)。我们也可以这样看待GAFCON(Global Anglican Future Conference,“全球圣公会教徒未来会议”,以下简称GAFCON)。”“我们还可以欣赏到圣公会南半球联盟(Global South Anglicans)在其各个教省中加强基督事工时所发挥的作用。”“我们赞赏首席主教的观点,即只有与圣公会教导相结合,教会才能在‘学说和组织中’代表教导。”“但是,我们也愿意听取那些持不同意见同事们的声音。”“更通常一点来说,我们都需要放弃旧式的相互指责,因为我们每个人都听到了福音的命令:‘你们各人的重担要互相担当’,‘用爱心说诚实话’,‘不可含怒到日落’(《加拉太书》6:2,《以弗所书》4:15和26)。”

一些福音派主教在这封信上署名,其中包括达拉斯主教乔治·萨姆纳(GeorgeSumner)、埃及主教穆尼尔·阿尼斯(Dr Mouneer Anis)、彭里斯主教艾玛·伊内森(Emma Ineson)及西非首席主教丹尼尔·萨尔福(Daniel Sarfo)大主教。

他们也在其他处写道,希望看到兰贝斯会议成为圣公会教徒可以“严肃地继承真理,并为了见证和教导而寻求受造”的地方。他们还表达了对于会议能“培养谦卑”的希望,称其将“拒绝一切形式的文化和种族自豪感,同时以充分尊重的态度来彼此倾听和审议”。

最后,主教们表示下一届兰贝斯会议必须直面圣公会所面临的“紧迫”问题,为前进的方向铺平道路。他们表示:“在信仰、希望和爱心上团结起来,我们可以在兰贝斯会议上直面我们圣公会和世界上的紧迫问题。我们都担心未来可能会发生些什么,而作为一个分裂的教会,我们是很难为一个分裂破碎的世界作见证的。”“在圣公会内部,有些人在过去的20年里对“器皿”而感到沮丧,因为他们一直在努力平衡自治权和相互责任。在未来十年内,我们希望能够展示出一条前进的道路出来,还会为耐心地前进而祷告。”

正统派主教所属的GAFCON,为一正统派圣公会教徒的团契。他们之前就表示过,打算借由少数主教处于同性恋联盟而抵制兰贝斯会议。追随着乌干达、尼日利亚和卢旺达主教们的脚步,肯尼亚大主教杰克逊·奥莱·萨皮特(JacksonOle Sapit)是最新一位确定不会出席兰贝斯会议的人。

之前,GAFCON就呼吁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要求他不要邀请支持同性婚姻的主教出席兰贝斯会议。一反过去会对所在在任主教及其配偶进行邀请的传统,大主教试图通过只邀请在任主教而不邀请其配偶的方式来部分满足正统派的要求。

GAFCON已经宣布,将于明年6月份为那些不出席兰贝斯会议的主教举行一次单独会议。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Lambeth Palace

在明年一次重要会议之前,福音派主教发出呼吁,请求保持谦卑和团结。据悉,在普世圣公会当中,自由主义者和传统主义者就这次重要会议存在着分歧意见。

主教们在圣公会达拉斯主教区网站上发布了一封信。在信中,他们明确表达了目前是个“可接受的时机”来表达对于“兰贝斯2020”会议(Lambeth2020)的愿景。“兰贝斯2020”会议将于明年在英国肯特郡坎特伯雷举行,届时将召集一批圣公会主教参加。兰贝斯会议每隔十年举行一次,但由于同性恋立场的不同,一些正统派主教已经透露了抵制会议的计划。

在信中,福音派主教们恳请存在分歧的主教同事们避免“严重分歧”,希望他们“尽可能以最好的方式”来看待彼此。虽然他们也表示赞同有关婚姻性质的传统学说,但也说圣公会教徒应该可以听取那些持不同意见之人的声音。

他们写道:“虽然所有人都可以自由地发表意见,但严重的分歧不应该成为世人从我们这所听到的主要信息。”“在兰贝斯会议上,我们虽然是一个家庭,但也仍然应该尽可能考虑我们所有的圣公会教徒。”“例如,在我们圣公会传统中,存在很多重要的使命和复兴运动(如牛津运动和东非复兴)。我们也可以这样看待GAFCON(Global Anglican Future Conference,“全球圣公会教徒未来会议”,以下简称GAFCON)。”“我们还可以欣赏到圣公会南半球联盟(Global South Anglicans)在其各个教省中加强基督事工时所发挥的作用。”“我们赞赏首席主教的观点,即只有与圣公会教导相结合,教会才能在‘学说和组织中’代表教导。”“但是,我们也愿意听取那些持不同意见同事们的声音。”“更通常一点来说,我们都需要放弃旧式的相互指责,因为我们每个人都听到了福音的命令:‘你们各人的重担要互相担当’,‘用爱心说诚实话’,‘不可含怒到日落’(《加拉太书》6:2,《以弗所书》4:15和26)。”

一些福音派主教在这封信上署名,其中包括达拉斯主教乔治·萨姆纳(GeorgeSumner)、埃及主教穆尼尔·阿尼斯(Dr Mouneer Anis)、彭里斯主教艾玛·伊内森(Emma Ineson)及西非首席主教丹尼尔·萨尔福(Daniel Sarfo)大主教。

他们也在其他处写道,希望看到兰贝斯会议成为圣公会教徒可以“严肃地继承真理,并为了见证和教导而寻求受造”的地方。他们还表达了对于会议能“培养谦卑”的希望,称其将“拒绝一切形式的文化和种族自豪感,同时以充分尊重的态度来彼此倾听和审议”。

最后,主教们表示下一届兰贝斯会议必须直面圣公会所面临的“紧迫”问题,为前进的方向铺平道路。他们表示:“在信仰、希望和爱心上团结起来,我们可以在兰贝斯会议上直面我们圣公会和世界上的紧迫问题。我们都担心未来可能会发生些什么,而作为一个分裂的教会,我们是很难为一个分裂破碎的世界作见证的。”“在圣公会内部,有些人在过去的20年里对“器皿”而感到沮丧,因为他们一直在努力平衡自治权和相互责任。在未来十年内,我们希望能够展示出一条前进的道路出来,还会为耐心地前进而祷告。”

正统派主教所属的GAFCON,为一正统派圣公会教徒的团契。他们之前就表示过,打算借由少数主教处于同性恋联盟而抵制兰贝斯会议。追随着乌干达、尼日利亚和卢旺达主教们的脚步,肯尼亚大主教杰克逊·奥莱·萨皮特(JacksonOle Sapit)是最新一位确定不会出席兰贝斯会议的人。

之前,GAFCON就呼吁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要求他不要邀请支持同性婚姻的主教出席兰贝斯会议。一反过去会对所在在任主教及其配偶进行邀请的传统,大主教试图通过只邀请在任主教而不邀请其配偶的方式来部分满足正统派的要求。

GAFCON已经宣布,将于明年6月份为那些不出席兰贝斯会议的主教举行一次单独会议。

图源:Lambeth Palace

在明年一次重要会议之前,福音派主教发出呼吁,请求保持谦卑和团结。据悉,在普世圣公会当中,自由主义者和传统主义者就这次重要会议存在着分歧意见。

主教们在圣公会达拉斯主教区网站上发布了一封信。在信中,他们明确表达了目前是个“可接受的时机”来表达对于“兰贝斯2020”会议(Lambeth2020)的愿景。“兰贝斯2020”会议将于明年在英国肯特郡坎特伯雷举行,届时将召集一批圣公会主教参加。兰贝斯会议每隔十年举行一次,但由于同性恋立场的不同,一些正统派主教已经透露了抵制会议的计划。

在信中,福音派主教们恳请存在分歧的主教同事们避免“严重分歧”,希望他们“尽可能以最好的方式”来看待彼此。虽然他们也表示赞同有关婚姻性质的传统学说,但也说圣公会教徒应该可以听取那些持不同意见之人的声音。

他们写道:“虽然所有人都可以自由地发表意见,但严重的分歧不应该成为世人从我们这所听到的主要信息。”“在兰贝斯会议上,我们虽然是一个家庭,但也仍然应该尽可能考虑我们所有的圣公会教徒。”“例如,在我们圣公会传统中,存在很多重要的使命和复兴运动(如牛津运动和东非复兴)。我们也可以这样看待GAFCON(Global Anglican Future Conference,“全球圣公会教徒未来会议”,以下简称GAFCON)。”“我们还可以欣赏到圣公会南半球联盟(Global South Anglicans)在其各个教省中加强基督事工时所发挥的作用。”“我们赞赏首席主教的观点,即只有与圣公会教导相结合,教会才能在‘学说和组织中’代表教导。”“但是,我们也愿意听取那些持不同意见同事们的声音。”“更通常一点来说,我们都需要放弃旧式的相互指责,因为我们每个人都听到了福音的命令:‘你们各人的重担要互相担当’,‘用爱心说诚实话’,‘不可含怒到日落’(《加拉太书》6:2,《以弗所书》4:15和26)。”

一些福音派主教在这封信上署名,其中包括达拉斯主教乔治·萨姆纳(GeorgeSumner)、埃及主教穆尼尔·阿尼斯(Dr Mouneer Anis)、彭里斯主教艾玛·伊内森(Emma Ineson)及西非首席主教丹尼尔·萨尔福(Daniel Sarfo)大主教。

他们也在其他处写道,希望看到兰贝斯会议成为圣公会教徒可以“严肃地继承真理,并为了见证和教导而寻求受造”的地方。他们还表达了对于会议能“培养谦卑”的希望,称其将“拒绝一切形式的文化和种族自豪感,同时以充分尊重的态度来彼此倾听和审议”。

最后,主教们表示下一届兰贝斯会议必须直面圣公会所面临的“紧迫”问题,为前进的方向铺平道路。他们表示:“在信仰、希望和爱心上团结起来,我们可以在兰贝斯会议上直面我们圣公会和世界上的紧迫问题。我们都担心未来可能会发生些什么,而作为一个分裂的教会,我们是很难为一个分裂破碎的世界作见证的。”“在圣公会内部,有些人在过去的20年里对“器皿”而感到沮丧,因为他们一直在努力平衡自治权和相互责任。在未来十年内,我们希望能够展示出一条前进的道路出来,还会为耐心地前进而祷告。”

正统派主教所属的GAFCON,为一正统派圣公会教徒的团契。他们之前就表示过,打算借由少数主教处于同性恋联盟而抵制兰贝斯会议。追随着乌干达、尼日利亚和卢旺达主教们的脚步,肯尼亚大主教杰克逊·奥莱·萨皮特(JacksonOle Sapit)是最新一位确定不会出席兰贝斯会议的人。

之前,GAFCON就呼吁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要求他不要邀请支持同性婚姻的主教出席兰贝斯会议。一反过去会对所在在任主教及其配偶进行邀请的传统,大主教试图通过只邀请在任主教而不邀请其配偶的方式来部分满足正统派的要求。

GAFCON已经宣布,将于明年6月份为那些不出席兰贝斯会议的主教举行一次单独会议。

图源:Lambeth Palace

在明年一次重要会议之前,福音派主教发出呼吁,请求保持谦卑和团结。据悉,在普世圣公会当中,自由主义者和传统主义者就这次重要会议存在着分歧意见。

主教们在圣公会达拉斯主教区网站上发布了一封信。在信中,他们明确表达了目前是个“可接受的时机”来表达对于“兰贝斯2020”会议(Lambeth2020)的愿景。“兰贝斯2020”会议将于明年在英国肯特郡坎特伯雷举行,届时将召集一批圣公会主教参加。兰贝斯会议每隔十年举行一次,但由于同性恋立场的不同,一些正统派主教已经透露了抵制会议的计划。

在信中,福音派主教们恳请存在分歧的主教同事们避免“严重分歧”,希望他们“尽可能以最好的方式”来看待彼此。虽然他们也表示赞同有关婚姻性质的传统学说,但也说圣公会教徒应该可以听取那些持不同意见之人的声音。

他们写道:“虽然所有人都可以自由地发表意见,但严重的分歧不应该成为世人从我们这所听到的主要信息。”“在兰贝斯会议上,我们虽然是一个家庭,但也仍然应该尽可能考虑我们所有的圣公会教徒。”“例如,在我们圣公会传统中,存在很多重要的使命和复兴运动(如牛津运动和东非复兴)。我们也可以这样看待GAFCON(Global Anglican Future Conference,“全球圣公会教徒未来会议”,以下简称GAFCON)。”“我们还可以欣赏到圣公会南半球联盟(Global South Anglicans)在其各个教省中加强基督事工时所发挥的作用。”“我们赞赏首席主教的观点,即只有与圣公会教导相结合,教会才能在‘学说和组织中’代表教导。”“但是,我们也愿意听取那些持不同意见同事们的声音。”“更通常一点来说,我们都需要放弃旧式的相互指责,因为我们每个人都听到了福音的命令:‘你们各人的重担要互相担当’,‘用爱心说诚实话’,‘不可含怒到日落’(《加拉太书》6:2,《以弗所书》4:15和26)。”

一些福音派主教在这封信上署名,其中包括达拉斯主教乔治·萨姆纳(GeorgeSumner)、埃及主教穆尼尔·阿尼斯(Dr Mouneer Anis)、彭里斯主教艾玛·伊内森(Emma Ineson)及西非首席主教丹尼尔·萨尔福(Daniel Sarfo)大主教。

他们也在其他处写道,希望看到兰贝斯会议成为圣公会教徒可以“严肃地继承真理,并为了见证和教导而寻求受造”的地方。他们还表达了对于会议能“培养谦卑”的希望,称其将“拒绝一切形式的文化和种族自豪感,同时以充分尊重的态度来彼此倾听和审议”。

最后,主教们表示下一届兰贝斯会议必须直面圣公会所面临的“紧迫”问题,为前进的方向铺平道路。他们表示:“在信仰、希望和爱心上团结起来,我们可以在兰贝斯会议上直面我们圣公会和世界上的紧迫问题。我们都担心未来可能会发生些什么,而作为一个分裂的教会,我们是很难为一个分裂破碎的世界作见证的。”“在圣公会内部,有些人在过去的20年里对“器皿”而感到沮丧,因为他们一直在努力平衡自治权和相互责任。在未来十年内,我们希望能够展示出一条前进的道路出来,还会为耐心地前进而祷告。”

正统派主教所属的GAFCON,为一正统派圣公会教徒的团契。他们之前就表示过,打算借由少数主教处于同性恋联盟而抵制兰贝斯会议。追随着乌干达、尼日利亚和卢旺达主教们的脚步,肯尼亚大主教杰克逊·奥莱·萨皮特(JacksonOle Sapit)是最新一位确定不会出席兰贝斯会议的人。

之前,GAFCON就呼吁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要求他不要邀请支持同性婚姻的主教出席兰贝斯会议。一反过去会对所在在任主教及其配偶进行邀请的传统,大主教试图通过只邀请在任主教而不邀请其配偶的方式来部分满足正统派的要求。

GAFCON已经宣布,将于明年6月份为那些不出席兰贝斯会议的主教举行一次单独会议。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Lambeth Palace

在明年一次重要会议之前,福音派主教发出呼吁,请求保持谦卑和团结。据悉,在普世圣公会当中,自由主义者和传统主义者就这次重要会议存在着分歧意见。

主教们在圣公会达拉斯主教区网站上发布了一封信。在信中,他们明确表达了目前是个“可接受的时机”来表达对于“兰贝斯2020”会议(Lambeth2020)的愿景。“兰贝斯2020”会议将于明年在英国肯特郡坎特伯雷举行,届时将召集一批圣公会主教参加。兰贝斯会议每隔十年举行一次,但由于同性恋立场的不同,一些正统派主教已经透露了抵制会议的计划。

在信中,福音派主教们恳请存在分歧的主教同事们避免“严重分歧”,希望他们“尽可能以最好的方式”来看待彼此。虽然他们也表示赞同有关婚姻性质的传统学说,但也说圣公会教徒应该可以听取那些持不同意见之人的声音。

他们写道:“虽然所有人都可以自由地发表意见,但严重的分歧不应该成为世人从我们这所听到的主要信息。”“在兰贝斯会议上,我们虽然是一个家庭,但也仍然应该尽可能考虑我们所有的圣公会教徒。”“例如,在我们圣公会传统中,存在很多重要的使命和复兴运动(如牛津运动和东非复兴)。我们也可以这样看待GAFCON(Global Anglican Future Conference,“全球圣公会教徒未来会议”,以下简称GAFCON)。”“我们还可以欣赏到圣公会南半球联盟(Global South Anglicans)在其各个教省中加强基督事工时所发挥的作用。”“我们赞赏首席主教的观点,即只有与圣公会教导相结合,教会才能在‘学说和组织中’代表教导。”“但是,我们也愿意听取那些持不同意见同事们的声音。”“更通常一点来说,我们都需要放弃旧式的相互指责,因为我们每个人都听到了福音的命令:‘你们各人的重担要互相担当’,‘用爱心说诚实话’,‘不可含怒到日落’(《加拉太书》6:2,《以弗所书》4:15和26)。”

一些福音派主教在这封信上署名,其中包括达拉斯主教乔治·萨姆纳(GeorgeSumner)、埃及主教穆尼尔·阿尼斯(Dr Mouneer Anis)、彭里斯主教艾玛·伊内森(Emma Ineson)及西非首席主教丹尼尔·萨尔福(Daniel Sarfo)大主教。

他们也在其他处写道,希望看到兰贝斯会议成为圣公会教徒可以“严肃地继承真理,并为了见证和教导而寻求受造”的地方。他们还表达了对于会议能“培养谦卑”的希望,称其将“拒绝一切形式的文化和种族自豪感,同时以充分尊重的态度来彼此倾听和审议”。

最后,主教们表示下一届兰贝斯会议必须直面圣公会所面临的“紧迫”问题,为前进的方向铺平道路。他们表示:“在信仰、希望和爱心上团结起来,我们可以在兰贝斯会议上直面我们圣公会和世界上的紧迫问题。我们都担心未来可能会发生些什么,而作为一个分裂的教会,我们是很难为一个分裂破碎的世界作见证的。”“在圣公会内部,有些人在过去的20年里对“器皿”而感到沮丧,因为他们一直在努力平衡自治权和相互责任。在未来十年内,我们希望能够展示出一条前进的道路出来,还会为耐心地前进而祷告。”

正统派主教所属的GAFCON,为一正统派圣公会教徒的团契。他们之前就表示过,打算借由少数主教处于同性恋联盟而抵制兰贝斯会议。追随着乌干达、尼日利亚和卢旺达主教们的脚步,肯尼亚大主教杰克逊·奥莱·萨皮特(JacksonOle Sapit)是最新一位确定不会出席兰贝斯会议的人。

之前,GAFCON就呼吁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要求他不要邀请支持同性婚姻的主教出席兰贝斯会议。一反过去会对所在在任主教及其配偶进行邀请的传统,大主教试图通过只邀请在任主教而不邀请其配偶的方式来部分满足正统派的要求。

GAFCON已经宣布,将于明年6月份为那些不出席兰贝斯会议的主教举行一次单独会议。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Lambeth Palace

在明年一次重要会议之前,福音派主教发出呼吁,请求保持谦卑和团结。据悉,在普世圣公会当中,自由主义者和传统主义者就这次重要会议存在着分歧意见。

主教们在圣公会达拉斯主教区网站上发布了一封信。在信中,他们明确表达了目前是个“可接受的时机”来表达对于“兰贝斯2020”会议(Lambeth2020)的愿景。“兰贝斯2020”会议将于明年在英国肯特郡坎特伯雷举行,届时将召集一批圣公会主教参加。兰贝斯会议每隔十年举行一次,但由于同性恋立场的不同,一些正统派主教已经透露了抵制会议的计划。

在信中,福音派主教们恳请存在分歧的主教同事们避免“严重分歧”,希望他们“尽可能以最好的方式”来看待彼此。虽然他们也表示赞同有关婚姻性质的传统学说,但也说圣公会教徒应该可以听取那些持不同意见之人的声音。

他们写道:“虽然所有人都可以自由地发表意见,但严重的分歧不应该成为世人从我们这所听到的主要信息。”“在兰贝斯会议上,我们虽然是一个家庭,但也仍然应该尽可能考虑我们所有的圣公会教徒。”“例如,在我们圣公会传统中,存在很多重要的使命和复兴运动(如牛津运动和东非复兴)。我们也可以这样看待GAFCON(Global Anglican Future Conference,“全球圣公会教徒未来会议”,以下简称GAFCON)。”“我们还可以欣赏到圣公会南半球联盟(Global South Anglicans)在其各个教省中加强基督事工时所发挥的作用。”“我们赞赏首席主教的观点,即只有与圣公会教导相结合,教会才能在‘学说和组织中’代表教导。”“但是,我们也愿意听取那些持不同意见同事们的声音。”“更通常一点来说,我们都需要放弃旧式的相互指责,因为我们每个人都听到了福音的命令:‘你们各人的重担要互相担当’,‘用爱心说诚实话’,‘不可含怒到日落’(《加拉太书》6:2,《以弗所书》4:15和26)。”

一些福音派主教在这封信上署名,其中包括达拉斯主教乔治·萨姆纳(GeorgeSumner)、埃及主教穆尼尔·阿尼斯(Dr Mouneer Anis)、彭里斯主教艾玛·伊内森(Emma Ineson)及西非首席主教丹尼尔·萨尔福(Daniel Sarfo)大主教。

他们也在其他处写道,希望看到兰贝斯会议成为圣公会教徒可以“严肃地继承真理,并为了见证和教导而寻求受造”的地方。他们还表达了对于会议能“培养谦卑”的希望,称其将“拒绝一切形式的文化和种族自豪感,同时以充分尊重的态度来彼此倾听和审议”。

最后,主教们表示下一届兰贝斯会议必须直面圣公会所面临的“紧迫”问题,为前进的方向铺平道路。他们表示:“在信仰、希望和爱心上团结起来,我们可以在兰贝斯会议上直面我们圣公会和世界上的紧迫问题。我们都担心未来可能会发生些什么,而作为一个分裂的教会,我们是很难为一个分裂破碎的世界作见证的。”“在圣公会内部,有些人在过去的20年里对“器皿”而感到沮丧,因为他们一直在努力平衡自治权和相互责任。在未来十年内,我们希望能够展示出一条前进的道路出来,还会为耐心地前进而祷告。”

正统派主教所属的GAFCON,为一正统派圣公会教徒的团契。他们之前就表示过,打算借由少数主教处于同性恋联盟而抵制兰贝斯会议。追随着乌干达、尼日利亚和卢旺达主教们的脚步,肯尼亚大主教杰克逊·奥莱·萨皮特(JacksonOle Sapit)是最新一位确定不会出席兰贝斯会议的人。

之前,GAFCON就呼吁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要求他不要邀请支持同性婚姻的主教出席兰贝斯会议。一反过去会对所在在任主教及其配偶进行邀请的传统,大主教试图通过只邀请在任主教而不邀请其配偶的方式来部分满足正统派的要求。

GAFCON已经宣布,将于明年6月份为那些不出席兰贝斯会议的主教举行一次单独会议。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2.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Lambeth Palace

在明年一次重要会议之前,福音派主教发出呼吁,请求保持谦卑和团结。据悉,在普世圣公会当中,自由主义者和传统主义者就这次重要会议存在着分歧意见。

主教们在圣公会达拉斯主教区网站上发布了一封信。在信中,他们明确表达了目前是个“可接受的时机”来表达对于“兰贝斯2020”会议(Lambeth2020)的愿景。“兰贝斯2020”会议将于明年在英国肯特郡坎特伯雷举行,届时将召集一批圣公会主教参加。兰贝斯会议每隔十年举行一次,但由于同性恋立场的不同,一些正统派主教已经透露了抵制会议的计划。

在信中,福音派主教们恳请存在分歧的主教同事们避免“严重分歧”,希望他们“尽可能以最好的方式”来看待彼此。虽然他们也表示赞同有关婚姻性质的传统学说,但也说圣公会教徒应该可以听取那些持不同意见之人的声音。

他们写道:“虽然所有人都可以自由地发表意见,但严重的分歧不应该成为世人从我们这所听到的主要信息。”“在兰贝斯会议上,我们虽然是一个家庭,但也仍然应该尽可能考虑我们所有的圣公会教徒。”“例如,在我们圣公会传统中,存在很多重要的使命和复兴运动(如牛津运动和东非复兴)。我们也可以这样看待GAFCON(Global Anglican Future Conference,“全球圣公会教徒未来会议”,以下简称GAFCON)。”“我们还可以欣赏到圣公会南半球联盟(Global South Anglicans)在其各个教省中加强基督事工时所发挥的作用。”“我们赞赏首席主教的观点,即只有与圣公会教导相结合,教会才能在‘学说和组织中’代表教导。”“但是,我们也愿意听取那些持不同意见同事们的声音。”“更通常一点来说,我们都需要放弃旧式的相互指责,因为我们每个人都听到了福音的命令:‘你们各人的重担要互相担当’,‘用爱心说诚实话’,‘不可含怒到日落’(《加拉太书》6:2,《以弗所书》4:15和26)。”

一些福音派主教在这封信上署名,其中包括达拉斯主教乔治·萨姆纳(GeorgeSumner)、埃及主教穆尼尔·阿尼斯(Dr Mouneer Anis)、彭里斯主教艾玛·伊内森(Emma Ineson)及西非首席主教丹尼尔·萨尔福(Daniel Sarfo)大主教。

他们也在其他处写道,希望看到兰贝斯会议成为圣公会教徒可以“严肃地继承真理,并为了见证和教导而寻求受造”的地方。他们还表达了对于会议能“培养谦卑”的希望,称其将“拒绝一切形式的文化和种族自豪感,同时以充分尊重的态度来彼此倾听和审议”。

最后,主教们表示下一届兰贝斯会议必须直面圣公会所面临的“紧迫”问题,为前进的方向铺平道路。他们表示:“在信仰、希望和爱心上团结起来,我们可以在兰贝斯会议上直面我们圣公会和世界上的紧迫问题。我们都担心未来可能会发生些什么,而作为一个分裂的教会,我们是很难为一个分裂破碎的世界作见证的。”“在圣公会内部,有些人在过去的20年里对“器皿”而感到沮丧,因为他们一直在努力平衡自治权和相互责任。在未来十年内,我们希望能够展示出一条前进的道路出来,还会为耐心地前进而祷告。”

正统派主教所属的GAFCON,为一正统派圣公会教徒的团契。他们之前就表示过,打算借由少数主教处于同性恋联盟而抵制兰贝斯会议。追随着乌干达、尼日利亚和卢旺达主教们的脚步,肯尼亚大主教杰克逊·奥莱·萨皮特(JacksonOle Sapit)是最新一位确定不会出席兰贝斯会议的人。

之前,GAFCON就呼吁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要求他不要邀请支持同性婚姻的主教出席兰贝斯会议。一反过去会对所在在任主教及其配偶进行邀请的传统,大主教试图通过只邀请在任主教而不邀请其配偶的方式来部分满足正统派的要求。

GAFCON已经宣布,将于明年6月份为那些不出席兰贝斯会议的主教举行一次单独会议。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Lambeth Palace

在明年一次重要会议之前,福音派主教发出呼吁,请求保持谦卑和团结。据悉,在普世圣公会当中,自由主义者和传统主义者就这次重要会议存在着分歧意见。

主教们在圣公会达拉斯主教区网站上发布了一封信。在信中,他们明确表达了目前是个“可接受的时机”来表达对于“兰贝斯2020”会议(Lambeth2020)的愿景。“兰贝斯2020”会议将于明年在英国肯特郡坎特伯雷举行,届时将召集一批圣公会主教参加。兰贝斯会议每隔十年举行一次,但由于同性恋立场的不同,一些正统派主教已经透露了抵制会议的计划。

在信中,福音派主教们恳请存在分歧的主教同事们避免“严重分歧”,希望他们“尽可能以最好的方式”来看待彼此。虽然他们也表示赞同有关婚姻性质的传统学说,但也说圣公会教徒应该可以听取那些持不同意见之人的声音。

他们写道:“虽然所有人都可以自由地发表意见,但严重的分歧不应该成为世人从我们这所听到的主要信息。”“在兰贝斯会议上,我们虽然是一个家庭,但也仍然应该尽可能考虑我们所有的圣公会教徒。”“例如,在我们圣公会传统中,存在很多重要的使命和复兴运动(如牛津运动和东非复兴)。我们也可以这样看待GAFCON(Global Anglican Future Conference,“全球圣公会教徒未来会议”,以下简称GAFCON)。”“我们还可以欣赏到圣公会南半球联盟(Global South Anglicans)在其各个教省中加强基督事工时所发挥的作用。”“我们赞赏首席主教的观点,即只有与圣公会教导相结合,教会才能在‘学说和组织中’代表教导。”“但是,我们也愿意听取那些持不同意见同事们的声音。”“更通常一点来说,我们都需要放弃旧式的相互指责,因为我们每个人都听到了福音的命令:‘你们各人的重担要互相担当’,‘用爱心说诚实话’,‘不可含怒到日落’(《加拉太书》6:2,《以弗所书》4:15和26)。”

一些福音派主教在这封信上署名,其中包括达拉斯主教乔治·萨姆纳(GeorgeSumner)、埃及主教穆尼尔·阿尼斯(Dr Mouneer Anis)、彭里斯主教艾玛·伊内森(Emma Ineson)及西非首席主教丹尼尔·萨尔福(Daniel Sarfo)大主教。

他们也在其他处写道,希望看到兰贝斯会议成为圣公会教徒可以“严肃地继承真理,并为了见证和教导而寻求受造”的地方。他们还表达了对于会议能“培养谦卑”的希望,称其将“拒绝一切形式的文化和种族自豪感,同时以充分尊重的态度来彼此倾听和审议”。

最后,主教们表示下一届兰贝斯会议必须直面圣公会所面临的“紧迫”问题,为前进的方向铺平道路。他们表示:“在信仰、希望和爱心上团结起来,我们可以在兰贝斯会议上直面我们圣公会和世界上的紧迫问题。我们都担心未来可能会发生些什么,而作为一个分裂的教会,我们是很难为一个分裂破碎的世界作见证的。”“在圣公会内部,有些人在过去的20年里对“器皿”而感到沮丧,因为他们一直在努力平衡自治权和相互责任。在未来十年内,我们希望能够展示出一条前进的道路出来,还会为耐心地前进而祷告。”

正统派主教所属的GAFCON,为一正统派圣公会教徒的团契。他们之前就表示过,打算借由少数主教处于同性恋联盟而抵制兰贝斯会议。追随着乌干达、尼日利亚和卢旺达主教们的脚步,肯尼亚大主教杰克逊·奥莱·萨皮特(JacksonOle Sapit)是最新一位确定不会出席兰贝斯会议的人。

之前,GAFCON就呼吁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要求他不要邀请支持同性婚姻的主教出席兰贝斯会议。一反过去会对所在在任主教及其配偶进行邀请的传统,大主教试图通过只邀请在任主教而不邀请其配偶的方式来部分满足正统派的要求。

GAFCON已经宣布,将于明年6月份为那些不出席兰贝斯会议的主教举行一次单独会议。

3.图源:Lambeth Palace

在明年一次重要会议之前,福音派主教发出呼吁,请求保持谦卑和团结。据悉,在普世圣公会当中,自由主义者和传统主义者就这次重要会议存在着分歧意见。

主教们在圣公会达拉斯主教区网站上发布了一封信。在信中,他们明确表达了目前是个“可接受的时机”来表达对于“兰贝斯2020”会议(Lambeth2020)的愿景。“兰贝斯2020”会议将于明年在英国肯特郡坎特伯雷举行,届时将召集一批圣公会主教参加。兰贝斯会议每隔十年举行一次,但由于同性恋立场的不同,一些正统派主教已经透露了抵制会议的计划。

在信中,福音派主教们恳请存在分歧的主教同事们避免“严重分歧”,希望他们“尽可能以最好的方式”来看待彼此。虽然他们也表示赞同有关婚姻性质的传统学说,但也说圣公会教徒应该可以听取那些持不同意见之人的声音。

他们写道:“虽然所有人都可以自由地发表意见,但严重的分歧不应该成为世人从我们这所听到的主要信息。”“在兰贝斯会议上,我们虽然是一个家庭,但也仍然应该尽可能考虑我们所有的圣公会教徒。”“例如,在我们圣公会传统中,存在很多重要的使命和复兴运动(如牛津运动和东非复兴)。我们也可以这样看待GAFCON(Global Anglican Future Conference,“全球圣公会教徒未来会议”,以下简称GAFCON)。”“我们还可以欣赏到圣公会南半球联盟(Global South Anglicans)在其各个教省中加强基督事工时所发挥的作用。”“我们赞赏首席主教的观点,即只有与圣公会教导相结合,教会才能在‘学说和组织中’代表教导。”“但是,我们也愿意听取那些持不同意见同事们的声音。”“更通常一点来说,我们都需要放弃旧式的相互指责,因为我们每个人都听到了福音的命令:‘你们各人的重担要互相担当’,‘用爱心说诚实话’,‘不可含怒到日落’(《加拉太书》6:2,《以弗所书》4:15和26)。”

一些福音派主教在这封信上署名,其中包括达拉斯主教乔治·萨姆纳(GeorgeSumner)、埃及主教穆尼尔·阿尼斯(Dr Mouneer Anis)、彭里斯主教艾玛·伊内森(Emma Ineson)及西非首席主教丹尼尔·萨尔福(Daniel Sarfo)大主教。

他们也在其他处写道,希望看到兰贝斯会议成为圣公会教徒可以“严肃地继承真理,并为了见证和教导而寻求受造”的地方。他们还表达了对于会议能“培养谦卑”的希望,称其将“拒绝一切形式的文化和种族自豪感,同时以充分尊重的态度来彼此倾听和审议”。

最后,主教们表示下一届兰贝斯会议必须直面圣公会所面临的“紧迫”问题,为前进的方向铺平道路。他们表示:“在信仰、希望和爱心上团结起来,我们可以在兰贝斯会议上直面我们圣公会和世界上的紧迫问题。我们都担心未来可能会发生些什么,而作为一个分裂的教会,我们是很难为一个分裂破碎的世界作见证的。”“在圣公会内部,有些人在过去的20年里对“器皿”而感到沮丧,因为他们一直在努力平衡自治权和相互责任。在未来十年内,我们希望能够展示出一条前进的道路出来,还会为耐心地前进而祷告。”

正统派主教所属的GAFCON,为一正统派圣公会教徒的团契。他们之前就表示过,打算借由少数主教处于同性恋联盟而抵制兰贝斯会议。追随着乌干达、尼日利亚和卢旺达主教们的脚步,肯尼亚大主教杰克逊·奥莱·萨皮特(JacksonOle Sapit)是最新一位确定不会出席兰贝斯会议的人。

之前,GAFCON就呼吁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要求他不要邀请支持同性婚姻的主教出席兰贝斯会议。一反过去会对所在在任主教及其配偶进行邀请的传统,大主教试图通过只邀请在任主教而不邀请其配偶的方式来部分满足正统派的要求。

GAFCON已经宣布,将于明年6月份为那些不出席兰贝斯会议的主教举行一次单独会议。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Lambeth Palace

在明年一次重要会议之前,福音派主教发出呼吁,请求保持谦卑和团结。据悉,在普世圣公会当中,自由主义者和传统主义者就这次重要会议存在着分歧意见。

主教们在圣公会达拉斯主教区网站上发布了一封信。在信中,他们明确表达了目前是个“可接受的时机”来表达对于“兰贝斯2020”会议(Lambeth2020)的愿景。“兰贝斯2020”会议将于明年在英国肯特郡坎特伯雷举行,届时将召集一批圣公会主教参加。兰贝斯会议每隔十年举行一次,但由于同性恋立场的不同,一些正统派主教已经透露了抵制会议的计划。

在信中,福音派主教们恳请存在分歧的主教同事们避免“严重分歧”,希望他们“尽可能以最好的方式”来看待彼此。虽然他们也表示赞同有关婚姻性质的传统学说,但也说圣公会教徒应该可以听取那些持不同意见之人的声音。

他们写道:“虽然所有人都可以自由地发表意见,但严重的分歧不应该成为世人从我们这所听到的主要信息。”“在兰贝斯会议上,我们虽然是一个家庭,但也仍然应该尽可能考虑我们所有的圣公会教徒。”“例如,在我们圣公会传统中,存在很多重要的使命和复兴运动(如牛津运动和东非复兴)。我们也可以这样看待GAFCON(Global Anglican Future Conference,“全球圣公会教徒未来会议”,以下简称GAFCON)。”“我们还可以欣赏到圣公会南半球联盟(Global South Anglicans)在其各个教省中加强基督事工时所发挥的作用。”“我们赞赏首席主教的观点,即只有与圣公会教导相结合,教会才能在‘学说和组织中’代表教导。”“但是,我们也愿意听取那些持不同意见同事们的声音。”“更通常一点来说,我们都需要放弃旧式的相互指责,因为我们每个人都听到了福音的命令:‘你们各人的重担要互相担当’,‘用爱心说诚实话’,‘不可含怒到日落’(《加拉太书》6:2,《以弗所书》4:15和26)。”

一些福音派主教在这封信上署名,其中包括达拉斯主教乔治·萨姆纳(GeorgeSumner)、埃及主教穆尼尔·阿尼斯(Dr Mouneer Anis)、彭里斯主教艾玛·伊内森(Emma Ineson)及西非首席主教丹尼尔·萨尔福(Daniel Sarfo)大主教。

他们也在其他处写道,希望看到兰贝斯会议成为圣公会教徒可以“严肃地继承真理,并为了见证和教导而寻求受造”的地方。他们还表达了对于会议能“培养谦卑”的希望,称其将“拒绝一切形式的文化和种族自豪感,同时以充分尊重的态度来彼此倾听和审议”。

最后,主教们表示下一届兰贝斯会议必须直面圣公会所面临的“紧迫”问题,为前进的方向铺平道路。他们表示:“在信仰、希望和爱心上团结起来,我们可以在兰贝斯会议上直面我们圣公会和世界上的紧迫问题。我们都担心未来可能会发生些什么,而作为一个分裂的教会,我们是很难为一个分裂破碎的世界作见证的。”“在圣公会内部,有些人在过去的20年里对“器皿”而感到沮丧,因为他们一直在努力平衡自治权和相互责任。在未来十年内,我们希望能够展示出一条前进的道路出来,还会为耐心地前进而祷告。”

正统派主教所属的GAFCON,为一正统派圣公会教徒的团契。他们之前就表示过,打算借由少数主教处于同性恋联盟而抵制兰贝斯会议。追随着乌干达、尼日利亚和卢旺达主教们的脚步,肯尼亚大主教杰克逊·奥莱·萨皮特(JacksonOle Sapit)是最新一位确定不会出席兰贝斯会议的人。

之前,GAFCON就呼吁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要求他不要邀请支持同性婚姻的主教出席兰贝斯会议。一反过去会对所在在任主教及其配偶进行邀请的传统,大主教试图通过只邀请在任主教而不邀请其配偶的方式来部分满足正统派的要求。

GAFCON已经宣布,将于明年6月份为那些不出席兰贝斯会议的主教举行一次单独会议。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Lambeth Palace

在明年一次重要会议之前,福音派主教发出呼吁,请求保持谦卑和团结。据悉,在普世圣公会当中,自由主义者和传统主义者就这次重要会议存在着分歧意见。

主教们在圣公会达拉斯主教区网站上发布了一封信。在信中,他们明确表达了目前是个“可接受的时机”来表达对于“兰贝斯2020”会议(Lambeth2020)的愿景。“兰贝斯2020”会议将于明年在英国肯特郡坎特伯雷举行,届时将召集一批圣公会主教参加。兰贝斯会议每隔十年举行一次,但由于同性恋立场的不同,一些正统派主教已经透露了抵制会议的计划。

在信中,福音派主教们恳请存在分歧的主教同事们避免“严重分歧”,希望他们“尽可能以最好的方式”来看待彼此。虽然他们也表示赞同有关婚姻性质的传统学说,但也说圣公会教徒应该可以听取那些持不同意见之人的声音。

他们写道:“虽然所有人都可以自由地发表意见,但严重的分歧不应该成为世人从我们这所听到的主要信息。”“在兰贝斯会议上,我们虽然是一个家庭,但也仍然应该尽可能考虑我们所有的圣公会教徒。”“例如,在我们圣公会传统中,存在很多重要的使命和复兴运动(如牛津运动和东非复兴)。我们也可以这样看待GAFCON(Global Anglican Future Conference,“全球圣公会教徒未来会议”,以下简称GAFCON)。”“我们还可以欣赏到圣公会南半球联盟(Global South Anglicans)在其各个教省中加强基督事工时所发挥的作用。”“我们赞赏首席主教的观点,即只有与圣公会教导相结合,教会才能在‘学说和组织中’代表教导。”“但是,我们也愿意听取那些持不同意见同事们的声音。”“更通常一点来说,我们都需要放弃旧式的相互指责,因为我们每个人都听到了福音的命令:‘你们各人的重担要互相担当’,‘用爱心说诚实话’,‘不可含怒到日落’(《加拉太书》6:2,《以弗所书》4:15和26)。”

一些福音派主教在这封信上署名,其中包括达拉斯主教乔治·萨姆纳(GeorgeSumner)、埃及主教穆尼尔·阿尼斯(Dr Mouneer Anis)、彭里斯主教艾玛·伊内森(Emma Ineson)及西非首席主教丹尼尔·萨尔福(Daniel Sarfo)大主教。

他们也在其他处写道,希望看到兰贝斯会议成为圣公会教徒可以“严肃地继承真理,并为了见证和教导而寻求受造”的地方。他们还表达了对于会议能“培养谦卑”的希望,称其将“拒绝一切形式的文化和种族自豪感,同时以充分尊重的态度来彼此倾听和审议”。

最后,主教们表示下一届兰贝斯会议必须直面圣公会所面临的“紧迫”问题,为前进的方向铺平道路。他们表示:“在信仰、希望和爱心上团结起来,我们可以在兰贝斯会议上直面我们圣公会和世界上的紧迫问题。我们都担心未来可能会发生些什么,而作为一个分裂的教会,我们是很难为一个分裂破碎的世界作见证的。”“在圣公会内部,有些人在过去的20年里对“器皿”而感到沮丧,因为他们一直在努力平衡自治权和相互责任。在未来十年内,我们希望能够展示出一条前进的道路出来,还会为耐心地前进而祷告。”

正统派主教所属的GAFCON,为一正统派圣公会教徒的团契。他们之前就表示过,打算借由少数主教处于同性恋联盟而抵制兰贝斯会议。追随着乌干达、尼日利亚和卢旺达主教们的脚步,肯尼亚大主教杰克逊·奥莱·萨皮特(JacksonOle Sapit)是最新一位确定不会出席兰贝斯会议的人。

之前,GAFCON就呼吁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要求他不要邀请支持同性婚姻的主教出席兰贝斯会议。一反过去会对所在在任主教及其配偶进行邀请的传统,大主教试图通过只邀请在任主教而不邀请其配偶的方式来部分满足正统派的要求。

GAFCON已经宣布,将于明年6月份为那些不出席兰贝斯会议的主教举行一次单独会议。

图源:Lambeth Palace

在明年一次重要会议之前,福音派主教发出呼吁,请求保持谦卑和团结。据悉,在普世圣公会当中,自由主义者和传统主义者就这次重要会议存在着分歧意见。

主教们在圣公会达拉斯主教区网站上发布了一封信。在信中,他们明确表达了目前是个“可接受的时机”来表达对于“兰贝斯2020”会议(Lambeth2020)的愿景。“兰贝斯2020”会议将于明年在英国肯特郡坎特伯雷举行,届时将召集一批圣公会主教参加。兰贝斯会议每隔十年举行一次,但由于同性恋立场的不同,一些正统派主教已经透露了抵制会议的计划。

在信中,福音派主教们恳请存在分歧的主教同事们避免“严重分歧”,希望他们“尽可能以最好的方式”来看待彼此。虽然他们也表示赞同有关婚姻性质的传统学说,但也说圣公会教徒应该可以听取那些持不同意见之人的声音。

他们写道:“虽然所有人都可以自由地发表意见,但严重的分歧不应该成为世人从我们这所听到的主要信息。”“在兰贝斯会议上,我们虽然是一个家庭,但也仍然应该尽可能考虑我们所有的圣公会教徒。”“例如,在我们圣公会传统中,存在很多重要的使命和复兴运动(如牛津运动和东非复兴)。我们也可以这样看待GAFCON(Global Anglican Future Conference,“全球圣公会教徒未来会议”,以下简称GAFCON)。”“我们还可以欣赏到圣公会南半球联盟(Global South Anglicans)在其各个教省中加强基督事工时所发挥的作用。”“我们赞赏首席主教的观点,即只有与圣公会教导相结合,教会才能在‘学说和组织中’代表教导。”“但是,我们也愿意听取那些持不同意见同事们的声音。”“更通常一点来说,我们都需要放弃旧式的相互指责,因为我们每个人都听到了福音的命令:‘你们各人的重担要互相担当’,‘用爱心说诚实话’,‘不可含怒到日落’(《加拉太书》6:2,《以弗所书》4:15和26)。”

一些福音派主教在这封信上署名,其中包括达拉斯主教乔治·萨姆纳(GeorgeSumner)、埃及主教穆尼尔·阿尼斯(Dr Mouneer Anis)、彭里斯主教艾玛·伊内森(Emma Ineson)及西非首席主教丹尼尔·萨尔福(Daniel Sarfo)大主教。

他们也在其他处写道,希望看到兰贝斯会议成为圣公会教徒可以“严肃地继承真理,并为了见证和教导而寻求受造”的地方。他们还表达了对于会议能“培养谦卑”的希望,称其将“拒绝一切形式的文化和种族自豪感,同时以充分尊重的态度来彼此倾听和审议”。

最后,主教们表示下一届兰贝斯会议必须直面圣公会所面临的“紧迫”问题,为前进的方向铺平道路。他们表示:“在信仰、希望和爱心上团结起来,我们可以在兰贝斯会议上直面我们圣公会和世界上的紧迫问题。我们都担心未来可能会发生些什么,而作为一个分裂的教会,我们是很难为一个分裂破碎的世界作见证的。”“在圣公会内部,有些人在过去的20年里对“器皿”而感到沮丧,因为他们一直在努力平衡自治权和相互责任。在未来十年内,我们希望能够展示出一条前进的道路出来,还会为耐心地前进而祷告。”

正统派主教所属的GAFCON,为一正统派圣公会教徒的团契。他们之前就表示过,打算借由少数主教处于同性恋联盟而抵制兰贝斯会议。追随着乌干达、尼日利亚和卢旺达主教们的脚步,肯尼亚大主教杰克逊·奥莱·萨皮特(JacksonOle Sapit)是最新一位确定不会出席兰贝斯会议的人。

之前,GAFCON就呼吁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要求他不要邀请支持同性婚姻的主教出席兰贝斯会议。一反过去会对所在在任主教及其配偶进行邀请的传统,大主教试图通过只邀请在任主教而不邀请其配偶的方式来部分满足正统派的要求。

GAFCON已经宣布,将于明年6月份为那些不出席兰贝斯会议的主教举行一次单独会议。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4.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图源:Lambeth Palace

在明年一次重要会议之前,福音派主教发出呼吁,请求保持谦卑和团结。据悉,在普世圣公会当中,自由主义者和传统主义者就这次重要会议存在着分歧意见。

主教们在圣公会达拉斯主教区网站上发布了一封信。在信中,他们明确表达了目前是个“可接受的时机”来表达对于“兰贝斯2020”会议(Lambeth2020)的愿景。“兰贝斯2020”会议将于明年在英国肯特郡坎特伯雷举行,届时将召集一批圣公会主教参加。兰贝斯会议每隔十年举行一次,但由于同性恋立场的不同,一些正统派主教已经透露了抵制会议的计划。

在信中,福音派主教们恳请存在分歧的主教同事们避免“严重分歧”,希望他们“尽可能以最好的方式”来看待彼此。虽然他们也表示赞同有关婚姻性质的传统学说,但也说圣公会教徒应该可以听取那些持不同意见之人的声音。

他们写道:“虽然所有人都可以自由地发表意见,但严重的分歧不应该成为世人从我们这所听到的主要信息。”“在兰贝斯会议上,我们虽然是一个家庭,但也仍然应该尽可能考虑我们所有的圣公会教徒。”“例如,在我们圣公会传统中,存在很多重要的使命和复兴运动(如牛津运动和东非复兴)。我们也可以这样看待GAFCON(Global Anglican Future Conference,“全球圣公会教徒未来会议”,以下简称GAFCON)。”“我们还可以欣赏到圣公会南半球联盟(Global South Anglicans)在其各个教省中加强基督事工时所发挥的作用。”“我们赞赏首席主教的观点,即只有与圣公会教导相结合,教会才能在‘学说和组织中’代表教导。”“但是,我们也愿意听取那些持不同意见同事们的声音。”“更通常一点来说,我们都需要放弃旧式的相互指责,因为我们每个人都听到了福音的命令:‘你们各人的重担要互相担当’,‘用爱心说诚实话’,‘不可含怒到日落’(《加拉太书》6:2,《以弗所书》4:15和26)。”

一些福音派主教在这封信上署名,其中包括达拉斯主教乔治·萨姆纳(GeorgeSumner)、埃及主教穆尼尔·阿尼斯(Dr Mouneer Anis)、彭里斯主教艾玛·伊内森(Emma Ineson)及西非首席主教丹尼尔·萨尔福(Daniel Sarfo)大主教。

他们也在其他处写道,希望看到兰贝斯会议成为圣公会教徒可以“严肃地继承真理,并为了见证和教导而寻求受造”的地方。他们还表达了对于会议能“培养谦卑”的希望,称其将“拒绝一切形式的文化和种族自豪感,同时以充分尊重的态度来彼此倾听和审议”。

最后,主教们表示下一届兰贝斯会议必须直面圣公会所面临的“紧迫”问题,为前进的方向铺平道路。他们表示:“在信仰、希望和爱心上团结起来,我们可以在兰贝斯会议上直面我们圣公会和世界上的紧迫问题。我们都担心未来可能会发生些什么,而作为一个分裂的教会,我们是很难为一个分裂破碎的世界作见证的。”“在圣公会内部,有些人在过去的20年里对“器皿”而感到沮丧,因为他们一直在努力平衡自治权和相互责任。在未来十年内,我们希望能够展示出一条前进的道路出来,还会为耐心地前进而祷告。”

正统派主教所属的GAFCON,为一正统派圣公会教徒的团契。他们之前就表示过,打算借由少数主教处于同性恋联盟而抵制兰贝斯会议。追随着乌干达、尼日利亚和卢旺达主教们的脚步,肯尼亚大主教杰克逊·奥莱·萨皮特(JacksonOle Sapit)是最新一位确定不会出席兰贝斯会议的人。

之前,GAFCON就呼吁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要求他不要邀请支持同性婚姻的主教出席兰贝斯会议。一反过去会对所在在任主教及其配偶进行邀请的传统,大主教试图通过只邀请在任主教而不邀请其配偶的方式来部分满足正统派的要求。

GAFCON已经宣布,将于明年6月份为那些不出席兰贝斯会议的主教举行一次单独会议。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Lambeth Palace

在明年一次重要会议之前,福音派主教发出呼吁,请求保持谦卑和团结。据悉,在普世圣公会当中,自由主义者和传统主义者就这次重要会议存在着分歧意见。

主教们在圣公会达拉斯主教区网站上发布了一封信。在信中,他们明确表达了目前是个“可接受的时机”来表达对于“兰贝斯2020”会议(Lambeth2020)的愿景。“兰贝斯2020”会议将于明年在英国肯特郡坎特伯雷举行,届时将召集一批圣公会主教参加。兰贝斯会议每隔十年举行一次,但由于同性恋立场的不同,一些正统派主教已经透露了抵制会议的计划。

在信中,福音派主教们恳请存在分歧的主教同事们避免“严重分歧”,希望他们“尽可能以最好的方式”来看待彼此。虽然他们也表示赞同有关婚姻性质的传统学说,但也说圣公会教徒应该可以听取那些持不同意见之人的声音。

他们写道:“虽然所有人都可以自由地发表意见,但严重的分歧不应该成为世人从我们这所听到的主要信息。”“在兰贝斯会议上,我们虽然是一个家庭,但也仍然应该尽可能考虑我们所有的圣公会教徒。”“例如,在我们圣公会传统中,存在很多重要的使命和复兴运动(如牛津运动和东非复兴)。我们也可以这样看待GAFCON(Global Anglican Future Conference,“全球圣公会教徒未来会议”,以下简称GAFCON)。”“我们还可以欣赏到圣公会南半球联盟(Global South Anglicans)在其各个教省中加强基督事工时所发挥的作用。”“我们赞赏首席主教的观点,即只有与圣公会教导相结合,教会才能在‘学说和组织中’代表教导。”“但是,我们也愿意听取那些持不同意见同事们的声音。”“更通常一点来说,我们都需要放弃旧式的相互指责,因为我们每个人都听到了福音的命令:‘你们各人的重担要互相担当’,‘用爱心说诚实话’,‘不可含怒到日落’(《加拉太书》6:2,《以弗所书》4:15和26)。”

一些福音派主教在这封信上署名,其中包括达拉斯主教乔治·萨姆纳(GeorgeSumner)、埃及主教穆尼尔·阿尼斯(Dr Mouneer Anis)、彭里斯主教艾玛·伊内森(Emma Ineson)及西非首席主教丹尼尔·萨尔福(Daniel Sarfo)大主教。

他们也在其他处写道,希望看到兰贝斯会议成为圣公会教徒可以“严肃地继承真理,并为了见证和教导而寻求受造”的地方。他们还表达了对于会议能“培养谦卑”的希望,称其将“拒绝一切形式的文化和种族自豪感,同时以充分尊重的态度来彼此倾听和审议”。

最后,主教们表示下一届兰贝斯会议必须直面圣公会所面临的“紧迫”问题,为前进的方向铺平道路。他们表示:“在信仰、希望和爱心上团结起来,我们可以在兰贝斯会议上直面我们圣公会和世界上的紧迫问题。我们都担心未来可能会发生些什么,而作为一个分裂的教会,我们是很难为一个分裂破碎的世界作见证的。”“在圣公会内部,有些人在过去的20年里对“器皿”而感到沮丧,因为他们一直在努力平衡自治权和相互责任。在未来十年内,我们希望能够展示出一条前进的道路出来,还会为耐心地前进而祷告。”

正统派主教所属的GAFCON,为一正统派圣公会教徒的团契。他们之前就表示过,打算借由少数主教处于同性恋联盟而抵制兰贝斯会议。追随着乌干达、尼日利亚和卢旺达主教们的脚步,肯尼亚大主教杰克逊·奥莱·萨皮特(JacksonOle Sapit)是最新一位确定不会出席兰贝斯会议的人。

之前,GAFCON就呼吁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要求他不要邀请支持同性婚姻的主教出席兰贝斯会议。一反过去会对所在在任主教及其配偶进行邀请的传统,大主教试图通过只邀请在任主教而不邀请其配偶的方式来部分满足正统派的要求。

GAFCON已经宣布,将于明年6月份为那些不出席兰贝斯会议的主教举行一次单独会议。

图源:Lambeth Palace

在明年一次重要会议之前,福音派主教发出呼吁,请求保持谦卑和团结。据悉,在普世圣公会当中,自由主义者和传统主义者就这次重要会议存在着分歧意见。

主教们在圣公会达拉斯主教区网站上发布了一封信。在信中,他们明确表达了目前是个“可接受的时机”来表达对于“兰贝斯2020”会议(Lambeth2020)的愿景。“兰贝斯2020”会议将于明年在英国肯特郡坎特伯雷举行,届时将召集一批圣公会主教参加。兰贝斯会议每隔十年举行一次,但由于同性恋立场的不同,一些正统派主教已经透露了抵制会议的计划。

在信中,福音派主教们恳请存在分歧的主教同事们避免“严重分歧”,希望他们“尽可能以最好的方式”来看待彼此。虽然他们也表示赞同有关婚姻性质的传统学说,但也说圣公会教徒应该可以听取那些持不同意见之人的声音。

他们写道:“虽然所有人都可以自由地发表意见,但严重的分歧不应该成为世人从我们这所听到的主要信息。”“在兰贝斯会议上,我们虽然是一个家庭,但也仍然应该尽可能考虑我们所有的圣公会教徒。”“例如,在我们圣公会传统中,存在很多重要的使命和复兴运动(如牛津运动和东非复兴)。我们也可以这样看待GAFCON(Global Anglican Future Conference,“全球圣公会教徒未来会议”,以下简称GAFCON)。”“我们还可以欣赏到圣公会南半球联盟(Global South Anglicans)在其各个教省中加强基督事工时所发挥的作用。”“我们赞赏首席主教的观点,即只有与圣公会教导相结合,教会才能在‘学说和组织中’代表教导。”“但是,我们也愿意听取那些持不同意见同事们的声音。”“更通常一点来说,我们都需要放弃旧式的相互指责,因为我们每个人都听到了福音的命令:‘你们各人的重担要互相担当’,‘用爱心说诚实话’,‘不可含怒到日落’(《加拉太书》6:2,《以弗所书》4:15和26)。”

一些福音派主教在这封信上署名,其中包括达拉斯主教乔治·萨姆纳(GeorgeSumner)、埃及主教穆尼尔·阿尼斯(Dr Mouneer Anis)、彭里斯主教艾玛·伊内森(Emma Ineson)及西非首席主教丹尼尔·萨尔福(Daniel Sarfo)大主教。

他们也在其他处写道,希望看到兰贝斯会议成为圣公会教徒可以“严肃地继承真理,并为了见证和教导而寻求受造”的地方。他们还表达了对于会议能“培养谦卑”的希望,称其将“拒绝一切形式的文化和种族自豪感,同时以充分尊重的态度来彼此倾听和审议”。

最后,主教们表示下一届兰贝斯会议必须直面圣公会所面临的“紧迫”问题,为前进的方向铺平道路。他们表示:“在信仰、希望和爱心上团结起来,我们可以在兰贝斯会议上直面我们圣公会和世界上的紧迫问题。我们都担心未来可能会发生些什么,而作为一个分裂的教会,我们是很难为一个分裂破碎的世界作见证的。”“在圣公会内部,有些人在过去的20年里对“器皿”而感到沮丧,因为他们一直在努力平衡自治权和相互责任。在未来十年内,我们希望能够展示出一条前进的道路出来,还会为耐心地前进而祷告。”

正统派主教所属的GAFCON,为一正统派圣公会教徒的团契。他们之前就表示过,打算借由少数主教处于同性恋联盟而抵制兰贝斯会议。追随着乌干达、尼日利亚和卢旺达主教们的脚步,肯尼亚大主教杰克逊·奥莱·萨皮特(JacksonOle Sapit)是最新一位确定不会出席兰贝斯会议的人。

之前,GAFCON就呼吁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要求他不要邀请支持同性婚姻的主教出席兰贝斯会议。一反过去会对所在在任主教及其配偶进行邀请的传统,大主教试图通过只邀请在任主教而不邀请其配偶的方式来部分满足正统派的要求。

GAFCON已经宣布,将于明年6月份为那些不出席兰贝斯会议的主教举行一次单独会议。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Lambeth Palace

在明年一次重要会议之前,福音派主教发出呼吁,请求保持谦卑和团结。据悉,在普世圣公会当中,自由主义者和传统主义者就这次重要会议存在着分歧意见。

主教们在圣公会达拉斯主教区网站上发布了一封信。在信中,他们明确表达了目前是个“可接受的时机”来表达对于“兰贝斯2020”会议(Lambeth2020)的愿景。“兰贝斯2020”会议将于明年在英国肯特郡坎特伯雷举行,届时将召集一批圣公会主教参加。兰贝斯会议每隔十年举行一次,但由于同性恋立场的不同,一些正统派主教已经透露了抵制会议的计划。

在信中,福音派主教们恳请存在分歧的主教同事们避免“严重分歧”,希望他们“尽可能以最好的方式”来看待彼此。虽然他们也表示赞同有关婚姻性质的传统学说,但也说圣公会教徒应该可以听取那些持不同意见之人的声音。

他们写道:“虽然所有人都可以自由地发表意见,但严重的分歧不应该成为世人从我们这所听到的主要信息。”“在兰贝斯会议上,我们虽然是一个家庭,但也仍然应该尽可能考虑我们所有的圣公会教徒。”“例如,在我们圣公会传统中,存在很多重要的使命和复兴运动(如牛津运动和东非复兴)。我们也可以这样看待GAFCON(Global Anglican Future Conference,“全球圣公会教徒未来会议”,以下简称GAFCON)。”“我们还可以欣赏到圣公会南半球联盟(Global South Anglicans)在其各个教省中加强基督事工时所发挥的作用。”“我们赞赏首席主教的观点,即只有与圣公会教导相结合,教会才能在‘学说和组织中’代表教导。”“但是,我们也愿意听取那些持不同意见同事们的声音。”“更通常一点来说,我们都需要放弃旧式的相互指责,因为我们每个人都听到了福音的命令:‘你们各人的重担要互相担当’,‘用爱心说诚实话’,‘不可含怒到日落’(《加拉太书》6:2,《以弗所书》4:15和26)。”

一些福音派主教在这封信上署名,其中包括达拉斯主教乔治·萨姆纳(GeorgeSumner)、埃及主教穆尼尔·阿尼斯(Dr Mouneer Anis)、彭里斯主教艾玛·伊内森(Emma Ineson)及西非首席主教丹尼尔·萨尔福(Daniel Sarfo)大主教。

他们也在其他处写道,希望看到兰贝斯会议成为圣公会教徒可以“严肃地继承真理,并为了见证和教导而寻求受造”的地方。他们还表达了对于会议能“培养谦卑”的希望,称其将“拒绝一切形式的文化和种族自豪感,同时以充分尊重的态度来彼此倾听和审议”。

最后,主教们表示下一届兰贝斯会议必须直面圣公会所面临的“紧迫”问题,为前进的方向铺平道路。他们表示:“在信仰、希望和爱心上团结起来,我们可以在兰贝斯会议上直面我们圣公会和世界上的紧迫问题。我们都担心未来可能会发生些什么,而作为一个分裂的教会,我们是很难为一个分裂破碎的世界作见证的。”“在圣公会内部,有些人在过去的20年里对“器皿”而感到沮丧,因为他们一直在努力平衡自治权和相互责任。在未来十年内,我们希望能够展示出一条前进的道路出来,还会为耐心地前进而祷告。”

正统派主教所属的GAFCON,为一正统派圣公会教徒的团契。他们之前就表示过,打算借由少数主教处于同性恋联盟而抵制兰贝斯会议。追随着乌干达、尼日利亚和卢旺达主教们的脚步,肯尼亚大主教杰克逊·奥莱·萨皮特(JacksonOle Sapit)是最新一位确定不会出席兰贝斯会议的人。

之前,GAFCON就呼吁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要求他不要邀请支持同性婚姻的主教出席兰贝斯会议。一反过去会对所在在任主教及其配偶进行邀请的传统,大主教试图通过只邀请在任主教而不邀请其配偶的方式来部分满足正统派的要求。

GAFCON已经宣布,将于明年6月份为那些不出席兰贝斯会议的主教举行一次单独会议。

图源:Lambeth Palace

在明年一次重要会议之前,福音派主教发出呼吁,请求保持谦卑和团结。据悉,在普世圣公会当中,自由主义者和传统主义者就这次重要会议存在着分歧意见。

主教们在圣公会达拉斯主教区网站上发布了一封信。在信中,他们明确表达了目前是个“可接受的时机”来表达对于“兰贝斯2020”会议(Lambeth2020)的愿景。“兰贝斯2020”会议将于明年在英国肯特郡坎特伯雷举行,届时将召集一批圣公会主教参加。兰贝斯会议每隔十年举行一次,但由于同性恋立场的不同,一些正统派主教已经透露了抵制会议的计划。

在信中,福音派主教们恳请存在分歧的主教同事们避免“严重分歧”,希望他们“尽可能以最好的方式”来看待彼此。虽然他们也表示赞同有关婚姻性质的传统学说,但也说圣公会教徒应该可以听取那些持不同意见之人的声音。

他们写道:“虽然所有人都可以自由地发表意见,但严重的分歧不应该成为世人从我们这所听到的主要信息。”“在兰贝斯会议上,我们虽然是一个家庭,但也仍然应该尽可能考虑我们所有的圣公会教徒。”“例如,在我们圣公会传统中,存在很多重要的使命和复兴运动(如牛津运动和东非复兴)。我们也可以这样看待GAFCON(Global Anglican Future Conference,“全球圣公会教徒未来会议”,以下简称GAFCON)。”“我们还可以欣赏到圣公会南半球联盟(Global South Anglicans)在其各个教省中加强基督事工时所发挥的作用。”“我们赞赏首席主教的观点,即只有与圣公会教导相结合,教会才能在‘学说和组织中’代表教导。”“但是,我们也愿意听取那些持不同意见同事们的声音。”“更通常一点来说,我们都需要放弃旧式的相互指责,因为我们每个人都听到了福音的命令:‘你们各人的重担要互相担当’,‘用爱心说诚实话’,‘不可含怒到日落’(《加拉太书》6:2,《以弗所书》4:15和26)。”

一些福音派主教在这封信上署名,其中包括达拉斯主教乔治·萨姆纳(GeorgeSumner)、埃及主教穆尼尔·阿尼斯(Dr Mouneer Anis)、彭里斯主教艾玛·伊内森(Emma Ineson)及西非首席主教丹尼尔·萨尔福(Daniel Sarfo)大主教。

他们也在其他处写道,希望看到兰贝斯会议成为圣公会教徒可以“严肃地继承真理,并为了见证和教导而寻求受造”的地方。他们还表达了对于会议能“培养谦卑”的希望,称其将“拒绝一切形式的文化和种族自豪感,同时以充分尊重的态度来彼此倾听和审议”。

最后,主教们表示下一届兰贝斯会议必须直面圣公会所面临的“紧迫”问题,为前进的方向铺平道路。他们表示:“在信仰、希望和爱心上团结起来,我们可以在兰贝斯会议上直面我们圣公会和世界上的紧迫问题。我们都担心未来可能会发生些什么,而作为一个分裂的教会,我们是很难为一个分裂破碎的世界作见证的。”“在圣公会内部,有些人在过去的20年里对“器皿”而感到沮丧,因为他们一直在努力平衡自治权和相互责任。在未来十年内,我们希望能够展示出一条前进的道路出来,还会为耐心地前进而祷告。”

正统派主教所属的GAFCON,为一正统派圣公会教徒的团契。他们之前就表示过,打算借由少数主教处于同性恋联盟而抵制兰贝斯会议。追随着乌干达、尼日利亚和卢旺达主教们的脚步,肯尼亚大主教杰克逊·奥莱·萨皮特(JacksonOle Sapit)是最新一位确定不会出席兰贝斯会议的人。

之前,GAFCON就呼吁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要求他不要邀请支持同性婚姻的主教出席兰贝斯会议。一反过去会对所在在任主教及其配偶进行邀请的传统,大主教试图通过只邀请在任主教而不邀请其配偶的方式来部分满足正统派的要求。

GAFCON已经宣布,将于明年6月份为那些不出席兰贝斯会议的主教举行一次单独会议。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Lambeth Palace

在明年一次重要会议之前,福音派主教发出呼吁,请求保持谦卑和团结。据悉,在普世圣公会当中,自由主义者和传统主义者就这次重要会议存在着分歧意见。

主教们在圣公会达拉斯主教区网站上发布了一封信。在信中,他们明确表达了目前是个“可接受的时机”来表达对于“兰贝斯2020”会议(Lambeth2020)的愿景。“兰贝斯2020”会议将于明年在英国肯特郡坎特伯雷举行,届时将召集一批圣公会主教参加。兰贝斯会议每隔十年举行一次,但由于同性恋立场的不同,一些正统派主教已经透露了抵制会议的计划。

在信中,福音派主教们恳请存在分歧的主教同事们避免“严重分歧”,希望他们“尽可能以最好的方式”来看待彼此。虽然他们也表示赞同有关婚姻性质的传统学说,但也说圣公会教徒应该可以听取那些持不同意见之人的声音。

他们写道:“虽然所有人都可以自由地发表意见,但严重的分歧不应该成为世人从我们这所听到的主要信息。”“在兰贝斯会议上,我们虽然是一个家庭,但也仍然应该尽可能考虑我们所有的圣公会教徒。”“例如,在我们圣公会传统中,存在很多重要的使命和复兴运动(如牛津运动和东非复兴)。我们也可以这样看待GAFCON(Global Anglican Future Conference,“全球圣公会教徒未来会议”,以下简称GAFCON)。”“我们还可以欣赏到圣公会南半球联盟(Global South Anglicans)在其各个教省中加强基督事工时所发挥的作用。”“我们赞赏首席主教的观点,即只有与圣公会教导相结合,教会才能在‘学说和组织中’代表教导。”“但是,我们也愿意听取那些持不同意见同事们的声音。”“更通常一点来说,我们都需要放弃旧式的相互指责,因为我们每个人都听到了福音的命令:‘你们各人的重担要互相担当’,‘用爱心说诚实话’,‘不可含怒到日落’(《加拉太书》6:2,《以弗所书》4:15和26)。”

一些福音派主教在这封信上署名,其中包括达拉斯主教乔治·萨姆纳(GeorgeSumner)、埃及主教穆尼尔·阿尼斯(Dr Mouneer Anis)、彭里斯主教艾玛·伊内森(Emma Ineson)及西非首席主教丹尼尔·萨尔福(Daniel Sarfo)大主教。

他们也在其他处写道,希望看到兰贝斯会议成为圣公会教徒可以“严肃地继承真理,并为了见证和教导而寻求受造”的地方。他们还表达了对于会议能“培养谦卑”的希望,称其将“拒绝一切形式的文化和种族自豪感,同时以充分尊重的态度来彼此倾听和审议”。

最后,主教们表示下一届兰贝斯会议必须直面圣公会所面临的“紧迫”问题,为前进的方向铺平道路。他们表示:“在信仰、希望和爱心上团结起来,我们可以在兰贝斯会议上直面我们圣公会和世界上的紧迫问题。我们都担心未来可能会发生些什么,而作为一个分裂的教会,我们是很难为一个分裂破碎的世界作见证的。”“在圣公会内部,有些人在过去的20年里对“器皿”而感到沮丧,因为他们一直在努力平衡自治权和相互责任。在未来十年内,我们希望能够展示出一条前进的道路出来,还会为耐心地前进而祷告。”

正统派主教所属的GAFCON,为一正统派圣公会教徒的团契。他们之前就表示过,打算借由少数主教处于同性恋联盟而抵制兰贝斯会议。追随着乌干达、尼日利亚和卢旺达主教们的脚步,肯尼亚大主教杰克逊·奥莱·萨皮特(JacksonOle Sapit)是最新一位确定不会出席兰贝斯会议的人。

之前,GAFCON就呼吁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要求他不要邀请支持同性婚姻的主教出席兰贝斯会议。一反过去会对所在在任主教及其配偶进行邀请的传统,大主教试图通过只邀请在任主教而不邀请其配偶的方式来部分满足正统派的要求。

GAFCON已经宣布,将于明年6月份为那些不出席兰贝斯会议的主教举行一次单独会议。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Lambeth Palace

在明年一次重要会议之前,福音派主教发出呼吁,请求保持谦卑和团结。据悉,在普世圣公会当中,自由主义者和传统主义者就这次重要会议存在着分歧意见。

主教们在圣公会达拉斯主教区网站上发布了一封信。在信中,他们明确表达了目前是个“可接受的时机”来表达对于“兰贝斯2020”会议(Lambeth2020)的愿景。“兰贝斯2020”会议将于明年在英国肯特郡坎特伯雷举行,届时将召集一批圣公会主教参加。兰贝斯会议每隔十年举行一次,但由于同性恋立场的不同,一些正统派主教已经透露了抵制会议的计划。

在信中,福音派主教们恳请存在分歧的主教同事们避免“严重分歧”,希望他们“尽可能以最好的方式”来看待彼此。虽然他们也表示赞同有关婚姻性质的传统学说,但也说圣公会教徒应该可以听取那些持不同意见之人的声音。

他们写道:“虽然所有人都可以自由地发表意见,但严重的分歧不应该成为世人从我们这所听到的主要信息。”“在兰贝斯会议上,我们虽然是一个家庭,但也仍然应该尽可能考虑我们所有的圣公会教徒。”“例如,在我们圣公会传统中,存在很多重要的使命和复兴运动(如牛津运动和东非复兴)。我们也可以这样看待GAFCON(Global Anglican Future Conference,“全球圣公会教徒未来会议”,以下简称GAFCON)。”“我们还可以欣赏到圣公会南半球联盟(Global South Anglicans)在其各个教省中加强基督事工时所发挥的作用。”“我们赞赏首席主教的观点,即只有与圣公会教导相结合,教会才能在‘学说和组织中’代表教导。”“但是,我们也愿意听取那些持不同意见同事们的声音。”“更通常一点来说,我们都需要放弃旧式的相互指责,因为我们每个人都听到了福音的命令:‘你们各人的重担要互相担当’,‘用爱心说诚实话’,‘不可含怒到日落’(《加拉太书》6:2,《以弗所书》4:15和26)。”

一些福音派主教在这封信上署名,其中包括达拉斯主教乔治·萨姆纳(GeorgeSumner)、埃及主教穆尼尔·阿尼斯(Dr Mouneer Anis)、彭里斯主教艾玛·伊内森(Emma Ineson)及西非首席主教丹尼尔·萨尔福(Daniel Sarfo)大主教。

他们也在其他处写道,希望看到兰贝斯会议成为圣公会教徒可以“严肃地继承真理,并为了见证和教导而寻求受造”的地方。他们还表达了对于会议能“培养谦卑”的希望,称其将“拒绝一切形式的文化和种族自豪感,同时以充分尊重的态度来彼此倾听和审议”。

最后,主教们表示下一届兰贝斯会议必须直面圣公会所面临的“紧迫”问题,为前进的方向铺平道路。他们表示:“在信仰、希望和爱心上团结起来,我们可以在兰贝斯会议上直面我们圣公会和世界上的紧迫问题。我们都担心未来可能会发生些什么,而作为一个分裂的教会,我们是很难为一个分裂破碎的世界作见证的。”“在圣公会内部,有些人在过去的20年里对“器皿”而感到沮丧,因为他们一直在努力平衡自治权和相互责任。在未来十年内,我们希望能够展示出一条前进的道路出来,还会为耐心地前进而祷告。”

正统派主教所属的GAFCON,为一正统派圣公会教徒的团契。他们之前就表示过,打算借由少数主教处于同性恋联盟而抵制兰贝斯会议。追随着乌干达、尼日利亚和卢旺达主教们的脚步,肯尼亚大主教杰克逊·奥莱·萨皮特(JacksonOle Sapit)是最新一位确定不会出席兰贝斯会议的人。

之前,GAFCON就呼吁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要求他不要邀请支持同性婚姻的主教出席兰贝斯会议。一反过去会对所在在任主教及其配偶进行邀请的传统,大主教试图通过只邀请在任主教而不邀请其配偶的方式来部分满足正统派的要求。

GAFCON已经宣布,将于明年6月份为那些不出席兰贝斯会议的主教举行一次单独会议。

。天域国际

展开全文
相关文章
凯发k8娱乐真人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万丰维加斯国际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海南福彩网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杏耀平台

图源:Lambeth Palace

在明年一次重要会议之前,福音派主教发出呼吁,请求保持谦卑和团结。据悉,在普世圣公会当中,自由主义者和传统主义者就这次重要会议存在着分歧意见。

主教们在圣公会达拉斯主教区网站上发布了一封信。在信中,他们明确表达了目前是个“可接受的时机”来表达对于“兰贝斯2020”会议(Lambeth2020)的愿景。“兰贝斯2020”会议将于明年在英国肯特郡坎特伯雷举行,届时将召集一批圣公会主教参加。兰贝斯会议每隔十年举行一次,但由于同性恋立场的不同,一些正统派主教已经透露了抵制会议的计划。

在信中,福音派主教们恳请存在分歧的主教同事们避免“严重分歧”,希望他们“尽可能以最好的方式”来看待彼此。虽然他们也表示赞同有关婚姻性质的传统学说,但也说圣公会教徒应该可以听取那些持不同意见之人的声音。

他们写道:“虽然所有人都可以自由地发表意见,但严重的分歧不应该成为世人从我们这所听到的主要信息。”“在兰贝斯会议上,我们虽然是一个家庭,但也仍然应该尽可能考虑我们所有的圣公会教徒。”“例如,在我们圣公会传统中,存在很多重要的使命和复兴运动(如牛津运动和东非复兴)。我们也可以这样看待GAFCON(Global Anglican Future Conference,“全球圣公会教徒未来会议”,以下简称GAFCON)。”“我们还可以欣赏到圣公会南半球联盟(Global South Anglicans)在其各个教省中加强基督事工时所发挥的作用。”“我们赞赏首席主教的观点,即只有与圣公会教导相结合,教会才能在‘学说和组织中’代表教导。”“但是,我们也愿意听取那些持不同意见同事们的声音。”“更通常一点来说,我们都需要放弃旧式的相互指责,因为我们每个人都听到了福音的命令:‘你们各人的重担要互相担当’,‘用爱心说诚实话’,‘不可含怒到日落’(《加拉太书》6:2,《以弗所书》4:15和26)。”

一些福音派主教在这封信上署名,其中包括达拉斯主教乔治·萨姆纳(GeorgeSumner)、埃及主教穆尼尔·阿尼斯(Dr Mouneer Anis)、彭里斯主教艾玛·伊内森(Emma Ineson)及西非首席主教丹尼尔·萨尔福(Daniel Sarfo)大主教。

他们也在其他处写道,希望看到兰贝斯会议成为圣公会教徒可以“严肃地继承真理,并为了见证和教导而寻求受造”的地方。他们还表达了对于会议能“培养谦卑”的希望,称其将“拒绝一切形式的文化和种族自豪感,同时以充分尊重的态度来彼此倾听和审议”。

最后,主教们表示下一届兰贝斯会议必须直面圣公会所面临的“紧迫”问题,为前进的方向铺平道路。他们表示:“在信仰、希望和爱心上团结起来,我们可以在兰贝斯会议上直面我们圣公会和世界上的紧迫问题。我们都担心未来可能会发生些什么,而作为一个分裂的教会,我们是很难为一个分裂破碎的世界作见证的。”“在圣公会内部,有些人在过去的20年里对“器皿”而感到沮丧,因为他们一直在努力平衡自治权和相互责任。在未来十年内,我们希望能够展示出一条前进的道路出来,还会为耐心地前进而祷告。”

正统派主教所属的GAFCON,为一正统派圣公会教徒的团契。他们之前就表示过,打算借由少数主教处于同性恋联盟而抵制兰贝斯会议。追随着乌干达、尼日利亚和卢旺达主教们的脚步,肯尼亚大主教杰克逊·奥莱·萨皮特(JacksonOle Sapit)是最新一位确定不会出席兰贝斯会议的人。

之前,GAFCON就呼吁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要求他不要邀请支持同性婚姻的主教出席兰贝斯会议。一反过去会对所在在任主教及其配偶进行邀请的传统,大主教试图通过只邀请在任主教而不邀请其配偶的方式来部分满足正统派的要求。

GAFCON已经宣布,将于明年6月份为那些不出席兰贝斯会议的主教举行一次单独会议。

....

ag亚游备用网址

图源:Lambeth Palace

在明年一次重要会议之前,福音派主教发出呼吁,请求保持谦卑和团结。据悉,在普世圣公会当中,自由主义者和传统主义者就这次重要会议存在着分歧意见。

主教们在圣公会达拉斯主教区网站上发布了一封信。在信中,他们明确表达了目前是个“可接受的时机”来表达对于“兰贝斯2020”会议(Lambeth2020)的愿景。“兰贝斯2020”会议将于明年在英国肯特郡坎特伯雷举行,届时将召集一批圣公会主教参加。兰贝斯会议每隔十年举行一次,但由于同性恋立场的不同,一些正统派主教已经透露了抵制会议的计划。

在信中,福音派主教们恳请存在分歧的主教同事们避免“严重分歧”,希望他们“尽可能以最好的方式”来看待彼此。虽然他们也表示赞同有关婚姻性质的传统学说,但也说圣公会教徒应该可以听取那些持不同意见之人的声音。

他们写道:“虽然所有人都可以自由地发表意见,但严重的分歧不应该成为世人从我们这所听到的主要信息。”“在兰贝斯会议上,我们虽然是一个家庭,但也仍然应该尽可能考虑我们所有的圣公会教徒。”“例如,在我们圣公会传统中,存在很多重要的使命和复兴运动(如牛津运动和东非复兴)。我们也可以这样看待GAFCON(Global Anglican Future Conference,“全球圣公会教徒未来会议”,以下简称GAFCON)。”“我们还可以欣赏到圣公会南半球联盟(Global South Anglicans)在其各个教省中加强基督事工时所发挥的作用。”“我们赞赏首席主教的观点,即只有与圣公会教导相结合,教会才能在‘学说和组织中’代表教导。”“但是,我们也愿意听取那些持不同意见同事们的声音。”“更通常一点来说,我们都需要放弃旧式的相互指责,因为我们每个人都听到了福音的命令:‘你们各人的重担要互相担当’,‘用爱心说诚实话’,‘不可含怒到日落’(《加拉太书》6:2,《以弗所书》4:15和26)。”

一些福音派主教在这封信上署名,其中包括达拉斯主教乔治·萨姆纳(GeorgeSumner)、埃及主教穆尼尔·阿尼斯(Dr Mouneer Anis)、彭里斯主教艾玛·伊内森(Emma Ineson)及西非首席主教丹尼尔·萨尔福(Daniel Sarfo)大主教。

他们也在其他处写道,希望看到兰贝斯会议成为圣公会教徒可以“严肃地继承真理,并为了见证和教导而寻求受造”的地方。他们还表达了对于会议能“培养谦卑”的希望,称其将“拒绝一切形式的文化和种族自豪感,同时以充分尊重的态度来彼此倾听和审议”。

最后,主教们表示下一届兰贝斯会议必须直面圣公会所面临的“紧迫”问题,为前进的方向铺平道路。他们表示:“在信仰、希望和爱心上团结起来,我们可以在兰贝斯会议上直面我们圣公会和世界上的紧迫问题。我们都担心未来可能会发生些什么,而作为一个分裂的教会,我们是很难为一个分裂破碎的世界作见证的。”“在圣公会内部,有些人在过去的20年里对“器皿”而感到沮丧,因为他们一直在努力平衡自治权和相互责任。在未来十年内,我们希望能够展示出一条前进的道路出来,还会为耐心地前进而祷告。”

正统派主教所属的GAFCON,为一正统派圣公会教徒的团契。他们之前就表示过,打算借由少数主教处于同性恋联盟而抵制兰贝斯会议。追随着乌干达、尼日利亚和卢旺达主教们的脚步,肯尼亚大主教杰克逊·奥莱·萨皮特(JacksonOle Sapit)是最新一位确定不会出席兰贝斯会议的人。

之前,GAFCON就呼吁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要求他不要邀请支持同性婚姻的主教出席兰贝斯会议。一反过去会对所在在任主教及其配偶进行邀请的传统,大主教试图通过只邀请在任主教而不邀请其配偶的方式来部分满足正统派的要求。

GAFCON已经宣布,将于明年6月份为那些不出席兰贝斯会议的主教举行一次单独会议。

....

相关资讯
优发娱乐

图源:Lambeth Palace

在明年一次重要会议之前,福音派主教发出呼吁,请求保持谦卑和团结。据悉,在普世圣公会当中,自由主义者和传统主义者就这次重要会议存在着分歧意见。

主教们在圣公会达拉斯主教区网站上发布了一封信。在信中,他们明确表达了目前是个“可接受的时机”来表达对于“兰贝斯2020”会议(Lambeth2020)的愿景。“兰贝斯2020”会议将于明年在英国肯特郡坎特伯雷举行,届时将召集一批圣公会主教参加。兰贝斯会议每隔十年举行一次,但由于同性恋立场的不同,一些正统派主教已经透露了抵制会议的计划。

在信中,福音派主教们恳请存在分歧的主教同事们避免“严重分歧”,希望他们“尽可能以最好的方式”来看待彼此。虽然他们也表示赞同有关婚姻性质的传统学说,但也说圣公会教徒应该可以听取那些持不同意见之人的声音。

他们写道:“虽然所有人都可以自由地发表意见,但严重的分歧不应该成为世人从我们这所听到的主要信息。”“在兰贝斯会议上,我们虽然是一个家庭,但也仍然应该尽可能考虑我们所有的圣公会教徒。”“例如,在我们圣公会传统中,存在很多重要的使命和复兴运动(如牛津运动和东非复兴)。我们也可以这样看待GAFCON(Global Anglican Future Conference,“全球圣公会教徒未来会议”,以下简称GAFCON)。”“我们还可以欣赏到圣公会南半球联盟(Global South Anglicans)在其各个教省中加强基督事工时所发挥的作用。”“我们赞赏首席主教的观点,即只有与圣公会教导相结合,教会才能在‘学说和组织中’代表教导。”“但是,我们也愿意听取那些持不同意见同事们的声音。”“更通常一点来说,我们都需要放弃旧式的相互指责,因为我们每个人都听到了福音的命令:‘你们各人的重担要互相担当’,‘用爱心说诚实话’,‘不可含怒到日落’(《加拉太书》6:2,《以弗所书》4:15和26)。”

一些福音派主教在这封信上署名,其中包括达拉斯主教乔治·萨姆纳(GeorgeSumner)、埃及主教穆尼尔·阿尼斯(Dr Mouneer Anis)、彭里斯主教艾玛·伊内森(Emma Ineson)及西非首席主教丹尼尔·萨尔福(Daniel Sarfo)大主教。

他们也在其他处写道,希望看到兰贝斯会议成为圣公会教徒可以“严肃地继承真理,并为了见证和教导而寻求受造”的地方。他们还表达了对于会议能“培养谦卑”的希望,称其将“拒绝一切形式的文化和种族自豪感,同时以充分尊重的态度来彼此倾听和审议”。

最后,主教们表示下一届兰贝斯会议必须直面圣公会所面临的“紧迫”问题,为前进的方向铺平道路。他们表示:“在信仰、希望和爱心上团结起来,我们可以在兰贝斯会议上直面我们圣公会和世界上的紧迫问题。我们都担心未来可能会发生些什么,而作为一个分裂的教会,我们是很难为一个分裂破碎的世界作见证的。”“在圣公会内部,有些人在过去的20年里对“器皿”而感到沮丧,因为他们一直在努力平衡自治权和相互责任。在未来十年内,我们希望能够展示出一条前进的道路出来,还会为耐心地前进而祷告。”

正统派主教所属的GAFCON,为一正统派圣公会教徒的团契。他们之前就表示过,打算借由少数主教处于同性恋联盟而抵制兰贝斯会议。追随着乌干达、尼日利亚和卢旺达主教们的脚步,肯尼亚大主教杰克逊·奥莱·萨皮特(JacksonOle Sapit)是最新一位确定不会出席兰贝斯会议的人。

之前,GAFCON就呼吁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要求他不要邀请支持同性婚姻的主教出席兰贝斯会议。一反过去会对所在在任主教及其配偶进行邀请的传统,大主教试图通过只邀请在任主教而不邀请其配偶的方式来部分满足正统派的要求。

GAFCON已经宣布,将于明年6月份为那些不出席兰贝斯会议的主教举行一次单独会议。

....

优发娱乐

图源:Lambeth Palace

在明年一次重要会议之前,福音派主教发出呼吁,请求保持谦卑和团结。据悉,在普世圣公会当中,自由主义者和传统主义者就这次重要会议存在着分歧意见。

主教们在圣公会达拉斯主教区网站上发布了一封信。在信中,他们明确表达了目前是个“可接受的时机”来表达对于“兰贝斯2020”会议(Lambeth2020)的愿景。“兰贝斯2020”会议将于明年在英国肯特郡坎特伯雷举行,届时将召集一批圣公会主教参加。兰贝斯会议每隔十年举行一次,但由于同性恋立场的不同,一些正统派主教已经透露了抵制会议的计划。

在信中,福音派主教们恳请存在分歧的主教同事们避免“严重分歧”,希望他们“尽可能以最好的方式”来看待彼此。虽然他们也表示赞同有关婚姻性质的传统学说,但也说圣公会教徒应该可以听取那些持不同意见之人的声音。

他们写道:“虽然所有人都可以自由地发表意见,但严重的分歧不应该成为世人从我们这所听到的主要信息。”“在兰贝斯会议上,我们虽然是一个家庭,但也仍然应该尽可能考虑我们所有的圣公会教徒。”“例如,在我们圣公会传统中,存在很多重要的使命和复兴运动(如牛津运动和东非复兴)。我们也可以这样看待GAFCON(Global Anglican Future Conference,“全球圣公会教徒未来会议”,以下简称GAFCON)。”“我们还可以欣赏到圣公会南半球联盟(Global South Anglicans)在其各个教省中加强基督事工时所发挥的作用。”“我们赞赏首席主教的观点,即只有与圣公会教导相结合,教会才能在‘学说和组织中’代表教导。”“但是,我们也愿意听取那些持不同意见同事们的声音。”“更通常一点来说,我们都需要放弃旧式的相互指责,因为我们每个人都听到了福音的命令:‘你们各人的重担要互相担当’,‘用爱心说诚实话’,‘不可含怒到日落’(《加拉太书》6:2,《以弗所书》4:15和26)。”

一些福音派主教在这封信上署名,其中包括达拉斯主教乔治·萨姆纳(GeorgeSumner)、埃及主教穆尼尔·阿尼斯(Dr Mouneer Anis)、彭里斯主教艾玛·伊内森(Emma Ineson)及西非首席主教丹尼尔·萨尔福(Daniel Sarfo)大主教。

他们也在其他处写道,希望看到兰贝斯会议成为圣公会教徒可以“严肃地继承真理,并为了见证和教导而寻求受造”的地方。他们还表达了对于会议能“培养谦卑”的希望,称其将“拒绝一切形式的文化和种族自豪感,同时以充分尊重的态度来彼此倾听和审议”。

最后,主教们表示下一届兰贝斯会议必须直面圣公会所面临的“紧迫”问题,为前进的方向铺平道路。他们表示:“在信仰、希望和爱心上团结起来,我们可以在兰贝斯会议上直面我们圣公会和世界上的紧迫问题。我们都担心未来可能会发生些什么,而作为一个分裂的教会,我们是很难为一个分裂破碎的世界作见证的。”“在圣公会内部,有些人在过去的20年里对“器皿”而感到沮丧,因为他们一直在努力平衡自治权和相互责任。在未来十年内,我们希望能够展示出一条前进的道路出来,还会为耐心地前进而祷告。”

正统派主教所属的GAFCON,为一正统派圣公会教徒的团契。他们之前就表示过,打算借由少数主教处于同性恋联盟而抵制兰贝斯会议。追随着乌干达、尼日利亚和卢旺达主教们的脚步,肯尼亚大主教杰克逊·奥莱·萨皮特(JacksonOle Sapit)是最新一位确定不会出席兰贝斯会议的人。

之前,GAFCON就呼吁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要求他不要邀请支持同性婚姻的主教出席兰贝斯会议。一反过去会对所在在任主教及其配偶进行邀请的传统,大主教试图通过只邀请在任主教而不邀请其配偶的方式来部分满足正统派的要求。

GAFCON已经宣布,将于明年6月份为那些不出席兰贝斯会议的主教举行一次单独会议。

....

金牌98c娱乐

图源:Lambeth Palace

在明年一次重要会议之前,福音派主教发出呼吁,请求保持谦卑和团结。据悉,在普世圣公会当中,自由主义者和传统主义者就这次重要会议存在着分歧意见。

主教们在圣公会达拉斯主教区网站上发布了一封信。在信中,他们明确表达了目前是个“可接受的时机”来表达对于“兰贝斯2020”会议(Lambeth2020)的愿景。“兰贝斯2020”会议将于明年在英国肯特郡坎特伯雷举行,届时将召集一批圣公会主教参加。兰贝斯会议每隔十年举行一次,但由于同性恋立场的不同,一些正统派主教已经透露了抵制会议的计划。

在信中,福音派主教们恳请存在分歧的主教同事们避免“严重分歧”,希望他们“尽可能以最好的方式”来看待彼此。虽然他们也表示赞同有关婚姻性质的传统学说,但也说圣公会教徒应该可以听取那些持不同意见之人的声音。

他们写道:“虽然所有人都可以自由地发表意见,但严重的分歧不应该成为世人从我们这所听到的主要信息。”“在兰贝斯会议上,我们虽然是一个家庭,但也仍然应该尽可能考虑我们所有的圣公会教徒。”“例如,在我们圣公会传统中,存在很多重要的使命和复兴运动(如牛津运动和东非复兴)。我们也可以这样看待GAFCON(Global Anglican Future Conference,“全球圣公会教徒未来会议”,以下简称GAFCON)。”“我们还可以欣赏到圣公会南半球联盟(Global South Anglicans)在其各个教省中加强基督事工时所发挥的作用。”“我们赞赏首席主教的观点,即只有与圣公会教导相结合,教会才能在‘学说和组织中’代表教导。”“但是,我们也愿意听取那些持不同意见同事们的声音。”“更通常一点来说,我们都需要放弃旧式的相互指责,因为我们每个人都听到了福音的命令:‘你们各人的重担要互相担当’,‘用爱心说诚实话’,‘不可含怒到日落’(《加拉太书》6:2,《以弗所书》4:15和26)。”

一些福音派主教在这封信上署名,其中包括达拉斯主教乔治·萨姆纳(GeorgeSumner)、埃及主教穆尼尔·阿尼斯(Dr Mouneer Anis)、彭里斯主教艾玛·伊内森(Emma Ineson)及西非首席主教丹尼尔·萨尔福(Daniel Sarfo)大主教。

他们也在其他处写道,希望看到兰贝斯会议成为圣公会教徒可以“严肃地继承真理,并为了见证和教导而寻求受造”的地方。他们还表达了对于会议能“培养谦卑”的希望,称其将“拒绝一切形式的文化和种族自豪感,同时以充分尊重的态度来彼此倾听和审议”。

最后,主教们表示下一届兰贝斯会议必须直面圣公会所面临的“紧迫”问题,为前进的方向铺平道路。他们表示:“在信仰、希望和爱心上团结起来,我们可以在兰贝斯会议上直面我们圣公会和世界上的紧迫问题。我们都担心未来可能会发生些什么,而作为一个分裂的教会,我们是很难为一个分裂破碎的世界作见证的。”“在圣公会内部,有些人在过去的20年里对“器皿”而感到沮丧,因为他们一直在努力平衡自治权和相互责任。在未来十年内,我们希望能够展示出一条前进的道路出来,还会为耐心地前进而祷告。”

正统派主教所属的GAFCON,为一正统派圣公会教徒的团契。他们之前就表示过,打算借由少数主教处于同性恋联盟而抵制兰贝斯会议。追随着乌干达、尼日利亚和卢旺达主教们的脚步,肯尼亚大主教杰克逊·奥莱·萨皮特(JacksonOle Sapit)是最新一位确定不会出席兰贝斯会议的人。

之前,GAFCON就呼吁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要求他不要邀请支持同性婚姻的主教出席兰贝斯会议。一反过去会对所在在任主教及其配偶进行邀请的传统,大主教试图通过只邀请在任主教而不邀请其配偶的方式来部分满足正统派的要求。

GAFCON已经宣布,将于明年6月份为那些不出席兰贝斯会议的主教举行一次单独会议。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