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AD联系:507867812

明升88官方备用网址

时间:2019-12-10 08:52:27 作者:亚美国际备用 浏览量:60532

明升88官方备用网址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如果没有耶稣的身体复活,基督徒就毫无希望,他们的信仰也毫无价值。

然而,对上述这件事的误解和彻头彻尾的谎言依然存在。世上最伟大的奇迹是:上帝以真实的血肉之躯行走于我们中间,并在十字架上残忍地死去,在第三天超自然地死里复活。

上周三,《基督邮报》的特约撰稿人、神学家费伊·沃塞尔(Fay Voshell)在采访中评论道:“尤其是在西方,我们对耶稣最大的误解就是我们可以衡量祂;我们可以把神性随意降低到我们凡人的理解程度,”

“是基督判定我们,祂看见了我们的无助,就毫不犹豫地从荣耀中来,住到我们中间,为我们而死,赐予我们复活的希望,并欢迎我们来到祂所在的天家。祂是道路、真理和生命。任何想让祂来符合我们有限的理解的企图,都会因此彻底破坏复活节美好的希望。”

以下就是三个对于复活的误解:

1. 耶稣不只是死后才现身,祂的身体是完全复原

耶稣复活表现在身体上,祂并没像幽灵一样从坟墓里爬起来。祂的身体是完全恢复了。

然而,根据英国广播公司(BBC)2017年委托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几乎有十分之一不认同任何宗教信仰的人表示,他们相信复活节的故事,但其中有“一些内容不应该按字面意思去理解。”9%的非宗教人士相信复活,只有1%的人表示他们“真的”相信复活。调查还显示,四分之一的基督徒受访者表示,复活并没有发生。今年复活节前,英国广播公司(BBC)最新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只有不到一半的英国基督徒认为耶稣真的死了,但为了宽恕人们的罪过而再次复活。”这次的调查发现,“只有46%基督徒受访者说他们相信基督教信仰的这一关键原则,”

关于基督在身体复活的形态如幽灵般的概念,也许是基于这样的考虑:当时因为门徒们害怕犹太领袖,他们正在紧锁门户里聚会,祂不想以“突然”现身的方式显现在他们面前,怕惊吓到他们。这就正如约翰福音20:19所解释的那样。

但接下来的一段经文解释道:耶稣显现后站在他们当中,说完“愿你们平安”后,他把自己的手和肋旁伤口指给他们看。路加福音24:39复述了耶稣的话:“你们看我的手,我的脚,就知道实在是我了。摸我看看。魂无骨无肉,你们看我是有的。”

2.复活隐喻与字面意义

在更为自由的主流教派中,这种观点坚持认为耶稣复活只是一个比喻,不能从字面含义上来理解。

尽管最近西方主流教派内部的许多分歧都是围绕着婚姻和性道德上,但耶稣复活的本质是一直受到质疑的。

2018年5月,卫理公会(Methodist)牧师罗杰·沃尔西(Roger Wolsey)写了一篇博客,为进步基督教辩护,其中包括这样一句话:“死后上天堂不是信仰或救恩的全部意义所在。…耶稣的复活不应简单被理解为只是为了成为真正的、有意义身体的复活。”

他认为,保罗和许多早期的门徒遇到的耶稣是一个“属灵复活”的基督。

在正统卫理公会出版的刊物《好消息》(Good News)杂志上的一篇文章中,汤姆·兰布雷希特(Tom Lambrecht)提出了相反的观点。“不能将圣经中一切仅从字面含义上来理解,当然基督的复活(和我们的复活)肯定也包括其中。我所担心的是,我们的教会因此会接受一种神学架构,合理地把物理真实变成隐喻。”

他强调说:“然而,事实上,我们对神复活持相互矛盾的看法——通常是由于教会里的会众和在讲坛上的传道人之间的不同看法而造成的,这也正是我们教派中最具破坏性的裂痕之一。”

上周三,沃谢尔(Voshell)对《基督邮报》说:“基督的生、死和复活的去神话法(demythologization)这种方式的理解对基督教来说是灾难性的,因为去除超自然性和启示就意味着耶稣由此变为一个普通的老师,而不是拯救我们的神人。”

3. 耶稣只在门徒的心里复活

上周三,阿拉巴马州伯明翰比森神学院(Beeson Divinity School)圣公会研究主任杰拉尔德·麦克德莫特(Gerald McDermott)接受了《基督邮报》采访。他就表示,“耶稣只在门徒的心里复活”正是来自鲁道夫·布尔特曼(Rudolph Bultmann)对“新约”的去神话法。

麦克德莫特说,这种观念“出于对超自然现象的极端排斥。神学家布尔特曼认为,在科技时代成长的‘现代人’是无法接受超自然现象的。但他忽视了在科技之外,现代人其实是接受超自然现象。”同时,麦克德莫特强调了上述问题之所以在新时代中爆发,原因还是出在那些拒绝接受传统基督教和犹太教的人群当中。

麦克德莫特说,布尔特曼对超自然现象的看法主要来自于“他自己的传统——启蒙运动中的一种未经证实和武断的假设”。然而,在启蒙运动之前,希腊人认为肉体和灵魂是分开的,还认为耶稣是在灵魂而不是在肉体中复活的。

麦克德莫特说:“希腊人认为,人是一个身心二元的有机体。相比灵魂,肉体较为不真实,也较为不好(译者注:希腊人认为,灵魂与肉体乃是两种元素,或者两种力量。在这个结构中,灵魂决定着肉体。这个二元论认为肉体与灵魂是截然对立的)。而希伯来人坚持将肉体与灵魂被视为一体,不能分开。二者若被分开,也只是暂时的,意味着被死亡和末日来临时的普遍复活之间的中间状态所打断。”

以上翻译自《基督邮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如果没有耶稣的身体复活,基督徒就毫无希望,他们的信仰也毫无价值。

然而,对上述这件事的误解和彻头彻尾的谎言依然存在。世上最伟大的奇迹是:上帝以真实的血肉之躯行走于我们中间,并在十字架上残忍地死去,在第三天超自然地死里复活。

上周三,《基督邮报》的特约撰稿人、神学家费伊·沃塞尔(Fay Voshell)在采访中评论道:“尤其是在西方,我们对耶稣最大的误解就是我们可以衡量祂;我们可以把神性随意降低到我们凡人的理解程度,”

“是基督判定我们,祂看见了我们的无助,就毫不犹豫地从荣耀中来,住到我们中间,为我们而死,赐予我们复活的希望,并欢迎我们来到祂所在的天家。祂是道路、真理和生命。任何想让祂来符合我们有限的理解的企图,都会因此彻底破坏复活节美好的希望。”

以下就是三个对于复活的误解:

1. 耶稣不只是死后才现身,祂的身体是完全复原

耶稣复活表现在身体上,祂并没像幽灵一样从坟墓里爬起来。祂的身体是完全恢复了。

然而,根据英国广播公司(BBC)2017年委托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几乎有十分之一不认同任何宗教信仰的人表示,他们相信复活节的故事,但其中有“一些内容不应该按字面意思去理解。”9%的非宗教人士相信复活,只有1%的人表示他们“真的”相信复活。调查还显示,四分之一的基督徒受访者表示,复活并没有发生。今年复活节前,英国广播公司(BBC)最新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只有不到一半的英国基督徒认为耶稣真的死了,但为了宽恕人们的罪过而再次复活。”这次的调查发现,“只有46%基督徒受访者说他们相信基督教信仰的这一关键原则,”

关于基督在身体复活的形态如幽灵般的概念,也许是基于这样的考虑:当时因为门徒们害怕犹太领袖,他们正在紧锁门户里聚会,祂不想以“突然”现身的方式显现在他们面前,怕惊吓到他们。这就正如约翰福音20:19所解释的那样。

但接下来的一段经文解释道:耶稣显现后站在他们当中,说完“愿你们平安”后,他把自己的手和肋旁伤口指给他们看。路加福音24:39复述了耶稣的话:“你们看我的手,我的脚,就知道实在是我了。摸我看看。魂无骨无肉,你们看我是有的。”

2.复活隐喻与字面意义

在更为自由的主流教派中,这种观点坚持认为耶稣复活只是一个比喻,不能从字面含义上来理解。

尽管最近西方主流教派内部的许多分歧都是围绕着婚姻和性道德上,但耶稣复活的本质是一直受到质疑的。

2018年5月,卫理公会(Methodist)牧师罗杰·沃尔西(Roger Wolsey)写了一篇博客,为进步基督教辩护,其中包括这样一句话:“死后上天堂不是信仰或救恩的全部意义所在。…耶稣的复活不应简单被理解为只是为了成为真正的、有意义身体的复活。”

他认为,保罗和许多早期的门徒遇到的耶稣是一个“属灵复活”的基督。

在正统卫理公会出版的刊物《好消息》(Good News)杂志上的一篇文章中,汤姆·兰布雷希特(Tom Lambrecht)提出了相反的观点。“不能将圣经中一切仅从字面含义上来理解,当然基督的复活(和我们的复活)肯定也包括其中。我所担心的是,我们的教会因此会接受一种神学架构,合理地把物理真实变成隐喻。”

他强调说:“然而,事实上,我们对神复活持相互矛盾的看法——通常是由于教会里的会众和在讲坛上的传道人之间的不同看法而造成的,这也正是我们教派中最具破坏性的裂痕之一。”

上周三,沃谢尔(Voshell)对《基督邮报》说:“基督的生、死和复活的去神话法(demythologization)这种方式的理解对基督教来说是灾难性的,因为去除超自然性和启示就意味着耶稣由此变为一个普通的老师,而不是拯救我们的神人。”

3. 耶稣只在门徒的心里复活

上周三,阿拉巴马州伯明翰比森神学院(Beeson Divinity School)圣公会研究主任杰拉尔德·麦克德莫特(Gerald McDermott)接受了《基督邮报》采访。他就表示,“耶稣只在门徒的心里复活”正是来自鲁道夫·布尔特曼(Rudolph Bultmann)对“新约”的去神话法。

麦克德莫特说,这种观念“出于对超自然现象的极端排斥。神学家布尔特曼认为,在科技时代成长的‘现代人’是无法接受超自然现象的。但他忽视了在科技之外,现代人其实是接受超自然现象。”同时,麦克德莫特强调了上述问题之所以在新时代中爆发,原因还是出在那些拒绝接受传统基督教和犹太教的人群当中。

麦克德莫特说,布尔特曼对超自然现象的看法主要来自于“他自己的传统——启蒙运动中的一种未经证实和武断的假设”。然而,在启蒙运动之前,希腊人认为肉体和灵魂是分开的,还认为耶稣是在灵魂而不是在肉体中复活的。

麦克德莫特说:“希腊人认为,人是一个身心二元的有机体。相比灵魂,肉体较为不真实,也较为不好(译者注:希腊人认为,灵魂与肉体乃是两种元素,或者两种力量。在这个结构中,灵魂决定着肉体。这个二元论认为肉体与灵魂是截然对立的)。而希伯来人坚持将肉体与灵魂被视为一体,不能分开。二者若被分开,也只是暂时的,意味着被死亡和末日来临时的普遍复活之间的中间状态所打断。”

以上翻译自《基督邮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如果没有耶稣的身体复活,基督徒就毫无希望,他们的信仰也毫无价值。

然而,对上述这件事的误解和彻头彻尾的谎言依然存在。世上最伟大的奇迹是:上帝以真实的血肉之躯行走于我们中间,并在十字架上残忍地死去,在第三天超自然地死里复活。

上周三,《基督邮报》的特约撰稿人、神学家费伊·沃塞尔(Fay Voshell)在采访中评论道:“尤其是在西方,我们对耶稣最大的误解就是我们可以衡量祂;我们可以把神性随意降低到我们凡人的理解程度,”

“是基督判定我们,祂看见了我们的无助,就毫不犹豫地从荣耀中来,住到我们中间,为我们而死,赐予我们复活的希望,并欢迎我们来到祂所在的天家。祂是道路、真理和生命。任何想让祂来符合我们有限的理解的企图,都会因此彻底破坏复活节美好的希望。”

以下就是三个对于复活的误解:

1. 耶稣不只是死后才现身,祂的身体是完全复原

耶稣复活表现在身体上,祂并没像幽灵一样从坟墓里爬起来。祂的身体是完全恢复了。

然而,根据英国广播公司(BBC)2017年委托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几乎有十分之一不认同任何宗教信仰的人表示,他们相信复活节的故事,但其中有“一些内容不应该按字面意思去理解。”9%的非宗教人士相信复活,只有1%的人表示他们“真的”相信复活。调查还显示,四分之一的基督徒受访者表示,复活并没有发生。今年复活节前,英国广播公司(BBC)最新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只有不到一半的英国基督徒认为耶稣真的死了,但为了宽恕人们的罪过而再次复活。”这次的调查发现,“只有46%基督徒受访者说他们相信基督教信仰的这一关键原则,”

关于基督在身体复活的形态如幽灵般的概念,也许是基于这样的考虑:当时因为门徒们害怕犹太领袖,他们正在紧锁门户里聚会,祂不想以“突然”现身的方式显现在他们面前,怕惊吓到他们。这就正如约翰福音20:19所解释的那样。

但接下来的一段经文解释道:耶稣显现后站在他们当中,说完“愿你们平安”后,他把自己的手和肋旁伤口指给他们看。路加福音24:39复述了耶稣的话:“你们看我的手,我的脚,就知道实在是我了。摸我看看。魂无骨无肉,你们看我是有的。”

2.复活隐喻与字面意义

在更为自由的主流教派中,这种观点坚持认为耶稣复活只是一个比喻,不能从字面含义上来理解。

尽管最近西方主流教派内部的许多分歧都是围绕着婚姻和性道德上,但耶稣复活的本质是一直受到质疑的。

2018年5月,卫理公会(Methodist)牧师罗杰·沃尔西(Roger Wolsey)写了一篇博客,为进步基督教辩护,其中包括这样一句话:“死后上天堂不是信仰或救恩的全部意义所在。…耶稣的复活不应简单被理解为只是为了成为真正的、有意义身体的复活。”

他认为,保罗和许多早期的门徒遇到的耶稣是一个“属灵复活”的基督。

在正统卫理公会出版的刊物《好消息》(Good News)杂志上的一篇文章中,汤姆·兰布雷希特(Tom Lambrecht)提出了相反的观点。“不能将圣经中一切仅从字面含义上来理解,当然基督的复活(和我们的复活)肯定也包括其中。我所担心的是,我们的教会因此会接受一种神学架构,合理地把物理真实变成隐喻。”

他强调说:“然而,事实上,我们对神复活持相互矛盾的看法——通常是由于教会里的会众和在讲坛上的传道人之间的不同看法而造成的,这也正是我们教派中最具破坏性的裂痕之一。”

上周三,沃谢尔(Voshell)对《基督邮报》说:“基督的生、死和复活的去神话法(demythologization)这种方式的理解对基督教来说是灾难性的,因为去除超自然性和启示就意味着耶稣由此变为一个普通的老师,而不是拯救我们的神人。”

3. 耶稣只在门徒的心里复活

上周三,阿拉巴马州伯明翰比森神学院(Beeson Divinity School)圣公会研究主任杰拉尔德·麦克德莫特(Gerald McDermott)接受了《基督邮报》采访。他就表示,“耶稣只在门徒的心里复活”正是来自鲁道夫·布尔特曼(Rudolph Bultmann)对“新约”的去神话法。

麦克德莫特说,这种观念“出于对超自然现象的极端排斥。神学家布尔特曼认为,在科技时代成长的‘现代人’是无法接受超自然现象的。但他忽视了在科技之外,现代人其实是接受超自然现象。”同时,麦克德莫特强调了上述问题之所以在新时代中爆发,原因还是出在那些拒绝接受传统基督教和犹太教的人群当中。

麦克德莫特说,布尔特曼对超自然现象的看法主要来自于“他自己的传统——启蒙运动中的一种未经证实和武断的假设”。然而,在启蒙运动之前,希腊人认为肉体和灵魂是分开的,还认为耶稣是在灵魂而不是在肉体中复活的。

麦克德莫特说:“希腊人认为,人是一个身心二元的有机体。相比灵魂,肉体较为不真实,也较为不好(译者注:希腊人认为,灵魂与肉体乃是两种元素,或者两种力量。在这个结构中,灵魂决定着肉体。这个二元论认为肉体与灵魂是截然对立的)。而希伯来人坚持将肉体与灵魂被视为一体,不能分开。二者若被分开,也只是暂时的,意味着被死亡和末日来临时的普遍复活之间的中间状态所打断。”

以上翻译自《基督邮报》

,见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如果没有耶稣的身体复活,基督徒就毫无希望,他们的信仰也毫无价值。

然而,对上述这件事的误解和彻头彻尾的谎言依然存在。世上最伟大的奇迹是:上帝以真实的血肉之躯行走于我们中间,并在十字架上残忍地死去,在第三天超自然地死里复活。

上周三,《基督邮报》的特约撰稿人、神学家费伊·沃塞尔(Fay Voshell)在采访中评论道:“尤其是在西方,我们对耶稣最大的误解就是我们可以衡量祂;我们可以把神性随意降低到我们凡人的理解程度,”

“是基督判定我们,祂看见了我们的无助,就毫不犹豫地从荣耀中来,住到我们中间,为我们而死,赐予我们复活的希望,并欢迎我们来到祂所在的天家。祂是道路、真理和生命。任何想让祂来符合我们有限的理解的企图,都会因此彻底破坏复活节美好的希望。”

以下就是三个对于复活的误解:

1. 耶稣不只是死后才现身,祂的身体是完全复原

耶稣复活表现在身体上,祂并没像幽灵一样从坟墓里爬起来。祂的身体是完全恢复了。

然而,根据英国广播公司(BBC)2017年委托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几乎有十分之一不认同任何宗教信仰的人表示,他们相信复活节的故事,但其中有“一些内容不应该按字面意思去理解。”9%的非宗教人士相信复活,只有1%的人表示他们“真的”相信复活。调查还显示,四分之一的基督徒受访者表示,复活并没有发生。今年复活节前,英国广播公司(BBC)最新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只有不到一半的英国基督徒认为耶稣真的死了,但为了宽恕人们的罪过而再次复活。”这次的调查发现,“只有46%基督徒受访者说他们相信基督教信仰的这一关键原则,”

关于基督在身体复活的形态如幽灵般的概念,也许是基于这样的考虑:当时因为门徒们害怕犹太领袖,他们正在紧锁门户里聚会,祂不想以“突然”现身的方式显现在他们面前,怕惊吓到他们。这就正如约翰福音20:19所解释的那样。

但接下来的一段经文解释道:耶稣显现后站在他们当中,说完“愿你们平安”后,他把自己的手和肋旁伤口指给他们看。路加福音24:39复述了耶稣的话:“你们看我的手,我的脚,就知道实在是我了。摸我看看。魂无骨无肉,你们看我是有的。”

2.复活隐喻与字面意义

在更为自由的主流教派中,这种观点坚持认为耶稣复活只是一个比喻,不能从字面含义上来理解。

尽管最近西方主流教派内部的许多分歧都是围绕着婚姻和性道德上,但耶稣复活的本质是一直受到质疑的。

2018年5月,卫理公会(Methodist)牧师罗杰·沃尔西(Roger Wolsey)写了一篇博客,为进步基督教辩护,其中包括这样一句话:“死后上天堂不是信仰或救恩的全部意义所在。…耶稣的复活不应简单被理解为只是为了成为真正的、有意义身体的复活。”

他认为,保罗和许多早期的门徒遇到的耶稣是一个“属灵复活”的基督。

在正统卫理公会出版的刊物《好消息》(Good News)杂志上的一篇文章中,汤姆·兰布雷希特(Tom Lambrecht)提出了相反的观点。“不能将圣经中一切仅从字面含义上来理解,当然基督的复活(和我们的复活)肯定也包括其中。我所担心的是,我们的教会因此会接受一种神学架构,合理地把物理真实变成隐喻。”

他强调说:“然而,事实上,我们对神复活持相互矛盾的看法——通常是由于教会里的会众和在讲坛上的传道人之间的不同看法而造成的,这也正是我们教派中最具破坏性的裂痕之一。”

上周三,沃谢尔(Voshell)对《基督邮报》说:“基督的生、死和复活的去神话法(demythologization)这种方式的理解对基督教来说是灾难性的,因为去除超自然性和启示就意味着耶稣由此变为一个普通的老师,而不是拯救我们的神人。”

3. 耶稣只在门徒的心里复活

上周三,阿拉巴马州伯明翰比森神学院(Beeson Divinity School)圣公会研究主任杰拉尔德·麦克德莫特(Gerald McDermott)接受了《基督邮报》采访。他就表示,“耶稣只在门徒的心里复活”正是来自鲁道夫·布尔特曼(Rudolph Bultmann)对“新约”的去神话法。

麦克德莫特说,这种观念“出于对超自然现象的极端排斥。神学家布尔特曼认为,在科技时代成长的‘现代人’是无法接受超自然现象的。但他忽视了在科技之外,现代人其实是接受超自然现象。”同时,麦克德莫特强调了上述问题之所以在新时代中爆发,原因还是出在那些拒绝接受传统基督教和犹太教的人群当中。

麦克德莫特说,布尔特曼对超自然现象的看法主要来自于“他自己的传统——启蒙运动中的一种未经证实和武断的假设”。然而,在启蒙运动之前,希腊人认为肉体和灵魂是分开的,还认为耶稣是在灵魂而不是在肉体中复活的。

麦克德莫特说:“希腊人认为,人是一个身心二元的有机体。相比灵魂,肉体较为不真实,也较为不好(译者注:希腊人认为,灵魂与肉体乃是两种元素,或者两种力量。在这个结构中,灵魂决定着肉体。这个二元论认为肉体与灵魂是截然对立的)。而希伯来人坚持将肉体与灵魂被视为一体,不能分开。二者若被分开,也只是暂时的,意味着被死亡和末日来临时的普遍复活之间的中间状态所打断。”

以上翻译自《基督邮报》

如果没有耶稣的身体复活,基督徒就毫无希望,他们的信仰也毫无价值。

然而,对上述这件事的误解和彻头彻尾的谎言依然存在。世上最伟大的奇迹是:上帝以真实的血肉之躯行走于我们中间,并在十字架上残忍地死去,在第三天超自然地死里复活。

上周三,《基督邮报》的特约撰稿人、神学家费伊·沃塞尔(Fay Voshell)在采访中评论道:“尤其是在西方,我们对耶稣最大的误解就是我们可以衡量祂;我们可以把神性随意降低到我们凡人的理解程度,”

“是基督判定我们,祂看见了我们的无助,就毫不犹豫地从荣耀中来,住到我们中间,为我们而死,赐予我们复活的希望,并欢迎我们来到祂所在的天家。祂是道路、真理和生命。任何想让祂来符合我们有限的理解的企图,都会因此彻底破坏复活节美好的希望。”

以下就是三个对于复活的误解:

1. 耶稣不只是死后才现身,祂的身体是完全复原

耶稣复活表现在身体上,祂并没像幽灵一样从坟墓里爬起来。祂的身体是完全恢复了。

然而,根据英国广播公司(BBC)2017年委托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几乎有十分之一不认同任何宗教信仰的人表示,他们相信复活节的故事,但其中有“一些内容不应该按字面意思去理解。”9%的非宗教人士相信复活,只有1%的人表示他们“真的”相信复活。调查还显示,四分之一的基督徒受访者表示,复活并没有发生。今年复活节前,英国广播公司(BBC)最新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只有不到一半的英国基督徒认为耶稣真的死了,但为了宽恕人们的罪过而再次复活。”这次的调查发现,“只有46%基督徒受访者说他们相信基督教信仰的这一关键原则,”

关于基督在身体复活的形态如幽灵般的概念,也许是基于这样的考虑:当时因为门徒们害怕犹太领袖,他们正在紧锁门户里聚会,祂不想以“突然”现身的方式显现在他们面前,怕惊吓到他们。这就正如约翰福音20:19所解释的那样。

但接下来的一段经文解释道:耶稣显现后站在他们当中,说完“愿你们平安”后,他把自己的手和肋旁伤口指给他们看。路加福音24:39复述了耶稣的话:“你们看我的手,我的脚,就知道实在是我了。摸我看看。魂无骨无肉,你们看我是有的。”

2.复活隐喻与字面意义

在更为自由的主流教派中,这种观点坚持认为耶稣复活只是一个比喻,不能从字面含义上来理解。

尽管最近西方主流教派内部的许多分歧都是围绕着婚姻和性道德上,但耶稣复活的本质是一直受到质疑的。

2018年5月,卫理公会(Methodist)牧师罗杰·沃尔西(Roger Wolsey)写了一篇博客,为进步基督教辩护,其中包括这样一句话:“死后上天堂不是信仰或救恩的全部意义所在。…耶稣的复活不应简单被理解为只是为了成为真正的、有意义身体的复活。”

他认为,保罗和许多早期的门徒遇到的耶稣是一个“属灵复活”的基督。

在正统卫理公会出版的刊物《好消息》(Good News)杂志上的一篇文章中,汤姆·兰布雷希特(Tom Lambrecht)提出了相反的观点。“不能将圣经中一切仅从字面含义上来理解,当然基督的复活(和我们的复活)肯定也包括其中。我所担心的是,我们的教会因此会接受一种神学架构,合理地把物理真实变成隐喻。”

他强调说:“然而,事实上,我们对神复活持相互矛盾的看法——通常是由于教会里的会众和在讲坛上的传道人之间的不同看法而造成的,这也正是我们教派中最具破坏性的裂痕之一。”

上周三,沃谢尔(Voshell)对《基督邮报》说:“基督的生、死和复活的去神话法(demythologization)这种方式的理解对基督教来说是灾难性的,因为去除超自然性和启示就意味着耶稣由此变为一个普通的老师,而不是拯救我们的神人。”

3. 耶稣只在门徒的心里复活

上周三,阿拉巴马州伯明翰比森神学院(Beeson Divinity School)圣公会研究主任杰拉尔德·麦克德莫特(Gerald McDermott)接受了《基督邮报》采访。他就表示,“耶稣只在门徒的心里复活”正是来自鲁道夫·布尔特曼(Rudolph Bultmann)对“新约”的去神话法。

麦克德莫特说,这种观念“出于对超自然现象的极端排斥。神学家布尔特曼认为,在科技时代成长的‘现代人’是无法接受超自然现象的。但他忽视了在科技之外,现代人其实是接受超自然现象。”同时,麦克德莫特强调了上述问题之所以在新时代中爆发,原因还是出在那些拒绝接受传统基督教和犹太教的人群当中。

麦克德莫特说,布尔特曼对超自然现象的看法主要来自于“他自己的传统——启蒙运动中的一种未经证实和武断的假设”。然而,在启蒙运动之前,希腊人认为肉体和灵魂是分开的,还认为耶稣是在灵魂而不是在肉体中复活的。

麦克德莫特说:“希腊人认为,人是一个身心二元的有机体。相比灵魂,肉体较为不真实,也较为不好(译者注:希腊人认为,灵魂与肉体乃是两种元素,或者两种力量。在这个结构中,灵魂决定着肉体。这个二元论认为肉体与灵魂是截然对立的)。而希伯来人坚持将肉体与灵魂被视为一体,不能分开。二者若被分开,也只是暂时的,意味着被死亡和末日来临时的普遍复活之间的中间状态所打断。”

以上翻译自《基督邮报》

,见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如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如下图

如果没有耶稣的身体复活,基督徒就毫无希望,他们的信仰也毫无价值。

然而,对上述这件事的误解和彻头彻尾的谎言依然存在。世上最伟大的奇迹是:上帝以真实的血肉之躯行走于我们中间,并在十字架上残忍地死去,在第三天超自然地死里复活。

上周三,《基督邮报》的特约撰稿人、神学家费伊·沃塞尔(Fay Voshell)在采访中评论道:“尤其是在西方,我们对耶稣最大的误解就是我们可以衡量祂;我们可以把神性随意降低到我们凡人的理解程度,”

“是基督判定我们,祂看见了我们的无助,就毫不犹豫地从荣耀中来,住到我们中间,为我们而死,赐予我们复活的希望,并欢迎我们来到祂所在的天家。祂是道路、真理和生命。任何想让祂来符合我们有限的理解的企图,都会因此彻底破坏复活节美好的希望。”

以下就是三个对于复活的误解:

1. 耶稣不只是死后才现身,祂的身体是完全复原

耶稣复活表现在身体上,祂并没像幽灵一样从坟墓里爬起来。祂的身体是完全恢复了。

然而,根据英国广播公司(BBC)2017年委托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几乎有十分之一不认同任何宗教信仰的人表示,他们相信复活节的故事,但其中有“一些内容不应该按字面意思去理解。”9%的非宗教人士相信复活,只有1%的人表示他们“真的”相信复活。调查还显示,四分之一的基督徒受访者表示,复活并没有发生。今年复活节前,英国广播公司(BBC)最新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只有不到一半的英国基督徒认为耶稣真的死了,但为了宽恕人们的罪过而再次复活。”这次的调查发现,“只有46%基督徒受访者说他们相信基督教信仰的这一关键原则,”

关于基督在身体复活的形态如幽灵般的概念,也许是基于这样的考虑:当时因为门徒们害怕犹太领袖,他们正在紧锁门户里聚会,祂不想以“突然”现身的方式显现在他们面前,怕惊吓到他们。这就正如约翰福音20:19所解释的那样。

但接下来的一段经文解释道:耶稣显现后站在他们当中,说完“愿你们平安”后,他把自己的手和肋旁伤口指给他们看。路加福音24:39复述了耶稣的话:“你们看我的手,我的脚,就知道实在是我了。摸我看看。魂无骨无肉,你们看我是有的。”

2.复活隐喻与字面意义

在更为自由的主流教派中,这种观点坚持认为耶稣复活只是一个比喻,不能从字面含义上来理解。

尽管最近西方主流教派内部的许多分歧都是围绕着婚姻和性道德上,但耶稣复活的本质是一直受到质疑的。

2018年5月,卫理公会(Methodist)牧师罗杰·沃尔西(Roger Wolsey)写了一篇博客,为进步基督教辩护,其中包括这样一句话:“死后上天堂不是信仰或救恩的全部意义所在。…耶稣的复活不应简单被理解为只是为了成为真正的、有意义身体的复活。”

他认为,保罗和许多早期的门徒遇到的耶稣是一个“属灵复活”的基督。

在正统卫理公会出版的刊物《好消息》(Good News)杂志上的一篇文章中,汤姆·兰布雷希特(Tom Lambrecht)提出了相反的观点。“不能将圣经中一切仅从字面含义上来理解,当然基督的复活(和我们的复活)肯定也包括其中。我所担心的是,我们的教会因此会接受一种神学架构,合理地把物理真实变成隐喻。”

他强调说:“然而,事实上,我们对神复活持相互矛盾的看法——通常是由于教会里的会众和在讲坛上的传道人之间的不同看法而造成的,这也正是我们教派中最具破坏性的裂痕之一。”

上周三,沃谢尔(Voshell)对《基督邮报》说:“基督的生、死和复活的去神话法(demythologization)这种方式的理解对基督教来说是灾难性的,因为去除超自然性和启示就意味着耶稣由此变为一个普通的老师,而不是拯救我们的神人。”

3. 耶稣只在门徒的心里复活

上周三,阿拉巴马州伯明翰比森神学院(Beeson Divinity School)圣公会研究主任杰拉尔德·麦克德莫特(Gerald McDermott)接受了《基督邮报》采访。他就表示,“耶稣只在门徒的心里复活”正是来自鲁道夫·布尔特曼(Rudolph Bultmann)对“新约”的去神话法。

麦克德莫特说,这种观念“出于对超自然现象的极端排斥。神学家布尔特曼认为,在科技时代成长的‘现代人’是无法接受超自然现象的。但他忽视了在科技之外,现代人其实是接受超自然现象。”同时,麦克德莫特强调了上述问题之所以在新时代中爆发,原因还是出在那些拒绝接受传统基督教和犹太教的人群当中。

麦克德莫特说,布尔特曼对超自然现象的看法主要来自于“他自己的传统——启蒙运动中的一种未经证实和武断的假设”。然而,在启蒙运动之前,希腊人认为肉体和灵魂是分开的,还认为耶稣是在灵魂而不是在肉体中复活的。

麦克德莫特说:“希腊人认为,人是一个身心二元的有机体。相比灵魂,肉体较为不真实,也较为不好(译者注:希腊人认为,灵魂与肉体乃是两种元素,或者两种力量。在这个结构中,灵魂决定着肉体。这个二元论认为肉体与灵魂是截然对立的)。而希伯来人坚持将肉体与灵魂被视为一体,不能分开。二者若被分开,也只是暂时的,意味着被死亡和末日来临时的普遍复活之间的中间状态所打断。”

以上翻译自《基督邮报》

,如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如果没有耶稣的身体复活,基督徒就毫无希望,他们的信仰也毫无价值。

然而,对上述这件事的误解和彻头彻尾的谎言依然存在。世上最伟大的奇迹是:上帝以真实的血肉之躯行走于我们中间,并在十字架上残忍地死去,在第三天超自然地死里复活。

上周三,《基督邮报》的特约撰稿人、神学家费伊·沃塞尔(Fay Voshell)在采访中评论道:“尤其是在西方,我们对耶稣最大的误解就是我们可以衡量祂;我们可以把神性随意降低到我们凡人的理解程度,”

“是基督判定我们,祂看见了我们的无助,就毫不犹豫地从荣耀中来,住到我们中间,为我们而死,赐予我们复活的希望,并欢迎我们来到祂所在的天家。祂是道路、真理和生命。任何想让祂来符合我们有限的理解的企图,都会因此彻底破坏复活节美好的希望。”

以下就是三个对于复活的误解:

1. 耶稣不只是死后才现身,祂的身体是完全复原

耶稣复活表现在身体上,祂并没像幽灵一样从坟墓里爬起来。祂的身体是完全恢复了。

然而,根据英国广播公司(BBC)2017年委托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几乎有十分之一不认同任何宗教信仰的人表示,他们相信复活节的故事,但其中有“一些内容不应该按字面意思去理解。”9%的非宗教人士相信复活,只有1%的人表示他们“真的”相信复活。调查还显示,四分之一的基督徒受访者表示,复活并没有发生。今年复活节前,英国广播公司(BBC)最新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只有不到一半的英国基督徒认为耶稣真的死了,但为了宽恕人们的罪过而再次复活。”这次的调查发现,“只有46%基督徒受访者说他们相信基督教信仰的这一关键原则,”

关于基督在身体复活的形态如幽灵般的概念,也许是基于这样的考虑:当时因为门徒们害怕犹太领袖,他们正在紧锁门户里聚会,祂不想以“突然”现身的方式显现在他们面前,怕惊吓到他们。这就正如约翰福音20:19所解释的那样。

但接下来的一段经文解释道:耶稣显现后站在他们当中,说完“愿你们平安”后,他把自己的手和肋旁伤口指给他们看。路加福音24:39复述了耶稣的话:“你们看我的手,我的脚,就知道实在是我了。摸我看看。魂无骨无肉,你们看我是有的。”

2.复活隐喻与字面意义

在更为自由的主流教派中,这种观点坚持认为耶稣复活只是一个比喻,不能从字面含义上来理解。

尽管最近西方主流教派内部的许多分歧都是围绕着婚姻和性道德上,但耶稣复活的本质是一直受到质疑的。

2018年5月,卫理公会(Methodist)牧师罗杰·沃尔西(Roger Wolsey)写了一篇博客,为进步基督教辩护,其中包括这样一句话:“死后上天堂不是信仰或救恩的全部意义所在。…耶稣的复活不应简单被理解为只是为了成为真正的、有意义身体的复活。”

他认为,保罗和许多早期的门徒遇到的耶稣是一个“属灵复活”的基督。

在正统卫理公会出版的刊物《好消息》(Good News)杂志上的一篇文章中,汤姆·兰布雷希特(Tom Lambrecht)提出了相反的观点。“不能将圣经中一切仅从字面含义上来理解,当然基督的复活(和我们的复活)肯定也包括其中。我所担心的是,我们的教会因此会接受一种神学架构,合理地把物理真实变成隐喻。”

他强调说:“然而,事实上,我们对神复活持相互矛盾的看法——通常是由于教会里的会众和在讲坛上的传道人之间的不同看法而造成的,这也正是我们教派中最具破坏性的裂痕之一。”

上周三,沃谢尔(Voshell)对《基督邮报》说:“基督的生、死和复活的去神话法(demythologization)这种方式的理解对基督教来说是灾难性的,因为去除超自然性和启示就意味着耶稣由此变为一个普通的老师,而不是拯救我们的神人。”

3. 耶稣只在门徒的心里复活

上周三,阿拉巴马州伯明翰比森神学院(Beeson Divinity School)圣公会研究主任杰拉尔德·麦克德莫特(Gerald McDermott)接受了《基督邮报》采访。他就表示,“耶稣只在门徒的心里复活”正是来自鲁道夫·布尔特曼(Rudolph Bultmann)对“新约”的去神话法。

麦克德莫特说,这种观念“出于对超自然现象的极端排斥。神学家布尔特曼认为,在科技时代成长的‘现代人’是无法接受超自然现象的。但他忽视了在科技之外,现代人其实是接受超自然现象。”同时,麦克德莫特强调了上述问题之所以在新时代中爆发,原因还是出在那些拒绝接受传统基督教和犹太教的人群当中。

麦克德莫特说,布尔特曼对超自然现象的看法主要来自于“他自己的传统——启蒙运动中的一种未经证实和武断的假设”。然而,在启蒙运动之前,希腊人认为肉体和灵魂是分开的,还认为耶稣是在灵魂而不是在肉体中复活的。

麦克德莫特说:“希腊人认为,人是一个身心二元的有机体。相比灵魂,肉体较为不真实,也较为不好(译者注:希腊人认为,灵魂与肉体乃是两种元素,或者两种力量。在这个结构中,灵魂决定着肉体。这个二元论认为肉体与灵魂是截然对立的)。而希伯来人坚持将肉体与灵魂被视为一体,不能分开。二者若被分开,也只是暂时的,意味着被死亡和末日来临时的普遍复活之间的中间状态所打断。”

以上翻译自《基督邮报》

,见图

明升88官方备用网址

如果没有耶稣的身体复活,基督徒就毫无希望,他们的信仰也毫无价值。

然而,对上述这件事的误解和彻头彻尾的谎言依然存在。世上最伟大的奇迹是:上帝以真实的血肉之躯行走于我们中间,并在十字架上残忍地死去,在第三天超自然地死里复活。

上周三,《基督邮报》的特约撰稿人、神学家费伊·沃塞尔(Fay Voshell)在采访中评论道:“尤其是在西方,我们对耶稣最大的误解就是我们可以衡量祂;我们可以把神性随意降低到我们凡人的理解程度,”

“是基督判定我们,祂看见了我们的无助,就毫不犹豫地从荣耀中来,住到我们中间,为我们而死,赐予我们复活的希望,并欢迎我们来到祂所在的天家。祂是道路、真理和生命。任何想让祂来符合我们有限的理解的企图,都会因此彻底破坏复活节美好的希望。”

以下就是三个对于复活的误解:

1. 耶稣不只是死后才现身,祂的身体是完全复原

耶稣复活表现在身体上,祂并没像幽灵一样从坟墓里爬起来。祂的身体是完全恢复了。

然而,根据英国广播公司(BBC)2017年委托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几乎有十分之一不认同任何宗教信仰的人表示,他们相信复活节的故事,但其中有“一些内容不应该按字面意思去理解。”9%的非宗教人士相信复活,只有1%的人表示他们“真的”相信复活。调查还显示,四分之一的基督徒受访者表示,复活并没有发生。今年复活节前,英国广播公司(BBC)最新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只有不到一半的英国基督徒认为耶稣真的死了,但为了宽恕人们的罪过而再次复活。”这次的调查发现,“只有46%基督徒受访者说他们相信基督教信仰的这一关键原则,”

关于基督在身体复活的形态如幽灵般的概念,也许是基于这样的考虑:当时因为门徒们害怕犹太领袖,他们正在紧锁门户里聚会,祂不想以“突然”现身的方式显现在他们面前,怕惊吓到他们。这就正如约翰福音20:19所解释的那样。

但接下来的一段经文解释道:耶稣显现后站在他们当中,说完“愿你们平安”后,他把自己的手和肋旁伤口指给他们看。路加福音24:39复述了耶稣的话:“你们看我的手,我的脚,就知道实在是我了。摸我看看。魂无骨无肉,你们看我是有的。”

2.复活隐喻与字面意义

在更为自由的主流教派中,这种观点坚持认为耶稣复活只是一个比喻,不能从字面含义上来理解。

尽管最近西方主流教派内部的许多分歧都是围绕着婚姻和性道德上,但耶稣复活的本质是一直受到质疑的。

2018年5月,卫理公会(Methodist)牧师罗杰·沃尔西(Roger Wolsey)写了一篇博客,为进步基督教辩护,其中包括这样一句话:“死后上天堂不是信仰或救恩的全部意义所在。…耶稣的复活不应简单被理解为只是为了成为真正的、有意义身体的复活。”

他认为,保罗和许多早期的门徒遇到的耶稣是一个“属灵复活”的基督。

在正统卫理公会出版的刊物《好消息》(Good News)杂志上的一篇文章中,汤姆·兰布雷希特(Tom Lambrecht)提出了相反的观点。“不能将圣经中一切仅从字面含义上来理解,当然基督的复活(和我们的复活)肯定也包括其中。我所担心的是,我们的教会因此会接受一种神学架构,合理地把物理真实变成隐喻。”

他强调说:“然而,事实上,我们对神复活持相互矛盾的看法——通常是由于教会里的会众和在讲坛上的传道人之间的不同看法而造成的,这也正是我们教派中最具破坏性的裂痕之一。”

上周三,沃谢尔(Voshell)对《基督邮报》说:“基督的生、死和复活的去神话法(demythologization)这种方式的理解对基督教来说是灾难性的,因为去除超自然性和启示就意味着耶稣由此变为一个普通的老师,而不是拯救我们的神人。”

3. 耶稣只在门徒的心里复活

上周三,阿拉巴马州伯明翰比森神学院(Beeson Divinity School)圣公会研究主任杰拉尔德·麦克德莫特(Gerald McDermott)接受了《基督邮报》采访。他就表示,“耶稣只在门徒的心里复活”正是来自鲁道夫·布尔特曼(Rudolph Bultmann)对“新约”的去神话法。

麦克德莫特说,这种观念“出于对超自然现象的极端排斥。神学家布尔特曼认为,在科技时代成长的‘现代人’是无法接受超自然现象的。但他忽视了在科技之外,现代人其实是接受超自然现象。”同时,麦克德莫特强调了上述问题之所以在新时代中爆发,原因还是出在那些拒绝接受传统基督教和犹太教的人群当中。

麦克德莫特说,布尔特曼对超自然现象的看法主要来自于“他自己的传统——启蒙运动中的一种未经证实和武断的假设”。然而,在启蒙运动之前,希腊人认为肉体和灵魂是分开的,还认为耶稣是在灵魂而不是在肉体中复活的。

麦克德莫特说:“希腊人认为,人是一个身心二元的有机体。相比灵魂,肉体较为不真实,也较为不好(译者注:希腊人认为,灵魂与肉体乃是两种元素,或者两种力量。在这个结构中,灵魂决定着肉体。这个二元论认为肉体与灵魂是截然对立的)。而希伯来人坚持将肉体与灵魂被视为一体,不能分开。二者若被分开,也只是暂时的,意味着被死亡和末日来临时的普遍复活之间的中间状态所打断。”

以上翻译自《基督邮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如果没有耶稣的身体复活,基督徒就毫无希望,他们的信仰也毫无价值。

然而,对上述这件事的误解和彻头彻尾的谎言依然存在。世上最伟大的奇迹是:上帝以真实的血肉之躯行走于我们中间,并在十字架上残忍地死去,在第三天超自然地死里复活。

上周三,《基督邮报》的特约撰稿人、神学家费伊·沃塞尔(Fay Voshell)在采访中评论道:“尤其是在西方,我们对耶稣最大的误解就是我们可以衡量祂;我们可以把神性随意降低到我们凡人的理解程度,”

“是基督判定我们,祂看见了我们的无助,就毫不犹豫地从荣耀中来,住到我们中间,为我们而死,赐予我们复活的希望,并欢迎我们来到祂所在的天家。祂是道路、真理和生命。任何想让祂来符合我们有限的理解的企图,都会因此彻底破坏复活节美好的希望。”

以下就是三个对于复活的误解:

1. 耶稣不只是死后才现身,祂的身体是完全复原

耶稣复活表现在身体上,祂并没像幽灵一样从坟墓里爬起来。祂的身体是完全恢复了。

然而,根据英国广播公司(BBC)2017年委托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几乎有十分之一不认同任何宗教信仰的人表示,他们相信复活节的故事,但其中有“一些内容不应该按字面意思去理解。”9%的非宗教人士相信复活,只有1%的人表示他们“真的”相信复活。调查还显示,四分之一的基督徒受访者表示,复活并没有发生。今年复活节前,英国广播公司(BBC)最新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只有不到一半的英国基督徒认为耶稣真的死了,但为了宽恕人们的罪过而再次复活。”这次的调查发现,“只有46%基督徒受访者说他们相信基督教信仰的这一关键原则,”

关于基督在身体复活的形态如幽灵般的概念,也许是基于这样的考虑:当时因为门徒们害怕犹太领袖,他们正在紧锁门户里聚会,祂不想以“突然”现身的方式显现在他们面前,怕惊吓到他们。这就正如约翰福音20:19所解释的那样。

但接下来的一段经文解释道:耶稣显现后站在他们当中,说完“愿你们平安”后,他把自己的手和肋旁伤口指给他们看。路加福音24:39复述了耶稣的话:“你们看我的手,我的脚,就知道实在是我了。摸我看看。魂无骨无肉,你们看我是有的。”

2.复活隐喻与字面意义

在更为自由的主流教派中,这种观点坚持认为耶稣复活只是一个比喻,不能从字面含义上来理解。

尽管最近西方主流教派内部的许多分歧都是围绕着婚姻和性道德上,但耶稣复活的本质是一直受到质疑的。

2018年5月,卫理公会(Methodist)牧师罗杰·沃尔西(Roger Wolsey)写了一篇博客,为进步基督教辩护,其中包括这样一句话:“死后上天堂不是信仰或救恩的全部意义所在。…耶稣的复活不应简单被理解为只是为了成为真正的、有意义身体的复活。”

他认为,保罗和许多早期的门徒遇到的耶稣是一个“属灵复活”的基督。

在正统卫理公会出版的刊物《好消息》(Good News)杂志上的一篇文章中,汤姆·兰布雷希特(Tom Lambrecht)提出了相反的观点。“不能将圣经中一切仅从字面含义上来理解,当然基督的复活(和我们的复活)肯定也包括其中。我所担心的是,我们的教会因此会接受一种神学架构,合理地把物理真实变成隐喻。”

他强调说:“然而,事实上,我们对神复活持相互矛盾的看法——通常是由于教会里的会众和在讲坛上的传道人之间的不同看法而造成的,这也正是我们教派中最具破坏性的裂痕之一。”

上周三,沃谢尔(Voshell)对《基督邮报》说:“基督的生、死和复活的去神话法(demythologization)这种方式的理解对基督教来说是灾难性的,因为去除超自然性和启示就意味着耶稣由此变为一个普通的老师,而不是拯救我们的神人。”

3. 耶稣只在门徒的心里复活

上周三,阿拉巴马州伯明翰比森神学院(Beeson Divinity School)圣公会研究主任杰拉尔德·麦克德莫特(Gerald McDermott)接受了《基督邮报》采访。他就表示,“耶稣只在门徒的心里复活”正是来自鲁道夫·布尔特曼(Rudolph Bultmann)对“新约”的去神话法。

麦克德莫特说,这种观念“出于对超自然现象的极端排斥。神学家布尔特曼认为,在科技时代成长的‘现代人’是无法接受超自然现象的。但他忽视了在科技之外,现代人其实是接受超自然现象。”同时,麦克德莫特强调了上述问题之所以在新时代中爆发,原因还是出在那些拒绝接受传统基督教和犹太教的人群当中。

麦克德莫特说,布尔特曼对超自然现象的看法主要来自于“他自己的传统——启蒙运动中的一种未经证实和武断的假设”。然而,在启蒙运动之前,希腊人认为肉体和灵魂是分开的,还认为耶稣是在灵魂而不是在肉体中复活的。

麦克德莫特说:“希腊人认为,人是一个身心二元的有机体。相比灵魂,肉体较为不真实,也较为不好(译者注:希腊人认为,灵魂与肉体乃是两种元素,或者两种力量。在这个结构中,灵魂决定着肉体。这个二元论认为肉体与灵魂是截然对立的)。而希伯来人坚持将肉体与灵魂被视为一体,不能分开。二者若被分开,也只是暂时的,意味着被死亡和末日来临时的普遍复活之间的中间状态所打断。”

以上翻译自《基督邮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如果没有耶稣的身体复活,基督徒就毫无希望,他们的信仰也毫无价值。

然而,对上述这件事的误解和彻头彻尾的谎言依然存在。世上最伟大的奇迹是:上帝以真实的血肉之躯行走于我们中间,并在十字架上残忍地死去,在第三天超自然地死里复活。

上周三,《基督邮报》的特约撰稿人、神学家费伊·沃塞尔(Fay Voshell)在采访中评论道:“尤其是在西方,我们对耶稣最大的误解就是我们可以衡量祂;我们可以把神性随意降低到我们凡人的理解程度,”

“是基督判定我们,祂看见了我们的无助,就毫不犹豫地从荣耀中来,住到我们中间,为我们而死,赐予我们复活的希望,并欢迎我们来到祂所在的天家。祂是道路、真理和生命。任何想让祂来符合我们有限的理解的企图,都会因此彻底破坏复活节美好的希望。”

以下就是三个对于复活的误解:

1. 耶稣不只是死后才现身,祂的身体是完全复原

耶稣复活表现在身体上,祂并没像幽灵一样从坟墓里爬起来。祂的身体是完全恢复了。

然而,根据英国广播公司(BBC)2017年委托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几乎有十分之一不认同任何宗教信仰的人表示,他们相信复活节的故事,但其中有“一些内容不应该按字面意思去理解。”9%的非宗教人士相信复活,只有1%的人表示他们“真的”相信复活。调查还显示,四分之一的基督徒受访者表示,复活并没有发生。今年复活节前,英国广播公司(BBC)最新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只有不到一半的英国基督徒认为耶稣真的死了,但为了宽恕人们的罪过而再次复活。”这次的调查发现,“只有46%基督徒受访者说他们相信基督教信仰的这一关键原则,”

关于基督在身体复活的形态如幽灵般的概念,也许是基于这样的考虑:当时因为门徒们害怕犹太领袖,他们正在紧锁门户里聚会,祂不想以“突然”现身的方式显现在他们面前,怕惊吓到他们。这就正如约翰福音20:19所解释的那样。

但接下来的一段经文解释道:耶稣显现后站在他们当中,说完“愿你们平安”后,他把自己的手和肋旁伤口指给他们看。路加福音24:39复述了耶稣的话:“你们看我的手,我的脚,就知道实在是我了。摸我看看。魂无骨无肉,你们看我是有的。”

2.复活隐喻与字面意义

在更为自由的主流教派中,这种观点坚持认为耶稣复活只是一个比喻,不能从字面含义上来理解。

尽管最近西方主流教派内部的许多分歧都是围绕着婚姻和性道德上,但耶稣复活的本质是一直受到质疑的。

2018年5月,卫理公会(Methodist)牧师罗杰·沃尔西(Roger Wolsey)写了一篇博客,为进步基督教辩护,其中包括这样一句话:“死后上天堂不是信仰或救恩的全部意义所在。…耶稣的复活不应简单被理解为只是为了成为真正的、有意义身体的复活。”

他认为,保罗和许多早期的门徒遇到的耶稣是一个“属灵复活”的基督。

在正统卫理公会出版的刊物《好消息》(Good News)杂志上的一篇文章中,汤姆·兰布雷希特(Tom Lambrecht)提出了相反的观点。“不能将圣经中一切仅从字面含义上来理解,当然基督的复活(和我们的复活)肯定也包括其中。我所担心的是,我们的教会因此会接受一种神学架构,合理地把物理真实变成隐喻。”

他强调说:“然而,事实上,我们对神复活持相互矛盾的看法——通常是由于教会里的会众和在讲坛上的传道人之间的不同看法而造成的,这也正是我们教派中最具破坏性的裂痕之一。”

上周三,沃谢尔(Voshell)对《基督邮报》说:“基督的生、死和复活的去神话法(demythologization)这种方式的理解对基督教来说是灾难性的,因为去除超自然性和启示就意味着耶稣由此变为一个普通的老师,而不是拯救我们的神人。”

3. 耶稣只在门徒的心里复活

上周三,阿拉巴马州伯明翰比森神学院(Beeson Divinity School)圣公会研究主任杰拉尔德·麦克德莫特(Gerald McDermott)接受了《基督邮报》采访。他就表示,“耶稣只在门徒的心里复活”正是来自鲁道夫·布尔特曼(Rudolph Bultmann)对“新约”的去神话法。

麦克德莫特说,这种观念“出于对超自然现象的极端排斥。神学家布尔特曼认为,在科技时代成长的‘现代人’是无法接受超自然现象的。但他忽视了在科技之外,现代人其实是接受超自然现象。”同时,麦克德莫特强调了上述问题之所以在新时代中爆发,原因还是出在那些拒绝接受传统基督教和犹太教的人群当中。

麦克德莫特说,布尔特曼对超自然现象的看法主要来自于“他自己的传统——启蒙运动中的一种未经证实和武断的假设”。然而,在启蒙运动之前,希腊人认为肉体和灵魂是分开的,还认为耶稣是在灵魂而不是在肉体中复活的。

麦克德莫特说:“希腊人认为,人是一个身心二元的有机体。相比灵魂,肉体较为不真实,也较为不好(译者注:希腊人认为,灵魂与肉体乃是两种元素,或者两种力量。在这个结构中,灵魂决定着肉体。这个二元论认为肉体与灵魂是截然对立的)。而希伯来人坚持将肉体与灵魂被视为一体,不能分开。二者若被分开,也只是暂时的,意味着被死亡和末日来临时的普遍复活之间的中间状态所打断。”

以上翻译自《基督邮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如果没有耶稣的身体复活,基督徒就毫无希望,他们的信仰也毫无价值。

然而,对上述这件事的误解和彻头彻尾的谎言依然存在。世上最伟大的奇迹是:上帝以真实的血肉之躯行走于我们中间,并在十字架上残忍地死去,在第三天超自然地死里复活。

上周三,《基督邮报》的特约撰稿人、神学家费伊·沃塞尔(Fay Voshell)在采访中评论道:“尤其是在西方,我们对耶稣最大的误解就是我们可以衡量祂;我们可以把神性随意降低到我们凡人的理解程度,”

“是基督判定我们,祂看见了我们的无助,就毫不犹豫地从荣耀中来,住到我们中间,为我们而死,赐予我们复活的希望,并欢迎我们来到祂所在的天家。祂是道路、真理和生命。任何想让祂来符合我们有限的理解的企图,都会因此彻底破坏复活节美好的希望。”

以下就是三个对于复活的误解:

1. 耶稣不只是死后才现身,祂的身体是完全复原

耶稣复活表现在身体上,祂并没像幽灵一样从坟墓里爬起来。祂的身体是完全恢复了。

然而,根据英国广播公司(BBC)2017年委托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几乎有十分之一不认同任何宗教信仰的人表示,他们相信复活节的故事,但其中有“一些内容不应该按字面意思去理解。”9%的非宗教人士相信复活,只有1%的人表示他们“真的”相信复活。调查还显示,四分之一的基督徒受访者表示,复活并没有发生。今年复活节前,英国广播公司(BBC)最新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只有不到一半的英国基督徒认为耶稣真的死了,但为了宽恕人们的罪过而再次复活。”这次的调查发现,“只有46%基督徒受访者说他们相信基督教信仰的这一关键原则,”

关于基督在身体复活的形态如幽灵般的概念,也许是基于这样的考虑:当时因为门徒们害怕犹太领袖,他们正在紧锁门户里聚会,祂不想以“突然”现身的方式显现在他们面前,怕惊吓到他们。这就正如约翰福音20:19所解释的那样。

但接下来的一段经文解释道:耶稣显现后站在他们当中,说完“愿你们平安”后,他把自己的手和肋旁伤口指给他们看。路加福音24:39复述了耶稣的话:“你们看我的手,我的脚,就知道实在是我了。摸我看看。魂无骨无肉,你们看我是有的。”

2.复活隐喻与字面意义

在更为自由的主流教派中,这种观点坚持认为耶稣复活只是一个比喻,不能从字面含义上来理解。

尽管最近西方主流教派内部的许多分歧都是围绕着婚姻和性道德上,但耶稣复活的本质是一直受到质疑的。

2018年5月,卫理公会(Methodist)牧师罗杰·沃尔西(Roger Wolsey)写了一篇博客,为进步基督教辩护,其中包括这样一句话:“死后上天堂不是信仰或救恩的全部意义所在。…耶稣的复活不应简单被理解为只是为了成为真正的、有意义身体的复活。”

他认为,保罗和许多早期的门徒遇到的耶稣是一个“属灵复活”的基督。

在正统卫理公会出版的刊物《好消息》(Good News)杂志上的一篇文章中,汤姆·兰布雷希特(Tom Lambrecht)提出了相反的观点。“不能将圣经中一切仅从字面含义上来理解,当然基督的复活(和我们的复活)肯定也包括其中。我所担心的是,我们的教会因此会接受一种神学架构,合理地把物理真实变成隐喻。”

他强调说:“然而,事实上,我们对神复活持相互矛盾的看法——通常是由于教会里的会众和在讲坛上的传道人之间的不同看法而造成的,这也正是我们教派中最具破坏性的裂痕之一。”

上周三,沃谢尔(Voshell)对《基督邮报》说:“基督的生、死和复活的去神话法(demythologization)这种方式的理解对基督教来说是灾难性的,因为去除超自然性和启示就意味着耶稣由此变为一个普通的老师,而不是拯救我们的神人。”

3. 耶稣只在门徒的心里复活

上周三,阿拉巴马州伯明翰比森神学院(Beeson Divinity School)圣公会研究主任杰拉尔德·麦克德莫特(Gerald McDermott)接受了《基督邮报》采访。他就表示,“耶稣只在门徒的心里复活”正是来自鲁道夫·布尔特曼(Rudolph Bultmann)对“新约”的去神话法。

麦克德莫特说,这种观念“出于对超自然现象的极端排斥。神学家布尔特曼认为,在科技时代成长的‘现代人’是无法接受超自然现象的。但他忽视了在科技之外,现代人其实是接受超自然现象。”同时,麦克德莫特强调了上述问题之所以在新时代中爆发,原因还是出在那些拒绝接受传统基督教和犹太教的人群当中。

麦克德莫特说,布尔特曼对超自然现象的看法主要来自于“他自己的传统——启蒙运动中的一种未经证实和武断的假设”。然而,在启蒙运动之前,希腊人认为肉体和灵魂是分开的,还认为耶稣是在灵魂而不是在肉体中复活的。

麦克德莫特说:“希腊人认为,人是一个身心二元的有机体。相比灵魂,肉体较为不真实,也较为不好(译者注:希腊人认为,灵魂与肉体乃是两种元素,或者两种力量。在这个结构中,灵魂决定着肉体。这个二元论认为肉体与灵魂是截然对立的)。而希伯来人坚持将肉体与灵魂被视为一体,不能分开。二者若被分开,也只是暂时的,意味着被死亡和末日来临时的普遍复活之间的中间状态所打断。”

以上翻译自《基督邮报》

如果没有耶稣的身体复活,基督徒就毫无希望,他们的信仰也毫无价值。

然而,对上述这件事的误解和彻头彻尾的谎言依然存在。世上最伟大的奇迹是:上帝以真实的血肉之躯行走于我们中间,并在十字架上残忍地死去,在第三天超自然地死里复活。

上周三,《基督邮报》的特约撰稿人、神学家费伊·沃塞尔(Fay Voshell)在采访中评论道:“尤其是在西方,我们对耶稣最大的误解就是我们可以衡量祂;我们可以把神性随意降低到我们凡人的理解程度,”

“是基督判定我们,祂看见了我们的无助,就毫不犹豫地从荣耀中来,住到我们中间,为我们而死,赐予我们复活的希望,并欢迎我们来到祂所在的天家。祂是道路、真理和生命。任何想让祂来符合我们有限的理解的企图,都会因此彻底破坏复活节美好的希望。”

以下就是三个对于复活的误解:

1. 耶稣不只是死后才现身,祂的身体是完全复原

耶稣复活表现在身体上,祂并没像幽灵一样从坟墓里爬起来。祂的身体是完全恢复了。

然而,根据英国广播公司(BBC)2017年委托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几乎有十分之一不认同任何宗教信仰的人表示,他们相信复活节的故事,但其中有“一些内容不应该按字面意思去理解。”9%的非宗教人士相信复活,只有1%的人表示他们“真的”相信复活。调查还显示,四分之一的基督徒受访者表示,复活并没有发生。今年复活节前,英国广播公司(BBC)最新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只有不到一半的英国基督徒认为耶稣真的死了,但为了宽恕人们的罪过而再次复活。”这次的调查发现,“只有46%基督徒受访者说他们相信基督教信仰的这一关键原则,”

关于基督在身体复活的形态如幽灵般的概念,也许是基于这样的考虑:当时因为门徒们害怕犹太领袖,他们正在紧锁门户里聚会,祂不想以“突然”现身的方式显现在他们面前,怕惊吓到他们。这就正如约翰福音20:19所解释的那样。

但接下来的一段经文解释道:耶稣显现后站在他们当中,说完“愿你们平安”后,他把自己的手和肋旁伤口指给他们看。路加福音24:39复述了耶稣的话:“你们看我的手,我的脚,就知道实在是我了。摸我看看。魂无骨无肉,你们看我是有的。”

2.复活隐喻与字面意义

在更为自由的主流教派中,这种观点坚持认为耶稣复活只是一个比喻,不能从字面含义上来理解。

尽管最近西方主流教派内部的许多分歧都是围绕着婚姻和性道德上,但耶稣复活的本质是一直受到质疑的。

2018年5月,卫理公会(Methodist)牧师罗杰·沃尔西(Roger Wolsey)写了一篇博客,为进步基督教辩护,其中包括这样一句话:“死后上天堂不是信仰或救恩的全部意义所在。…耶稣的复活不应简单被理解为只是为了成为真正的、有意义身体的复活。”

他认为,保罗和许多早期的门徒遇到的耶稣是一个“属灵复活”的基督。

在正统卫理公会出版的刊物《好消息》(Good News)杂志上的一篇文章中,汤姆·兰布雷希特(Tom Lambrecht)提出了相反的观点。“不能将圣经中一切仅从字面含义上来理解,当然基督的复活(和我们的复活)肯定也包括其中。我所担心的是,我们的教会因此会接受一种神学架构,合理地把物理真实变成隐喻。”

他强调说:“然而,事实上,我们对神复活持相互矛盾的看法——通常是由于教会里的会众和在讲坛上的传道人之间的不同看法而造成的,这也正是我们教派中最具破坏性的裂痕之一。”

上周三,沃谢尔(Voshell)对《基督邮报》说:“基督的生、死和复活的去神话法(demythologization)这种方式的理解对基督教来说是灾难性的,因为去除超自然性和启示就意味着耶稣由此变为一个普通的老师,而不是拯救我们的神人。”

3. 耶稣只在门徒的心里复活

上周三,阿拉巴马州伯明翰比森神学院(Beeson Divinity School)圣公会研究主任杰拉尔德·麦克德莫特(Gerald McDermott)接受了《基督邮报》采访。他就表示,“耶稣只在门徒的心里复活”正是来自鲁道夫·布尔特曼(Rudolph Bultmann)对“新约”的去神话法。

麦克德莫特说,这种观念“出于对超自然现象的极端排斥。神学家布尔特曼认为,在科技时代成长的‘现代人’是无法接受超自然现象的。但他忽视了在科技之外,现代人其实是接受超自然现象。”同时,麦克德莫特强调了上述问题之所以在新时代中爆发,原因还是出在那些拒绝接受传统基督教和犹太教的人群当中。

麦克德莫特说,布尔特曼对超自然现象的看法主要来自于“他自己的传统——启蒙运动中的一种未经证实和武断的假设”。然而,在启蒙运动之前,希腊人认为肉体和灵魂是分开的,还认为耶稣是在灵魂而不是在肉体中复活的。

麦克德莫特说:“希腊人认为,人是一个身心二元的有机体。相比灵魂,肉体较为不真实,也较为不好(译者注:希腊人认为,灵魂与肉体乃是两种元素,或者两种力量。在这个结构中,灵魂决定着肉体。这个二元论认为肉体与灵魂是截然对立的)。而希伯来人坚持将肉体与灵魂被视为一体,不能分开。二者若被分开,也只是暂时的,意味着被死亡和末日来临时的普遍复活之间的中间状态所打断。”

以上翻译自《基督邮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如果没有耶稣的身体复活,基督徒就毫无希望,他们的信仰也毫无价值。

然而,对上述这件事的误解和彻头彻尾的谎言依然存在。世上最伟大的奇迹是:上帝以真实的血肉之躯行走于我们中间,并在十字架上残忍地死去,在第三天超自然地死里复活。

上周三,《基督邮报》的特约撰稿人、神学家费伊·沃塞尔(Fay Voshell)在采访中评论道:“尤其是在西方,我们对耶稣最大的误解就是我们可以衡量祂;我们可以把神性随意降低到我们凡人的理解程度,”

“是基督判定我们,祂看见了我们的无助,就毫不犹豫地从荣耀中来,住到我们中间,为我们而死,赐予我们复活的希望,并欢迎我们来到祂所在的天家。祂是道路、真理和生命。任何想让祂来符合我们有限的理解的企图,都会因此彻底破坏复活节美好的希望。”

以下就是三个对于复活的误解:

1. 耶稣不只是死后才现身,祂的身体是完全复原

耶稣复活表现在身体上,祂并没像幽灵一样从坟墓里爬起来。祂的身体是完全恢复了。

然而,根据英国广播公司(BBC)2017年委托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几乎有十分之一不认同任何宗教信仰的人表示,他们相信复活节的故事,但其中有“一些内容不应该按字面意思去理解。”9%的非宗教人士相信复活,只有1%的人表示他们“真的”相信复活。调查还显示,四分之一的基督徒受访者表示,复活并没有发生。今年复活节前,英国广播公司(BBC)最新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只有不到一半的英国基督徒认为耶稣真的死了,但为了宽恕人们的罪过而再次复活。”这次的调查发现,“只有46%基督徒受访者说他们相信基督教信仰的这一关键原则,”

关于基督在身体复活的形态如幽灵般的概念,也许是基于这样的考虑:当时因为门徒们害怕犹太领袖,他们正在紧锁门户里聚会,祂不想以“突然”现身的方式显现在他们面前,怕惊吓到他们。这就正如约翰福音20:19所解释的那样。

但接下来的一段经文解释道:耶稣显现后站在他们当中,说完“愿你们平安”后,他把自己的手和肋旁伤口指给他们看。路加福音24:39复述了耶稣的话:“你们看我的手,我的脚,就知道实在是我了。摸我看看。魂无骨无肉,你们看我是有的。”

2.复活隐喻与字面意义

在更为自由的主流教派中,这种观点坚持认为耶稣复活只是一个比喻,不能从字面含义上来理解。

尽管最近西方主流教派内部的许多分歧都是围绕着婚姻和性道德上,但耶稣复活的本质是一直受到质疑的。

2018年5月,卫理公会(Methodist)牧师罗杰·沃尔西(Roger Wolsey)写了一篇博客,为进步基督教辩护,其中包括这样一句话:“死后上天堂不是信仰或救恩的全部意义所在。…耶稣的复活不应简单被理解为只是为了成为真正的、有意义身体的复活。”

他认为,保罗和许多早期的门徒遇到的耶稣是一个“属灵复活”的基督。

在正统卫理公会出版的刊物《好消息》(Good News)杂志上的一篇文章中,汤姆·兰布雷希特(Tom Lambrecht)提出了相反的观点。“不能将圣经中一切仅从字面含义上来理解,当然基督的复活(和我们的复活)肯定也包括其中。我所担心的是,我们的教会因此会接受一种神学架构,合理地把物理真实变成隐喻。”

他强调说:“然而,事实上,我们对神复活持相互矛盾的看法——通常是由于教会里的会众和在讲坛上的传道人之间的不同看法而造成的,这也正是我们教派中最具破坏性的裂痕之一。”

上周三,沃谢尔(Voshell)对《基督邮报》说:“基督的生、死和复活的去神话法(demythologization)这种方式的理解对基督教来说是灾难性的,因为去除超自然性和启示就意味着耶稣由此变为一个普通的老师,而不是拯救我们的神人。”

3. 耶稣只在门徒的心里复活

上周三,阿拉巴马州伯明翰比森神学院(Beeson Divinity School)圣公会研究主任杰拉尔德·麦克德莫特(Gerald McDermott)接受了《基督邮报》采访。他就表示,“耶稣只在门徒的心里复活”正是来自鲁道夫·布尔特曼(Rudolph Bultmann)对“新约”的去神话法。

麦克德莫特说,这种观念“出于对超自然现象的极端排斥。神学家布尔特曼认为,在科技时代成长的‘现代人’是无法接受超自然现象的。但他忽视了在科技之外,现代人其实是接受超自然现象。”同时,麦克德莫特强调了上述问题之所以在新时代中爆发,原因还是出在那些拒绝接受传统基督教和犹太教的人群当中。

麦克德莫特说,布尔特曼对超自然现象的看法主要来自于“他自己的传统——启蒙运动中的一种未经证实和武断的假设”。然而,在启蒙运动之前,希腊人认为肉体和灵魂是分开的,还认为耶稣是在灵魂而不是在肉体中复活的。

麦克德莫特说:“希腊人认为,人是一个身心二元的有机体。相比灵魂,肉体较为不真实,也较为不好(译者注:希腊人认为,灵魂与肉体乃是两种元素,或者两种力量。在这个结构中,灵魂决定着肉体。这个二元论认为肉体与灵魂是截然对立的)。而希伯来人坚持将肉体与灵魂被视为一体,不能分开。二者若被分开,也只是暂时的,意味着被死亡和末日来临时的普遍复活之间的中间状态所打断。”

以上翻译自《基督邮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如果没有耶稣的身体复活,基督徒就毫无希望,他们的信仰也毫无价值。

然而,对上述这件事的误解和彻头彻尾的谎言依然存在。世上最伟大的奇迹是:上帝以真实的血肉之躯行走于我们中间,并在十字架上残忍地死去,在第三天超自然地死里复活。

上周三,《基督邮报》的特约撰稿人、神学家费伊·沃塞尔(Fay Voshell)在采访中评论道:“尤其是在西方,我们对耶稣最大的误解就是我们可以衡量祂;我们可以把神性随意降低到我们凡人的理解程度,”

“是基督判定我们,祂看见了我们的无助,就毫不犹豫地从荣耀中来,住到我们中间,为我们而死,赐予我们复活的希望,并欢迎我们来到祂所在的天家。祂是道路、真理和生命。任何想让祂来符合我们有限的理解的企图,都会因此彻底破坏复活节美好的希望。”

以下就是三个对于复活的误解:

1. 耶稣不只是死后才现身,祂的身体是完全复原

耶稣复活表现在身体上,祂并没像幽灵一样从坟墓里爬起来。祂的身体是完全恢复了。

然而,根据英国广播公司(BBC)2017年委托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几乎有十分之一不认同任何宗教信仰的人表示,他们相信复活节的故事,但其中有“一些内容不应该按字面意思去理解。”9%的非宗教人士相信复活,只有1%的人表示他们“真的”相信复活。调查还显示,四分之一的基督徒受访者表示,复活并没有发生。今年复活节前,英国广播公司(BBC)最新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只有不到一半的英国基督徒认为耶稣真的死了,但为了宽恕人们的罪过而再次复活。”这次的调查发现,“只有46%基督徒受访者说他们相信基督教信仰的这一关键原则,”

关于基督在身体复活的形态如幽灵般的概念,也许是基于这样的考虑:当时因为门徒们害怕犹太领袖,他们正在紧锁门户里聚会,祂不想以“突然”现身的方式显现在他们面前,怕惊吓到他们。这就正如约翰福音20:19所解释的那样。

但接下来的一段经文解释道:耶稣显现后站在他们当中,说完“愿你们平安”后,他把自己的手和肋旁伤口指给他们看。路加福音24:39复述了耶稣的话:“你们看我的手,我的脚,就知道实在是我了。摸我看看。魂无骨无肉,你们看我是有的。”

2.复活隐喻与字面意义

在更为自由的主流教派中,这种观点坚持认为耶稣复活只是一个比喻,不能从字面含义上来理解。

尽管最近西方主流教派内部的许多分歧都是围绕着婚姻和性道德上,但耶稣复活的本质是一直受到质疑的。

2018年5月,卫理公会(Methodist)牧师罗杰·沃尔西(Roger Wolsey)写了一篇博客,为进步基督教辩护,其中包括这样一句话:“死后上天堂不是信仰或救恩的全部意义所在。…耶稣的复活不应简单被理解为只是为了成为真正的、有意义身体的复活。”

他认为,保罗和许多早期的门徒遇到的耶稣是一个“属灵复活”的基督。

在正统卫理公会出版的刊物《好消息》(Good News)杂志上的一篇文章中,汤姆·兰布雷希特(Tom Lambrecht)提出了相反的观点。“不能将圣经中一切仅从字面含义上来理解,当然基督的复活(和我们的复活)肯定也包括其中。我所担心的是,我们的教会因此会接受一种神学架构,合理地把物理真实变成隐喻。”

他强调说:“然而,事实上,我们对神复活持相互矛盾的看法——通常是由于教会里的会众和在讲坛上的传道人之间的不同看法而造成的,这也正是我们教派中最具破坏性的裂痕之一。”

上周三,沃谢尔(Voshell)对《基督邮报》说:“基督的生、死和复活的去神话法(demythologization)这种方式的理解对基督教来说是灾难性的,因为去除超自然性和启示就意味着耶稣由此变为一个普通的老师,而不是拯救我们的神人。”

3. 耶稣只在门徒的心里复活

上周三,阿拉巴马州伯明翰比森神学院(Beeson Divinity School)圣公会研究主任杰拉尔德·麦克德莫特(Gerald McDermott)接受了《基督邮报》采访。他就表示,“耶稣只在门徒的心里复活”正是来自鲁道夫·布尔特曼(Rudolph Bultmann)对“新约”的去神话法。

麦克德莫特说,这种观念“出于对超自然现象的极端排斥。神学家布尔特曼认为,在科技时代成长的‘现代人’是无法接受超自然现象的。但他忽视了在科技之外,现代人其实是接受超自然现象。”同时,麦克德莫特强调了上述问题之所以在新时代中爆发,原因还是出在那些拒绝接受传统基督教和犹太教的人群当中。

麦克德莫特说,布尔特曼对超自然现象的看法主要来自于“他自己的传统——启蒙运动中的一种未经证实和武断的假设”。然而,在启蒙运动之前,希腊人认为肉体和灵魂是分开的,还认为耶稣是在灵魂而不是在肉体中复活的。

麦克德莫特说:“希腊人认为,人是一个身心二元的有机体。相比灵魂,肉体较为不真实,也较为不好(译者注:希腊人认为,灵魂与肉体乃是两种元素,或者两种力量。在这个结构中,灵魂决定着肉体。这个二元论认为肉体与灵魂是截然对立的)。而希伯来人坚持将肉体与灵魂被视为一体,不能分开。二者若被分开,也只是暂时的,意味着被死亡和末日来临时的普遍复活之间的中间状态所打断。”

以上翻译自《基督邮报》

如果没有耶稣的身体复活,基督徒就毫无希望,他们的信仰也毫无价值。

然而,对上述这件事的误解和彻头彻尾的谎言依然存在。世上最伟大的奇迹是:上帝以真实的血肉之躯行走于我们中间,并在十字架上残忍地死去,在第三天超自然地死里复活。

上周三,《基督邮报》的特约撰稿人、神学家费伊·沃塞尔(Fay Voshell)在采访中评论道:“尤其是在西方,我们对耶稣最大的误解就是我们可以衡量祂;我们可以把神性随意降低到我们凡人的理解程度,”

“是基督判定我们,祂看见了我们的无助,就毫不犹豫地从荣耀中来,住到我们中间,为我们而死,赐予我们复活的希望,并欢迎我们来到祂所在的天家。祂是道路、真理和生命。任何想让祂来符合我们有限的理解的企图,都会因此彻底破坏复活节美好的希望。”

以下就是三个对于复活的误解:

1. 耶稣不只是死后才现身,祂的身体是完全复原

耶稣复活表现在身体上,祂并没像幽灵一样从坟墓里爬起来。祂的身体是完全恢复了。

然而,根据英国广播公司(BBC)2017年委托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几乎有十分之一不认同任何宗教信仰的人表示,他们相信复活节的故事,但其中有“一些内容不应该按字面意思去理解。”9%的非宗教人士相信复活,只有1%的人表示他们“真的”相信复活。调查还显示,四分之一的基督徒受访者表示,复活并没有发生。今年复活节前,英国广播公司(BBC)最新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只有不到一半的英国基督徒认为耶稣真的死了,但为了宽恕人们的罪过而再次复活。”这次的调查发现,“只有46%基督徒受访者说他们相信基督教信仰的这一关键原则,”

关于基督在身体复活的形态如幽灵般的概念,也许是基于这样的考虑:当时因为门徒们害怕犹太领袖,他们正在紧锁门户里聚会,祂不想以“突然”现身的方式显现在他们面前,怕惊吓到他们。这就正如约翰福音20:19所解释的那样。

但接下来的一段经文解释道:耶稣显现后站在他们当中,说完“愿你们平安”后,他把自己的手和肋旁伤口指给他们看。路加福音24:39复述了耶稣的话:“你们看我的手,我的脚,就知道实在是我了。摸我看看。魂无骨无肉,你们看我是有的。”

2.复活隐喻与字面意义

在更为自由的主流教派中,这种观点坚持认为耶稣复活只是一个比喻,不能从字面含义上来理解。

尽管最近西方主流教派内部的许多分歧都是围绕着婚姻和性道德上,但耶稣复活的本质是一直受到质疑的。

2018年5月,卫理公会(Methodist)牧师罗杰·沃尔西(Roger Wolsey)写了一篇博客,为进步基督教辩护,其中包括这样一句话:“死后上天堂不是信仰或救恩的全部意义所在。…耶稣的复活不应简单被理解为只是为了成为真正的、有意义身体的复活。”

他认为,保罗和许多早期的门徒遇到的耶稣是一个“属灵复活”的基督。

在正统卫理公会出版的刊物《好消息》(Good News)杂志上的一篇文章中,汤姆·兰布雷希特(Tom Lambrecht)提出了相反的观点。“不能将圣经中一切仅从字面含义上来理解,当然基督的复活(和我们的复活)肯定也包括其中。我所担心的是,我们的教会因此会接受一种神学架构,合理地把物理真实变成隐喻。”

他强调说:“然而,事实上,我们对神复活持相互矛盾的看法——通常是由于教会里的会众和在讲坛上的传道人之间的不同看法而造成的,这也正是我们教派中最具破坏性的裂痕之一。”

上周三,沃谢尔(Voshell)对《基督邮报》说:“基督的生、死和复活的去神话法(demythologization)这种方式的理解对基督教来说是灾难性的,因为去除超自然性和启示就意味着耶稣由此变为一个普通的老师,而不是拯救我们的神人。”

3. 耶稣只在门徒的心里复活

上周三,阿拉巴马州伯明翰比森神学院(Beeson Divinity School)圣公会研究主任杰拉尔德·麦克德莫特(Gerald McDermott)接受了《基督邮报》采访。他就表示,“耶稣只在门徒的心里复活”正是来自鲁道夫·布尔特曼(Rudolph Bultmann)对“新约”的去神话法。

麦克德莫特说,这种观念“出于对超自然现象的极端排斥。神学家布尔特曼认为,在科技时代成长的‘现代人’是无法接受超自然现象的。但他忽视了在科技之外,现代人其实是接受超自然现象。”同时,麦克德莫特强调了上述问题之所以在新时代中爆发,原因还是出在那些拒绝接受传统基督教和犹太教的人群当中。

麦克德莫特说,布尔特曼对超自然现象的看法主要来自于“他自己的传统——启蒙运动中的一种未经证实和武断的假设”。然而,在启蒙运动之前,希腊人认为肉体和灵魂是分开的,还认为耶稣是在灵魂而不是在肉体中复活的。

麦克德莫特说:“希腊人认为,人是一个身心二元的有机体。相比灵魂,肉体较为不真实,也较为不好(译者注:希腊人认为,灵魂与肉体乃是两种元素,或者两种力量。在这个结构中,灵魂决定着肉体。这个二元论认为肉体与灵魂是截然对立的)。而希伯来人坚持将肉体与灵魂被视为一体,不能分开。二者若被分开,也只是暂时的,意味着被死亡和末日来临时的普遍复活之间的中间状态所打断。”

以上翻译自《基督邮报》

如果没有耶稣的身体复活,基督徒就毫无希望,他们的信仰也毫无价值。

然而,对上述这件事的误解和彻头彻尾的谎言依然存在。世上最伟大的奇迹是:上帝以真实的血肉之躯行走于我们中间,并在十字架上残忍地死去,在第三天超自然地死里复活。

上周三,《基督邮报》的特约撰稿人、神学家费伊·沃塞尔(Fay Voshell)在采访中评论道:“尤其是在西方,我们对耶稣最大的误解就是我们可以衡量祂;我们可以把神性随意降低到我们凡人的理解程度,”

“是基督判定我们,祂看见了我们的无助,就毫不犹豫地从荣耀中来,住到我们中间,为我们而死,赐予我们复活的希望,并欢迎我们来到祂所在的天家。祂是道路、真理和生命。任何想让祂来符合我们有限的理解的企图,都会因此彻底破坏复活节美好的希望。”

以下就是三个对于复活的误解:

1. 耶稣不只是死后才现身,祂的身体是完全复原

耶稣复活表现在身体上,祂并没像幽灵一样从坟墓里爬起来。祂的身体是完全恢复了。

然而,根据英国广播公司(BBC)2017年委托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几乎有十分之一不认同任何宗教信仰的人表示,他们相信复活节的故事,但其中有“一些内容不应该按字面意思去理解。”9%的非宗教人士相信复活,只有1%的人表示他们“真的”相信复活。调查还显示,四分之一的基督徒受访者表示,复活并没有发生。今年复活节前,英国广播公司(BBC)最新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只有不到一半的英国基督徒认为耶稣真的死了,但为了宽恕人们的罪过而再次复活。”这次的调查发现,“只有46%基督徒受访者说他们相信基督教信仰的这一关键原则,”

关于基督在身体复活的形态如幽灵般的概念,也许是基于这样的考虑:当时因为门徒们害怕犹太领袖,他们正在紧锁门户里聚会,祂不想以“突然”现身的方式显现在他们面前,怕惊吓到他们。这就正如约翰福音20:19所解释的那样。

但接下来的一段经文解释道:耶稣显现后站在他们当中,说完“愿你们平安”后,他把自己的手和肋旁伤口指给他们看。路加福音24:39复述了耶稣的话:“你们看我的手,我的脚,就知道实在是我了。摸我看看。魂无骨无肉,你们看我是有的。”

2.复活隐喻与字面意义

在更为自由的主流教派中,这种观点坚持认为耶稣复活只是一个比喻,不能从字面含义上来理解。

尽管最近西方主流教派内部的许多分歧都是围绕着婚姻和性道德上,但耶稣复活的本质是一直受到质疑的。

2018年5月,卫理公会(Methodist)牧师罗杰·沃尔西(Roger Wolsey)写了一篇博客,为进步基督教辩护,其中包括这样一句话:“死后上天堂不是信仰或救恩的全部意义所在。…耶稣的复活不应简单被理解为只是为了成为真正的、有意义身体的复活。”

他认为,保罗和许多早期的门徒遇到的耶稣是一个“属灵复活”的基督。

在正统卫理公会出版的刊物《好消息》(Good News)杂志上的一篇文章中,汤姆·兰布雷希特(Tom Lambrecht)提出了相反的观点。“不能将圣经中一切仅从字面含义上来理解,当然基督的复活(和我们的复活)肯定也包括其中。我所担心的是,我们的教会因此会接受一种神学架构,合理地把物理真实变成隐喻。”

他强调说:“然而,事实上,我们对神复活持相互矛盾的看法——通常是由于教会里的会众和在讲坛上的传道人之间的不同看法而造成的,这也正是我们教派中最具破坏性的裂痕之一。”

上周三,沃谢尔(Voshell)对《基督邮报》说:“基督的生、死和复活的去神话法(demythologization)这种方式的理解对基督教来说是灾难性的,因为去除超自然性和启示就意味着耶稣由此变为一个普通的老师,而不是拯救我们的神人。”

3. 耶稣只在门徒的心里复活

上周三,阿拉巴马州伯明翰比森神学院(Beeson Divinity School)圣公会研究主任杰拉尔德·麦克德莫特(Gerald McDermott)接受了《基督邮报》采访。他就表示,“耶稣只在门徒的心里复活”正是来自鲁道夫·布尔特曼(Rudolph Bultmann)对“新约”的去神话法。

麦克德莫特说,这种观念“出于对超自然现象的极端排斥。神学家布尔特曼认为,在科技时代成长的‘现代人’是无法接受超自然现象的。但他忽视了在科技之外,现代人其实是接受超自然现象。”同时,麦克德莫特强调了上述问题之所以在新时代中爆发,原因还是出在那些拒绝接受传统基督教和犹太教的人群当中。

麦克德莫特说,布尔特曼对超自然现象的看法主要来自于“他自己的传统——启蒙运动中的一种未经证实和武断的假设”。然而,在启蒙运动之前,希腊人认为肉体和灵魂是分开的,还认为耶稣是在灵魂而不是在肉体中复活的。

麦克德莫特说:“希腊人认为,人是一个身心二元的有机体。相比灵魂,肉体较为不真实,也较为不好(译者注:希腊人认为,灵魂与肉体乃是两种元素,或者两种力量。在这个结构中,灵魂决定着肉体。这个二元论认为肉体与灵魂是截然对立的)。而希伯来人坚持将肉体与灵魂被视为一体,不能分开。二者若被分开,也只是暂时的,意味着被死亡和末日来临时的普遍复活之间的中间状态所打断。”

以上翻译自《基督邮报》

如果没有耶稣的身体复活,基督徒就毫无希望,他们的信仰也毫无价值。

然而,对上述这件事的误解和彻头彻尾的谎言依然存在。世上最伟大的奇迹是:上帝以真实的血肉之躯行走于我们中间,并在十字架上残忍地死去,在第三天超自然地死里复活。

上周三,《基督邮报》的特约撰稿人、神学家费伊·沃塞尔(Fay Voshell)在采访中评论道:“尤其是在西方,我们对耶稣最大的误解就是我们可以衡量祂;我们可以把神性随意降低到我们凡人的理解程度,”

“是基督判定我们,祂看见了我们的无助,就毫不犹豫地从荣耀中来,住到我们中间,为我们而死,赐予我们复活的希望,并欢迎我们来到祂所在的天家。祂是道路、真理和生命。任何想让祂来符合我们有限的理解的企图,都会因此彻底破坏复活节美好的希望。”

以下就是三个对于复活的误解:

1. 耶稣不只是死后才现身,祂的身体是完全复原

耶稣复活表现在身体上,祂并没像幽灵一样从坟墓里爬起来。祂的身体是完全恢复了。

然而,根据英国广播公司(BBC)2017年委托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几乎有十分之一不认同任何宗教信仰的人表示,他们相信复活节的故事,但其中有“一些内容不应该按字面意思去理解。”9%的非宗教人士相信复活,只有1%的人表示他们“真的”相信复活。调查还显示,四分之一的基督徒受访者表示,复活并没有发生。今年复活节前,英国广播公司(BBC)最新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只有不到一半的英国基督徒认为耶稣真的死了,但为了宽恕人们的罪过而再次复活。”这次的调查发现,“只有46%基督徒受访者说他们相信基督教信仰的这一关键原则,”

关于基督在身体复活的形态如幽灵般的概念,也许是基于这样的考虑:当时因为门徒们害怕犹太领袖,他们正在紧锁门户里聚会,祂不想以“突然”现身的方式显现在他们面前,怕惊吓到他们。这就正如约翰福音20:19所解释的那样。

但接下来的一段经文解释道:耶稣显现后站在他们当中,说完“愿你们平安”后,他把自己的手和肋旁伤口指给他们看。路加福音24:39复述了耶稣的话:“你们看我的手,我的脚,就知道实在是我了。摸我看看。魂无骨无肉,你们看我是有的。”

2.复活隐喻与字面意义

在更为自由的主流教派中,这种观点坚持认为耶稣复活只是一个比喻,不能从字面含义上来理解。

尽管最近西方主流教派内部的许多分歧都是围绕着婚姻和性道德上,但耶稣复活的本质是一直受到质疑的。

2018年5月,卫理公会(Methodist)牧师罗杰·沃尔西(Roger Wolsey)写了一篇博客,为进步基督教辩护,其中包括这样一句话:“死后上天堂不是信仰或救恩的全部意义所在。…耶稣的复活不应简单被理解为只是为了成为真正的、有意义身体的复活。”

他认为,保罗和许多早期的门徒遇到的耶稣是一个“属灵复活”的基督。

在正统卫理公会出版的刊物《好消息》(Good News)杂志上的一篇文章中,汤姆·兰布雷希特(Tom Lambrecht)提出了相反的观点。“不能将圣经中一切仅从字面含义上来理解,当然基督的复活(和我们的复活)肯定也包括其中。我所担心的是,我们的教会因此会接受一种神学架构,合理地把物理真实变成隐喻。”

他强调说:“然而,事实上,我们对神复活持相互矛盾的看法——通常是由于教会里的会众和在讲坛上的传道人之间的不同看法而造成的,这也正是我们教派中最具破坏性的裂痕之一。”

上周三,沃谢尔(Voshell)对《基督邮报》说:“基督的生、死和复活的去神话法(demythologization)这种方式的理解对基督教来说是灾难性的,因为去除超自然性和启示就意味着耶稣由此变为一个普通的老师,而不是拯救我们的神人。”

3. 耶稣只在门徒的心里复活

上周三,阿拉巴马州伯明翰比森神学院(Beeson Divinity School)圣公会研究主任杰拉尔德·麦克德莫特(Gerald McDermott)接受了《基督邮报》采访。他就表示,“耶稣只在门徒的心里复活”正是来自鲁道夫·布尔特曼(Rudolph Bultmann)对“新约”的去神话法。

麦克德莫特说,这种观念“出于对超自然现象的极端排斥。神学家布尔特曼认为,在科技时代成长的‘现代人’是无法接受超自然现象的。但他忽视了在科技之外,现代人其实是接受超自然现象。”同时,麦克德莫特强调了上述问题之所以在新时代中爆发,原因还是出在那些拒绝接受传统基督教和犹太教的人群当中。

麦克德莫特说,布尔特曼对超自然现象的看法主要来自于“他自己的传统——启蒙运动中的一种未经证实和武断的假设”。然而,在启蒙运动之前,希腊人认为肉体和灵魂是分开的,还认为耶稣是在灵魂而不是在肉体中复活的。

麦克德莫特说:“希腊人认为,人是一个身心二元的有机体。相比灵魂,肉体较为不真实,也较为不好(译者注:希腊人认为,灵魂与肉体乃是两种元素,或者两种力量。在这个结构中,灵魂决定着肉体。这个二元论认为肉体与灵魂是截然对立的)。而希伯来人坚持将肉体与灵魂被视为一体,不能分开。二者若被分开,也只是暂时的,意味着被死亡和末日来临时的普遍复活之间的中间状态所打断。”

以上翻译自《基督邮报》

如果没有耶稣的身体复活,基督徒就毫无希望,他们的信仰也毫无价值。

然而,对上述这件事的误解和彻头彻尾的谎言依然存在。世上最伟大的奇迹是:上帝以真实的血肉之躯行走于我们中间,并在十字架上残忍地死去,在第三天超自然地死里复活。

上周三,《基督邮报》的特约撰稿人、神学家费伊·沃塞尔(Fay Voshell)在采访中评论道:“尤其是在西方,我们对耶稣最大的误解就是我们可以衡量祂;我们可以把神性随意降低到我们凡人的理解程度,”

“是基督判定我们,祂看见了我们的无助,就毫不犹豫地从荣耀中来,住到我们中间,为我们而死,赐予我们复活的希望,并欢迎我们来到祂所在的天家。祂是道路、真理和生命。任何想让祂来符合我们有限的理解的企图,都会因此彻底破坏复活节美好的希望。”

以下就是三个对于复活的误解:

1. 耶稣不只是死后才现身,祂的身体是完全复原

耶稣复活表现在身体上,祂并没像幽灵一样从坟墓里爬起来。祂的身体是完全恢复了。

然而,根据英国广播公司(BBC)2017年委托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几乎有十分之一不认同任何宗教信仰的人表示,他们相信复活节的故事,但其中有“一些内容不应该按字面意思去理解。”9%的非宗教人士相信复活,只有1%的人表示他们“真的”相信复活。调查还显示,四分之一的基督徒受访者表示,复活并没有发生。今年复活节前,英国广播公司(BBC)最新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只有不到一半的英国基督徒认为耶稣真的死了,但为了宽恕人们的罪过而再次复活。”这次的调查发现,“只有46%基督徒受访者说他们相信基督教信仰的这一关键原则,”

关于基督在身体复活的形态如幽灵般的概念,也许是基于这样的考虑:当时因为门徒们害怕犹太领袖,他们正在紧锁门户里聚会,祂不想以“突然”现身的方式显现在他们面前,怕惊吓到他们。这就正如约翰福音20:19所解释的那样。

但接下来的一段经文解释道:耶稣显现后站在他们当中,说完“愿你们平安”后,他把自己的手和肋旁伤口指给他们看。路加福音24:39复述了耶稣的话:“你们看我的手,我的脚,就知道实在是我了。摸我看看。魂无骨无肉,你们看我是有的。”

2.复活隐喻与字面意义

在更为自由的主流教派中,这种观点坚持认为耶稣复活只是一个比喻,不能从字面含义上来理解。

尽管最近西方主流教派内部的许多分歧都是围绕着婚姻和性道德上,但耶稣复活的本质是一直受到质疑的。

2018年5月,卫理公会(Methodist)牧师罗杰·沃尔西(Roger Wolsey)写了一篇博客,为进步基督教辩护,其中包括这样一句话:“死后上天堂不是信仰或救恩的全部意义所在。…耶稣的复活不应简单被理解为只是为了成为真正的、有意义身体的复活。”

他认为,保罗和许多早期的门徒遇到的耶稣是一个“属灵复活”的基督。

在正统卫理公会出版的刊物《好消息》(Good News)杂志上的一篇文章中,汤姆·兰布雷希特(Tom Lambrecht)提出了相反的观点。“不能将圣经中一切仅从字面含义上来理解,当然基督的复活(和我们的复活)肯定也包括其中。我所担心的是,我们的教会因此会接受一种神学架构,合理地把物理真实变成隐喻。”

他强调说:“然而,事实上,我们对神复活持相互矛盾的看法——通常是由于教会里的会众和在讲坛上的传道人之间的不同看法而造成的,这也正是我们教派中最具破坏性的裂痕之一。”

上周三,沃谢尔(Voshell)对《基督邮报》说:“基督的生、死和复活的去神话法(demythologization)这种方式的理解对基督教来说是灾难性的,因为去除超自然性和启示就意味着耶稣由此变为一个普通的老师,而不是拯救我们的神人。”

3. 耶稣只在门徒的心里复活

上周三,阿拉巴马州伯明翰比森神学院(Beeson Divinity School)圣公会研究主任杰拉尔德·麦克德莫特(Gerald McDermott)接受了《基督邮报》采访。他就表示,“耶稣只在门徒的心里复活”正是来自鲁道夫·布尔特曼(Rudolph Bultmann)对“新约”的去神话法。

麦克德莫特说,这种观念“出于对超自然现象的极端排斥。神学家布尔特曼认为,在科技时代成长的‘现代人’是无法接受超自然现象的。但他忽视了在科技之外,现代人其实是接受超自然现象。”同时,麦克德莫特强调了上述问题之所以在新时代中爆发,原因还是出在那些拒绝接受传统基督教和犹太教的人群当中。

麦克德莫特说,布尔特曼对超自然现象的看法主要来自于“他自己的传统——启蒙运动中的一种未经证实和武断的假设”。然而,在启蒙运动之前,希腊人认为肉体和灵魂是分开的,还认为耶稣是在灵魂而不是在肉体中复活的。

麦克德莫特说:“希腊人认为,人是一个身心二元的有机体。相比灵魂,肉体较为不真实,也较为不好(译者注:希腊人认为,灵魂与肉体乃是两种元素,或者两种力量。在这个结构中,灵魂决定着肉体。这个二元论认为肉体与灵魂是截然对立的)。而希伯来人坚持将肉体与灵魂被视为一体,不能分开。二者若被分开,也只是暂时的,意味着被死亡和末日来临时的普遍复活之间的中间状态所打断。”

以上翻译自《基督邮报》

如果没有耶稣的身体复活,基督徒就毫无希望,他们的信仰也毫无价值。

然而,对上述这件事的误解和彻头彻尾的谎言依然存在。世上最伟大的奇迹是:上帝以真实的血肉之躯行走于我们中间,并在十字架上残忍地死去,在第三天超自然地死里复活。

上周三,《基督邮报》的特约撰稿人、神学家费伊·沃塞尔(Fay Voshell)在采访中评论道:“尤其是在西方,我们对耶稣最大的误解就是我们可以衡量祂;我们可以把神性随意降低到我们凡人的理解程度,”

“是基督判定我们,祂看见了我们的无助,就毫不犹豫地从荣耀中来,住到我们中间,为我们而死,赐予我们复活的希望,并欢迎我们来到祂所在的天家。祂是道路、真理和生命。任何想让祂来符合我们有限的理解的企图,都会因此彻底破坏复活节美好的希望。”

以下就是三个对于复活的误解:

1. 耶稣不只是死后才现身,祂的身体是完全复原

耶稣复活表现在身体上,祂并没像幽灵一样从坟墓里爬起来。祂的身体是完全恢复了。

然而,根据英国广播公司(BBC)2017年委托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几乎有十分之一不认同任何宗教信仰的人表示,他们相信复活节的故事,但其中有“一些内容不应该按字面意思去理解。”9%的非宗教人士相信复活,只有1%的人表示他们“真的”相信复活。调查还显示,四分之一的基督徒受访者表示,复活并没有发生。今年复活节前,英国广播公司(BBC)最新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只有不到一半的英国基督徒认为耶稣真的死了,但为了宽恕人们的罪过而再次复活。”这次的调查发现,“只有46%基督徒受访者说他们相信基督教信仰的这一关键原则,”

关于基督在身体复活的形态如幽灵般的概念,也许是基于这样的考虑:当时因为门徒们害怕犹太领袖,他们正在紧锁门户里聚会,祂不想以“突然”现身的方式显现在他们面前,怕惊吓到他们。这就正如约翰福音20:19所解释的那样。

但接下来的一段经文解释道:耶稣显现后站在他们当中,说完“愿你们平安”后,他把自己的手和肋旁伤口指给他们看。路加福音24:39复述了耶稣的话:“你们看我的手,我的脚,就知道实在是我了。摸我看看。魂无骨无肉,你们看我是有的。”

2.复活隐喻与字面意义

在更为自由的主流教派中,这种观点坚持认为耶稣复活只是一个比喻,不能从字面含义上来理解。

尽管最近西方主流教派内部的许多分歧都是围绕着婚姻和性道德上,但耶稣复活的本质是一直受到质疑的。

2018年5月,卫理公会(Methodist)牧师罗杰·沃尔西(Roger Wolsey)写了一篇博客,为进步基督教辩护,其中包括这样一句话:“死后上天堂不是信仰或救恩的全部意义所在。…耶稣的复活不应简单被理解为只是为了成为真正的、有意义身体的复活。”

他认为,保罗和许多早期的门徒遇到的耶稣是一个“属灵复活”的基督。

在正统卫理公会出版的刊物《好消息》(Good News)杂志上的一篇文章中,汤姆·兰布雷希特(Tom Lambrecht)提出了相反的观点。“不能将圣经中一切仅从字面含义上来理解,当然基督的复活(和我们的复活)肯定也包括其中。我所担心的是,我们的教会因此会接受一种神学架构,合理地把物理真实变成隐喻。”

他强调说:“然而,事实上,我们对神复活持相互矛盾的看法——通常是由于教会里的会众和在讲坛上的传道人之间的不同看法而造成的,这也正是我们教派中最具破坏性的裂痕之一。”

上周三,沃谢尔(Voshell)对《基督邮报》说:“基督的生、死和复活的去神话法(demythologization)这种方式的理解对基督教来说是灾难性的,因为去除超自然性和启示就意味着耶稣由此变为一个普通的老师,而不是拯救我们的神人。”

3. 耶稣只在门徒的心里复活

上周三,阿拉巴马州伯明翰比森神学院(Beeson Divinity School)圣公会研究主任杰拉尔德·麦克德莫特(Gerald McDermott)接受了《基督邮报》采访。他就表示,“耶稣只在门徒的心里复活”正是来自鲁道夫·布尔特曼(Rudolph Bultmann)对“新约”的去神话法。

麦克德莫特说,这种观念“出于对超自然现象的极端排斥。神学家布尔特曼认为,在科技时代成长的‘现代人’是无法接受超自然现象的。但他忽视了在科技之外,现代人其实是接受超自然现象。”同时,麦克德莫特强调了上述问题之所以在新时代中爆发,原因还是出在那些拒绝接受传统基督教和犹太教的人群当中。

麦克德莫特说,布尔特曼对超自然现象的看法主要来自于“他自己的传统——启蒙运动中的一种未经证实和武断的假设”。然而,在启蒙运动之前,希腊人认为肉体和灵魂是分开的,还认为耶稣是在灵魂而不是在肉体中复活的。

麦克德莫特说:“希腊人认为,人是一个身心二元的有机体。相比灵魂,肉体较为不真实,也较为不好(译者注:希腊人认为,灵魂与肉体乃是两种元素,或者两种力量。在这个结构中,灵魂决定着肉体。这个二元论认为肉体与灵魂是截然对立的)。而希伯来人坚持将肉体与灵魂被视为一体,不能分开。二者若被分开,也只是暂时的,意味着被死亡和末日来临时的普遍复活之间的中间状态所打断。”

以上翻译自《基督邮报》

如果没有耶稣的身体复活,基督徒就毫无希望,他们的信仰也毫无价值。

然而,对上述这件事的误解和彻头彻尾的谎言依然存在。世上最伟大的奇迹是:上帝以真实的血肉之躯行走于我们中间,并在十字架上残忍地死去,在第三天超自然地死里复活。

上周三,《基督邮报》的特约撰稿人、神学家费伊·沃塞尔(Fay Voshell)在采访中评论道:“尤其是在西方,我们对耶稣最大的误解就是我们可以衡量祂;我们可以把神性随意降低到我们凡人的理解程度,”

“是基督判定我们,祂看见了我们的无助,就毫不犹豫地从荣耀中来,住到我们中间,为我们而死,赐予我们复活的希望,并欢迎我们来到祂所在的天家。祂是道路、真理和生命。任何想让祂来符合我们有限的理解的企图,都会因此彻底破坏复活节美好的希望。”

以下就是三个对于复活的误解:

1. 耶稣不只是死后才现身,祂的身体是完全复原

耶稣复活表现在身体上,祂并没像幽灵一样从坟墓里爬起来。祂的身体是完全恢复了。

然而,根据英国广播公司(BBC)2017年委托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几乎有十分之一不认同任何宗教信仰的人表示,他们相信复活节的故事,但其中有“一些内容不应该按字面意思去理解。”9%的非宗教人士相信复活,只有1%的人表示他们“真的”相信复活。调查还显示,四分之一的基督徒受访者表示,复活并没有发生。今年复活节前,英国广播公司(BBC)最新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只有不到一半的英国基督徒认为耶稣真的死了,但为了宽恕人们的罪过而再次复活。”这次的调查发现,“只有46%基督徒受访者说他们相信基督教信仰的这一关键原则,”

关于基督在身体复活的形态如幽灵般的概念,也许是基于这样的考虑:当时因为门徒们害怕犹太领袖,他们正在紧锁门户里聚会,祂不想以“突然”现身的方式显现在他们面前,怕惊吓到他们。这就正如约翰福音20:19所解释的那样。

但接下来的一段经文解释道:耶稣显现后站在他们当中,说完“愿你们平安”后,他把自己的手和肋旁伤口指给他们看。路加福音24:39复述了耶稣的话:“你们看我的手,我的脚,就知道实在是我了。摸我看看。魂无骨无肉,你们看我是有的。”

2.复活隐喻与字面意义

在更为自由的主流教派中,这种观点坚持认为耶稣复活只是一个比喻,不能从字面含义上来理解。

尽管最近西方主流教派内部的许多分歧都是围绕着婚姻和性道德上,但耶稣复活的本质是一直受到质疑的。

2018年5月,卫理公会(Methodist)牧师罗杰·沃尔西(Roger Wolsey)写了一篇博客,为进步基督教辩护,其中包括这样一句话:“死后上天堂不是信仰或救恩的全部意义所在。…耶稣的复活不应简单被理解为只是为了成为真正的、有意义身体的复活。”

他认为,保罗和许多早期的门徒遇到的耶稣是一个“属灵复活”的基督。

在正统卫理公会出版的刊物《好消息》(Good News)杂志上的一篇文章中,汤姆·兰布雷希特(Tom Lambrecht)提出了相反的观点。“不能将圣经中一切仅从字面含义上来理解,当然基督的复活(和我们的复活)肯定也包括其中。我所担心的是,我们的教会因此会接受一种神学架构,合理地把物理真实变成隐喻。”

他强调说:“然而,事实上,我们对神复活持相互矛盾的看法——通常是由于教会里的会众和在讲坛上的传道人之间的不同看法而造成的,这也正是我们教派中最具破坏性的裂痕之一。”

上周三,沃谢尔(Voshell)对《基督邮报》说:“基督的生、死和复活的去神话法(demythologization)这种方式的理解对基督教来说是灾难性的,因为去除超自然性和启示就意味着耶稣由此变为一个普通的老师,而不是拯救我们的神人。”

3. 耶稣只在门徒的心里复活

上周三,阿拉巴马州伯明翰比森神学院(Beeson Divinity School)圣公会研究主任杰拉尔德·麦克德莫特(Gerald McDermott)接受了《基督邮报》采访。他就表示,“耶稣只在门徒的心里复活”正是来自鲁道夫·布尔特曼(Rudolph Bultmann)对“新约”的去神话法。

麦克德莫特说,这种观念“出于对超自然现象的极端排斥。神学家布尔特曼认为,在科技时代成长的‘现代人’是无法接受超自然现象的。但他忽视了在科技之外,现代人其实是接受超自然现象。”同时,麦克德莫特强调了上述问题之所以在新时代中爆发,原因还是出在那些拒绝接受传统基督教和犹太教的人群当中。

麦克德莫特说,布尔特曼对超自然现象的看法主要来自于“他自己的传统——启蒙运动中的一种未经证实和武断的假设”。然而,在启蒙运动之前,希腊人认为肉体和灵魂是分开的,还认为耶稣是在灵魂而不是在肉体中复活的。

麦克德莫特说:“希腊人认为,人是一个身心二元的有机体。相比灵魂,肉体较为不真实,也较为不好(译者注:希腊人认为,灵魂与肉体乃是两种元素,或者两种力量。在这个结构中,灵魂决定着肉体。这个二元论认为肉体与灵魂是截然对立的)。而希伯来人坚持将肉体与灵魂被视为一体,不能分开。二者若被分开,也只是暂时的,意味着被死亡和末日来临时的普遍复活之间的中间状态所打断。”

以上翻译自《基督邮报》

如果没有耶稣的身体复活,基督徒就毫无希望,他们的信仰也毫无价值。

然而,对上述这件事的误解和彻头彻尾的谎言依然存在。世上最伟大的奇迹是:上帝以真实的血肉之躯行走于我们中间,并在十字架上残忍地死去,在第三天超自然地死里复活。

上周三,《基督邮报》的特约撰稿人、神学家费伊·沃塞尔(Fay Voshell)在采访中评论道:“尤其是在西方,我们对耶稣最大的误解就是我们可以衡量祂;我们可以把神性随意降低到我们凡人的理解程度,”

“是基督判定我们,祂看见了我们的无助,就毫不犹豫地从荣耀中来,住到我们中间,为我们而死,赐予我们复活的希望,并欢迎我们来到祂所在的天家。祂是道路、真理和生命。任何想让祂来符合我们有限的理解的企图,都会因此彻底破坏复活节美好的希望。”

以下就是三个对于复活的误解:

1. 耶稣不只是死后才现身,祂的身体是完全复原

耶稣复活表现在身体上,祂并没像幽灵一样从坟墓里爬起来。祂的身体是完全恢复了。

然而,根据英国广播公司(BBC)2017年委托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几乎有十分之一不认同任何宗教信仰的人表示,他们相信复活节的故事,但其中有“一些内容不应该按字面意思去理解。”9%的非宗教人士相信复活,只有1%的人表示他们“真的”相信复活。调查还显示,四分之一的基督徒受访者表示,复活并没有发生。今年复活节前,英国广播公司(BBC)最新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只有不到一半的英国基督徒认为耶稣真的死了,但为了宽恕人们的罪过而再次复活。”这次的调查发现,“只有46%基督徒受访者说他们相信基督教信仰的这一关键原则,”

关于基督在身体复活的形态如幽灵般的概念,也许是基于这样的考虑:当时因为门徒们害怕犹太领袖,他们正在紧锁门户里聚会,祂不想以“突然”现身的方式显现在他们面前,怕惊吓到他们。这就正如约翰福音20:19所解释的那样。

但接下来的一段经文解释道:耶稣显现后站在他们当中,说完“愿你们平安”后,他把自己的手和肋旁伤口指给他们看。路加福音24:39复述了耶稣的话:“你们看我的手,我的脚,就知道实在是我了。摸我看看。魂无骨无肉,你们看我是有的。”

2.复活隐喻与字面意义

在更为自由的主流教派中,这种观点坚持认为耶稣复活只是一个比喻,不能从字面含义上来理解。

尽管最近西方主流教派内部的许多分歧都是围绕着婚姻和性道德上,但耶稣复活的本质是一直受到质疑的。

2018年5月,卫理公会(Methodist)牧师罗杰·沃尔西(Roger Wolsey)写了一篇博客,为进步基督教辩护,其中包括这样一句话:“死后上天堂不是信仰或救恩的全部意义所在。…耶稣的复活不应简单被理解为只是为了成为真正的、有意义身体的复活。”

他认为,保罗和许多早期的门徒遇到的耶稣是一个“属灵复活”的基督。

在正统卫理公会出版的刊物《好消息》(Good News)杂志上的一篇文章中,汤姆·兰布雷希特(Tom Lambrecht)提出了相反的观点。“不能将圣经中一切仅从字面含义上来理解,当然基督的复活(和我们的复活)肯定也包括其中。我所担心的是,我们的教会因此会接受一种神学架构,合理地把物理真实变成隐喻。”

他强调说:“然而,事实上,我们对神复活持相互矛盾的看法——通常是由于教会里的会众和在讲坛上的传道人之间的不同看法而造成的,这也正是我们教派中最具破坏性的裂痕之一。”

上周三,沃谢尔(Voshell)对《基督邮报》说:“基督的生、死和复活的去神话法(demythologization)这种方式的理解对基督教来说是灾难性的,因为去除超自然性和启示就意味着耶稣由此变为一个普通的老师,而不是拯救我们的神人。”

3. 耶稣只在门徒的心里复活

上周三,阿拉巴马州伯明翰比森神学院(Beeson Divinity School)圣公会研究主任杰拉尔德·麦克德莫特(Gerald McDermott)接受了《基督邮报》采访。他就表示,“耶稣只在门徒的心里复活”正是来自鲁道夫·布尔特曼(Rudolph Bultmann)对“新约”的去神话法。

麦克德莫特说,这种观念“出于对超自然现象的极端排斥。神学家布尔特曼认为,在科技时代成长的‘现代人’是无法接受超自然现象的。但他忽视了在科技之外,现代人其实是接受超自然现象。”同时,麦克德莫特强调了上述问题之所以在新时代中爆发,原因还是出在那些拒绝接受传统基督教和犹太教的人群当中。

麦克德莫特说,布尔特曼对超自然现象的看法主要来自于“他自己的传统——启蒙运动中的一种未经证实和武断的假设”。然而,在启蒙运动之前,希腊人认为肉体和灵魂是分开的,还认为耶稣是在灵魂而不是在肉体中复活的。

麦克德莫特说:“希腊人认为,人是一个身心二元的有机体。相比灵魂,肉体较为不真实,也较为不好(译者注:希腊人认为,灵魂与肉体乃是两种元素,或者两种力量。在这个结构中,灵魂决定着肉体。这个二元论认为肉体与灵魂是截然对立的)。而希伯来人坚持将肉体与灵魂被视为一体,不能分开。二者若被分开,也只是暂时的,意味着被死亡和末日来临时的普遍复活之间的中间状态所打断。”

以上翻译自《基督邮报》

如果没有耶稣的身体复活,基督徒就毫无希望,他们的信仰也毫无价值。

然而,对上述这件事的误解和彻头彻尾的谎言依然存在。世上最伟大的奇迹是:上帝以真实的血肉之躯行走于我们中间,并在十字架上残忍地死去,在第三天超自然地死里复活。

上周三,《基督邮报》的特约撰稿人、神学家费伊·沃塞尔(Fay Voshell)在采访中评论道:“尤其是在西方,我们对耶稣最大的误解就是我们可以衡量祂;我们可以把神性随意降低到我们凡人的理解程度,”

“是基督判定我们,祂看见了我们的无助,就毫不犹豫地从荣耀中来,住到我们中间,为我们而死,赐予我们复活的希望,并欢迎我们来到祂所在的天家。祂是道路、真理和生命。任何想让祂来符合我们有限的理解的企图,都会因此彻底破坏复活节美好的希望。”

以下就是三个对于复活的误解:

1. 耶稣不只是死后才现身,祂的身体是完全复原

耶稣复活表现在身体上,祂并没像幽灵一样从坟墓里爬起来。祂的身体是完全恢复了。

然而,根据英国广播公司(BBC)2017年委托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几乎有十分之一不认同任何宗教信仰的人表示,他们相信复活节的故事,但其中有“一些内容不应该按字面意思去理解。”9%的非宗教人士相信复活,只有1%的人表示他们“真的”相信复活。调查还显示,四分之一的基督徒受访者表示,复活并没有发生。今年复活节前,英国广播公司(BBC)最新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只有不到一半的英国基督徒认为耶稣真的死了,但为了宽恕人们的罪过而再次复活。”这次的调查发现,“只有46%基督徒受访者说他们相信基督教信仰的这一关键原则,”

关于基督在身体复活的形态如幽灵般的概念,也许是基于这样的考虑:当时因为门徒们害怕犹太领袖,他们正在紧锁门户里聚会,祂不想以“突然”现身的方式显现在他们面前,怕惊吓到他们。这就正如约翰福音20:19所解释的那样。

但接下来的一段经文解释道:耶稣显现后站在他们当中,说完“愿你们平安”后,他把自己的手和肋旁伤口指给他们看。路加福音24:39复述了耶稣的话:“你们看我的手,我的脚,就知道实在是我了。摸我看看。魂无骨无肉,你们看我是有的。”

2.复活隐喻与字面意义

在更为自由的主流教派中,这种观点坚持认为耶稣复活只是一个比喻,不能从字面含义上来理解。

尽管最近西方主流教派内部的许多分歧都是围绕着婚姻和性道德上,但耶稣复活的本质是一直受到质疑的。

2018年5月,卫理公会(Methodist)牧师罗杰·沃尔西(Roger Wolsey)写了一篇博客,为进步基督教辩护,其中包括这样一句话:“死后上天堂不是信仰或救恩的全部意义所在。…耶稣的复活不应简单被理解为只是为了成为真正的、有意义身体的复活。”

他认为,保罗和许多早期的门徒遇到的耶稣是一个“属灵复活”的基督。

在正统卫理公会出版的刊物《好消息》(Good News)杂志上的一篇文章中,汤姆·兰布雷希特(Tom Lambrecht)提出了相反的观点。“不能将圣经中一切仅从字面含义上来理解,当然基督的复活(和我们的复活)肯定也包括其中。我所担心的是,我们的教会因此会接受一种神学架构,合理地把物理真实变成隐喻。”

他强调说:“然而,事实上,我们对神复活持相互矛盾的看法——通常是由于教会里的会众和在讲坛上的传道人之间的不同看法而造成的,这也正是我们教派中最具破坏性的裂痕之一。”

上周三,沃谢尔(Voshell)对《基督邮报》说:“基督的生、死和复活的去神话法(demythologization)这种方式的理解对基督教来说是灾难性的,因为去除超自然性和启示就意味着耶稣由此变为一个普通的老师,而不是拯救我们的神人。”

3. 耶稣只在门徒的心里复活

上周三,阿拉巴马州伯明翰比森神学院(Beeson Divinity School)圣公会研究主任杰拉尔德·麦克德莫特(Gerald McDermott)接受了《基督邮报》采访。他就表示,“耶稣只在门徒的心里复活”正是来自鲁道夫·布尔特曼(Rudolph Bultmann)对“新约”的去神话法。

麦克德莫特说,这种观念“出于对超自然现象的极端排斥。神学家布尔特曼认为,在科技时代成长的‘现代人’是无法接受超自然现象的。但他忽视了在科技之外,现代人其实是接受超自然现象。”同时,麦克德莫特强调了上述问题之所以在新时代中爆发,原因还是出在那些拒绝接受传统基督教和犹太教的人群当中。

麦克德莫特说,布尔特曼对超自然现象的看法主要来自于“他自己的传统——启蒙运动中的一种未经证实和武断的假设”。然而,在启蒙运动之前,希腊人认为肉体和灵魂是分开的,还认为耶稣是在灵魂而不是在肉体中复活的。

麦克德莫特说:“希腊人认为,人是一个身心二元的有机体。相比灵魂,肉体较为不真实,也较为不好(译者注:希腊人认为,灵魂与肉体乃是两种元素,或者两种力量。在这个结构中,灵魂决定着肉体。这个二元论认为肉体与灵魂是截然对立的)。而希伯来人坚持将肉体与灵魂被视为一体,不能分开。二者若被分开,也只是暂时的,意味着被死亡和末日来临时的普遍复活之间的中间状态所打断。”

以上翻译自《基督邮报》

如果没有耶稣的身体复活,基督徒就毫无希望,他们的信仰也毫无价值。

然而,对上述这件事的误解和彻头彻尾的谎言依然存在。世上最伟大的奇迹是:上帝以真实的血肉之躯行走于我们中间,并在十字架上残忍地死去,在第三天超自然地死里复活。

上周三,《基督邮报》的特约撰稿人、神学家费伊·沃塞尔(Fay Voshell)在采访中评论道:“尤其是在西方,我们对耶稣最大的误解就是我们可以衡量祂;我们可以把神性随意降低到我们凡人的理解程度,”

“是基督判定我们,祂看见了我们的无助,就毫不犹豫地从荣耀中来,住到我们中间,为我们而死,赐予我们复活的希望,并欢迎我们来到祂所在的天家。祂是道路、真理和生命。任何想让祂来符合我们有限的理解的企图,都会因此彻底破坏复活节美好的希望。”

以下就是三个对于复活的误解:

1. 耶稣不只是死后才现身,祂的身体是完全复原

耶稣复活表现在身体上,祂并没像幽灵一样从坟墓里爬起来。祂的身体是完全恢复了。

然而,根据英国广播公司(BBC)2017年委托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几乎有十分之一不认同任何宗教信仰的人表示,他们相信复活节的故事,但其中有“一些内容不应该按字面意思去理解。”9%的非宗教人士相信复活,只有1%的人表示他们“真的”相信复活。调查还显示,四分之一的基督徒受访者表示,复活并没有发生。今年复活节前,英国广播公司(BBC)最新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只有不到一半的英国基督徒认为耶稣真的死了,但为了宽恕人们的罪过而再次复活。”这次的调查发现,“只有46%基督徒受访者说他们相信基督教信仰的这一关键原则,”

关于基督在身体复活的形态如幽灵般的概念,也许是基于这样的考虑:当时因为门徒们害怕犹太领袖,他们正在紧锁门户里聚会,祂不想以“突然”现身的方式显现在他们面前,怕惊吓到他们。这就正如约翰福音20:19所解释的那样。

但接下来的一段经文解释道:耶稣显现后站在他们当中,说完“愿你们平安”后,他把自己的手和肋旁伤口指给他们看。路加福音24:39复述了耶稣的话:“你们看我的手,我的脚,就知道实在是我了。摸我看看。魂无骨无肉,你们看我是有的。”

2.复活隐喻与字面意义

在更为自由的主流教派中,这种观点坚持认为耶稣复活只是一个比喻,不能从字面含义上来理解。

尽管最近西方主流教派内部的许多分歧都是围绕着婚姻和性道德上,但耶稣复活的本质是一直受到质疑的。

2018年5月,卫理公会(Methodist)牧师罗杰·沃尔西(Roger Wolsey)写了一篇博客,为进步基督教辩护,其中包括这样一句话:“死后上天堂不是信仰或救恩的全部意义所在。…耶稣的复活不应简单被理解为只是为了成为真正的、有意义身体的复活。”

他认为,保罗和许多早期的门徒遇到的耶稣是一个“属灵复活”的基督。

在正统卫理公会出版的刊物《好消息》(Good News)杂志上的一篇文章中,汤姆·兰布雷希特(Tom Lambrecht)提出了相反的观点。“不能将圣经中一切仅从字面含义上来理解,当然基督的复活(和我们的复活)肯定也包括其中。我所担心的是,我们的教会因此会接受一种神学架构,合理地把物理真实变成隐喻。”

他强调说:“然而,事实上,我们对神复活持相互矛盾的看法——通常是由于教会里的会众和在讲坛上的传道人之间的不同看法而造成的,这也正是我们教派中最具破坏性的裂痕之一。”

上周三,沃谢尔(Voshell)对《基督邮报》说:“基督的生、死和复活的去神话法(demythologization)这种方式的理解对基督教来说是灾难性的,因为去除超自然性和启示就意味着耶稣由此变为一个普通的老师,而不是拯救我们的神人。”

3. 耶稣只在门徒的心里复活

上周三,阿拉巴马州伯明翰比森神学院(Beeson Divinity School)圣公会研究主任杰拉尔德·麦克德莫特(Gerald McDermott)接受了《基督邮报》采访。他就表示,“耶稣只在门徒的心里复活”正是来自鲁道夫·布尔特曼(Rudolph Bultmann)对“新约”的去神话法。

麦克德莫特说,这种观念“出于对超自然现象的极端排斥。神学家布尔特曼认为,在科技时代成长的‘现代人’是无法接受超自然现象的。但他忽视了在科技之外,现代人其实是接受超自然现象。”同时,麦克德莫特强调了上述问题之所以在新时代中爆发,原因还是出在那些拒绝接受传统基督教和犹太教的人群当中。

麦克德莫特说,布尔特曼对超自然现象的看法主要来自于“他自己的传统——启蒙运动中的一种未经证实和武断的假设”。然而,在启蒙运动之前,希腊人认为肉体和灵魂是分开的,还认为耶稣是在灵魂而不是在肉体中复活的。

麦克德莫特说:“希腊人认为,人是一个身心二元的有机体。相比灵魂,肉体较为不真实,也较为不好(译者注:希腊人认为,灵魂与肉体乃是两种元素,或者两种力量。在这个结构中,灵魂决定着肉体。这个二元论认为肉体与灵魂是截然对立的)。而希伯来人坚持将肉体与灵魂被视为一体,不能分开。二者若被分开,也只是暂时的,意味着被死亡和末日来临时的普遍复活之间的中间状态所打断。”

以上翻译自《基督邮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如果没有耶稣的身体复活,基督徒就毫无希望,他们的信仰也毫无价值。

然而,对上述这件事的误解和彻头彻尾的谎言依然存在。世上最伟大的奇迹是:上帝以真实的血肉之躯行走于我们中间,并在十字架上残忍地死去,在第三天超自然地死里复活。

上周三,《基督邮报》的特约撰稿人、神学家费伊·沃塞尔(Fay Voshell)在采访中评论道:“尤其是在西方,我们对耶稣最大的误解就是我们可以衡量祂;我们可以把神性随意降低到我们凡人的理解程度,”

“是基督判定我们,祂看见了我们的无助,就毫不犹豫地从荣耀中来,住到我们中间,为我们而死,赐予我们复活的希望,并欢迎我们来到祂所在的天家。祂是道路、真理和生命。任何想让祂来符合我们有限的理解的企图,都会因此彻底破坏复活节美好的希望。”

以下就是三个对于复活的误解:

1. 耶稣不只是死后才现身,祂的身体是完全复原

耶稣复活表现在身体上,祂并没像幽灵一样从坟墓里爬起来。祂的身体是完全恢复了。

然而,根据英国广播公司(BBC)2017年委托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几乎有十分之一不认同任何宗教信仰的人表示,他们相信复活节的故事,但其中有“一些内容不应该按字面意思去理解。”9%的非宗教人士相信复活,只有1%的人表示他们“真的”相信复活。调查还显示,四分之一的基督徒受访者表示,复活并没有发生。今年复活节前,英国广播公司(BBC)最新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只有不到一半的英国基督徒认为耶稣真的死了,但为了宽恕人们的罪过而再次复活。”这次的调查发现,“只有46%基督徒受访者说他们相信基督教信仰的这一关键原则,”

关于基督在身体复活的形态如幽灵般的概念,也许是基于这样的考虑:当时因为门徒们害怕犹太领袖,他们正在紧锁门户里聚会,祂不想以“突然”现身的方式显现在他们面前,怕惊吓到他们。这就正如约翰福音20:19所解释的那样。

但接下来的一段经文解释道:耶稣显现后站在他们当中,说完“愿你们平安”后,他把自己的手和肋旁伤口指给他们看。路加福音24:39复述了耶稣的话:“你们看我的手,我的脚,就知道实在是我了。摸我看看。魂无骨无肉,你们看我是有的。”

2.复活隐喻与字面意义

在更为自由的主流教派中,这种观点坚持认为耶稣复活只是一个比喻,不能从字面含义上来理解。

尽管最近西方主流教派内部的许多分歧都是围绕着婚姻和性道德上,但耶稣复活的本质是一直受到质疑的。

2018年5月,卫理公会(Methodist)牧师罗杰·沃尔西(Roger Wolsey)写了一篇博客,为进步基督教辩护,其中包括这样一句话:“死后上天堂不是信仰或救恩的全部意义所在。…耶稣的复活不应简单被理解为只是为了成为真正的、有意义身体的复活。”

他认为,保罗和许多早期的门徒遇到的耶稣是一个“属灵复活”的基督。

在正统卫理公会出版的刊物《好消息》(Good News)杂志上的一篇文章中,汤姆·兰布雷希特(Tom Lambrecht)提出了相反的观点。“不能将圣经中一切仅从字面含义上来理解,当然基督的复活(和我们的复活)肯定也包括其中。我所担心的是,我们的教会因此会接受一种神学架构,合理地把物理真实变成隐喻。”

他强调说:“然而,事实上,我们对神复活持相互矛盾的看法——通常是由于教会里的会众和在讲坛上的传道人之间的不同看法而造成的,这也正是我们教派中最具破坏性的裂痕之一。”

上周三,沃谢尔(Voshell)对《基督邮报》说:“基督的生、死和复活的去神话法(demythologization)这种方式的理解对基督教来说是灾难性的,因为去除超自然性和启示就意味着耶稣由此变为一个普通的老师,而不是拯救我们的神人。”

3. 耶稣只在门徒的心里复活

上周三,阿拉巴马州伯明翰比森神学院(Beeson Divinity School)圣公会研究主任杰拉尔德·麦克德莫特(Gerald McDermott)接受了《基督邮报》采访。他就表示,“耶稣只在门徒的心里复活”正是来自鲁道夫·布尔特曼(Rudolph Bultmann)对“新约”的去神话法。

麦克德莫特说,这种观念“出于对超自然现象的极端排斥。神学家布尔特曼认为,在科技时代成长的‘现代人’是无法接受超自然现象的。但他忽视了在科技之外,现代人其实是接受超自然现象。”同时,麦克德莫特强调了上述问题之所以在新时代中爆发,原因还是出在那些拒绝接受传统基督教和犹太教的人群当中。

麦克德莫特说,布尔特曼对超自然现象的看法主要来自于“他自己的传统——启蒙运动中的一种未经证实和武断的假设”。然而,在启蒙运动之前,希腊人认为肉体和灵魂是分开的,还认为耶稣是在灵魂而不是在肉体中复活的。

麦克德莫特说:“希腊人认为,人是一个身心二元的有机体。相比灵魂,肉体较为不真实,也较为不好(译者注:希腊人认为,灵魂与肉体乃是两种元素,或者两种力量。在这个结构中,灵魂决定着肉体。这个二元论认为肉体与灵魂是截然对立的)。而希伯来人坚持将肉体与灵魂被视为一体,不能分开。二者若被分开,也只是暂时的,意味着被死亡和末日来临时的普遍复活之间的中间状态所打断。”

以上翻译自《基督邮报》

如果没有耶稣的身体复活,基督徒就毫无希望,他们的信仰也毫无价值。

然而,对上述这件事的误解和彻头彻尾的谎言依然存在。世上最伟大的奇迹是:上帝以真实的血肉之躯行走于我们中间,并在十字架上残忍地死去,在第三天超自然地死里复活。

上周三,《基督邮报》的特约撰稿人、神学家费伊·沃塞尔(Fay Voshell)在采访中评论道:“尤其是在西方,我们对耶稣最大的误解就是我们可以衡量祂;我们可以把神性随意降低到我们凡人的理解程度,”

“是基督判定我们,祂看见了我们的无助,就毫不犹豫地从荣耀中来,住到我们中间,为我们而死,赐予我们复活的希望,并欢迎我们来到祂所在的天家。祂是道路、真理和生命。任何想让祂来符合我们有限的理解的企图,都会因此彻底破坏复活节美好的希望。”

以下就是三个对于复活的误解:

1. 耶稣不只是死后才现身,祂的身体是完全复原

耶稣复活表现在身体上,祂并没像幽灵一样从坟墓里爬起来。祂的身体是完全恢复了。

然而,根据英国广播公司(BBC)2017年委托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几乎有十分之一不认同任何宗教信仰的人表示,他们相信复活节的故事,但其中有“一些内容不应该按字面意思去理解。”9%的非宗教人士相信复活,只有1%的人表示他们“真的”相信复活。调查还显示,四分之一的基督徒受访者表示,复活并没有发生。今年复活节前,英国广播公司(BBC)最新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只有不到一半的英国基督徒认为耶稣真的死了,但为了宽恕人们的罪过而再次复活。”这次的调查发现,“只有46%基督徒受访者说他们相信基督教信仰的这一关键原则,”

关于基督在身体复活的形态如幽灵般的概念,也许是基于这样的考虑:当时因为门徒们害怕犹太领袖,他们正在紧锁门户里聚会,祂不想以“突然”现身的方式显现在他们面前,怕惊吓到他们。这就正如约翰福音20:19所解释的那样。

但接下来的一段经文解释道:耶稣显现后站在他们当中,说完“愿你们平安”后,他把自己的手和肋旁伤口指给他们看。路加福音24:39复述了耶稣的话:“你们看我的手,我的脚,就知道实在是我了。摸我看看。魂无骨无肉,你们看我是有的。”

2.复活隐喻与字面意义

在更为自由的主流教派中,这种观点坚持认为耶稣复活只是一个比喻,不能从字面含义上来理解。

尽管最近西方主流教派内部的许多分歧都是围绕着婚姻和性道德上,但耶稣复活的本质是一直受到质疑的。

2018年5月,卫理公会(Methodist)牧师罗杰·沃尔西(Roger Wolsey)写了一篇博客,为进步基督教辩护,其中包括这样一句话:“死后上天堂不是信仰或救恩的全部意义所在。…耶稣的复活不应简单被理解为只是为了成为真正的、有意义身体的复活。”

他认为,保罗和许多早期的门徒遇到的耶稣是一个“属灵复活”的基督。

在正统卫理公会出版的刊物《好消息》(Good News)杂志上的一篇文章中,汤姆·兰布雷希特(Tom Lambrecht)提出了相反的观点。“不能将圣经中一切仅从字面含义上来理解,当然基督的复活(和我们的复活)肯定也包括其中。我所担心的是,我们的教会因此会接受一种神学架构,合理地把物理真实变成隐喻。”

他强调说:“然而,事实上,我们对神复活持相互矛盾的看法——通常是由于教会里的会众和在讲坛上的传道人之间的不同看法而造成的,这也正是我们教派中最具破坏性的裂痕之一。”

上周三,沃谢尔(Voshell)对《基督邮报》说:“基督的生、死和复活的去神话法(demythologization)这种方式的理解对基督教来说是灾难性的,因为去除超自然性和启示就意味着耶稣由此变为一个普通的老师,而不是拯救我们的神人。”

3. 耶稣只在门徒的心里复活

上周三,阿拉巴马州伯明翰比森神学院(Beeson Divinity School)圣公会研究主任杰拉尔德·麦克德莫特(Gerald McDermott)接受了《基督邮报》采访。他就表示,“耶稣只在门徒的心里复活”正是来自鲁道夫·布尔特曼(Rudolph Bultmann)对“新约”的去神话法。

麦克德莫特说,这种观念“出于对超自然现象的极端排斥。神学家布尔特曼认为,在科技时代成长的‘现代人’是无法接受超自然现象的。但他忽视了在科技之外,现代人其实是接受超自然现象。”同时,麦克德莫特强调了上述问题之所以在新时代中爆发,原因还是出在那些拒绝接受传统基督教和犹太教的人群当中。

麦克德莫特说,布尔特曼对超自然现象的看法主要来自于“他自己的传统——启蒙运动中的一种未经证实和武断的假设”。然而,在启蒙运动之前,希腊人认为肉体和灵魂是分开的,还认为耶稣是在灵魂而不是在肉体中复活的。

麦克德莫特说:“希腊人认为,人是一个身心二元的有机体。相比灵魂,肉体较为不真实,也较为不好(译者注:希腊人认为,灵魂与肉体乃是两种元素,或者两种力量。在这个结构中,灵魂决定着肉体。这个二元论认为肉体与灵魂是截然对立的)。而希伯来人坚持将肉体与灵魂被视为一体,不能分开。二者若被分开,也只是暂时的,意味着被死亡和末日来临时的普遍复活之间的中间状态所打断。”

以上翻译自《基督邮报》

明升88官方备用网址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如果没有耶稣的身体复活,基督徒就毫无希望,他们的信仰也毫无价值。

然而,对上述这件事的误解和彻头彻尾的谎言依然存在。世上最伟大的奇迹是:上帝以真实的血肉之躯行走于我们中间,并在十字架上残忍地死去,在第三天超自然地死里复活。

上周三,《基督邮报》的特约撰稿人、神学家费伊·沃塞尔(Fay Voshell)在采访中评论道:“尤其是在西方,我们对耶稣最大的误解就是我们可以衡量祂;我们可以把神性随意降低到我们凡人的理解程度,”

“是基督判定我们,祂看见了我们的无助,就毫不犹豫地从荣耀中来,住到我们中间,为我们而死,赐予我们复活的希望,并欢迎我们来到祂所在的天家。祂是道路、真理和生命。任何想让祂来符合我们有限的理解的企图,都会因此彻底破坏复活节美好的希望。”

以下就是三个对于复活的误解:

1. 耶稣不只是死后才现身,祂的身体是完全复原

耶稣复活表现在身体上,祂并没像幽灵一样从坟墓里爬起来。祂的身体是完全恢复了。

然而,根据英国广播公司(BBC)2017年委托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几乎有十分之一不认同任何宗教信仰的人表示,他们相信复活节的故事,但其中有“一些内容不应该按字面意思去理解。”9%的非宗教人士相信复活,只有1%的人表示他们“真的”相信复活。调查还显示,四分之一的基督徒受访者表示,复活并没有发生。今年复活节前,英国广播公司(BBC)最新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只有不到一半的英国基督徒认为耶稣真的死了,但为了宽恕人们的罪过而再次复活。”这次的调查发现,“只有46%基督徒受访者说他们相信基督教信仰的这一关键原则,”

关于基督在身体复活的形态如幽灵般的概念,也许是基于这样的考虑:当时因为门徒们害怕犹太领袖,他们正在紧锁门户里聚会,祂不想以“突然”现身的方式显现在他们面前,怕惊吓到他们。这就正如约翰福音20:19所解释的那样。

但接下来的一段经文解释道:耶稣显现后站在他们当中,说完“愿你们平安”后,他把自己的手和肋旁伤口指给他们看。路加福音24:39复述了耶稣的话:“你们看我的手,我的脚,就知道实在是我了。摸我看看。魂无骨无肉,你们看我是有的。”

2.复活隐喻与字面意义

在更为自由的主流教派中,这种观点坚持认为耶稣复活只是一个比喻,不能从字面含义上来理解。

尽管最近西方主流教派内部的许多分歧都是围绕着婚姻和性道德上,但耶稣复活的本质是一直受到质疑的。

2018年5月,卫理公会(Methodist)牧师罗杰·沃尔西(Roger Wolsey)写了一篇博客,为进步基督教辩护,其中包括这样一句话:“死后上天堂不是信仰或救恩的全部意义所在。…耶稣的复活不应简单被理解为只是为了成为真正的、有意义身体的复活。”

他认为,保罗和许多早期的门徒遇到的耶稣是一个“属灵复活”的基督。

在正统卫理公会出版的刊物《好消息》(Good News)杂志上的一篇文章中,汤姆·兰布雷希特(Tom Lambrecht)提出了相反的观点。“不能将圣经中一切仅从字面含义上来理解,当然基督的复活(和我们的复活)肯定也包括其中。我所担心的是,我们的教会因此会接受一种神学架构,合理地把物理真实变成隐喻。”

他强调说:“然而,事实上,我们对神复活持相互矛盾的看法——通常是由于教会里的会众和在讲坛上的传道人之间的不同看法而造成的,这也正是我们教派中最具破坏性的裂痕之一。”

上周三,沃谢尔(Voshell)对《基督邮报》说:“基督的生、死和复活的去神话法(demythologization)这种方式的理解对基督教来说是灾难性的,因为去除超自然性和启示就意味着耶稣由此变为一个普通的老师,而不是拯救我们的神人。”

3. 耶稣只在门徒的心里复活

上周三,阿拉巴马州伯明翰比森神学院(Beeson Divinity School)圣公会研究主任杰拉尔德·麦克德莫特(Gerald McDermott)接受了《基督邮报》采访。他就表示,“耶稣只在门徒的心里复活”正是来自鲁道夫·布尔特曼(Rudolph Bultmann)对“新约”的去神话法。

麦克德莫特说,这种观念“出于对超自然现象的极端排斥。神学家布尔特曼认为,在科技时代成长的‘现代人’是无法接受超自然现象的。但他忽视了在科技之外,现代人其实是接受超自然现象。”同时,麦克德莫特强调了上述问题之所以在新时代中爆发,原因还是出在那些拒绝接受传统基督教和犹太教的人群当中。

麦克德莫特说,布尔特曼对超自然现象的看法主要来自于“他自己的传统——启蒙运动中的一种未经证实和武断的假设”。然而,在启蒙运动之前,希腊人认为肉体和灵魂是分开的,还认为耶稣是在灵魂而不是在肉体中复活的。

麦克德莫特说:“希腊人认为,人是一个身心二元的有机体。相比灵魂,肉体较为不真实,也较为不好(译者注:希腊人认为,灵魂与肉体乃是两种元素,或者两种力量。在这个结构中,灵魂决定着肉体。这个二元论认为肉体与灵魂是截然对立的)。而希伯来人坚持将肉体与灵魂被视为一体,不能分开。二者若被分开,也只是暂时的,意味着被死亡和末日来临时的普遍复活之间的中间状态所打断。”

以上翻译自《基督邮报》

如果没有耶稣的身体复活,基督徒就毫无希望,他们的信仰也毫无价值。

然而,对上述这件事的误解和彻头彻尾的谎言依然存在。世上最伟大的奇迹是:上帝以真实的血肉之躯行走于我们中间,并在十字架上残忍地死去,在第三天超自然地死里复活。

上周三,《基督邮报》的特约撰稿人、神学家费伊·沃塞尔(Fay Voshell)在采访中评论道:“尤其是在西方,我们对耶稣最大的误解就是我们可以衡量祂;我们可以把神性随意降低到我们凡人的理解程度,”

“是基督判定我们,祂看见了我们的无助,就毫不犹豫地从荣耀中来,住到我们中间,为我们而死,赐予我们复活的希望,并欢迎我们来到祂所在的天家。祂是道路、真理和生命。任何想让祂来符合我们有限的理解的企图,都会因此彻底破坏复活节美好的希望。”

以下就是三个对于复活的误解:

1. 耶稣不只是死后才现身,祂的身体是完全复原

耶稣复活表现在身体上,祂并没像幽灵一样从坟墓里爬起来。祂的身体是完全恢复了。

然而,根据英国广播公司(BBC)2017年委托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几乎有十分之一不认同任何宗教信仰的人表示,他们相信复活节的故事,但其中有“一些内容不应该按字面意思去理解。”9%的非宗教人士相信复活,只有1%的人表示他们“真的”相信复活。调查还显示,四分之一的基督徒受访者表示,复活并没有发生。今年复活节前,英国广播公司(BBC)最新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只有不到一半的英国基督徒认为耶稣真的死了,但为了宽恕人们的罪过而再次复活。”这次的调查发现,“只有46%基督徒受访者说他们相信基督教信仰的这一关键原则,”

关于基督在身体复活的形态如幽灵般的概念,也许是基于这样的考虑:当时因为门徒们害怕犹太领袖,他们正在紧锁门户里聚会,祂不想以“突然”现身的方式显现在他们面前,怕惊吓到他们。这就正如约翰福音20:19所解释的那样。

但接下来的一段经文解释道:耶稣显现后站在他们当中,说完“愿你们平安”后,他把自己的手和肋旁伤口指给他们看。路加福音24:39复述了耶稣的话:“你们看我的手,我的脚,就知道实在是我了。摸我看看。魂无骨无肉,你们看我是有的。”

2.复活隐喻与字面意义

在更为自由的主流教派中,这种观点坚持认为耶稣复活只是一个比喻,不能从字面含义上来理解。

尽管最近西方主流教派内部的许多分歧都是围绕着婚姻和性道德上,但耶稣复活的本质是一直受到质疑的。

2018年5月,卫理公会(Methodist)牧师罗杰·沃尔西(Roger Wolsey)写了一篇博客,为进步基督教辩护,其中包括这样一句话:“死后上天堂不是信仰或救恩的全部意义所在。…耶稣的复活不应简单被理解为只是为了成为真正的、有意义身体的复活。”

他认为,保罗和许多早期的门徒遇到的耶稣是一个“属灵复活”的基督。

在正统卫理公会出版的刊物《好消息》(Good News)杂志上的一篇文章中,汤姆·兰布雷希特(Tom Lambrecht)提出了相反的观点。“不能将圣经中一切仅从字面含义上来理解,当然基督的复活(和我们的复活)肯定也包括其中。我所担心的是,我们的教会因此会接受一种神学架构,合理地把物理真实变成隐喻。”

他强调说:“然而,事实上,我们对神复活持相互矛盾的看法——通常是由于教会里的会众和在讲坛上的传道人之间的不同看法而造成的,这也正是我们教派中最具破坏性的裂痕之一。”

上周三,沃谢尔(Voshell)对《基督邮报》说:“基督的生、死和复活的去神话法(demythologization)这种方式的理解对基督教来说是灾难性的,因为去除超自然性和启示就意味着耶稣由此变为一个普通的老师,而不是拯救我们的神人。”

3. 耶稣只在门徒的心里复活

上周三,阿拉巴马州伯明翰比森神学院(Beeson Divinity School)圣公会研究主任杰拉尔德·麦克德莫特(Gerald McDermott)接受了《基督邮报》采访。他就表示,“耶稣只在门徒的心里复活”正是来自鲁道夫·布尔特曼(Rudolph Bultmann)对“新约”的去神话法。

麦克德莫特说,这种观念“出于对超自然现象的极端排斥。神学家布尔特曼认为,在科技时代成长的‘现代人’是无法接受超自然现象的。但他忽视了在科技之外,现代人其实是接受超自然现象。”同时,麦克德莫特强调了上述问题之所以在新时代中爆发,原因还是出在那些拒绝接受传统基督教和犹太教的人群当中。

麦克德莫特说,布尔特曼对超自然现象的看法主要来自于“他自己的传统——启蒙运动中的一种未经证实和武断的假设”。然而,在启蒙运动之前,希腊人认为肉体和灵魂是分开的,还认为耶稣是在灵魂而不是在肉体中复活的。

麦克德莫特说:“希腊人认为,人是一个身心二元的有机体。相比灵魂,肉体较为不真实,也较为不好(译者注:希腊人认为,灵魂与肉体乃是两种元素,或者两种力量。在这个结构中,灵魂决定着肉体。这个二元论认为肉体与灵魂是截然对立的)。而希伯来人坚持将肉体与灵魂被视为一体,不能分开。二者若被分开,也只是暂时的,意味着被死亡和末日来临时的普遍复活之间的中间状态所打断。”

以上翻译自《基督邮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如果没有耶稣的身体复活,基督徒就毫无希望,他们的信仰也毫无价值。

然而,对上述这件事的误解和彻头彻尾的谎言依然存在。世上最伟大的奇迹是:上帝以真实的血肉之躯行走于我们中间,并在十字架上残忍地死去,在第三天超自然地死里复活。

上周三,《基督邮报》的特约撰稿人、神学家费伊·沃塞尔(Fay Voshell)在采访中评论道:“尤其是在西方,我们对耶稣最大的误解就是我们可以衡量祂;我们可以把神性随意降低到我们凡人的理解程度,”

“是基督判定我们,祂看见了我们的无助,就毫不犹豫地从荣耀中来,住到我们中间,为我们而死,赐予我们复活的希望,并欢迎我们来到祂所在的天家。祂是道路、真理和生命。任何想让祂来符合我们有限的理解的企图,都会因此彻底破坏复活节美好的希望。”

以下就是三个对于复活的误解:

1. 耶稣不只是死后才现身,祂的身体是完全复原

耶稣复活表现在身体上,祂并没像幽灵一样从坟墓里爬起来。祂的身体是完全恢复了。

然而,根据英国广播公司(BBC)2017年委托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几乎有十分之一不认同任何宗教信仰的人表示,他们相信复活节的故事,但其中有“一些内容不应该按字面意思去理解。”9%的非宗教人士相信复活,只有1%的人表示他们“真的”相信复活。调查还显示,四分之一的基督徒受访者表示,复活并没有发生。今年复活节前,英国广播公司(BBC)最新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只有不到一半的英国基督徒认为耶稣真的死了,但为了宽恕人们的罪过而再次复活。”这次的调查发现,“只有46%基督徒受访者说他们相信基督教信仰的这一关键原则,”

关于基督在身体复活的形态如幽灵般的概念,也许是基于这样的考虑:当时因为门徒们害怕犹太领袖,他们正在紧锁门户里聚会,祂不想以“突然”现身的方式显现在他们面前,怕惊吓到他们。这就正如约翰福音20:19所解释的那样。

但接下来的一段经文解释道:耶稣显现后站在他们当中,说完“愿你们平安”后,他把自己的手和肋旁伤口指给他们看。路加福音24:39复述了耶稣的话:“你们看我的手,我的脚,就知道实在是我了。摸我看看。魂无骨无肉,你们看我是有的。”

2.复活隐喻与字面意义

在更为自由的主流教派中,这种观点坚持认为耶稣复活只是一个比喻,不能从字面含义上来理解。

尽管最近西方主流教派内部的许多分歧都是围绕着婚姻和性道德上,但耶稣复活的本质是一直受到质疑的。

2018年5月,卫理公会(Methodist)牧师罗杰·沃尔西(Roger Wolsey)写了一篇博客,为进步基督教辩护,其中包括这样一句话:“死后上天堂不是信仰或救恩的全部意义所在。…耶稣的复活不应简单被理解为只是为了成为真正的、有意义身体的复活。”

他认为,保罗和许多早期的门徒遇到的耶稣是一个“属灵复活”的基督。

在正统卫理公会出版的刊物《好消息》(Good News)杂志上的一篇文章中,汤姆·兰布雷希特(Tom Lambrecht)提出了相反的观点。“不能将圣经中一切仅从字面含义上来理解,当然基督的复活(和我们的复活)肯定也包括其中。我所担心的是,我们的教会因此会接受一种神学架构,合理地把物理真实变成隐喻。”

他强调说:“然而,事实上,我们对神复活持相互矛盾的看法——通常是由于教会里的会众和在讲坛上的传道人之间的不同看法而造成的,这也正是我们教派中最具破坏性的裂痕之一。”

上周三,沃谢尔(Voshell)对《基督邮报》说:“基督的生、死和复活的去神话法(demythologization)这种方式的理解对基督教来说是灾难性的,因为去除超自然性和启示就意味着耶稣由此变为一个普通的老师,而不是拯救我们的神人。”

3. 耶稣只在门徒的心里复活

上周三,阿拉巴马州伯明翰比森神学院(Beeson Divinity School)圣公会研究主任杰拉尔德·麦克德莫特(Gerald McDermott)接受了《基督邮报》采访。他就表示,“耶稣只在门徒的心里复活”正是来自鲁道夫·布尔特曼(Rudolph Bultmann)对“新约”的去神话法。

麦克德莫特说,这种观念“出于对超自然现象的极端排斥。神学家布尔特曼认为,在科技时代成长的‘现代人’是无法接受超自然现象的。但他忽视了在科技之外,现代人其实是接受超自然现象。”同时,麦克德莫特强调了上述问题之所以在新时代中爆发,原因还是出在那些拒绝接受传统基督教和犹太教的人群当中。

麦克德莫特说,布尔特曼对超自然现象的看法主要来自于“他自己的传统——启蒙运动中的一种未经证实和武断的假设”。然而,在启蒙运动之前,希腊人认为肉体和灵魂是分开的,还认为耶稣是在灵魂而不是在肉体中复活的。

麦克德莫特说:“希腊人认为,人是一个身心二元的有机体。相比灵魂,肉体较为不真实,也较为不好(译者注:希腊人认为,灵魂与肉体乃是两种元素,或者两种力量。在这个结构中,灵魂决定着肉体。这个二元论认为肉体与灵魂是截然对立的)。而希伯来人坚持将肉体与灵魂被视为一体,不能分开。二者若被分开,也只是暂时的,意味着被死亡和末日来临时的普遍复活之间的中间状态所打断。”

以上翻译自《基督邮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如果没有耶稣的身体复活,基督徒就毫无希望,他们的信仰也毫无价值。

然而,对上述这件事的误解和彻头彻尾的谎言依然存在。世上最伟大的奇迹是:上帝以真实的血肉之躯行走于我们中间,并在十字架上残忍地死去,在第三天超自然地死里复活。

上周三,《基督邮报》的特约撰稿人、神学家费伊·沃塞尔(Fay Voshell)在采访中评论道:“尤其是在西方,我们对耶稣最大的误解就是我们可以衡量祂;我们可以把神性随意降低到我们凡人的理解程度,”

“是基督判定我们,祂看见了我们的无助,就毫不犹豫地从荣耀中来,住到我们中间,为我们而死,赐予我们复活的希望,并欢迎我们来到祂所在的天家。祂是道路、真理和生命。任何想让祂来符合我们有限的理解的企图,都会因此彻底破坏复活节美好的希望。”

以下就是三个对于复活的误解:

1. 耶稣不只是死后才现身,祂的身体是完全复原

耶稣复活表现在身体上,祂并没像幽灵一样从坟墓里爬起来。祂的身体是完全恢复了。

然而,根据英国广播公司(BBC)2017年委托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几乎有十分之一不认同任何宗教信仰的人表示,他们相信复活节的故事,但其中有“一些内容不应该按字面意思去理解。”9%的非宗教人士相信复活,只有1%的人表示他们“真的”相信复活。调查还显示,四分之一的基督徒受访者表示,复活并没有发生。今年复活节前,英国广播公司(BBC)最新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只有不到一半的英国基督徒认为耶稣真的死了,但为了宽恕人们的罪过而再次复活。”这次的调查发现,“只有46%基督徒受访者说他们相信基督教信仰的这一关键原则,”

关于基督在身体复活的形态如幽灵般的概念,也许是基于这样的考虑:当时因为门徒们害怕犹太领袖,他们正在紧锁门户里聚会,祂不想以“突然”现身的方式显现在他们面前,怕惊吓到他们。这就正如约翰福音20:19所解释的那样。

但接下来的一段经文解释道:耶稣显现后站在他们当中,说完“愿你们平安”后,他把自己的手和肋旁伤口指给他们看。路加福音24:39复述了耶稣的话:“你们看我的手,我的脚,就知道实在是我了。摸我看看。魂无骨无肉,你们看我是有的。”

2.复活隐喻与字面意义

在更为自由的主流教派中,这种观点坚持认为耶稣复活只是一个比喻,不能从字面含义上来理解。

尽管最近西方主流教派内部的许多分歧都是围绕着婚姻和性道德上,但耶稣复活的本质是一直受到质疑的。

2018年5月,卫理公会(Methodist)牧师罗杰·沃尔西(Roger Wolsey)写了一篇博客,为进步基督教辩护,其中包括这样一句话:“死后上天堂不是信仰或救恩的全部意义所在。…耶稣的复活不应简单被理解为只是为了成为真正的、有意义身体的复活。”

他认为,保罗和许多早期的门徒遇到的耶稣是一个“属灵复活”的基督。

在正统卫理公会出版的刊物《好消息》(Good News)杂志上的一篇文章中,汤姆·兰布雷希特(Tom Lambrecht)提出了相反的观点。“不能将圣经中一切仅从字面含义上来理解,当然基督的复活(和我们的复活)肯定也包括其中。我所担心的是,我们的教会因此会接受一种神学架构,合理地把物理真实变成隐喻。”

他强调说:“然而,事实上,我们对神复活持相互矛盾的看法——通常是由于教会里的会众和在讲坛上的传道人之间的不同看法而造成的,这也正是我们教派中最具破坏性的裂痕之一。”

上周三,沃谢尔(Voshell)对《基督邮报》说:“基督的生、死和复活的去神话法(demythologization)这种方式的理解对基督教来说是灾难性的,因为去除超自然性和启示就意味着耶稣由此变为一个普通的老师,而不是拯救我们的神人。”

3. 耶稣只在门徒的心里复活

上周三,阿拉巴马州伯明翰比森神学院(Beeson Divinity School)圣公会研究主任杰拉尔德·麦克德莫特(Gerald McDermott)接受了《基督邮报》采访。他就表示,“耶稣只在门徒的心里复活”正是来自鲁道夫·布尔特曼(Rudolph Bultmann)对“新约”的去神话法。

麦克德莫特说,这种观念“出于对超自然现象的极端排斥。神学家布尔特曼认为,在科技时代成长的‘现代人’是无法接受超自然现象的。但他忽视了在科技之外,现代人其实是接受超自然现象。”同时,麦克德莫特强调了上述问题之所以在新时代中爆发,原因还是出在那些拒绝接受传统基督教和犹太教的人群当中。

麦克德莫特说,布尔特曼对超自然现象的看法主要来自于“他自己的传统——启蒙运动中的一种未经证实和武断的假设”。然而,在启蒙运动之前,希腊人认为肉体和灵魂是分开的,还认为耶稣是在灵魂而不是在肉体中复活的。

麦克德莫特说:“希腊人认为,人是一个身心二元的有机体。相比灵魂,肉体较为不真实,也较为不好(译者注:希腊人认为,灵魂与肉体乃是两种元素,或者两种力量。在这个结构中,灵魂决定着肉体。这个二元论认为肉体与灵魂是截然对立的)。而希伯来人坚持将肉体与灵魂被视为一体,不能分开。二者若被分开,也只是暂时的,意味着被死亡和末日来临时的普遍复活之间的中间状态所打断。”

以上翻译自《基督邮报》

如果没有耶稣的身体复活,基督徒就毫无希望,他们的信仰也毫无价值。

然而,对上述这件事的误解和彻头彻尾的谎言依然存在。世上最伟大的奇迹是:上帝以真实的血肉之躯行走于我们中间,并在十字架上残忍地死去,在第三天超自然地死里复活。

上周三,《基督邮报》的特约撰稿人、神学家费伊·沃塞尔(Fay Voshell)在采访中评论道:“尤其是在西方,我们对耶稣最大的误解就是我们可以衡量祂;我们可以把神性随意降低到我们凡人的理解程度,”

“是基督判定我们,祂看见了我们的无助,就毫不犹豫地从荣耀中来,住到我们中间,为我们而死,赐予我们复活的希望,并欢迎我们来到祂所在的天家。祂是道路、真理和生命。任何想让祂来符合我们有限的理解的企图,都会因此彻底破坏复活节美好的希望。”

以下就是三个对于复活的误解:

1. 耶稣不只是死后才现身,祂的身体是完全复原

耶稣复活表现在身体上,祂并没像幽灵一样从坟墓里爬起来。祂的身体是完全恢复了。

然而,根据英国广播公司(BBC)2017年委托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几乎有十分之一不认同任何宗教信仰的人表示,他们相信复活节的故事,但其中有“一些内容不应该按字面意思去理解。”9%的非宗教人士相信复活,只有1%的人表示他们“真的”相信复活。调查还显示,四分之一的基督徒受访者表示,复活并没有发生。今年复活节前,英国广播公司(BBC)最新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只有不到一半的英国基督徒认为耶稣真的死了,但为了宽恕人们的罪过而再次复活。”这次的调查发现,“只有46%基督徒受访者说他们相信基督教信仰的这一关键原则,”

关于基督在身体复活的形态如幽灵般的概念,也许是基于这样的考虑:当时因为门徒们害怕犹太领袖,他们正在紧锁门户里聚会,祂不想以“突然”现身的方式显现在他们面前,怕惊吓到他们。这就正如约翰福音20:19所解释的那样。

但接下来的一段经文解释道:耶稣显现后站在他们当中,说完“愿你们平安”后,他把自己的手和肋旁伤口指给他们看。路加福音24:39复述了耶稣的话:“你们看我的手,我的脚,就知道实在是我了。摸我看看。魂无骨无肉,你们看我是有的。”

2.复活隐喻与字面意义

在更为自由的主流教派中,这种观点坚持认为耶稣复活只是一个比喻,不能从字面含义上来理解。

尽管最近西方主流教派内部的许多分歧都是围绕着婚姻和性道德上,但耶稣复活的本质是一直受到质疑的。

2018年5月,卫理公会(Methodist)牧师罗杰·沃尔西(Roger Wolsey)写了一篇博客,为进步基督教辩护,其中包括这样一句话:“死后上天堂不是信仰或救恩的全部意义所在。…耶稣的复活不应简单被理解为只是为了成为真正的、有意义身体的复活。”

他认为,保罗和许多早期的门徒遇到的耶稣是一个“属灵复活”的基督。

在正统卫理公会出版的刊物《好消息》(Good News)杂志上的一篇文章中,汤姆·兰布雷希特(Tom Lambrecht)提出了相反的观点。“不能将圣经中一切仅从字面含义上来理解,当然基督的复活(和我们的复活)肯定也包括其中。我所担心的是,我们的教会因此会接受一种神学架构,合理地把物理真实变成隐喻。”

他强调说:“然而,事实上,我们对神复活持相互矛盾的看法——通常是由于教会里的会众和在讲坛上的传道人之间的不同看法而造成的,这也正是我们教派中最具破坏性的裂痕之一。”

上周三,沃谢尔(Voshell)对《基督邮报》说:“基督的生、死和复活的去神话法(demythologization)这种方式的理解对基督教来说是灾难性的,因为去除超自然性和启示就意味着耶稣由此变为一个普通的老师,而不是拯救我们的神人。”

3. 耶稣只在门徒的心里复活

上周三,阿拉巴马州伯明翰比森神学院(Beeson Divinity School)圣公会研究主任杰拉尔德·麦克德莫特(Gerald McDermott)接受了《基督邮报》采访。他就表示,“耶稣只在门徒的心里复活”正是来自鲁道夫·布尔特曼(Rudolph Bultmann)对“新约”的去神话法。

麦克德莫特说,这种观念“出于对超自然现象的极端排斥。神学家布尔特曼认为,在科技时代成长的‘现代人’是无法接受超自然现象的。但他忽视了在科技之外,现代人其实是接受超自然现象。”同时,麦克德莫特强调了上述问题之所以在新时代中爆发,原因还是出在那些拒绝接受传统基督教和犹太教的人群当中。

麦克德莫特说,布尔特曼对超自然现象的看法主要来自于“他自己的传统——启蒙运动中的一种未经证实和武断的假设”。然而,在启蒙运动之前,希腊人认为肉体和灵魂是分开的,还认为耶稣是在灵魂而不是在肉体中复活的。

麦克德莫特说:“希腊人认为,人是一个身心二元的有机体。相比灵魂,肉体较为不真实,也较为不好(译者注:希腊人认为,灵魂与肉体乃是两种元素,或者两种力量。在这个结构中,灵魂决定着肉体。这个二元论认为肉体与灵魂是截然对立的)。而希伯来人坚持将肉体与灵魂被视为一体,不能分开。二者若被分开,也只是暂时的,意味着被死亡和末日来临时的普遍复活之间的中间状态所打断。”

以上翻译自《基督邮报》

1.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如果没有耶稣的身体复活,基督徒就毫无希望,他们的信仰也毫无价值。

然而,对上述这件事的误解和彻头彻尾的谎言依然存在。世上最伟大的奇迹是:上帝以真实的血肉之躯行走于我们中间,并在十字架上残忍地死去,在第三天超自然地死里复活。

上周三,《基督邮报》的特约撰稿人、神学家费伊·沃塞尔(Fay Voshell)在采访中评论道:“尤其是在西方,我们对耶稣最大的误解就是我们可以衡量祂;我们可以把神性随意降低到我们凡人的理解程度,”

“是基督判定我们,祂看见了我们的无助,就毫不犹豫地从荣耀中来,住到我们中间,为我们而死,赐予我们复活的希望,并欢迎我们来到祂所在的天家。祂是道路、真理和生命。任何想让祂来符合我们有限的理解的企图,都会因此彻底破坏复活节美好的希望。”

以下就是三个对于复活的误解:

1. 耶稣不只是死后才现身,祂的身体是完全复原

耶稣复活表现在身体上,祂并没像幽灵一样从坟墓里爬起来。祂的身体是完全恢复了。

然而,根据英国广播公司(BBC)2017年委托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几乎有十分之一不认同任何宗教信仰的人表示,他们相信复活节的故事,但其中有“一些内容不应该按字面意思去理解。”9%的非宗教人士相信复活,只有1%的人表示他们“真的”相信复活。调查还显示,四分之一的基督徒受访者表示,复活并没有发生。今年复活节前,英国广播公司(BBC)最新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只有不到一半的英国基督徒认为耶稣真的死了,但为了宽恕人们的罪过而再次复活。”这次的调查发现,“只有46%基督徒受访者说他们相信基督教信仰的这一关键原则,”

关于基督在身体复活的形态如幽灵般的概念,也许是基于这样的考虑:当时因为门徒们害怕犹太领袖,他们正在紧锁门户里聚会,祂不想以“突然”现身的方式显现在他们面前,怕惊吓到他们。这就正如约翰福音20:19所解释的那样。

但接下来的一段经文解释道:耶稣显现后站在他们当中,说完“愿你们平安”后,他把自己的手和肋旁伤口指给他们看。路加福音24:39复述了耶稣的话:“你们看我的手,我的脚,就知道实在是我了。摸我看看。魂无骨无肉,你们看我是有的。”

2.复活隐喻与字面意义

在更为自由的主流教派中,这种观点坚持认为耶稣复活只是一个比喻,不能从字面含义上来理解。

尽管最近西方主流教派内部的许多分歧都是围绕着婚姻和性道德上,但耶稣复活的本质是一直受到质疑的。

2018年5月,卫理公会(Methodist)牧师罗杰·沃尔西(Roger Wolsey)写了一篇博客,为进步基督教辩护,其中包括这样一句话:“死后上天堂不是信仰或救恩的全部意义所在。…耶稣的复活不应简单被理解为只是为了成为真正的、有意义身体的复活。”

他认为,保罗和许多早期的门徒遇到的耶稣是一个“属灵复活”的基督。

在正统卫理公会出版的刊物《好消息》(Good News)杂志上的一篇文章中,汤姆·兰布雷希特(Tom Lambrecht)提出了相反的观点。“不能将圣经中一切仅从字面含义上来理解,当然基督的复活(和我们的复活)肯定也包括其中。我所担心的是,我们的教会因此会接受一种神学架构,合理地把物理真实变成隐喻。”

他强调说:“然而,事实上,我们对神复活持相互矛盾的看法——通常是由于教会里的会众和在讲坛上的传道人之间的不同看法而造成的,这也正是我们教派中最具破坏性的裂痕之一。”

上周三,沃谢尔(Voshell)对《基督邮报》说:“基督的生、死和复活的去神话法(demythologization)这种方式的理解对基督教来说是灾难性的,因为去除超自然性和启示就意味着耶稣由此变为一个普通的老师,而不是拯救我们的神人。”

3. 耶稣只在门徒的心里复活

上周三,阿拉巴马州伯明翰比森神学院(Beeson Divinity School)圣公会研究主任杰拉尔德·麦克德莫特(Gerald McDermott)接受了《基督邮报》采访。他就表示,“耶稣只在门徒的心里复活”正是来自鲁道夫·布尔特曼(Rudolph Bultmann)对“新约”的去神话法。

麦克德莫特说,这种观念“出于对超自然现象的极端排斥。神学家布尔特曼认为,在科技时代成长的‘现代人’是无法接受超自然现象的。但他忽视了在科技之外,现代人其实是接受超自然现象。”同时,麦克德莫特强调了上述问题之所以在新时代中爆发,原因还是出在那些拒绝接受传统基督教和犹太教的人群当中。

麦克德莫特说,布尔特曼对超自然现象的看法主要来自于“他自己的传统——启蒙运动中的一种未经证实和武断的假设”。然而,在启蒙运动之前,希腊人认为肉体和灵魂是分开的,还认为耶稣是在灵魂而不是在肉体中复活的。

麦克德莫特说:“希腊人认为,人是一个身心二元的有机体。相比灵魂,肉体较为不真实,也较为不好(译者注:希腊人认为,灵魂与肉体乃是两种元素,或者两种力量。在这个结构中,灵魂决定着肉体。这个二元论认为肉体与灵魂是截然对立的)。而希伯来人坚持将肉体与灵魂被视为一体,不能分开。二者若被分开,也只是暂时的,意味着被死亡和末日来临时的普遍复活之间的中间状态所打断。”

以上翻译自《基督邮报》

如果没有耶稣的身体复活,基督徒就毫无希望,他们的信仰也毫无价值。

然而,对上述这件事的误解和彻头彻尾的谎言依然存在。世上最伟大的奇迹是:上帝以真实的血肉之躯行走于我们中间,并在十字架上残忍地死去,在第三天超自然地死里复活。

上周三,《基督邮报》的特约撰稿人、神学家费伊·沃塞尔(Fay Voshell)在采访中评论道:“尤其是在西方,我们对耶稣最大的误解就是我们可以衡量祂;我们可以把神性随意降低到我们凡人的理解程度,”

“是基督判定我们,祂看见了我们的无助,就毫不犹豫地从荣耀中来,住到我们中间,为我们而死,赐予我们复活的希望,并欢迎我们来到祂所在的天家。祂是道路、真理和生命。任何想让祂来符合我们有限的理解的企图,都会因此彻底破坏复活节美好的希望。”

以下就是三个对于复活的误解:

1. 耶稣不只是死后才现身,祂的身体是完全复原

耶稣复活表现在身体上,祂并没像幽灵一样从坟墓里爬起来。祂的身体是完全恢复了。

然而,根据英国广播公司(BBC)2017年委托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几乎有十分之一不认同任何宗教信仰的人表示,他们相信复活节的故事,但其中有“一些内容不应该按字面意思去理解。”9%的非宗教人士相信复活,只有1%的人表示他们“真的”相信复活。调查还显示,四分之一的基督徒受访者表示,复活并没有发生。今年复活节前,英国广播公司(BBC)最新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只有不到一半的英国基督徒认为耶稣真的死了,但为了宽恕人们的罪过而再次复活。”这次的调查发现,“只有46%基督徒受访者说他们相信基督教信仰的这一关键原则,”

关于基督在身体复活的形态如幽灵般的概念,也许是基于这样的考虑:当时因为门徒们害怕犹太领袖,他们正在紧锁门户里聚会,祂不想以“突然”现身的方式显现在他们面前,怕惊吓到他们。这就正如约翰福音20:19所解释的那样。

但接下来的一段经文解释道:耶稣显现后站在他们当中,说完“愿你们平安”后,他把自己的手和肋旁伤口指给他们看。路加福音24:39复述了耶稣的话:“你们看我的手,我的脚,就知道实在是我了。摸我看看。魂无骨无肉,你们看我是有的。”

2.复活隐喻与字面意义

在更为自由的主流教派中,这种观点坚持认为耶稣复活只是一个比喻,不能从字面含义上来理解。

尽管最近西方主流教派内部的许多分歧都是围绕着婚姻和性道德上,但耶稣复活的本质是一直受到质疑的。

2018年5月,卫理公会(Methodist)牧师罗杰·沃尔西(Roger Wolsey)写了一篇博客,为进步基督教辩护,其中包括这样一句话:“死后上天堂不是信仰或救恩的全部意义所在。…耶稣的复活不应简单被理解为只是为了成为真正的、有意义身体的复活。”

他认为,保罗和许多早期的门徒遇到的耶稣是一个“属灵复活”的基督。

在正统卫理公会出版的刊物《好消息》(Good News)杂志上的一篇文章中,汤姆·兰布雷希特(Tom Lambrecht)提出了相反的观点。“不能将圣经中一切仅从字面含义上来理解,当然基督的复活(和我们的复活)肯定也包括其中。我所担心的是,我们的教会因此会接受一种神学架构,合理地把物理真实变成隐喻。”

他强调说:“然而,事实上,我们对神复活持相互矛盾的看法——通常是由于教会里的会众和在讲坛上的传道人之间的不同看法而造成的,这也正是我们教派中最具破坏性的裂痕之一。”

上周三,沃谢尔(Voshell)对《基督邮报》说:“基督的生、死和复活的去神话法(demythologization)这种方式的理解对基督教来说是灾难性的,因为去除超自然性和启示就意味着耶稣由此变为一个普通的老师,而不是拯救我们的神人。”

3. 耶稣只在门徒的心里复活

上周三,阿拉巴马州伯明翰比森神学院(Beeson Divinity School)圣公会研究主任杰拉尔德·麦克德莫特(Gerald McDermott)接受了《基督邮报》采访。他就表示,“耶稣只在门徒的心里复活”正是来自鲁道夫·布尔特曼(Rudolph Bultmann)对“新约”的去神话法。

麦克德莫特说,这种观念“出于对超自然现象的极端排斥。神学家布尔特曼认为,在科技时代成长的‘现代人’是无法接受超自然现象的。但他忽视了在科技之外,现代人其实是接受超自然现象。”同时,麦克德莫特强调了上述问题之所以在新时代中爆发,原因还是出在那些拒绝接受传统基督教和犹太教的人群当中。

麦克德莫特说,布尔特曼对超自然现象的看法主要来自于“他自己的传统——启蒙运动中的一种未经证实和武断的假设”。然而,在启蒙运动之前,希腊人认为肉体和灵魂是分开的,还认为耶稣是在灵魂而不是在肉体中复活的。

麦克德莫特说:“希腊人认为,人是一个身心二元的有机体。相比灵魂,肉体较为不真实,也较为不好(译者注:希腊人认为,灵魂与肉体乃是两种元素,或者两种力量。在这个结构中,灵魂决定着肉体。这个二元论认为肉体与灵魂是截然对立的)。而希伯来人坚持将肉体与灵魂被视为一体,不能分开。二者若被分开,也只是暂时的,意味着被死亡和末日来临时的普遍复活之间的中间状态所打断。”

以上翻译自《基督邮报》

如果没有耶稣的身体复活,基督徒就毫无希望,他们的信仰也毫无价值。

然而,对上述这件事的误解和彻头彻尾的谎言依然存在。世上最伟大的奇迹是:上帝以真实的血肉之躯行走于我们中间,并在十字架上残忍地死去,在第三天超自然地死里复活。

上周三,《基督邮报》的特约撰稿人、神学家费伊·沃塞尔(Fay Voshell)在采访中评论道:“尤其是在西方,我们对耶稣最大的误解就是我们可以衡量祂;我们可以把神性随意降低到我们凡人的理解程度,”

“是基督判定我们,祂看见了我们的无助,就毫不犹豫地从荣耀中来,住到我们中间,为我们而死,赐予我们复活的希望,并欢迎我们来到祂所在的天家。祂是道路、真理和生命。任何想让祂来符合我们有限的理解的企图,都会因此彻底破坏复活节美好的希望。”

以下就是三个对于复活的误解:

1. 耶稣不只是死后才现身,祂的身体是完全复原

耶稣复活表现在身体上,祂并没像幽灵一样从坟墓里爬起来。祂的身体是完全恢复了。

然而,根据英国广播公司(BBC)2017年委托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几乎有十分之一不认同任何宗教信仰的人表示,他们相信复活节的故事,但其中有“一些内容不应该按字面意思去理解。”9%的非宗教人士相信复活,只有1%的人表示他们“真的”相信复活。调查还显示,四分之一的基督徒受访者表示,复活并没有发生。今年复活节前,英国广播公司(BBC)最新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只有不到一半的英国基督徒认为耶稣真的死了,但为了宽恕人们的罪过而再次复活。”这次的调查发现,“只有46%基督徒受访者说他们相信基督教信仰的这一关键原则,”

关于基督在身体复活的形态如幽灵般的概念,也许是基于这样的考虑:当时因为门徒们害怕犹太领袖,他们正在紧锁门户里聚会,祂不想以“突然”现身的方式显现在他们面前,怕惊吓到他们。这就正如约翰福音20:19所解释的那样。

但接下来的一段经文解释道:耶稣显现后站在他们当中,说完“愿你们平安”后,他把自己的手和肋旁伤口指给他们看。路加福音24:39复述了耶稣的话:“你们看我的手,我的脚,就知道实在是我了。摸我看看。魂无骨无肉,你们看我是有的。”

2.复活隐喻与字面意义

在更为自由的主流教派中,这种观点坚持认为耶稣复活只是一个比喻,不能从字面含义上来理解。

尽管最近西方主流教派内部的许多分歧都是围绕着婚姻和性道德上,但耶稣复活的本质是一直受到质疑的。

2018年5月,卫理公会(Methodist)牧师罗杰·沃尔西(Roger Wolsey)写了一篇博客,为进步基督教辩护,其中包括这样一句话:“死后上天堂不是信仰或救恩的全部意义所在。…耶稣的复活不应简单被理解为只是为了成为真正的、有意义身体的复活。”

他认为,保罗和许多早期的门徒遇到的耶稣是一个“属灵复活”的基督。

在正统卫理公会出版的刊物《好消息》(Good News)杂志上的一篇文章中,汤姆·兰布雷希特(Tom Lambrecht)提出了相反的观点。“不能将圣经中一切仅从字面含义上来理解,当然基督的复活(和我们的复活)肯定也包括其中。我所担心的是,我们的教会因此会接受一种神学架构,合理地把物理真实变成隐喻。”

他强调说:“然而,事实上,我们对神复活持相互矛盾的看法——通常是由于教会里的会众和在讲坛上的传道人之间的不同看法而造成的,这也正是我们教派中最具破坏性的裂痕之一。”

上周三,沃谢尔(Voshell)对《基督邮报》说:“基督的生、死和复活的去神话法(demythologization)这种方式的理解对基督教来说是灾难性的,因为去除超自然性和启示就意味着耶稣由此变为一个普通的老师,而不是拯救我们的神人。”

3. 耶稣只在门徒的心里复活

上周三,阿拉巴马州伯明翰比森神学院(Beeson Divinity School)圣公会研究主任杰拉尔德·麦克德莫特(Gerald McDermott)接受了《基督邮报》采访。他就表示,“耶稣只在门徒的心里复活”正是来自鲁道夫·布尔特曼(Rudolph Bultmann)对“新约”的去神话法。

麦克德莫特说,这种观念“出于对超自然现象的极端排斥。神学家布尔特曼认为,在科技时代成长的‘现代人’是无法接受超自然现象的。但他忽视了在科技之外,现代人其实是接受超自然现象。”同时,麦克德莫特强调了上述问题之所以在新时代中爆发,原因还是出在那些拒绝接受传统基督教和犹太教的人群当中。

麦克德莫特说,布尔特曼对超自然现象的看法主要来自于“他自己的传统——启蒙运动中的一种未经证实和武断的假设”。然而,在启蒙运动之前,希腊人认为肉体和灵魂是分开的,还认为耶稣是在灵魂而不是在肉体中复活的。

麦克德莫特说:“希腊人认为,人是一个身心二元的有机体。相比灵魂,肉体较为不真实,也较为不好(译者注:希腊人认为,灵魂与肉体乃是两种元素,或者两种力量。在这个结构中,灵魂决定着肉体。这个二元论认为肉体与灵魂是截然对立的)。而希伯来人坚持将肉体与灵魂被视为一体,不能分开。二者若被分开,也只是暂时的,意味着被死亡和末日来临时的普遍复活之间的中间状态所打断。”

以上翻译自《基督邮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如果没有耶稣的身体复活,基督徒就毫无希望,他们的信仰也毫无价值。

然而,对上述这件事的误解和彻头彻尾的谎言依然存在。世上最伟大的奇迹是:上帝以真实的血肉之躯行走于我们中间,并在十字架上残忍地死去,在第三天超自然地死里复活。

上周三,《基督邮报》的特约撰稿人、神学家费伊·沃塞尔(Fay Voshell)在采访中评论道:“尤其是在西方,我们对耶稣最大的误解就是我们可以衡量祂;我们可以把神性随意降低到我们凡人的理解程度,”

“是基督判定我们,祂看见了我们的无助,就毫不犹豫地从荣耀中来,住到我们中间,为我们而死,赐予我们复活的希望,并欢迎我们来到祂所在的天家。祂是道路、真理和生命。任何想让祂来符合我们有限的理解的企图,都会因此彻底破坏复活节美好的希望。”

以下就是三个对于复活的误解:

1. 耶稣不只是死后才现身,祂的身体是完全复原

耶稣复活表现在身体上,祂并没像幽灵一样从坟墓里爬起来。祂的身体是完全恢复了。

然而,根据英国广播公司(BBC)2017年委托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几乎有十分之一不认同任何宗教信仰的人表示,他们相信复活节的故事,但其中有“一些内容不应该按字面意思去理解。”9%的非宗教人士相信复活,只有1%的人表示他们“真的”相信复活。调查还显示,四分之一的基督徒受访者表示,复活并没有发生。今年复活节前,英国广播公司(BBC)最新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只有不到一半的英国基督徒认为耶稣真的死了,但为了宽恕人们的罪过而再次复活。”这次的调查发现,“只有46%基督徒受访者说他们相信基督教信仰的这一关键原则,”

关于基督在身体复活的形态如幽灵般的概念,也许是基于这样的考虑:当时因为门徒们害怕犹太领袖,他们正在紧锁门户里聚会,祂不想以“突然”现身的方式显现在他们面前,怕惊吓到他们。这就正如约翰福音20:19所解释的那样。

但接下来的一段经文解释道:耶稣显现后站在他们当中,说完“愿你们平安”后,他把自己的手和肋旁伤口指给他们看。路加福音24:39复述了耶稣的话:“你们看我的手,我的脚,就知道实在是我了。摸我看看。魂无骨无肉,你们看我是有的。”

2.复活隐喻与字面意义

在更为自由的主流教派中,这种观点坚持认为耶稣复活只是一个比喻,不能从字面含义上来理解。

尽管最近西方主流教派内部的许多分歧都是围绕着婚姻和性道德上,但耶稣复活的本质是一直受到质疑的。

2018年5月,卫理公会(Methodist)牧师罗杰·沃尔西(Roger Wolsey)写了一篇博客,为进步基督教辩护,其中包括这样一句话:“死后上天堂不是信仰或救恩的全部意义所在。…耶稣的复活不应简单被理解为只是为了成为真正的、有意义身体的复活。”

他认为,保罗和许多早期的门徒遇到的耶稣是一个“属灵复活”的基督。

在正统卫理公会出版的刊物《好消息》(Good News)杂志上的一篇文章中,汤姆·兰布雷希特(Tom Lambrecht)提出了相反的观点。“不能将圣经中一切仅从字面含义上来理解,当然基督的复活(和我们的复活)肯定也包括其中。我所担心的是,我们的教会因此会接受一种神学架构,合理地把物理真实变成隐喻。”

他强调说:“然而,事实上,我们对神复活持相互矛盾的看法——通常是由于教会里的会众和在讲坛上的传道人之间的不同看法而造成的,这也正是我们教派中最具破坏性的裂痕之一。”

上周三,沃谢尔(Voshell)对《基督邮报》说:“基督的生、死和复活的去神话法(demythologization)这种方式的理解对基督教来说是灾难性的,因为去除超自然性和启示就意味着耶稣由此变为一个普通的老师,而不是拯救我们的神人。”

3. 耶稣只在门徒的心里复活

上周三,阿拉巴马州伯明翰比森神学院(Beeson Divinity School)圣公会研究主任杰拉尔德·麦克德莫特(Gerald McDermott)接受了《基督邮报》采访。他就表示,“耶稣只在门徒的心里复活”正是来自鲁道夫·布尔特曼(Rudolph Bultmann)对“新约”的去神话法。

麦克德莫特说,这种观念“出于对超自然现象的极端排斥。神学家布尔特曼认为,在科技时代成长的‘现代人’是无法接受超自然现象的。但他忽视了在科技之外,现代人其实是接受超自然现象。”同时,麦克德莫特强调了上述问题之所以在新时代中爆发,原因还是出在那些拒绝接受传统基督教和犹太教的人群当中。

麦克德莫特说,布尔特曼对超自然现象的看法主要来自于“他自己的传统——启蒙运动中的一种未经证实和武断的假设”。然而,在启蒙运动之前,希腊人认为肉体和灵魂是分开的,还认为耶稣是在灵魂而不是在肉体中复活的。

麦克德莫特说:“希腊人认为,人是一个身心二元的有机体。相比灵魂,肉体较为不真实,也较为不好(译者注:希腊人认为,灵魂与肉体乃是两种元素,或者两种力量。在这个结构中,灵魂决定着肉体。这个二元论认为肉体与灵魂是截然对立的)。而希伯来人坚持将肉体与灵魂被视为一体,不能分开。二者若被分开,也只是暂时的,意味着被死亡和末日来临时的普遍复活之间的中间状态所打断。”

以上翻译自《基督邮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2.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如果没有耶稣的身体复活,基督徒就毫无希望,他们的信仰也毫无价值。

然而,对上述这件事的误解和彻头彻尾的谎言依然存在。世上最伟大的奇迹是:上帝以真实的血肉之躯行走于我们中间,并在十字架上残忍地死去,在第三天超自然地死里复活。

上周三,《基督邮报》的特约撰稿人、神学家费伊·沃塞尔(Fay Voshell)在采访中评论道:“尤其是在西方,我们对耶稣最大的误解就是我们可以衡量祂;我们可以把神性随意降低到我们凡人的理解程度,”

“是基督判定我们,祂看见了我们的无助,就毫不犹豫地从荣耀中来,住到我们中间,为我们而死,赐予我们复活的希望,并欢迎我们来到祂所在的天家。祂是道路、真理和生命。任何想让祂来符合我们有限的理解的企图,都会因此彻底破坏复活节美好的希望。”

以下就是三个对于复活的误解:

1. 耶稣不只是死后才现身,祂的身体是完全复原

耶稣复活表现在身体上,祂并没像幽灵一样从坟墓里爬起来。祂的身体是完全恢复了。

然而,根据英国广播公司(BBC)2017年委托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几乎有十分之一不认同任何宗教信仰的人表示,他们相信复活节的故事,但其中有“一些内容不应该按字面意思去理解。”9%的非宗教人士相信复活,只有1%的人表示他们“真的”相信复活。调查还显示,四分之一的基督徒受访者表示,复活并没有发生。今年复活节前,英国广播公司(BBC)最新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只有不到一半的英国基督徒认为耶稣真的死了,但为了宽恕人们的罪过而再次复活。”这次的调查发现,“只有46%基督徒受访者说他们相信基督教信仰的这一关键原则,”

关于基督在身体复活的形态如幽灵般的概念,也许是基于这样的考虑:当时因为门徒们害怕犹太领袖,他们正在紧锁门户里聚会,祂不想以“突然”现身的方式显现在他们面前,怕惊吓到他们。这就正如约翰福音20:19所解释的那样。

但接下来的一段经文解释道:耶稣显现后站在他们当中,说完“愿你们平安”后,他把自己的手和肋旁伤口指给他们看。路加福音24:39复述了耶稣的话:“你们看我的手,我的脚,就知道实在是我了。摸我看看。魂无骨无肉,你们看我是有的。”

2.复活隐喻与字面意义

在更为自由的主流教派中,这种观点坚持认为耶稣复活只是一个比喻,不能从字面含义上来理解。

尽管最近西方主流教派内部的许多分歧都是围绕着婚姻和性道德上,但耶稣复活的本质是一直受到质疑的。

2018年5月,卫理公会(Methodist)牧师罗杰·沃尔西(Roger Wolsey)写了一篇博客,为进步基督教辩护,其中包括这样一句话:“死后上天堂不是信仰或救恩的全部意义所在。…耶稣的复活不应简单被理解为只是为了成为真正的、有意义身体的复活。”

他认为,保罗和许多早期的门徒遇到的耶稣是一个“属灵复活”的基督。

在正统卫理公会出版的刊物《好消息》(Good News)杂志上的一篇文章中,汤姆·兰布雷希特(Tom Lambrecht)提出了相反的观点。“不能将圣经中一切仅从字面含义上来理解,当然基督的复活(和我们的复活)肯定也包括其中。我所担心的是,我们的教会因此会接受一种神学架构,合理地把物理真实变成隐喻。”

他强调说:“然而,事实上,我们对神复活持相互矛盾的看法——通常是由于教会里的会众和在讲坛上的传道人之间的不同看法而造成的,这也正是我们教派中最具破坏性的裂痕之一。”

上周三,沃谢尔(Voshell)对《基督邮报》说:“基督的生、死和复活的去神话法(demythologization)这种方式的理解对基督教来说是灾难性的,因为去除超自然性和启示就意味着耶稣由此变为一个普通的老师,而不是拯救我们的神人。”

3. 耶稣只在门徒的心里复活

上周三,阿拉巴马州伯明翰比森神学院(Beeson Divinity School)圣公会研究主任杰拉尔德·麦克德莫特(Gerald McDermott)接受了《基督邮报》采访。他就表示,“耶稣只在门徒的心里复活”正是来自鲁道夫·布尔特曼(Rudolph Bultmann)对“新约”的去神话法。

麦克德莫特说,这种观念“出于对超自然现象的极端排斥。神学家布尔特曼认为,在科技时代成长的‘现代人’是无法接受超自然现象的。但他忽视了在科技之外,现代人其实是接受超自然现象。”同时,麦克德莫特强调了上述问题之所以在新时代中爆发,原因还是出在那些拒绝接受传统基督教和犹太教的人群当中。

麦克德莫特说,布尔特曼对超自然现象的看法主要来自于“他自己的传统——启蒙运动中的一种未经证实和武断的假设”。然而,在启蒙运动之前,希腊人认为肉体和灵魂是分开的,还认为耶稣是在灵魂而不是在肉体中复活的。

麦克德莫特说:“希腊人认为,人是一个身心二元的有机体。相比灵魂,肉体较为不真实,也较为不好(译者注:希腊人认为,灵魂与肉体乃是两种元素,或者两种力量。在这个结构中,灵魂决定着肉体。这个二元论认为肉体与灵魂是截然对立的)。而希伯来人坚持将肉体与灵魂被视为一体,不能分开。二者若被分开,也只是暂时的,意味着被死亡和末日来临时的普遍复活之间的中间状态所打断。”

以上翻译自《基督邮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3.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如果没有耶稣的身体复活,基督徒就毫无希望,他们的信仰也毫无价值。

然而,对上述这件事的误解和彻头彻尾的谎言依然存在。世上最伟大的奇迹是:上帝以真实的血肉之躯行走于我们中间,并在十字架上残忍地死去,在第三天超自然地死里复活。

上周三,《基督邮报》的特约撰稿人、神学家费伊·沃塞尔(Fay Voshell)在采访中评论道:“尤其是在西方,我们对耶稣最大的误解就是我们可以衡量祂;我们可以把神性随意降低到我们凡人的理解程度,”

“是基督判定我们,祂看见了我们的无助,就毫不犹豫地从荣耀中来,住到我们中间,为我们而死,赐予我们复活的希望,并欢迎我们来到祂所在的天家。祂是道路、真理和生命。任何想让祂来符合我们有限的理解的企图,都会因此彻底破坏复活节美好的希望。”

以下就是三个对于复活的误解:

1. 耶稣不只是死后才现身,祂的身体是完全复原

耶稣复活表现在身体上,祂并没像幽灵一样从坟墓里爬起来。祂的身体是完全恢复了。

然而,根据英国广播公司(BBC)2017年委托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几乎有十分之一不认同任何宗教信仰的人表示,他们相信复活节的故事,但其中有“一些内容不应该按字面意思去理解。”9%的非宗教人士相信复活,只有1%的人表示他们“真的”相信复活。调查还显示,四分之一的基督徒受访者表示,复活并没有发生。今年复活节前,英国广播公司(BBC)最新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只有不到一半的英国基督徒认为耶稣真的死了,但为了宽恕人们的罪过而再次复活。”这次的调查发现,“只有46%基督徒受访者说他们相信基督教信仰的这一关键原则,”

关于基督在身体复活的形态如幽灵般的概念,也许是基于这样的考虑:当时因为门徒们害怕犹太领袖,他们正在紧锁门户里聚会,祂不想以“突然”现身的方式显现在他们面前,怕惊吓到他们。这就正如约翰福音20:19所解释的那样。

但接下来的一段经文解释道:耶稣显现后站在他们当中,说完“愿你们平安”后,他把自己的手和肋旁伤口指给他们看。路加福音24:39复述了耶稣的话:“你们看我的手,我的脚,就知道实在是我了。摸我看看。魂无骨无肉,你们看我是有的。”

2.复活隐喻与字面意义

在更为自由的主流教派中,这种观点坚持认为耶稣复活只是一个比喻,不能从字面含义上来理解。

尽管最近西方主流教派内部的许多分歧都是围绕着婚姻和性道德上,但耶稣复活的本质是一直受到质疑的。

2018年5月,卫理公会(Methodist)牧师罗杰·沃尔西(Roger Wolsey)写了一篇博客,为进步基督教辩护,其中包括这样一句话:“死后上天堂不是信仰或救恩的全部意义所在。…耶稣的复活不应简单被理解为只是为了成为真正的、有意义身体的复活。”

他认为,保罗和许多早期的门徒遇到的耶稣是一个“属灵复活”的基督。

在正统卫理公会出版的刊物《好消息》(Good News)杂志上的一篇文章中,汤姆·兰布雷希特(Tom Lambrecht)提出了相反的观点。“不能将圣经中一切仅从字面含义上来理解,当然基督的复活(和我们的复活)肯定也包括其中。我所担心的是,我们的教会因此会接受一种神学架构,合理地把物理真实变成隐喻。”

他强调说:“然而,事实上,我们对神复活持相互矛盾的看法——通常是由于教会里的会众和在讲坛上的传道人之间的不同看法而造成的,这也正是我们教派中最具破坏性的裂痕之一。”

上周三,沃谢尔(Voshell)对《基督邮报》说:“基督的生、死和复活的去神话法(demythologization)这种方式的理解对基督教来说是灾难性的,因为去除超自然性和启示就意味着耶稣由此变为一个普通的老师,而不是拯救我们的神人。”

3. 耶稣只在门徒的心里复活

上周三,阿拉巴马州伯明翰比森神学院(Beeson Divinity School)圣公会研究主任杰拉尔德·麦克德莫特(Gerald McDermott)接受了《基督邮报》采访。他就表示,“耶稣只在门徒的心里复活”正是来自鲁道夫·布尔特曼(Rudolph Bultmann)对“新约”的去神话法。

麦克德莫特说,这种观念“出于对超自然现象的极端排斥。神学家布尔特曼认为,在科技时代成长的‘现代人’是无法接受超自然现象的。但他忽视了在科技之外,现代人其实是接受超自然现象。”同时,麦克德莫特强调了上述问题之所以在新时代中爆发,原因还是出在那些拒绝接受传统基督教和犹太教的人群当中。

麦克德莫特说,布尔特曼对超自然现象的看法主要来自于“他自己的传统——启蒙运动中的一种未经证实和武断的假设”。然而,在启蒙运动之前,希腊人认为肉体和灵魂是分开的,还认为耶稣是在灵魂而不是在肉体中复活的。

麦克德莫特说:“希腊人认为,人是一个身心二元的有机体。相比灵魂,肉体较为不真实,也较为不好(译者注:希腊人认为,灵魂与肉体乃是两种元素,或者两种力量。在这个结构中,灵魂决定着肉体。这个二元论认为肉体与灵魂是截然对立的)。而希伯来人坚持将肉体与灵魂被视为一体,不能分开。二者若被分开,也只是暂时的,意味着被死亡和末日来临时的普遍复活之间的中间状态所打断。”

以上翻译自《基督邮报》

如果没有耶稣的身体复活,基督徒就毫无希望,他们的信仰也毫无价值。

然而,对上述这件事的误解和彻头彻尾的谎言依然存在。世上最伟大的奇迹是:上帝以真实的血肉之躯行走于我们中间,并在十字架上残忍地死去,在第三天超自然地死里复活。

上周三,《基督邮报》的特约撰稿人、神学家费伊·沃塞尔(Fay Voshell)在采访中评论道:“尤其是在西方,我们对耶稣最大的误解就是我们可以衡量祂;我们可以把神性随意降低到我们凡人的理解程度,”

“是基督判定我们,祂看见了我们的无助,就毫不犹豫地从荣耀中来,住到我们中间,为我们而死,赐予我们复活的希望,并欢迎我们来到祂所在的天家。祂是道路、真理和生命。任何想让祂来符合我们有限的理解的企图,都会因此彻底破坏复活节美好的希望。”

以下就是三个对于复活的误解:

1. 耶稣不只是死后才现身,祂的身体是完全复原

耶稣复活表现在身体上,祂并没像幽灵一样从坟墓里爬起来。祂的身体是完全恢复了。

然而,根据英国广播公司(BBC)2017年委托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几乎有十分之一不认同任何宗教信仰的人表示,他们相信复活节的故事,但其中有“一些内容不应该按字面意思去理解。”9%的非宗教人士相信复活,只有1%的人表示他们“真的”相信复活。调查还显示,四分之一的基督徒受访者表示,复活并没有发生。今年复活节前,英国广播公司(BBC)最新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只有不到一半的英国基督徒认为耶稣真的死了,但为了宽恕人们的罪过而再次复活。”这次的调查发现,“只有46%基督徒受访者说他们相信基督教信仰的这一关键原则,”

关于基督在身体复活的形态如幽灵般的概念,也许是基于这样的考虑:当时因为门徒们害怕犹太领袖,他们正在紧锁门户里聚会,祂不想以“突然”现身的方式显现在他们面前,怕惊吓到他们。这就正如约翰福音20:19所解释的那样。

但接下来的一段经文解释道:耶稣显现后站在他们当中,说完“愿你们平安”后,他把自己的手和肋旁伤口指给他们看。路加福音24:39复述了耶稣的话:“你们看我的手,我的脚,就知道实在是我了。摸我看看。魂无骨无肉,你们看我是有的。”

2.复活隐喻与字面意义

在更为自由的主流教派中,这种观点坚持认为耶稣复活只是一个比喻,不能从字面含义上来理解。

尽管最近西方主流教派内部的许多分歧都是围绕着婚姻和性道德上,但耶稣复活的本质是一直受到质疑的。

2018年5月,卫理公会(Methodist)牧师罗杰·沃尔西(Roger Wolsey)写了一篇博客,为进步基督教辩护,其中包括这样一句话:“死后上天堂不是信仰或救恩的全部意义所在。…耶稣的复活不应简单被理解为只是为了成为真正的、有意义身体的复活。”

他认为,保罗和许多早期的门徒遇到的耶稣是一个“属灵复活”的基督。

在正统卫理公会出版的刊物《好消息》(Good News)杂志上的一篇文章中,汤姆·兰布雷希特(Tom Lambrecht)提出了相反的观点。“不能将圣经中一切仅从字面含义上来理解,当然基督的复活(和我们的复活)肯定也包括其中。我所担心的是,我们的教会因此会接受一种神学架构,合理地把物理真实变成隐喻。”

他强调说:“然而,事实上,我们对神复活持相互矛盾的看法——通常是由于教会里的会众和在讲坛上的传道人之间的不同看法而造成的,这也正是我们教派中最具破坏性的裂痕之一。”

上周三,沃谢尔(Voshell)对《基督邮报》说:“基督的生、死和复活的去神话法(demythologization)这种方式的理解对基督教来说是灾难性的,因为去除超自然性和启示就意味着耶稣由此变为一个普通的老师,而不是拯救我们的神人。”

3. 耶稣只在门徒的心里复活

上周三,阿拉巴马州伯明翰比森神学院(Beeson Divinity School)圣公会研究主任杰拉尔德·麦克德莫特(Gerald McDermott)接受了《基督邮报》采访。他就表示,“耶稣只在门徒的心里复活”正是来自鲁道夫·布尔特曼(Rudolph Bultmann)对“新约”的去神话法。

麦克德莫特说,这种观念“出于对超自然现象的极端排斥。神学家布尔特曼认为,在科技时代成长的‘现代人’是无法接受超自然现象的。但他忽视了在科技之外,现代人其实是接受超自然现象。”同时,麦克德莫特强调了上述问题之所以在新时代中爆发,原因还是出在那些拒绝接受传统基督教和犹太教的人群当中。

麦克德莫特说,布尔特曼对超自然现象的看法主要来自于“他自己的传统——启蒙运动中的一种未经证实和武断的假设”。然而,在启蒙运动之前,希腊人认为肉体和灵魂是分开的,还认为耶稣是在灵魂而不是在肉体中复活的。

麦克德莫特说:“希腊人认为,人是一个身心二元的有机体。相比灵魂,肉体较为不真实,也较为不好(译者注:希腊人认为,灵魂与肉体乃是两种元素,或者两种力量。在这个结构中,灵魂决定着肉体。这个二元论认为肉体与灵魂是截然对立的)。而希伯来人坚持将肉体与灵魂被视为一体,不能分开。二者若被分开,也只是暂时的,意味着被死亡和末日来临时的普遍复活之间的中间状态所打断。”

以上翻译自《基督邮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如果没有耶稣的身体复活,基督徒就毫无希望,他们的信仰也毫无价值。

然而,对上述这件事的误解和彻头彻尾的谎言依然存在。世上最伟大的奇迹是:上帝以真实的血肉之躯行走于我们中间,并在十字架上残忍地死去,在第三天超自然地死里复活。

上周三,《基督邮报》的特约撰稿人、神学家费伊·沃塞尔(Fay Voshell)在采访中评论道:“尤其是在西方,我们对耶稣最大的误解就是我们可以衡量祂;我们可以把神性随意降低到我们凡人的理解程度,”

“是基督判定我们,祂看见了我们的无助,就毫不犹豫地从荣耀中来,住到我们中间,为我们而死,赐予我们复活的希望,并欢迎我们来到祂所在的天家。祂是道路、真理和生命。任何想让祂来符合我们有限的理解的企图,都会因此彻底破坏复活节美好的希望。”

以下就是三个对于复活的误解:

1. 耶稣不只是死后才现身,祂的身体是完全复原

耶稣复活表现在身体上,祂并没像幽灵一样从坟墓里爬起来。祂的身体是完全恢复了。

然而,根据英国广播公司(BBC)2017年委托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几乎有十分之一不认同任何宗教信仰的人表示,他们相信复活节的故事,但其中有“一些内容不应该按字面意思去理解。”9%的非宗教人士相信复活,只有1%的人表示他们“真的”相信复活。调查还显示,四分之一的基督徒受访者表示,复活并没有发生。今年复活节前,英国广播公司(BBC)最新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只有不到一半的英国基督徒认为耶稣真的死了,但为了宽恕人们的罪过而再次复活。”这次的调查发现,“只有46%基督徒受访者说他们相信基督教信仰的这一关键原则,”

关于基督在身体复活的形态如幽灵般的概念,也许是基于这样的考虑:当时因为门徒们害怕犹太领袖,他们正在紧锁门户里聚会,祂不想以“突然”现身的方式显现在他们面前,怕惊吓到他们。这就正如约翰福音20:19所解释的那样。

但接下来的一段经文解释道:耶稣显现后站在他们当中,说完“愿你们平安”后,他把自己的手和肋旁伤口指给他们看。路加福音24:39复述了耶稣的话:“你们看我的手,我的脚,就知道实在是我了。摸我看看。魂无骨无肉,你们看我是有的。”

2.复活隐喻与字面意义

在更为自由的主流教派中,这种观点坚持认为耶稣复活只是一个比喻,不能从字面含义上来理解。

尽管最近西方主流教派内部的许多分歧都是围绕着婚姻和性道德上,但耶稣复活的本质是一直受到质疑的。

2018年5月,卫理公会(Methodist)牧师罗杰·沃尔西(Roger Wolsey)写了一篇博客,为进步基督教辩护,其中包括这样一句话:“死后上天堂不是信仰或救恩的全部意义所在。…耶稣的复活不应简单被理解为只是为了成为真正的、有意义身体的复活。”

他认为,保罗和许多早期的门徒遇到的耶稣是一个“属灵复活”的基督。

在正统卫理公会出版的刊物《好消息》(Good News)杂志上的一篇文章中,汤姆·兰布雷希特(Tom Lambrecht)提出了相反的观点。“不能将圣经中一切仅从字面含义上来理解,当然基督的复活(和我们的复活)肯定也包括其中。我所担心的是,我们的教会因此会接受一种神学架构,合理地把物理真实变成隐喻。”

他强调说:“然而,事实上,我们对神复活持相互矛盾的看法——通常是由于教会里的会众和在讲坛上的传道人之间的不同看法而造成的,这也正是我们教派中最具破坏性的裂痕之一。”

上周三,沃谢尔(Voshell)对《基督邮报》说:“基督的生、死和复活的去神话法(demythologization)这种方式的理解对基督教来说是灾难性的,因为去除超自然性和启示就意味着耶稣由此变为一个普通的老师,而不是拯救我们的神人。”

3. 耶稣只在门徒的心里复活

上周三,阿拉巴马州伯明翰比森神学院(Beeson Divinity School)圣公会研究主任杰拉尔德·麦克德莫特(Gerald McDermott)接受了《基督邮报》采访。他就表示,“耶稣只在门徒的心里复活”正是来自鲁道夫·布尔特曼(Rudolph Bultmann)对“新约”的去神话法。

麦克德莫特说,这种观念“出于对超自然现象的极端排斥。神学家布尔特曼认为,在科技时代成长的‘现代人’是无法接受超自然现象的。但他忽视了在科技之外,现代人其实是接受超自然现象。”同时,麦克德莫特强调了上述问题之所以在新时代中爆发,原因还是出在那些拒绝接受传统基督教和犹太教的人群当中。

麦克德莫特说,布尔特曼对超自然现象的看法主要来自于“他自己的传统——启蒙运动中的一种未经证实和武断的假设”。然而,在启蒙运动之前,希腊人认为肉体和灵魂是分开的,还认为耶稣是在灵魂而不是在肉体中复活的。

麦克德莫特说:“希腊人认为,人是一个身心二元的有机体。相比灵魂,肉体较为不真实,也较为不好(译者注:希腊人认为,灵魂与肉体乃是两种元素,或者两种力量。在这个结构中,灵魂决定着肉体。这个二元论认为肉体与灵魂是截然对立的)。而希伯来人坚持将肉体与灵魂被视为一体,不能分开。二者若被分开,也只是暂时的,意味着被死亡和末日来临时的普遍复活之间的中间状态所打断。”

以上翻译自《基督邮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如果没有耶稣的身体复活,基督徒就毫无希望,他们的信仰也毫无价值。

然而,对上述这件事的误解和彻头彻尾的谎言依然存在。世上最伟大的奇迹是:上帝以真实的血肉之躯行走于我们中间,并在十字架上残忍地死去,在第三天超自然地死里复活。

上周三,《基督邮报》的特约撰稿人、神学家费伊·沃塞尔(Fay Voshell)在采访中评论道:“尤其是在西方,我们对耶稣最大的误解就是我们可以衡量祂;我们可以把神性随意降低到我们凡人的理解程度,”

“是基督判定我们,祂看见了我们的无助,就毫不犹豫地从荣耀中来,住到我们中间,为我们而死,赐予我们复活的希望,并欢迎我们来到祂所在的天家。祂是道路、真理和生命。任何想让祂来符合我们有限的理解的企图,都会因此彻底破坏复活节美好的希望。”

以下就是三个对于复活的误解:

1. 耶稣不只是死后才现身,祂的身体是完全复原

耶稣复活表现在身体上,祂并没像幽灵一样从坟墓里爬起来。祂的身体是完全恢复了。

然而,根据英国广播公司(BBC)2017年委托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几乎有十分之一不认同任何宗教信仰的人表示,他们相信复活节的故事,但其中有“一些内容不应该按字面意思去理解。”9%的非宗教人士相信复活,只有1%的人表示他们“真的”相信复活。调查还显示,四分之一的基督徒受访者表示,复活并没有发生。今年复活节前,英国广播公司(BBC)最新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只有不到一半的英国基督徒认为耶稣真的死了,但为了宽恕人们的罪过而再次复活。”这次的调查发现,“只有46%基督徒受访者说他们相信基督教信仰的这一关键原则,”

关于基督在身体复活的形态如幽灵般的概念,也许是基于这样的考虑:当时因为门徒们害怕犹太领袖,他们正在紧锁门户里聚会,祂不想以“突然”现身的方式显现在他们面前,怕惊吓到他们。这就正如约翰福音20:19所解释的那样。

但接下来的一段经文解释道:耶稣显现后站在他们当中,说完“愿你们平安”后,他把自己的手和肋旁伤口指给他们看。路加福音24:39复述了耶稣的话:“你们看我的手,我的脚,就知道实在是我了。摸我看看。魂无骨无肉,你们看我是有的。”

2.复活隐喻与字面意义

在更为自由的主流教派中,这种观点坚持认为耶稣复活只是一个比喻,不能从字面含义上来理解。

尽管最近西方主流教派内部的许多分歧都是围绕着婚姻和性道德上,但耶稣复活的本质是一直受到质疑的。

2018年5月,卫理公会(Methodist)牧师罗杰·沃尔西(Roger Wolsey)写了一篇博客,为进步基督教辩护,其中包括这样一句话:“死后上天堂不是信仰或救恩的全部意义所在。…耶稣的复活不应简单被理解为只是为了成为真正的、有意义身体的复活。”

他认为,保罗和许多早期的门徒遇到的耶稣是一个“属灵复活”的基督。

在正统卫理公会出版的刊物《好消息》(Good News)杂志上的一篇文章中,汤姆·兰布雷希特(Tom Lambrecht)提出了相反的观点。“不能将圣经中一切仅从字面含义上来理解,当然基督的复活(和我们的复活)肯定也包括其中。我所担心的是,我们的教会因此会接受一种神学架构,合理地把物理真实变成隐喻。”

他强调说:“然而,事实上,我们对神复活持相互矛盾的看法——通常是由于教会里的会众和在讲坛上的传道人之间的不同看法而造成的,这也正是我们教派中最具破坏性的裂痕之一。”

上周三,沃谢尔(Voshell)对《基督邮报》说:“基督的生、死和复活的去神话法(demythologization)这种方式的理解对基督教来说是灾难性的,因为去除超自然性和启示就意味着耶稣由此变为一个普通的老师,而不是拯救我们的神人。”

3. 耶稣只在门徒的心里复活

上周三,阿拉巴马州伯明翰比森神学院(Beeson Divinity School)圣公会研究主任杰拉尔德·麦克德莫特(Gerald McDermott)接受了《基督邮报》采访。他就表示,“耶稣只在门徒的心里复活”正是来自鲁道夫·布尔特曼(Rudolph Bultmann)对“新约”的去神话法。

麦克德莫特说,这种观念“出于对超自然现象的极端排斥。神学家布尔特曼认为,在科技时代成长的‘现代人’是无法接受超自然现象的。但他忽视了在科技之外,现代人其实是接受超自然现象。”同时,麦克德莫特强调了上述问题之所以在新时代中爆发,原因还是出在那些拒绝接受传统基督教和犹太教的人群当中。

麦克德莫特说,布尔特曼对超自然现象的看法主要来自于“他自己的传统——启蒙运动中的一种未经证实和武断的假设”。然而,在启蒙运动之前,希腊人认为肉体和灵魂是分开的,还认为耶稣是在灵魂而不是在肉体中复活的。

麦克德莫特说:“希腊人认为,人是一个身心二元的有机体。相比灵魂,肉体较为不真实,也较为不好(译者注:希腊人认为,灵魂与肉体乃是两种元素,或者两种力量。在这个结构中,灵魂决定着肉体。这个二元论认为肉体与灵魂是截然对立的)。而希伯来人坚持将肉体与灵魂被视为一体,不能分开。二者若被分开,也只是暂时的,意味着被死亡和末日来临时的普遍复活之间的中间状态所打断。”

以上翻译自《基督邮报》

4.

如果没有耶稣的身体复活,基督徒就毫无希望,他们的信仰也毫无价值。

然而,对上述这件事的误解和彻头彻尾的谎言依然存在。世上最伟大的奇迹是:上帝以真实的血肉之躯行走于我们中间,并在十字架上残忍地死去,在第三天超自然地死里复活。

上周三,《基督邮报》的特约撰稿人、神学家费伊·沃塞尔(Fay Voshell)在采访中评论道:“尤其是在西方,我们对耶稣最大的误解就是我们可以衡量祂;我们可以把神性随意降低到我们凡人的理解程度,”

“是基督判定我们,祂看见了我们的无助,就毫不犹豫地从荣耀中来,住到我们中间,为我们而死,赐予我们复活的希望,并欢迎我们来到祂所在的天家。祂是道路、真理和生命。任何想让祂来符合我们有限的理解的企图,都会因此彻底破坏复活节美好的希望。”

以下就是三个对于复活的误解:

1. 耶稣不只是死后才现身,祂的身体是完全复原

耶稣复活表现在身体上,祂并没像幽灵一样从坟墓里爬起来。祂的身体是完全恢复了。

然而,根据英国广播公司(BBC)2017年委托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几乎有十分之一不认同任何宗教信仰的人表示,他们相信复活节的故事,但其中有“一些内容不应该按字面意思去理解。”9%的非宗教人士相信复活,只有1%的人表示他们“真的”相信复活。调查还显示,四分之一的基督徒受访者表示,复活并没有发生。今年复活节前,英国广播公司(BBC)最新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只有不到一半的英国基督徒认为耶稣真的死了,但为了宽恕人们的罪过而再次复活。”这次的调查发现,“只有46%基督徒受访者说他们相信基督教信仰的这一关键原则,”

关于基督在身体复活的形态如幽灵般的概念,也许是基于这样的考虑:当时因为门徒们害怕犹太领袖,他们正在紧锁门户里聚会,祂不想以“突然”现身的方式显现在他们面前,怕惊吓到他们。这就正如约翰福音20:19所解释的那样。

但接下来的一段经文解释道:耶稣显现后站在他们当中,说完“愿你们平安”后,他把自己的手和肋旁伤口指给他们看。路加福音24:39复述了耶稣的话:“你们看我的手,我的脚,就知道实在是我了。摸我看看。魂无骨无肉,你们看我是有的。”

2.复活隐喻与字面意义

在更为自由的主流教派中,这种观点坚持认为耶稣复活只是一个比喻,不能从字面含义上来理解。

尽管最近西方主流教派内部的许多分歧都是围绕着婚姻和性道德上,但耶稣复活的本质是一直受到质疑的。

2018年5月,卫理公会(Methodist)牧师罗杰·沃尔西(Roger Wolsey)写了一篇博客,为进步基督教辩护,其中包括这样一句话:“死后上天堂不是信仰或救恩的全部意义所在。…耶稣的复活不应简单被理解为只是为了成为真正的、有意义身体的复活。”

他认为,保罗和许多早期的门徒遇到的耶稣是一个“属灵复活”的基督。

在正统卫理公会出版的刊物《好消息》(Good News)杂志上的一篇文章中,汤姆·兰布雷希特(Tom Lambrecht)提出了相反的观点。“不能将圣经中一切仅从字面含义上来理解,当然基督的复活(和我们的复活)肯定也包括其中。我所担心的是,我们的教会因此会接受一种神学架构,合理地把物理真实变成隐喻。”

他强调说:“然而,事实上,我们对神复活持相互矛盾的看法——通常是由于教会里的会众和在讲坛上的传道人之间的不同看法而造成的,这也正是我们教派中最具破坏性的裂痕之一。”

上周三,沃谢尔(Voshell)对《基督邮报》说:“基督的生、死和复活的去神话法(demythologization)这种方式的理解对基督教来说是灾难性的,因为去除超自然性和启示就意味着耶稣由此变为一个普通的老师,而不是拯救我们的神人。”

3. 耶稣只在门徒的心里复活

上周三,阿拉巴马州伯明翰比森神学院(Beeson Divinity School)圣公会研究主任杰拉尔德·麦克德莫特(Gerald McDermott)接受了《基督邮报》采访。他就表示,“耶稣只在门徒的心里复活”正是来自鲁道夫·布尔特曼(Rudolph Bultmann)对“新约”的去神话法。

麦克德莫特说,这种观念“出于对超自然现象的极端排斥。神学家布尔特曼认为,在科技时代成长的‘现代人’是无法接受超自然现象的。但他忽视了在科技之外,现代人其实是接受超自然现象。”同时,麦克德莫特强调了上述问题之所以在新时代中爆发,原因还是出在那些拒绝接受传统基督教和犹太教的人群当中。

麦克德莫特说,布尔特曼对超自然现象的看法主要来自于“他自己的传统——启蒙运动中的一种未经证实和武断的假设”。然而,在启蒙运动之前,希腊人认为肉体和灵魂是分开的,还认为耶稣是在灵魂而不是在肉体中复活的。

麦克德莫特说:“希腊人认为,人是一个身心二元的有机体。相比灵魂,肉体较为不真实,也较为不好(译者注:希腊人认为,灵魂与肉体乃是两种元素,或者两种力量。在这个结构中,灵魂决定着肉体。这个二元论认为肉体与灵魂是截然对立的)。而希伯来人坚持将肉体与灵魂被视为一体,不能分开。二者若被分开,也只是暂时的,意味着被死亡和末日来临时的普遍复活之间的中间状态所打断。”

以上翻译自《基督邮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如果没有耶稣的身体复活,基督徒就毫无希望,他们的信仰也毫无价值。

然而,对上述这件事的误解和彻头彻尾的谎言依然存在。世上最伟大的奇迹是:上帝以真实的血肉之躯行走于我们中间,并在十字架上残忍地死去,在第三天超自然地死里复活。

上周三,《基督邮报》的特约撰稿人、神学家费伊·沃塞尔(Fay Voshell)在采访中评论道:“尤其是在西方,我们对耶稣最大的误解就是我们可以衡量祂;我们可以把神性随意降低到我们凡人的理解程度,”

“是基督判定我们,祂看见了我们的无助,就毫不犹豫地从荣耀中来,住到我们中间,为我们而死,赐予我们复活的希望,并欢迎我们来到祂所在的天家。祂是道路、真理和生命。任何想让祂来符合我们有限的理解的企图,都会因此彻底破坏复活节美好的希望。”

以下就是三个对于复活的误解:

1. 耶稣不只是死后才现身,祂的身体是完全复原

耶稣复活表现在身体上,祂并没像幽灵一样从坟墓里爬起来。祂的身体是完全恢复了。

然而,根据英国广播公司(BBC)2017年委托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几乎有十分之一不认同任何宗教信仰的人表示,他们相信复活节的故事,但其中有“一些内容不应该按字面意思去理解。”9%的非宗教人士相信复活,只有1%的人表示他们“真的”相信复活。调查还显示,四分之一的基督徒受访者表示,复活并没有发生。今年复活节前,英国广播公司(BBC)最新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只有不到一半的英国基督徒认为耶稣真的死了,但为了宽恕人们的罪过而再次复活。”这次的调查发现,“只有46%基督徒受访者说他们相信基督教信仰的这一关键原则,”

关于基督在身体复活的形态如幽灵般的概念,也许是基于这样的考虑:当时因为门徒们害怕犹太领袖,他们正在紧锁门户里聚会,祂不想以“突然”现身的方式显现在他们面前,怕惊吓到他们。这就正如约翰福音20:19所解释的那样。

但接下来的一段经文解释道:耶稣显现后站在他们当中,说完“愿你们平安”后,他把自己的手和肋旁伤口指给他们看。路加福音24:39复述了耶稣的话:“你们看我的手,我的脚,就知道实在是我了。摸我看看。魂无骨无肉,你们看我是有的。”

2.复活隐喻与字面意义

在更为自由的主流教派中,这种观点坚持认为耶稣复活只是一个比喻,不能从字面含义上来理解。

尽管最近西方主流教派内部的许多分歧都是围绕着婚姻和性道德上,但耶稣复活的本质是一直受到质疑的。

2018年5月,卫理公会(Methodist)牧师罗杰·沃尔西(Roger Wolsey)写了一篇博客,为进步基督教辩护,其中包括这样一句话:“死后上天堂不是信仰或救恩的全部意义所在。…耶稣的复活不应简单被理解为只是为了成为真正的、有意义身体的复活。”

他认为,保罗和许多早期的门徒遇到的耶稣是一个“属灵复活”的基督。

在正统卫理公会出版的刊物《好消息》(Good News)杂志上的一篇文章中,汤姆·兰布雷希特(Tom Lambrecht)提出了相反的观点。“不能将圣经中一切仅从字面含义上来理解,当然基督的复活(和我们的复活)肯定也包括其中。我所担心的是,我们的教会因此会接受一种神学架构,合理地把物理真实变成隐喻。”

他强调说:“然而,事实上,我们对神复活持相互矛盾的看法——通常是由于教会里的会众和在讲坛上的传道人之间的不同看法而造成的,这也正是我们教派中最具破坏性的裂痕之一。”

上周三,沃谢尔(Voshell)对《基督邮报》说:“基督的生、死和复活的去神话法(demythologization)这种方式的理解对基督教来说是灾难性的,因为去除超自然性和启示就意味着耶稣由此变为一个普通的老师,而不是拯救我们的神人。”

3. 耶稣只在门徒的心里复活

上周三,阿拉巴马州伯明翰比森神学院(Beeson Divinity School)圣公会研究主任杰拉尔德·麦克德莫特(Gerald McDermott)接受了《基督邮报》采访。他就表示,“耶稣只在门徒的心里复活”正是来自鲁道夫·布尔特曼(Rudolph Bultmann)对“新约”的去神话法。

麦克德莫特说,这种观念“出于对超自然现象的极端排斥。神学家布尔特曼认为,在科技时代成长的‘现代人’是无法接受超自然现象的。但他忽视了在科技之外,现代人其实是接受超自然现象。”同时,麦克德莫特强调了上述问题之所以在新时代中爆发,原因还是出在那些拒绝接受传统基督教和犹太教的人群当中。

麦克德莫特说,布尔特曼对超自然现象的看法主要来自于“他自己的传统——启蒙运动中的一种未经证实和武断的假设”。然而,在启蒙运动之前,希腊人认为肉体和灵魂是分开的,还认为耶稣是在灵魂而不是在肉体中复活的。

麦克德莫特说:“希腊人认为,人是一个身心二元的有机体。相比灵魂,肉体较为不真实,也较为不好(译者注:希腊人认为,灵魂与肉体乃是两种元素,或者两种力量。在这个结构中,灵魂决定着肉体。这个二元论认为肉体与灵魂是截然对立的)。而希伯来人坚持将肉体与灵魂被视为一体,不能分开。二者若被分开,也只是暂时的,意味着被死亡和末日来临时的普遍复活之间的中间状态所打断。”

以上翻译自《基督邮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如果没有耶稣的身体复活,基督徒就毫无希望,他们的信仰也毫无价值。

然而,对上述这件事的误解和彻头彻尾的谎言依然存在。世上最伟大的奇迹是:上帝以真实的血肉之躯行走于我们中间,并在十字架上残忍地死去,在第三天超自然地死里复活。

上周三,《基督邮报》的特约撰稿人、神学家费伊·沃塞尔(Fay Voshell)在采访中评论道:“尤其是在西方,我们对耶稣最大的误解就是我们可以衡量祂;我们可以把神性随意降低到我们凡人的理解程度,”

“是基督判定我们,祂看见了我们的无助,就毫不犹豫地从荣耀中来,住到我们中间,为我们而死,赐予我们复活的希望,并欢迎我们来到祂所在的天家。祂是道路、真理和生命。任何想让祂来符合我们有限的理解的企图,都会因此彻底破坏复活节美好的希望。”

以下就是三个对于复活的误解:

1. 耶稣不只是死后才现身,祂的身体是完全复原

耶稣复活表现在身体上,祂并没像幽灵一样从坟墓里爬起来。祂的身体是完全恢复了。

然而,根据英国广播公司(BBC)2017年委托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几乎有十分之一不认同任何宗教信仰的人表示,他们相信复活节的故事,但其中有“一些内容不应该按字面意思去理解。”9%的非宗教人士相信复活,只有1%的人表示他们“真的”相信复活。调查还显示,四分之一的基督徒受访者表示,复活并没有发生。今年复活节前,英国广播公司(BBC)最新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只有不到一半的英国基督徒认为耶稣真的死了,但为了宽恕人们的罪过而再次复活。”这次的调查发现,“只有46%基督徒受访者说他们相信基督教信仰的这一关键原则,”

关于基督在身体复活的形态如幽灵般的概念,也许是基于这样的考虑:当时因为门徒们害怕犹太领袖,他们正在紧锁门户里聚会,祂不想以“突然”现身的方式显现在他们面前,怕惊吓到他们。这就正如约翰福音20:19所解释的那样。

但接下来的一段经文解释道:耶稣显现后站在他们当中,说完“愿你们平安”后,他把自己的手和肋旁伤口指给他们看。路加福音24:39复述了耶稣的话:“你们看我的手,我的脚,就知道实在是我了。摸我看看。魂无骨无肉,你们看我是有的。”

2.复活隐喻与字面意义

在更为自由的主流教派中,这种观点坚持认为耶稣复活只是一个比喻,不能从字面含义上来理解。

尽管最近西方主流教派内部的许多分歧都是围绕着婚姻和性道德上,但耶稣复活的本质是一直受到质疑的。

2018年5月,卫理公会(Methodist)牧师罗杰·沃尔西(Roger Wolsey)写了一篇博客,为进步基督教辩护,其中包括这样一句话:“死后上天堂不是信仰或救恩的全部意义所在。…耶稣的复活不应简单被理解为只是为了成为真正的、有意义身体的复活。”

他认为,保罗和许多早期的门徒遇到的耶稣是一个“属灵复活”的基督。

在正统卫理公会出版的刊物《好消息》(Good News)杂志上的一篇文章中,汤姆·兰布雷希特(Tom Lambrecht)提出了相反的观点。“不能将圣经中一切仅从字面含义上来理解,当然基督的复活(和我们的复活)肯定也包括其中。我所担心的是,我们的教会因此会接受一种神学架构,合理地把物理真实变成隐喻。”

他强调说:“然而,事实上,我们对神复活持相互矛盾的看法——通常是由于教会里的会众和在讲坛上的传道人之间的不同看法而造成的,这也正是我们教派中最具破坏性的裂痕之一。”

上周三,沃谢尔(Voshell)对《基督邮报》说:“基督的生、死和复活的去神话法(demythologization)这种方式的理解对基督教来说是灾难性的,因为去除超自然性和启示就意味着耶稣由此变为一个普通的老师,而不是拯救我们的神人。”

3. 耶稣只在门徒的心里复活

上周三,阿拉巴马州伯明翰比森神学院(Beeson Divinity School)圣公会研究主任杰拉尔德·麦克德莫特(Gerald McDermott)接受了《基督邮报》采访。他就表示,“耶稣只在门徒的心里复活”正是来自鲁道夫·布尔特曼(Rudolph Bultmann)对“新约”的去神话法。

麦克德莫特说,这种观念“出于对超自然现象的极端排斥。神学家布尔特曼认为,在科技时代成长的‘现代人’是无法接受超自然现象的。但他忽视了在科技之外,现代人其实是接受超自然现象。”同时,麦克德莫特强调了上述问题之所以在新时代中爆发,原因还是出在那些拒绝接受传统基督教和犹太教的人群当中。

麦克德莫特说,布尔特曼对超自然现象的看法主要来自于“他自己的传统——启蒙运动中的一种未经证实和武断的假设”。然而,在启蒙运动之前,希腊人认为肉体和灵魂是分开的,还认为耶稣是在灵魂而不是在肉体中复活的。

麦克德莫特说:“希腊人认为,人是一个身心二元的有机体。相比灵魂,肉体较为不真实,也较为不好(译者注:希腊人认为,灵魂与肉体乃是两种元素,或者两种力量。在这个结构中,灵魂决定着肉体。这个二元论认为肉体与灵魂是截然对立的)。而希伯来人坚持将肉体与灵魂被视为一体,不能分开。二者若被分开,也只是暂时的,意味着被死亡和末日来临时的普遍复活之间的中间状态所打断。”

以上翻译自《基督邮报》

如果没有耶稣的身体复活,基督徒就毫无希望,他们的信仰也毫无价值。

然而,对上述这件事的误解和彻头彻尾的谎言依然存在。世上最伟大的奇迹是:上帝以真实的血肉之躯行走于我们中间,并在十字架上残忍地死去,在第三天超自然地死里复活。

上周三,《基督邮报》的特约撰稿人、神学家费伊·沃塞尔(Fay Voshell)在采访中评论道:“尤其是在西方,我们对耶稣最大的误解就是我们可以衡量祂;我们可以把神性随意降低到我们凡人的理解程度,”

“是基督判定我们,祂看见了我们的无助,就毫不犹豫地从荣耀中来,住到我们中间,为我们而死,赐予我们复活的希望,并欢迎我们来到祂所在的天家。祂是道路、真理和生命。任何想让祂来符合我们有限的理解的企图,都会因此彻底破坏复活节美好的希望。”

以下就是三个对于复活的误解:

1. 耶稣不只是死后才现身,祂的身体是完全复原

耶稣复活表现在身体上,祂并没像幽灵一样从坟墓里爬起来。祂的身体是完全恢复了。

然而,根据英国广播公司(BBC)2017年委托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几乎有十分之一不认同任何宗教信仰的人表示,他们相信复活节的故事,但其中有“一些内容不应该按字面意思去理解。”9%的非宗教人士相信复活,只有1%的人表示他们“真的”相信复活。调查还显示,四分之一的基督徒受访者表示,复活并没有发生。今年复活节前,英国广播公司(BBC)最新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只有不到一半的英国基督徒认为耶稣真的死了,但为了宽恕人们的罪过而再次复活。”这次的调查发现,“只有46%基督徒受访者说他们相信基督教信仰的这一关键原则,”

关于基督在身体复活的形态如幽灵般的概念,也许是基于这样的考虑:当时因为门徒们害怕犹太领袖,他们正在紧锁门户里聚会,祂不想以“突然”现身的方式显现在他们面前,怕惊吓到他们。这就正如约翰福音20:19所解释的那样。

但接下来的一段经文解释道:耶稣显现后站在他们当中,说完“愿你们平安”后,他把自己的手和肋旁伤口指给他们看。路加福音24:39复述了耶稣的话:“你们看我的手,我的脚,就知道实在是我了。摸我看看。魂无骨无肉,你们看我是有的。”

2.复活隐喻与字面意义

在更为自由的主流教派中,这种观点坚持认为耶稣复活只是一个比喻,不能从字面含义上来理解。

尽管最近西方主流教派内部的许多分歧都是围绕着婚姻和性道德上,但耶稣复活的本质是一直受到质疑的。

2018年5月,卫理公会(Methodist)牧师罗杰·沃尔西(Roger Wolsey)写了一篇博客,为进步基督教辩护,其中包括这样一句话:“死后上天堂不是信仰或救恩的全部意义所在。…耶稣的复活不应简单被理解为只是为了成为真正的、有意义身体的复活。”

他认为,保罗和许多早期的门徒遇到的耶稣是一个“属灵复活”的基督。

在正统卫理公会出版的刊物《好消息》(Good News)杂志上的一篇文章中,汤姆·兰布雷希特(Tom Lambrecht)提出了相反的观点。“不能将圣经中一切仅从字面含义上来理解,当然基督的复活(和我们的复活)肯定也包括其中。我所担心的是,我们的教会因此会接受一种神学架构,合理地把物理真实变成隐喻。”

他强调说:“然而,事实上,我们对神复活持相互矛盾的看法——通常是由于教会里的会众和在讲坛上的传道人之间的不同看法而造成的,这也正是我们教派中最具破坏性的裂痕之一。”

上周三,沃谢尔(Voshell)对《基督邮报》说:“基督的生、死和复活的去神话法(demythologization)这种方式的理解对基督教来说是灾难性的,因为去除超自然性和启示就意味着耶稣由此变为一个普通的老师,而不是拯救我们的神人。”

3. 耶稣只在门徒的心里复活

上周三,阿拉巴马州伯明翰比森神学院(Beeson Divinity School)圣公会研究主任杰拉尔德·麦克德莫特(Gerald McDermott)接受了《基督邮报》采访。他就表示,“耶稣只在门徒的心里复活”正是来自鲁道夫·布尔特曼(Rudolph Bultmann)对“新约”的去神话法。

麦克德莫特说,这种观念“出于对超自然现象的极端排斥。神学家布尔特曼认为,在科技时代成长的‘现代人’是无法接受超自然现象的。但他忽视了在科技之外,现代人其实是接受超自然现象。”同时,麦克德莫特强调了上述问题之所以在新时代中爆发,原因还是出在那些拒绝接受传统基督教和犹太教的人群当中。

麦克德莫特说,布尔特曼对超自然现象的看法主要来自于“他自己的传统——启蒙运动中的一种未经证实和武断的假设”。然而,在启蒙运动之前,希腊人认为肉体和灵魂是分开的,还认为耶稣是在灵魂而不是在肉体中复活的。

麦克德莫特说:“希腊人认为,人是一个身心二元的有机体。相比灵魂,肉体较为不真实,也较为不好(译者注:希腊人认为,灵魂与肉体乃是两种元素,或者两种力量。在这个结构中,灵魂决定着肉体。这个二元论认为肉体与灵魂是截然对立的)。而希伯来人坚持将肉体与灵魂被视为一体,不能分开。二者若被分开,也只是暂时的,意味着被死亡和末日来临时的普遍复活之间的中间状态所打断。”

以上翻译自《基督邮报》

如果没有耶稣的身体复活,基督徒就毫无希望,他们的信仰也毫无价值。

然而,对上述这件事的误解和彻头彻尾的谎言依然存在。世上最伟大的奇迹是:上帝以真实的血肉之躯行走于我们中间,并在十字架上残忍地死去,在第三天超自然地死里复活。

上周三,《基督邮报》的特约撰稿人、神学家费伊·沃塞尔(Fay Voshell)在采访中评论道:“尤其是在西方,我们对耶稣最大的误解就是我们可以衡量祂;我们可以把神性随意降低到我们凡人的理解程度,”

“是基督判定我们,祂看见了我们的无助,就毫不犹豫地从荣耀中来,住到我们中间,为我们而死,赐予我们复活的希望,并欢迎我们来到祂所在的天家。祂是道路、真理和生命。任何想让祂来符合我们有限的理解的企图,都会因此彻底破坏复活节美好的希望。”

以下就是三个对于复活的误解:

1. 耶稣不只是死后才现身,祂的身体是完全复原

耶稣复活表现在身体上,祂并没像幽灵一样从坟墓里爬起来。祂的身体是完全恢复了。

然而,根据英国广播公司(BBC)2017年委托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几乎有十分之一不认同任何宗教信仰的人表示,他们相信复活节的故事,但其中有“一些内容不应该按字面意思去理解。”9%的非宗教人士相信复活,只有1%的人表示他们“真的”相信复活。调查还显示,四分之一的基督徒受访者表示,复活并没有发生。今年复活节前,英国广播公司(BBC)最新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只有不到一半的英国基督徒认为耶稣真的死了,但为了宽恕人们的罪过而再次复活。”这次的调查发现,“只有46%基督徒受访者说他们相信基督教信仰的这一关键原则,”

关于基督在身体复活的形态如幽灵般的概念,也许是基于这样的考虑:当时因为门徒们害怕犹太领袖,他们正在紧锁门户里聚会,祂不想以“突然”现身的方式显现在他们面前,怕惊吓到他们。这就正如约翰福音20:19所解释的那样。

但接下来的一段经文解释道:耶稣显现后站在他们当中,说完“愿你们平安”后,他把自己的手和肋旁伤口指给他们看。路加福音24:39复述了耶稣的话:“你们看我的手,我的脚,就知道实在是我了。摸我看看。魂无骨无肉,你们看我是有的。”

2.复活隐喻与字面意义

在更为自由的主流教派中,这种观点坚持认为耶稣复活只是一个比喻,不能从字面含义上来理解。

尽管最近西方主流教派内部的许多分歧都是围绕着婚姻和性道德上,但耶稣复活的本质是一直受到质疑的。

2018年5月,卫理公会(Methodist)牧师罗杰·沃尔西(Roger Wolsey)写了一篇博客,为进步基督教辩护,其中包括这样一句话:“死后上天堂不是信仰或救恩的全部意义所在。…耶稣的复活不应简单被理解为只是为了成为真正的、有意义身体的复活。”

他认为,保罗和许多早期的门徒遇到的耶稣是一个“属灵复活”的基督。

在正统卫理公会出版的刊物《好消息》(Good News)杂志上的一篇文章中,汤姆·兰布雷希特(Tom Lambrecht)提出了相反的观点。“不能将圣经中一切仅从字面含义上来理解,当然基督的复活(和我们的复活)肯定也包括其中。我所担心的是,我们的教会因此会接受一种神学架构,合理地把物理真实变成隐喻。”

他强调说:“然而,事实上,我们对神复活持相互矛盾的看法——通常是由于教会里的会众和在讲坛上的传道人之间的不同看法而造成的,这也正是我们教派中最具破坏性的裂痕之一。”

上周三,沃谢尔(Voshell)对《基督邮报》说:“基督的生、死和复活的去神话法(demythologization)这种方式的理解对基督教来说是灾难性的,因为去除超自然性和启示就意味着耶稣由此变为一个普通的老师,而不是拯救我们的神人。”

3. 耶稣只在门徒的心里复活

上周三,阿拉巴马州伯明翰比森神学院(Beeson Divinity School)圣公会研究主任杰拉尔德·麦克德莫特(Gerald McDermott)接受了《基督邮报》采访。他就表示,“耶稣只在门徒的心里复活”正是来自鲁道夫·布尔特曼(Rudolph Bultmann)对“新约”的去神话法。

麦克德莫特说,这种观念“出于对超自然现象的极端排斥。神学家布尔特曼认为,在科技时代成长的‘现代人’是无法接受超自然现象的。但他忽视了在科技之外,现代人其实是接受超自然现象。”同时,麦克德莫特强调了上述问题之所以在新时代中爆发,原因还是出在那些拒绝接受传统基督教和犹太教的人群当中。

麦克德莫特说,布尔特曼对超自然现象的看法主要来自于“他自己的传统——启蒙运动中的一种未经证实和武断的假设”。然而,在启蒙运动之前,希腊人认为肉体和灵魂是分开的,还认为耶稣是在灵魂而不是在肉体中复活的。

麦克德莫特说:“希腊人认为,人是一个身心二元的有机体。相比灵魂,肉体较为不真实,也较为不好(译者注:希腊人认为,灵魂与肉体乃是两种元素,或者两种力量。在这个结构中,灵魂决定着肉体。这个二元论认为肉体与灵魂是截然对立的)。而希伯来人坚持将肉体与灵魂被视为一体,不能分开。二者若被分开,也只是暂时的,意味着被死亡和末日来临时的普遍复活之间的中间状态所打断。”

以上翻译自《基督邮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明升88官方备用网址

展开全文
相关文章
十六浦备用网站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明升体育备用网址

如果没有耶稣的身体复活,基督徒就毫无希望,他们的信仰也毫无价值。

然而,对上述这件事的误解和彻头彻尾的谎言依然存在。世上最伟大的奇迹是:上帝以真实的血肉之躯行走于我们中间,并在十字架上残忍地死去,在第三天超自然地死里复活。

上周三,《基督邮报》的特约撰稿人、神学家费伊·沃塞尔(Fay Voshell)在采访中评论道:“尤其是在西方,我们对耶稣最大的误解就是我们可以衡量祂;我们可以把神性随意降低到我们凡人的理解程度,”

“是基督判定我们,祂看见了我们的无助,就毫不犹豫地从荣耀中来,住到我们中间,为我们而死,赐予我们复活的希望,并欢迎我们来到祂所在的天家。祂是道路、真理和生命。任何想让祂来符合我们有限的理解的企图,都会因此彻底破坏复活节美好的希望。”

以下就是三个对于复活的误解:

1. 耶稣不只是死后才现身,祂的身体是完全复原

耶稣复活表现在身体上,祂并没像幽灵一样从坟墓里爬起来。祂的身体是完全恢复了。

然而,根据英国广播公司(BBC)2017年委托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几乎有十分之一不认同任何宗教信仰的人表示,他们相信复活节的故事,但其中有“一些内容不应该按字面意思去理解。”9%的非宗教人士相信复活,只有1%的人表示他们“真的”相信复活。调查还显示,四分之一的基督徒受访者表示,复活并没有发生。今年复活节前,英国广播公司(BBC)最新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只有不到一半的英国基督徒认为耶稣真的死了,但为了宽恕人们的罪过而再次复活。”这次的调查发现,“只有46%基督徒受访者说他们相信基督教信仰的这一关键原则,”

关于基督在身体复活的形态如幽灵般的概念,也许是基于这样的考虑:当时因为门徒们害怕犹太领袖,他们正在紧锁门户里聚会,祂不想以“突然”现身的方式显现在他们面前,怕惊吓到他们。这就正如约翰福音20:19所解释的那样。

但接下来的一段经文解释道:耶稣显现后站在他们当中,说完“愿你们平安”后,他把自己的手和肋旁伤口指给他们看。路加福音24:39复述了耶稣的话:“你们看我的手,我的脚,就知道实在是我了。摸我看看。魂无骨无肉,你们看我是有的。”

2.复活隐喻与字面意义

在更为自由的主流教派中,这种观点坚持认为耶稣复活只是一个比喻,不能从字面含义上来理解。

尽管最近西方主流教派内部的许多分歧都是围绕着婚姻和性道德上,但耶稣复活的本质是一直受到质疑的。

2018年5月,卫理公会(Methodist)牧师罗杰·沃尔西(Roger Wolsey)写了一篇博客,为进步基督教辩护,其中包括这样一句话:“死后上天堂不是信仰或救恩的全部意义所在。…耶稣的复活不应简单被理解为只是为了成为真正的、有意义身体的复活。”

他认为,保罗和许多早期的门徒遇到的耶稣是一个“属灵复活”的基督。

在正统卫理公会出版的刊物《好消息》(Good News)杂志上的一篇文章中,汤姆·兰布雷希特(Tom Lambrecht)提出了相反的观点。“不能将圣经中一切仅从字面含义上来理解,当然基督的复活(和我们的复活)肯定也包括其中。我所担心的是,我们的教会因此会接受一种神学架构,合理地把物理真实变成隐喻。”

他强调说:“然而,事实上,我们对神复活持相互矛盾的看法——通常是由于教会里的会众和在讲坛上的传道人之间的不同看法而造成的,这也正是我们教派中最具破坏性的裂痕之一。”

上周三,沃谢尔(Voshell)对《基督邮报》说:“基督的生、死和复活的去神话法(demythologization)这种方式的理解对基督教来说是灾难性的,因为去除超自然性和启示就意味着耶稣由此变为一个普通的老师,而不是拯救我们的神人。”

3. 耶稣只在门徒的心里复活

上周三,阿拉巴马州伯明翰比森神学院(Beeson Divinity School)圣公会研究主任杰拉尔德·麦克德莫特(Gerald McDermott)接受了《基督邮报》采访。他就表示,“耶稣只在门徒的心里复活”正是来自鲁道夫·布尔特曼(Rudolph Bultmann)对“新约”的去神话法。

麦克德莫特说,这种观念“出于对超自然现象的极端排斥。神学家布尔特曼认为,在科技时代成长的‘现代人’是无法接受超自然现象的。但他忽视了在科技之外,现代人其实是接受超自然现象。”同时,麦克德莫特强调了上述问题之所以在新时代中爆发,原因还是出在那些拒绝接受传统基督教和犹太教的人群当中。

麦克德莫特说,布尔特曼对超自然现象的看法主要来自于“他自己的传统——启蒙运动中的一种未经证实和武断的假设”。然而,在启蒙运动之前,希腊人认为肉体和灵魂是分开的,还认为耶稣是在灵魂而不是在肉体中复活的。

麦克德莫特说:“希腊人认为,人是一个身心二元的有机体。相比灵魂,肉体较为不真实,也较为不好(译者注:希腊人认为,灵魂与肉体乃是两种元素,或者两种力量。在这个结构中,灵魂决定着肉体。这个二元论认为肉体与灵魂是截然对立的)。而希伯来人坚持将肉体与灵魂被视为一体,不能分开。二者若被分开,也只是暂时的,意味着被死亡和末日来临时的普遍复活之间的中间状态所打断。”

以上翻译自《基督邮报》

....

bet36最新备用体育

如果没有耶稣的身体复活,基督徒就毫无希望,他们的信仰也毫无价值。

然而,对上述这件事的误解和彻头彻尾的谎言依然存在。世上最伟大的奇迹是:上帝以真实的血肉之躯行走于我们中间,并在十字架上残忍地死去,在第三天超自然地死里复活。

上周三,《基督邮报》的特约撰稿人、神学家费伊·沃塞尔(Fay Voshell)在采访中评论道:“尤其是在西方,我们对耶稣最大的误解就是我们可以衡量祂;我们可以把神性随意降低到我们凡人的理解程度,”

“是基督判定我们,祂看见了我们的无助,就毫不犹豫地从荣耀中来,住到我们中间,为我们而死,赐予我们复活的希望,并欢迎我们来到祂所在的天家。祂是道路、真理和生命。任何想让祂来符合我们有限的理解的企图,都会因此彻底破坏复活节美好的希望。”

以下就是三个对于复活的误解:

1. 耶稣不只是死后才现身,祂的身体是完全复原

耶稣复活表现在身体上,祂并没像幽灵一样从坟墓里爬起来。祂的身体是完全恢复了。

然而,根据英国广播公司(BBC)2017年委托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几乎有十分之一不认同任何宗教信仰的人表示,他们相信复活节的故事,但其中有“一些内容不应该按字面意思去理解。”9%的非宗教人士相信复活,只有1%的人表示他们“真的”相信复活。调查还显示,四分之一的基督徒受访者表示,复活并没有发生。今年复活节前,英国广播公司(BBC)最新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只有不到一半的英国基督徒认为耶稣真的死了,但为了宽恕人们的罪过而再次复活。”这次的调查发现,“只有46%基督徒受访者说他们相信基督教信仰的这一关键原则,”

关于基督在身体复活的形态如幽灵般的概念,也许是基于这样的考虑:当时因为门徒们害怕犹太领袖,他们正在紧锁门户里聚会,祂不想以“突然”现身的方式显现在他们面前,怕惊吓到他们。这就正如约翰福音20:19所解释的那样。

但接下来的一段经文解释道:耶稣显现后站在他们当中,说完“愿你们平安”后,他把自己的手和肋旁伤口指给他们看。路加福音24:39复述了耶稣的话:“你们看我的手,我的脚,就知道实在是我了。摸我看看。魂无骨无肉,你们看我是有的。”

2.复活隐喻与字面意义

在更为自由的主流教派中,这种观点坚持认为耶稣复活只是一个比喻,不能从字面含义上来理解。

尽管最近西方主流教派内部的许多分歧都是围绕着婚姻和性道德上,但耶稣复活的本质是一直受到质疑的。

2018年5月,卫理公会(Methodist)牧师罗杰·沃尔西(Roger Wolsey)写了一篇博客,为进步基督教辩护,其中包括这样一句话:“死后上天堂不是信仰或救恩的全部意义所在。…耶稣的复活不应简单被理解为只是为了成为真正的、有意义身体的复活。”

他认为,保罗和许多早期的门徒遇到的耶稣是一个“属灵复活”的基督。

在正统卫理公会出版的刊物《好消息》(Good News)杂志上的一篇文章中,汤姆·兰布雷希特(Tom Lambrecht)提出了相反的观点。“不能将圣经中一切仅从字面含义上来理解,当然基督的复活(和我们的复活)肯定也包括其中。我所担心的是,我们的教会因此会接受一种神学架构,合理地把物理真实变成隐喻。”

他强调说:“然而,事实上,我们对神复活持相互矛盾的看法——通常是由于教会里的会众和在讲坛上的传道人之间的不同看法而造成的,这也正是我们教派中最具破坏性的裂痕之一。”

上周三,沃谢尔(Voshell)对《基督邮报》说:“基督的生、死和复活的去神话法(demythologization)这种方式的理解对基督教来说是灾难性的,因为去除超自然性和启示就意味着耶稣由此变为一个普通的老师,而不是拯救我们的神人。”

3. 耶稣只在门徒的心里复活

上周三,阿拉巴马州伯明翰比森神学院(Beeson Divinity School)圣公会研究主任杰拉尔德·麦克德莫特(Gerald McDermott)接受了《基督邮报》采访。他就表示,“耶稣只在门徒的心里复活”正是来自鲁道夫·布尔特曼(Rudolph Bultmann)对“新约”的去神话法。

麦克德莫特说,这种观念“出于对超自然现象的极端排斥。神学家布尔特曼认为,在科技时代成长的‘现代人’是无法接受超自然现象的。但他忽视了在科技之外,现代人其实是接受超自然现象。”同时,麦克德莫特强调了上述问题之所以在新时代中爆发,原因还是出在那些拒绝接受传统基督教和犹太教的人群当中。

麦克德莫特说,布尔特曼对超自然现象的看法主要来自于“他自己的传统——启蒙运动中的一种未经证实和武断的假设”。然而,在启蒙运动之前,希腊人认为肉体和灵魂是分开的,还认为耶稣是在灵魂而不是在肉体中复活的。

麦克德莫特说:“希腊人认为,人是一个身心二元的有机体。相比灵魂,肉体较为不真实,也较为不好(译者注:希腊人认为,灵魂与肉体乃是两种元素,或者两种力量。在这个结构中,灵魂决定着肉体。这个二元论认为肉体与灵魂是截然对立的)。而希伯来人坚持将肉体与灵魂被视为一体,不能分开。二者若被分开,也只是暂时的,意味着被死亡和末日来临时的普遍复活之间的中间状态所打断。”

以上翻译自《基督邮报》

....

乐天堂(唯一)官网备用网址

如果没有耶稣的身体复活,基督徒就毫无希望,他们的信仰也毫无价值。

然而,对上述这件事的误解和彻头彻尾的谎言依然存在。世上最伟大的奇迹是:上帝以真实的血肉之躯行走于我们中间,并在十字架上残忍地死去,在第三天超自然地死里复活。

上周三,《基督邮报》的特约撰稿人、神学家费伊·沃塞尔(Fay Voshell)在采访中评论道:“尤其是在西方,我们对耶稣最大的误解就是我们可以衡量祂;我们可以把神性随意降低到我们凡人的理解程度,”

“是基督判定我们,祂看见了我们的无助,就毫不犹豫地从荣耀中来,住到我们中间,为我们而死,赐予我们复活的希望,并欢迎我们来到祂所在的天家。祂是道路、真理和生命。任何想让祂来符合我们有限的理解的企图,都会因此彻底破坏复活节美好的希望。”

以下就是三个对于复活的误解:

1. 耶稣不只是死后才现身,祂的身体是完全复原

耶稣复活表现在身体上,祂并没像幽灵一样从坟墓里爬起来。祂的身体是完全恢复了。

然而,根据英国广播公司(BBC)2017年委托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几乎有十分之一不认同任何宗教信仰的人表示,他们相信复活节的故事,但其中有“一些内容不应该按字面意思去理解。”9%的非宗教人士相信复活,只有1%的人表示他们“真的”相信复活。调查还显示,四分之一的基督徒受访者表示,复活并没有发生。今年复活节前,英国广播公司(BBC)最新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只有不到一半的英国基督徒认为耶稣真的死了,但为了宽恕人们的罪过而再次复活。”这次的调查发现,“只有46%基督徒受访者说他们相信基督教信仰的这一关键原则,”

关于基督在身体复活的形态如幽灵般的概念,也许是基于这样的考虑:当时因为门徒们害怕犹太领袖,他们正在紧锁门户里聚会,祂不想以“突然”现身的方式显现在他们面前,怕惊吓到他们。这就正如约翰福音20:19所解释的那样。

但接下来的一段经文解释道:耶稣显现后站在他们当中,说完“愿你们平安”后,他把自己的手和肋旁伤口指给他们看。路加福音24:39复述了耶稣的话:“你们看我的手,我的脚,就知道实在是我了。摸我看看。魂无骨无肉,你们看我是有的。”

2.复活隐喻与字面意义

在更为自由的主流教派中,这种观点坚持认为耶稣复活只是一个比喻,不能从字面含义上来理解。

尽管最近西方主流教派内部的许多分歧都是围绕着婚姻和性道德上,但耶稣复活的本质是一直受到质疑的。

2018年5月,卫理公会(Methodist)牧师罗杰·沃尔西(Roger Wolsey)写了一篇博客,为进步基督教辩护,其中包括这样一句话:“死后上天堂不是信仰或救恩的全部意义所在。…耶稣的复活不应简单被理解为只是为了成为真正的、有意义身体的复活。”

他认为,保罗和许多早期的门徒遇到的耶稣是一个“属灵复活”的基督。

在正统卫理公会出版的刊物《好消息》(Good News)杂志上的一篇文章中,汤姆·兰布雷希特(Tom Lambrecht)提出了相反的观点。“不能将圣经中一切仅从字面含义上来理解,当然基督的复活(和我们的复活)肯定也包括其中。我所担心的是,我们的教会因此会接受一种神学架构,合理地把物理真实变成隐喻。”

他强调说:“然而,事实上,我们对神复活持相互矛盾的看法——通常是由于教会里的会众和在讲坛上的传道人之间的不同看法而造成的,这也正是我们教派中最具破坏性的裂痕之一。”

上周三,沃谢尔(Voshell)对《基督邮报》说:“基督的生、死和复活的去神话法(demythologization)这种方式的理解对基督教来说是灾难性的,因为去除超自然性和启示就意味着耶稣由此变为一个普通的老师,而不是拯救我们的神人。”

3. 耶稣只在门徒的心里复活

上周三,阿拉巴马州伯明翰比森神学院(Beeson Divinity School)圣公会研究主任杰拉尔德·麦克德莫特(Gerald McDermott)接受了《基督邮报》采访。他就表示,“耶稣只在门徒的心里复活”正是来自鲁道夫·布尔特曼(Rudolph Bultmann)对“新约”的去神话法。

麦克德莫特说,这种观念“出于对超自然现象的极端排斥。神学家布尔特曼认为,在科技时代成长的‘现代人’是无法接受超自然现象的。但他忽视了在科技之外,现代人其实是接受超自然现象。”同时,麦克德莫特强调了上述问题之所以在新时代中爆发,原因还是出在那些拒绝接受传统基督教和犹太教的人群当中。

麦克德莫特说,布尔特曼对超自然现象的看法主要来自于“他自己的传统——启蒙运动中的一种未经证实和武断的假设”。然而,在启蒙运动之前,希腊人认为肉体和灵魂是分开的,还认为耶稣是在灵魂而不是在肉体中复活的。

麦克德莫特说:“希腊人认为,人是一个身心二元的有机体。相比灵魂,肉体较为不真实,也较为不好(译者注:希腊人认为,灵魂与肉体乃是两种元素,或者两种力量。在这个结构中,灵魂决定着肉体。这个二元论认为肉体与灵魂是截然对立的)。而希伯来人坚持将肉体与灵魂被视为一体,不能分开。二者若被分开,也只是暂时的,意味着被死亡和末日来临时的普遍复活之间的中间状态所打断。”

以上翻译自《基督邮报》

....

博士备用网址

如果没有耶稣的身体复活,基督徒就毫无希望,他们的信仰也毫无价值。

然而,对上述这件事的误解和彻头彻尾的谎言依然存在。世上最伟大的奇迹是:上帝以真实的血肉之躯行走于我们中间,并在十字架上残忍地死去,在第三天超自然地死里复活。

上周三,《基督邮报》的特约撰稿人、神学家费伊·沃塞尔(Fay Voshell)在采访中评论道:“尤其是在西方,我们对耶稣最大的误解就是我们可以衡量祂;我们可以把神性随意降低到我们凡人的理解程度,”

“是基督判定我们,祂看见了我们的无助,就毫不犹豫地从荣耀中来,住到我们中间,为我们而死,赐予我们复活的希望,并欢迎我们来到祂所在的天家。祂是道路、真理和生命。任何想让祂来符合我们有限的理解的企图,都会因此彻底破坏复活节美好的希望。”

以下就是三个对于复活的误解:

1. 耶稣不只是死后才现身,祂的身体是完全复原

耶稣复活表现在身体上,祂并没像幽灵一样从坟墓里爬起来。祂的身体是完全恢复了。

然而,根据英国广播公司(BBC)2017年委托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几乎有十分之一不认同任何宗教信仰的人表示,他们相信复活节的故事,但其中有“一些内容不应该按字面意思去理解。”9%的非宗教人士相信复活,只有1%的人表示他们“真的”相信复活。调查还显示,四分之一的基督徒受访者表示,复活并没有发生。今年复活节前,英国广播公司(BBC)最新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只有不到一半的英国基督徒认为耶稣真的死了,但为了宽恕人们的罪过而再次复活。”这次的调查发现,“只有46%基督徒受访者说他们相信基督教信仰的这一关键原则,”

关于基督在身体复活的形态如幽灵般的概念,也许是基于这样的考虑:当时因为门徒们害怕犹太领袖,他们正在紧锁门户里聚会,祂不想以“突然”现身的方式显现在他们面前,怕惊吓到他们。这就正如约翰福音20:19所解释的那样。

但接下来的一段经文解释道:耶稣显现后站在他们当中,说完“愿你们平安”后,他把自己的手和肋旁伤口指给他们看。路加福音24:39复述了耶稣的话:“你们看我的手,我的脚,就知道实在是我了。摸我看看。魂无骨无肉,你们看我是有的。”

2.复活隐喻与字面意义

在更为自由的主流教派中,这种观点坚持认为耶稣复活只是一个比喻,不能从字面含义上来理解。

尽管最近西方主流教派内部的许多分歧都是围绕着婚姻和性道德上,但耶稣复活的本质是一直受到质疑的。

2018年5月,卫理公会(Methodist)牧师罗杰·沃尔西(Roger Wolsey)写了一篇博客,为进步基督教辩护,其中包括这样一句话:“死后上天堂不是信仰或救恩的全部意义所在。…耶稣的复活不应简单被理解为只是为了成为真正的、有意义身体的复活。”

他认为,保罗和许多早期的门徒遇到的耶稣是一个“属灵复活”的基督。

在正统卫理公会出版的刊物《好消息》(Good News)杂志上的一篇文章中,汤姆·兰布雷希特(Tom Lambrecht)提出了相反的观点。“不能将圣经中一切仅从字面含义上来理解,当然基督的复活(和我们的复活)肯定也包括其中。我所担心的是,我们的教会因此会接受一种神学架构,合理地把物理真实变成隐喻。”

他强调说:“然而,事实上,我们对神复活持相互矛盾的看法——通常是由于教会里的会众和在讲坛上的传道人之间的不同看法而造成的,这也正是我们教派中最具破坏性的裂痕之一。”

上周三,沃谢尔(Voshell)对《基督邮报》说:“基督的生、死和复活的去神话法(demythologization)这种方式的理解对基督教来说是灾难性的,因为去除超自然性和启示就意味着耶稣由此变为一个普通的老师,而不是拯救我们的神人。”

3. 耶稣只在门徒的心里复活

上周三,阿拉巴马州伯明翰比森神学院(Beeson Divinity School)圣公会研究主任杰拉尔德·麦克德莫特(Gerald McDermott)接受了《基督邮报》采访。他就表示,“耶稣只在门徒的心里复活”正是来自鲁道夫·布尔特曼(Rudolph Bultmann)对“新约”的去神话法。

麦克德莫特说,这种观念“出于对超自然现象的极端排斥。神学家布尔特曼认为,在科技时代成长的‘现代人’是无法接受超自然现象的。但他忽视了在科技之外,现代人其实是接受超自然现象。”同时,麦克德莫特强调了上述问题之所以在新时代中爆发,原因还是出在那些拒绝接受传统基督教和犹太教的人群当中。

麦克德莫特说,布尔特曼对超自然现象的看法主要来自于“他自己的传统——启蒙运动中的一种未经证实和武断的假设”。然而,在启蒙运动之前,希腊人认为肉体和灵魂是分开的,还认为耶稣是在灵魂而不是在肉体中复活的。

麦克德莫特说:“希腊人认为,人是一个身心二元的有机体。相比灵魂,肉体较为不真实,也较为不好(译者注:希腊人认为,灵魂与肉体乃是两种元素,或者两种力量。在这个结构中,灵魂决定着肉体。这个二元论认为肉体与灵魂是截然对立的)。而希伯来人坚持将肉体与灵魂被视为一体,不能分开。二者若被分开,也只是暂时的,意味着被死亡和末日来临时的普遍复活之间的中间状态所打断。”

以上翻译自《基督邮报》

....

相关资讯
嘉博国际备用网址

如果没有耶稣的身体复活,基督徒就毫无希望,他们的信仰也毫无价值。

然而,对上述这件事的误解和彻头彻尾的谎言依然存在。世上最伟大的奇迹是:上帝以真实的血肉之躯行走于我们中间,并在十字架上残忍地死去,在第三天超自然地死里复活。

上周三,《基督邮报》的特约撰稿人、神学家费伊·沃塞尔(Fay Voshell)在采访中评论道:“尤其是在西方,我们对耶稣最大的误解就是我们可以衡量祂;我们可以把神性随意降低到我们凡人的理解程度,”

“是基督判定我们,祂看见了我们的无助,就毫不犹豫地从荣耀中来,住到我们中间,为我们而死,赐予我们复活的希望,并欢迎我们来到祂所在的天家。祂是道路、真理和生命。任何想让祂来符合我们有限的理解的企图,都会因此彻底破坏复活节美好的希望。”

以下就是三个对于复活的误解:

1. 耶稣不只是死后才现身,祂的身体是完全复原

耶稣复活表现在身体上,祂并没像幽灵一样从坟墓里爬起来。祂的身体是完全恢复了。

然而,根据英国广播公司(BBC)2017年委托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几乎有十分之一不认同任何宗教信仰的人表示,他们相信复活节的故事,但其中有“一些内容不应该按字面意思去理解。”9%的非宗教人士相信复活,只有1%的人表示他们“真的”相信复活。调查还显示,四分之一的基督徒受访者表示,复活并没有发生。今年复活节前,英国广播公司(BBC)最新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只有不到一半的英国基督徒认为耶稣真的死了,但为了宽恕人们的罪过而再次复活。”这次的调查发现,“只有46%基督徒受访者说他们相信基督教信仰的这一关键原则,”

关于基督在身体复活的形态如幽灵般的概念,也许是基于这样的考虑:当时因为门徒们害怕犹太领袖,他们正在紧锁门户里聚会,祂不想以“突然”现身的方式显现在他们面前,怕惊吓到他们。这就正如约翰福音20:19所解释的那样。

但接下来的一段经文解释道:耶稣显现后站在他们当中,说完“愿你们平安”后,他把自己的手和肋旁伤口指给他们看。路加福音24:39复述了耶稣的话:“你们看我的手,我的脚,就知道实在是我了。摸我看看。魂无骨无肉,你们看我是有的。”

2.复活隐喻与字面意义

在更为自由的主流教派中,这种观点坚持认为耶稣复活只是一个比喻,不能从字面含义上来理解。

尽管最近西方主流教派内部的许多分歧都是围绕着婚姻和性道德上,但耶稣复活的本质是一直受到质疑的。

2018年5月,卫理公会(Methodist)牧师罗杰·沃尔西(Roger Wolsey)写了一篇博客,为进步基督教辩护,其中包括这样一句话:“死后上天堂不是信仰或救恩的全部意义所在。…耶稣的复活不应简单被理解为只是为了成为真正的、有意义身体的复活。”

他认为,保罗和许多早期的门徒遇到的耶稣是一个“属灵复活”的基督。

在正统卫理公会出版的刊物《好消息》(Good News)杂志上的一篇文章中,汤姆·兰布雷希特(Tom Lambrecht)提出了相反的观点。“不能将圣经中一切仅从字面含义上来理解,当然基督的复活(和我们的复活)肯定也包括其中。我所担心的是,我们的教会因此会接受一种神学架构,合理地把物理真实变成隐喻。”

他强调说:“然而,事实上,我们对神复活持相互矛盾的看法——通常是由于教会里的会众和在讲坛上的传道人之间的不同看法而造成的,这也正是我们教派中最具破坏性的裂痕之一。”

上周三,沃谢尔(Voshell)对《基督邮报》说:“基督的生、死和复活的去神话法(demythologization)这种方式的理解对基督教来说是灾难性的,因为去除超自然性和启示就意味着耶稣由此变为一个普通的老师,而不是拯救我们的神人。”

3. 耶稣只在门徒的心里复活

上周三,阿拉巴马州伯明翰比森神学院(Beeson Divinity School)圣公会研究主任杰拉尔德·麦克德莫特(Gerald McDermott)接受了《基督邮报》采访。他就表示,“耶稣只在门徒的心里复活”正是来自鲁道夫·布尔特曼(Rudolph Bultmann)对“新约”的去神话法。

麦克德莫特说,这种观念“出于对超自然现象的极端排斥。神学家布尔特曼认为,在科技时代成长的‘现代人’是无法接受超自然现象的。但他忽视了在科技之外,现代人其实是接受超自然现象。”同时,麦克德莫特强调了上述问题之所以在新时代中爆发,原因还是出在那些拒绝接受传统基督教和犹太教的人群当中。

麦克德莫特说,布尔特曼对超自然现象的看法主要来自于“他自己的传统——启蒙运动中的一种未经证实和武断的假设”。然而,在启蒙运动之前,希腊人认为肉体和灵魂是分开的,还认为耶稣是在灵魂而不是在肉体中复活的。

麦克德莫特说:“希腊人认为,人是一个身心二元的有机体。相比灵魂,肉体较为不真实,也较为不好(译者注:希腊人认为,灵魂与肉体乃是两种元素,或者两种力量。在这个结构中,灵魂决定着肉体。这个二元论认为肉体与灵魂是截然对立的)。而希伯来人坚持将肉体与灵魂被视为一体,不能分开。二者若被分开,也只是暂时的,意味着被死亡和末日来临时的普遍复活之间的中间状态所打断。”

以上翻译自《基督邮报》

....

利来备用网站

如果没有耶稣的身体复活,基督徒就毫无希望,他们的信仰也毫无价值。

然而,对上述这件事的误解和彻头彻尾的谎言依然存在。世上最伟大的奇迹是:上帝以真实的血肉之躯行走于我们中间,并在十字架上残忍地死去,在第三天超自然地死里复活。

上周三,《基督邮报》的特约撰稿人、神学家费伊·沃塞尔(Fay Voshell)在采访中评论道:“尤其是在西方,我们对耶稣最大的误解就是我们可以衡量祂;我们可以把神性随意降低到我们凡人的理解程度,”

“是基督判定我们,祂看见了我们的无助,就毫不犹豫地从荣耀中来,住到我们中间,为我们而死,赐予我们复活的希望,并欢迎我们来到祂所在的天家。祂是道路、真理和生命。任何想让祂来符合我们有限的理解的企图,都会因此彻底破坏复活节美好的希望。”

以下就是三个对于复活的误解:

1. 耶稣不只是死后才现身,祂的身体是完全复原

耶稣复活表现在身体上,祂并没像幽灵一样从坟墓里爬起来。祂的身体是完全恢复了。

然而,根据英国广播公司(BBC)2017年委托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几乎有十分之一不认同任何宗教信仰的人表示,他们相信复活节的故事,但其中有“一些内容不应该按字面意思去理解。”9%的非宗教人士相信复活,只有1%的人表示他们“真的”相信复活。调查还显示,四分之一的基督徒受访者表示,复活并没有发生。今年复活节前,英国广播公司(BBC)最新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只有不到一半的英国基督徒认为耶稣真的死了,但为了宽恕人们的罪过而再次复活。”这次的调查发现,“只有46%基督徒受访者说他们相信基督教信仰的这一关键原则,”

关于基督在身体复活的形态如幽灵般的概念,也许是基于这样的考虑:当时因为门徒们害怕犹太领袖,他们正在紧锁门户里聚会,祂不想以“突然”现身的方式显现在他们面前,怕惊吓到他们。这就正如约翰福音20:19所解释的那样。

但接下来的一段经文解释道:耶稣显现后站在他们当中,说完“愿你们平安”后,他把自己的手和肋旁伤口指给他们看。路加福音24:39复述了耶稣的话:“你们看我的手,我的脚,就知道实在是我了。摸我看看。魂无骨无肉,你们看我是有的。”

2.复活隐喻与字面意义

在更为自由的主流教派中,这种观点坚持认为耶稣复活只是一个比喻,不能从字面含义上来理解。

尽管最近西方主流教派内部的许多分歧都是围绕着婚姻和性道德上,但耶稣复活的本质是一直受到质疑的。

2018年5月,卫理公会(Methodist)牧师罗杰·沃尔西(Roger Wolsey)写了一篇博客,为进步基督教辩护,其中包括这样一句话:“死后上天堂不是信仰或救恩的全部意义所在。…耶稣的复活不应简单被理解为只是为了成为真正的、有意义身体的复活。”

他认为,保罗和许多早期的门徒遇到的耶稣是一个“属灵复活”的基督。

在正统卫理公会出版的刊物《好消息》(Good News)杂志上的一篇文章中,汤姆·兰布雷希特(Tom Lambrecht)提出了相反的观点。“不能将圣经中一切仅从字面含义上来理解,当然基督的复活(和我们的复活)肯定也包括其中。我所担心的是,我们的教会因此会接受一种神学架构,合理地把物理真实变成隐喻。”

他强调说:“然而,事实上,我们对神复活持相互矛盾的看法——通常是由于教会里的会众和在讲坛上的传道人之间的不同看法而造成的,这也正是我们教派中最具破坏性的裂痕之一。”

上周三,沃谢尔(Voshell)对《基督邮报》说:“基督的生、死和复活的去神话法(demythologization)这种方式的理解对基督教来说是灾难性的,因为去除超自然性和启示就意味着耶稣由此变为一个普通的老师,而不是拯救我们的神人。”

3. 耶稣只在门徒的心里复活

上周三,阿拉巴马州伯明翰比森神学院(Beeson Divinity School)圣公会研究主任杰拉尔德·麦克德莫特(Gerald McDermott)接受了《基督邮报》采访。他就表示,“耶稣只在门徒的心里复活”正是来自鲁道夫·布尔特曼(Rudolph Bultmann)对“新约”的去神话法。

麦克德莫特说,这种观念“出于对超自然现象的极端排斥。神学家布尔特曼认为,在科技时代成长的‘现代人’是无法接受超自然现象的。但他忽视了在科技之外,现代人其实是接受超自然现象。”同时,麦克德莫特强调了上述问题之所以在新时代中爆发,原因还是出在那些拒绝接受传统基督教和犹太教的人群当中。

麦克德莫特说,布尔特曼对超自然现象的看法主要来自于“他自己的传统——启蒙运动中的一种未经证实和武断的假设”。然而,在启蒙运动之前,希腊人认为肉体和灵魂是分开的,还认为耶稣是在灵魂而不是在肉体中复活的。

麦克德莫特说:“希腊人认为,人是一个身心二元的有机体。相比灵魂,肉体较为不真实,也较为不好(译者注:希腊人认为,灵魂与肉体乃是两种元素,或者两种力量。在这个结构中,灵魂决定着肉体。这个二元论认为肉体与灵魂是截然对立的)。而希伯来人坚持将肉体与灵魂被视为一体,不能分开。二者若被分开,也只是暂时的,意味着被死亡和末日来临时的普遍复活之间的中间状态所打断。”

以上翻译自《基督邮报》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