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AD联系:507867812

拈花娱乐机移动网

时间:2019-12-10 07:49:26 作者:新天地平台 浏览量:37414

拈花娱乐机移动网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除教会的主日聚会、祷告会、圣餐聚会等宗教仪式外,教会也的确有很多活动,如姊妹会、弟兄会、唱诗班组织的各项活动等等,但活动范围几乎都局限在教堂里。

即使户外活动,参加人员也都是主内的弟兄姊妹,很少有外人参加。唯有大型的圣诞特会或者布道会才会吸纳主外人员参加。这就使得教会的信仰生活,在年复一年的时光中形成了一种单调而固定的活动模式,与社会及其他组织几乎没有任何来往,处在一个与社会脱节的状态。教会也就成了一个与世隔绝的“象牙塔”,成了“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的世外“桃源”。

其实,即使都是一主一信一洗的各教会之间,有些也是“互不往来”,各信各的,各自为政。所谓“圣徒相通”不过是嘴上的信条,与教会好像并无关系,至于什么基督里的爱,只是偶尔在信徒之间像星星似地闪烁几下。

因为这样,社会上的一切活动似乎都与教会无关,难以寻觅到教会的影子,更看不见教会对社会有什么显著的作为。唯一的就是哪地方发生地震或洪水等灾情时,教会捐点款献点物,组织几个自愿者前去探望一下,在社会上能稍稍有点动静,但也很难引起世人的注意。所以,形成一种“教会是教会,社会是社会”这么两条互不相干的河流。

事实上,教会越是脱离社会,越会受到世俗社会的不理解、不认同,甚至遭遇来自社会世俗力量的敌视和嘲讽。滑稽的是,有些教会一但遭遇到来自世俗的一点小挫折时,随即便热血沸腾,什么“逼迫”来了、宗教信仰“不自由”了,还大表决心要为主殉道什么的。可是,当一离开教会回到社会上时,立刻就换了一个人,不仅该吃就吃,该喝就喝,乃至该骂人继续骂人,该犯什么罪还犯什么罪,早把信仰抛之脑后了。

在教会一个样,回到社会又是一个样,信仰和社会的脱节,也让信徒出现两副面孔。难怪社会上一些人对基督徒嗤之以鼻,讥讽不断。这些现象,无疑与教会封闭性的信仰是分不开的。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教会信仰的封闭性滋生出了这些信仰上的弊端。

耶稣有训:“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你们的光也当这样照在人前,叫他们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上的父。”(太5:15-16)按照耶稣这个训导,教会显然是把“灯”放错了位置,放在了“斗底下”而不是灯台上。这种封闭性信仰生活模式的形成,虽然与制度环境有关,但更多的是由我们在基督信仰上的误区所造成的。

追本溯源,基督教从它产生那天开始,就不是一个存在于真空中的孤立事件。不但如此,而且通过大量的信息向世人庄严宣告:上帝为了爱世人而降生尘世,基督教并不是一种讲论上帝的永恒而玄妙的教义,而是上帝自己化身为耶稣基督莅临人间,“道成肉身”地进入人类世界,进入恒久的人类社会的历史之中。基督教如果离开了世界,离开了所处的社会与时代,那么,基督教的信仰也就变成了一座好看而炫彩的海市蜃楼,毫无现实意义。

这一性质,让历代基督徒都融身于自己所处的社会与时代,无论遭遇逼迫和压制,还是在正常的社会环境中,都充满了积极向上的入世情怀。同时,在纷繁复杂的环境里分别为圣,去追求和实现神恩赐给基督徒的生命永恒,这一具有超世性的理想。

基督徒所拥有的入世情怀与超世理想,既是与其他宗教迥然相异的一个标志,也决定了基督徒在“客旅”尘世期间就完全可以走进生命的永恒之中。

步入生命永恒的先决条件就是“脱罪”,因为上帝道成肉身的一次献上,被钉十字架,担当了我们的罪,让我们罪得赦免,我们因而成为因信称义之人,成为踏上生命永恒之路的人。这是神给每个基督徒的一个特殊恩典,所以,我们所做的必须要与这个恩典相称,否则就是对神恩典的拒绝和背叛。

同此,教会是在元首基督道成肉身的基石上确立起来的,决定了基督徒必须活出基督的样式,融身世界,进入社会各层次的生活。对这一点,一位名叫张远来的牧师形容的极好,他说:“教会是住在世人中间的教会,耶稣不仅道成肉身了,耶稣还住在人中间。与他们一同劳作,一同吃喝,一同休憩,一同耕耘。同撑一叶孤舟,同眠一块草地。与人类有一样的经历,与人类有一样的诉求。认同人的软弱,指明人的出路。他了解以色列的疾苦,洞悉人类的挣扎,他熟悉拿撒勒的一草一木,珍惜身边的每一个灵魂。”因此,教会绝不是仅仅囿于狭隘的教堂空间,罔顾时代与社会的变化和发展,躲在教会的一隅之中孤芳自赏,傲视世人。

在教会里,我们不无惊异地发现,那些越是“属灵”,越是“激情火热”的信徒,就越是远离社会,有的甚至断绝世俗中的朋友,对与自己不同信仰的人更是视如仇敌,不再往来。这样的信徒将世界中的一切进行全面地否定,剑走偏锋,即使那些美的善的对人类对社会有益的事物,也是不屑一顾,给以鄙视。这就从根本上否定了“神爱世人”这一伟大真理,只看见神给以基督徒的特殊恩典,却视而不见神给以这个世界的普遍恩典。忘记了“他叫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太5:45)这句圣经中的名言。

马太福音记载,耶稣在呼召税吏马太后与那些税吏等人同席吃饭的时候,遭遇到来自文士和法利赛人的嘲讽,对耶稣的门徒说:“你们的先生为什么和税吏并罪人一同吃饭呢?”(9:11)这些文士和法利赛人只看见耶稣与不洁净的人同席吃饭,却看不见耶稣这么做的目的。他们固守外在的礼仪,忽略了内在的实质。

主基督在面对法利赛人的质问之时,他的回答成为对世人的宣告:“我来本不是召义人,乃是召罪人。”(9:13)也就是说,在这个世上每个人都是罪人,都亏缺了神的荣耀,都应该接受基督的呼召,得到基督的救赎和医治。

最近读过一篇文章,大体介绍了上海浦东的几间教堂走进社会,适应社会、为教会内外人士提供帮助的事例。例如与周边大公司的白领和动迁来到上海的居民沟通联系,为这些人解决有关人生的困惑;将教堂向外国人开放,还开设了韩国人的专属聚会,还邀请社会成功人士来教会演讲等。又例如与社区合作,为社区举办亲子班;亦或者与社会联合,吸纳各行业杰出人才举办读书会等等。

这些举措,完全打破了基督徒与世隔绝的局面,让教会充满了活力与生机,缩小了教会与社会的距离。这是教会与社会融合的一种新尝试,应该给以鼓励和倡导。因此,我们基督徒和教会应该像我们的主基督那样,融身社会。

我们需要基督的医治和救赎,世上的每个人也同样需要基督的医治与救赎。我们看别人为罪人的时候,更应该清楚自己也是罪人。教会的封闭性信仰,不但使教会失去了与社会交流和对话的机会,更失去了福传的契机。

教会应该是一个与社会共融的群体,绝不是在教堂中建立一个独立的“一统天下”,应按照基督的训诲在广阔的社会生活中,“出淤泥而不染”,活出基督的生命,以此影响社会,起到光与盐的作用。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除教会的主日聚会、祷告会、圣餐聚会等宗教仪式外,教会也的确有很多活动,如姊妹会、弟兄会、唱诗班组织的各项活动等等,但活动范围几乎都局限在教堂里。

即使户外活动,参加人员也都是主内的弟兄姊妹,很少有外人参加。唯有大型的圣诞特会或者布道会才会吸纳主外人员参加。这就使得教会的信仰生活,在年复一年的时光中形成了一种单调而固定的活动模式,与社会及其他组织几乎没有任何来往,处在一个与社会脱节的状态。教会也就成了一个与世隔绝的“象牙塔”,成了“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的世外“桃源”。

其实,即使都是一主一信一洗的各教会之间,有些也是“互不往来”,各信各的,各自为政。所谓“圣徒相通”不过是嘴上的信条,与教会好像并无关系,至于什么基督里的爱,只是偶尔在信徒之间像星星似地闪烁几下。

因为这样,社会上的一切活动似乎都与教会无关,难以寻觅到教会的影子,更看不见教会对社会有什么显著的作为。唯一的就是哪地方发生地震或洪水等灾情时,教会捐点款献点物,组织几个自愿者前去探望一下,在社会上能稍稍有点动静,但也很难引起世人的注意。所以,形成一种“教会是教会,社会是社会”这么两条互不相干的河流。

事实上,教会越是脱离社会,越会受到世俗社会的不理解、不认同,甚至遭遇来自社会世俗力量的敌视和嘲讽。滑稽的是,有些教会一但遭遇到来自世俗的一点小挫折时,随即便热血沸腾,什么“逼迫”来了、宗教信仰“不自由”了,还大表决心要为主殉道什么的。可是,当一离开教会回到社会上时,立刻就换了一个人,不仅该吃就吃,该喝就喝,乃至该骂人继续骂人,该犯什么罪还犯什么罪,早把信仰抛之脑后了。

在教会一个样,回到社会又是一个样,信仰和社会的脱节,也让信徒出现两副面孔。难怪社会上一些人对基督徒嗤之以鼻,讥讽不断。这些现象,无疑与教会封闭性的信仰是分不开的。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教会信仰的封闭性滋生出了这些信仰上的弊端。

耶稣有训:“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你们的光也当这样照在人前,叫他们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上的父。”(太5:15-16)按照耶稣这个训导,教会显然是把“灯”放错了位置,放在了“斗底下”而不是灯台上。这种封闭性信仰生活模式的形成,虽然与制度环境有关,但更多的是由我们在基督信仰上的误区所造成的。

追本溯源,基督教从它产生那天开始,就不是一个存在于真空中的孤立事件。不但如此,而且通过大量的信息向世人庄严宣告:上帝为了爱世人而降生尘世,基督教并不是一种讲论上帝的永恒而玄妙的教义,而是上帝自己化身为耶稣基督莅临人间,“道成肉身”地进入人类世界,进入恒久的人类社会的历史之中。基督教如果离开了世界,离开了所处的社会与时代,那么,基督教的信仰也就变成了一座好看而炫彩的海市蜃楼,毫无现实意义。

这一性质,让历代基督徒都融身于自己所处的社会与时代,无论遭遇逼迫和压制,还是在正常的社会环境中,都充满了积极向上的入世情怀。同时,在纷繁复杂的环境里分别为圣,去追求和实现神恩赐给基督徒的生命永恒,这一具有超世性的理想。

基督徒所拥有的入世情怀与超世理想,既是与其他宗教迥然相异的一个标志,也决定了基督徒在“客旅”尘世期间就完全可以走进生命的永恒之中。

步入生命永恒的先决条件就是“脱罪”,因为上帝道成肉身的一次献上,被钉十字架,担当了我们的罪,让我们罪得赦免,我们因而成为因信称义之人,成为踏上生命永恒之路的人。这是神给每个基督徒的一个特殊恩典,所以,我们所做的必须要与这个恩典相称,否则就是对神恩典的拒绝和背叛。

同此,教会是在元首基督道成肉身的基石上确立起来的,决定了基督徒必须活出基督的样式,融身世界,进入社会各层次的生活。对这一点,一位名叫张远来的牧师形容的极好,他说:“教会是住在世人中间的教会,耶稣不仅道成肉身了,耶稣还住在人中间。与他们一同劳作,一同吃喝,一同休憩,一同耕耘。同撑一叶孤舟,同眠一块草地。与人类有一样的经历,与人类有一样的诉求。认同人的软弱,指明人的出路。他了解以色列的疾苦,洞悉人类的挣扎,他熟悉拿撒勒的一草一木,珍惜身边的每一个灵魂。”因此,教会绝不是仅仅囿于狭隘的教堂空间,罔顾时代与社会的变化和发展,躲在教会的一隅之中孤芳自赏,傲视世人。

在教会里,我们不无惊异地发现,那些越是“属灵”,越是“激情火热”的信徒,就越是远离社会,有的甚至断绝世俗中的朋友,对与自己不同信仰的人更是视如仇敌,不再往来。这样的信徒将世界中的一切进行全面地否定,剑走偏锋,即使那些美的善的对人类对社会有益的事物,也是不屑一顾,给以鄙视。这就从根本上否定了“神爱世人”这一伟大真理,只看见神给以基督徒的特殊恩典,却视而不见神给以这个世界的普遍恩典。忘记了“他叫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太5:45)这句圣经中的名言。

马太福音记载,耶稣在呼召税吏马太后与那些税吏等人同席吃饭的时候,遭遇到来自文士和法利赛人的嘲讽,对耶稣的门徒说:“你们的先生为什么和税吏并罪人一同吃饭呢?”(9:11)这些文士和法利赛人只看见耶稣与不洁净的人同席吃饭,却看不见耶稣这么做的目的。他们固守外在的礼仪,忽略了内在的实质。

主基督在面对法利赛人的质问之时,他的回答成为对世人的宣告:“我来本不是召义人,乃是召罪人。”(9:13)也就是说,在这个世上每个人都是罪人,都亏缺了神的荣耀,都应该接受基督的呼召,得到基督的救赎和医治。

最近读过一篇文章,大体介绍了上海浦东的几间教堂走进社会,适应社会、为教会内外人士提供帮助的事例。例如与周边大公司的白领和动迁来到上海的居民沟通联系,为这些人解决有关人生的困惑;将教堂向外国人开放,还开设了韩国人的专属聚会,还邀请社会成功人士来教会演讲等。又例如与社区合作,为社区举办亲子班;亦或者与社会联合,吸纳各行业杰出人才举办读书会等等。

这些举措,完全打破了基督徒与世隔绝的局面,让教会充满了活力与生机,缩小了教会与社会的距离。这是教会与社会融合的一种新尝试,应该给以鼓励和倡导。因此,我们基督徒和教会应该像我们的主基督那样,融身社会。

我们需要基督的医治和救赎,世上的每个人也同样需要基督的医治与救赎。我们看别人为罪人的时候,更应该清楚自己也是罪人。教会的封闭性信仰,不但使教会失去了与社会交流和对话的机会,更失去了福传的契机。

教会应该是一个与社会共融的群体,绝不是在教堂中建立一个独立的“一统天下”,应按照基督的训诲在广阔的社会生活中,“出淤泥而不染”,活出基督的生命,以此影响社会,起到光与盐的作用。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除教会的主日聚会、祷告会、圣餐聚会等宗教仪式外,教会也的确有很多活动,如姊妹会、弟兄会、唱诗班组织的各项活动等等,但活动范围几乎都局限在教堂里。

即使户外活动,参加人员也都是主内的弟兄姊妹,很少有外人参加。唯有大型的圣诞特会或者布道会才会吸纳主外人员参加。这就使得教会的信仰生活,在年复一年的时光中形成了一种单调而固定的活动模式,与社会及其他组织几乎没有任何来往,处在一个与社会脱节的状态。教会也就成了一个与世隔绝的“象牙塔”,成了“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的世外“桃源”。

其实,即使都是一主一信一洗的各教会之间,有些也是“互不往来”,各信各的,各自为政。所谓“圣徒相通”不过是嘴上的信条,与教会好像并无关系,至于什么基督里的爱,只是偶尔在信徒之间像星星似地闪烁几下。

因为这样,社会上的一切活动似乎都与教会无关,难以寻觅到教会的影子,更看不见教会对社会有什么显著的作为。唯一的就是哪地方发生地震或洪水等灾情时,教会捐点款献点物,组织几个自愿者前去探望一下,在社会上能稍稍有点动静,但也很难引起世人的注意。所以,形成一种“教会是教会,社会是社会”这么两条互不相干的河流。

事实上,教会越是脱离社会,越会受到世俗社会的不理解、不认同,甚至遭遇来自社会世俗力量的敌视和嘲讽。滑稽的是,有些教会一但遭遇到来自世俗的一点小挫折时,随即便热血沸腾,什么“逼迫”来了、宗教信仰“不自由”了,还大表决心要为主殉道什么的。可是,当一离开教会回到社会上时,立刻就换了一个人,不仅该吃就吃,该喝就喝,乃至该骂人继续骂人,该犯什么罪还犯什么罪,早把信仰抛之脑后了。

在教会一个样,回到社会又是一个样,信仰和社会的脱节,也让信徒出现两副面孔。难怪社会上一些人对基督徒嗤之以鼻,讥讽不断。这些现象,无疑与教会封闭性的信仰是分不开的。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教会信仰的封闭性滋生出了这些信仰上的弊端。

耶稣有训:“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你们的光也当这样照在人前,叫他们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上的父。”(太5:15-16)按照耶稣这个训导,教会显然是把“灯”放错了位置,放在了“斗底下”而不是灯台上。这种封闭性信仰生活模式的形成,虽然与制度环境有关,但更多的是由我们在基督信仰上的误区所造成的。

追本溯源,基督教从它产生那天开始,就不是一个存在于真空中的孤立事件。不但如此,而且通过大量的信息向世人庄严宣告:上帝为了爱世人而降生尘世,基督教并不是一种讲论上帝的永恒而玄妙的教义,而是上帝自己化身为耶稣基督莅临人间,“道成肉身”地进入人类世界,进入恒久的人类社会的历史之中。基督教如果离开了世界,离开了所处的社会与时代,那么,基督教的信仰也就变成了一座好看而炫彩的海市蜃楼,毫无现实意义。

这一性质,让历代基督徒都融身于自己所处的社会与时代,无论遭遇逼迫和压制,还是在正常的社会环境中,都充满了积极向上的入世情怀。同时,在纷繁复杂的环境里分别为圣,去追求和实现神恩赐给基督徒的生命永恒,这一具有超世性的理想。

基督徒所拥有的入世情怀与超世理想,既是与其他宗教迥然相异的一个标志,也决定了基督徒在“客旅”尘世期间就完全可以走进生命的永恒之中。

步入生命永恒的先决条件就是“脱罪”,因为上帝道成肉身的一次献上,被钉十字架,担当了我们的罪,让我们罪得赦免,我们因而成为因信称义之人,成为踏上生命永恒之路的人。这是神给每个基督徒的一个特殊恩典,所以,我们所做的必须要与这个恩典相称,否则就是对神恩典的拒绝和背叛。

同此,教会是在元首基督道成肉身的基石上确立起来的,决定了基督徒必须活出基督的样式,融身世界,进入社会各层次的生活。对这一点,一位名叫张远来的牧师形容的极好,他说:“教会是住在世人中间的教会,耶稣不仅道成肉身了,耶稣还住在人中间。与他们一同劳作,一同吃喝,一同休憩,一同耕耘。同撑一叶孤舟,同眠一块草地。与人类有一样的经历,与人类有一样的诉求。认同人的软弱,指明人的出路。他了解以色列的疾苦,洞悉人类的挣扎,他熟悉拿撒勒的一草一木,珍惜身边的每一个灵魂。”因此,教会绝不是仅仅囿于狭隘的教堂空间,罔顾时代与社会的变化和发展,躲在教会的一隅之中孤芳自赏,傲视世人。

在教会里,我们不无惊异地发现,那些越是“属灵”,越是“激情火热”的信徒,就越是远离社会,有的甚至断绝世俗中的朋友,对与自己不同信仰的人更是视如仇敌,不再往来。这样的信徒将世界中的一切进行全面地否定,剑走偏锋,即使那些美的善的对人类对社会有益的事物,也是不屑一顾,给以鄙视。这就从根本上否定了“神爱世人”这一伟大真理,只看见神给以基督徒的特殊恩典,却视而不见神给以这个世界的普遍恩典。忘记了“他叫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太5:45)这句圣经中的名言。

马太福音记载,耶稣在呼召税吏马太后与那些税吏等人同席吃饭的时候,遭遇到来自文士和法利赛人的嘲讽,对耶稣的门徒说:“你们的先生为什么和税吏并罪人一同吃饭呢?”(9:11)这些文士和法利赛人只看见耶稣与不洁净的人同席吃饭,却看不见耶稣这么做的目的。他们固守外在的礼仪,忽略了内在的实质。

主基督在面对法利赛人的质问之时,他的回答成为对世人的宣告:“我来本不是召义人,乃是召罪人。”(9:13)也就是说,在这个世上每个人都是罪人,都亏缺了神的荣耀,都应该接受基督的呼召,得到基督的救赎和医治。

最近读过一篇文章,大体介绍了上海浦东的几间教堂走进社会,适应社会、为教会内外人士提供帮助的事例。例如与周边大公司的白领和动迁来到上海的居民沟通联系,为这些人解决有关人生的困惑;将教堂向外国人开放,还开设了韩国人的专属聚会,还邀请社会成功人士来教会演讲等。又例如与社区合作,为社区举办亲子班;亦或者与社会联合,吸纳各行业杰出人才举办读书会等等。

这些举措,完全打破了基督徒与世隔绝的局面,让教会充满了活力与生机,缩小了教会与社会的距离。这是教会与社会融合的一种新尝试,应该给以鼓励和倡导。因此,我们基督徒和教会应该像我们的主基督那样,融身社会。

我们需要基督的医治和救赎,世上的每个人也同样需要基督的医治与救赎。我们看别人为罪人的时候,更应该清楚自己也是罪人。教会的封闭性信仰,不但使教会失去了与社会交流和对话的机会,更失去了福传的契机。

教会应该是一个与社会共融的群体,绝不是在教堂中建立一个独立的“一统天下”,应按照基督的训诲在广阔的社会生活中,“出淤泥而不染”,活出基督的生命,以此影响社会,起到光与盐的作用。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除教会的主日聚会、祷告会、圣餐聚会等宗教仪式外,教会也的确有很多活动,如姊妹会、弟兄会、唱诗班组织的各项活动等等,但活动范围几乎都局限在教堂里。

即使户外活动,参加人员也都是主内的弟兄姊妹,很少有外人参加。唯有大型的圣诞特会或者布道会才会吸纳主外人员参加。这就使得教会的信仰生活,在年复一年的时光中形成了一种单调而固定的活动模式,与社会及其他组织几乎没有任何来往,处在一个与社会脱节的状态。教会也就成了一个与世隔绝的“象牙塔”,成了“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的世外“桃源”。

其实,即使都是一主一信一洗的各教会之间,有些也是“互不往来”,各信各的,各自为政。所谓“圣徒相通”不过是嘴上的信条,与教会好像并无关系,至于什么基督里的爱,只是偶尔在信徒之间像星星似地闪烁几下。

因为这样,社会上的一切活动似乎都与教会无关,难以寻觅到教会的影子,更看不见教会对社会有什么显著的作为。唯一的就是哪地方发生地震或洪水等灾情时,教会捐点款献点物,组织几个自愿者前去探望一下,在社会上能稍稍有点动静,但也很难引起世人的注意。所以,形成一种“教会是教会,社会是社会”这么两条互不相干的河流。

事实上,教会越是脱离社会,越会受到世俗社会的不理解、不认同,甚至遭遇来自社会世俗力量的敌视和嘲讽。滑稽的是,有些教会一但遭遇到来自世俗的一点小挫折时,随即便热血沸腾,什么“逼迫”来了、宗教信仰“不自由”了,还大表决心要为主殉道什么的。可是,当一离开教会回到社会上时,立刻就换了一个人,不仅该吃就吃,该喝就喝,乃至该骂人继续骂人,该犯什么罪还犯什么罪,早把信仰抛之脑后了。

在教会一个样,回到社会又是一个样,信仰和社会的脱节,也让信徒出现两副面孔。难怪社会上一些人对基督徒嗤之以鼻,讥讽不断。这些现象,无疑与教会封闭性的信仰是分不开的。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教会信仰的封闭性滋生出了这些信仰上的弊端。

耶稣有训:“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你们的光也当这样照在人前,叫他们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上的父。”(太5:15-16)按照耶稣这个训导,教会显然是把“灯”放错了位置,放在了“斗底下”而不是灯台上。这种封闭性信仰生活模式的形成,虽然与制度环境有关,但更多的是由我们在基督信仰上的误区所造成的。

追本溯源,基督教从它产生那天开始,就不是一个存在于真空中的孤立事件。不但如此,而且通过大量的信息向世人庄严宣告:上帝为了爱世人而降生尘世,基督教并不是一种讲论上帝的永恒而玄妙的教义,而是上帝自己化身为耶稣基督莅临人间,“道成肉身”地进入人类世界,进入恒久的人类社会的历史之中。基督教如果离开了世界,离开了所处的社会与时代,那么,基督教的信仰也就变成了一座好看而炫彩的海市蜃楼,毫无现实意义。

这一性质,让历代基督徒都融身于自己所处的社会与时代,无论遭遇逼迫和压制,还是在正常的社会环境中,都充满了积极向上的入世情怀。同时,在纷繁复杂的环境里分别为圣,去追求和实现神恩赐给基督徒的生命永恒,这一具有超世性的理想。

基督徒所拥有的入世情怀与超世理想,既是与其他宗教迥然相异的一个标志,也决定了基督徒在“客旅”尘世期间就完全可以走进生命的永恒之中。

步入生命永恒的先决条件就是“脱罪”,因为上帝道成肉身的一次献上,被钉十字架,担当了我们的罪,让我们罪得赦免,我们因而成为因信称义之人,成为踏上生命永恒之路的人。这是神给每个基督徒的一个特殊恩典,所以,我们所做的必须要与这个恩典相称,否则就是对神恩典的拒绝和背叛。

同此,教会是在元首基督道成肉身的基石上确立起来的,决定了基督徒必须活出基督的样式,融身世界,进入社会各层次的生活。对这一点,一位名叫张远来的牧师形容的极好,他说:“教会是住在世人中间的教会,耶稣不仅道成肉身了,耶稣还住在人中间。与他们一同劳作,一同吃喝,一同休憩,一同耕耘。同撑一叶孤舟,同眠一块草地。与人类有一样的经历,与人类有一样的诉求。认同人的软弱,指明人的出路。他了解以色列的疾苦,洞悉人类的挣扎,他熟悉拿撒勒的一草一木,珍惜身边的每一个灵魂。”因此,教会绝不是仅仅囿于狭隘的教堂空间,罔顾时代与社会的变化和发展,躲在教会的一隅之中孤芳自赏,傲视世人。

在教会里,我们不无惊异地发现,那些越是“属灵”,越是“激情火热”的信徒,就越是远离社会,有的甚至断绝世俗中的朋友,对与自己不同信仰的人更是视如仇敌,不再往来。这样的信徒将世界中的一切进行全面地否定,剑走偏锋,即使那些美的善的对人类对社会有益的事物,也是不屑一顾,给以鄙视。这就从根本上否定了“神爱世人”这一伟大真理,只看见神给以基督徒的特殊恩典,却视而不见神给以这个世界的普遍恩典。忘记了“他叫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太5:45)这句圣经中的名言。

马太福音记载,耶稣在呼召税吏马太后与那些税吏等人同席吃饭的时候,遭遇到来自文士和法利赛人的嘲讽,对耶稣的门徒说:“你们的先生为什么和税吏并罪人一同吃饭呢?”(9:11)这些文士和法利赛人只看见耶稣与不洁净的人同席吃饭,却看不见耶稣这么做的目的。他们固守外在的礼仪,忽略了内在的实质。

主基督在面对法利赛人的质问之时,他的回答成为对世人的宣告:“我来本不是召义人,乃是召罪人。”(9:13)也就是说,在这个世上每个人都是罪人,都亏缺了神的荣耀,都应该接受基督的呼召,得到基督的救赎和医治。

最近读过一篇文章,大体介绍了上海浦东的几间教堂走进社会,适应社会、为教会内外人士提供帮助的事例。例如与周边大公司的白领和动迁来到上海的居民沟通联系,为这些人解决有关人生的困惑;将教堂向外国人开放,还开设了韩国人的专属聚会,还邀请社会成功人士来教会演讲等。又例如与社区合作,为社区举办亲子班;亦或者与社会联合,吸纳各行业杰出人才举办读书会等等。

这些举措,完全打破了基督徒与世隔绝的局面,让教会充满了活力与生机,缩小了教会与社会的距离。这是教会与社会融合的一种新尝试,应该给以鼓励和倡导。因此,我们基督徒和教会应该像我们的主基督那样,融身社会。

我们需要基督的医治和救赎,世上的每个人也同样需要基督的医治与救赎。我们看别人为罪人的时候,更应该清楚自己也是罪人。教会的封闭性信仰,不但使教会失去了与社会交流和对话的机会,更失去了福传的契机。

教会应该是一个与社会共融的群体,绝不是在教堂中建立一个独立的“一统天下”,应按照基督的训诲在广阔的社会生活中,“出淤泥而不染”,活出基督的生命,以此影响社会,起到光与盐的作用。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除教会的主日聚会、祷告会、圣餐聚会等宗教仪式外,教会也的确有很多活动,如姊妹会、弟兄会、唱诗班组织的各项活动等等,但活动范围几乎都局限在教堂里。

即使户外活动,参加人员也都是主内的弟兄姊妹,很少有外人参加。唯有大型的圣诞特会或者布道会才会吸纳主外人员参加。这就使得教会的信仰生活,在年复一年的时光中形成了一种单调而固定的活动模式,与社会及其他组织几乎没有任何来往,处在一个与社会脱节的状态。教会也就成了一个与世隔绝的“象牙塔”,成了“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的世外“桃源”。

其实,即使都是一主一信一洗的各教会之间,有些也是“互不往来”,各信各的,各自为政。所谓“圣徒相通”不过是嘴上的信条,与教会好像并无关系,至于什么基督里的爱,只是偶尔在信徒之间像星星似地闪烁几下。

因为这样,社会上的一切活动似乎都与教会无关,难以寻觅到教会的影子,更看不见教会对社会有什么显著的作为。唯一的就是哪地方发生地震或洪水等灾情时,教会捐点款献点物,组织几个自愿者前去探望一下,在社会上能稍稍有点动静,但也很难引起世人的注意。所以,形成一种“教会是教会,社会是社会”这么两条互不相干的河流。

事实上,教会越是脱离社会,越会受到世俗社会的不理解、不认同,甚至遭遇来自社会世俗力量的敌视和嘲讽。滑稽的是,有些教会一但遭遇到来自世俗的一点小挫折时,随即便热血沸腾,什么“逼迫”来了、宗教信仰“不自由”了,还大表决心要为主殉道什么的。可是,当一离开教会回到社会上时,立刻就换了一个人,不仅该吃就吃,该喝就喝,乃至该骂人继续骂人,该犯什么罪还犯什么罪,早把信仰抛之脑后了。

在教会一个样,回到社会又是一个样,信仰和社会的脱节,也让信徒出现两副面孔。难怪社会上一些人对基督徒嗤之以鼻,讥讽不断。这些现象,无疑与教会封闭性的信仰是分不开的。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教会信仰的封闭性滋生出了这些信仰上的弊端。

耶稣有训:“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你们的光也当这样照在人前,叫他们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上的父。”(太5:15-16)按照耶稣这个训导,教会显然是把“灯”放错了位置,放在了“斗底下”而不是灯台上。这种封闭性信仰生活模式的形成,虽然与制度环境有关,但更多的是由我们在基督信仰上的误区所造成的。

追本溯源,基督教从它产生那天开始,就不是一个存在于真空中的孤立事件。不但如此,而且通过大量的信息向世人庄严宣告:上帝为了爱世人而降生尘世,基督教并不是一种讲论上帝的永恒而玄妙的教义,而是上帝自己化身为耶稣基督莅临人间,“道成肉身”地进入人类世界,进入恒久的人类社会的历史之中。基督教如果离开了世界,离开了所处的社会与时代,那么,基督教的信仰也就变成了一座好看而炫彩的海市蜃楼,毫无现实意义。

这一性质,让历代基督徒都融身于自己所处的社会与时代,无论遭遇逼迫和压制,还是在正常的社会环境中,都充满了积极向上的入世情怀。同时,在纷繁复杂的环境里分别为圣,去追求和实现神恩赐给基督徒的生命永恒,这一具有超世性的理想。

基督徒所拥有的入世情怀与超世理想,既是与其他宗教迥然相异的一个标志,也决定了基督徒在“客旅”尘世期间就完全可以走进生命的永恒之中。

步入生命永恒的先决条件就是“脱罪”,因为上帝道成肉身的一次献上,被钉十字架,担当了我们的罪,让我们罪得赦免,我们因而成为因信称义之人,成为踏上生命永恒之路的人。这是神给每个基督徒的一个特殊恩典,所以,我们所做的必须要与这个恩典相称,否则就是对神恩典的拒绝和背叛。

同此,教会是在元首基督道成肉身的基石上确立起来的,决定了基督徒必须活出基督的样式,融身世界,进入社会各层次的生活。对这一点,一位名叫张远来的牧师形容的极好,他说:“教会是住在世人中间的教会,耶稣不仅道成肉身了,耶稣还住在人中间。与他们一同劳作,一同吃喝,一同休憩,一同耕耘。同撑一叶孤舟,同眠一块草地。与人类有一样的经历,与人类有一样的诉求。认同人的软弱,指明人的出路。他了解以色列的疾苦,洞悉人类的挣扎,他熟悉拿撒勒的一草一木,珍惜身边的每一个灵魂。”因此,教会绝不是仅仅囿于狭隘的教堂空间,罔顾时代与社会的变化和发展,躲在教会的一隅之中孤芳自赏,傲视世人。

在教会里,我们不无惊异地发现,那些越是“属灵”,越是“激情火热”的信徒,就越是远离社会,有的甚至断绝世俗中的朋友,对与自己不同信仰的人更是视如仇敌,不再往来。这样的信徒将世界中的一切进行全面地否定,剑走偏锋,即使那些美的善的对人类对社会有益的事物,也是不屑一顾,给以鄙视。这就从根本上否定了“神爱世人”这一伟大真理,只看见神给以基督徒的特殊恩典,却视而不见神给以这个世界的普遍恩典。忘记了“他叫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太5:45)这句圣经中的名言。

马太福音记载,耶稣在呼召税吏马太后与那些税吏等人同席吃饭的时候,遭遇到来自文士和法利赛人的嘲讽,对耶稣的门徒说:“你们的先生为什么和税吏并罪人一同吃饭呢?”(9:11)这些文士和法利赛人只看见耶稣与不洁净的人同席吃饭,却看不见耶稣这么做的目的。他们固守外在的礼仪,忽略了内在的实质。

主基督在面对法利赛人的质问之时,他的回答成为对世人的宣告:“我来本不是召义人,乃是召罪人。”(9:13)也就是说,在这个世上每个人都是罪人,都亏缺了神的荣耀,都应该接受基督的呼召,得到基督的救赎和医治。

最近读过一篇文章,大体介绍了上海浦东的几间教堂走进社会,适应社会、为教会内外人士提供帮助的事例。例如与周边大公司的白领和动迁来到上海的居民沟通联系,为这些人解决有关人生的困惑;将教堂向外国人开放,还开设了韩国人的专属聚会,还邀请社会成功人士来教会演讲等。又例如与社区合作,为社区举办亲子班;亦或者与社会联合,吸纳各行业杰出人才举办读书会等等。

这些举措,完全打破了基督徒与世隔绝的局面,让教会充满了活力与生机,缩小了教会与社会的距离。这是教会与社会融合的一种新尝试,应该给以鼓励和倡导。因此,我们基督徒和教会应该像我们的主基督那样,融身社会。

我们需要基督的医治和救赎,世上的每个人也同样需要基督的医治与救赎。我们看别人为罪人的时候,更应该清楚自己也是罪人。教会的封闭性信仰,不但使教会失去了与社会交流和对话的机会,更失去了福传的契机。

教会应该是一个与社会共融的群体,绝不是在教堂中建立一个独立的“一统天下”,应按照基督的训诲在广阔的社会生活中,“出淤泥而不染”,活出基督的生命,以此影响社会,起到光与盐的作用。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见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除教会的主日聚会、祷告会、圣餐聚会等宗教仪式外,教会也的确有很多活动,如姊妹会、弟兄会、唱诗班组织的各项活动等等,但活动范围几乎都局限在教堂里。

即使户外活动,参加人员也都是主内的弟兄姊妹,很少有外人参加。唯有大型的圣诞特会或者布道会才会吸纳主外人员参加。这就使得教会的信仰生活,在年复一年的时光中形成了一种单调而固定的活动模式,与社会及其他组织几乎没有任何来往,处在一个与社会脱节的状态。教会也就成了一个与世隔绝的“象牙塔”,成了“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的世外“桃源”。

其实,即使都是一主一信一洗的各教会之间,有些也是“互不往来”,各信各的,各自为政。所谓“圣徒相通”不过是嘴上的信条,与教会好像并无关系,至于什么基督里的爱,只是偶尔在信徒之间像星星似地闪烁几下。

因为这样,社会上的一切活动似乎都与教会无关,难以寻觅到教会的影子,更看不见教会对社会有什么显著的作为。唯一的就是哪地方发生地震或洪水等灾情时,教会捐点款献点物,组织几个自愿者前去探望一下,在社会上能稍稍有点动静,但也很难引起世人的注意。所以,形成一种“教会是教会,社会是社会”这么两条互不相干的河流。

事实上,教会越是脱离社会,越会受到世俗社会的不理解、不认同,甚至遭遇来自社会世俗力量的敌视和嘲讽。滑稽的是,有些教会一但遭遇到来自世俗的一点小挫折时,随即便热血沸腾,什么“逼迫”来了、宗教信仰“不自由”了,还大表决心要为主殉道什么的。可是,当一离开教会回到社会上时,立刻就换了一个人,不仅该吃就吃,该喝就喝,乃至该骂人继续骂人,该犯什么罪还犯什么罪,早把信仰抛之脑后了。

在教会一个样,回到社会又是一个样,信仰和社会的脱节,也让信徒出现两副面孔。难怪社会上一些人对基督徒嗤之以鼻,讥讽不断。这些现象,无疑与教会封闭性的信仰是分不开的。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教会信仰的封闭性滋生出了这些信仰上的弊端。

耶稣有训:“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你们的光也当这样照在人前,叫他们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上的父。”(太5:15-16)按照耶稣这个训导,教会显然是把“灯”放错了位置,放在了“斗底下”而不是灯台上。这种封闭性信仰生活模式的形成,虽然与制度环境有关,但更多的是由我们在基督信仰上的误区所造成的。

追本溯源,基督教从它产生那天开始,就不是一个存在于真空中的孤立事件。不但如此,而且通过大量的信息向世人庄严宣告:上帝为了爱世人而降生尘世,基督教并不是一种讲论上帝的永恒而玄妙的教义,而是上帝自己化身为耶稣基督莅临人间,“道成肉身”地进入人类世界,进入恒久的人类社会的历史之中。基督教如果离开了世界,离开了所处的社会与时代,那么,基督教的信仰也就变成了一座好看而炫彩的海市蜃楼,毫无现实意义。

这一性质,让历代基督徒都融身于自己所处的社会与时代,无论遭遇逼迫和压制,还是在正常的社会环境中,都充满了积极向上的入世情怀。同时,在纷繁复杂的环境里分别为圣,去追求和实现神恩赐给基督徒的生命永恒,这一具有超世性的理想。

基督徒所拥有的入世情怀与超世理想,既是与其他宗教迥然相异的一个标志,也决定了基督徒在“客旅”尘世期间就完全可以走进生命的永恒之中。

步入生命永恒的先决条件就是“脱罪”,因为上帝道成肉身的一次献上,被钉十字架,担当了我们的罪,让我们罪得赦免,我们因而成为因信称义之人,成为踏上生命永恒之路的人。这是神给每个基督徒的一个特殊恩典,所以,我们所做的必须要与这个恩典相称,否则就是对神恩典的拒绝和背叛。

同此,教会是在元首基督道成肉身的基石上确立起来的,决定了基督徒必须活出基督的样式,融身世界,进入社会各层次的生活。对这一点,一位名叫张远来的牧师形容的极好,他说:“教会是住在世人中间的教会,耶稣不仅道成肉身了,耶稣还住在人中间。与他们一同劳作,一同吃喝,一同休憩,一同耕耘。同撑一叶孤舟,同眠一块草地。与人类有一样的经历,与人类有一样的诉求。认同人的软弱,指明人的出路。他了解以色列的疾苦,洞悉人类的挣扎,他熟悉拿撒勒的一草一木,珍惜身边的每一个灵魂。”因此,教会绝不是仅仅囿于狭隘的教堂空间,罔顾时代与社会的变化和发展,躲在教会的一隅之中孤芳自赏,傲视世人。

在教会里,我们不无惊异地发现,那些越是“属灵”,越是“激情火热”的信徒,就越是远离社会,有的甚至断绝世俗中的朋友,对与自己不同信仰的人更是视如仇敌,不再往来。这样的信徒将世界中的一切进行全面地否定,剑走偏锋,即使那些美的善的对人类对社会有益的事物,也是不屑一顾,给以鄙视。这就从根本上否定了“神爱世人”这一伟大真理,只看见神给以基督徒的特殊恩典,却视而不见神给以这个世界的普遍恩典。忘记了“他叫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太5:45)这句圣经中的名言。

马太福音记载,耶稣在呼召税吏马太后与那些税吏等人同席吃饭的时候,遭遇到来自文士和法利赛人的嘲讽,对耶稣的门徒说:“你们的先生为什么和税吏并罪人一同吃饭呢?”(9:11)这些文士和法利赛人只看见耶稣与不洁净的人同席吃饭,却看不见耶稣这么做的目的。他们固守外在的礼仪,忽略了内在的实质。

主基督在面对法利赛人的质问之时,他的回答成为对世人的宣告:“我来本不是召义人,乃是召罪人。”(9:13)也就是说,在这个世上每个人都是罪人,都亏缺了神的荣耀,都应该接受基督的呼召,得到基督的救赎和医治。

最近读过一篇文章,大体介绍了上海浦东的几间教堂走进社会,适应社会、为教会内外人士提供帮助的事例。例如与周边大公司的白领和动迁来到上海的居民沟通联系,为这些人解决有关人生的困惑;将教堂向外国人开放,还开设了韩国人的专属聚会,还邀请社会成功人士来教会演讲等。又例如与社区合作,为社区举办亲子班;亦或者与社会联合,吸纳各行业杰出人才举办读书会等等。

这些举措,完全打破了基督徒与世隔绝的局面,让教会充满了活力与生机,缩小了教会与社会的距离。这是教会与社会融合的一种新尝试,应该给以鼓励和倡导。因此,我们基督徒和教会应该像我们的主基督那样,融身社会。

我们需要基督的医治和救赎,世上的每个人也同样需要基督的医治与救赎。我们看别人为罪人的时候,更应该清楚自己也是罪人。教会的封闭性信仰,不但使教会失去了与社会交流和对话的机会,更失去了福传的契机。

教会应该是一个与社会共融的群体,绝不是在教堂中建立一个独立的“一统天下”,应按照基督的训诲在广阔的社会生活中,“出淤泥而不染”,活出基督的生命,以此影响社会,起到光与盐的作用。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见下图

除教会的主日聚会、祷告会、圣餐聚会等宗教仪式外,教会也的确有很多活动,如姊妹会、弟兄会、唱诗班组织的各项活动等等,但活动范围几乎都局限在教堂里。

即使户外活动,参加人员也都是主内的弟兄姊妹,很少有外人参加。唯有大型的圣诞特会或者布道会才会吸纳主外人员参加。这就使得教会的信仰生活,在年复一年的时光中形成了一种单调而固定的活动模式,与社会及其他组织几乎没有任何来往,处在一个与社会脱节的状态。教会也就成了一个与世隔绝的“象牙塔”,成了“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的世外“桃源”。

其实,即使都是一主一信一洗的各教会之间,有些也是“互不往来”,各信各的,各自为政。所谓“圣徒相通”不过是嘴上的信条,与教会好像并无关系,至于什么基督里的爱,只是偶尔在信徒之间像星星似地闪烁几下。

因为这样,社会上的一切活动似乎都与教会无关,难以寻觅到教会的影子,更看不见教会对社会有什么显著的作为。唯一的就是哪地方发生地震或洪水等灾情时,教会捐点款献点物,组织几个自愿者前去探望一下,在社会上能稍稍有点动静,但也很难引起世人的注意。所以,形成一种“教会是教会,社会是社会”这么两条互不相干的河流。

事实上,教会越是脱离社会,越会受到世俗社会的不理解、不认同,甚至遭遇来自社会世俗力量的敌视和嘲讽。滑稽的是,有些教会一但遭遇到来自世俗的一点小挫折时,随即便热血沸腾,什么“逼迫”来了、宗教信仰“不自由”了,还大表决心要为主殉道什么的。可是,当一离开教会回到社会上时,立刻就换了一个人,不仅该吃就吃,该喝就喝,乃至该骂人继续骂人,该犯什么罪还犯什么罪,早把信仰抛之脑后了。

在教会一个样,回到社会又是一个样,信仰和社会的脱节,也让信徒出现两副面孔。难怪社会上一些人对基督徒嗤之以鼻,讥讽不断。这些现象,无疑与教会封闭性的信仰是分不开的。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教会信仰的封闭性滋生出了这些信仰上的弊端。

耶稣有训:“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你们的光也当这样照在人前,叫他们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上的父。”(太5:15-16)按照耶稣这个训导,教会显然是把“灯”放错了位置,放在了“斗底下”而不是灯台上。这种封闭性信仰生活模式的形成,虽然与制度环境有关,但更多的是由我们在基督信仰上的误区所造成的。

追本溯源,基督教从它产生那天开始,就不是一个存在于真空中的孤立事件。不但如此,而且通过大量的信息向世人庄严宣告:上帝为了爱世人而降生尘世,基督教并不是一种讲论上帝的永恒而玄妙的教义,而是上帝自己化身为耶稣基督莅临人间,“道成肉身”地进入人类世界,进入恒久的人类社会的历史之中。基督教如果离开了世界,离开了所处的社会与时代,那么,基督教的信仰也就变成了一座好看而炫彩的海市蜃楼,毫无现实意义。

这一性质,让历代基督徒都融身于自己所处的社会与时代,无论遭遇逼迫和压制,还是在正常的社会环境中,都充满了积极向上的入世情怀。同时,在纷繁复杂的环境里分别为圣,去追求和实现神恩赐给基督徒的生命永恒,这一具有超世性的理想。

基督徒所拥有的入世情怀与超世理想,既是与其他宗教迥然相异的一个标志,也决定了基督徒在“客旅”尘世期间就完全可以走进生命的永恒之中。

步入生命永恒的先决条件就是“脱罪”,因为上帝道成肉身的一次献上,被钉十字架,担当了我们的罪,让我们罪得赦免,我们因而成为因信称义之人,成为踏上生命永恒之路的人。这是神给每个基督徒的一个特殊恩典,所以,我们所做的必须要与这个恩典相称,否则就是对神恩典的拒绝和背叛。

同此,教会是在元首基督道成肉身的基石上确立起来的,决定了基督徒必须活出基督的样式,融身世界,进入社会各层次的生活。对这一点,一位名叫张远来的牧师形容的极好,他说:“教会是住在世人中间的教会,耶稣不仅道成肉身了,耶稣还住在人中间。与他们一同劳作,一同吃喝,一同休憩,一同耕耘。同撑一叶孤舟,同眠一块草地。与人类有一样的经历,与人类有一样的诉求。认同人的软弱,指明人的出路。他了解以色列的疾苦,洞悉人类的挣扎,他熟悉拿撒勒的一草一木,珍惜身边的每一个灵魂。”因此,教会绝不是仅仅囿于狭隘的教堂空间,罔顾时代与社会的变化和发展,躲在教会的一隅之中孤芳自赏,傲视世人。

在教会里,我们不无惊异地发现,那些越是“属灵”,越是“激情火热”的信徒,就越是远离社会,有的甚至断绝世俗中的朋友,对与自己不同信仰的人更是视如仇敌,不再往来。这样的信徒将世界中的一切进行全面地否定,剑走偏锋,即使那些美的善的对人类对社会有益的事物,也是不屑一顾,给以鄙视。这就从根本上否定了“神爱世人”这一伟大真理,只看见神给以基督徒的特殊恩典,却视而不见神给以这个世界的普遍恩典。忘记了“他叫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太5:45)这句圣经中的名言。

马太福音记载,耶稣在呼召税吏马太后与那些税吏等人同席吃饭的时候,遭遇到来自文士和法利赛人的嘲讽,对耶稣的门徒说:“你们的先生为什么和税吏并罪人一同吃饭呢?”(9:11)这些文士和法利赛人只看见耶稣与不洁净的人同席吃饭,却看不见耶稣这么做的目的。他们固守外在的礼仪,忽略了内在的实质。

主基督在面对法利赛人的质问之时,他的回答成为对世人的宣告:“我来本不是召义人,乃是召罪人。”(9:13)也就是说,在这个世上每个人都是罪人,都亏缺了神的荣耀,都应该接受基督的呼召,得到基督的救赎和医治。

最近读过一篇文章,大体介绍了上海浦东的几间教堂走进社会,适应社会、为教会内外人士提供帮助的事例。例如与周边大公司的白领和动迁来到上海的居民沟通联系,为这些人解决有关人生的困惑;将教堂向外国人开放,还开设了韩国人的专属聚会,还邀请社会成功人士来教会演讲等。又例如与社区合作,为社区举办亲子班;亦或者与社会联合,吸纳各行业杰出人才举办读书会等等。

这些举措,完全打破了基督徒与世隔绝的局面,让教会充满了活力与生机,缩小了教会与社会的距离。这是教会与社会融合的一种新尝试,应该给以鼓励和倡导。因此,我们基督徒和教会应该像我们的主基督那样,融身社会。

我们需要基督的医治和救赎,世上的每个人也同样需要基督的医治与救赎。我们看别人为罪人的时候,更应该清楚自己也是罪人。教会的封闭性信仰,不但使教会失去了与社会交流和对话的机会,更失去了福传的契机。

教会应该是一个与社会共融的群体,绝不是在教堂中建立一个独立的“一统天下”,应按照基督的训诲在广阔的社会生活中,“出淤泥而不染”,活出基督的生命,以此影响社会,起到光与盐的作用。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除教会的主日聚会、祷告会、圣餐聚会等宗教仪式外,教会也的确有很多活动,如姊妹会、弟兄会、唱诗班组织的各项活动等等,但活动范围几乎都局限在教堂里。

即使户外活动,参加人员也都是主内的弟兄姊妹,很少有外人参加。唯有大型的圣诞特会或者布道会才会吸纳主外人员参加。这就使得教会的信仰生活,在年复一年的时光中形成了一种单调而固定的活动模式,与社会及其他组织几乎没有任何来往,处在一个与社会脱节的状态。教会也就成了一个与世隔绝的“象牙塔”,成了“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的世外“桃源”。

其实,即使都是一主一信一洗的各教会之间,有些也是“互不往来”,各信各的,各自为政。所谓“圣徒相通”不过是嘴上的信条,与教会好像并无关系,至于什么基督里的爱,只是偶尔在信徒之间像星星似地闪烁几下。

因为这样,社会上的一切活动似乎都与教会无关,难以寻觅到教会的影子,更看不见教会对社会有什么显著的作为。唯一的就是哪地方发生地震或洪水等灾情时,教会捐点款献点物,组织几个自愿者前去探望一下,在社会上能稍稍有点动静,但也很难引起世人的注意。所以,形成一种“教会是教会,社会是社会”这么两条互不相干的河流。

事实上,教会越是脱离社会,越会受到世俗社会的不理解、不认同,甚至遭遇来自社会世俗力量的敌视和嘲讽。滑稽的是,有些教会一但遭遇到来自世俗的一点小挫折时,随即便热血沸腾,什么“逼迫”来了、宗教信仰“不自由”了,还大表决心要为主殉道什么的。可是,当一离开教会回到社会上时,立刻就换了一个人,不仅该吃就吃,该喝就喝,乃至该骂人继续骂人,该犯什么罪还犯什么罪,早把信仰抛之脑后了。

在教会一个样,回到社会又是一个样,信仰和社会的脱节,也让信徒出现两副面孔。难怪社会上一些人对基督徒嗤之以鼻,讥讽不断。这些现象,无疑与教会封闭性的信仰是分不开的。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教会信仰的封闭性滋生出了这些信仰上的弊端。

耶稣有训:“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你们的光也当这样照在人前,叫他们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上的父。”(太5:15-16)按照耶稣这个训导,教会显然是把“灯”放错了位置,放在了“斗底下”而不是灯台上。这种封闭性信仰生活模式的形成,虽然与制度环境有关,但更多的是由我们在基督信仰上的误区所造成的。

追本溯源,基督教从它产生那天开始,就不是一个存在于真空中的孤立事件。不但如此,而且通过大量的信息向世人庄严宣告:上帝为了爱世人而降生尘世,基督教并不是一种讲论上帝的永恒而玄妙的教义,而是上帝自己化身为耶稣基督莅临人间,“道成肉身”地进入人类世界,进入恒久的人类社会的历史之中。基督教如果离开了世界,离开了所处的社会与时代,那么,基督教的信仰也就变成了一座好看而炫彩的海市蜃楼,毫无现实意义。

这一性质,让历代基督徒都融身于自己所处的社会与时代,无论遭遇逼迫和压制,还是在正常的社会环境中,都充满了积极向上的入世情怀。同时,在纷繁复杂的环境里分别为圣,去追求和实现神恩赐给基督徒的生命永恒,这一具有超世性的理想。

基督徒所拥有的入世情怀与超世理想,既是与其他宗教迥然相异的一个标志,也决定了基督徒在“客旅”尘世期间就完全可以走进生命的永恒之中。

步入生命永恒的先决条件就是“脱罪”,因为上帝道成肉身的一次献上,被钉十字架,担当了我们的罪,让我们罪得赦免,我们因而成为因信称义之人,成为踏上生命永恒之路的人。这是神给每个基督徒的一个特殊恩典,所以,我们所做的必须要与这个恩典相称,否则就是对神恩典的拒绝和背叛。

同此,教会是在元首基督道成肉身的基石上确立起来的,决定了基督徒必须活出基督的样式,融身世界,进入社会各层次的生活。对这一点,一位名叫张远来的牧师形容的极好,他说:“教会是住在世人中间的教会,耶稣不仅道成肉身了,耶稣还住在人中间。与他们一同劳作,一同吃喝,一同休憩,一同耕耘。同撑一叶孤舟,同眠一块草地。与人类有一样的经历,与人类有一样的诉求。认同人的软弱,指明人的出路。他了解以色列的疾苦,洞悉人类的挣扎,他熟悉拿撒勒的一草一木,珍惜身边的每一个灵魂。”因此,教会绝不是仅仅囿于狭隘的教堂空间,罔顾时代与社会的变化和发展,躲在教会的一隅之中孤芳自赏,傲视世人。

在教会里,我们不无惊异地发现,那些越是“属灵”,越是“激情火热”的信徒,就越是远离社会,有的甚至断绝世俗中的朋友,对与自己不同信仰的人更是视如仇敌,不再往来。这样的信徒将世界中的一切进行全面地否定,剑走偏锋,即使那些美的善的对人类对社会有益的事物,也是不屑一顾,给以鄙视。这就从根本上否定了“神爱世人”这一伟大真理,只看见神给以基督徒的特殊恩典,却视而不见神给以这个世界的普遍恩典。忘记了“他叫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太5:45)这句圣经中的名言。

马太福音记载,耶稣在呼召税吏马太后与那些税吏等人同席吃饭的时候,遭遇到来自文士和法利赛人的嘲讽,对耶稣的门徒说:“你们的先生为什么和税吏并罪人一同吃饭呢?”(9:11)这些文士和法利赛人只看见耶稣与不洁净的人同席吃饭,却看不见耶稣这么做的目的。他们固守外在的礼仪,忽略了内在的实质。

主基督在面对法利赛人的质问之时,他的回答成为对世人的宣告:“我来本不是召义人,乃是召罪人。”(9:13)也就是说,在这个世上每个人都是罪人,都亏缺了神的荣耀,都应该接受基督的呼召,得到基督的救赎和医治。

最近读过一篇文章,大体介绍了上海浦东的几间教堂走进社会,适应社会、为教会内外人士提供帮助的事例。例如与周边大公司的白领和动迁来到上海的居民沟通联系,为这些人解决有关人生的困惑;将教堂向外国人开放,还开设了韩国人的专属聚会,还邀请社会成功人士来教会演讲等。又例如与社区合作,为社区举办亲子班;亦或者与社会联合,吸纳各行业杰出人才举办读书会等等。

这些举措,完全打破了基督徒与世隔绝的局面,让教会充满了活力与生机,缩小了教会与社会的距离。这是教会与社会融合的一种新尝试,应该给以鼓励和倡导。因此,我们基督徒和教会应该像我们的主基督那样,融身社会。

我们需要基督的医治和救赎,世上的每个人也同样需要基督的医治与救赎。我们看别人为罪人的时候,更应该清楚自己也是罪人。教会的封闭性信仰,不但使教会失去了与社会交流和对话的机会,更失去了福传的契机。

教会应该是一个与社会共融的群体,绝不是在教堂中建立一个独立的“一统天下”,应按照基督的训诲在广阔的社会生活中,“出淤泥而不染”,活出基督的生命,以此影响社会,起到光与盐的作用。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如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除教会的主日聚会、祷告会、圣餐聚会等宗教仪式外,教会也的确有很多活动,如姊妹会、弟兄会、唱诗班组织的各项活动等等,但活动范围几乎都局限在教堂里。

即使户外活动,参加人员也都是主内的弟兄姊妹,很少有外人参加。唯有大型的圣诞特会或者布道会才会吸纳主外人员参加。这就使得教会的信仰生活,在年复一年的时光中形成了一种单调而固定的活动模式,与社会及其他组织几乎没有任何来往,处在一个与社会脱节的状态。教会也就成了一个与世隔绝的“象牙塔”,成了“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的世外“桃源”。

其实,即使都是一主一信一洗的各教会之间,有些也是“互不往来”,各信各的,各自为政。所谓“圣徒相通”不过是嘴上的信条,与教会好像并无关系,至于什么基督里的爱,只是偶尔在信徒之间像星星似地闪烁几下。

因为这样,社会上的一切活动似乎都与教会无关,难以寻觅到教会的影子,更看不见教会对社会有什么显著的作为。唯一的就是哪地方发生地震或洪水等灾情时,教会捐点款献点物,组织几个自愿者前去探望一下,在社会上能稍稍有点动静,但也很难引起世人的注意。所以,形成一种“教会是教会,社会是社会”这么两条互不相干的河流。

事实上,教会越是脱离社会,越会受到世俗社会的不理解、不认同,甚至遭遇来自社会世俗力量的敌视和嘲讽。滑稽的是,有些教会一但遭遇到来自世俗的一点小挫折时,随即便热血沸腾,什么“逼迫”来了、宗教信仰“不自由”了,还大表决心要为主殉道什么的。可是,当一离开教会回到社会上时,立刻就换了一个人,不仅该吃就吃,该喝就喝,乃至该骂人继续骂人,该犯什么罪还犯什么罪,早把信仰抛之脑后了。

在教会一个样,回到社会又是一个样,信仰和社会的脱节,也让信徒出现两副面孔。难怪社会上一些人对基督徒嗤之以鼻,讥讽不断。这些现象,无疑与教会封闭性的信仰是分不开的。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教会信仰的封闭性滋生出了这些信仰上的弊端。

耶稣有训:“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你们的光也当这样照在人前,叫他们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上的父。”(太5:15-16)按照耶稣这个训导,教会显然是把“灯”放错了位置,放在了“斗底下”而不是灯台上。这种封闭性信仰生活模式的形成,虽然与制度环境有关,但更多的是由我们在基督信仰上的误区所造成的。

追本溯源,基督教从它产生那天开始,就不是一个存在于真空中的孤立事件。不但如此,而且通过大量的信息向世人庄严宣告:上帝为了爱世人而降生尘世,基督教并不是一种讲论上帝的永恒而玄妙的教义,而是上帝自己化身为耶稣基督莅临人间,“道成肉身”地进入人类世界,进入恒久的人类社会的历史之中。基督教如果离开了世界,离开了所处的社会与时代,那么,基督教的信仰也就变成了一座好看而炫彩的海市蜃楼,毫无现实意义。

这一性质,让历代基督徒都融身于自己所处的社会与时代,无论遭遇逼迫和压制,还是在正常的社会环境中,都充满了积极向上的入世情怀。同时,在纷繁复杂的环境里分别为圣,去追求和实现神恩赐给基督徒的生命永恒,这一具有超世性的理想。

基督徒所拥有的入世情怀与超世理想,既是与其他宗教迥然相异的一个标志,也决定了基督徒在“客旅”尘世期间就完全可以走进生命的永恒之中。

步入生命永恒的先决条件就是“脱罪”,因为上帝道成肉身的一次献上,被钉十字架,担当了我们的罪,让我们罪得赦免,我们因而成为因信称义之人,成为踏上生命永恒之路的人。这是神给每个基督徒的一个特殊恩典,所以,我们所做的必须要与这个恩典相称,否则就是对神恩典的拒绝和背叛。

同此,教会是在元首基督道成肉身的基石上确立起来的,决定了基督徒必须活出基督的样式,融身世界,进入社会各层次的生活。对这一点,一位名叫张远来的牧师形容的极好,他说:“教会是住在世人中间的教会,耶稣不仅道成肉身了,耶稣还住在人中间。与他们一同劳作,一同吃喝,一同休憩,一同耕耘。同撑一叶孤舟,同眠一块草地。与人类有一样的经历,与人类有一样的诉求。认同人的软弱,指明人的出路。他了解以色列的疾苦,洞悉人类的挣扎,他熟悉拿撒勒的一草一木,珍惜身边的每一个灵魂。”因此,教会绝不是仅仅囿于狭隘的教堂空间,罔顾时代与社会的变化和发展,躲在教会的一隅之中孤芳自赏,傲视世人。

在教会里,我们不无惊异地发现,那些越是“属灵”,越是“激情火热”的信徒,就越是远离社会,有的甚至断绝世俗中的朋友,对与自己不同信仰的人更是视如仇敌,不再往来。这样的信徒将世界中的一切进行全面地否定,剑走偏锋,即使那些美的善的对人类对社会有益的事物,也是不屑一顾,给以鄙视。这就从根本上否定了“神爱世人”这一伟大真理,只看见神给以基督徒的特殊恩典,却视而不见神给以这个世界的普遍恩典。忘记了“他叫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太5:45)这句圣经中的名言。

马太福音记载,耶稣在呼召税吏马太后与那些税吏等人同席吃饭的时候,遭遇到来自文士和法利赛人的嘲讽,对耶稣的门徒说:“你们的先生为什么和税吏并罪人一同吃饭呢?”(9:11)这些文士和法利赛人只看见耶稣与不洁净的人同席吃饭,却看不见耶稣这么做的目的。他们固守外在的礼仪,忽略了内在的实质。

主基督在面对法利赛人的质问之时,他的回答成为对世人的宣告:“我来本不是召义人,乃是召罪人。”(9:13)也就是说,在这个世上每个人都是罪人,都亏缺了神的荣耀,都应该接受基督的呼召,得到基督的救赎和医治。

最近读过一篇文章,大体介绍了上海浦东的几间教堂走进社会,适应社会、为教会内外人士提供帮助的事例。例如与周边大公司的白领和动迁来到上海的居民沟通联系,为这些人解决有关人生的困惑;将教堂向外国人开放,还开设了韩国人的专属聚会,还邀请社会成功人士来教会演讲等。又例如与社区合作,为社区举办亲子班;亦或者与社会联合,吸纳各行业杰出人才举办读书会等等。

这些举措,完全打破了基督徒与世隔绝的局面,让教会充满了活力与生机,缩小了教会与社会的距离。这是教会与社会融合的一种新尝试,应该给以鼓励和倡导。因此,我们基督徒和教会应该像我们的主基督那样,融身社会。

我们需要基督的医治和救赎,世上的每个人也同样需要基督的医治与救赎。我们看别人为罪人的时候,更应该清楚自己也是罪人。教会的封闭性信仰,不但使教会失去了与社会交流和对话的机会,更失去了福传的契机。

教会应该是一个与社会共融的群体,绝不是在教堂中建立一个独立的“一统天下”,应按照基督的训诲在广阔的社会生活中,“出淤泥而不染”,活出基督的生命,以此影响社会,起到光与盐的作用。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如下图

除教会的主日聚会、祷告会、圣餐聚会等宗教仪式外,教会也的确有很多活动,如姊妹会、弟兄会、唱诗班组织的各项活动等等,但活动范围几乎都局限在教堂里。

即使户外活动,参加人员也都是主内的弟兄姊妹,很少有外人参加。唯有大型的圣诞特会或者布道会才会吸纳主外人员参加。这就使得教会的信仰生活,在年复一年的时光中形成了一种单调而固定的活动模式,与社会及其他组织几乎没有任何来往,处在一个与社会脱节的状态。教会也就成了一个与世隔绝的“象牙塔”,成了“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的世外“桃源”。

其实,即使都是一主一信一洗的各教会之间,有些也是“互不往来”,各信各的,各自为政。所谓“圣徒相通”不过是嘴上的信条,与教会好像并无关系,至于什么基督里的爱,只是偶尔在信徒之间像星星似地闪烁几下。

因为这样,社会上的一切活动似乎都与教会无关,难以寻觅到教会的影子,更看不见教会对社会有什么显著的作为。唯一的就是哪地方发生地震或洪水等灾情时,教会捐点款献点物,组织几个自愿者前去探望一下,在社会上能稍稍有点动静,但也很难引起世人的注意。所以,形成一种“教会是教会,社会是社会”这么两条互不相干的河流。

事实上,教会越是脱离社会,越会受到世俗社会的不理解、不认同,甚至遭遇来自社会世俗力量的敌视和嘲讽。滑稽的是,有些教会一但遭遇到来自世俗的一点小挫折时,随即便热血沸腾,什么“逼迫”来了、宗教信仰“不自由”了,还大表决心要为主殉道什么的。可是,当一离开教会回到社会上时,立刻就换了一个人,不仅该吃就吃,该喝就喝,乃至该骂人继续骂人,该犯什么罪还犯什么罪,早把信仰抛之脑后了。

在教会一个样,回到社会又是一个样,信仰和社会的脱节,也让信徒出现两副面孔。难怪社会上一些人对基督徒嗤之以鼻,讥讽不断。这些现象,无疑与教会封闭性的信仰是分不开的。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教会信仰的封闭性滋生出了这些信仰上的弊端。

耶稣有训:“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你们的光也当这样照在人前,叫他们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上的父。”(太5:15-16)按照耶稣这个训导,教会显然是把“灯”放错了位置,放在了“斗底下”而不是灯台上。这种封闭性信仰生活模式的形成,虽然与制度环境有关,但更多的是由我们在基督信仰上的误区所造成的。

追本溯源,基督教从它产生那天开始,就不是一个存在于真空中的孤立事件。不但如此,而且通过大量的信息向世人庄严宣告:上帝为了爱世人而降生尘世,基督教并不是一种讲论上帝的永恒而玄妙的教义,而是上帝自己化身为耶稣基督莅临人间,“道成肉身”地进入人类世界,进入恒久的人类社会的历史之中。基督教如果离开了世界,离开了所处的社会与时代,那么,基督教的信仰也就变成了一座好看而炫彩的海市蜃楼,毫无现实意义。

这一性质,让历代基督徒都融身于自己所处的社会与时代,无论遭遇逼迫和压制,还是在正常的社会环境中,都充满了积极向上的入世情怀。同时,在纷繁复杂的环境里分别为圣,去追求和实现神恩赐给基督徒的生命永恒,这一具有超世性的理想。

基督徒所拥有的入世情怀与超世理想,既是与其他宗教迥然相异的一个标志,也决定了基督徒在“客旅”尘世期间就完全可以走进生命的永恒之中。

步入生命永恒的先决条件就是“脱罪”,因为上帝道成肉身的一次献上,被钉十字架,担当了我们的罪,让我们罪得赦免,我们因而成为因信称义之人,成为踏上生命永恒之路的人。这是神给每个基督徒的一个特殊恩典,所以,我们所做的必须要与这个恩典相称,否则就是对神恩典的拒绝和背叛。

同此,教会是在元首基督道成肉身的基石上确立起来的,决定了基督徒必须活出基督的样式,融身世界,进入社会各层次的生活。对这一点,一位名叫张远来的牧师形容的极好,他说:“教会是住在世人中间的教会,耶稣不仅道成肉身了,耶稣还住在人中间。与他们一同劳作,一同吃喝,一同休憩,一同耕耘。同撑一叶孤舟,同眠一块草地。与人类有一样的经历,与人类有一样的诉求。认同人的软弱,指明人的出路。他了解以色列的疾苦,洞悉人类的挣扎,他熟悉拿撒勒的一草一木,珍惜身边的每一个灵魂。”因此,教会绝不是仅仅囿于狭隘的教堂空间,罔顾时代与社会的变化和发展,躲在教会的一隅之中孤芳自赏,傲视世人。

在教会里,我们不无惊异地发现,那些越是“属灵”,越是“激情火热”的信徒,就越是远离社会,有的甚至断绝世俗中的朋友,对与自己不同信仰的人更是视如仇敌,不再往来。这样的信徒将世界中的一切进行全面地否定,剑走偏锋,即使那些美的善的对人类对社会有益的事物,也是不屑一顾,给以鄙视。这就从根本上否定了“神爱世人”这一伟大真理,只看见神给以基督徒的特殊恩典,却视而不见神给以这个世界的普遍恩典。忘记了“他叫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太5:45)这句圣经中的名言。

马太福音记载,耶稣在呼召税吏马太后与那些税吏等人同席吃饭的时候,遭遇到来自文士和法利赛人的嘲讽,对耶稣的门徒说:“你们的先生为什么和税吏并罪人一同吃饭呢?”(9:11)这些文士和法利赛人只看见耶稣与不洁净的人同席吃饭,却看不见耶稣这么做的目的。他们固守外在的礼仪,忽略了内在的实质。

主基督在面对法利赛人的质问之时,他的回答成为对世人的宣告:“我来本不是召义人,乃是召罪人。”(9:13)也就是说,在这个世上每个人都是罪人,都亏缺了神的荣耀,都应该接受基督的呼召,得到基督的救赎和医治。

最近读过一篇文章,大体介绍了上海浦东的几间教堂走进社会,适应社会、为教会内外人士提供帮助的事例。例如与周边大公司的白领和动迁来到上海的居民沟通联系,为这些人解决有关人生的困惑;将教堂向外国人开放,还开设了韩国人的专属聚会,还邀请社会成功人士来教会演讲等。又例如与社区合作,为社区举办亲子班;亦或者与社会联合,吸纳各行业杰出人才举办读书会等等。

这些举措,完全打破了基督徒与世隔绝的局面,让教会充满了活力与生机,缩小了教会与社会的距离。这是教会与社会融合的一种新尝试,应该给以鼓励和倡导。因此,我们基督徒和教会应该像我们的主基督那样,融身社会。

我们需要基督的医治和救赎,世上的每个人也同样需要基督的医治与救赎。我们看别人为罪人的时候,更应该清楚自己也是罪人。教会的封闭性信仰,不但使教会失去了与社会交流和对话的机会,更失去了福传的契机。

教会应该是一个与社会共融的群体,绝不是在教堂中建立一个独立的“一统天下”,应按照基督的训诲在广阔的社会生活中,“出淤泥而不染”,活出基督的生命,以此影响社会,起到光与盐的作用。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如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除教会的主日聚会、祷告会、圣餐聚会等宗教仪式外,教会也的确有很多活动,如姊妹会、弟兄会、唱诗班组织的各项活动等等,但活动范围几乎都局限在教堂里。

即使户外活动,参加人员也都是主内的弟兄姊妹,很少有外人参加。唯有大型的圣诞特会或者布道会才会吸纳主外人员参加。这就使得教会的信仰生活,在年复一年的时光中形成了一种单调而固定的活动模式,与社会及其他组织几乎没有任何来往,处在一个与社会脱节的状态。教会也就成了一个与世隔绝的“象牙塔”,成了“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的世外“桃源”。

其实,即使都是一主一信一洗的各教会之间,有些也是“互不往来”,各信各的,各自为政。所谓“圣徒相通”不过是嘴上的信条,与教会好像并无关系,至于什么基督里的爱,只是偶尔在信徒之间像星星似地闪烁几下。

因为这样,社会上的一切活动似乎都与教会无关,难以寻觅到教会的影子,更看不见教会对社会有什么显著的作为。唯一的就是哪地方发生地震或洪水等灾情时,教会捐点款献点物,组织几个自愿者前去探望一下,在社会上能稍稍有点动静,但也很难引起世人的注意。所以,形成一种“教会是教会,社会是社会”这么两条互不相干的河流。

事实上,教会越是脱离社会,越会受到世俗社会的不理解、不认同,甚至遭遇来自社会世俗力量的敌视和嘲讽。滑稽的是,有些教会一但遭遇到来自世俗的一点小挫折时,随即便热血沸腾,什么“逼迫”来了、宗教信仰“不自由”了,还大表决心要为主殉道什么的。可是,当一离开教会回到社会上时,立刻就换了一个人,不仅该吃就吃,该喝就喝,乃至该骂人继续骂人,该犯什么罪还犯什么罪,早把信仰抛之脑后了。

在教会一个样,回到社会又是一个样,信仰和社会的脱节,也让信徒出现两副面孔。难怪社会上一些人对基督徒嗤之以鼻,讥讽不断。这些现象,无疑与教会封闭性的信仰是分不开的。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教会信仰的封闭性滋生出了这些信仰上的弊端。

耶稣有训:“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你们的光也当这样照在人前,叫他们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上的父。”(太5:15-16)按照耶稣这个训导,教会显然是把“灯”放错了位置,放在了“斗底下”而不是灯台上。这种封闭性信仰生活模式的形成,虽然与制度环境有关,但更多的是由我们在基督信仰上的误区所造成的。

追本溯源,基督教从它产生那天开始,就不是一个存在于真空中的孤立事件。不但如此,而且通过大量的信息向世人庄严宣告:上帝为了爱世人而降生尘世,基督教并不是一种讲论上帝的永恒而玄妙的教义,而是上帝自己化身为耶稣基督莅临人间,“道成肉身”地进入人类世界,进入恒久的人类社会的历史之中。基督教如果离开了世界,离开了所处的社会与时代,那么,基督教的信仰也就变成了一座好看而炫彩的海市蜃楼,毫无现实意义。

这一性质,让历代基督徒都融身于自己所处的社会与时代,无论遭遇逼迫和压制,还是在正常的社会环境中,都充满了积极向上的入世情怀。同时,在纷繁复杂的环境里分别为圣,去追求和实现神恩赐给基督徒的生命永恒,这一具有超世性的理想。

基督徒所拥有的入世情怀与超世理想,既是与其他宗教迥然相异的一个标志,也决定了基督徒在“客旅”尘世期间就完全可以走进生命的永恒之中。

步入生命永恒的先决条件就是“脱罪”,因为上帝道成肉身的一次献上,被钉十字架,担当了我们的罪,让我们罪得赦免,我们因而成为因信称义之人,成为踏上生命永恒之路的人。这是神给每个基督徒的一个特殊恩典,所以,我们所做的必须要与这个恩典相称,否则就是对神恩典的拒绝和背叛。

同此,教会是在元首基督道成肉身的基石上确立起来的,决定了基督徒必须活出基督的样式,融身世界,进入社会各层次的生活。对这一点,一位名叫张远来的牧师形容的极好,他说:“教会是住在世人中间的教会,耶稣不仅道成肉身了,耶稣还住在人中间。与他们一同劳作,一同吃喝,一同休憩,一同耕耘。同撑一叶孤舟,同眠一块草地。与人类有一样的经历,与人类有一样的诉求。认同人的软弱,指明人的出路。他了解以色列的疾苦,洞悉人类的挣扎,他熟悉拿撒勒的一草一木,珍惜身边的每一个灵魂。”因此,教会绝不是仅仅囿于狭隘的教堂空间,罔顾时代与社会的变化和发展,躲在教会的一隅之中孤芳自赏,傲视世人。

在教会里,我们不无惊异地发现,那些越是“属灵”,越是“激情火热”的信徒,就越是远离社会,有的甚至断绝世俗中的朋友,对与自己不同信仰的人更是视如仇敌,不再往来。这样的信徒将世界中的一切进行全面地否定,剑走偏锋,即使那些美的善的对人类对社会有益的事物,也是不屑一顾,给以鄙视。这就从根本上否定了“神爱世人”这一伟大真理,只看见神给以基督徒的特殊恩典,却视而不见神给以这个世界的普遍恩典。忘记了“他叫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太5:45)这句圣经中的名言。

马太福音记载,耶稣在呼召税吏马太后与那些税吏等人同席吃饭的时候,遭遇到来自文士和法利赛人的嘲讽,对耶稣的门徒说:“你们的先生为什么和税吏并罪人一同吃饭呢?”(9:11)这些文士和法利赛人只看见耶稣与不洁净的人同席吃饭,却看不见耶稣这么做的目的。他们固守外在的礼仪,忽略了内在的实质。

主基督在面对法利赛人的质问之时,他的回答成为对世人的宣告:“我来本不是召义人,乃是召罪人。”(9:13)也就是说,在这个世上每个人都是罪人,都亏缺了神的荣耀,都应该接受基督的呼召,得到基督的救赎和医治。

最近读过一篇文章,大体介绍了上海浦东的几间教堂走进社会,适应社会、为教会内外人士提供帮助的事例。例如与周边大公司的白领和动迁来到上海的居民沟通联系,为这些人解决有关人生的困惑;将教堂向外国人开放,还开设了韩国人的专属聚会,还邀请社会成功人士来教会演讲等。又例如与社区合作,为社区举办亲子班;亦或者与社会联合,吸纳各行业杰出人才举办读书会等等。

这些举措,完全打破了基督徒与世隔绝的局面,让教会充满了活力与生机,缩小了教会与社会的距离。这是教会与社会融合的一种新尝试,应该给以鼓励和倡导。因此,我们基督徒和教会应该像我们的主基督那样,融身社会。

我们需要基督的医治和救赎,世上的每个人也同样需要基督的医治与救赎。我们看别人为罪人的时候,更应该清楚自己也是罪人。教会的封闭性信仰,不但使教会失去了与社会交流和对话的机会,更失去了福传的契机。

教会应该是一个与社会共融的群体,绝不是在教堂中建立一个独立的“一统天下”,应按照基督的训诲在广阔的社会生活中,“出淤泥而不染”,活出基督的生命,以此影响社会,起到光与盐的作用。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见图

拈花娱乐机移动网

除教会的主日聚会、祷告会、圣餐聚会等宗教仪式外,教会也的确有很多活动,如姊妹会、弟兄会、唱诗班组织的各项活动等等,但活动范围几乎都局限在教堂里。

即使户外活动,参加人员也都是主内的弟兄姊妹,很少有外人参加。唯有大型的圣诞特会或者布道会才会吸纳主外人员参加。这就使得教会的信仰生活,在年复一年的时光中形成了一种单调而固定的活动模式,与社会及其他组织几乎没有任何来往,处在一个与社会脱节的状态。教会也就成了一个与世隔绝的“象牙塔”,成了“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的世外“桃源”。

其实,即使都是一主一信一洗的各教会之间,有些也是“互不往来”,各信各的,各自为政。所谓“圣徒相通”不过是嘴上的信条,与教会好像并无关系,至于什么基督里的爱,只是偶尔在信徒之间像星星似地闪烁几下。

因为这样,社会上的一切活动似乎都与教会无关,难以寻觅到教会的影子,更看不见教会对社会有什么显著的作为。唯一的就是哪地方发生地震或洪水等灾情时,教会捐点款献点物,组织几个自愿者前去探望一下,在社会上能稍稍有点动静,但也很难引起世人的注意。所以,形成一种“教会是教会,社会是社会”这么两条互不相干的河流。

事实上,教会越是脱离社会,越会受到世俗社会的不理解、不认同,甚至遭遇来自社会世俗力量的敌视和嘲讽。滑稽的是,有些教会一但遭遇到来自世俗的一点小挫折时,随即便热血沸腾,什么“逼迫”来了、宗教信仰“不自由”了,还大表决心要为主殉道什么的。可是,当一离开教会回到社会上时,立刻就换了一个人,不仅该吃就吃,该喝就喝,乃至该骂人继续骂人,该犯什么罪还犯什么罪,早把信仰抛之脑后了。

在教会一个样,回到社会又是一个样,信仰和社会的脱节,也让信徒出现两副面孔。难怪社会上一些人对基督徒嗤之以鼻,讥讽不断。这些现象,无疑与教会封闭性的信仰是分不开的。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教会信仰的封闭性滋生出了这些信仰上的弊端。

耶稣有训:“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你们的光也当这样照在人前,叫他们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上的父。”(太5:15-16)按照耶稣这个训导,教会显然是把“灯”放错了位置,放在了“斗底下”而不是灯台上。这种封闭性信仰生活模式的形成,虽然与制度环境有关,但更多的是由我们在基督信仰上的误区所造成的。

追本溯源,基督教从它产生那天开始,就不是一个存在于真空中的孤立事件。不但如此,而且通过大量的信息向世人庄严宣告:上帝为了爱世人而降生尘世,基督教并不是一种讲论上帝的永恒而玄妙的教义,而是上帝自己化身为耶稣基督莅临人间,“道成肉身”地进入人类世界,进入恒久的人类社会的历史之中。基督教如果离开了世界,离开了所处的社会与时代,那么,基督教的信仰也就变成了一座好看而炫彩的海市蜃楼,毫无现实意义。

这一性质,让历代基督徒都融身于自己所处的社会与时代,无论遭遇逼迫和压制,还是在正常的社会环境中,都充满了积极向上的入世情怀。同时,在纷繁复杂的环境里分别为圣,去追求和实现神恩赐给基督徒的生命永恒,这一具有超世性的理想。

基督徒所拥有的入世情怀与超世理想,既是与其他宗教迥然相异的一个标志,也决定了基督徒在“客旅”尘世期间就完全可以走进生命的永恒之中。

步入生命永恒的先决条件就是“脱罪”,因为上帝道成肉身的一次献上,被钉十字架,担当了我们的罪,让我们罪得赦免,我们因而成为因信称义之人,成为踏上生命永恒之路的人。这是神给每个基督徒的一个特殊恩典,所以,我们所做的必须要与这个恩典相称,否则就是对神恩典的拒绝和背叛。

同此,教会是在元首基督道成肉身的基石上确立起来的,决定了基督徒必须活出基督的样式,融身世界,进入社会各层次的生活。对这一点,一位名叫张远来的牧师形容的极好,他说:“教会是住在世人中间的教会,耶稣不仅道成肉身了,耶稣还住在人中间。与他们一同劳作,一同吃喝,一同休憩,一同耕耘。同撑一叶孤舟,同眠一块草地。与人类有一样的经历,与人类有一样的诉求。认同人的软弱,指明人的出路。他了解以色列的疾苦,洞悉人类的挣扎,他熟悉拿撒勒的一草一木,珍惜身边的每一个灵魂。”因此,教会绝不是仅仅囿于狭隘的教堂空间,罔顾时代与社会的变化和发展,躲在教会的一隅之中孤芳自赏,傲视世人。

在教会里,我们不无惊异地发现,那些越是“属灵”,越是“激情火热”的信徒,就越是远离社会,有的甚至断绝世俗中的朋友,对与自己不同信仰的人更是视如仇敌,不再往来。这样的信徒将世界中的一切进行全面地否定,剑走偏锋,即使那些美的善的对人类对社会有益的事物,也是不屑一顾,给以鄙视。这就从根本上否定了“神爱世人”这一伟大真理,只看见神给以基督徒的特殊恩典,却视而不见神给以这个世界的普遍恩典。忘记了“他叫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太5:45)这句圣经中的名言。

马太福音记载,耶稣在呼召税吏马太后与那些税吏等人同席吃饭的时候,遭遇到来自文士和法利赛人的嘲讽,对耶稣的门徒说:“你们的先生为什么和税吏并罪人一同吃饭呢?”(9:11)这些文士和法利赛人只看见耶稣与不洁净的人同席吃饭,却看不见耶稣这么做的目的。他们固守外在的礼仪,忽略了内在的实质。

主基督在面对法利赛人的质问之时,他的回答成为对世人的宣告:“我来本不是召义人,乃是召罪人。”(9:13)也就是说,在这个世上每个人都是罪人,都亏缺了神的荣耀,都应该接受基督的呼召,得到基督的救赎和医治。

最近读过一篇文章,大体介绍了上海浦东的几间教堂走进社会,适应社会、为教会内外人士提供帮助的事例。例如与周边大公司的白领和动迁来到上海的居民沟通联系,为这些人解决有关人生的困惑;将教堂向外国人开放,还开设了韩国人的专属聚会,还邀请社会成功人士来教会演讲等。又例如与社区合作,为社区举办亲子班;亦或者与社会联合,吸纳各行业杰出人才举办读书会等等。

这些举措,完全打破了基督徒与世隔绝的局面,让教会充满了活力与生机,缩小了教会与社会的距离。这是教会与社会融合的一种新尝试,应该给以鼓励和倡导。因此,我们基督徒和教会应该像我们的主基督那样,融身社会。

我们需要基督的医治和救赎,世上的每个人也同样需要基督的医治与救赎。我们看别人为罪人的时候,更应该清楚自己也是罪人。教会的封闭性信仰,不但使教会失去了与社会交流和对话的机会,更失去了福传的契机。

教会应该是一个与社会共融的群体,绝不是在教堂中建立一个独立的“一统天下”,应按照基督的训诲在广阔的社会生活中,“出淤泥而不染”,活出基督的生命,以此影响社会,起到光与盐的作用。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除教会的主日聚会、祷告会、圣餐聚会等宗教仪式外,教会也的确有很多活动,如姊妹会、弟兄会、唱诗班组织的各项活动等等,但活动范围几乎都局限在教堂里。

即使户外活动,参加人员也都是主内的弟兄姊妹,很少有外人参加。唯有大型的圣诞特会或者布道会才会吸纳主外人员参加。这就使得教会的信仰生活,在年复一年的时光中形成了一种单调而固定的活动模式,与社会及其他组织几乎没有任何来往,处在一个与社会脱节的状态。教会也就成了一个与世隔绝的“象牙塔”,成了“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的世外“桃源”。

其实,即使都是一主一信一洗的各教会之间,有些也是“互不往来”,各信各的,各自为政。所谓“圣徒相通”不过是嘴上的信条,与教会好像并无关系,至于什么基督里的爱,只是偶尔在信徒之间像星星似地闪烁几下。

因为这样,社会上的一切活动似乎都与教会无关,难以寻觅到教会的影子,更看不见教会对社会有什么显著的作为。唯一的就是哪地方发生地震或洪水等灾情时,教会捐点款献点物,组织几个自愿者前去探望一下,在社会上能稍稍有点动静,但也很难引起世人的注意。所以,形成一种“教会是教会,社会是社会”这么两条互不相干的河流。

事实上,教会越是脱离社会,越会受到世俗社会的不理解、不认同,甚至遭遇来自社会世俗力量的敌视和嘲讽。滑稽的是,有些教会一但遭遇到来自世俗的一点小挫折时,随即便热血沸腾,什么“逼迫”来了、宗教信仰“不自由”了,还大表决心要为主殉道什么的。可是,当一离开教会回到社会上时,立刻就换了一个人,不仅该吃就吃,该喝就喝,乃至该骂人继续骂人,该犯什么罪还犯什么罪,早把信仰抛之脑后了。

在教会一个样,回到社会又是一个样,信仰和社会的脱节,也让信徒出现两副面孔。难怪社会上一些人对基督徒嗤之以鼻,讥讽不断。这些现象,无疑与教会封闭性的信仰是分不开的。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教会信仰的封闭性滋生出了这些信仰上的弊端。

耶稣有训:“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你们的光也当这样照在人前,叫他们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上的父。”(太5:15-16)按照耶稣这个训导,教会显然是把“灯”放错了位置,放在了“斗底下”而不是灯台上。这种封闭性信仰生活模式的形成,虽然与制度环境有关,但更多的是由我们在基督信仰上的误区所造成的。

追本溯源,基督教从它产生那天开始,就不是一个存在于真空中的孤立事件。不但如此,而且通过大量的信息向世人庄严宣告:上帝为了爱世人而降生尘世,基督教并不是一种讲论上帝的永恒而玄妙的教义,而是上帝自己化身为耶稣基督莅临人间,“道成肉身”地进入人类世界,进入恒久的人类社会的历史之中。基督教如果离开了世界,离开了所处的社会与时代,那么,基督教的信仰也就变成了一座好看而炫彩的海市蜃楼,毫无现实意义。

这一性质,让历代基督徒都融身于自己所处的社会与时代,无论遭遇逼迫和压制,还是在正常的社会环境中,都充满了积极向上的入世情怀。同时,在纷繁复杂的环境里分别为圣,去追求和实现神恩赐给基督徒的生命永恒,这一具有超世性的理想。

基督徒所拥有的入世情怀与超世理想,既是与其他宗教迥然相异的一个标志,也决定了基督徒在“客旅”尘世期间就完全可以走进生命的永恒之中。

步入生命永恒的先决条件就是“脱罪”,因为上帝道成肉身的一次献上,被钉十字架,担当了我们的罪,让我们罪得赦免,我们因而成为因信称义之人,成为踏上生命永恒之路的人。这是神给每个基督徒的一个特殊恩典,所以,我们所做的必须要与这个恩典相称,否则就是对神恩典的拒绝和背叛。

同此,教会是在元首基督道成肉身的基石上确立起来的,决定了基督徒必须活出基督的样式,融身世界,进入社会各层次的生活。对这一点,一位名叫张远来的牧师形容的极好,他说:“教会是住在世人中间的教会,耶稣不仅道成肉身了,耶稣还住在人中间。与他们一同劳作,一同吃喝,一同休憩,一同耕耘。同撑一叶孤舟,同眠一块草地。与人类有一样的经历,与人类有一样的诉求。认同人的软弱,指明人的出路。他了解以色列的疾苦,洞悉人类的挣扎,他熟悉拿撒勒的一草一木,珍惜身边的每一个灵魂。”因此,教会绝不是仅仅囿于狭隘的教堂空间,罔顾时代与社会的变化和发展,躲在教会的一隅之中孤芳自赏,傲视世人。

在教会里,我们不无惊异地发现,那些越是“属灵”,越是“激情火热”的信徒,就越是远离社会,有的甚至断绝世俗中的朋友,对与自己不同信仰的人更是视如仇敌,不再往来。这样的信徒将世界中的一切进行全面地否定,剑走偏锋,即使那些美的善的对人类对社会有益的事物,也是不屑一顾,给以鄙视。这就从根本上否定了“神爱世人”这一伟大真理,只看见神给以基督徒的特殊恩典,却视而不见神给以这个世界的普遍恩典。忘记了“他叫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太5:45)这句圣经中的名言。

马太福音记载,耶稣在呼召税吏马太后与那些税吏等人同席吃饭的时候,遭遇到来自文士和法利赛人的嘲讽,对耶稣的门徒说:“你们的先生为什么和税吏并罪人一同吃饭呢?”(9:11)这些文士和法利赛人只看见耶稣与不洁净的人同席吃饭,却看不见耶稣这么做的目的。他们固守外在的礼仪,忽略了内在的实质。

主基督在面对法利赛人的质问之时,他的回答成为对世人的宣告:“我来本不是召义人,乃是召罪人。”(9:13)也就是说,在这个世上每个人都是罪人,都亏缺了神的荣耀,都应该接受基督的呼召,得到基督的救赎和医治。

最近读过一篇文章,大体介绍了上海浦东的几间教堂走进社会,适应社会、为教会内外人士提供帮助的事例。例如与周边大公司的白领和动迁来到上海的居民沟通联系,为这些人解决有关人生的困惑;将教堂向外国人开放,还开设了韩国人的专属聚会,还邀请社会成功人士来教会演讲等。又例如与社区合作,为社区举办亲子班;亦或者与社会联合,吸纳各行业杰出人才举办读书会等等。

这些举措,完全打破了基督徒与世隔绝的局面,让教会充满了活力与生机,缩小了教会与社会的距离。这是教会与社会融合的一种新尝试,应该给以鼓励和倡导。因此,我们基督徒和教会应该像我们的主基督那样,融身社会。

我们需要基督的医治和救赎,世上的每个人也同样需要基督的医治与救赎。我们看别人为罪人的时候,更应该清楚自己也是罪人。教会的封闭性信仰,不但使教会失去了与社会交流和对话的机会,更失去了福传的契机。

教会应该是一个与社会共融的群体,绝不是在教堂中建立一个独立的“一统天下”,应按照基督的训诲在广阔的社会生活中,“出淤泥而不染”,活出基督的生命,以此影响社会,起到光与盐的作用。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除教会的主日聚会、祷告会、圣餐聚会等宗教仪式外,教会也的确有很多活动,如姊妹会、弟兄会、唱诗班组织的各项活动等等,但活动范围几乎都局限在教堂里。

即使户外活动,参加人员也都是主内的弟兄姊妹,很少有外人参加。唯有大型的圣诞特会或者布道会才会吸纳主外人员参加。这就使得教会的信仰生活,在年复一年的时光中形成了一种单调而固定的活动模式,与社会及其他组织几乎没有任何来往,处在一个与社会脱节的状态。教会也就成了一个与世隔绝的“象牙塔”,成了“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的世外“桃源”。

其实,即使都是一主一信一洗的各教会之间,有些也是“互不往来”,各信各的,各自为政。所谓“圣徒相通”不过是嘴上的信条,与教会好像并无关系,至于什么基督里的爱,只是偶尔在信徒之间像星星似地闪烁几下。

因为这样,社会上的一切活动似乎都与教会无关,难以寻觅到教会的影子,更看不见教会对社会有什么显著的作为。唯一的就是哪地方发生地震或洪水等灾情时,教会捐点款献点物,组织几个自愿者前去探望一下,在社会上能稍稍有点动静,但也很难引起世人的注意。所以,形成一种“教会是教会,社会是社会”这么两条互不相干的河流。

事实上,教会越是脱离社会,越会受到世俗社会的不理解、不认同,甚至遭遇来自社会世俗力量的敌视和嘲讽。滑稽的是,有些教会一但遭遇到来自世俗的一点小挫折时,随即便热血沸腾,什么“逼迫”来了、宗教信仰“不自由”了,还大表决心要为主殉道什么的。可是,当一离开教会回到社会上时,立刻就换了一个人,不仅该吃就吃,该喝就喝,乃至该骂人继续骂人,该犯什么罪还犯什么罪,早把信仰抛之脑后了。

在教会一个样,回到社会又是一个样,信仰和社会的脱节,也让信徒出现两副面孔。难怪社会上一些人对基督徒嗤之以鼻,讥讽不断。这些现象,无疑与教会封闭性的信仰是分不开的。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教会信仰的封闭性滋生出了这些信仰上的弊端。

耶稣有训:“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你们的光也当这样照在人前,叫他们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上的父。”(太5:15-16)按照耶稣这个训导,教会显然是把“灯”放错了位置,放在了“斗底下”而不是灯台上。这种封闭性信仰生活模式的形成,虽然与制度环境有关,但更多的是由我们在基督信仰上的误区所造成的。

追本溯源,基督教从它产生那天开始,就不是一个存在于真空中的孤立事件。不但如此,而且通过大量的信息向世人庄严宣告:上帝为了爱世人而降生尘世,基督教并不是一种讲论上帝的永恒而玄妙的教义,而是上帝自己化身为耶稣基督莅临人间,“道成肉身”地进入人类世界,进入恒久的人类社会的历史之中。基督教如果离开了世界,离开了所处的社会与时代,那么,基督教的信仰也就变成了一座好看而炫彩的海市蜃楼,毫无现实意义。

这一性质,让历代基督徒都融身于自己所处的社会与时代,无论遭遇逼迫和压制,还是在正常的社会环境中,都充满了积极向上的入世情怀。同时,在纷繁复杂的环境里分别为圣,去追求和实现神恩赐给基督徒的生命永恒,这一具有超世性的理想。

基督徒所拥有的入世情怀与超世理想,既是与其他宗教迥然相异的一个标志,也决定了基督徒在“客旅”尘世期间就完全可以走进生命的永恒之中。

步入生命永恒的先决条件就是“脱罪”,因为上帝道成肉身的一次献上,被钉十字架,担当了我们的罪,让我们罪得赦免,我们因而成为因信称义之人,成为踏上生命永恒之路的人。这是神给每个基督徒的一个特殊恩典,所以,我们所做的必须要与这个恩典相称,否则就是对神恩典的拒绝和背叛。

同此,教会是在元首基督道成肉身的基石上确立起来的,决定了基督徒必须活出基督的样式,融身世界,进入社会各层次的生活。对这一点,一位名叫张远来的牧师形容的极好,他说:“教会是住在世人中间的教会,耶稣不仅道成肉身了,耶稣还住在人中间。与他们一同劳作,一同吃喝,一同休憩,一同耕耘。同撑一叶孤舟,同眠一块草地。与人类有一样的经历,与人类有一样的诉求。认同人的软弱,指明人的出路。他了解以色列的疾苦,洞悉人类的挣扎,他熟悉拿撒勒的一草一木,珍惜身边的每一个灵魂。”因此,教会绝不是仅仅囿于狭隘的教堂空间,罔顾时代与社会的变化和发展,躲在教会的一隅之中孤芳自赏,傲视世人。

在教会里,我们不无惊异地发现,那些越是“属灵”,越是“激情火热”的信徒,就越是远离社会,有的甚至断绝世俗中的朋友,对与自己不同信仰的人更是视如仇敌,不再往来。这样的信徒将世界中的一切进行全面地否定,剑走偏锋,即使那些美的善的对人类对社会有益的事物,也是不屑一顾,给以鄙视。这就从根本上否定了“神爱世人”这一伟大真理,只看见神给以基督徒的特殊恩典,却视而不见神给以这个世界的普遍恩典。忘记了“他叫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太5:45)这句圣经中的名言。

马太福音记载,耶稣在呼召税吏马太后与那些税吏等人同席吃饭的时候,遭遇到来自文士和法利赛人的嘲讽,对耶稣的门徒说:“你们的先生为什么和税吏并罪人一同吃饭呢?”(9:11)这些文士和法利赛人只看见耶稣与不洁净的人同席吃饭,却看不见耶稣这么做的目的。他们固守外在的礼仪,忽略了内在的实质。

主基督在面对法利赛人的质问之时,他的回答成为对世人的宣告:“我来本不是召义人,乃是召罪人。”(9:13)也就是说,在这个世上每个人都是罪人,都亏缺了神的荣耀,都应该接受基督的呼召,得到基督的救赎和医治。

最近读过一篇文章,大体介绍了上海浦东的几间教堂走进社会,适应社会、为教会内外人士提供帮助的事例。例如与周边大公司的白领和动迁来到上海的居民沟通联系,为这些人解决有关人生的困惑;将教堂向外国人开放,还开设了韩国人的专属聚会,还邀请社会成功人士来教会演讲等。又例如与社区合作,为社区举办亲子班;亦或者与社会联合,吸纳各行业杰出人才举办读书会等等。

这些举措,完全打破了基督徒与世隔绝的局面,让教会充满了活力与生机,缩小了教会与社会的距离。这是教会与社会融合的一种新尝试,应该给以鼓励和倡导。因此,我们基督徒和教会应该像我们的主基督那样,融身社会。

我们需要基督的医治和救赎,世上的每个人也同样需要基督的医治与救赎。我们看别人为罪人的时候,更应该清楚自己也是罪人。教会的封闭性信仰,不但使教会失去了与社会交流和对话的机会,更失去了福传的契机。

教会应该是一个与社会共融的群体,绝不是在教堂中建立一个独立的“一统天下”,应按照基督的训诲在广阔的社会生活中,“出淤泥而不染”,活出基督的生命,以此影响社会,起到光与盐的作用。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除教会的主日聚会、祷告会、圣餐聚会等宗教仪式外,教会也的确有很多活动,如姊妹会、弟兄会、唱诗班组织的各项活动等等,但活动范围几乎都局限在教堂里。

即使户外活动,参加人员也都是主内的弟兄姊妹,很少有外人参加。唯有大型的圣诞特会或者布道会才会吸纳主外人员参加。这就使得教会的信仰生活,在年复一年的时光中形成了一种单调而固定的活动模式,与社会及其他组织几乎没有任何来往,处在一个与社会脱节的状态。教会也就成了一个与世隔绝的“象牙塔”,成了“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的世外“桃源”。

其实,即使都是一主一信一洗的各教会之间,有些也是“互不往来”,各信各的,各自为政。所谓“圣徒相通”不过是嘴上的信条,与教会好像并无关系,至于什么基督里的爱,只是偶尔在信徒之间像星星似地闪烁几下。

因为这样,社会上的一切活动似乎都与教会无关,难以寻觅到教会的影子,更看不见教会对社会有什么显著的作为。唯一的就是哪地方发生地震或洪水等灾情时,教会捐点款献点物,组织几个自愿者前去探望一下,在社会上能稍稍有点动静,但也很难引起世人的注意。所以,形成一种“教会是教会,社会是社会”这么两条互不相干的河流。

事实上,教会越是脱离社会,越会受到世俗社会的不理解、不认同,甚至遭遇来自社会世俗力量的敌视和嘲讽。滑稽的是,有些教会一但遭遇到来自世俗的一点小挫折时,随即便热血沸腾,什么“逼迫”来了、宗教信仰“不自由”了,还大表决心要为主殉道什么的。可是,当一离开教会回到社会上时,立刻就换了一个人,不仅该吃就吃,该喝就喝,乃至该骂人继续骂人,该犯什么罪还犯什么罪,早把信仰抛之脑后了。

在教会一个样,回到社会又是一个样,信仰和社会的脱节,也让信徒出现两副面孔。难怪社会上一些人对基督徒嗤之以鼻,讥讽不断。这些现象,无疑与教会封闭性的信仰是分不开的。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教会信仰的封闭性滋生出了这些信仰上的弊端。

耶稣有训:“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你们的光也当这样照在人前,叫他们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上的父。”(太5:15-16)按照耶稣这个训导,教会显然是把“灯”放错了位置,放在了“斗底下”而不是灯台上。这种封闭性信仰生活模式的形成,虽然与制度环境有关,但更多的是由我们在基督信仰上的误区所造成的。

追本溯源,基督教从它产生那天开始,就不是一个存在于真空中的孤立事件。不但如此,而且通过大量的信息向世人庄严宣告:上帝为了爱世人而降生尘世,基督教并不是一种讲论上帝的永恒而玄妙的教义,而是上帝自己化身为耶稣基督莅临人间,“道成肉身”地进入人类世界,进入恒久的人类社会的历史之中。基督教如果离开了世界,离开了所处的社会与时代,那么,基督教的信仰也就变成了一座好看而炫彩的海市蜃楼,毫无现实意义。

这一性质,让历代基督徒都融身于自己所处的社会与时代,无论遭遇逼迫和压制,还是在正常的社会环境中,都充满了积极向上的入世情怀。同时,在纷繁复杂的环境里分别为圣,去追求和实现神恩赐给基督徒的生命永恒,这一具有超世性的理想。

基督徒所拥有的入世情怀与超世理想,既是与其他宗教迥然相异的一个标志,也决定了基督徒在“客旅”尘世期间就完全可以走进生命的永恒之中。

步入生命永恒的先决条件就是“脱罪”,因为上帝道成肉身的一次献上,被钉十字架,担当了我们的罪,让我们罪得赦免,我们因而成为因信称义之人,成为踏上生命永恒之路的人。这是神给每个基督徒的一个特殊恩典,所以,我们所做的必须要与这个恩典相称,否则就是对神恩典的拒绝和背叛。

同此,教会是在元首基督道成肉身的基石上确立起来的,决定了基督徒必须活出基督的样式,融身世界,进入社会各层次的生活。对这一点,一位名叫张远来的牧师形容的极好,他说:“教会是住在世人中间的教会,耶稣不仅道成肉身了,耶稣还住在人中间。与他们一同劳作,一同吃喝,一同休憩,一同耕耘。同撑一叶孤舟,同眠一块草地。与人类有一样的经历,与人类有一样的诉求。认同人的软弱,指明人的出路。他了解以色列的疾苦,洞悉人类的挣扎,他熟悉拿撒勒的一草一木,珍惜身边的每一个灵魂。”因此,教会绝不是仅仅囿于狭隘的教堂空间,罔顾时代与社会的变化和发展,躲在教会的一隅之中孤芳自赏,傲视世人。

在教会里,我们不无惊异地发现,那些越是“属灵”,越是“激情火热”的信徒,就越是远离社会,有的甚至断绝世俗中的朋友,对与自己不同信仰的人更是视如仇敌,不再往来。这样的信徒将世界中的一切进行全面地否定,剑走偏锋,即使那些美的善的对人类对社会有益的事物,也是不屑一顾,给以鄙视。这就从根本上否定了“神爱世人”这一伟大真理,只看见神给以基督徒的特殊恩典,却视而不见神给以这个世界的普遍恩典。忘记了“他叫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太5:45)这句圣经中的名言。

马太福音记载,耶稣在呼召税吏马太后与那些税吏等人同席吃饭的时候,遭遇到来自文士和法利赛人的嘲讽,对耶稣的门徒说:“你们的先生为什么和税吏并罪人一同吃饭呢?”(9:11)这些文士和法利赛人只看见耶稣与不洁净的人同席吃饭,却看不见耶稣这么做的目的。他们固守外在的礼仪,忽略了内在的实质。

主基督在面对法利赛人的质问之时,他的回答成为对世人的宣告:“我来本不是召义人,乃是召罪人。”(9:13)也就是说,在这个世上每个人都是罪人,都亏缺了神的荣耀,都应该接受基督的呼召,得到基督的救赎和医治。

最近读过一篇文章,大体介绍了上海浦东的几间教堂走进社会,适应社会、为教会内外人士提供帮助的事例。例如与周边大公司的白领和动迁来到上海的居民沟通联系,为这些人解决有关人生的困惑;将教堂向外国人开放,还开设了韩国人的专属聚会,还邀请社会成功人士来教会演讲等。又例如与社区合作,为社区举办亲子班;亦或者与社会联合,吸纳各行业杰出人才举办读书会等等。

这些举措,完全打破了基督徒与世隔绝的局面,让教会充满了活力与生机,缩小了教会与社会的距离。这是教会与社会融合的一种新尝试,应该给以鼓励和倡导。因此,我们基督徒和教会应该像我们的主基督那样,融身社会。

我们需要基督的医治和救赎,世上的每个人也同样需要基督的医治与救赎。我们看别人为罪人的时候,更应该清楚自己也是罪人。教会的封闭性信仰,不但使教会失去了与社会交流和对话的机会,更失去了福传的契机。

教会应该是一个与社会共融的群体,绝不是在教堂中建立一个独立的“一统天下”,应按照基督的训诲在广阔的社会生活中,“出淤泥而不染”,活出基督的生命,以此影响社会,起到光与盐的作用。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除教会的主日聚会、祷告会、圣餐聚会等宗教仪式外,教会也的确有很多活动,如姊妹会、弟兄会、唱诗班组织的各项活动等等,但活动范围几乎都局限在教堂里。

即使户外活动,参加人员也都是主内的弟兄姊妹,很少有外人参加。唯有大型的圣诞特会或者布道会才会吸纳主外人员参加。这就使得教会的信仰生活,在年复一年的时光中形成了一种单调而固定的活动模式,与社会及其他组织几乎没有任何来往,处在一个与社会脱节的状态。教会也就成了一个与世隔绝的“象牙塔”,成了“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的世外“桃源”。

其实,即使都是一主一信一洗的各教会之间,有些也是“互不往来”,各信各的,各自为政。所谓“圣徒相通”不过是嘴上的信条,与教会好像并无关系,至于什么基督里的爱,只是偶尔在信徒之间像星星似地闪烁几下。

因为这样,社会上的一切活动似乎都与教会无关,难以寻觅到教会的影子,更看不见教会对社会有什么显著的作为。唯一的就是哪地方发生地震或洪水等灾情时,教会捐点款献点物,组织几个自愿者前去探望一下,在社会上能稍稍有点动静,但也很难引起世人的注意。所以,形成一种“教会是教会,社会是社会”这么两条互不相干的河流。

事实上,教会越是脱离社会,越会受到世俗社会的不理解、不认同,甚至遭遇来自社会世俗力量的敌视和嘲讽。滑稽的是,有些教会一但遭遇到来自世俗的一点小挫折时,随即便热血沸腾,什么“逼迫”来了、宗教信仰“不自由”了,还大表决心要为主殉道什么的。可是,当一离开教会回到社会上时,立刻就换了一个人,不仅该吃就吃,该喝就喝,乃至该骂人继续骂人,该犯什么罪还犯什么罪,早把信仰抛之脑后了。

在教会一个样,回到社会又是一个样,信仰和社会的脱节,也让信徒出现两副面孔。难怪社会上一些人对基督徒嗤之以鼻,讥讽不断。这些现象,无疑与教会封闭性的信仰是分不开的。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教会信仰的封闭性滋生出了这些信仰上的弊端。

耶稣有训:“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你们的光也当这样照在人前,叫他们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上的父。”(太5:15-16)按照耶稣这个训导,教会显然是把“灯”放错了位置,放在了“斗底下”而不是灯台上。这种封闭性信仰生活模式的形成,虽然与制度环境有关,但更多的是由我们在基督信仰上的误区所造成的。

追本溯源,基督教从它产生那天开始,就不是一个存在于真空中的孤立事件。不但如此,而且通过大量的信息向世人庄严宣告:上帝为了爱世人而降生尘世,基督教并不是一种讲论上帝的永恒而玄妙的教义,而是上帝自己化身为耶稣基督莅临人间,“道成肉身”地进入人类世界,进入恒久的人类社会的历史之中。基督教如果离开了世界,离开了所处的社会与时代,那么,基督教的信仰也就变成了一座好看而炫彩的海市蜃楼,毫无现实意义。

这一性质,让历代基督徒都融身于自己所处的社会与时代,无论遭遇逼迫和压制,还是在正常的社会环境中,都充满了积极向上的入世情怀。同时,在纷繁复杂的环境里分别为圣,去追求和实现神恩赐给基督徒的生命永恒,这一具有超世性的理想。

基督徒所拥有的入世情怀与超世理想,既是与其他宗教迥然相异的一个标志,也决定了基督徒在“客旅”尘世期间就完全可以走进生命的永恒之中。

步入生命永恒的先决条件就是“脱罪”,因为上帝道成肉身的一次献上,被钉十字架,担当了我们的罪,让我们罪得赦免,我们因而成为因信称义之人,成为踏上生命永恒之路的人。这是神给每个基督徒的一个特殊恩典,所以,我们所做的必须要与这个恩典相称,否则就是对神恩典的拒绝和背叛。

同此,教会是在元首基督道成肉身的基石上确立起来的,决定了基督徒必须活出基督的样式,融身世界,进入社会各层次的生活。对这一点,一位名叫张远来的牧师形容的极好,他说:“教会是住在世人中间的教会,耶稣不仅道成肉身了,耶稣还住在人中间。与他们一同劳作,一同吃喝,一同休憩,一同耕耘。同撑一叶孤舟,同眠一块草地。与人类有一样的经历,与人类有一样的诉求。认同人的软弱,指明人的出路。他了解以色列的疾苦,洞悉人类的挣扎,他熟悉拿撒勒的一草一木,珍惜身边的每一个灵魂。”因此,教会绝不是仅仅囿于狭隘的教堂空间,罔顾时代与社会的变化和发展,躲在教会的一隅之中孤芳自赏,傲视世人。

在教会里,我们不无惊异地发现,那些越是“属灵”,越是“激情火热”的信徒,就越是远离社会,有的甚至断绝世俗中的朋友,对与自己不同信仰的人更是视如仇敌,不再往来。这样的信徒将世界中的一切进行全面地否定,剑走偏锋,即使那些美的善的对人类对社会有益的事物,也是不屑一顾,给以鄙视。这就从根本上否定了“神爱世人”这一伟大真理,只看见神给以基督徒的特殊恩典,却视而不见神给以这个世界的普遍恩典。忘记了“他叫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太5:45)这句圣经中的名言。

马太福音记载,耶稣在呼召税吏马太后与那些税吏等人同席吃饭的时候,遭遇到来自文士和法利赛人的嘲讽,对耶稣的门徒说:“你们的先生为什么和税吏并罪人一同吃饭呢?”(9:11)这些文士和法利赛人只看见耶稣与不洁净的人同席吃饭,却看不见耶稣这么做的目的。他们固守外在的礼仪,忽略了内在的实质。

主基督在面对法利赛人的质问之时,他的回答成为对世人的宣告:“我来本不是召义人,乃是召罪人。”(9:13)也就是说,在这个世上每个人都是罪人,都亏缺了神的荣耀,都应该接受基督的呼召,得到基督的救赎和医治。

最近读过一篇文章,大体介绍了上海浦东的几间教堂走进社会,适应社会、为教会内外人士提供帮助的事例。例如与周边大公司的白领和动迁来到上海的居民沟通联系,为这些人解决有关人生的困惑;将教堂向外国人开放,还开设了韩国人的专属聚会,还邀请社会成功人士来教会演讲等。又例如与社区合作,为社区举办亲子班;亦或者与社会联合,吸纳各行业杰出人才举办读书会等等。

这些举措,完全打破了基督徒与世隔绝的局面,让教会充满了活力与生机,缩小了教会与社会的距离。这是教会与社会融合的一种新尝试,应该给以鼓励和倡导。因此,我们基督徒和教会应该像我们的主基督那样,融身社会。

我们需要基督的医治和救赎,世上的每个人也同样需要基督的医治与救赎。我们看别人为罪人的时候,更应该清楚自己也是罪人。教会的封闭性信仰,不但使教会失去了与社会交流和对话的机会,更失去了福传的契机。

教会应该是一个与社会共融的群体,绝不是在教堂中建立一个独立的“一统天下”,应按照基督的训诲在广阔的社会生活中,“出淤泥而不染”,活出基督的生命,以此影响社会,起到光与盐的作用。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除教会的主日聚会、祷告会、圣餐聚会等宗教仪式外,教会也的确有很多活动,如姊妹会、弟兄会、唱诗班组织的各项活动等等,但活动范围几乎都局限在教堂里。

即使户外活动,参加人员也都是主内的弟兄姊妹,很少有外人参加。唯有大型的圣诞特会或者布道会才会吸纳主外人员参加。这就使得教会的信仰生活,在年复一年的时光中形成了一种单调而固定的活动模式,与社会及其他组织几乎没有任何来往,处在一个与社会脱节的状态。教会也就成了一个与世隔绝的“象牙塔”,成了“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的世外“桃源”。

其实,即使都是一主一信一洗的各教会之间,有些也是“互不往来”,各信各的,各自为政。所谓“圣徒相通”不过是嘴上的信条,与教会好像并无关系,至于什么基督里的爱,只是偶尔在信徒之间像星星似地闪烁几下。

因为这样,社会上的一切活动似乎都与教会无关,难以寻觅到教会的影子,更看不见教会对社会有什么显著的作为。唯一的就是哪地方发生地震或洪水等灾情时,教会捐点款献点物,组织几个自愿者前去探望一下,在社会上能稍稍有点动静,但也很难引起世人的注意。所以,形成一种“教会是教会,社会是社会”这么两条互不相干的河流。

事实上,教会越是脱离社会,越会受到世俗社会的不理解、不认同,甚至遭遇来自社会世俗力量的敌视和嘲讽。滑稽的是,有些教会一但遭遇到来自世俗的一点小挫折时,随即便热血沸腾,什么“逼迫”来了、宗教信仰“不自由”了,还大表决心要为主殉道什么的。可是,当一离开教会回到社会上时,立刻就换了一个人,不仅该吃就吃,该喝就喝,乃至该骂人继续骂人,该犯什么罪还犯什么罪,早把信仰抛之脑后了。

在教会一个样,回到社会又是一个样,信仰和社会的脱节,也让信徒出现两副面孔。难怪社会上一些人对基督徒嗤之以鼻,讥讽不断。这些现象,无疑与教会封闭性的信仰是分不开的。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教会信仰的封闭性滋生出了这些信仰上的弊端。

耶稣有训:“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你们的光也当这样照在人前,叫他们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上的父。”(太5:15-16)按照耶稣这个训导,教会显然是把“灯”放错了位置,放在了“斗底下”而不是灯台上。这种封闭性信仰生活模式的形成,虽然与制度环境有关,但更多的是由我们在基督信仰上的误区所造成的。

追本溯源,基督教从它产生那天开始,就不是一个存在于真空中的孤立事件。不但如此,而且通过大量的信息向世人庄严宣告:上帝为了爱世人而降生尘世,基督教并不是一种讲论上帝的永恒而玄妙的教义,而是上帝自己化身为耶稣基督莅临人间,“道成肉身”地进入人类世界,进入恒久的人类社会的历史之中。基督教如果离开了世界,离开了所处的社会与时代,那么,基督教的信仰也就变成了一座好看而炫彩的海市蜃楼,毫无现实意义。

这一性质,让历代基督徒都融身于自己所处的社会与时代,无论遭遇逼迫和压制,还是在正常的社会环境中,都充满了积极向上的入世情怀。同时,在纷繁复杂的环境里分别为圣,去追求和实现神恩赐给基督徒的生命永恒,这一具有超世性的理想。

基督徒所拥有的入世情怀与超世理想,既是与其他宗教迥然相异的一个标志,也决定了基督徒在“客旅”尘世期间就完全可以走进生命的永恒之中。

步入生命永恒的先决条件就是“脱罪”,因为上帝道成肉身的一次献上,被钉十字架,担当了我们的罪,让我们罪得赦免,我们因而成为因信称义之人,成为踏上生命永恒之路的人。这是神给每个基督徒的一个特殊恩典,所以,我们所做的必须要与这个恩典相称,否则就是对神恩典的拒绝和背叛。

同此,教会是在元首基督道成肉身的基石上确立起来的,决定了基督徒必须活出基督的样式,融身世界,进入社会各层次的生活。对这一点,一位名叫张远来的牧师形容的极好,他说:“教会是住在世人中间的教会,耶稣不仅道成肉身了,耶稣还住在人中间。与他们一同劳作,一同吃喝,一同休憩,一同耕耘。同撑一叶孤舟,同眠一块草地。与人类有一样的经历,与人类有一样的诉求。认同人的软弱,指明人的出路。他了解以色列的疾苦,洞悉人类的挣扎,他熟悉拿撒勒的一草一木,珍惜身边的每一个灵魂。”因此,教会绝不是仅仅囿于狭隘的教堂空间,罔顾时代与社会的变化和发展,躲在教会的一隅之中孤芳自赏,傲视世人。

在教会里,我们不无惊异地发现,那些越是“属灵”,越是“激情火热”的信徒,就越是远离社会,有的甚至断绝世俗中的朋友,对与自己不同信仰的人更是视如仇敌,不再往来。这样的信徒将世界中的一切进行全面地否定,剑走偏锋,即使那些美的善的对人类对社会有益的事物,也是不屑一顾,给以鄙视。这就从根本上否定了“神爱世人”这一伟大真理,只看见神给以基督徒的特殊恩典,却视而不见神给以这个世界的普遍恩典。忘记了“他叫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太5:45)这句圣经中的名言。

马太福音记载,耶稣在呼召税吏马太后与那些税吏等人同席吃饭的时候,遭遇到来自文士和法利赛人的嘲讽,对耶稣的门徒说:“你们的先生为什么和税吏并罪人一同吃饭呢?”(9:11)这些文士和法利赛人只看见耶稣与不洁净的人同席吃饭,却看不见耶稣这么做的目的。他们固守外在的礼仪,忽略了内在的实质。

主基督在面对法利赛人的质问之时,他的回答成为对世人的宣告:“我来本不是召义人,乃是召罪人。”(9:13)也就是说,在这个世上每个人都是罪人,都亏缺了神的荣耀,都应该接受基督的呼召,得到基督的救赎和医治。

最近读过一篇文章,大体介绍了上海浦东的几间教堂走进社会,适应社会、为教会内外人士提供帮助的事例。例如与周边大公司的白领和动迁来到上海的居民沟通联系,为这些人解决有关人生的困惑;将教堂向外国人开放,还开设了韩国人的专属聚会,还邀请社会成功人士来教会演讲等。又例如与社区合作,为社区举办亲子班;亦或者与社会联合,吸纳各行业杰出人才举办读书会等等。

这些举措,完全打破了基督徒与世隔绝的局面,让教会充满了活力与生机,缩小了教会与社会的距离。这是教会与社会融合的一种新尝试,应该给以鼓励和倡导。因此,我们基督徒和教会应该像我们的主基督那样,融身社会。

我们需要基督的医治和救赎,世上的每个人也同样需要基督的医治与救赎。我们看别人为罪人的时候,更应该清楚自己也是罪人。教会的封闭性信仰,不但使教会失去了与社会交流和对话的机会,更失去了福传的契机。

教会应该是一个与社会共融的群体,绝不是在教堂中建立一个独立的“一统天下”,应按照基督的训诲在广阔的社会生活中,“出淤泥而不染”,活出基督的生命,以此影响社会,起到光与盐的作用。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除教会的主日聚会、祷告会、圣餐聚会等宗教仪式外,教会也的确有很多活动,如姊妹会、弟兄会、唱诗班组织的各项活动等等,但活动范围几乎都局限在教堂里。

即使户外活动,参加人员也都是主内的弟兄姊妹,很少有外人参加。唯有大型的圣诞特会或者布道会才会吸纳主外人员参加。这就使得教会的信仰生活,在年复一年的时光中形成了一种单调而固定的活动模式,与社会及其他组织几乎没有任何来往,处在一个与社会脱节的状态。教会也就成了一个与世隔绝的“象牙塔”,成了“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的世外“桃源”。

其实,即使都是一主一信一洗的各教会之间,有些也是“互不往来”,各信各的,各自为政。所谓“圣徒相通”不过是嘴上的信条,与教会好像并无关系,至于什么基督里的爱,只是偶尔在信徒之间像星星似地闪烁几下。

因为这样,社会上的一切活动似乎都与教会无关,难以寻觅到教会的影子,更看不见教会对社会有什么显著的作为。唯一的就是哪地方发生地震或洪水等灾情时,教会捐点款献点物,组织几个自愿者前去探望一下,在社会上能稍稍有点动静,但也很难引起世人的注意。所以,形成一种“教会是教会,社会是社会”这么两条互不相干的河流。

事实上,教会越是脱离社会,越会受到世俗社会的不理解、不认同,甚至遭遇来自社会世俗力量的敌视和嘲讽。滑稽的是,有些教会一但遭遇到来自世俗的一点小挫折时,随即便热血沸腾,什么“逼迫”来了、宗教信仰“不自由”了,还大表决心要为主殉道什么的。可是,当一离开教会回到社会上时,立刻就换了一个人,不仅该吃就吃,该喝就喝,乃至该骂人继续骂人,该犯什么罪还犯什么罪,早把信仰抛之脑后了。

在教会一个样,回到社会又是一个样,信仰和社会的脱节,也让信徒出现两副面孔。难怪社会上一些人对基督徒嗤之以鼻,讥讽不断。这些现象,无疑与教会封闭性的信仰是分不开的。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教会信仰的封闭性滋生出了这些信仰上的弊端。

耶稣有训:“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你们的光也当这样照在人前,叫他们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上的父。”(太5:15-16)按照耶稣这个训导,教会显然是把“灯”放错了位置,放在了“斗底下”而不是灯台上。这种封闭性信仰生活模式的形成,虽然与制度环境有关,但更多的是由我们在基督信仰上的误区所造成的。

追本溯源,基督教从它产生那天开始,就不是一个存在于真空中的孤立事件。不但如此,而且通过大量的信息向世人庄严宣告:上帝为了爱世人而降生尘世,基督教并不是一种讲论上帝的永恒而玄妙的教义,而是上帝自己化身为耶稣基督莅临人间,“道成肉身”地进入人类世界,进入恒久的人类社会的历史之中。基督教如果离开了世界,离开了所处的社会与时代,那么,基督教的信仰也就变成了一座好看而炫彩的海市蜃楼,毫无现实意义。

这一性质,让历代基督徒都融身于自己所处的社会与时代,无论遭遇逼迫和压制,还是在正常的社会环境中,都充满了积极向上的入世情怀。同时,在纷繁复杂的环境里分别为圣,去追求和实现神恩赐给基督徒的生命永恒,这一具有超世性的理想。

基督徒所拥有的入世情怀与超世理想,既是与其他宗教迥然相异的一个标志,也决定了基督徒在“客旅”尘世期间就完全可以走进生命的永恒之中。

步入生命永恒的先决条件就是“脱罪”,因为上帝道成肉身的一次献上,被钉十字架,担当了我们的罪,让我们罪得赦免,我们因而成为因信称义之人,成为踏上生命永恒之路的人。这是神给每个基督徒的一个特殊恩典,所以,我们所做的必须要与这个恩典相称,否则就是对神恩典的拒绝和背叛。

同此,教会是在元首基督道成肉身的基石上确立起来的,决定了基督徒必须活出基督的样式,融身世界,进入社会各层次的生活。对这一点,一位名叫张远来的牧师形容的极好,他说:“教会是住在世人中间的教会,耶稣不仅道成肉身了,耶稣还住在人中间。与他们一同劳作,一同吃喝,一同休憩,一同耕耘。同撑一叶孤舟,同眠一块草地。与人类有一样的经历,与人类有一样的诉求。认同人的软弱,指明人的出路。他了解以色列的疾苦,洞悉人类的挣扎,他熟悉拿撒勒的一草一木,珍惜身边的每一个灵魂。”因此,教会绝不是仅仅囿于狭隘的教堂空间,罔顾时代与社会的变化和发展,躲在教会的一隅之中孤芳自赏,傲视世人。

在教会里,我们不无惊异地发现,那些越是“属灵”,越是“激情火热”的信徒,就越是远离社会,有的甚至断绝世俗中的朋友,对与自己不同信仰的人更是视如仇敌,不再往来。这样的信徒将世界中的一切进行全面地否定,剑走偏锋,即使那些美的善的对人类对社会有益的事物,也是不屑一顾,给以鄙视。这就从根本上否定了“神爱世人”这一伟大真理,只看见神给以基督徒的特殊恩典,却视而不见神给以这个世界的普遍恩典。忘记了“他叫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太5:45)这句圣经中的名言。

马太福音记载,耶稣在呼召税吏马太后与那些税吏等人同席吃饭的时候,遭遇到来自文士和法利赛人的嘲讽,对耶稣的门徒说:“你们的先生为什么和税吏并罪人一同吃饭呢?”(9:11)这些文士和法利赛人只看见耶稣与不洁净的人同席吃饭,却看不见耶稣这么做的目的。他们固守外在的礼仪,忽略了内在的实质。

主基督在面对法利赛人的质问之时,他的回答成为对世人的宣告:“我来本不是召义人,乃是召罪人。”(9:13)也就是说,在这个世上每个人都是罪人,都亏缺了神的荣耀,都应该接受基督的呼召,得到基督的救赎和医治。

最近读过一篇文章,大体介绍了上海浦东的几间教堂走进社会,适应社会、为教会内外人士提供帮助的事例。例如与周边大公司的白领和动迁来到上海的居民沟通联系,为这些人解决有关人生的困惑;将教堂向外国人开放,还开设了韩国人的专属聚会,还邀请社会成功人士来教会演讲等。又例如与社区合作,为社区举办亲子班;亦或者与社会联合,吸纳各行业杰出人才举办读书会等等。

这些举措,完全打破了基督徒与世隔绝的局面,让教会充满了活力与生机,缩小了教会与社会的距离。这是教会与社会融合的一种新尝试,应该给以鼓励和倡导。因此,我们基督徒和教会应该像我们的主基督那样,融身社会。

我们需要基督的医治和救赎,世上的每个人也同样需要基督的医治与救赎。我们看别人为罪人的时候,更应该清楚自己也是罪人。教会的封闭性信仰,不但使教会失去了与社会交流和对话的机会,更失去了福传的契机。

教会应该是一个与社会共融的群体,绝不是在教堂中建立一个独立的“一统天下”,应按照基督的训诲在广阔的社会生活中,“出淤泥而不染”,活出基督的生命,以此影响社会,起到光与盐的作用。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除教会的主日聚会、祷告会、圣餐聚会等宗教仪式外,教会也的确有很多活动,如姊妹会、弟兄会、唱诗班组织的各项活动等等,但活动范围几乎都局限在教堂里。

即使户外活动,参加人员也都是主内的弟兄姊妹,很少有外人参加。唯有大型的圣诞特会或者布道会才会吸纳主外人员参加。这就使得教会的信仰生活,在年复一年的时光中形成了一种单调而固定的活动模式,与社会及其他组织几乎没有任何来往,处在一个与社会脱节的状态。教会也就成了一个与世隔绝的“象牙塔”,成了“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的世外“桃源”。

其实,即使都是一主一信一洗的各教会之间,有些也是“互不往来”,各信各的,各自为政。所谓“圣徒相通”不过是嘴上的信条,与教会好像并无关系,至于什么基督里的爱,只是偶尔在信徒之间像星星似地闪烁几下。

因为这样,社会上的一切活动似乎都与教会无关,难以寻觅到教会的影子,更看不见教会对社会有什么显著的作为。唯一的就是哪地方发生地震或洪水等灾情时,教会捐点款献点物,组织几个自愿者前去探望一下,在社会上能稍稍有点动静,但也很难引起世人的注意。所以,形成一种“教会是教会,社会是社会”这么两条互不相干的河流。

事实上,教会越是脱离社会,越会受到世俗社会的不理解、不认同,甚至遭遇来自社会世俗力量的敌视和嘲讽。滑稽的是,有些教会一但遭遇到来自世俗的一点小挫折时,随即便热血沸腾,什么“逼迫”来了、宗教信仰“不自由”了,还大表决心要为主殉道什么的。可是,当一离开教会回到社会上时,立刻就换了一个人,不仅该吃就吃,该喝就喝,乃至该骂人继续骂人,该犯什么罪还犯什么罪,早把信仰抛之脑后了。

在教会一个样,回到社会又是一个样,信仰和社会的脱节,也让信徒出现两副面孔。难怪社会上一些人对基督徒嗤之以鼻,讥讽不断。这些现象,无疑与教会封闭性的信仰是分不开的。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教会信仰的封闭性滋生出了这些信仰上的弊端。

耶稣有训:“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你们的光也当这样照在人前,叫他们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上的父。”(太5:15-16)按照耶稣这个训导,教会显然是把“灯”放错了位置,放在了“斗底下”而不是灯台上。这种封闭性信仰生活模式的形成,虽然与制度环境有关,但更多的是由我们在基督信仰上的误区所造成的。

追本溯源,基督教从它产生那天开始,就不是一个存在于真空中的孤立事件。不但如此,而且通过大量的信息向世人庄严宣告:上帝为了爱世人而降生尘世,基督教并不是一种讲论上帝的永恒而玄妙的教义,而是上帝自己化身为耶稣基督莅临人间,“道成肉身”地进入人类世界,进入恒久的人类社会的历史之中。基督教如果离开了世界,离开了所处的社会与时代,那么,基督教的信仰也就变成了一座好看而炫彩的海市蜃楼,毫无现实意义。

这一性质,让历代基督徒都融身于自己所处的社会与时代,无论遭遇逼迫和压制,还是在正常的社会环境中,都充满了积极向上的入世情怀。同时,在纷繁复杂的环境里分别为圣,去追求和实现神恩赐给基督徒的生命永恒,这一具有超世性的理想。

基督徒所拥有的入世情怀与超世理想,既是与其他宗教迥然相异的一个标志,也决定了基督徒在“客旅”尘世期间就完全可以走进生命的永恒之中。

步入生命永恒的先决条件就是“脱罪”,因为上帝道成肉身的一次献上,被钉十字架,担当了我们的罪,让我们罪得赦免,我们因而成为因信称义之人,成为踏上生命永恒之路的人。这是神给每个基督徒的一个特殊恩典,所以,我们所做的必须要与这个恩典相称,否则就是对神恩典的拒绝和背叛。

同此,教会是在元首基督道成肉身的基石上确立起来的,决定了基督徒必须活出基督的样式,融身世界,进入社会各层次的生活。对这一点,一位名叫张远来的牧师形容的极好,他说:“教会是住在世人中间的教会,耶稣不仅道成肉身了,耶稣还住在人中间。与他们一同劳作,一同吃喝,一同休憩,一同耕耘。同撑一叶孤舟,同眠一块草地。与人类有一样的经历,与人类有一样的诉求。认同人的软弱,指明人的出路。他了解以色列的疾苦,洞悉人类的挣扎,他熟悉拿撒勒的一草一木,珍惜身边的每一个灵魂。”因此,教会绝不是仅仅囿于狭隘的教堂空间,罔顾时代与社会的变化和发展,躲在教会的一隅之中孤芳自赏,傲视世人。

在教会里,我们不无惊异地发现,那些越是“属灵”,越是“激情火热”的信徒,就越是远离社会,有的甚至断绝世俗中的朋友,对与自己不同信仰的人更是视如仇敌,不再往来。这样的信徒将世界中的一切进行全面地否定,剑走偏锋,即使那些美的善的对人类对社会有益的事物,也是不屑一顾,给以鄙视。这就从根本上否定了“神爱世人”这一伟大真理,只看见神给以基督徒的特殊恩典,却视而不见神给以这个世界的普遍恩典。忘记了“他叫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太5:45)这句圣经中的名言。

马太福音记载,耶稣在呼召税吏马太后与那些税吏等人同席吃饭的时候,遭遇到来自文士和法利赛人的嘲讽,对耶稣的门徒说:“你们的先生为什么和税吏并罪人一同吃饭呢?”(9:11)这些文士和法利赛人只看见耶稣与不洁净的人同席吃饭,却看不见耶稣这么做的目的。他们固守外在的礼仪,忽略了内在的实质。

主基督在面对法利赛人的质问之时,他的回答成为对世人的宣告:“我来本不是召义人,乃是召罪人。”(9:13)也就是说,在这个世上每个人都是罪人,都亏缺了神的荣耀,都应该接受基督的呼召,得到基督的救赎和医治。

最近读过一篇文章,大体介绍了上海浦东的几间教堂走进社会,适应社会、为教会内外人士提供帮助的事例。例如与周边大公司的白领和动迁来到上海的居民沟通联系,为这些人解决有关人生的困惑;将教堂向外国人开放,还开设了韩国人的专属聚会,还邀请社会成功人士来教会演讲等。又例如与社区合作,为社区举办亲子班;亦或者与社会联合,吸纳各行业杰出人才举办读书会等等。

这些举措,完全打破了基督徒与世隔绝的局面,让教会充满了活力与生机,缩小了教会与社会的距离。这是教会与社会融合的一种新尝试,应该给以鼓励和倡导。因此,我们基督徒和教会应该像我们的主基督那样,融身社会。

我们需要基督的医治和救赎,世上的每个人也同样需要基督的医治与救赎。我们看别人为罪人的时候,更应该清楚自己也是罪人。教会的封闭性信仰,不但使教会失去了与社会交流和对话的机会,更失去了福传的契机。

教会应该是一个与社会共融的群体,绝不是在教堂中建立一个独立的“一统天下”,应按照基督的训诲在广阔的社会生活中,“出淤泥而不染”,活出基督的生命,以此影响社会,起到光与盐的作用。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除教会的主日聚会、祷告会、圣餐聚会等宗教仪式外,教会也的确有很多活动,如姊妹会、弟兄会、唱诗班组织的各项活动等等,但活动范围几乎都局限在教堂里。

即使户外活动,参加人员也都是主内的弟兄姊妹,很少有外人参加。唯有大型的圣诞特会或者布道会才会吸纳主外人员参加。这就使得教会的信仰生活,在年复一年的时光中形成了一种单调而固定的活动模式,与社会及其他组织几乎没有任何来往,处在一个与社会脱节的状态。教会也就成了一个与世隔绝的“象牙塔”,成了“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的世外“桃源”。

其实,即使都是一主一信一洗的各教会之间,有些也是“互不往来”,各信各的,各自为政。所谓“圣徒相通”不过是嘴上的信条,与教会好像并无关系,至于什么基督里的爱,只是偶尔在信徒之间像星星似地闪烁几下。

因为这样,社会上的一切活动似乎都与教会无关,难以寻觅到教会的影子,更看不见教会对社会有什么显著的作为。唯一的就是哪地方发生地震或洪水等灾情时,教会捐点款献点物,组织几个自愿者前去探望一下,在社会上能稍稍有点动静,但也很难引起世人的注意。所以,形成一种“教会是教会,社会是社会”这么两条互不相干的河流。

事实上,教会越是脱离社会,越会受到世俗社会的不理解、不认同,甚至遭遇来自社会世俗力量的敌视和嘲讽。滑稽的是,有些教会一但遭遇到来自世俗的一点小挫折时,随即便热血沸腾,什么“逼迫”来了、宗教信仰“不自由”了,还大表决心要为主殉道什么的。可是,当一离开教会回到社会上时,立刻就换了一个人,不仅该吃就吃,该喝就喝,乃至该骂人继续骂人,该犯什么罪还犯什么罪,早把信仰抛之脑后了。

在教会一个样,回到社会又是一个样,信仰和社会的脱节,也让信徒出现两副面孔。难怪社会上一些人对基督徒嗤之以鼻,讥讽不断。这些现象,无疑与教会封闭性的信仰是分不开的。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教会信仰的封闭性滋生出了这些信仰上的弊端。

耶稣有训:“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你们的光也当这样照在人前,叫他们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上的父。”(太5:15-16)按照耶稣这个训导,教会显然是把“灯”放错了位置,放在了“斗底下”而不是灯台上。这种封闭性信仰生活模式的形成,虽然与制度环境有关,但更多的是由我们在基督信仰上的误区所造成的。

追本溯源,基督教从它产生那天开始,就不是一个存在于真空中的孤立事件。不但如此,而且通过大量的信息向世人庄严宣告:上帝为了爱世人而降生尘世,基督教并不是一种讲论上帝的永恒而玄妙的教义,而是上帝自己化身为耶稣基督莅临人间,“道成肉身”地进入人类世界,进入恒久的人类社会的历史之中。基督教如果离开了世界,离开了所处的社会与时代,那么,基督教的信仰也就变成了一座好看而炫彩的海市蜃楼,毫无现实意义。

这一性质,让历代基督徒都融身于自己所处的社会与时代,无论遭遇逼迫和压制,还是在正常的社会环境中,都充满了积极向上的入世情怀。同时,在纷繁复杂的环境里分别为圣,去追求和实现神恩赐给基督徒的生命永恒,这一具有超世性的理想。

基督徒所拥有的入世情怀与超世理想,既是与其他宗教迥然相异的一个标志,也决定了基督徒在“客旅”尘世期间就完全可以走进生命的永恒之中。

步入生命永恒的先决条件就是“脱罪”,因为上帝道成肉身的一次献上,被钉十字架,担当了我们的罪,让我们罪得赦免,我们因而成为因信称义之人,成为踏上生命永恒之路的人。这是神给每个基督徒的一个特殊恩典,所以,我们所做的必须要与这个恩典相称,否则就是对神恩典的拒绝和背叛。

同此,教会是在元首基督道成肉身的基石上确立起来的,决定了基督徒必须活出基督的样式,融身世界,进入社会各层次的生活。对这一点,一位名叫张远来的牧师形容的极好,他说:“教会是住在世人中间的教会,耶稣不仅道成肉身了,耶稣还住在人中间。与他们一同劳作,一同吃喝,一同休憩,一同耕耘。同撑一叶孤舟,同眠一块草地。与人类有一样的经历,与人类有一样的诉求。认同人的软弱,指明人的出路。他了解以色列的疾苦,洞悉人类的挣扎,他熟悉拿撒勒的一草一木,珍惜身边的每一个灵魂。”因此,教会绝不是仅仅囿于狭隘的教堂空间,罔顾时代与社会的变化和发展,躲在教会的一隅之中孤芳自赏,傲视世人。

在教会里,我们不无惊异地发现,那些越是“属灵”,越是“激情火热”的信徒,就越是远离社会,有的甚至断绝世俗中的朋友,对与自己不同信仰的人更是视如仇敌,不再往来。这样的信徒将世界中的一切进行全面地否定,剑走偏锋,即使那些美的善的对人类对社会有益的事物,也是不屑一顾,给以鄙视。这就从根本上否定了“神爱世人”这一伟大真理,只看见神给以基督徒的特殊恩典,却视而不见神给以这个世界的普遍恩典。忘记了“他叫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太5:45)这句圣经中的名言。

马太福音记载,耶稣在呼召税吏马太后与那些税吏等人同席吃饭的时候,遭遇到来自文士和法利赛人的嘲讽,对耶稣的门徒说:“你们的先生为什么和税吏并罪人一同吃饭呢?”(9:11)这些文士和法利赛人只看见耶稣与不洁净的人同席吃饭,却看不见耶稣这么做的目的。他们固守外在的礼仪,忽略了内在的实质。

主基督在面对法利赛人的质问之时,他的回答成为对世人的宣告:“我来本不是召义人,乃是召罪人。”(9:13)也就是说,在这个世上每个人都是罪人,都亏缺了神的荣耀,都应该接受基督的呼召,得到基督的救赎和医治。

最近读过一篇文章,大体介绍了上海浦东的几间教堂走进社会,适应社会、为教会内外人士提供帮助的事例。例如与周边大公司的白领和动迁来到上海的居民沟通联系,为这些人解决有关人生的困惑;将教堂向外国人开放,还开设了韩国人的专属聚会,还邀请社会成功人士来教会演讲等。又例如与社区合作,为社区举办亲子班;亦或者与社会联合,吸纳各行业杰出人才举办读书会等等。

这些举措,完全打破了基督徒与世隔绝的局面,让教会充满了活力与生机,缩小了教会与社会的距离。这是教会与社会融合的一种新尝试,应该给以鼓励和倡导。因此,我们基督徒和教会应该像我们的主基督那样,融身社会。

我们需要基督的医治和救赎,世上的每个人也同样需要基督的医治与救赎。我们看别人为罪人的时候,更应该清楚自己也是罪人。教会的封闭性信仰,不但使教会失去了与社会交流和对话的机会,更失去了福传的契机。

教会应该是一个与社会共融的群体,绝不是在教堂中建立一个独立的“一统天下”,应按照基督的训诲在广阔的社会生活中,“出淤泥而不染”,活出基督的生命,以此影响社会,起到光与盐的作用。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除教会的主日聚会、祷告会、圣餐聚会等宗教仪式外,教会也的确有很多活动,如姊妹会、弟兄会、唱诗班组织的各项活动等等,但活动范围几乎都局限在教堂里。

即使户外活动,参加人员也都是主内的弟兄姊妹,很少有外人参加。唯有大型的圣诞特会或者布道会才会吸纳主外人员参加。这就使得教会的信仰生活,在年复一年的时光中形成了一种单调而固定的活动模式,与社会及其他组织几乎没有任何来往,处在一个与社会脱节的状态。教会也就成了一个与世隔绝的“象牙塔”,成了“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的世外“桃源”。

其实,即使都是一主一信一洗的各教会之间,有些也是“互不往来”,各信各的,各自为政。所谓“圣徒相通”不过是嘴上的信条,与教会好像并无关系,至于什么基督里的爱,只是偶尔在信徒之间像星星似地闪烁几下。

因为这样,社会上的一切活动似乎都与教会无关,难以寻觅到教会的影子,更看不见教会对社会有什么显著的作为。唯一的就是哪地方发生地震或洪水等灾情时,教会捐点款献点物,组织几个自愿者前去探望一下,在社会上能稍稍有点动静,但也很难引起世人的注意。所以,形成一种“教会是教会,社会是社会”这么两条互不相干的河流。

事实上,教会越是脱离社会,越会受到世俗社会的不理解、不认同,甚至遭遇来自社会世俗力量的敌视和嘲讽。滑稽的是,有些教会一但遭遇到来自世俗的一点小挫折时,随即便热血沸腾,什么“逼迫”来了、宗教信仰“不自由”了,还大表决心要为主殉道什么的。可是,当一离开教会回到社会上时,立刻就换了一个人,不仅该吃就吃,该喝就喝,乃至该骂人继续骂人,该犯什么罪还犯什么罪,早把信仰抛之脑后了。

在教会一个样,回到社会又是一个样,信仰和社会的脱节,也让信徒出现两副面孔。难怪社会上一些人对基督徒嗤之以鼻,讥讽不断。这些现象,无疑与教会封闭性的信仰是分不开的。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教会信仰的封闭性滋生出了这些信仰上的弊端。

耶稣有训:“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你们的光也当这样照在人前,叫他们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上的父。”(太5:15-16)按照耶稣这个训导,教会显然是把“灯”放错了位置,放在了“斗底下”而不是灯台上。这种封闭性信仰生活模式的形成,虽然与制度环境有关,但更多的是由我们在基督信仰上的误区所造成的。

追本溯源,基督教从它产生那天开始,就不是一个存在于真空中的孤立事件。不但如此,而且通过大量的信息向世人庄严宣告:上帝为了爱世人而降生尘世,基督教并不是一种讲论上帝的永恒而玄妙的教义,而是上帝自己化身为耶稣基督莅临人间,“道成肉身”地进入人类世界,进入恒久的人类社会的历史之中。基督教如果离开了世界,离开了所处的社会与时代,那么,基督教的信仰也就变成了一座好看而炫彩的海市蜃楼,毫无现实意义。

这一性质,让历代基督徒都融身于自己所处的社会与时代,无论遭遇逼迫和压制,还是在正常的社会环境中,都充满了积极向上的入世情怀。同时,在纷繁复杂的环境里分别为圣,去追求和实现神恩赐给基督徒的生命永恒,这一具有超世性的理想。

基督徒所拥有的入世情怀与超世理想,既是与其他宗教迥然相异的一个标志,也决定了基督徒在“客旅”尘世期间就完全可以走进生命的永恒之中。

步入生命永恒的先决条件就是“脱罪”,因为上帝道成肉身的一次献上,被钉十字架,担当了我们的罪,让我们罪得赦免,我们因而成为因信称义之人,成为踏上生命永恒之路的人。这是神给每个基督徒的一个特殊恩典,所以,我们所做的必须要与这个恩典相称,否则就是对神恩典的拒绝和背叛。

同此,教会是在元首基督道成肉身的基石上确立起来的,决定了基督徒必须活出基督的样式,融身世界,进入社会各层次的生活。对这一点,一位名叫张远来的牧师形容的极好,他说:“教会是住在世人中间的教会,耶稣不仅道成肉身了,耶稣还住在人中间。与他们一同劳作,一同吃喝,一同休憩,一同耕耘。同撑一叶孤舟,同眠一块草地。与人类有一样的经历,与人类有一样的诉求。认同人的软弱,指明人的出路。他了解以色列的疾苦,洞悉人类的挣扎,他熟悉拿撒勒的一草一木,珍惜身边的每一个灵魂。”因此,教会绝不是仅仅囿于狭隘的教堂空间,罔顾时代与社会的变化和发展,躲在教会的一隅之中孤芳自赏,傲视世人。

在教会里,我们不无惊异地发现,那些越是“属灵”,越是“激情火热”的信徒,就越是远离社会,有的甚至断绝世俗中的朋友,对与自己不同信仰的人更是视如仇敌,不再往来。这样的信徒将世界中的一切进行全面地否定,剑走偏锋,即使那些美的善的对人类对社会有益的事物,也是不屑一顾,给以鄙视。这就从根本上否定了“神爱世人”这一伟大真理,只看见神给以基督徒的特殊恩典,却视而不见神给以这个世界的普遍恩典。忘记了“他叫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太5:45)这句圣经中的名言。

马太福音记载,耶稣在呼召税吏马太后与那些税吏等人同席吃饭的时候,遭遇到来自文士和法利赛人的嘲讽,对耶稣的门徒说:“你们的先生为什么和税吏并罪人一同吃饭呢?”(9:11)这些文士和法利赛人只看见耶稣与不洁净的人同席吃饭,却看不见耶稣这么做的目的。他们固守外在的礼仪,忽略了内在的实质。

主基督在面对法利赛人的质问之时,他的回答成为对世人的宣告:“我来本不是召义人,乃是召罪人。”(9:13)也就是说,在这个世上每个人都是罪人,都亏缺了神的荣耀,都应该接受基督的呼召,得到基督的救赎和医治。

最近读过一篇文章,大体介绍了上海浦东的几间教堂走进社会,适应社会、为教会内外人士提供帮助的事例。例如与周边大公司的白领和动迁来到上海的居民沟通联系,为这些人解决有关人生的困惑;将教堂向外国人开放,还开设了韩国人的专属聚会,还邀请社会成功人士来教会演讲等。又例如与社区合作,为社区举办亲子班;亦或者与社会联合,吸纳各行业杰出人才举办读书会等等。

这些举措,完全打破了基督徒与世隔绝的局面,让教会充满了活力与生机,缩小了教会与社会的距离。这是教会与社会融合的一种新尝试,应该给以鼓励和倡导。因此,我们基督徒和教会应该像我们的主基督那样,融身社会。

我们需要基督的医治和救赎,世上的每个人也同样需要基督的医治与救赎。我们看别人为罪人的时候,更应该清楚自己也是罪人。教会的封闭性信仰,不但使教会失去了与社会交流和对话的机会,更失去了福传的契机。

教会应该是一个与社会共融的群体,绝不是在教堂中建立一个独立的“一统天下”,应按照基督的训诲在广阔的社会生活中,“出淤泥而不染”,活出基督的生命,以此影响社会,起到光与盐的作用。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除教会的主日聚会、祷告会、圣餐聚会等宗教仪式外,教会也的确有很多活动,如姊妹会、弟兄会、唱诗班组织的各项活动等等,但活动范围几乎都局限在教堂里。

即使户外活动,参加人员也都是主内的弟兄姊妹,很少有外人参加。唯有大型的圣诞特会或者布道会才会吸纳主外人员参加。这就使得教会的信仰生活,在年复一年的时光中形成了一种单调而固定的活动模式,与社会及其他组织几乎没有任何来往,处在一个与社会脱节的状态。教会也就成了一个与世隔绝的“象牙塔”,成了“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的世外“桃源”。

其实,即使都是一主一信一洗的各教会之间,有些也是“互不往来”,各信各的,各自为政。所谓“圣徒相通”不过是嘴上的信条,与教会好像并无关系,至于什么基督里的爱,只是偶尔在信徒之间像星星似地闪烁几下。

因为这样,社会上的一切活动似乎都与教会无关,难以寻觅到教会的影子,更看不见教会对社会有什么显著的作为。唯一的就是哪地方发生地震或洪水等灾情时,教会捐点款献点物,组织几个自愿者前去探望一下,在社会上能稍稍有点动静,但也很难引起世人的注意。所以,形成一种“教会是教会,社会是社会”这么两条互不相干的河流。

事实上,教会越是脱离社会,越会受到世俗社会的不理解、不认同,甚至遭遇来自社会世俗力量的敌视和嘲讽。滑稽的是,有些教会一但遭遇到来自世俗的一点小挫折时,随即便热血沸腾,什么“逼迫”来了、宗教信仰“不自由”了,还大表决心要为主殉道什么的。可是,当一离开教会回到社会上时,立刻就换了一个人,不仅该吃就吃,该喝就喝,乃至该骂人继续骂人,该犯什么罪还犯什么罪,早把信仰抛之脑后了。

在教会一个样,回到社会又是一个样,信仰和社会的脱节,也让信徒出现两副面孔。难怪社会上一些人对基督徒嗤之以鼻,讥讽不断。这些现象,无疑与教会封闭性的信仰是分不开的。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教会信仰的封闭性滋生出了这些信仰上的弊端。

耶稣有训:“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你们的光也当这样照在人前,叫他们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上的父。”(太5:15-16)按照耶稣这个训导,教会显然是把“灯”放错了位置,放在了“斗底下”而不是灯台上。这种封闭性信仰生活模式的形成,虽然与制度环境有关,但更多的是由我们在基督信仰上的误区所造成的。

追本溯源,基督教从它产生那天开始,就不是一个存在于真空中的孤立事件。不但如此,而且通过大量的信息向世人庄严宣告:上帝为了爱世人而降生尘世,基督教并不是一种讲论上帝的永恒而玄妙的教义,而是上帝自己化身为耶稣基督莅临人间,“道成肉身”地进入人类世界,进入恒久的人类社会的历史之中。基督教如果离开了世界,离开了所处的社会与时代,那么,基督教的信仰也就变成了一座好看而炫彩的海市蜃楼,毫无现实意义。

这一性质,让历代基督徒都融身于自己所处的社会与时代,无论遭遇逼迫和压制,还是在正常的社会环境中,都充满了积极向上的入世情怀。同时,在纷繁复杂的环境里分别为圣,去追求和实现神恩赐给基督徒的生命永恒,这一具有超世性的理想。

基督徒所拥有的入世情怀与超世理想,既是与其他宗教迥然相异的一个标志,也决定了基督徒在“客旅”尘世期间就完全可以走进生命的永恒之中。

步入生命永恒的先决条件就是“脱罪”,因为上帝道成肉身的一次献上,被钉十字架,担当了我们的罪,让我们罪得赦免,我们因而成为因信称义之人,成为踏上生命永恒之路的人。这是神给每个基督徒的一个特殊恩典,所以,我们所做的必须要与这个恩典相称,否则就是对神恩典的拒绝和背叛。

同此,教会是在元首基督道成肉身的基石上确立起来的,决定了基督徒必须活出基督的样式,融身世界,进入社会各层次的生活。对这一点,一位名叫张远来的牧师形容的极好,他说:“教会是住在世人中间的教会,耶稣不仅道成肉身了,耶稣还住在人中间。与他们一同劳作,一同吃喝,一同休憩,一同耕耘。同撑一叶孤舟,同眠一块草地。与人类有一样的经历,与人类有一样的诉求。认同人的软弱,指明人的出路。他了解以色列的疾苦,洞悉人类的挣扎,他熟悉拿撒勒的一草一木,珍惜身边的每一个灵魂。”因此,教会绝不是仅仅囿于狭隘的教堂空间,罔顾时代与社会的变化和发展,躲在教会的一隅之中孤芳自赏,傲视世人。

在教会里,我们不无惊异地发现,那些越是“属灵”,越是“激情火热”的信徒,就越是远离社会,有的甚至断绝世俗中的朋友,对与自己不同信仰的人更是视如仇敌,不再往来。这样的信徒将世界中的一切进行全面地否定,剑走偏锋,即使那些美的善的对人类对社会有益的事物,也是不屑一顾,给以鄙视。这就从根本上否定了“神爱世人”这一伟大真理,只看见神给以基督徒的特殊恩典,却视而不见神给以这个世界的普遍恩典。忘记了“他叫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太5:45)这句圣经中的名言。

马太福音记载,耶稣在呼召税吏马太后与那些税吏等人同席吃饭的时候,遭遇到来自文士和法利赛人的嘲讽,对耶稣的门徒说:“你们的先生为什么和税吏并罪人一同吃饭呢?”(9:11)这些文士和法利赛人只看见耶稣与不洁净的人同席吃饭,却看不见耶稣这么做的目的。他们固守外在的礼仪,忽略了内在的实质。

主基督在面对法利赛人的质问之时,他的回答成为对世人的宣告:“我来本不是召义人,乃是召罪人。”(9:13)也就是说,在这个世上每个人都是罪人,都亏缺了神的荣耀,都应该接受基督的呼召,得到基督的救赎和医治。

最近读过一篇文章,大体介绍了上海浦东的几间教堂走进社会,适应社会、为教会内外人士提供帮助的事例。例如与周边大公司的白领和动迁来到上海的居民沟通联系,为这些人解决有关人生的困惑;将教堂向外国人开放,还开设了韩国人的专属聚会,还邀请社会成功人士来教会演讲等。又例如与社区合作,为社区举办亲子班;亦或者与社会联合,吸纳各行业杰出人才举办读书会等等。

这些举措,完全打破了基督徒与世隔绝的局面,让教会充满了活力与生机,缩小了教会与社会的距离。这是教会与社会融合的一种新尝试,应该给以鼓励和倡导。因此,我们基督徒和教会应该像我们的主基督那样,融身社会。

我们需要基督的医治和救赎,世上的每个人也同样需要基督的医治与救赎。我们看别人为罪人的时候,更应该清楚自己也是罪人。教会的封闭性信仰,不但使教会失去了与社会交流和对话的机会,更失去了福传的契机。

教会应该是一个与社会共融的群体,绝不是在教堂中建立一个独立的“一统天下”,应按照基督的训诲在广阔的社会生活中,“出淤泥而不染”,活出基督的生命,以此影响社会,起到光与盐的作用。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拈花娱乐机移动网

除教会的主日聚会、祷告会、圣餐聚会等宗教仪式外,教会也的确有很多活动,如姊妹会、弟兄会、唱诗班组织的各项活动等等,但活动范围几乎都局限在教堂里。

即使户外活动,参加人员也都是主内的弟兄姊妹,很少有外人参加。唯有大型的圣诞特会或者布道会才会吸纳主外人员参加。这就使得教会的信仰生活,在年复一年的时光中形成了一种单调而固定的活动模式,与社会及其他组织几乎没有任何来往,处在一个与社会脱节的状态。教会也就成了一个与世隔绝的“象牙塔”,成了“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的世外“桃源”。

其实,即使都是一主一信一洗的各教会之间,有些也是“互不往来”,各信各的,各自为政。所谓“圣徒相通”不过是嘴上的信条,与教会好像并无关系,至于什么基督里的爱,只是偶尔在信徒之间像星星似地闪烁几下。

因为这样,社会上的一切活动似乎都与教会无关,难以寻觅到教会的影子,更看不见教会对社会有什么显著的作为。唯一的就是哪地方发生地震或洪水等灾情时,教会捐点款献点物,组织几个自愿者前去探望一下,在社会上能稍稍有点动静,但也很难引起世人的注意。所以,形成一种“教会是教会,社会是社会”这么两条互不相干的河流。

事实上,教会越是脱离社会,越会受到世俗社会的不理解、不认同,甚至遭遇来自社会世俗力量的敌视和嘲讽。滑稽的是,有些教会一但遭遇到来自世俗的一点小挫折时,随即便热血沸腾,什么“逼迫”来了、宗教信仰“不自由”了,还大表决心要为主殉道什么的。可是,当一离开教会回到社会上时,立刻就换了一个人,不仅该吃就吃,该喝就喝,乃至该骂人继续骂人,该犯什么罪还犯什么罪,早把信仰抛之脑后了。

在教会一个样,回到社会又是一个样,信仰和社会的脱节,也让信徒出现两副面孔。难怪社会上一些人对基督徒嗤之以鼻,讥讽不断。这些现象,无疑与教会封闭性的信仰是分不开的。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教会信仰的封闭性滋生出了这些信仰上的弊端。

耶稣有训:“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你们的光也当这样照在人前,叫他们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上的父。”(太5:15-16)按照耶稣这个训导,教会显然是把“灯”放错了位置,放在了“斗底下”而不是灯台上。这种封闭性信仰生活模式的形成,虽然与制度环境有关,但更多的是由我们在基督信仰上的误区所造成的。

追本溯源,基督教从它产生那天开始,就不是一个存在于真空中的孤立事件。不但如此,而且通过大量的信息向世人庄严宣告:上帝为了爱世人而降生尘世,基督教并不是一种讲论上帝的永恒而玄妙的教义,而是上帝自己化身为耶稣基督莅临人间,“道成肉身”地进入人类世界,进入恒久的人类社会的历史之中。基督教如果离开了世界,离开了所处的社会与时代,那么,基督教的信仰也就变成了一座好看而炫彩的海市蜃楼,毫无现实意义。

这一性质,让历代基督徒都融身于自己所处的社会与时代,无论遭遇逼迫和压制,还是在正常的社会环境中,都充满了积极向上的入世情怀。同时,在纷繁复杂的环境里分别为圣,去追求和实现神恩赐给基督徒的生命永恒,这一具有超世性的理想。

基督徒所拥有的入世情怀与超世理想,既是与其他宗教迥然相异的一个标志,也决定了基督徒在“客旅”尘世期间就完全可以走进生命的永恒之中。

步入生命永恒的先决条件就是“脱罪”,因为上帝道成肉身的一次献上,被钉十字架,担当了我们的罪,让我们罪得赦免,我们因而成为因信称义之人,成为踏上生命永恒之路的人。这是神给每个基督徒的一个特殊恩典,所以,我们所做的必须要与这个恩典相称,否则就是对神恩典的拒绝和背叛。

同此,教会是在元首基督道成肉身的基石上确立起来的,决定了基督徒必须活出基督的样式,融身世界,进入社会各层次的生活。对这一点,一位名叫张远来的牧师形容的极好,他说:“教会是住在世人中间的教会,耶稣不仅道成肉身了,耶稣还住在人中间。与他们一同劳作,一同吃喝,一同休憩,一同耕耘。同撑一叶孤舟,同眠一块草地。与人类有一样的经历,与人类有一样的诉求。认同人的软弱,指明人的出路。他了解以色列的疾苦,洞悉人类的挣扎,他熟悉拿撒勒的一草一木,珍惜身边的每一个灵魂。”因此,教会绝不是仅仅囿于狭隘的教堂空间,罔顾时代与社会的变化和发展,躲在教会的一隅之中孤芳自赏,傲视世人。

在教会里,我们不无惊异地发现,那些越是“属灵”,越是“激情火热”的信徒,就越是远离社会,有的甚至断绝世俗中的朋友,对与自己不同信仰的人更是视如仇敌,不再往来。这样的信徒将世界中的一切进行全面地否定,剑走偏锋,即使那些美的善的对人类对社会有益的事物,也是不屑一顾,给以鄙视。这就从根本上否定了“神爱世人”这一伟大真理,只看见神给以基督徒的特殊恩典,却视而不见神给以这个世界的普遍恩典。忘记了“他叫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太5:45)这句圣经中的名言。

马太福音记载,耶稣在呼召税吏马太后与那些税吏等人同席吃饭的时候,遭遇到来自文士和法利赛人的嘲讽,对耶稣的门徒说:“你们的先生为什么和税吏并罪人一同吃饭呢?”(9:11)这些文士和法利赛人只看见耶稣与不洁净的人同席吃饭,却看不见耶稣这么做的目的。他们固守外在的礼仪,忽略了内在的实质。

主基督在面对法利赛人的质问之时,他的回答成为对世人的宣告:“我来本不是召义人,乃是召罪人。”(9:13)也就是说,在这个世上每个人都是罪人,都亏缺了神的荣耀,都应该接受基督的呼召,得到基督的救赎和医治。

最近读过一篇文章,大体介绍了上海浦东的几间教堂走进社会,适应社会、为教会内外人士提供帮助的事例。例如与周边大公司的白领和动迁来到上海的居民沟通联系,为这些人解决有关人生的困惑;将教堂向外国人开放,还开设了韩国人的专属聚会,还邀请社会成功人士来教会演讲等。又例如与社区合作,为社区举办亲子班;亦或者与社会联合,吸纳各行业杰出人才举办读书会等等。

这些举措,完全打破了基督徒与世隔绝的局面,让教会充满了活力与生机,缩小了教会与社会的距离。这是教会与社会融合的一种新尝试,应该给以鼓励和倡导。因此,我们基督徒和教会应该像我们的主基督那样,融身社会。

我们需要基督的医治和救赎,世上的每个人也同样需要基督的医治与救赎。我们看别人为罪人的时候,更应该清楚自己也是罪人。教会的封闭性信仰,不但使教会失去了与社会交流和对话的机会,更失去了福传的契机。

教会应该是一个与社会共融的群体,绝不是在教堂中建立一个独立的“一统天下”,应按照基督的训诲在广阔的社会生活中,“出淤泥而不染”,活出基督的生命,以此影响社会,起到光与盐的作用。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除教会的主日聚会、祷告会、圣餐聚会等宗教仪式外,教会也的确有很多活动,如姊妹会、弟兄会、唱诗班组织的各项活动等等,但活动范围几乎都局限在教堂里。

即使户外活动,参加人员也都是主内的弟兄姊妹,很少有外人参加。唯有大型的圣诞特会或者布道会才会吸纳主外人员参加。这就使得教会的信仰生活,在年复一年的时光中形成了一种单调而固定的活动模式,与社会及其他组织几乎没有任何来往,处在一个与社会脱节的状态。教会也就成了一个与世隔绝的“象牙塔”,成了“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的世外“桃源”。

其实,即使都是一主一信一洗的各教会之间,有些也是“互不往来”,各信各的,各自为政。所谓“圣徒相通”不过是嘴上的信条,与教会好像并无关系,至于什么基督里的爱,只是偶尔在信徒之间像星星似地闪烁几下。

因为这样,社会上的一切活动似乎都与教会无关,难以寻觅到教会的影子,更看不见教会对社会有什么显著的作为。唯一的就是哪地方发生地震或洪水等灾情时,教会捐点款献点物,组织几个自愿者前去探望一下,在社会上能稍稍有点动静,但也很难引起世人的注意。所以,形成一种“教会是教会,社会是社会”这么两条互不相干的河流。

事实上,教会越是脱离社会,越会受到世俗社会的不理解、不认同,甚至遭遇来自社会世俗力量的敌视和嘲讽。滑稽的是,有些教会一但遭遇到来自世俗的一点小挫折时,随即便热血沸腾,什么“逼迫”来了、宗教信仰“不自由”了,还大表决心要为主殉道什么的。可是,当一离开教会回到社会上时,立刻就换了一个人,不仅该吃就吃,该喝就喝,乃至该骂人继续骂人,该犯什么罪还犯什么罪,早把信仰抛之脑后了。

在教会一个样,回到社会又是一个样,信仰和社会的脱节,也让信徒出现两副面孔。难怪社会上一些人对基督徒嗤之以鼻,讥讽不断。这些现象,无疑与教会封闭性的信仰是分不开的。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教会信仰的封闭性滋生出了这些信仰上的弊端。

耶稣有训:“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你们的光也当这样照在人前,叫他们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上的父。”(太5:15-16)按照耶稣这个训导,教会显然是把“灯”放错了位置,放在了“斗底下”而不是灯台上。这种封闭性信仰生活模式的形成,虽然与制度环境有关,但更多的是由我们在基督信仰上的误区所造成的。

追本溯源,基督教从它产生那天开始,就不是一个存在于真空中的孤立事件。不但如此,而且通过大量的信息向世人庄严宣告:上帝为了爱世人而降生尘世,基督教并不是一种讲论上帝的永恒而玄妙的教义,而是上帝自己化身为耶稣基督莅临人间,“道成肉身”地进入人类世界,进入恒久的人类社会的历史之中。基督教如果离开了世界,离开了所处的社会与时代,那么,基督教的信仰也就变成了一座好看而炫彩的海市蜃楼,毫无现实意义。

这一性质,让历代基督徒都融身于自己所处的社会与时代,无论遭遇逼迫和压制,还是在正常的社会环境中,都充满了积极向上的入世情怀。同时,在纷繁复杂的环境里分别为圣,去追求和实现神恩赐给基督徒的生命永恒,这一具有超世性的理想。

基督徒所拥有的入世情怀与超世理想,既是与其他宗教迥然相异的一个标志,也决定了基督徒在“客旅”尘世期间就完全可以走进生命的永恒之中。

步入生命永恒的先决条件就是“脱罪”,因为上帝道成肉身的一次献上,被钉十字架,担当了我们的罪,让我们罪得赦免,我们因而成为因信称义之人,成为踏上生命永恒之路的人。这是神给每个基督徒的一个特殊恩典,所以,我们所做的必须要与这个恩典相称,否则就是对神恩典的拒绝和背叛。

同此,教会是在元首基督道成肉身的基石上确立起来的,决定了基督徒必须活出基督的样式,融身世界,进入社会各层次的生活。对这一点,一位名叫张远来的牧师形容的极好,他说:“教会是住在世人中间的教会,耶稣不仅道成肉身了,耶稣还住在人中间。与他们一同劳作,一同吃喝,一同休憩,一同耕耘。同撑一叶孤舟,同眠一块草地。与人类有一样的经历,与人类有一样的诉求。认同人的软弱,指明人的出路。他了解以色列的疾苦,洞悉人类的挣扎,他熟悉拿撒勒的一草一木,珍惜身边的每一个灵魂。”因此,教会绝不是仅仅囿于狭隘的教堂空间,罔顾时代与社会的变化和发展,躲在教会的一隅之中孤芳自赏,傲视世人。

在教会里,我们不无惊异地发现,那些越是“属灵”,越是“激情火热”的信徒,就越是远离社会,有的甚至断绝世俗中的朋友,对与自己不同信仰的人更是视如仇敌,不再往来。这样的信徒将世界中的一切进行全面地否定,剑走偏锋,即使那些美的善的对人类对社会有益的事物,也是不屑一顾,给以鄙视。这就从根本上否定了“神爱世人”这一伟大真理,只看见神给以基督徒的特殊恩典,却视而不见神给以这个世界的普遍恩典。忘记了“他叫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太5:45)这句圣经中的名言。

马太福音记载,耶稣在呼召税吏马太后与那些税吏等人同席吃饭的时候,遭遇到来自文士和法利赛人的嘲讽,对耶稣的门徒说:“你们的先生为什么和税吏并罪人一同吃饭呢?”(9:11)这些文士和法利赛人只看见耶稣与不洁净的人同席吃饭,却看不见耶稣这么做的目的。他们固守外在的礼仪,忽略了内在的实质。

主基督在面对法利赛人的质问之时,他的回答成为对世人的宣告:“我来本不是召义人,乃是召罪人。”(9:13)也就是说,在这个世上每个人都是罪人,都亏缺了神的荣耀,都应该接受基督的呼召,得到基督的救赎和医治。

最近读过一篇文章,大体介绍了上海浦东的几间教堂走进社会,适应社会、为教会内外人士提供帮助的事例。例如与周边大公司的白领和动迁来到上海的居民沟通联系,为这些人解决有关人生的困惑;将教堂向外国人开放,还开设了韩国人的专属聚会,还邀请社会成功人士来教会演讲等。又例如与社区合作,为社区举办亲子班;亦或者与社会联合,吸纳各行业杰出人才举办读书会等等。

这些举措,完全打破了基督徒与世隔绝的局面,让教会充满了活力与生机,缩小了教会与社会的距离。这是教会与社会融合的一种新尝试,应该给以鼓励和倡导。因此,我们基督徒和教会应该像我们的主基督那样,融身社会。

我们需要基督的医治和救赎,世上的每个人也同样需要基督的医治与救赎。我们看别人为罪人的时候,更应该清楚自己也是罪人。教会的封闭性信仰,不但使教会失去了与社会交流和对话的机会,更失去了福传的契机。

教会应该是一个与社会共融的群体,绝不是在教堂中建立一个独立的“一统天下”,应按照基督的训诲在广阔的社会生活中,“出淤泥而不染”,活出基督的生命,以此影响社会,起到光与盐的作用。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除教会的主日聚会、祷告会、圣餐聚会等宗教仪式外,教会也的确有很多活动,如姊妹会、弟兄会、唱诗班组织的各项活动等等,但活动范围几乎都局限在教堂里。

即使户外活动,参加人员也都是主内的弟兄姊妹,很少有外人参加。唯有大型的圣诞特会或者布道会才会吸纳主外人员参加。这就使得教会的信仰生活,在年复一年的时光中形成了一种单调而固定的活动模式,与社会及其他组织几乎没有任何来往,处在一个与社会脱节的状态。教会也就成了一个与世隔绝的“象牙塔”,成了“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的世外“桃源”。

其实,即使都是一主一信一洗的各教会之间,有些也是“互不往来”,各信各的,各自为政。所谓“圣徒相通”不过是嘴上的信条,与教会好像并无关系,至于什么基督里的爱,只是偶尔在信徒之间像星星似地闪烁几下。

因为这样,社会上的一切活动似乎都与教会无关,难以寻觅到教会的影子,更看不见教会对社会有什么显著的作为。唯一的就是哪地方发生地震或洪水等灾情时,教会捐点款献点物,组织几个自愿者前去探望一下,在社会上能稍稍有点动静,但也很难引起世人的注意。所以,形成一种“教会是教会,社会是社会”这么两条互不相干的河流。

事实上,教会越是脱离社会,越会受到世俗社会的不理解、不认同,甚至遭遇来自社会世俗力量的敌视和嘲讽。滑稽的是,有些教会一但遭遇到来自世俗的一点小挫折时,随即便热血沸腾,什么“逼迫”来了、宗教信仰“不自由”了,还大表决心要为主殉道什么的。可是,当一离开教会回到社会上时,立刻就换了一个人,不仅该吃就吃,该喝就喝,乃至该骂人继续骂人,该犯什么罪还犯什么罪,早把信仰抛之脑后了。

在教会一个样,回到社会又是一个样,信仰和社会的脱节,也让信徒出现两副面孔。难怪社会上一些人对基督徒嗤之以鼻,讥讽不断。这些现象,无疑与教会封闭性的信仰是分不开的。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教会信仰的封闭性滋生出了这些信仰上的弊端。

耶稣有训:“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你们的光也当这样照在人前,叫他们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上的父。”(太5:15-16)按照耶稣这个训导,教会显然是把“灯”放错了位置,放在了“斗底下”而不是灯台上。这种封闭性信仰生活模式的形成,虽然与制度环境有关,但更多的是由我们在基督信仰上的误区所造成的。

追本溯源,基督教从它产生那天开始,就不是一个存在于真空中的孤立事件。不但如此,而且通过大量的信息向世人庄严宣告:上帝为了爱世人而降生尘世,基督教并不是一种讲论上帝的永恒而玄妙的教义,而是上帝自己化身为耶稣基督莅临人间,“道成肉身”地进入人类世界,进入恒久的人类社会的历史之中。基督教如果离开了世界,离开了所处的社会与时代,那么,基督教的信仰也就变成了一座好看而炫彩的海市蜃楼,毫无现实意义。

这一性质,让历代基督徒都融身于自己所处的社会与时代,无论遭遇逼迫和压制,还是在正常的社会环境中,都充满了积极向上的入世情怀。同时,在纷繁复杂的环境里分别为圣,去追求和实现神恩赐给基督徒的生命永恒,这一具有超世性的理想。

基督徒所拥有的入世情怀与超世理想,既是与其他宗教迥然相异的一个标志,也决定了基督徒在“客旅”尘世期间就完全可以走进生命的永恒之中。

步入生命永恒的先决条件就是“脱罪”,因为上帝道成肉身的一次献上,被钉十字架,担当了我们的罪,让我们罪得赦免,我们因而成为因信称义之人,成为踏上生命永恒之路的人。这是神给每个基督徒的一个特殊恩典,所以,我们所做的必须要与这个恩典相称,否则就是对神恩典的拒绝和背叛。

同此,教会是在元首基督道成肉身的基石上确立起来的,决定了基督徒必须活出基督的样式,融身世界,进入社会各层次的生活。对这一点,一位名叫张远来的牧师形容的极好,他说:“教会是住在世人中间的教会,耶稣不仅道成肉身了,耶稣还住在人中间。与他们一同劳作,一同吃喝,一同休憩,一同耕耘。同撑一叶孤舟,同眠一块草地。与人类有一样的经历,与人类有一样的诉求。认同人的软弱,指明人的出路。他了解以色列的疾苦,洞悉人类的挣扎,他熟悉拿撒勒的一草一木,珍惜身边的每一个灵魂。”因此,教会绝不是仅仅囿于狭隘的教堂空间,罔顾时代与社会的变化和发展,躲在教会的一隅之中孤芳自赏,傲视世人。

在教会里,我们不无惊异地发现,那些越是“属灵”,越是“激情火热”的信徒,就越是远离社会,有的甚至断绝世俗中的朋友,对与自己不同信仰的人更是视如仇敌,不再往来。这样的信徒将世界中的一切进行全面地否定,剑走偏锋,即使那些美的善的对人类对社会有益的事物,也是不屑一顾,给以鄙视。这就从根本上否定了“神爱世人”这一伟大真理,只看见神给以基督徒的特殊恩典,却视而不见神给以这个世界的普遍恩典。忘记了“他叫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太5:45)这句圣经中的名言。

马太福音记载,耶稣在呼召税吏马太后与那些税吏等人同席吃饭的时候,遭遇到来自文士和法利赛人的嘲讽,对耶稣的门徒说:“你们的先生为什么和税吏并罪人一同吃饭呢?”(9:11)这些文士和法利赛人只看见耶稣与不洁净的人同席吃饭,却看不见耶稣这么做的目的。他们固守外在的礼仪,忽略了内在的实质。

主基督在面对法利赛人的质问之时,他的回答成为对世人的宣告:“我来本不是召义人,乃是召罪人。”(9:13)也就是说,在这个世上每个人都是罪人,都亏缺了神的荣耀,都应该接受基督的呼召,得到基督的救赎和医治。

最近读过一篇文章,大体介绍了上海浦东的几间教堂走进社会,适应社会、为教会内外人士提供帮助的事例。例如与周边大公司的白领和动迁来到上海的居民沟通联系,为这些人解决有关人生的困惑;将教堂向外国人开放,还开设了韩国人的专属聚会,还邀请社会成功人士来教会演讲等。又例如与社区合作,为社区举办亲子班;亦或者与社会联合,吸纳各行业杰出人才举办读书会等等。

这些举措,完全打破了基督徒与世隔绝的局面,让教会充满了活力与生机,缩小了教会与社会的距离。这是教会与社会融合的一种新尝试,应该给以鼓励和倡导。因此,我们基督徒和教会应该像我们的主基督那样,融身社会。

我们需要基督的医治和救赎,世上的每个人也同样需要基督的医治与救赎。我们看别人为罪人的时候,更应该清楚自己也是罪人。教会的封闭性信仰,不但使教会失去了与社会交流和对话的机会,更失去了福传的契机。

教会应该是一个与社会共融的群体,绝不是在教堂中建立一个独立的“一统天下”,应按照基督的训诲在广阔的社会生活中,“出淤泥而不染”,活出基督的生命,以此影响社会,起到光与盐的作用。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除教会的主日聚会、祷告会、圣餐聚会等宗教仪式外,教会也的确有很多活动,如姊妹会、弟兄会、唱诗班组织的各项活动等等,但活动范围几乎都局限在教堂里。

即使户外活动,参加人员也都是主内的弟兄姊妹,很少有外人参加。唯有大型的圣诞特会或者布道会才会吸纳主外人员参加。这就使得教会的信仰生活,在年复一年的时光中形成了一种单调而固定的活动模式,与社会及其他组织几乎没有任何来往,处在一个与社会脱节的状态。教会也就成了一个与世隔绝的“象牙塔”,成了“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的世外“桃源”。

其实,即使都是一主一信一洗的各教会之间,有些也是“互不往来”,各信各的,各自为政。所谓“圣徒相通”不过是嘴上的信条,与教会好像并无关系,至于什么基督里的爱,只是偶尔在信徒之间像星星似地闪烁几下。

因为这样,社会上的一切活动似乎都与教会无关,难以寻觅到教会的影子,更看不见教会对社会有什么显著的作为。唯一的就是哪地方发生地震或洪水等灾情时,教会捐点款献点物,组织几个自愿者前去探望一下,在社会上能稍稍有点动静,但也很难引起世人的注意。所以,形成一种“教会是教会,社会是社会”这么两条互不相干的河流。

事实上,教会越是脱离社会,越会受到世俗社会的不理解、不认同,甚至遭遇来自社会世俗力量的敌视和嘲讽。滑稽的是,有些教会一但遭遇到来自世俗的一点小挫折时,随即便热血沸腾,什么“逼迫”来了、宗教信仰“不自由”了,还大表决心要为主殉道什么的。可是,当一离开教会回到社会上时,立刻就换了一个人,不仅该吃就吃,该喝就喝,乃至该骂人继续骂人,该犯什么罪还犯什么罪,早把信仰抛之脑后了。

在教会一个样,回到社会又是一个样,信仰和社会的脱节,也让信徒出现两副面孔。难怪社会上一些人对基督徒嗤之以鼻,讥讽不断。这些现象,无疑与教会封闭性的信仰是分不开的。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教会信仰的封闭性滋生出了这些信仰上的弊端。

耶稣有训:“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你们的光也当这样照在人前,叫他们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上的父。”(太5:15-16)按照耶稣这个训导,教会显然是把“灯”放错了位置,放在了“斗底下”而不是灯台上。这种封闭性信仰生活模式的形成,虽然与制度环境有关,但更多的是由我们在基督信仰上的误区所造成的。

追本溯源,基督教从它产生那天开始,就不是一个存在于真空中的孤立事件。不但如此,而且通过大量的信息向世人庄严宣告:上帝为了爱世人而降生尘世,基督教并不是一种讲论上帝的永恒而玄妙的教义,而是上帝自己化身为耶稣基督莅临人间,“道成肉身”地进入人类世界,进入恒久的人类社会的历史之中。基督教如果离开了世界,离开了所处的社会与时代,那么,基督教的信仰也就变成了一座好看而炫彩的海市蜃楼,毫无现实意义。

这一性质,让历代基督徒都融身于自己所处的社会与时代,无论遭遇逼迫和压制,还是在正常的社会环境中,都充满了积极向上的入世情怀。同时,在纷繁复杂的环境里分别为圣,去追求和实现神恩赐给基督徒的生命永恒,这一具有超世性的理想。

基督徒所拥有的入世情怀与超世理想,既是与其他宗教迥然相异的一个标志,也决定了基督徒在“客旅”尘世期间就完全可以走进生命的永恒之中。

步入生命永恒的先决条件就是“脱罪”,因为上帝道成肉身的一次献上,被钉十字架,担当了我们的罪,让我们罪得赦免,我们因而成为因信称义之人,成为踏上生命永恒之路的人。这是神给每个基督徒的一个特殊恩典,所以,我们所做的必须要与这个恩典相称,否则就是对神恩典的拒绝和背叛。

同此,教会是在元首基督道成肉身的基石上确立起来的,决定了基督徒必须活出基督的样式,融身世界,进入社会各层次的生活。对这一点,一位名叫张远来的牧师形容的极好,他说:“教会是住在世人中间的教会,耶稣不仅道成肉身了,耶稣还住在人中间。与他们一同劳作,一同吃喝,一同休憩,一同耕耘。同撑一叶孤舟,同眠一块草地。与人类有一样的经历,与人类有一样的诉求。认同人的软弱,指明人的出路。他了解以色列的疾苦,洞悉人类的挣扎,他熟悉拿撒勒的一草一木,珍惜身边的每一个灵魂。”因此,教会绝不是仅仅囿于狭隘的教堂空间,罔顾时代与社会的变化和发展,躲在教会的一隅之中孤芳自赏,傲视世人。

在教会里,我们不无惊异地发现,那些越是“属灵”,越是“激情火热”的信徒,就越是远离社会,有的甚至断绝世俗中的朋友,对与自己不同信仰的人更是视如仇敌,不再往来。这样的信徒将世界中的一切进行全面地否定,剑走偏锋,即使那些美的善的对人类对社会有益的事物,也是不屑一顾,给以鄙视。这就从根本上否定了“神爱世人”这一伟大真理,只看见神给以基督徒的特殊恩典,却视而不见神给以这个世界的普遍恩典。忘记了“他叫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太5:45)这句圣经中的名言。

马太福音记载,耶稣在呼召税吏马太后与那些税吏等人同席吃饭的时候,遭遇到来自文士和法利赛人的嘲讽,对耶稣的门徒说:“你们的先生为什么和税吏并罪人一同吃饭呢?”(9:11)这些文士和法利赛人只看见耶稣与不洁净的人同席吃饭,却看不见耶稣这么做的目的。他们固守外在的礼仪,忽略了内在的实质。

主基督在面对法利赛人的质问之时,他的回答成为对世人的宣告:“我来本不是召义人,乃是召罪人。”(9:13)也就是说,在这个世上每个人都是罪人,都亏缺了神的荣耀,都应该接受基督的呼召,得到基督的救赎和医治。

最近读过一篇文章,大体介绍了上海浦东的几间教堂走进社会,适应社会、为教会内外人士提供帮助的事例。例如与周边大公司的白领和动迁来到上海的居民沟通联系,为这些人解决有关人生的困惑;将教堂向外国人开放,还开设了韩国人的专属聚会,还邀请社会成功人士来教会演讲等。又例如与社区合作,为社区举办亲子班;亦或者与社会联合,吸纳各行业杰出人才举办读书会等等。

这些举措,完全打破了基督徒与世隔绝的局面,让教会充满了活力与生机,缩小了教会与社会的距离。这是教会与社会融合的一种新尝试,应该给以鼓励和倡导。因此,我们基督徒和教会应该像我们的主基督那样,融身社会。

我们需要基督的医治和救赎,世上的每个人也同样需要基督的医治与救赎。我们看别人为罪人的时候,更应该清楚自己也是罪人。教会的封闭性信仰,不但使教会失去了与社会交流和对话的机会,更失去了福传的契机。

教会应该是一个与社会共融的群体,绝不是在教堂中建立一个独立的“一统天下”,应按照基督的训诲在广阔的社会生活中,“出淤泥而不染”,活出基督的生命,以此影响社会,起到光与盐的作用。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除教会的主日聚会、祷告会、圣餐聚会等宗教仪式外,教会也的确有很多活动,如姊妹会、弟兄会、唱诗班组织的各项活动等等,但活动范围几乎都局限在教堂里。

即使户外活动,参加人员也都是主内的弟兄姊妹,很少有外人参加。唯有大型的圣诞特会或者布道会才会吸纳主外人员参加。这就使得教会的信仰生活,在年复一年的时光中形成了一种单调而固定的活动模式,与社会及其他组织几乎没有任何来往,处在一个与社会脱节的状态。教会也就成了一个与世隔绝的“象牙塔”,成了“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的世外“桃源”。

其实,即使都是一主一信一洗的各教会之间,有些也是“互不往来”,各信各的,各自为政。所谓“圣徒相通”不过是嘴上的信条,与教会好像并无关系,至于什么基督里的爱,只是偶尔在信徒之间像星星似地闪烁几下。

因为这样,社会上的一切活动似乎都与教会无关,难以寻觅到教会的影子,更看不见教会对社会有什么显著的作为。唯一的就是哪地方发生地震或洪水等灾情时,教会捐点款献点物,组织几个自愿者前去探望一下,在社会上能稍稍有点动静,但也很难引起世人的注意。所以,形成一种“教会是教会,社会是社会”这么两条互不相干的河流。

事实上,教会越是脱离社会,越会受到世俗社会的不理解、不认同,甚至遭遇来自社会世俗力量的敌视和嘲讽。滑稽的是,有些教会一但遭遇到来自世俗的一点小挫折时,随即便热血沸腾,什么“逼迫”来了、宗教信仰“不自由”了,还大表决心要为主殉道什么的。可是,当一离开教会回到社会上时,立刻就换了一个人,不仅该吃就吃,该喝就喝,乃至该骂人继续骂人,该犯什么罪还犯什么罪,早把信仰抛之脑后了。

在教会一个样,回到社会又是一个样,信仰和社会的脱节,也让信徒出现两副面孔。难怪社会上一些人对基督徒嗤之以鼻,讥讽不断。这些现象,无疑与教会封闭性的信仰是分不开的。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教会信仰的封闭性滋生出了这些信仰上的弊端。

耶稣有训:“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你们的光也当这样照在人前,叫他们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上的父。”(太5:15-16)按照耶稣这个训导,教会显然是把“灯”放错了位置,放在了“斗底下”而不是灯台上。这种封闭性信仰生活模式的形成,虽然与制度环境有关,但更多的是由我们在基督信仰上的误区所造成的。

追本溯源,基督教从它产生那天开始,就不是一个存在于真空中的孤立事件。不但如此,而且通过大量的信息向世人庄严宣告:上帝为了爱世人而降生尘世,基督教并不是一种讲论上帝的永恒而玄妙的教义,而是上帝自己化身为耶稣基督莅临人间,“道成肉身”地进入人类世界,进入恒久的人类社会的历史之中。基督教如果离开了世界,离开了所处的社会与时代,那么,基督教的信仰也就变成了一座好看而炫彩的海市蜃楼,毫无现实意义。

这一性质,让历代基督徒都融身于自己所处的社会与时代,无论遭遇逼迫和压制,还是在正常的社会环境中,都充满了积极向上的入世情怀。同时,在纷繁复杂的环境里分别为圣,去追求和实现神恩赐给基督徒的生命永恒,这一具有超世性的理想。

基督徒所拥有的入世情怀与超世理想,既是与其他宗教迥然相异的一个标志,也决定了基督徒在“客旅”尘世期间就完全可以走进生命的永恒之中。

步入生命永恒的先决条件就是“脱罪”,因为上帝道成肉身的一次献上,被钉十字架,担当了我们的罪,让我们罪得赦免,我们因而成为因信称义之人,成为踏上生命永恒之路的人。这是神给每个基督徒的一个特殊恩典,所以,我们所做的必须要与这个恩典相称,否则就是对神恩典的拒绝和背叛。

同此,教会是在元首基督道成肉身的基石上确立起来的,决定了基督徒必须活出基督的样式,融身世界,进入社会各层次的生活。对这一点,一位名叫张远来的牧师形容的极好,他说:“教会是住在世人中间的教会,耶稣不仅道成肉身了,耶稣还住在人中间。与他们一同劳作,一同吃喝,一同休憩,一同耕耘。同撑一叶孤舟,同眠一块草地。与人类有一样的经历,与人类有一样的诉求。认同人的软弱,指明人的出路。他了解以色列的疾苦,洞悉人类的挣扎,他熟悉拿撒勒的一草一木,珍惜身边的每一个灵魂。”因此,教会绝不是仅仅囿于狭隘的教堂空间,罔顾时代与社会的变化和发展,躲在教会的一隅之中孤芳自赏,傲视世人。

在教会里,我们不无惊异地发现,那些越是“属灵”,越是“激情火热”的信徒,就越是远离社会,有的甚至断绝世俗中的朋友,对与自己不同信仰的人更是视如仇敌,不再往来。这样的信徒将世界中的一切进行全面地否定,剑走偏锋,即使那些美的善的对人类对社会有益的事物,也是不屑一顾,给以鄙视。这就从根本上否定了“神爱世人”这一伟大真理,只看见神给以基督徒的特殊恩典,却视而不见神给以这个世界的普遍恩典。忘记了“他叫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太5:45)这句圣经中的名言。

马太福音记载,耶稣在呼召税吏马太后与那些税吏等人同席吃饭的时候,遭遇到来自文士和法利赛人的嘲讽,对耶稣的门徒说:“你们的先生为什么和税吏并罪人一同吃饭呢?”(9:11)这些文士和法利赛人只看见耶稣与不洁净的人同席吃饭,却看不见耶稣这么做的目的。他们固守外在的礼仪,忽略了内在的实质。

主基督在面对法利赛人的质问之时,他的回答成为对世人的宣告:“我来本不是召义人,乃是召罪人。”(9:13)也就是说,在这个世上每个人都是罪人,都亏缺了神的荣耀,都应该接受基督的呼召,得到基督的救赎和医治。

最近读过一篇文章,大体介绍了上海浦东的几间教堂走进社会,适应社会、为教会内外人士提供帮助的事例。例如与周边大公司的白领和动迁来到上海的居民沟通联系,为这些人解决有关人生的困惑;将教堂向外国人开放,还开设了韩国人的专属聚会,还邀请社会成功人士来教会演讲等。又例如与社区合作,为社区举办亲子班;亦或者与社会联合,吸纳各行业杰出人才举办读书会等等。

这些举措,完全打破了基督徒与世隔绝的局面,让教会充满了活力与生机,缩小了教会与社会的距离。这是教会与社会融合的一种新尝试,应该给以鼓励和倡导。因此,我们基督徒和教会应该像我们的主基督那样,融身社会。

我们需要基督的医治和救赎,世上的每个人也同样需要基督的医治与救赎。我们看别人为罪人的时候,更应该清楚自己也是罪人。教会的封闭性信仰,不但使教会失去了与社会交流和对话的机会,更失去了福传的契机。

教会应该是一个与社会共融的群体,绝不是在教堂中建立一个独立的“一统天下”,应按照基督的训诲在广阔的社会生活中,“出淤泥而不染”,活出基督的生命,以此影响社会,起到光与盐的作用。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除教会的主日聚会、祷告会、圣餐聚会等宗教仪式外,教会也的确有很多活动,如姊妹会、弟兄会、唱诗班组织的各项活动等等,但活动范围几乎都局限在教堂里。

即使户外活动,参加人员也都是主内的弟兄姊妹,很少有外人参加。唯有大型的圣诞特会或者布道会才会吸纳主外人员参加。这就使得教会的信仰生活,在年复一年的时光中形成了一种单调而固定的活动模式,与社会及其他组织几乎没有任何来往,处在一个与社会脱节的状态。教会也就成了一个与世隔绝的“象牙塔”,成了“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的世外“桃源”。

其实,即使都是一主一信一洗的各教会之间,有些也是“互不往来”,各信各的,各自为政。所谓“圣徒相通”不过是嘴上的信条,与教会好像并无关系,至于什么基督里的爱,只是偶尔在信徒之间像星星似地闪烁几下。

因为这样,社会上的一切活动似乎都与教会无关,难以寻觅到教会的影子,更看不见教会对社会有什么显著的作为。唯一的就是哪地方发生地震或洪水等灾情时,教会捐点款献点物,组织几个自愿者前去探望一下,在社会上能稍稍有点动静,但也很难引起世人的注意。所以,形成一种“教会是教会,社会是社会”这么两条互不相干的河流。

事实上,教会越是脱离社会,越会受到世俗社会的不理解、不认同,甚至遭遇来自社会世俗力量的敌视和嘲讽。滑稽的是,有些教会一但遭遇到来自世俗的一点小挫折时,随即便热血沸腾,什么“逼迫”来了、宗教信仰“不自由”了,还大表决心要为主殉道什么的。可是,当一离开教会回到社会上时,立刻就换了一个人,不仅该吃就吃,该喝就喝,乃至该骂人继续骂人,该犯什么罪还犯什么罪,早把信仰抛之脑后了。

在教会一个样,回到社会又是一个样,信仰和社会的脱节,也让信徒出现两副面孔。难怪社会上一些人对基督徒嗤之以鼻,讥讽不断。这些现象,无疑与教会封闭性的信仰是分不开的。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教会信仰的封闭性滋生出了这些信仰上的弊端。

耶稣有训:“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你们的光也当这样照在人前,叫他们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上的父。”(太5:15-16)按照耶稣这个训导,教会显然是把“灯”放错了位置,放在了“斗底下”而不是灯台上。这种封闭性信仰生活模式的形成,虽然与制度环境有关,但更多的是由我们在基督信仰上的误区所造成的。

追本溯源,基督教从它产生那天开始,就不是一个存在于真空中的孤立事件。不但如此,而且通过大量的信息向世人庄严宣告:上帝为了爱世人而降生尘世,基督教并不是一种讲论上帝的永恒而玄妙的教义,而是上帝自己化身为耶稣基督莅临人间,“道成肉身”地进入人类世界,进入恒久的人类社会的历史之中。基督教如果离开了世界,离开了所处的社会与时代,那么,基督教的信仰也就变成了一座好看而炫彩的海市蜃楼,毫无现实意义。

这一性质,让历代基督徒都融身于自己所处的社会与时代,无论遭遇逼迫和压制,还是在正常的社会环境中,都充满了积极向上的入世情怀。同时,在纷繁复杂的环境里分别为圣,去追求和实现神恩赐给基督徒的生命永恒,这一具有超世性的理想。

基督徒所拥有的入世情怀与超世理想,既是与其他宗教迥然相异的一个标志,也决定了基督徒在“客旅”尘世期间就完全可以走进生命的永恒之中。

步入生命永恒的先决条件就是“脱罪”,因为上帝道成肉身的一次献上,被钉十字架,担当了我们的罪,让我们罪得赦免,我们因而成为因信称义之人,成为踏上生命永恒之路的人。这是神给每个基督徒的一个特殊恩典,所以,我们所做的必须要与这个恩典相称,否则就是对神恩典的拒绝和背叛。

同此,教会是在元首基督道成肉身的基石上确立起来的,决定了基督徒必须活出基督的样式,融身世界,进入社会各层次的生活。对这一点,一位名叫张远来的牧师形容的极好,他说:“教会是住在世人中间的教会,耶稣不仅道成肉身了,耶稣还住在人中间。与他们一同劳作,一同吃喝,一同休憩,一同耕耘。同撑一叶孤舟,同眠一块草地。与人类有一样的经历,与人类有一样的诉求。认同人的软弱,指明人的出路。他了解以色列的疾苦,洞悉人类的挣扎,他熟悉拿撒勒的一草一木,珍惜身边的每一个灵魂。”因此,教会绝不是仅仅囿于狭隘的教堂空间,罔顾时代与社会的变化和发展,躲在教会的一隅之中孤芳自赏,傲视世人。

在教会里,我们不无惊异地发现,那些越是“属灵”,越是“激情火热”的信徒,就越是远离社会,有的甚至断绝世俗中的朋友,对与自己不同信仰的人更是视如仇敌,不再往来。这样的信徒将世界中的一切进行全面地否定,剑走偏锋,即使那些美的善的对人类对社会有益的事物,也是不屑一顾,给以鄙视。这就从根本上否定了“神爱世人”这一伟大真理,只看见神给以基督徒的特殊恩典,却视而不见神给以这个世界的普遍恩典。忘记了“他叫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太5:45)这句圣经中的名言。

马太福音记载,耶稣在呼召税吏马太后与那些税吏等人同席吃饭的时候,遭遇到来自文士和法利赛人的嘲讽,对耶稣的门徒说:“你们的先生为什么和税吏并罪人一同吃饭呢?”(9:11)这些文士和法利赛人只看见耶稣与不洁净的人同席吃饭,却看不见耶稣这么做的目的。他们固守外在的礼仪,忽略了内在的实质。

主基督在面对法利赛人的质问之时,他的回答成为对世人的宣告:“我来本不是召义人,乃是召罪人。”(9:13)也就是说,在这个世上每个人都是罪人,都亏缺了神的荣耀,都应该接受基督的呼召,得到基督的救赎和医治。

最近读过一篇文章,大体介绍了上海浦东的几间教堂走进社会,适应社会、为教会内外人士提供帮助的事例。例如与周边大公司的白领和动迁来到上海的居民沟通联系,为这些人解决有关人生的困惑;将教堂向外国人开放,还开设了韩国人的专属聚会,还邀请社会成功人士来教会演讲等。又例如与社区合作,为社区举办亲子班;亦或者与社会联合,吸纳各行业杰出人才举办读书会等等。

这些举措,完全打破了基督徒与世隔绝的局面,让教会充满了活力与生机,缩小了教会与社会的距离。这是教会与社会融合的一种新尝试,应该给以鼓励和倡导。因此,我们基督徒和教会应该像我们的主基督那样,融身社会。

我们需要基督的医治和救赎,世上的每个人也同样需要基督的医治与救赎。我们看别人为罪人的时候,更应该清楚自己也是罪人。教会的封闭性信仰,不但使教会失去了与社会交流和对话的机会,更失去了福传的契机。

教会应该是一个与社会共融的群体,绝不是在教堂中建立一个独立的“一统天下”,应按照基督的训诲在广阔的社会生活中,“出淤泥而不染”,活出基督的生命,以此影响社会,起到光与盐的作用。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除教会的主日聚会、祷告会、圣餐聚会等宗教仪式外,教会也的确有很多活动,如姊妹会、弟兄会、唱诗班组织的各项活动等等,但活动范围几乎都局限在教堂里。

即使户外活动,参加人员也都是主内的弟兄姊妹,很少有外人参加。唯有大型的圣诞特会或者布道会才会吸纳主外人员参加。这就使得教会的信仰生活,在年复一年的时光中形成了一种单调而固定的活动模式,与社会及其他组织几乎没有任何来往,处在一个与社会脱节的状态。教会也就成了一个与世隔绝的“象牙塔”,成了“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的世外“桃源”。

其实,即使都是一主一信一洗的各教会之间,有些也是“互不往来”,各信各的,各自为政。所谓“圣徒相通”不过是嘴上的信条,与教会好像并无关系,至于什么基督里的爱,只是偶尔在信徒之间像星星似地闪烁几下。

因为这样,社会上的一切活动似乎都与教会无关,难以寻觅到教会的影子,更看不见教会对社会有什么显著的作为。唯一的就是哪地方发生地震或洪水等灾情时,教会捐点款献点物,组织几个自愿者前去探望一下,在社会上能稍稍有点动静,但也很难引起世人的注意。所以,形成一种“教会是教会,社会是社会”这么两条互不相干的河流。

事实上,教会越是脱离社会,越会受到世俗社会的不理解、不认同,甚至遭遇来自社会世俗力量的敌视和嘲讽。滑稽的是,有些教会一但遭遇到来自世俗的一点小挫折时,随即便热血沸腾,什么“逼迫”来了、宗教信仰“不自由”了,还大表决心要为主殉道什么的。可是,当一离开教会回到社会上时,立刻就换了一个人,不仅该吃就吃,该喝就喝,乃至该骂人继续骂人,该犯什么罪还犯什么罪,早把信仰抛之脑后了。

在教会一个样,回到社会又是一个样,信仰和社会的脱节,也让信徒出现两副面孔。难怪社会上一些人对基督徒嗤之以鼻,讥讽不断。这些现象,无疑与教会封闭性的信仰是分不开的。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教会信仰的封闭性滋生出了这些信仰上的弊端。

耶稣有训:“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你们的光也当这样照在人前,叫他们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上的父。”(太5:15-16)按照耶稣这个训导,教会显然是把“灯”放错了位置,放在了“斗底下”而不是灯台上。这种封闭性信仰生活模式的形成,虽然与制度环境有关,但更多的是由我们在基督信仰上的误区所造成的。

追本溯源,基督教从它产生那天开始,就不是一个存在于真空中的孤立事件。不但如此,而且通过大量的信息向世人庄严宣告:上帝为了爱世人而降生尘世,基督教并不是一种讲论上帝的永恒而玄妙的教义,而是上帝自己化身为耶稣基督莅临人间,“道成肉身”地进入人类世界,进入恒久的人类社会的历史之中。基督教如果离开了世界,离开了所处的社会与时代,那么,基督教的信仰也就变成了一座好看而炫彩的海市蜃楼,毫无现实意义。

这一性质,让历代基督徒都融身于自己所处的社会与时代,无论遭遇逼迫和压制,还是在正常的社会环境中,都充满了积极向上的入世情怀。同时,在纷繁复杂的环境里分别为圣,去追求和实现神恩赐给基督徒的生命永恒,这一具有超世性的理想。

基督徒所拥有的入世情怀与超世理想,既是与其他宗教迥然相异的一个标志,也决定了基督徒在“客旅”尘世期间就完全可以走进生命的永恒之中。

步入生命永恒的先决条件就是“脱罪”,因为上帝道成肉身的一次献上,被钉十字架,担当了我们的罪,让我们罪得赦免,我们因而成为因信称义之人,成为踏上生命永恒之路的人。这是神给每个基督徒的一个特殊恩典,所以,我们所做的必须要与这个恩典相称,否则就是对神恩典的拒绝和背叛。

同此,教会是在元首基督道成肉身的基石上确立起来的,决定了基督徒必须活出基督的样式,融身世界,进入社会各层次的生活。对这一点,一位名叫张远来的牧师形容的极好,他说:“教会是住在世人中间的教会,耶稣不仅道成肉身了,耶稣还住在人中间。与他们一同劳作,一同吃喝,一同休憩,一同耕耘。同撑一叶孤舟,同眠一块草地。与人类有一样的经历,与人类有一样的诉求。认同人的软弱,指明人的出路。他了解以色列的疾苦,洞悉人类的挣扎,他熟悉拿撒勒的一草一木,珍惜身边的每一个灵魂。”因此,教会绝不是仅仅囿于狭隘的教堂空间,罔顾时代与社会的变化和发展,躲在教会的一隅之中孤芳自赏,傲视世人。

在教会里,我们不无惊异地发现,那些越是“属灵”,越是“激情火热”的信徒,就越是远离社会,有的甚至断绝世俗中的朋友,对与自己不同信仰的人更是视如仇敌,不再往来。这样的信徒将世界中的一切进行全面地否定,剑走偏锋,即使那些美的善的对人类对社会有益的事物,也是不屑一顾,给以鄙视。这就从根本上否定了“神爱世人”这一伟大真理,只看见神给以基督徒的特殊恩典,却视而不见神给以这个世界的普遍恩典。忘记了“他叫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太5:45)这句圣经中的名言。

马太福音记载,耶稣在呼召税吏马太后与那些税吏等人同席吃饭的时候,遭遇到来自文士和法利赛人的嘲讽,对耶稣的门徒说:“你们的先生为什么和税吏并罪人一同吃饭呢?”(9:11)这些文士和法利赛人只看见耶稣与不洁净的人同席吃饭,却看不见耶稣这么做的目的。他们固守外在的礼仪,忽略了内在的实质。

主基督在面对法利赛人的质问之时,他的回答成为对世人的宣告:“我来本不是召义人,乃是召罪人。”(9:13)也就是说,在这个世上每个人都是罪人,都亏缺了神的荣耀,都应该接受基督的呼召,得到基督的救赎和医治。

最近读过一篇文章,大体介绍了上海浦东的几间教堂走进社会,适应社会、为教会内外人士提供帮助的事例。例如与周边大公司的白领和动迁来到上海的居民沟通联系,为这些人解决有关人生的困惑;将教堂向外国人开放,还开设了韩国人的专属聚会,还邀请社会成功人士来教会演讲等。又例如与社区合作,为社区举办亲子班;亦或者与社会联合,吸纳各行业杰出人才举办读书会等等。

这些举措,完全打破了基督徒与世隔绝的局面,让教会充满了活力与生机,缩小了教会与社会的距离。这是教会与社会融合的一种新尝试,应该给以鼓励和倡导。因此,我们基督徒和教会应该像我们的主基督那样,融身社会。

我们需要基督的医治和救赎,世上的每个人也同样需要基督的医治与救赎。我们看别人为罪人的时候,更应该清楚自己也是罪人。教会的封闭性信仰,不但使教会失去了与社会交流和对话的机会,更失去了福传的契机。

教会应该是一个与社会共融的群体,绝不是在教堂中建立一个独立的“一统天下”,应按照基督的训诲在广阔的社会生活中,“出淤泥而不染”,活出基督的生命,以此影响社会,起到光与盐的作用。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除教会的主日聚会、祷告会、圣餐聚会等宗教仪式外,教会也的确有很多活动,如姊妹会、弟兄会、唱诗班组织的各项活动等等,但活动范围几乎都局限在教堂里。

即使户外活动,参加人员也都是主内的弟兄姊妹,很少有外人参加。唯有大型的圣诞特会或者布道会才会吸纳主外人员参加。这就使得教会的信仰生活,在年复一年的时光中形成了一种单调而固定的活动模式,与社会及其他组织几乎没有任何来往,处在一个与社会脱节的状态。教会也就成了一个与世隔绝的“象牙塔”,成了“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的世外“桃源”。

其实,即使都是一主一信一洗的各教会之间,有些也是“互不往来”,各信各的,各自为政。所谓“圣徒相通”不过是嘴上的信条,与教会好像并无关系,至于什么基督里的爱,只是偶尔在信徒之间像星星似地闪烁几下。

因为这样,社会上的一切活动似乎都与教会无关,难以寻觅到教会的影子,更看不见教会对社会有什么显著的作为。唯一的就是哪地方发生地震或洪水等灾情时,教会捐点款献点物,组织几个自愿者前去探望一下,在社会上能稍稍有点动静,但也很难引起世人的注意。所以,形成一种“教会是教会,社会是社会”这么两条互不相干的河流。

事实上,教会越是脱离社会,越会受到世俗社会的不理解、不认同,甚至遭遇来自社会世俗力量的敌视和嘲讽。滑稽的是,有些教会一但遭遇到来自世俗的一点小挫折时,随即便热血沸腾,什么“逼迫”来了、宗教信仰“不自由”了,还大表决心要为主殉道什么的。可是,当一离开教会回到社会上时,立刻就换了一个人,不仅该吃就吃,该喝就喝,乃至该骂人继续骂人,该犯什么罪还犯什么罪,早把信仰抛之脑后了。

在教会一个样,回到社会又是一个样,信仰和社会的脱节,也让信徒出现两副面孔。难怪社会上一些人对基督徒嗤之以鼻,讥讽不断。这些现象,无疑与教会封闭性的信仰是分不开的。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教会信仰的封闭性滋生出了这些信仰上的弊端。

耶稣有训:“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你们的光也当这样照在人前,叫他们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上的父。”(太5:15-16)按照耶稣这个训导,教会显然是把“灯”放错了位置,放在了“斗底下”而不是灯台上。这种封闭性信仰生活模式的形成,虽然与制度环境有关,但更多的是由我们在基督信仰上的误区所造成的。

追本溯源,基督教从它产生那天开始,就不是一个存在于真空中的孤立事件。不但如此,而且通过大量的信息向世人庄严宣告:上帝为了爱世人而降生尘世,基督教并不是一种讲论上帝的永恒而玄妙的教义,而是上帝自己化身为耶稣基督莅临人间,“道成肉身”地进入人类世界,进入恒久的人类社会的历史之中。基督教如果离开了世界,离开了所处的社会与时代,那么,基督教的信仰也就变成了一座好看而炫彩的海市蜃楼,毫无现实意义。

这一性质,让历代基督徒都融身于自己所处的社会与时代,无论遭遇逼迫和压制,还是在正常的社会环境中,都充满了积极向上的入世情怀。同时,在纷繁复杂的环境里分别为圣,去追求和实现神恩赐给基督徒的生命永恒,这一具有超世性的理想。

基督徒所拥有的入世情怀与超世理想,既是与其他宗教迥然相异的一个标志,也决定了基督徒在“客旅”尘世期间就完全可以走进生命的永恒之中。

步入生命永恒的先决条件就是“脱罪”,因为上帝道成肉身的一次献上,被钉十字架,担当了我们的罪,让我们罪得赦免,我们因而成为因信称义之人,成为踏上生命永恒之路的人。这是神给每个基督徒的一个特殊恩典,所以,我们所做的必须要与这个恩典相称,否则就是对神恩典的拒绝和背叛。

同此,教会是在元首基督道成肉身的基石上确立起来的,决定了基督徒必须活出基督的样式,融身世界,进入社会各层次的生活。对这一点,一位名叫张远来的牧师形容的极好,他说:“教会是住在世人中间的教会,耶稣不仅道成肉身了,耶稣还住在人中间。与他们一同劳作,一同吃喝,一同休憩,一同耕耘。同撑一叶孤舟,同眠一块草地。与人类有一样的经历,与人类有一样的诉求。认同人的软弱,指明人的出路。他了解以色列的疾苦,洞悉人类的挣扎,他熟悉拿撒勒的一草一木,珍惜身边的每一个灵魂。”因此,教会绝不是仅仅囿于狭隘的教堂空间,罔顾时代与社会的变化和发展,躲在教会的一隅之中孤芳自赏,傲视世人。

在教会里,我们不无惊异地发现,那些越是“属灵”,越是“激情火热”的信徒,就越是远离社会,有的甚至断绝世俗中的朋友,对与自己不同信仰的人更是视如仇敌,不再往来。这样的信徒将世界中的一切进行全面地否定,剑走偏锋,即使那些美的善的对人类对社会有益的事物,也是不屑一顾,给以鄙视。这就从根本上否定了“神爱世人”这一伟大真理,只看见神给以基督徒的特殊恩典,却视而不见神给以这个世界的普遍恩典。忘记了“他叫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太5:45)这句圣经中的名言。

马太福音记载,耶稣在呼召税吏马太后与那些税吏等人同席吃饭的时候,遭遇到来自文士和法利赛人的嘲讽,对耶稣的门徒说:“你们的先生为什么和税吏并罪人一同吃饭呢?”(9:11)这些文士和法利赛人只看见耶稣与不洁净的人同席吃饭,却看不见耶稣这么做的目的。他们固守外在的礼仪,忽略了内在的实质。

主基督在面对法利赛人的质问之时,他的回答成为对世人的宣告:“我来本不是召义人,乃是召罪人。”(9:13)也就是说,在这个世上每个人都是罪人,都亏缺了神的荣耀,都应该接受基督的呼召,得到基督的救赎和医治。

最近读过一篇文章,大体介绍了上海浦东的几间教堂走进社会,适应社会、为教会内外人士提供帮助的事例。例如与周边大公司的白领和动迁来到上海的居民沟通联系,为这些人解决有关人生的困惑;将教堂向外国人开放,还开设了韩国人的专属聚会,还邀请社会成功人士来教会演讲等。又例如与社区合作,为社区举办亲子班;亦或者与社会联合,吸纳各行业杰出人才举办读书会等等。

这些举措,完全打破了基督徒与世隔绝的局面,让教会充满了活力与生机,缩小了教会与社会的距离。这是教会与社会融合的一种新尝试,应该给以鼓励和倡导。因此,我们基督徒和教会应该像我们的主基督那样,融身社会。

我们需要基督的医治和救赎,世上的每个人也同样需要基督的医治与救赎。我们看别人为罪人的时候,更应该清楚自己也是罪人。教会的封闭性信仰,不但使教会失去了与社会交流和对话的机会,更失去了福传的契机。

教会应该是一个与社会共融的群体,绝不是在教堂中建立一个独立的“一统天下”,应按照基督的训诲在广阔的社会生活中,“出淤泥而不染”,活出基督的生命,以此影响社会,起到光与盐的作用。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除教会的主日聚会、祷告会、圣餐聚会等宗教仪式外,教会也的确有很多活动,如姊妹会、弟兄会、唱诗班组织的各项活动等等,但活动范围几乎都局限在教堂里。

即使户外活动,参加人员也都是主内的弟兄姊妹,很少有外人参加。唯有大型的圣诞特会或者布道会才会吸纳主外人员参加。这就使得教会的信仰生活,在年复一年的时光中形成了一种单调而固定的活动模式,与社会及其他组织几乎没有任何来往,处在一个与社会脱节的状态。教会也就成了一个与世隔绝的“象牙塔”,成了“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的世外“桃源”。

其实,即使都是一主一信一洗的各教会之间,有些也是“互不往来”,各信各的,各自为政。所谓“圣徒相通”不过是嘴上的信条,与教会好像并无关系,至于什么基督里的爱,只是偶尔在信徒之间像星星似地闪烁几下。

因为这样,社会上的一切活动似乎都与教会无关,难以寻觅到教会的影子,更看不见教会对社会有什么显著的作为。唯一的就是哪地方发生地震或洪水等灾情时,教会捐点款献点物,组织几个自愿者前去探望一下,在社会上能稍稍有点动静,但也很难引起世人的注意。所以,形成一种“教会是教会,社会是社会”这么两条互不相干的河流。

事实上,教会越是脱离社会,越会受到世俗社会的不理解、不认同,甚至遭遇来自社会世俗力量的敌视和嘲讽。滑稽的是,有些教会一但遭遇到来自世俗的一点小挫折时,随即便热血沸腾,什么“逼迫”来了、宗教信仰“不自由”了,还大表决心要为主殉道什么的。可是,当一离开教会回到社会上时,立刻就换了一个人,不仅该吃就吃,该喝就喝,乃至该骂人继续骂人,该犯什么罪还犯什么罪,早把信仰抛之脑后了。

在教会一个样,回到社会又是一个样,信仰和社会的脱节,也让信徒出现两副面孔。难怪社会上一些人对基督徒嗤之以鼻,讥讽不断。这些现象,无疑与教会封闭性的信仰是分不开的。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教会信仰的封闭性滋生出了这些信仰上的弊端。

耶稣有训:“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你们的光也当这样照在人前,叫他们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上的父。”(太5:15-16)按照耶稣这个训导,教会显然是把“灯”放错了位置,放在了“斗底下”而不是灯台上。这种封闭性信仰生活模式的形成,虽然与制度环境有关,但更多的是由我们在基督信仰上的误区所造成的。

追本溯源,基督教从它产生那天开始,就不是一个存在于真空中的孤立事件。不但如此,而且通过大量的信息向世人庄严宣告:上帝为了爱世人而降生尘世,基督教并不是一种讲论上帝的永恒而玄妙的教义,而是上帝自己化身为耶稣基督莅临人间,“道成肉身”地进入人类世界,进入恒久的人类社会的历史之中。基督教如果离开了世界,离开了所处的社会与时代,那么,基督教的信仰也就变成了一座好看而炫彩的海市蜃楼,毫无现实意义。

这一性质,让历代基督徒都融身于自己所处的社会与时代,无论遭遇逼迫和压制,还是在正常的社会环境中,都充满了积极向上的入世情怀。同时,在纷繁复杂的环境里分别为圣,去追求和实现神恩赐给基督徒的生命永恒,这一具有超世性的理想。

基督徒所拥有的入世情怀与超世理想,既是与其他宗教迥然相异的一个标志,也决定了基督徒在“客旅”尘世期间就完全可以走进生命的永恒之中。

步入生命永恒的先决条件就是“脱罪”,因为上帝道成肉身的一次献上,被钉十字架,担当了我们的罪,让我们罪得赦免,我们因而成为因信称义之人,成为踏上生命永恒之路的人。这是神给每个基督徒的一个特殊恩典,所以,我们所做的必须要与这个恩典相称,否则就是对神恩典的拒绝和背叛。

同此,教会是在元首基督道成肉身的基石上确立起来的,决定了基督徒必须活出基督的样式,融身世界,进入社会各层次的生活。对这一点,一位名叫张远来的牧师形容的极好,他说:“教会是住在世人中间的教会,耶稣不仅道成肉身了,耶稣还住在人中间。与他们一同劳作,一同吃喝,一同休憩,一同耕耘。同撑一叶孤舟,同眠一块草地。与人类有一样的经历,与人类有一样的诉求。认同人的软弱,指明人的出路。他了解以色列的疾苦,洞悉人类的挣扎,他熟悉拿撒勒的一草一木,珍惜身边的每一个灵魂。”因此,教会绝不是仅仅囿于狭隘的教堂空间,罔顾时代与社会的变化和发展,躲在教会的一隅之中孤芳自赏,傲视世人。

在教会里,我们不无惊异地发现,那些越是“属灵”,越是“激情火热”的信徒,就越是远离社会,有的甚至断绝世俗中的朋友,对与自己不同信仰的人更是视如仇敌,不再往来。这样的信徒将世界中的一切进行全面地否定,剑走偏锋,即使那些美的善的对人类对社会有益的事物,也是不屑一顾,给以鄙视。这就从根本上否定了“神爱世人”这一伟大真理,只看见神给以基督徒的特殊恩典,却视而不见神给以这个世界的普遍恩典。忘记了“他叫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太5:45)这句圣经中的名言。

马太福音记载,耶稣在呼召税吏马太后与那些税吏等人同席吃饭的时候,遭遇到来自文士和法利赛人的嘲讽,对耶稣的门徒说:“你们的先生为什么和税吏并罪人一同吃饭呢?”(9:11)这些文士和法利赛人只看见耶稣与不洁净的人同席吃饭,却看不见耶稣这么做的目的。他们固守外在的礼仪,忽略了内在的实质。

主基督在面对法利赛人的质问之时,他的回答成为对世人的宣告:“我来本不是召义人,乃是召罪人。”(9:13)也就是说,在这个世上每个人都是罪人,都亏缺了神的荣耀,都应该接受基督的呼召,得到基督的救赎和医治。

最近读过一篇文章,大体介绍了上海浦东的几间教堂走进社会,适应社会、为教会内外人士提供帮助的事例。例如与周边大公司的白领和动迁来到上海的居民沟通联系,为这些人解决有关人生的困惑;将教堂向外国人开放,还开设了韩国人的专属聚会,还邀请社会成功人士来教会演讲等。又例如与社区合作,为社区举办亲子班;亦或者与社会联合,吸纳各行业杰出人才举办读书会等等。

这些举措,完全打破了基督徒与世隔绝的局面,让教会充满了活力与生机,缩小了教会与社会的距离。这是教会与社会融合的一种新尝试,应该给以鼓励和倡导。因此,我们基督徒和教会应该像我们的主基督那样,融身社会。

我们需要基督的医治和救赎,世上的每个人也同样需要基督的医治与救赎。我们看别人为罪人的时候,更应该清楚自己也是罪人。教会的封闭性信仰,不但使教会失去了与社会交流和对话的机会,更失去了福传的契机。

教会应该是一个与社会共融的群体,绝不是在教堂中建立一个独立的“一统天下”,应按照基督的训诲在广阔的社会生活中,“出淤泥而不染”,活出基督的生命,以此影响社会,起到光与盐的作用。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除教会的主日聚会、祷告会、圣餐聚会等宗教仪式外,教会也的确有很多活动,如姊妹会、弟兄会、唱诗班组织的各项活动等等,但活动范围几乎都局限在教堂里。

即使户外活动,参加人员也都是主内的弟兄姊妹,很少有外人参加。唯有大型的圣诞特会或者布道会才会吸纳主外人员参加。这就使得教会的信仰生活,在年复一年的时光中形成了一种单调而固定的活动模式,与社会及其他组织几乎没有任何来往,处在一个与社会脱节的状态。教会也就成了一个与世隔绝的“象牙塔”,成了“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的世外“桃源”。

其实,即使都是一主一信一洗的各教会之间,有些也是“互不往来”,各信各的,各自为政。所谓“圣徒相通”不过是嘴上的信条,与教会好像并无关系,至于什么基督里的爱,只是偶尔在信徒之间像星星似地闪烁几下。

因为这样,社会上的一切活动似乎都与教会无关,难以寻觅到教会的影子,更看不见教会对社会有什么显著的作为。唯一的就是哪地方发生地震或洪水等灾情时,教会捐点款献点物,组织几个自愿者前去探望一下,在社会上能稍稍有点动静,但也很难引起世人的注意。所以,形成一种“教会是教会,社会是社会”这么两条互不相干的河流。

事实上,教会越是脱离社会,越会受到世俗社会的不理解、不认同,甚至遭遇来自社会世俗力量的敌视和嘲讽。滑稽的是,有些教会一但遭遇到来自世俗的一点小挫折时,随即便热血沸腾,什么“逼迫”来了、宗教信仰“不自由”了,还大表决心要为主殉道什么的。可是,当一离开教会回到社会上时,立刻就换了一个人,不仅该吃就吃,该喝就喝,乃至该骂人继续骂人,该犯什么罪还犯什么罪,早把信仰抛之脑后了。

在教会一个样,回到社会又是一个样,信仰和社会的脱节,也让信徒出现两副面孔。难怪社会上一些人对基督徒嗤之以鼻,讥讽不断。这些现象,无疑与教会封闭性的信仰是分不开的。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教会信仰的封闭性滋生出了这些信仰上的弊端。

耶稣有训:“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你们的光也当这样照在人前,叫他们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上的父。”(太5:15-16)按照耶稣这个训导,教会显然是把“灯”放错了位置,放在了“斗底下”而不是灯台上。这种封闭性信仰生活模式的形成,虽然与制度环境有关,但更多的是由我们在基督信仰上的误区所造成的。

追本溯源,基督教从它产生那天开始,就不是一个存在于真空中的孤立事件。不但如此,而且通过大量的信息向世人庄严宣告:上帝为了爱世人而降生尘世,基督教并不是一种讲论上帝的永恒而玄妙的教义,而是上帝自己化身为耶稣基督莅临人间,“道成肉身”地进入人类世界,进入恒久的人类社会的历史之中。基督教如果离开了世界,离开了所处的社会与时代,那么,基督教的信仰也就变成了一座好看而炫彩的海市蜃楼,毫无现实意义。

这一性质,让历代基督徒都融身于自己所处的社会与时代,无论遭遇逼迫和压制,还是在正常的社会环境中,都充满了积极向上的入世情怀。同时,在纷繁复杂的环境里分别为圣,去追求和实现神恩赐给基督徒的生命永恒,这一具有超世性的理想。

基督徒所拥有的入世情怀与超世理想,既是与其他宗教迥然相异的一个标志,也决定了基督徒在“客旅”尘世期间就完全可以走进生命的永恒之中。

步入生命永恒的先决条件就是“脱罪”,因为上帝道成肉身的一次献上,被钉十字架,担当了我们的罪,让我们罪得赦免,我们因而成为因信称义之人,成为踏上生命永恒之路的人。这是神给每个基督徒的一个特殊恩典,所以,我们所做的必须要与这个恩典相称,否则就是对神恩典的拒绝和背叛。

同此,教会是在元首基督道成肉身的基石上确立起来的,决定了基督徒必须活出基督的样式,融身世界,进入社会各层次的生活。对这一点,一位名叫张远来的牧师形容的极好,他说:“教会是住在世人中间的教会,耶稣不仅道成肉身了,耶稣还住在人中间。与他们一同劳作,一同吃喝,一同休憩,一同耕耘。同撑一叶孤舟,同眠一块草地。与人类有一样的经历,与人类有一样的诉求。认同人的软弱,指明人的出路。他了解以色列的疾苦,洞悉人类的挣扎,他熟悉拿撒勒的一草一木,珍惜身边的每一个灵魂。”因此,教会绝不是仅仅囿于狭隘的教堂空间,罔顾时代与社会的变化和发展,躲在教会的一隅之中孤芳自赏,傲视世人。

在教会里,我们不无惊异地发现,那些越是“属灵”,越是“激情火热”的信徒,就越是远离社会,有的甚至断绝世俗中的朋友,对与自己不同信仰的人更是视如仇敌,不再往来。这样的信徒将世界中的一切进行全面地否定,剑走偏锋,即使那些美的善的对人类对社会有益的事物,也是不屑一顾,给以鄙视。这就从根本上否定了“神爱世人”这一伟大真理,只看见神给以基督徒的特殊恩典,却视而不见神给以这个世界的普遍恩典。忘记了“他叫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太5:45)这句圣经中的名言。

马太福音记载,耶稣在呼召税吏马太后与那些税吏等人同席吃饭的时候,遭遇到来自文士和法利赛人的嘲讽,对耶稣的门徒说:“你们的先生为什么和税吏并罪人一同吃饭呢?”(9:11)这些文士和法利赛人只看见耶稣与不洁净的人同席吃饭,却看不见耶稣这么做的目的。他们固守外在的礼仪,忽略了内在的实质。

主基督在面对法利赛人的质问之时,他的回答成为对世人的宣告:“我来本不是召义人,乃是召罪人。”(9:13)也就是说,在这个世上每个人都是罪人,都亏缺了神的荣耀,都应该接受基督的呼召,得到基督的救赎和医治。

最近读过一篇文章,大体介绍了上海浦东的几间教堂走进社会,适应社会、为教会内外人士提供帮助的事例。例如与周边大公司的白领和动迁来到上海的居民沟通联系,为这些人解决有关人生的困惑;将教堂向外国人开放,还开设了韩国人的专属聚会,还邀请社会成功人士来教会演讲等。又例如与社区合作,为社区举办亲子班;亦或者与社会联合,吸纳各行业杰出人才举办读书会等等。

这些举措,完全打破了基督徒与世隔绝的局面,让教会充满了活力与生机,缩小了教会与社会的距离。这是教会与社会融合的一种新尝试,应该给以鼓励和倡导。因此,我们基督徒和教会应该像我们的主基督那样,融身社会。

我们需要基督的医治和救赎,世上的每个人也同样需要基督的医治与救赎。我们看别人为罪人的时候,更应该清楚自己也是罪人。教会的封闭性信仰,不但使教会失去了与社会交流和对话的机会,更失去了福传的契机。

教会应该是一个与社会共融的群体,绝不是在教堂中建立一个独立的“一统天下”,应按照基督的训诲在广阔的社会生活中,“出淤泥而不染”,活出基督的生命,以此影响社会,起到光与盐的作用。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除教会的主日聚会、祷告会、圣餐聚会等宗教仪式外,教会也的确有很多活动,如姊妹会、弟兄会、唱诗班组织的各项活动等等,但活动范围几乎都局限在教堂里。

即使户外活动,参加人员也都是主内的弟兄姊妹,很少有外人参加。唯有大型的圣诞特会或者布道会才会吸纳主外人员参加。这就使得教会的信仰生活,在年复一年的时光中形成了一种单调而固定的活动模式,与社会及其他组织几乎没有任何来往,处在一个与社会脱节的状态。教会也就成了一个与世隔绝的“象牙塔”,成了“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的世外“桃源”。

其实,即使都是一主一信一洗的各教会之间,有些也是“互不往来”,各信各的,各自为政。所谓“圣徒相通”不过是嘴上的信条,与教会好像并无关系,至于什么基督里的爱,只是偶尔在信徒之间像星星似地闪烁几下。

因为这样,社会上的一切活动似乎都与教会无关,难以寻觅到教会的影子,更看不见教会对社会有什么显著的作为。唯一的就是哪地方发生地震或洪水等灾情时,教会捐点款献点物,组织几个自愿者前去探望一下,在社会上能稍稍有点动静,但也很难引起世人的注意。所以,形成一种“教会是教会,社会是社会”这么两条互不相干的河流。

事实上,教会越是脱离社会,越会受到世俗社会的不理解、不认同,甚至遭遇来自社会世俗力量的敌视和嘲讽。滑稽的是,有些教会一但遭遇到来自世俗的一点小挫折时,随即便热血沸腾,什么“逼迫”来了、宗教信仰“不自由”了,还大表决心要为主殉道什么的。可是,当一离开教会回到社会上时,立刻就换了一个人,不仅该吃就吃,该喝就喝,乃至该骂人继续骂人,该犯什么罪还犯什么罪,早把信仰抛之脑后了。

在教会一个样,回到社会又是一个样,信仰和社会的脱节,也让信徒出现两副面孔。难怪社会上一些人对基督徒嗤之以鼻,讥讽不断。这些现象,无疑与教会封闭性的信仰是分不开的。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教会信仰的封闭性滋生出了这些信仰上的弊端。

耶稣有训:“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你们的光也当这样照在人前,叫他们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上的父。”(太5:15-16)按照耶稣这个训导,教会显然是把“灯”放错了位置,放在了“斗底下”而不是灯台上。这种封闭性信仰生活模式的形成,虽然与制度环境有关,但更多的是由我们在基督信仰上的误区所造成的。

追本溯源,基督教从它产生那天开始,就不是一个存在于真空中的孤立事件。不但如此,而且通过大量的信息向世人庄严宣告:上帝为了爱世人而降生尘世,基督教并不是一种讲论上帝的永恒而玄妙的教义,而是上帝自己化身为耶稣基督莅临人间,“道成肉身”地进入人类世界,进入恒久的人类社会的历史之中。基督教如果离开了世界,离开了所处的社会与时代,那么,基督教的信仰也就变成了一座好看而炫彩的海市蜃楼,毫无现实意义。

这一性质,让历代基督徒都融身于自己所处的社会与时代,无论遭遇逼迫和压制,还是在正常的社会环境中,都充满了积极向上的入世情怀。同时,在纷繁复杂的环境里分别为圣,去追求和实现神恩赐给基督徒的生命永恒,这一具有超世性的理想。

基督徒所拥有的入世情怀与超世理想,既是与其他宗教迥然相异的一个标志,也决定了基督徒在“客旅”尘世期间就完全可以走进生命的永恒之中。

步入生命永恒的先决条件就是“脱罪”,因为上帝道成肉身的一次献上,被钉十字架,担当了我们的罪,让我们罪得赦免,我们因而成为因信称义之人,成为踏上生命永恒之路的人。这是神给每个基督徒的一个特殊恩典,所以,我们所做的必须要与这个恩典相称,否则就是对神恩典的拒绝和背叛。

同此,教会是在元首基督道成肉身的基石上确立起来的,决定了基督徒必须活出基督的样式,融身世界,进入社会各层次的生活。对这一点,一位名叫张远来的牧师形容的极好,他说:“教会是住在世人中间的教会,耶稣不仅道成肉身了,耶稣还住在人中间。与他们一同劳作,一同吃喝,一同休憩,一同耕耘。同撑一叶孤舟,同眠一块草地。与人类有一样的经历,与人类有一样的诉求。认同人的软弱,指明人的出路。他了解以色列的疾苦,洞悉人类的挣扎,他熟悉拿撒勒的一草一木,珍惜身边的每一个灵魂。”因此,教会绝不是仅仅囿于狭隘的教堂空间,罔顾时代与社会的变化和发展,躲在教会的一隅之中孤芳自赏,傲视世人。

在教会里,我们不无惊异地发现,那些越是“属灵”,越是“激情火热”的信徒,就越是远离社会,有的甚至断绝世俗中的朋友,对与自己不同信仰的人更是视如仇敌,不再往来。这样的信徒将世界中的一切进行全面地否定,剑走偏锋,即使那些美的善的对人类对社会有益的事物,也是不屑一顾,给以鄙视。这就从根本上否定了“神爱世人”这一伟大真理,只看见神给以基督徒的特殊恩典,却视而不见神给以这个世界的普遍恩典。忘记了“他叫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太5:45)这句圣经中的名言。

马太福音记载,耶稣在呼召税吏马太后与那些税吏等人同席吃饭的时候,遭遇到来自文士和法利赛人的嘲讽,对耶稣的门徒说:“你们的先生为什么和税吏并罪人一同吃饭呢?”(9:11)这些文士和法利赛人只看见耶稣与不洁净的人同席吃饭,却看不见耶稣这么做的目的。他们固守外在的礼仪,忽略了内在的实质。

主基督在面对法利赛人的质问之时,他的回答成为对世人的宣告:“我来本不是召义人,乃是召罪人。”(9:13)也就是说,在这个世上每个人都是罪人,都亏缺了神的荣耀,都应该接受基督的呼召,得到基督的救赎和医治。

最近读过一篇文章,大体介绍了上海浦东的几间教堂走进社会,适应社会、为教会内外人士提供帮助的事例。例如与周边大公司的白领和动迁来到上海的居民沟通联系,为这些人解决有关人生的困惑;将教堂向外国人开放,还开设了韩国人的专属聚会,还邀请社会成功人士来教会演讲等。又例如与社区合作,为社区举办亲子班;亦或者与社会联合,吸纳各行业杰出人才举办读书会等等。

这些举措,完全打破了基督徒与世隔绝的局面,让教会充满了活力与生机,缩小了教会与社会的距离。这是教会与社会融合的一种新尝试,应该给以鼓励和倡导。因此,我们基督徒和教会应该像我们的主基督那样,融身社会。

我们需要基督的医治和救赎,世上的每个人也同样需要基督的医治与救赎。我们看别人为罪人的时候,更应该清楚自己也是罪人。教会的封闭性信仰,不但使教会失去了与社会交流和对话的机会,更失去了福传的契机。

教会应该是一个与社会共融的群体,绝不是在教堂中建立一个独立的“一统天下”,应按照基督的训诲在广阔的社会生活中,“出淤泥而不染”,活出基督的生命,以此影响社会,起到光与盐的作用。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除教会的主日聚会、祷告会、圣餐聚会等宗教仪式外,教会也的确有很多活动,如姊妹会、弟兄会、唱诗班组织的各项活动等等,但活动范围几乎都局限在教堂里。

即使户外活动,参加人员也都是主内的弟兄姊妹,很少有外人参加。唯有大型的圣诞特会或者布道会才会吸纳主外人员参加。这就使得教会的信仰生活,在年复一年的时光中形成了一种单调而固定的活动模式,与社会及其他组织几乎没有任何来往,处在一个与社会脱节的状态。教会也就成了一个与世隔绝的“象牙塔”,成了“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的世外“桃源”。

其实,即使都是一主一信一洗的各教会之间,有些也是“互不往来”,各信各的,各自为政。所谓“圣徒相通”不过是嘴上的信条,与教会好像并无关系,至于什么基督里的爱,只是偶尔在信徒之间像星星似地闪烁几下。

因为这样,社会上的一切活动似乎都与教会无关,难以寻觅到教会的影子,更看不见教会对社会有什么显著的作为。唯一的就是哪地方发生地震或洪水等灾情时,教会捐点款献点物,组织几个自愿者前去探望一下,在社会上能稍稍有点动静,但也很难引起世人的注意。所以,形成一种“教会是教会,社会是社会”这么两条互不相干的河流。

事实上,教会越是脱离社会,越会受到世俗社会的不理解、不认同,甚至遭遇来自社会世俗力量的敌视和嘲讽。滑稽的是,有些教会一但遭遇到来自世俗的一点小挫折时,随即便热血沸腾,什么“逼迫”来了、宗教信仰“不自由”了,还大表决心要为主殉道什么的。可是,当一离开教会回到社会上时,立刻就换了一个人,不仅该吃就吃,该喝就喝,乃至该骂人继续骂人,该犯什么罪还犯什么罪,早把信仰抛之脑后了。

在教会一个样,回到社会又是一个样,信仰和社会的脱节,也让信徒出现两副面孔。难怪社会上一些人对基督徒嗤之以鼻,讥讽不断。这些现象,无疑与教会封闭性的信仰是分不开的。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教会信仰的封闭性滋生出了这些信仰上的弊端。

耶稣有训:“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你们的光也当这样照在人前,叫他们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上的父。”(太5:15-16)按照耶稣这个训导,教会显然是把“灯”放错了位置,放在了“斗底下”而不是灯台上。这种封闭性信仰生活模式的形成,虽然与制度环境有关,但更多的是由我们在基督信仰上的误区所造成的。

追本溯源,基督教从它产生那天开始,就不是一个存在于真空中的孤立事件。不但如此,而且通过大量的信息向世人庄严宣告:上帝为了爱世人而降生尘世,基督教并不是一种讲论上帝的永恒而玄妙的教义,而是上帝自己化身为耶稣基督莅临人间,“道成肉身”地进入人类世界,进入恒久的人类社会的历史之中。基督教如果离开了世界,离开了所处的社会与时代,那么,基督教的信仰也就变成了一座好看而炫彩的海市蜃楼,毫无现实意义。

这一性质,让历代基督徒都融身于自己所处的社会与时代,无论遭遇逼迫和压制,还是在正常的社会环境中,都充满了积极向上的入世情怀。同时,在纷繁复杂的环境里分别为圣,去追求和实现神恩赐给基督徒的生命永恒,这一具有超世性的理想。

基督徒所拥有的入世情怀与超世理想,既是与其他宗教迥然相异的一个标志,也决定了基督徒在“客旅”尘世期间就完全可以走进生命的永恒之中。

步入生命永恒的先决条件就是“脱罪”,因为上帝道成肉身的一次献上,被钉十字架,担当了我们的罪,让我们罪得赦免,我们因而成为因信称义之人,成为踏上生命永恒之路的人。这是神给每个基督徒的一个特殊恩典,所以,我们所做的必须要与这个恩典相称,否则就是对神恩典的拒绝和背叛。

同此,教会是在元首基督道成肉身的基石上确立起来的,决定了基督徒必须活出基督的样式,融身世界,进入社会各层次的生活。对这一点,一位名叫张远来的牧师形容的极好,他说:“教会是住在世人中间的教会,耶稣不仅道成肉身了,耶稣还住在人中间。与他们一同劳作,一同吃喝,一同休憩,一同耕耘。同撑一叶孤舟,同眠一块草地。与人类有一样的经历,与人类有一样的诉求。认同人的软弱,指明人的出路。他了解以色列的疾苦,洞悉人类的挣扎,他熟悉拿撒勒的一草一木,珍惜身边的每一个灵魂。”因此,教会绝不是仅仅囿于狭隘的教堂空间,罔顾时代与社会的变化和发展,躲在教会的一隅之中孤芳自赏,傲视世人。

在教会里,我们不无惊异地发现,那些越是“属灵”,越是“激情火热”的信徒,就越是远离社会,有的甚至断绝世俗中的朋友,对与自己不同信仰的人更是视如仇敌,不再往来。这样的信徒将世界中的一切进行全面地否定,剑走偏锋,即使那些美的善的对人类对社会有益的事物,也是不屑一顾,给以鄙视。这就从根本上否定了“神爱世人”这一伟大真理,只看见神给以基督徒的特殊恩典,却视而不见神给以这个世界的普遍恩典。忘记了“他叫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太5:45)这句圣经中的名言。

马太福音记载,耶稣在呼召税吏马太后与那些税吏等人同席吃饭的时候,遭遇到来自文士和法利赛人的嘲讽,对耶稣的门徒说:“你们的先生为什么和税吏并罪人一同吃饭呢?”(9:11)这些文士和法利赛人只看见耶稣与不洁净的人同席吃饭,却看不见耶稣这么做的目的。他们固守外在的礼仪,忽略了内在的实质。

主基督在面对法利赛人的质问之时,他的回答成为对世人的宣告:“我来本不是召义人,乃是召罪人。”(9:13)也就是说,在这个世上每个人都是罪人,都亏缺了神的荣耀,都应该接受基督的呼召,得到基督的救赎和医治。

最近读过一篇文章,大体介绍了上海浦东的几间教堂走进社会,适应社会、为教会内外人士提供帮助的事例。例如与周边大公司的白领和动迁来到上海的居民沟通联系,为这些人解决有关人生的困惑;将教堂向外国人开放,还开设了韩国人的专属聚会,还邀请社会成功人士来教会演讲等。又例如与社区合作,为社区举办亲子班;亦或者与社会联合,吸纳各行业杰出人才举办读书会等等。

这些举措,完全打破了基督徒与世隔绝的局面,让教会充满了活力与生机,缩小了教会与社会的距离。这是教会与社会融合的一种新尝试,应该给以鼓励和倡导。因此,我们基督徒和教会应该像我们的主基督那样,融身社会。

我们需要基督的医治和救赎,世上的每个人也同样需要基督的医治与救赎。我们看别人为罪人的时候,更应该清楚自己也是罪人。教会的封闭性信仰,不但使教会失去了与社会交流和对话的机会,更失去了福传的契机。

教会应该是一个与社会共融的群体,绝不是在教堂中建立一个独立的“一统天下”,应按照基督的训诲在广阔的社会生活中,“出淤泥而不染”,活出基督的生命,以此影响社会,起到光与盐的作用。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除教会的主日聚会、祷告会、圣餐聚会等宗教仪式外,教会也的确有很多活动,如姊妹会、弟兄会、唱诗班组织的各项活动等等,但活动范围几乎都局限在教堂里。

即使户外活动,参加人员也都是主内的弟兄姊妹,很少有外人参加。唯有大型的圣诞特会或者布道会才会吸纳主外人员参加。这就使得教会的信仰生活,在年复一年的时光中形成了一种单调而固定的活动模式,与社会及其他组织几乎没有任何来往,处在一个与社会脱节的状态。教会也就成了一个与世隔绝的“象牙塔”,成了“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的世外“桃源”。

其实,即使都是一主一信一洗的各教会之间,有些也是“互不往来”,各信各的,各自为政。所谓“圣徒相通”不过是嘴上的信条,与教会好像并无关系,至于什么基督里的爱,只是偶尔在信徒之间像星星似地闪烁几下。

因为这样,社会上的一切活动似乎都与教会无关,难以寻觅到教会的影子,更看不见教会对社会有什么显著的作为。唯一的就是哪地方发生地震或洪水等灾情时,教会捐点款献点物,组织几个自愿者前去探望一下,在社会上能稍稍有点动静,但也很难引起世人的注意。所以,形成一种“教会是教会,社会是社会”这么两条互不相干的河流。

事实上,教会越是脱离社会,越会受到世俗社会的不理解、不认同,甚至遭遇来自社会世俗力量的敌视和嘲讽。滑稽的是,有些教会一但遭遇到来自世俗的一点小挫折时,随即便热血沸腾,什么“逼迫”来了、宗教信仰“不自由”了,还大表决心要为主殉道什么的。可是,当一离开教会回到社会上时,立刻就换了一个人,不仅该吃就吃,该喝就喝,乃至该骂人继续骂人,该犯什么罪还犯什么罪,早把信仰抛之脑后了。

在教会一个样,回到社会又是一个样,信仰和社会的脱节,也让信徒出现两副面孔。难怪社会上一些人对基督徒嗤之以鼻,讥讽不断。这些现象,无疑与教会封闭性的信仰是分不开的。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教会信仰的封闭性滋生出了这些信仰上的弊端。

耶稣有训:“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你们的光也当这样照在人前,叫他们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上的父。”(太5:15-16)按照耶稣这个训导,教会显然是把“灯”放错了位置,放在了“斗底下”而不是灯台上。这种封闭性信仰生活模式的形成,虽然与制度环境有关,但更多的是由我们在基督信仰上的误区所造成的。

追本溯源,基督教从它产生那天开始,就不是一个存在于真空中的孤立事件。不但如此,而且通过大量的信息向世人庄严宣告:上帝为了爱世人而降生尘世,基督教并不是一种讲论上帝的永恒而玄妙的教义,而是上帝自己化身为耶稣基督莅临人间,“道成肉身”地进入人类世界,进入恒久的人类社会的历史之中。基督教如果离开了世界,离开了所处的社会与时代,那么,基督教的信仰也就变成了一座好看而炫彩的海市蜃楼,毫无现实意义。

这一性质,让历代基督徒都融身于自己所处的社会与时代,无论遭遇逼迫和压制,还是在正常的社会环境中,都充满了积极向上的入世情怀。同时,在纷繁复杂的环境里分别为圣,去追求和实现神恩赐给基督徒的生命永恒,这一具有超世性的理想。

基督徒所拥有的入世情怀与超世理想,既是与其他宗教迥然相异的一个标志,也决定了基督徒在“客旅”尘世期间就完全可以走进生命的永恒之中。

步入生命永恒的先决条件就是“脱罪”,因为上帝道成肉身的一次献上,被钉十字架,担当了我们的罪,让我们罪得赦免,我们因而成为因信称义之人,成为踏上生命永恒之路的人。这是神给每个基督徒的一个特殊恩典,所以,我们所做的必须要与这个恩典相称,否则就是对神恩典的拒绝和背叛。

同此,教会是在元首基督道成肉身的基石上确立起来的,决定了基督徒必须活出基督的样式,融身世界,进入社会各层次的生活。对这一点,一位名叫张远来的牧师形容的极好,他说:“教会是住在世人中间的教会,耶稣不仅道成肉身了,耶稣还住在人中间。与他们一同劳作,一同吃喝,一同休憩,一同耕耘。同撑一叶孤舟,同眠一块草地。与人类有一样的经历,与人类有一样的诉求。认同人的软弱,指明人的出路。他了解以色列的疾苦,洞悉人类的挣扎,他熟悉拿撒勒的一草一木,珍惜身边的每一个灵魂。”因此,教会绝不是仅仅囿于狭隘的教堂空间,罔顾时代与社会的变化和发展,躲在教会的一隅之中孤芳自赏,傲视世人。

在教会里,我们不无惊异地发现,那些越是“属灵”,越是“激情火热”的信徒,就越是远离社会,有的甚至断绝世俗中的朋友,对与自己不同信仰的人更是视如仇敌,不再往来。这样的信徒将世界中的一切进行全面地否定,剑走偏锋,即使那些美的善的对人类对社会有益的事物,也是不屑一顾,给以鄙视。这就从根本上否定了“神爱世人”这一伟大真理,只看见神给以基督徒的特殊恩典,却视而不见神给以这个世界的普遍恩典。忘记了“他叫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太5:45)这句圣经中的名言。

马太福音记载,耶稣在呼召税吏马太后与那些税吏等人同席吃饭的时候,遭遇到来自文士和法利赛人的嘲讽,对耶稣的门徒说:“你们的先生为什么和税吏并罪人一同吃饭呢?”(9:11)这些文士和法利赛人只看见耶稣与不洁净的人同席吃饭,却看不见耶稣这么做的目的。他们固守外在的礼仪,忽略了内在的实质。

主基督在面对法利赛人的质问之时,他的回答成为对世人的宣告:“我来本不是召义人,乃是召罪人。”(9:13)也就是说,在这个世上每个人都是罪人,都亏缺了神的荣耀,都应该接受基督的呼召,得到基督的救赎和医治。

最近读过一篇文章,大体介绍了上海浦东的几间教堂走进社会,适应社会、为教会内外人士提供帮助的事例。例如与周边大公司的白领和动迁来到上海的居民沟通联系,为这些人解决有关人生的困惑;将教堂向外国人开放,还开设了韩国人的专属聚会,还邀请社会成功人士来教会演讲等。又例如与社区合作,为社区举办亲子班;亦或者与社会联合,吸纳各行业杰出人才举办读书会等等。

这些举措,完全打破了基督徒与世隔绝的局面,让教会充满了活力与生机,缩小了教会与社会的距离。这是教会与社会融合的一种新尝试,应该给以鼓励和倡导。因此,我们基督徒和教会应该像我们的主基督那样,融身社会。

我们需要基督的医治和救赎,世上的每个人也同样需要基督的医治与救赎。我们看别人为罪人的时候,更应该清楚自己也是罪人。教会的封闭性信仰,不但使教会失去了与社会交流和对话的机会,更失去了福传的契机。

教会应该是一个与社会共融的群体,绝不是在教堂中建立一个独立的“一统天下”,应按照基督的训诲在广阔的社会生活中,“出淤泥而不染”,活出基督的生命,以此影响社会,起到光与盐的作用。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2.

除教会的主日聚会、祷告会、圣餐聚会等宗教仪式外,教会也的确有很多活动,如姊妹会、弟兄会、唱诗班组织的各项活动等等,但活动范围几乎都局限在教堂里。

即使户外活动,参加人员也都是主内的弟兄姊妹,很少有外人参加。唯有大型的圣诞特会或者布道会才会吸纳主外人员参加。这就使得教会的信仰生活,在年复一年的时光中形成了一种单调而固定的活动模式,与社会及其他组织几乎没有任何来往,处在一个与社会脱节的状态。教会也就成了一个与世隔绝的“象牙塔”,成了“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的世外“桃源”。

其实,即使都是一主一信一洗的各教会之间,有些也是“互不往来”,各信各的,各自为政。所谓“圣徒相通”不过是嘴上的信条,与教会好像并无关系,至于什么基督里的爱,只是偶尔在信徒之间像星星似地闪烁几下。

因为这样,社会上的一切活动似乎都与教会无关,难以寻觅到教会的影子,更看不见教会对社会有什么显著的作为。唯一的就是哪地方发生地震或洪水等灾情时,教会捐点款献点物,组织几个自愿者前去探望一下,在社会上能稍稍有点动静,但也很难引起世人的注意。所以,形成一种“教会是教会,社会是社会”这么两条互不相干的河流。

事实上,教会越是脱离社会,越会受到世俗社会的不理解、不认同,甚至遭遇来自社会世俗力量的敌视和嘲讽。滑稽的是,有些教会一但遭遇到来自世俗的一点小挫折时,随即便热血沸腾,什么“逼迫”来了、宗教信仰“不自由”了,还大表决心要为主殉道什么的。可是,当一离开教会回到社会上时,立刻就换了一个人,不仅该吃就吃,该喝就喝,乃至该骂人继续骂人,该犯什么罪还犯什么罪,早把信仰抛之脑后了。

在教会一个样,回到社会又是一个样,信仰和社会的脱节,也让信徒出现两副面孔。难怪社会上一些人对基督徒嗤之以鼻,讥讽不断。这些现象,无疑与教会封闭性的信仰是分不开的。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教会信仰的封闭性滋生出了这些信仰上的弊端。

耶稣有训:“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你们的光也当这样照在人前,叫他们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上的父。”(太5:15-16)按照耶稣这个训导,教会显然是把“灯”放错了位置,放在了“斗底下”而不是灯台上。这种封闭性信仰生活模式的形成,虽然与制度环境有关,但更多的是由我们在基督信仰上的误区所造成的。

追本溯源,基督教从它产生那天开始,就不是一个存在于真空中的孤立事件。不但如此,而且通过大量的信息向世人庄严宣告:上帝为了爱世人而降生尘世,基督教并不是一种讲论上帝的永恒而玄妙的教义,而是上帝自己化身为耶稣基督莅临人间,“道成肉身”地进入人类世界,进入恒久的人类社会的历史之中。基督教如果离开了世界,离开了所处的社会与时代,那么,基督教的信仰也就变成了一座好看而炫彩的海市蜃楼,毫无现实意义。

这一性质,让历代基督徒都融身于自己所处的社会与时代,无论遭遇逼迫和压制,还是在正常的社会环境中,都充满了积极向上的入世情怀。同时,在纷繁复杂的环境里分别为圣,去追求和实现神恩赐给基督徒的生命永恒,这一具有超世性的理想。

基督徒所拥有的入世情怀与超世理想,既是与其他宗教迥然相异的一个标志,也决定了基督徒在“客旅”尘世期间就完全可以走进生命的永恒之中。

步入生命永恒的先决条件就是“脱罪”,因为上帝道成肉身的一次献上,被钉十字架,担当了我们的罪,让我们罪得赦免,我们因而成为因信称义之人,成为踏上生命永恒之路的人。这是神给每个基督徒的一个特殊恩典,所以,我们所做的必须要与这个恩典相称,否则就是对神恩典的拒绝和背叛。

同此,教会是在元首基督道成肉身的基石上确立起来的,决定了基督徒必须活出基督的样式,融身世界,进入社会各层次的生活。对这一点,一位名叫张远来的牧师形容的极好,他说:“教会是住在世人中间的教会,耶稣不仅道成肉身了,耶稣还住在人中间。与他们一同劳作,一同吃喝,一同休憩,一同耕耘。同撑一叶孤舟,同眠一块草地。与人类有一样的经历,与人类有一样的诉求。认同人的软弱,指明人的出路。他了解以色列的疾苦,洞悉人类的挣扎,他熟悉拿撒勒的一草一木,珍惜身边的每一个灵魂。”因此,教会绝不是仅仅囿于狭隘的教堂空间,罔顾时代与社会的变化和发展,躲在教会的一隅之中孤芳自赏,傲视世人。

在教会里,我们不无惊异地发现,那些越是“属灵”,越是“激情火热”的信徒,就越是远离社会,有的甚至断绝世俗中的朋友,对与自己不同信仰的人更是视如仇敌,不再往来。这样的信徒将世界中的一切进行全面地否定,剑走偏锋,即使那些美的善的对人类对社会有益的事物,也是不屑一顾,给以鄙视。这就从根本上否定了“神爱世人”这一伟大真理,只看见神给以基督徒的特殊恩典,却视而不见神给以这个世界的普遍恩典。忘记了“他叫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太5:45)这句圣经中的名言。

马太福音记载,耶稣在呼召税吏马太后与那些税吏等人同席吃饭的时候,遭遇到来自文士和法利赛人的嘲讽,对耶稣的门徒说:“你们的先生为什么和税吏并罪人一同吃饭呢?”(9:11)这些文士和法利赛人只看见耶稣与不洁净的人同席吃饭,却看不见耶稣这么做的目的。他们固守外在的礼仪,忽略了内在的实质。

主基督在面对法利赛人的质问之时,他的回答成为对世人的宣告:“我来本不是召义人,乃是召罪人。”(9:13)也就是说,在这个世上每个人都是罪人,都亏缺了神的荣耀,都应该接受基督的呼召,得到基督的救赎和医治。

最近读过一篇文章,大体介绍了上海浦东的几间教堂走进社会,适应社会、为教会内外人士提供帮助的事例。例如与周边大公司的白领和动迁来到上海的居民沟通联系,为这些人解决有关人生的困惑;将教堂向外国人开放,还开设了韩国人的专属聚会,还邀请社会成功人士来教会演讲等。又例如与社区合作,为社区举办亲子班;亦或者与社会联合,吸纳各行业杰出人才举办读书会等等。

这些举措,完全打破了基督徒与世隔绝的局面,让教会充满了活力与生机,缩小了教会与社会的距离。这是教会与社会融合的一种新尝试,应该给以鼓励和倡导。因此,我们基督徒和教会应该像我们的主基督那样,融身社会。

我们需要基督的医治和救赎,世上的每个人也同样需要基督的医治与救赎。我们看别人为罪人的时候,更应该清楚自己也是罪人。教会的封闭性信仰,不但使教会失去了与社会交流和对话的机会,更失去了福传的契机。

教会应该是一个与社会共融的群体,绝不是在教堂中建立一个独立的“一统天下”,应按照基督的训诲在广阔的社会生活中,“出淤泥而不染”,活出基督的生命,以此影响社会,起到光与盐的作用。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除教会的主日聚会、祷告会、圣餐聚会等宗教仪式外,教会也的确有很多活动,如姊妹会、弟兄会、唱诗班组织的各项活动等等,但活动范围几乎都局限在教堂里。

即使户外活动,参加人员也都是主内的弟兄姊妹,很少有外人参加。唯有大型的圣诞特会或者布道会才会吸纳主外人员参加。这就使得教会的信仰生活,在年复一年的时光中形成了一种单调而固定的活动模式,与社会及其他组织几乎没有任何来往,处在一个与社会脱节的状态。教会也就成了一个与世隔绝的“象牙塔”,成了“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的世外“桃源”。

其实,即使都是一主一信一洗的各教会之间,有些也是“互不往来”,各信各的,各自为政。所谓“圣徒相通”不过是嘴上的信条,与教会好像并无关系,至于什么基督里的爱,只是偶尔在信徒之间像星星似地闪烁几下。

因为这样,社会上的一切活动似乎都与教会无关,难以寻觅到教会的影子,更看不见教会对社会有什么显著的作为。唯一的就是哪地方发生地震或洪水等灾情时,教会捐点款献点物,组织几个自愿者前去探望一下,在社会上能稍稍有点动静,但也很难引起世人的注意。所以,形成一种“教会是教会,社会是社会”这么两条互不相干的河流。

事实上,教会越是脱离社会,越会受到世俗社会的不理解、不认同,甚至遭遇来自社会世俗力量的敌视和嘲讽。滑稽的是,有些教会一但遭遇到来自世俗的一点小挫折时,随即便热血沸腾,什么“逼迫”来了、宗教信仰“不自由”了,还大表决心要为主殉道什么的。可是,当一离开教会回到社会上时,立刻就换了一个人,不仅该吃就吃,该喝就喝,乃至该骂人继续骂人,该犯什么罪还犯什么罪,早把信仰抛之脑后了。

在教会一个样,回到社会又是一个样,信仰和社会的脱节,也让信徒出现两副面孔。难怪社会上一些人对基督徒嗤之以鼻,讥讽不断。这些现象,无疑与教会封闭性的信仰是分不开的。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教会信仰的封闭性滋生出了这些信仰上的弊端。

耶稣有训:“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你们的光也当这样照在人前,叫他们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上的父。”(太5:15-16)按照耶稣这个训导,教会显然是把“灯”放错了位置,放在了“斗底下”而不是灯台上。这种封闭性信仰生活模式的形成,虽然与制度环境有关,但更多的是由我们在基督信仰上的误区所造成的。

追本溯源,基督教从它产生那天开始,就不是一个存在于真空中的孤立事件。不但如此,而且通过大量的信息向世人庄严宣告:上帝为了爱世人而降生尘世,基督教并不是一种讲论上帝的永恒而玄妙的教义,而是上帝自己化身为耶稣基督莅临人间,“道成肉身”地进入人类世界,进入恒久的人类社会的历史之中。基督教如果离开了世界,离开了所处的社会与时代,那么,基督教的信仰也就变成了一座好看而炫彩的海市蜃楼,毫无现实意义。

这一性质,让历代基督徒都融身于自己所处的社会与时代,无论遭遇逼迫和压制,还是在正常的社会环境中,都充满了积极向上的入世情怀。同时,在纷繁复杂的环境里分别为圣,去追求和实现神恩赐给基督徒的生命永恒,这一具有超世性的理想。

基督徒所拥有的入世情怀与超世理想,既是与其他宗教迥然相异的一个标志,也决定了基督徒在“客旅”尘世期间就完全可以走进生命的永恒之中。

步入生命永恒的先决条件就是“脱罪”,因为上帝道成肉身的一次献上,被钉十字架,担当了我们的罪,让我们罪得赦免,我们因而成为因信称义之人,成为踏上生命永恒之路的人。这是神给每个基督徒的一个特殊恩典,所以,我们所做的必须要与这个恩典相称,否则就是对神恩典的拒绝和背叛。

同此,教会是在元首基督道成肉身的基石上确立起来的,决定了基督徒必须活出基督的样式,融身世界,进入社会各层次的生活。对这一点,一位名叫张远来的牧师形容的极好,他说:“教会是住在世人中间的教会,耶稣不仅道成肉身了,耶稣还住在人中间。与他们一同劳作,一同吃喝,一同休憩,一同耕耘。同撑一叶孤舟,同眠一块草地。与人类有一样的经历,与人类有一样的诉求。认同人的软弱,指明人的出路。他了解以色列的疾苦,洞悉人类的挣扎,他熟悉拿撒勒的一草一木,珍惜身边的每一个灵魂。”因此,教会绝不是仅仅囿于狭隘的教堂空间,罔顾时代与社会的变化和发展,躲在教会的一隅之中孤芳自赏,傲视世人。

在教会里,我们不无惊异地发现,那些越是“属灵”,越是“激情火热”的信徒,就越是远离社会,有的甚至断绝世俗中的朋友,对与自己不同信仰的人更是视如仇敌,不再往来。这样的信徒将世界中的一切进行全面地否定,剑走偏锋,即使那些美的善的对人类对社会有益的事物,也是不屑一顾,给以鄙视。这就从根本上否定了“神爱世人”这一伟大真理,只看见神给以基督徒的特殊恩典,却视而不见神给以这个世界的普遍恩典。忘记了“他叫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太5:45)这句圣经中的名言。

马太福音记载,耶稣在呼召税吏马太后与那些税吏等人同席吃饭的时候,遭遇到来自文士和法利赛人的嘲讽,对耶稣的门徒说:“你们的先生为什么和税吏并罪人一同吃饭呢?”(9:11)这些文士和法利赛人只看见耶稣与不洁净的人同席吃饭,却看不见耶稣这么做的目的。他们固守外在的礼仪,忽略了内在的实质。

主基督在面对法利赛人的质问之时,他的回答成为对世人的宣告:“我来本不是召义人,乃是召罪人。”(9:13)也就是说,在这个世上每个人都是罪人,都亏缺了神的荣耀,都应该接受基督的呼召,得到基督的救赎和医治。

最近读过一篇文章,大体介绍了上海浦东的几间教堂走进社会,适应社会、为教会内外人士提供帮助的事例。例如与周边大公司的白领和动迁来到上海的居民沟通联系,为这些人解决有关人生的困惑;将教堂向外国人开放,还开设了韩国人的专属聚会,还邀请社会成功人士来教会演讲等。又例如与社区合作,为社区举办亲子班;亦或者与社会联合,吸纳各行业杰出人才举办读书会等等。

这些举措,完全打破了基督徒与世隔绝的局面,让教会充满了活力与生机,缩小了教会与社会的距离。这是教会与社会融合的一种新尝试,应该给以鼓励和倡导。因此,我们基督徒和教会应该像我们的主基督那样,融身社会。

我们需要基督的医治和救赎,世上的每个人也同样需要基督的医治与救赎。我们看别人为罪人的时候,更应该清楚自己也是罪人。教会的封闭性信仰,不但使教会失去了与社会交流和对话的机会,更失去了福传的契机。

教会应该是一个与社会共融的群体,绝不是在教堂中建立一个独立的“一统天下”,应按照基督的训诲在广阔的社会生活中,“出淤泥而不染”,活出基督的生命,以此影响社会,起到光与盐的作用。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除教会的主日聚会、祷告会、圣餐聚会等宗教仪式外,教会也的确有很多活动,如姊妹会、弟兄会、唱诗班组织的各项活动等等,但活动范围几乎都局限在教堂里。

即使户外活动,参加人员也都是主内的弟兄姊妹,很少有外人参加。唯有大型的圣诞特会或者布道会才会吸纳主外人员参加。这就使得教会的信仰生活,在年复一年的时光中形成了一种单调而固定的活动模式,与社会及其他组织几乎没有任何来往,处在一个与社会脱节的状态。教会也就成了一个与世隔绝的“象牙塔”,成了“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的世外“桃源”。

其实,即使都是一主一信一洗的各教会之间,有些也是“互不往来”,各信各的,各自为政。所谓“圣徒相通”不过是嘴上的信条,与教会好像并无关系,至于什么基督里的爱,只是偶尔在信徒之间像星星似地闪烁几下。

因为这样,社会上的一切活动似乎都与教会无关,难以寻觅到教会的影子,更看不见教会对社会有什么显著的作为。唯一的就是哪地方发生地震或洪水等灾情时,教会捐点款献点物,组织几个自愿者前去探望一下,在社会上能稍稍有点动静,但也很难引起世人的注意。所以,形成一种“教会是教会,社会是社会”这么两条互不相干的河流。

事实上,教会越是脱离社会,越会受到世俗社会的不理解、不认同,甚至遭遇来自社会世俗力量的敌视和嘲讽。滑稽的是,有些教会一但遭遇到来自世俗的一点小挫折时,随即便热血沸腾,什么“逼迫”来了、宗教信仰“不自由”了,还大表决心要为主殉道什么的。可是,当一离开教会回到社会上时,立刻就换了一个人,不仅该吃就吃,该喝就喝,乃至该骂人继续骂人,该犯什么罪还犯什么罪,早把信仰抛之脑后了。

在教会一个样,回到社会又是一个样,信仰和社会的脱节,也让信徒出现两副面孔。难怪社会上一些人对基督徒嗤之以鼻,讥讽不断。这些现象,无疑与教会封闭性的信仰是分不开的。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教会信仰的封闭性滋生出了这些信仰上的弊端。

耶稣有训:“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你们的光也当这样照在人前,叫他们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上的父。”(太5:15-16)按照耶稣这个训导,教会显然是把“灯”放错了位置,放在了“斗底下”而不是灯台上。这种封闭性信仰生活模式的形成,虽然与制度环境有关,但更多的是由我们在基督信仰上的误区所造成的。

追本溯源,基督教从它产生那天开始,就不是一个存在于真空中的孤立事件。不但如此,而且通过大量的信息向世人庄严宣告:上帝为了爱世人而降生尘世,基督教并不是一种讲论上帝的永恒而玄妙的教义,而是上帝自己化身为耶稣基督莅临人间,“道成肉身”地进入人类世界,进入恒久的人类社会的历史之中。基督教如果离开了世界,离开了所处的社会与时代,那么,基督教的信仰也就变成了一座好看而炫彩的海市蜃楼,毫无现实意义。

这一性质,让历代基督徒都融身于自己所处的社会与时代,无论遭遇逼迫和压制,还是在正常的社会环境中,都充满了积极向上的入世情怀。同时,在纷繁复杂的环境里分别为圣,去追求和实现神恩赐给基督徒的生命永恒,这一具有超世性的理想。

基督徒所拥有的入世情怀与超世理想,既是与其他宗教迥然相异的一个标志,也决定了基督徒在“客旅”尘世期间就完全可以走进生命的永恒之中。

步入生命永恒的先决条件就是“脱罪”,因为上帝道成肉身的一次献上,被钉十字架,担当了我们的罪,让我们罪得赦免,我们因而成为因信称义之人,成为踏上生命永恒之路的人。这是神给每个基督徒的一个特殊恩典,所以,我们所做的必须要与这个恩典相称,否则就是对神恩典的拒绝和背叛。

同此,教会是在元首基督道成肉身的基石上确立起来的,决定了基督徒必须活出基督的样式,融身世界,进入社会各层次的生活。对这一点,一位名叫张远来的牧师形容的极好,他说:“教会是住在世人中间的教会,耶稣不仅道成肉身了,耶稣还住在人中间。与他们一同劳作,一同吃喝,一同休憩,一同耕耘。同撑一叶孤舟,同眠一块草地。与人类有一样的经历,与人类有一样的诉求。认同人的软弱,指明人的出路。他了解以色列的疾苦,洞悉人类的挣扎,他熟悉拿撒勒的一草一木,珍惜身边的每一个灵魂。”因此,教会绝不是仅仅囿于狭隘的教堂空间,罔顾时代与社会的变化和发展,躲在教会的一隅之中孤芳自赏,傲视世人。

在教会里,我们不无惊异地发现,那些越是“属灵”,越是“激情火热”的信徒,就越是远离社会,有的甚至断绝世俗中的朋友,对与自己不同信仰的人更是视如仇敌,不再往来。这样的信徒将世界中的一切进行全面地否定,剑走偏锋,即使那些美的善的对人类对社会有益的事物,也是不屑一顾,给以鄙视。这就从根本上否定了“神爱世人”这一伟大真理,只看见神给以基督徒的特殊恩典,却视而不见神给以这个世界的普遍恩典。忘记了“他叫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太5:45)这句圣经中的名言。

马太福音记载,耶稣在呼召税吏马太后与那些税吏等人同席吃饭的时候,遭遇到来自文士和法利赛人的嘲讽,对耶稣的门徒说:“你们的先生为什么和税吏并罪人一同吃饭呢?”(9:11)这些文士和法利赛人只看见耶稣与不洁净的人同席吃饭,却看不见耶稣这么做的目的。他们固守外在的礼仪,忽略了内在的实质。

主基督在面对法利赛人的质问之时,他的回答成为对世人的宣告:“我来本不是召义人,乃是召罪人。”(9:13)也就是说,在这个世上每个人都是罪人,都亏缺了神的荣耀,都应该接受基督的呼召,得到基督的救赎和医治。

最近读过一篇文章,大体介绍了上海浦东的几间教堂走进社会,适应社会、为教会内外人士提供帮助的事例。例如与周边大公司的白领和动迁来到上海的居民沟通联系,为这些人解决有关人生的困惑;将教堂向外国人开放,还开设了韩国人的专属聚会,还邀请社会成功人士来教会演讲等。又例如与社区合作,为社区举办亲子班;亦或者与社会联合,吸纳各行业杰出人才举办读书会等等。

这些举措,完全打破了基督徒与世隔绝的局面,让教会充满了活力与生机,缩小了教会与社会的距离。这是教会与社会融合的一种新尝试,应该给以鼓励和倡导。因此,我们基督徒和教会应该像我们的主基督那样,融身社会。

我们需要基督的医治和救赎,世上的每个人也同样需要基督的医治与救赎。我们看别人为罪人的时候,更应该清楚自己也是罪人。教会的封闭性信仰,不但使教会失去了与社会交流和对话的机会,更失去了福传的契机。

教会应该是一个与社会共融的群体,绝不是在教堂中建立一个独立的“一统天下”,应按照基督的训诲在广阔的社会生活中,“出淤泥而不染”,活出基督的生命,以此影响社会,起到光与盐的作用。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3.

除教会的主日聚会、祷告会、圣餐聚会等宗教仪式外,教会也的确有很多活动,如姊妹会、弟兄会、唱诗班组织的各项活动等等,但活动范围几乎都局限在教堂里。

即使户外活动,参加人员也都是主内的弟兄姊妹,很少有外人参加。唯有大型的圣诞特会或者布道会才会吸纳主外人员参加。这就使得教会的信仰生活,在年复一年的时光中形成了一种单调而固定的活动模式,与社会及其他组织几乎没有任何来往,处在一个与社会脱节的状态。教会也就成了一个与世隔绝的“象牙塔”,成了“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的世外“桃源”。

其实,即使都是一主一信一洗的各教会之间,有些也是“互不往来”,各信各的,各自为政。所谓“圣徒相通”不过是嘴上的信条,与教会好像并无关系,至于什么基督里的爱,只是偶尔在信徒之间像星星似地闪烁几下。

因为这样,社会上的一切活动似乎都与教会无关,难以寻觅到教会的影子,更看不见教会对社会有什么显著的作为。唯一的就是哪地方发生地震或洪水等灾情时,教会捐点款献点物,组织几个自愿者前去探望一下,在社会上能稍稍有点动静,但也很难引起世人的注意。所以,形成一种“教会是教会,社会是社会”这么两条互不相干的河流。

事实上,教会越是脱离社会,越会受到世俗社会的不理解、不认同,甚至遭遇来自社会世俗力量的敌视和嘲讽。滑稽的是,有些教会一但遭遇到来自世俗的一点小挫折时,随即便热血沸腾,什么“逼迫”来了、宗教信仰“不自由”了,还大表决心要为主殉道什么的。可是,当一离开教会回到社会上时,立刻就换了一个人,不仅该吃就吃,该喝就喝,乃至该骂人继续骂人,该犯什么罪还犯什么罪,早把信仰抛之脑后了。

在教会一个样,回到社会又是一个样,信仰和社会的脱节,也让信徒出现两副面孔。难怪社会上一些人对基督徒嗤之以鼻,讥讽不断。这些现象,无疑与教会封闭性的信仰是分不开的。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教会信仰的封闭性滋生出了这些信仰上的弊端。

耶稣有训:“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你们的光也当这样照在人前,叫他们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上的父。”(太5:15-16)按照耶稣这个训导,教会显然是把“灯”放错了位置,放在了“斗底下”而不是灯台上。这种封闭性信仰生活模式的形成,虽然与制度环境有关,但更多的是由我们在基督信仰上的误区所造成的。

追本溯源,基督教从它产生那天开始,就不是一个存在于真空中的孤立事件。不但如此,而且通过大量的信息向世人庄严宣告:上帝为了爱世人而降生尘世,基督教并不是一种讲论上帝的永恒而玄妙的教义,而是上帝自己化身为耶稣基督莅临人间,“道成肉身”地进入人类世界,进入恒久的人类社会的历史之中。基督教如果离开了世界,离开了所处的社会与时代,那么,基督教的信仰也就变成了一座好看而炫彩的海市蜃楼,毫无现实意义。

这一性质,让历代基督徒都融身于自己所处的社会与时代,无论遭遇逼迫和压制,还是在正常的社会环境中,都充满了积极向上的入世情怀。同时,在纷繁复杂的环境里分别为圣,去追求和实现神恩赐给基督徒的生命永恒,这一具有超世性的理想。

基督徒所拥有的入世情怀与超世理想,既是与其他宗教迥然相异的一个标志,也决定了基督徒在“客旅”尘世期间就完全可以走进生命的永恒之中。

步入生命永恒的先决条件就是“脱罪”,因为上帝道成肉身的一次献上,被钉十字架,担当了我们的罪,让我们罪得赦免,我们因而成为因信称义之人,成为踏上生命永恒之路的人。这是神给每个基督徒的一个特殊恩典,所以,我们所做的必须要与这个恩典相称,否则就是对神恩典的拒绝和背叛。

同此,教会是在元首基督道成肉身的基石上确立起来的,决定了基督徒必须活出基督的样式,融身世界,进入社会各层次的生活。对这一点,一位名叫张远来的牧师形容的极好,他说:“教会是住在世人中间的教会,耶稣不仅道成肉身了,耶稣还住在人中间。与他们一同劳作,一同吃喝,一同休憩,一同耕耘。同撑一叶孤舟,同眠一块草地。与人类有一样的经历,与人类有一样的诉求。认同人的软弱,指明人的出路。他了解以色列的疾苦,洞悉人类的挣扎,他熟悉拿撒勒的一草一木,珍惜身边的每一个灵魂。”因此,教会绝不是仅仅囿于狭隘的教堂空间,罔顾时代与社会的变化和发展,躲在教会的一隅之中孤芳自赏,傲视世人。

在教会里,我们不无惊异地发现,那些越是“属灵”,越是“激情火热”的信徒,就越是远离社会,有的甚至断绝世俗中的朋友,对与自己不同信仰的人更是视如仇敌,不再往来。这样的信徒将世界中的一切进行全面地否定,剑走偏锋,即使那些美的善的对人类对社会有益的事物,也是不屑一顾,给以鄙视。这就从根本上否定了“神爱世人”这一伟大真理,只看见神给以基督徒的特殊恩典,却视而不见神给以这个世界的普遍恩典。忘记了“他叫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太5:45)这句圣经中的名言。

马太福音记载,耶稣在呼召税吏马太后与那些税吏等人同席吃饭的时候,遭遇到来自文士和法利赛人的嘲讽,对耶稣的门徒说:“你们的先生为什么和税吏并罪人一同吃饭呢?”(9:11)这些文士和法利赛人只看见耶稣与不洁净的人同席吃饭,却看不见耶稣这么做的目的。他们固守外在的礼仪,忽略了内在的实质。

主基督在面对法利赛人的质问之时,他的回答成为对世人的宣告:“我来本不是召义人,乃是召罪人。”(9:13)也就是说,在这个世上每个人都是罪人,都亏缺了神的荣耀,都应该接受基督的呼召,得到基督的救赎和医治。

最近读过一篇文章,大体介绍了上海浦东的几间教堂走进社会,适应社会、为教会内外人士提供帮助的事例。例如与周边大公司的白领和动迁来到上海的居民沟通联系,为这些人解决有关人生的困惑;将教堂向外国人开放,还开设了韩国人的专属聚会,还邀请社会成功人士来教会演讲等。又例如与社区合作,为社区举办亲子班;亦或者与社会联合,吸纳各行业杰出人才举办读书会等等。

这些举措,完全打破了基督徒与世隔绝的局面,让教会充满了活力与生机,缩小了教会与社会的距离。这是教会与社会融合的一种新尝试,应该给以鼓励和倡导。因此,我们基督徒和教会应该像我们的主基督那样,融身社会。

我们需要基督的医治和救赎,世上的每个人也同样需要基督的医治与救赎。我们看别人为罪人的时候,更应该清楚自己也是罪人。教会的封闭性信仰,不但使教会失去了与社会交流和对话的机会,更失去了福传的契机。

教会应该是一个与社会共融的群体,绝不是在教堂中建立一个独立的“一统天下”,应按照基督的训诲在广阔的社会生活中,“出淤泥而不染”,活出基督的生命,以此影响社会,起到光与盐的作用。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除教会的主日聚会、祷告会、圣餐聚会等宗教仪式外,教会也的确有很多活动,如姊妹会、弟兄会、唱诗班组织的各项活动等等,但活动范围几乎都局限在教堂里。

即使户外活动,参加人员也都是主内的弟兄姊妹,很少有外人参加。唯有大型的圣诞特会或者布道会才会吸纳主外人员参加。这就使得教会的信仰生活,在年复一年的时光中形成了一种单调而固定的活动模式,与社会及其他组织几乎没有任何来往,处在一个与社会脱节的状态。教会也就成了一个与世隔绝的“象牙塔”,成了“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的世外“桃源”。

其实,即使都是一主一信一洗的各教会之间,有些也是“互不往来”,各信各的,各自为政。所谓“圣徒相通”不过是嘴上的信条,与教会好像并无关系,至于什么基督里的爱,只是偶尔在信徒之间像星星似地闪烁几下。

因为这样,社会上的一切活动似乎都与教会无关,难以寻觅到教会的影子,更看不见教会对社会有什么显著的作为。唯一的就是哪地方发生地震或洪水等灾情时,教会捐点款献点物,组织几个自愿者前去探望一下,在社会上能稍稍有点动静,但也很难引起世人的注意。所以,形成一种“教会是教会,社会是社会”这么两条互不相干的河流。

事实上,教会越是脱离社会,越会受到世俗社会的不理解、不认同,甚至遭遇来自社会世俗力量的敌视和嘲讽。滑稽的是,有些教会一但遭遇到来自世俗的一点小挫折时,随即便热血沸腾,什么“逼迫”来了、宗教信仰“不自由”了,还大表决心要为主殉道什么的。可是,当一离开教会回到社会上时,立刻就换了一个人,不仅该吃就吃,该喝就喝,乃至该骂人继续骂人,该犯什么罪还犯什么罪,早把信仰抛之脑后了。

在教会一个样,回到社会又是一个样,信仰和社会的脱节,也让信徒出现两副面孔。难怪社会上一些人对基督徒嗤之以鼻,讥讽不断。这些现象,无疑与教会封闭性的信仰是分不开的。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教会信仰的封闭性滋生出了这些信仰上的弊端。

耶稣有训:“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你们的光也当这样照在人前,叫他们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上的父。”(太5:15-16)按照耶稣这个训导,教会显然是把“灯”放错了位置,放在了“斗底下”而不是灯台上。这种封闭性信仰生活模式的形成,虽然与制度环境有关,但更多的是由我们在基督信仰上的误区所造成的。

追本溯源,基督教从它产生那天开始,就不是一个存在于真空中的孤立事件。不但如此,而且通过大量的信息向世人庄严宣告:上帝为了爱世人而降生尘世,基督教并不是一种讲论上帝的永恒而玄妙的教义,而是上帝自己化身为耶稣基督莅临人间,“道成肉身”地进入人类世界,进入恒久的人类社会的历史之中。基督教如果离开了世界,离开了所处的社会与时代,那么,基督教的信仰也就变成了一座好看而炫彩的海市蜃楼,毫无现实意义。

这一性质,让历代基督徒都融身于自己所处的社会与时代,无论遭遇逼迫和压制,还是在正常的社会环境中,都充满了积极向上的入世情怀。同时,在纷繁复杂的环境里分别为圣,去追求和实现神恩赐给基督徒的生命永恒,这一具有超世性的理想。

基督徒所拥有的入世情怀与超世理想,既是与其他宗教迥然相异的一个标志,也决定了基督徒在“客旅”尘世期间就完全可以走进生命的永恒之中。

步入生命永恒的先决条件就是“脱罪”,因为上帝道成肉身的一次献上,被钉十字架,担当了我们的罪,让我们罪得赦免,我们因而成为因信称义之人,成为踏上生命永恒之路的人。这是神给每个基督徒的一个特殊恩典,所以,我们所做的必须要与这个恩典相称,否则就是对神恩典的拒绝和背叛。

同此,教会是在元首基督道成肉身的基石上确立起来的,决定了基督徒必须活出基督的样式,融身世界,进入社会各层次的生活。对这一点,一位名叫张远来的牧师形容的极好,他说:“教会是住在世人中间的教会,耶稣不仅道成肉身了,耶稣还住在人中间。与他们一同劳作,一同吃喝,一同休憩,一同耕耘。同撑一叶孤舟,同眠一块草地。与人类有一样的经历,与人类有一样的诉求。认同人的软弱,指明人的出路。他了解以色列的疾苦,洞悉人类的挣扎,他熟悉拿撒勒的一草一木,珍惜身边的每一个灵魂。”因此,教会绝不是仅仅囿于狭隘的教堂空间,罔顾时代与社会的变化和发展,躲在教会的一隅之中孤芳自赏,傲视世人。

在教会里,我们不无惊异地发现,那些越是“属灵”,越是“激情火热”的信徒,就越是远离社会,有的甚至断绝世俗中的朋友,对与自己不同信仰的人更是视如仇敌,不再往来。这样的信徒将世界中的一切进行全面地否定,剑走偏锋,即使那些美的善的对人类对社会有益的事物,也是不屑一顾,给以鄙视。这就从根本上否定了“神爱世人”这一伟大真理,只看见神给以基督徒的特殊恩典,却视而不见神给以这个世界的普遍恩典。忘记了“他叫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太5:45)这句圣经中的名言。

马太福音记载,耶稣在呼召税吏马太后与那些税吏等人同席吃饭的时候,遭遇到来自文士和法利赛人的嘲讽,对耶稣的门徒说:“你们的先生为什么和税吏并罪人一同吃饭呢?”(9:11)这些文士和法利赛人只看见耶稣与不洁净的人同席吃饭,却看不见耶稣这么做的目的。他们固守外在的礼仪,忽略了内在的实质。

主基督在面对法利赛人的质问之时,他的回答成为对世人的宣告:“我来本不是召义人,乃是召罪人。”(9:13)也就是说,在这个世上每个人都是罪人,都亏缺了神的荣耀,都应该接受基督的呼召,得到基督的救赎和医治。

最近读过一篇文章,大体介绍了上海浦东的几间教堂走进社会,适应社会、为教会内外人士提供帮助的事例。例如与周边大公司的白领和动迁来到上海的居民沟通联系,为这些人解决有关人生的困惑;将教堂向外国人开放,还开设了韩国人的专属聚会,还邀请社会成功人士来教会演讲等。又例如与社区合作,为社区举办亲子班;亦或者与社会联合,吸纳各行业杰出人才举办读书会等等。

这些举措,完全打破了基督徒与世隔绝的局面,让教会充满了活力与生机,缩小了教会与社会的距离。这是教会与社会融合的一种新尝试,应该给以鼓励和倡导。因此,我们基督徒和教会应该像我们的主基督那样,融身社会。

我们需要基督的医治和救赎,世上的每个人也同样需要基督的医治与救赎。我们看别人为罪人的时候,更应该清楚自己也是罪人。教会的封闭性信仰,不但使教会失去了与社会交流和对话的机会,更失去了福传的契机。

教会应该是一个与社会共融的群体,绝不是在教堂中建立一个独立的“一统天下”,应按照基督的训诲在广阔的社会生活中,“出淤泥而不染”,活出基督的生命,以此影响社会,起到光与盐的作用。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除教会的主日聚会、祷告会、圣餐聚会等宗教仪式外,教会也的确有很多活动,如姊妹会、弟兄会、唱诗班组织的各项活动等等,但活动范围几乎都局限在教堂里。

即使户外活动,参加人员也都是主内的弟兄姊妹,很少有外人参加。唯有大型的圣诞特会或者布道会才会吸纳主外人员参加。这就使得教会的信仰生活,在年复一年的时光中形成了一种单调而固定的活动模式,与社会及其他组织几乎没有任何来往,处在一个与社会脱节的状态。教会也就成了一个与世隔绝的“象牙塔”,成了“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的世外“桃源”。

其实,即使都是一主一信一洗的各教会之间,有些也是“互不往来”,各信各的,各自为政。所谓“圣徒相通”不过是嘴上的信条,与教会好像并无关系,至于什么基督里的爱,只是偶尔在信徒之间像星星似地闪烁几下。

因为这样,社会上的一切活动似乎都与教会无关,难以寻觅到教会的影子,更看不见教会对社会有什么显著的作为。唯一的就是哪地方发生地震或洪水等灾情时,教会捐点款献点物,组织几个自愿者前去探望一下,在社会上能稍稍有点动静,但也很难引起世人的注意。所以,形成一种“教会是教会,社会是社会”这么两条互不相干的河流。

事实上,教会越是脱离社会,越会受到世俗社会的不理解、不认同,甚至遭遇来自社会世俗力量的敌视和嘲讽。滑稽的是,有些教会一但遭遇到来自世俗的一点小挫折时,随即便热血沸腾,什么“逼迫”来了、宗教信仰“不自由”了,还大表决心要为主殉道什么的。可是,当一离开教会回到社会上时,立刻就换了一个人,不仅该吃就吃,该喝就喝,乃至该骂人继续骂人,该犯什么罪还犯什么罪,早把信仰抛之脑后了。

在教会一个样,回到社会又是一个样,信仰和社会的脱节,也让信徒出现两副面孔。难怪社会上一些人对基督徒嗤之以鼻,讥讽不断。这些现象,无疑与教会封闭性的信仰是分不开的。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教会信仰的封闭性滋生出了这些信仰上的弊端。

耶稣有训:“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你们的光也当这样照在人前,叫他们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上的父。”(太5:15-16)按照耶稣这个训导,教会显然是把“灯”放错了位置,放在了“斗底下”而不是灯台上。这种封闭性信仰生活模式的形成,虽然与制度环境有关,但更多的是由我们在基督信仰上的误区所造成的。

追本溯源,基督教从它产生那天开始,就不是一个存在于真空中的孤立事件。不但如此,而且通过大量的信息向世人庄严宣告:上帝为了爱世人而降生尘世,基督教并不是一种讲论上帝的永恒而玄妙的教义,而是上帝自己化身为耶稣基督莅临人间,“道成肉身”地进入人类世界,进入恒久的人类社会的历史之中。基督教如果离开了世界,离开了所处的社会与时代,那么,基督教的信仰也就变成了一座好看而炫彩的海市蜃楼,毫无现实意义。

这一性质,让历代基督徒都融身于自己所处的社会与时代,无论遭遇逼迫和压制,还是在正常的社会环境中,都充满了积极向上的入世情怀。同时,在纷繁复杂的环境里分别为圣,去追求和实现神恩赐给基督徒的生命永恒,这一具有超世性的理想。

基督徒所拥有的入世情怀与超世理想,既是与其他宗教迥然相异的一个标志,也决定了基督徒在“客旅”尘世期间就完全可以走进生命的永恒之中。

步入生命永恒的先决条件就是“脱罪”,因为上帝道成肉身的一次献上,被钉十字架,担当了我们的罪,让我们罪得赦免,我们因而成为因信称义之人,成为踏上生命永恒之路的人。这是神给每个基督徒的一个特殊恩典,所以,我们所做的必须要与这个恩典相称,否则就是对神恩典的拒绝和背叛。

同此,教会是在元首基督道成肉身的基石上确立起来的,决定了基督徒必须活出基督的样式,融身世界,进入社会各层次的生活。对这一点,一位名叫张远来的牧师形容的极好,他说:“教会是住在世人中间的教会,耶稣不仅道成肉身了,耶稣还住在人中间。与他们一同劳作,一同吃喝,一同休憩,一同耕耘。同撑一叶孤舟,同眠一块草地。与人类有一样的经历,与人类有一样的诉求。认同人的软弱,指明人的出路。他了解以色列的疾苦,洞悉人类的挣扎,他熟悉拿撒勒的一草一木,珍惜身边的每一个灵魂。”因此,教会绝不是仅仅囿于狭隘的教堂空间,罔顾时代与社会的变化和发展,躲在教会的一隅之中孤芳自赏,傲视世人。

在教会里,我们不无惊异地发现,那些越是“属灵”,越是“激情火热”的信徒,就越是远离社会,有的甚至断绝世俗中的朋友,对与自己不同信仰的人更是视如仇敌,不再往来。这样的信徒将世界中的一切进行全面地否定,剑走偏锋,即使那些美的善的对人类对社会有益的事物,也是不屑一顾,给以鄙视。这就从根本上否定了“神爱世人”这一伟大真理,只看见神给以基督徒的特殊恩典,却视而不见神给以这个世界的普遍恩典。忘记了“他叫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太5:45)这句圣经中的名言。

马太福音记载,耶稣在呼召税吏马太后与那些税吏等人同席吃饭的时候,遭遇到来自文士和法利赛人的嘲讽,对耶稣的门徒说:“你们的先生为什么和税吏并罪人一同吃饭呢?”(9:11)这些文士和法利赛人只看见耶稣与不洁净的人同席吃饭,却看不见耶稣这么做的目的。他们固守外在的礼仪,忽略了内在的实质。

主基督在面对法利赛人的质问之时,他的回答成为对世人的宣告:“我来本不是召义人,乃是召罪人。”(9:13)也就是说,在这个世上每个人都是罪人,都亏缺了神的荣耀,都应该接受基督的呼召,得到基督的救赎和医治。

最近读过一篇文章,大体介绍了上海浦东的几间教堂走进社会,适应社会、为教会内外人士提供帮助的事例。例如与周边大公司的白领和动迁来到上海的居民沟通联系,为这些人解决有关人生的困惑;将教堂向外国人开放,还开设了韩国人的专属聚会,还邀请社会成功人士来教会演讲等。又例如与社区合作,为社区举办亲子班;亦或者与社会联合,吸纳各行业杰出人才举办读书会等等。

这些举措,完全打破了基督徒与世隔绝的局面,让教会充满了活力与生机,缩小了教会与社会的距离。这是教会与社会融合的一种新尝试,应该给以鼓励和倡导。因此,我们基督徒和教会应该像我们的主基督那样,融身社会。

我们需要基督的医治和救赎,世上的每个人也同样需要基督的医治与救赎。我们看别人为罪人的时候,更应该清楚自己也是罪人。教会的封闭性信仰,不但使教会失去了与社会交流和对话的机会,更失去了福传的契机。

教会应该是一个与社会共融的群体,绝不是在教堂中建立一个独立的“一统天下”,应按照基督的训诲在广阔的社会生活中,“出淤泥而不染”,活出基督的生命,以此影响社会,起到光与盐的作用。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除教会的主日聚会、祷告会、圣餐聚会等宗教仪式外,教会也的确有很多活动,如姊妹会、弟兄会、唱诗班组织的各项活动等等,但活动范围几乎都局限在教堂里。

即使户外活动,参加人员也都是主内的弟兄姊妹,很少有外人参加。唯有大型的圣诞特会或者布道会才会吸纳主外人员参加。这就使得教会的信仰生活,在年复一年的时光中形成了一种单调而固定的活动模式,与社会及其他组织几乎没有任何来往,处在一个与社会脱节的状态。教会也就成了一个与世隔绝的“象牙塔”,成了“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的世外“桃源”。

其实,即使都是一主一信一洗的各教会之间,有些也是“互不往来”,各信各的,各自为政。所谓“圣徒相通”不过是嘴上的信条,与教会好像并无关系,至于什么基督里的爱,只是偶尔在信徒之间像星星似地闪烁几下。

因为这样,社会上的一切活动似乎都与教会无关,难以寻觅到教会的影子,更看不见教会对社会有什么显著的作为。唯一的就是哪地方发生地震或洪水等灾情时,教会捐点款献点物,组织几个自愿者前去探望一下,在社会上能稍稍有点动静,但也很难引起世人的注意。所以,形成一种“教会是教会,社会是社会”这么两条互不相干的河流。

事实上,教会越是脱离社会,越会受到世俗社会的不理解、不认同,甚至遭遇来自社会世俗力量的敌视和嘲讽。滑稽的是,有些教会一但遭遇到来自世俗的一点小挫折时,随即便热血沸腾,什么“逼迫”来了、宗教信仰“不自由”了,还大表决心要为主殉道什么的。可是,当一离开教会回到社会上时,立刻就换了一个人,不仅该吃就吃,该喝就喝,乃至该骂人继续骂人,该犯什么罪还犯什么罪,早把信仰抛之脑后了。

在教会一个样,回到社会又是一个样,信仰和社会的脱节,也让信徒出现两副面孔。难怪社会上一些人对基督徒嗤之以鼻,讥讽不断。这些现象,无疑与教会封闭性的信仰是分不开的。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教会信仰的封闭性滋生出了这些信仰上的弊端。

耶稣有训:“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你们的光也当这样照在人前,叫他们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上的父。”(太5:15-16)按照耶稣这个训导,教会显然是把“灯”放错了位置,放在了“斗底下”而不是灯台上。这种封闭性信仰生活模式的形成,虽然与制度环境有关,但更多的是由我们在基督信仰上的误区所造成的。

追本溯源,基督教从它产生那天开始,就不是一个存在于真空中的孤立事件。不但如此,而且通过大量的信息向世人庄严宣告:上帝为了爱世人而降生尘世,基督教并不是一种讲论上帝的永恒而玄妙的教义,而是上帝自己化身为耶稣基督莅临人间,“道成肉身”地进入人类世界,进入恒久的人类社会的历史之中。基督教如果离开了世界,离开了所处的社会与时代,那么,基督教的信仰也就变成了一座好看而炫彩的海市蜃楼,毫无现实意义。

这一性质,让历代基督徒都融身于自己所处的社会与时代,无论遭遇逼迫和压制,还是在正常的社会环境中,都充满了积极向上的入世情怀。同时,在纷繁复杂的环境里分别为圣,去追求和实现神恩赐给基督徒的生命永恒,这一具有超世性的理想。

基督徒所拥有的入世情怀与超世理想,既是与其他宗教迥然相异的一个标志,也决定了基督徒在“客旅”尘世期间就完全可以走进生命的永恒之中。

步入生命永恒的先决条件就是“脱罪”,因为上帝道成肉身的一次献上,被钉十字架,担当了我们的罪,让我们罪得赦免,我们因而成为因信称义之人,成为踏上生命永恒之路的人。这是神给每个基督徒的一个特殊恩典,所以,我们所做的必须要与这个恩典相称,否则就是对神恩典的拒绝和背叛。

同此,教会是在元首基督道成肉身的基石上确立起来的,决定了基督徒必须活出基督的样式,融身世界,进入社会各层次的生活。对这一点,一位名叫张远来的牧师形容的极好,他说:“教会是住在世人中间的教会,耶稣不仅道成肉身了,耶稣还住在人中间。与他们一同劳作,一同吃喝,一同休憩,一同耕耘。同撑一叶孤舟,同眠一块草地。与人类有一样的经历,与人类有一样的诉求。认同人的软弱,指明人的出路。他了解以色列的疾苦,洞悉人类的挣扎,他熟悉拿撒勒的一草一木,珍惜身边的每一个灵魂。”因此,教会绝不是仅仅囿于狭隘的教堂空间,罔顾时代与社会的变化和发展,躲在教会的一隅之中孤芳自赏,傲视世人。

在教会里,我们不无惊异地发现,那些越是“属灵”,越是“激情火热”的信徒,就越是远离社会,有的甚至断绝世俗中的朋友,对与自己不同信仰的人更是视如仇敌,不再往来。这样的信徒将世界中的一切进行全面地否定,剑走偏锋,即使那些美的善的对人类对社会有益的事物,也是不屑一顾,给以鄙视。这就从根本上否定了“神爱世人”这一伟大真理,只看见神给以基督徒的特殊恩典,却视而不见神给以这个世界的普遍恩典。忘记了“他叫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太5:45)这句圣经中的名言。

马太福音记载,耶稣在呼召税吏马太后与那些税吏等人同席吃饭的时候,遭遇到来自文士和法利赛人的嘲讽,对耶稣的门徒说:“你们的先生为什么和税吏并罪人一同吃饭呢?”(9:11)这些文士和法利赛人只看见耶稣与不洁净的人同席吃饭,却看不见耶稣这么做的目的。他们固守外在的礼仪,忽略了内在的实质。

主基督在面对法利赛人的质问之时,他的回答成为对世人的宣告:“我来本不是召义人,乃是召罪人。”(9:13)也就是说,在这个世上每个人都是罪人,都亏缺了神的荣耀,都应该接受基督的呼召,得到基督的救赎和医治。

最近读过一篇文章,大体介绍了上海浦东的几间教堂走进社会,适应社会、为教会内外人士提供帮助的事例。例如与周边大公司的白领和动迁来到上海的居民沟通联系,为这些人解决有关人生的困惑;将教堂向外国人开放,还开设了韩国人的专属聚会,还邀请社会成功人士来教会演讲等。又例如与社区合作,为社区举办亲子班;亦或者与社会联合,吸纳各行业杰出人才举办读书会等等。

这些举措,完全打破了基督徒与世隔绝的局面,让教会充满了活力与生机,缩小了教会与社会的距离。这是教会与社会融合的一种新尝试,应该给以鼓励和倡导。因此,我们基督徒和教会应该像我们的主基督那样,融身社会。

我们需要基督的医治和救赎,世上的每个人也同样需要基督的医治与救赎。我们看别人为罪人的时候,更应该清楚自己也是罪人。教会的封闭性信仰,不但使教会失去了与社会交流和对话的机会,更失去了福传的契机。

教会应该是一个与社会共融的群体,绝不是在教堂中建立一个独立的“一统天下”,应按照基督的训诲在广阔的社会生活中,“出淤泥而不染”,活出基督的生命,以此影响社会,起到光与盐的作用。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4.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除教会的主日聚会、祷告会、圣餐聚会等宗教仪式外,教会也的确有很多活动,如姊妹会、弟兄会、唱诗班组织的各项活动等等,但活动范围几乎都局限在教堂里。

即使户外活动,参加人员也都是主内的弟兄姊妹,很少有外人参加。唯有大型的圣诞特会或者布道会才会吸纳主外人员参加。这就使得教会的信仰生活,在年复一年的时光中形成了一种单调而固定的活动模式,与社会及其他组织几乎没有任何来往,处在一个与社会脱节的状态。教会也就成了一个与世隔绝的“象牙塔”,成了“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的世外“桃源”。

其实,即使都是一主一信一洗的各教会之间,有些也是“互不往来”,各信各的,各自为政。所谓“圣徒相通”不过是嘴上的信条,与教会好像并无关系,至于什么基督里的爱,只是偶尔在信徒之间像星星似地闪烁几下。

因为这样,社会上的一切活动似乎都与教会无关,难以寻觅到教会的影子,更看不见教会对社会有什么显著的作为。唯一的就是哪地方发生地震或洪水等灾情时,教会捐点款献点物,组织几个自愿者前去探望一下,在社会上能稍稍有点动静,但也很难引起世人的注意。所以,形成一种“教会是教会,社会是社会”这么两条互不相干的河流。

事实上,教会越是脱离社会,越会受到世俗社会的不理解、不认同,甚至遭遇来自社会世俗力量的敌视和嘲讽。滑稽的是,有些教会一但遭遇到来自世俗的一点小挫折时,随即便热血沸腾,什么“逼迫”来了、宗教信仰“不自由”了,还大表决心要为主殉道什么的。可是,当一离开教会回到社会上时,立刻就换了一个人,不仅该吃就吃,该喝就喝,乃至该骂人继续骂人,该犯什么罪还犯什么罪,早把信仰抛之脑后了。

在教会一个样,回到社会又是一个样,信仰和社会的脱节,也让信徒出现两副面孔。难怪社会上一些人对基督徒嗤之以鼻,讥讽不断。这些现象,无疑与教会封闭性的信仰是分不开的。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教会信仰的封闭性滋生出了这些信仰上的弊端。

耶稣有训:“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你们的光也当这样照在人前,叫他们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上的父。”(太5:15-16)按照耶稣这个训导,教会显然是把“灯”放错了位置,放在了“斗底下”而不是灯台上。这种封闭性信仰生活模式的形成,虽然与制度环境有关,但更多的是由我们在基督信仰上的误区所造成的。

追本溯源,基督教从它产生那天开始,就不是一个存在于真空中的孤立事件。不但如此,而且通过大量的信息向世人庄严宣告:上帝为了爱世人而降生尘世,基督教并不是一种讲论上帝的永恒而玄妙的教义,而是上帝自己化身为耶稣基督莅临人间,“道成肉身”地进入人类世界,进入恒久的人类社会的历史之中。基督教如果离开了世界,离开了所处的社会与时代,那么,基督教的信仰也就变成了一座好看而炫彩的海市蜃楼,毫无现实意义。

这一性质,让历代基督徒都融身于自己所处的社会与时代,无论遭遇逼迫和压制,还是在正常的社会环境中,都充满了积极向上的入世情怀。同时,在纷繁复杂的环境里分别为圣,去追求和实现神恩赐给基督徒的生命永恒,这一具有超世性的理想。

基督徒所拥有的入世情怀与超世理想,既是与其他宗教迥然相异的一个标志,也决定了基督徒在“客旅”尘世期间就完全可以走进生命的永恒之中。

步入生命永恒的先决条件就是“脱罪”,因为上帝道成肉身的一次献上,被钉十字架,担当了我们的罪,让我们罪得赦免,我们因而成为因信称义之人,成为踏上生命永恒之路的人。这是神给每个基督徒的一个特殊恩典,所以,我们所做的必须要与这个恩典相称,否则就是对神恩典的拒绝和背叛。

同此,教会是在元首基督道成肉身的基石上确立起来的,决定了基督徒必须活出基督的样式,融身世界,进入社会各层次的生活。对这一点,一位名叫张远来的牧师形容的极好,他说:“教会是住在世人中间的教会,耶稣不仅道成肉身了,耶稣还住在人中间。与他们一同劳作,一同吃喝,一同休憩,一同耕耘。同撑一叶孤舟,同眠一块草地。与人类有一样的经历,与人类有一样的诉求。认同人的软弱,指明人的出路。他了解以色列的疾苦,洞悉人类的挣扎,他熟悉拿撒勒的一草一木,珍惜身边的每一个灵魂。”因此,教会绝不是仅仅囿于狭隘的教堂空间,罔顾时代与社会的变化和发展,躲在教会的一隅之中孤芳自赏,傲视世人。

在教会里,我们不无惊异地发现,那些越是“属灵”,越是“激情火热”的信徒,就越是远离社会,有的甚至断绝世俗中的朋友,对与自己不同信仰的人更是视如仇敌,不再往来。这样的信徒将世界中的一切进行全面地否定,剑走偏锋,即使那些美的善的对人类对社会有益的事物,也是不屑一顾,给以鄙视。这就从根本上否定了“神爱世人”这一伟大真理,只看见神给以基督徒的特殊恩典,却视而不见神给以这个世界的普遍恩典。忘记了“他叫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太5:45)这句圣经中的名言。

马太福音记载,耶稣在呼召税吏马太后与那些税吏等人同席吃饭的时候,遭遇到来自文士和法利赛人的嘲讽,对耶稣的门徒说:“你们的先生为什么和税吏并罪人一同吃饭呢?”(9:11)这些文士和法利赛人只看见耶稣与不洁净的人同席吃饭,却看不见耶稣这么做的目的。他们固守外在的礼仪,忽略了内在的实质。

主基督在面对法利赛人的质问之时,他的回答成为对世人的宣告:“我来本不是召义人,乃是召罪人。”(9:13)也就是说,在这个世上每个人都是罪人,都亏缺了神的荣耀,都应该接受基督的呼召,得到基督的救赎和医治。

最近读过一篇文章,大体介绍了上海浦东的几间教堂走进社会,适应社会、为教会内外人士提供帮助的事例。例如与周边大公司的白领和动迁来到上海的居民沟通联系,为这些人解决有关人生的困惑;将教堂向外国人开放,还开设了韩国人的专属聚会,还邀请社会成功人士来教会演讲等。又例如与社区合作,为社区举办亲子班;亦或者与社会联合,吸纳各行业杰出人才举办读书会等等。

这些举措,完全打破了基督徒与世隔绝的局面,让教会充满了活力与生机,缩小了教会与社会的距离。这是教会与社会融合的一种新尝试,应该给以鼓励和倡导。因此,我们基督徒和教会应该像我们的主基督那样,融身社会。

我们需要基督的医治和救赎,世上的每个人也同样需要基督的医治与救赎。我们看别人为罪人的时候,更应该清楚自己也是罪人。教会的封闭性信仰,不但使教会失去了与社会交流和对话的机会,更失去了福传的契机。

教会应该是一个与社会共融的群体,绝不是在教堂中建立一个独立的“一统天下”,应按照基督的训诲在广阔的社会生活中,“出淤泥而不染”,活出基督的生命,以此影响社会,起到光与盐的作用。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除教会的主日聚会、祷告会、圣餐聚会等宗教仪式外,教会也的确有很多活动,如姊妹会、弟兄会、唱诗班组织的各项活动等等,但活动范围几乎都局限在教堂里。

即使户外活动,参加人员也都是主内的弟兄姊妹,很少有外人参加。唯有大型的圣诞特会或者布道会才会吸纳主外人员参加。这就使得教会的信仰生活,在年复一年的时光中形成了一种单调而固定的活动模式,与社会及其他组织几乎没有任何来往,处在一个与社会脱节的状态。教会也就成了一个与世隔绝的“象牙塔”,成了“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的世外“桃源”。

其实,即使都是一主一信一洗的各教会之间,有些也是“互不往来”,各信各的,各自为政。所谓“圣徒相通”不过是嘴上的信条,与教会好像并无关系,至于什么基督里的爱,只是偶尔在信徒之间像星星似地闪烁几下。

因为这样,社会上的一切活动似乎都与教会无关,难以寻觅到教会的影子,更看不见教会对社会有什么显著的作为。唯一的就是哪地方发生地震或洪水等灾情时,教会捐点款献点物,组织几个自愿者前去探望一下,在社会上能稍稍有点动静,但也很难引起世人的注意。所以,形成一种“教会是教会,社会是社会”这么两条互不相干的河流。

事实上,教会越是脱离社会,越会受到世俗社会的不理解、不认同,甚至遭遇来自社会世俗力量的敌视和嘲讽。滑稽的是,有些教会一但遭遇到来自世俗的一点小挫折时,随即便热血沸腾,什么“逼迫”来了、宗教信仰“不自由”了,还大表决心要为主殉道什么的。可是,当一离开教会回到社会上时,立刻就换了一个人,不仅该吃就吃,该喝就喝,乃至该骂人继续骂人,该犯什么罪还犯什么罪,早把信仰抛之脑后了。

在教会一个样,回到社会又是一个样,信仰和社会的脱节,也让信徒出现两副面孔。难怪社会上一些人对基督徒嗤之以鼻,讥讽不断。这些现象,无疑与教会封闭性的信仰是分不开的。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教会信仰的封闭性滋生出了这些信仰上的弊端。

耶稣有训:“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你们的光也当这样照在人前,叫他们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上的父。”(太5:15-16)按照耶稣这个训导,教会显然是把“灯”放错了位置,放在了“斗底下”而不是灯台上。这种封闭性信仰生活模式的形成,虽然与制度环境有关,但更多的是由我们在基督信仰上的误区所造成的。

追本溯源,基督教从它产生那天开始,就不是一个存在于真空中的孤立事件。不但如此,而且通过大量的信息向世人庄严宣告:上帝为了爱世人而降生尘世,基督教并不是一种讲论上帝的永恒而玄妙的教义,而是上帝自己化身为耶稣基督莅临人间,“道成肉身”地进入人类世界,进入恒久的人类社会的历史之中。基督教如果离开了世界,离开了所处的社会与时代,那么,基督教的信仰也就变成了一座好看而炫彩的海市蜃楼,毫无现实意义。

这一性质,让历代基督徒都融身于自己所处的社会与时代,无论遭遇逼迫和压制,还是在正常的社会环境中,都充满了积极向上的入世情怀。同时,在纷繁复杂的环境里分别为圣,去追求和实现神恩赐给基督徒的生命永恒,这一具有超世性的理想。

基督徒所拥有的入世情怀与超世理想,既是与其他宗教迥然相异的一个标志,也决定了基督徒在“客旅”尘世期间就完全可以走进生命的永恒之中。

步入生命永恒的先决条件就是“脱罪”,因为上帝道成肉身的一次献上,被钉十字架,担当了我们的罪,让我们罪得赦免,我们因而成为因信称义之人,成为踏上生命永恒之路的人。这是神给每个基督徒的一个特殊恩典,所以,我们所做的必须要与这个恩典相称,否则就是对神恩典的拒绝和背叛。

同此,教会是在元首基督道成肉身的基石上确立起来的,决定了基督徒必须活出基督的样式,融身世界,进入社会各层次的生活。对这一点,一位名叫张远来的牧师形容的极好,他说:“教会是住在世人中间的教会,耶稣不仅道成肉身了,耶稣还住在人中间。与他们一同劳作,一同吃喝,一同休憩,一同耕耘。同撑一叶孤舟,同眠一块草地。与人类有一样的经历,与人类有一样的诉求。认同人的软弱,指明人的出路。他了解以色列的疾苦,洞悉人类的挣扎,他熟悉拿撒勒的一草一木,珍惜身边的每一个灵魂。”因此,教会绝不是仅仅囿于狭隘的教堂空间,罔顾时代与社会的变化和发展,躲在教会的一隅之中孤芳自赏,傲视世人。

在教会里,我们不无惊异地发现,那些越是“属灵”,越是“激情火热”的信徒,就越是远离社会,有的甚至断绝世俗中的朋友,对与自己不同信仰的人更是视如仇敌,不再往来。这样的信徒将世界中的一切进行全面地否定,剑走偏锋,即使那些美的善的对人类对社会有益的事物,也是不屑一顾,给以鄙视。这就从根本上否定了“神爱世人”这一伟大真理,只看见神给以基督徒的特殊恩典,却视而不见神给以这个世界的普遍恩典。忘记了“他叫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太5:45)这句圣经中的名言。

马太福音记载,耶稣在呼召税吏马太后与那些税吏等人同席吃饭的时候,遭遇到来自文士和法利赛人的嘲讽,对耶稣的门徒说:“你们的先生为什么和税吏并罪人一同吃饭呢?”(9:11)这些文士和法利赛人只看见耶稣与不洁净的人同席吃饭,却看不见耶稣这么做的目的。他们固守外在的礼仪,忽略了内在的实质。

主基督在面对法利赛人的质问之时,他的回答成为对世人的宣告:“我来本不是召义人,乃是召罪人。”(9:13)也就是说,在这个世上每个人都是罪人,都亏缺了神的荣耀,都应该接受基督的呼召,得到基督的救赎和医治。

最近读过一篇文章,大体介绍了上海浦东的几间教堂走进社会,适应社会、为教会内外人士提供帮助的事例。例如与周边大公司的白领和动迁来到上海的居民沟通联系,为这些人解决有关人生的困惑;将教堂向外国人开放,还开设了韩国人的专属聚会,还邀请社会成功人士来教会演讲等。又例如与社区合作,为社区举办亲子班;亦或者与社会联合,吸纳各行业杰出人才举办读书会等等。

这些举措,完全打破了基督徒与世隔绝的局面,让教会充满了活力与生机,缩小了教会与社会的距离。这是教会与社会融合的一种新尝试,应该给以鼓励和倡导。因此,我们基督徒和教会应该像我们的主基督那样,融身社会。

我们需要基督的医治和救赎,世上的每个人也同样需要基督的医治与救赎。我们看别人为罪人的时候,更应该清楚自己也是罪人。教会的封闭性信仰,不但使教会失去了与社会交流和对话的机会,更失去了福传的契机。

教会应该是一个与社会共融的群体,绝不是在教堂中建立一个独立的“一统天下”,应按照基督的训诲在广阔的社会生活中,“出淤泥而不染”,活出基督的生命,以此影响社会,起到光与盐的作用。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除教会的主日聚会、祷告会、圣餐聚会等宗教仪式外,教会也的确有很多活动,如姊妹会、弟兄会、唱诗班组织的各项活动等等,但活动范围几乎都局限在教堂里。

即使户外活动,参加人员也都是主内的弟兄姊妹,很少有外人参加。唯有大型的圣诞特会或者布道会才会吸纳主外人员参加。这就使得教会的信仰生活,在年复一年的时光中形成了一种单调而固定的活动模式,与社会及其他组织几乎没有任何来往,处在一个与社会脱节的状态。教会也就成了一个与世隔绝的“象牙塔”,成了“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的世外“桃源”。

其实,即使都是一主一信一洗的各教会之间,有些也是“互不往来”,各信各的,各自为政。所谓“圣徒相通”不过是嘴上的信条,与教会好像并无关系,至于什么基督里的爱,只是偶尔在信徒之间像星星似地闪烁几下。

因为这样,社会上的一切活动似乎都与教会无关,难以寻觅到教会的影子,更看不见教会对社会有什么显著的作为。唯一的就是哪地方发生地震或洪水等灾情时,教会捐点款献点物,组织几个自愿者前去探望一下,在社会上能稍稍有点动静,但也很难引起世人的注意。所以,形成一种“教会是教会,社会是社会”这么两条互不相干的河流。

事实上,教会越是脱离社会,越会受到世俗社会的不理解、不认同,甚至遭遇来自社会世俗力量的敌视和嘲讽。滑稽的是,有些教会一但遭遇到来自世俗的一点小挫折时,随即便热血沸腾,什么“逼迫”来了、宗教信仰“不自由”了,还大表决心要为主殉道什么的。可是,当一离开教会回到社会上时,立刻就换了一个人,不仅该吃就吃,该喝就喝,乃至该骂人继续骂人,该犯什么罪还犯什么罪,早把信仰抛之脑后了。

在教会一个样,回到社会又是一个样,信仰和社会的脱节,也让信徒出现两副面孔。难怪社会上一些人对基督徒嗤之以鼻,讥讽不断。这些现象,无疑与教会封闭性的信仰是分不开的。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教会信仰的封闭性滋生出了这些信仰上的弊端。

耶稣有训:“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你们的光也当这样照在人前,叫他们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上的父。”(太5:15-16)按照耶稣这个训导,教会显然是把“灯”放错了位置,放在了“斗底下”而不是灯台上。这种封闭性信仰生活模式的形成,虽然与制度环境有关,但更多的是由我们在基督信仰上的误区所造成的。

追本溯源,基督教从它产生那天开始,就不是一个存在于真空中的孤立事件。不但如此,而且通过大量的信息向世人庄严宣告:上帝为了爱世人而降生尘世,基督教并不是一种讲论上帝的永恒而玄妙的教义,而是上帝自己化身为耶稣基督莅临人间,“道成肉身”地进入人类世界,进入恒久的人类社会的历史之中。基督教如果离开了世界,离开了所处的社会与时代,那么,基督教的信仰也就变成了一座好看而炫彩的海市蜃楼,毫无现实意义。

这一性质,让历代基督徒都融身于自己所处的社会与时代,无论遭遇逼迫和压制,还是在正常的社会环境中,都充满了积极向上的入世情怀。同时,在纷繁复杂的环境里分别为圣,去追求和实现神恩赐给基督徒的生命永恒,这一具有超世性的理想。

基督徒所拥有的入世情怀与超世理想,既是与其他宗教迥然相异的一个标志,也决定了基督徒在“客旅”尘世期间就完全可以走进生命的永恒之中。

步入生命永恒的先决条件就是“脱罪”,因为上帝道成肉身的一次献上,被钉十字架,担当了我们的罪,让我们罪得赦免,我们因而成为因信称义之人,成为踏上生命永恒之路的人。这是神给每个基督徒的一个特殊恩典,所以,我们所做的必须要与这个恩典相称,否则就是对神恩典的拒绝和背叛。

同此,教会是在元首基督道成肉身的基石上确立起来的,决定了基督徒必须活出基督的样式,融身世界,进入社会各层次的生活。对这一点,一位名叫张远来的牧师形容的极好,他说:“教会是住在世人中间的教会,耶稣不仅道成肉身了,耶稣还住在人中间。与他们一同劳作,一同吃喝,一同休憩,一同耕耘。同撑一叶孤舟,同眠一块草地。与人类有一样的经历,与人类有一样的诉求。认同人的软弱,指明人的出路。他了解以色列的疾苦,洞悉人类的挣扎,他熟悉拿撒勒的一草一木,珍惜身边的每一个灵魂。”因此,教会绝不是仅仅囿于狭隘的教堂空间,罔顾时代与社会的变化和发展,躲在教会的一隅之中孤芳自赏,傲视世人。

在教会里,我们不无惊异地发现,那些越是“属灵”,越是“激情火热”的信徒,就越是远离社会,有的甚至断绝世俗中的朋友,对与自己不同信仰的人更是视如仇敌,不再往来。这样的信徒将世界中的一切进行全面地否定,剑走偏锋,即使那些美的善的对人类对社会有益的事物,也是不屑一顾,给以鄙视。这就从根本上否定了“神爱世人”这一伟大真理,只看见神给以基督徒的特殊恩典,却视而不见神给以这个世界的普遍恩典。忘记了“他叫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太5:45)这句圣经中的名言。

马太福音记载,耶稣在呼召税吏马太后与那些税吏等人同席吃饭的时候,遭遇到来自文士和法利赛人的嘲讽,对耶稣的门徒说:“你们的先生为什么和税吏并罪人一同吃饭呢?”(9:11)这些文士和法利赛人只看见耶稣与不洁净的人同席吃饭,却看不见耶稣这么做的目的。他们固守外在的礼仪,忽略了内在的实质。

主基督在面对法利赛人的质问之时,他的回答成为对世人的宣告:“我来本不是召义人,乃是召罪人。”(9:13)也就是说,在这个世上每个人都是罪人,都亏缺了神的荣耀,都应该接受基督的呼召,得到基督的救赎和医治。

最近读过一篇文章,大体介绍了上海浦东的几间教堂走进社会,适应社会、为教会内外人士提供帮助的事例。例如与周边大公司的白领和动迁来到上海的居民沟通联系,为这些人解决有关人生的困惑;将教堂向外国人开放,还开设了韩国人的专属聚会,还邀请社会成功人士来教会演讲等。又例如与社区合作,为社区举办亲子班;亦或者与社会联合,吸纳各行业杰出人才举办读书会等等。

这些举措,完全打破了基督徒与世隔绝的局面,让教会充满了活力与生机,缩小了教会与社会的距离。这是教会与社会融合的一种新尝试,应该给以鼓励和倡导。因此,我们基督徒和教会应该像我们的主基督那样,融身社会。

我们需要基督的医治和救赎,世上的每个人也同样需要基督的医治与救赎。我们看别人为罪人的时候,更应该清楚自己也是罪人。教会的封闭性信仰,不但使教会失去了与社会交流和对话的机会,更失去了福传的契机。

教会应该是一个与社会共融的群体,绝不是在教堂中建立一个独立的“一统天下”,应按照基督的训诲在广阔的社会生活中,“出淤泥而不染”,活出基督的生命,以此影响社会,起到光与盐的作用。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除教会的主日聚会、祷告会、圣餐聚会等宗教仪式外,教会也的确有很多活动,如姊妹会、弟兄会、唱诗班组织的各项活动等等,但活动范围几乎都局限在教堂里。

即使户外活动,参加人员也都是主内的弟兄姊妹,很少有外人参加。唯有大型的圣诞特会或者布道会才会吸纳主外人员参加。这就使得教会的信仰生活,在年复一年的时光中形成了一种单调而固定的活动模式,与社会及其他组织几乎没有任何来往,处在一个与社会脱节的状态。教会也就成了一个与世隔绝的“象牙塔”,成了“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的世外“桃源”。

其实,即使都是一主一信一洗的各教会之间,有些也是“互不往来”,各信各的,各自为政。所谓“圣徒相通”不过是嘴上的信条,与教会好像并无关系,至于什么基督里的爱,只是偶尔在信徒之间像星星似地闪烁几下。

因为这样,社会上的一切活动似乎都与教会无关,难以寻觅到教会的影子,更看不见教会对社会有什么显著的作为。唯一的就是哪地方发生地震或洪水等灾情时,教会捐点款献点物,组织几个自愿者前去探望一下,在社会上能稍稍有点动静,但也很难引起世人的注意。所以,形成一种“教会是教会,社会是社会”这么两条互不相干的河流。

事实上,教会越是脱离社会,越会受到世俗社会的不理解、不认同,甚至遭遇来自社会世俗力量的敌视和嘲讽。滑稽的是,有些教会一但遭遇到来自世俗的一点小挫折时,随即便热血沸腾,什么“逼迫”来了、宗教信仰“不自由”了,还大表决心要为主殉道什么的。可是,当一离开教会回到社会上时,立刻就换了一个人,不仅该吃就吃,该喝就喝,乃至该骂人继续骂人,该犯什么罪还犯什么罪,早把信仰抛之脑后了。

在教会一个样,回到社会又是一个样,信仰和社会的脱节,也让信徒出现两副面孔。难怪社会上一些人对基督徒嗤之以鼻,讥讽不断。这些现象,无疑与教会封闭性的信仰是分不开的。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教会信仰的封闭性滋生出了这些信仰上的弊端。

耶稣有训:“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你们的光也当这样照在人前,叫他们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上的父。”(太5:15-16)按照耶稣这个训导,教会显然是把“灯”放错了位置,放在了“斗底下”而不是灯台上。这种封闭性信仰生活模式的形成,虽然与制度环境有关,但更多的是由我们在基督信仰上的误区所造成的。

追本溯源,基督教从它产生那天开始,就不是一个存在于真空中的孤立事件。不但如此,而且通过大量的信息向世人庄严宣告:上帝为了爱世人而降生尘世,基督教并不是一种讲论上帝的永恒而玄妙的教义,而是上帝自己化身为耶稣基督莅临人间,“道成肉身”地进入人类世界,进入恒久的人类社会的历史之中。基督教如果离开了世界,离开了所处的社会与时代,那么,基督教的信仰也就变成了一座好看而炫彩的海市蜃楼,毫无现实意义。

这一性质,让历代基督徒都融身于自己所处的社会与时代,无论遭遇逼迫和压制,还是在正常的社会环境中,都充满了积极向上的入世情怀。同时,在纷繁复杂的环境里分别为圣,去追求和实现神恩赐给基督徒的生命永恒,这一具有超世性的理想。

基督徒所拥有的入世情怀与超世理想,既是与其他宗教迥然相异的一个标志,也决定了基督徒在“客旅”尘世期间就完全可以走进生命的永恒之中。

步入生命永恒的先决条件就是“脱罪”,因为上帝道成肉身的一次献上,被钉十字架,担当了我们的罪,让我们罪得赦免,我们因而成为因信称义之人,成为踏上生命永恒之路的人。这是神给每个基督徒的一个特殊恩典,所以,我们所做的必须要与这个恩典相称,否则就是对神恩典的拒绝和背叛。

同此,教会是在元首基督道成肉身的基石上确立起来的,决定了基督徒必须活出基督的样式,融身世界,进入社会各层次的生活。对这一点,一位名叫张远来的牧师形容的极好,他说:“教会是住在世人中间的教会,耶稣不仅道成肉身了,耶稣还住在人中间。与他们一同劳作,一同吃喝,一同休憩,一同耕耘。同撑一叶孤舟,同眠一块草地。与人类有一样的经历,与人类有一样的诉求。认同人的软弱,指明人的出路。他了解以色列的疾苦,洞悉人类的挣扎,他熟悉拿撒勒的一草一木,珍惜身边的每一个灵魂。”因此,教会绝不是仅仅囿于狭隘的教堂空间,罔顾时代与社会的变化和发展,躲在教会的一隅之中孤芳自赏,傲视世人。

在教会里,我们不无惊异地发现,那些越是“属灵”,越是“激情火热”的信徒,就越是远离社会,有的甚至断绝世俗中的朋友,对与自己不同信仰的人更是视如仇敌,不再往来。这样的信徒将世界中的一切进行全面地否定,剑走偏锋,即使那些美的善的对人类对社会有益的事物,也是不屑一顾,给以鄙视。这就从根本上否定了“神爱世人”这一伟大真理,只看见神给以基督徒的特殊恩典,却视而不见神给以这个世界的普遍恩典。忘记了“他叫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太5:45)这句圣经中的名言。

马太福音记载,耶稣在呼召税吏马太后与那些税吏等人同席吃饭的时候,遭遇到来自文士和法利赛人的嘲讽,对耶稣的门徒说:“你们的先生为什么和税吏并罪人一同吃饭呢?”(9:11)这些文士和法利赛人只看见耶稣与不洁净的人同席吃饭,却看不见耶稣这么做的目的。他们固守外在的礼仪,忽略了内在的实质。

主基督在面对法利赛人的质问之时,他的回答成为对世人的宣告:“我来本不是召义人,乃是召罪人。”(9:13)也就是说,在这个世上每个人都是罪人,都亏缺了神的荣耀,都应该接受基督的呼召,得到基督的救赎和医治。

最近读过一篇文章,大体介绍了上海浦东的几间教堂走进社会,适应社会、为教会内外人士提供帮助的事例。例如与周边大公司的白领和动迁来到上海的居民沟通联系,为这些人解决有关人生的困惑;将教堂向外国人开放,还开设了韩国人的专属聚会,还邀请社会成功人士来教会演讲等。又例如与社区合作,为社区举办亲子班;亦或者与社会联合,吸纳各行业杰出人才举办读书会等等。

这些举措,完全打破了基督徒与世隔绝的局面,让教会充满了活力与生机,缩小了教会与社会的距离。这是教会与社会融合的一种新尝试,应该给以鼓励和倡导。因此,我们基督徒和教会应该像我们的主基督那样,融身社会。

我们需要基督的医治和救赎,世上的每个人也同样需要基督的医治与救赎。我们看别人为罪人的时候,更应该清楚自己也是罪人。教会的封闭性信仰,不但使教会失去了与社会交流和对话的机会,更失去了福传的契机。

教会应该是一个与社会共融的群体,绝不是在教堂中建立一个独立的“一统天下”,应按照基督的训诲在广阔的社会生活中,“出淤泥而不染”,活出基督的生命,以此影响社会,起到光与盐的作用。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拈花娱乐机移动网

展开全文
相关文章
俄罗斯水晶虎赌场

除教会的主日聚会、祷告会、圣餐聚会等宗教仪式外,教会也的确有很多活动,如姊妹会、弟兄会、唱诗班组织的各项活动等等,但活动范围几乎都局限在教堂里。

即使户外活动,参加人员也都是主内的弟兄姊妹,很少有外人参加。唯有大型的圣诞特会或者布道会才会吸纳主外人员参加。这就使得教会的信仰生活,在年复一年的时光中形成了一种单调而固定的活动模式,与社会及其他组织几乎没有任何来往,处在一个与社会脱节的状态。教会也就成了一个与世隔绝的“象牙塔”,成了“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的世外“桃源”。

其实,即使都是一主一信一洗的各教会之间,有些也是“互不往来”,各信各的,各自为政。所谓“圣徒相通”不过是嘴上的信条,与教会好像并无关系,至于什么基督里的爱,只是偶尔在信徒之间像星星似地闪烁几下。

因为这样,社会上的一切活动似乎都与教会无关,难以寻觅到教会的影子,更看不见教会对社会有什么显著的作为。唯一的就是哪地方发生地震或洪水等灾情时,教会捐点款献点物,组织几个自愿者前去探望一下,在社会上能稍稍有点动静,但也很难引起世人的注意。所以,形成一种“教会是教会,社会是社会”这么两条互不相干的河流。

事实上,教会越是脱离社会,越会受到世俗社会的不理解、不认同,甚至遭遇来自社会世俗力量的敌视和嘲讽。滑稽的是,有些教会一但遭遇到来自世俗的一点小挫折时,随即便热血沸腾,什么“逼迫”来了、宗教信仰“不自由”了,还大表决心要为主殉道什么的。可是,当一离开教会回到社会上时,立刻就换了一个人,不仅该吃就吃,该喝就喝,乃至该骂人继续骂人,该犯什么罪还犯什么罪,早把信仰抛之脑后了。

在教会一个样,回到社会又是一个样,信仰和社会的脱节,也让信徒出现两副面孔。难怪社会上一些人对基督徒嗤之以鼻,讥讽不断。这些现象,无疑与教会封闭性的信仰是分不开的。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教会信仰的封闭性滋生出了这些信仰上的弊端。

耶稣有训:“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你们的光也当这样照在人前,叫他们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上的父。”(太5:15-16)按照耶稣这个训导,教会显然是把“灯”放错了位置,放在了“斗底下”而不是灯台上。这种封闭性信仰生活模式的形成,虽然与制度环境有关,但更多的是由我们在基督信仰上的误区所造成的。

追本溯源,基督教从它产生那天开始,就不是一个存在于真空中的孤立事件。不但如此,而且通过大量的信息向世人庄严宣告:上帝为了爱世人而降生尘世,基督教并不是一种讲论上帝的永恒而玄妙的教义,而是上帝自己化身为耶稣基督莅临人间,“道成肉身”地进入人类世界,进入恒久的人类社会的历史之中。基督教如果离开了世界,离开了所处的社会与时代,那么,基督教的信仰也就变成了一座好看而炫彩的海市蜃楼,毫无现实意义。

这一性质,让历代基督徒都融身于自己所处的社会与时代,无论遭遇逼迫和压制,还是在正常的社会环境中,都充满了积极向上的入世情怀。同时,在纷繁复杂的环境里分别为圣,去追求和实现神恩赐给基督徒的生命永恒,这一具有超世性的理想。

基督徒所拥有的入世情怀与超世理想,既是与其他宗教迥然相异的一个标志,也决定了基督徒在“客旅”尘世期间就完全可以走进生命的永恒之中。

步入生命永恒的先决条件就是“脱罪”,因为上帝道成肉身的一次献上,被钉十字架,担当了我们的罪,让我们罪得赦免,我们因而成为因信称义之人,成为踏上生命永恒之路的人。这是神给每个基督徒的一个特殊恩典,所以,我们所做的必须要与这个恩典相称,否则就是对神恩典的拒绝和背叛。

同此,教会是在元首基督道成肉身的基石上确立起来的,决定了基督徒必须活出基督的样式,融身世界,进入社会各层次的生活。对这一点,一位名叫张远来的牧师形容的极好,他说:“教会是住在世人中间的教会,耶稣不仅道成肉身了,耶稣还住在人中间。与他们一同劳作,一同吃喝,一同休憩,一同耕耘。同撑一叶孤舟,同眠一块草地。与人类有一样的经历,与人类有一样的诉求。认同人的软弱,指明人的出路。他了解以色列的疾苦,洞悉人类的挣扎,他熟悉拿撒勒的一草一木,珍惜身边的每一个灵魂。”因此,教会绝不是仅仅囿于狭隘的教堂空间,罔顾时代与社会的变化和发展,躲在教会的一隅之中孤芳自赏,傲视世人。

在教会里,我们不无惊异地发现,那些越是“属灵”,越是“激情火热”的信徒,就越是远离社会,有的甚至断绝世俗中的朋友,对与自己不同信仰的人更是视如仇敌,不再往来。这样的信徒将世界中的一切进行全面地否定,剑走偏锋,即使那些美的善的对人类对社会有益的事物,也是不屑一顾,给以鄙视。这就从根本上否定了“神爱世人”这一伟大真理,只看见神给以基督徒的特殊恩典,却视而不见神给以这个世界的普遍恩典。忘记了“他叫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太5:45)这句圣经中的名言。

马太福音记载,耶稣在呼召税吏马太后与那些税吏等人同席吃饭的时候,遭遇到来自文士和法利赛人的嘲讽,对耶稣的门徒说:“你们的先生为什么和税吏并罪人一同吃饭呢?”(9:11)这些文士和法利赛人只看见耶稣与不洁净的人同席吃饭,却看不见耶稣这么做的目的。他们固守外在的礼仪,忽略了内在的实质。

主基督在面对法利赛人的质问之时,他的回答成为对世人的宣告:“我来本不是召义人,乃是召罪人。”(9:13)也就是说,在这个世上每个人都是罪人,都亏缺了神的荣耀,都应该接受基督的呼召,得到基督的救赎和医治。

最近读过一篇文章,大体介绍了上海浦东的几间教堂走进社会,适应社会、为教会内外人士提供帮助的事例。例如与周边大公司的白领和动迁来到上海的居民沟通联系,为这些人解决有关人生的困惑;将教堂向外国人开放,还开设了韩国人的专属聚会,还邀请社会成功人士来教会演讲等。又例如与社区合作,为社区举办亲子班;亦或者与社会联合,吸纳各行业杰出人才举办读书会等等。

这些举措,完全打破了基督徒与世隔绝的局面,让教会充满了活力与生机,缩小了教会与社会的距离。这是教会与社会融合的一种新尝试,应该给以鼓励和倡导。因此,我们基督徒和教会应该像我们的主基督那样,融身社会。

我们需要基督的医治和救赎,世上的每个人也同样需要基督的医治与救赎。我们看别人为罪人的时候,更应该清楚自己也是罪人。教会的封闭性信仰,不但使教会失去了与社会交流和对话的机会,更失去了福传的契机。

教会应该是一个与社会共融的群体,绝不是在教堂中建立一个独立的“一统天下”,应按照基督的训诲在广阔的社会生活中,“出淤泥而不染”,活出基督的生命,以此影响社会,起到光与盐的作用。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亚特兰蒂斯密室

除教会的主日聚会、祷告会、圣餐聚会等宗教仪式外,教会也的确有很多活动,如姊妹会、弟兄会、唱诗班组织的各项活动等等,但活动范围几乎都局限在教堂里。

即使户外活动,参加人员也都是主内的弟兄姊妹,很少有外人参加。唯有大型的圣诞特会或者布道会才会吸纳主外人员参加。这就使得教会的信仰生活,在年复一年的时光中形成了一种单调而固定的活动模式,与社会及其他组织几乎没有任何来往,处在一个与社会脱节的状态。教会也就成了一个与世隔绝的“象牙塔”,成了“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的世外“桃源”。

其实,即使都是一主一信一洗的各教会之间,有些也是“互不往来”,各信各的,各自为政。所谓“圣徒相通”不过是嘴上的信条,与教会好像并无关系,至于什么基督里的爱,只是偶尔在信徒之间像星星似地闪烁几下。

因为这样,社会上的一切活动似乎都与教会无关,难以寻觅到教会的影子,更看不见教会对社会有什么显著的作为。唯一的就是哪地方发生地震或洪水等灾情时,教会捐点款献点物,组织几个自愿者前去探望一下,在社会上能稍稍有点动静,但也很难引起世人的注意。所以,形成一种“教会是教会,社会是社会”这么两条互不相干的河流。

事实上,教会越是脱离社会,越会受到世俗社会的不理解、不认同,甚至遭遇来自社会世俗力量的敌视和嘲讽。滑稽的是,有些教会一但遭遇到来自世俗的一点小挫折时,随即便热血沸腾,什么“逼迫”来了、宗教信仰“不自由”了,还大表决心要为主殉道什么的。可是,当一离开教会回到社会上时,立刻就换了一个人,不仅该吃就吃,该喝就喝,乃至该骂人继续骂人,该犯什么罪还犯什么罪,早把信仰抛之脑后了。

在教会一个样,回到社会又是一个样,信仰和社会的脱节,也让信徒出现两副面孔。难怪社会上一些人对基督徒嗤之以鼻,讥讽不断。这些现象,无疑与教会封闭性的信仰是分不开的。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教会信仰的封闭性滋生出了这些信仰上的弊端。

耶稣有训:“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你们的光也当这样照在人前,叫他们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上的父。”(太5:15-16)按照耶稣这个训导,教会显然是把“灯”放错了位置,放在了“斗底下”而不是灯台上。这种封闭性信仰生活模式的形成,虽然与制度环境有关,但更多的是由我们在基督信仰上的误区所造成的。

追本溯源,基督教从它产生那天开始,就不是一个存在于真空中的孤立事件。不但如此,而且通过大量的信息向世人庄严宣告:上帝为了爱世人而降生尘世,基督教并不是一种讲论上帝的永恒而玄妙的教义,而是上帝自己化身为耶稣基督莅临人间,“道成肉身”地进入人类世界,进入恒久的人类社会的历史之中。基督教如果离开了世界,离开了所处的社会与时代,那么,基督教的信仰也就变成了一座好看而炫彩的海市蜃楼,毫无现实意义。

这一性质,让历代基督徒都融身于自己所处的社会与时代,无论遭遇逼迫和压制,还是在正常的社会环境中,都充满了积极向上的入世情怀。同时,在纷繁复杂的环境里分别为圣,去追求和实现神恩赐给基督徒的生命永恒,这一具有超世性的理想。

基督徒所拥有的入世情怀与超世理想,既是与其他宗教迥然相异的一个标志,也决定了基督徒在“客旅”尘世期间就完全可以走进生命的永恒之中。

步入生命永恒的先决条件就是“脱罪”,因为上帝道成肉身的一次献上,被钉十字架,担当了我们的罪,让我们罪得赦免,我们因而成为因信称义之人,成为踏上生命永恒之路的人。这是神给每个基督徒的一个特殊恩典,所以,我们所做的必须要与这个恩典相称,否则就是对神恩典的拒绝和背叛。

同此,教会是在元首基督道成肉身的基石上确立起来的,决定了基督徒必须活出基督的样式,融身世界,进入社会各层次的生活。对这一点,一位名叫张远来的牧师形容的极好,他说:“教会是住在世人中间的教会,耶稣不仅道成肉身了,耶稣还住在人中间。与他们一同劳作,一同吃喝,一同休憩,一同耕耘。同撑一叶孤舟,同眠一块草地。与人类有一样的经历,与人类有一样的诉求。认同人的软弱,指明人的出路。他了解以色列的疾苦,洞悉人类的挣扎,他熟悉拿撒勒的一草一木,珍惜身边的每一个灵魂。”因此,教会绝不是仅仅囿于狭隘的教堂空间,罔顾时代与社会的变化和发展,躲在教会的一隅之中孤芳自赏,傲视世人。

在教会里,我们不无惊异地发现,那些越是“属灵”,越是“激情火热”的信徒,就越是远离社会,有的甚至断绝世俗中的朋友,对与自己不同信仰的人更是视如仇敌,不再往来。这样的信徒将世界中的一切进行全面地否定,剑走偏锋,即使那些美的善的对人类对社会有益的事物,也是不屑一顾,给以鄙视。这就从根本上否定了“神爱世人”这一伟大真理,只看见神给以基督徒的特殊恩典,却视而不见神给以这个世界的普遍恩典。忘记了“他叫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太5:45)这句圣经中的名言。

马太福音记载,耶稣在呼召税吏马太后与那些税吏等人同席吃饭的时候,遭遇到来自文士和法利赛人的嘲讽,对耶稣的门徒说:“你们的先生为什么和税吏并罪人一同吃饭呢?”(9:11)这些文士和法利赛人只看见耶稣与不洁净的人同席吃饭,却看不见耶稣这么做的目的。他们固守外在的礼仪,忽略了内在的实质。

主基督在面对法利赛人的质问之时,他的回答成为对世人的宣告:“我来本不是召义人,乃是召罪人。”(9:13)也就是说,在这个世上每个人都是罪人,都亏缺了神的荣耀,都应该接受基督的呼召,得到基督的救赎和医治。

最近读过一篇文章,大体介绍了上海浦东的几间教堂走进社会,适应社会、为教会内外人士提供帮助的事例。例如与周边大公司的白领和动迁来到上海的居民沟通联系,为这些人解决有关人生的困惑;将教堂向外国人开放,还开设了韩国人的专属聚会,还邀请社会成功人士来教会演讲等。又例如与社区合作,为社区举办亲子班;亦或者与社会联合,吸纳各行业杰出人才举办读书会等等。

这些举措,完全打破了基督徒与世隔绝的局面,让教会充满了活力与生机,缩小了教会与社会的距离。这是教会与社会融合的一种新尝试,应该给以鼓励和倡导。因此,我们基督徒和教会应该像我们的主基督那样,融身社会。

我们需要基督的医治和救赎,世上的每个人也同样需要基督的医治与救赎。我们看别人为罪人的时候,更应该清楚自己也是罪人。教会的封闭性信仰,不但使教会失去了与社会交流和对话的机会,更失去了福传的契机。

教会应该是一个与社会共融的群体,绝不是在教堂中建立一个独立的“一统天下”,应按照基督的训诲在广阔的社会生活中,“出淤泥而不染”,活出基督的生命,以此影响社会,起到光与盐的作用。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

同升线路检测

除教会的主日聚会、祷告会、圣餐聚会等宗教仪式外,教会也的确有很多活动,如姊妹会、弟兄会、唱诗班组织的各项活动等等,但活动范围几乎都局限在教堂里。

即使户外活动,参加人员也都是主内的弟兄姊妹,很少有外人参加。唯有大型的圣诞特会或者布道会才会吸纳主外人员参加。这就使得教会的信仰生活,在年复一年的时光中形成了一种单调而固定的活动模式,与社会及其他组织几乎没有任何来往,处在一个与社会脱节的状态。教会也就成了一个与世隔绝的“象牙塔”,成了“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的世外“桃源”。

其实,即使都是一主一信一洗的各教会之间,有些也是“互不往来”,各信各的,各自为政。所谓“圣徒相通”不过是嘴上的信条,与教会好像并无关系,至于什么基督里的爱,只是偶尔在信徒之间像星星似地闪烁几下。

因为这样,社会上的一切活动似乎都与教会无关,难以寻觅到教会的影子,更看不见教会对社会有什么显著的作为。唯一的就是哪地方发生地震或洪水等灾情时,教会捐点款献点物,组织几个自愿者前去探望一下,在社会上能稍稍有点动静,但也很难引起世人的注意。所以,形成一种“教会是教会,社会是社会”这么两条互不相干的河流。

事实上,教会越是脱离社会,越会受到世俗社会的不理解、不认同,甚至遭遇来自社会世俗力量的敌视和嘲讽。滑稽的是,有些教会一但遭遇到来自世俗的一点小挫折时,随即便热血沸腾,什么“逼迫”来了、宗教信仰“不自由”了,还大表决心要为主殉道什么的。可是,当一离开教会回到社会上时,立刻就换了一个人,不仅该吃就吃,该喝就喝,乃至该骂人继续骂人,该犯什么罪还犯什么罪,早把信仰抛之脑后了。

在教会一个样,回到社会又是一个样,信仰和社会的脱节,也让信徒出现两副面孔。难怪社会上一些人对基督徒嗤之以鼻,讥讽不断。这些现象,无疑与教会封闭性的信仰是分不开的。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教会信仰的封闭性滋生出了这些信仰上的弊端。

耶稣有训:“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你们的光也当这样照在人前,叫他们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上的父。”(太5:15-16)按照耶稣这个训导,教会显然是把“灯”放错了位置,放在了“斗底下”而不是灯台上。这种封闭性信仰生活模式的形成,虽然与制度环境有关,但更多的是由我们在基督信仰上的误区所造成的。

追本溯源,基督教从它产生那天开始,就不是一个存在于真空中的孤立事件。不但如此,而且通过大量的信息向世人庄严宣告:上帝为了爱世人而降生尘世,基督教并不是一种讲论上帝的永恒而玄妙的教义,而是上帝自己化身为耶稣基督莅临人间,“道成肉身”地进入人类世界,进入恒久的人类社会的历史之中。基督教如果离开了世界,离开了所处的社会与时代,那么,基督教的信仰也就变成了一座好看而炫彩的海市蜃楼,毫无现实意义。

这一性质,让历代基督徒都融身于自己所处的社会与时代,无论遭遇逼迫和压制,还是在正常的社会环境中,都充满了积极向上的入世情怀。同时,在纷繁复杂的环境里分别为圣,去追求和实现神恩赐给基督徒的生命永恒,这一具有超世性的理想。

基督徒所拥有的入世情怀与超世理想,既是与其他宗教迥然相异的一个标志,也决定了基督徒在“客旅”尘世期间就完全可以走进生命的永恒之中。

步入生命永恒的先决条件就是“脱罪”,因为上帝道成肉身的一次献上,被钉十字架,担当了我们的罪,让我们罪得赦免,我们因而成为因信称义之人,成为踏上生命永恒之路的人。这是神给每个基督徒的一个特殊恩典,所以,我们所做的必须要与这个恩典相称,否则就是对神恩典的拒绝和背叛。

同此,教会是在元首基督道成肉身的基石上确立起来的,决定了基督徒必须活出基督的样式,融身世界,进入社会各层次的生活。对这一点,一位名叫张远来的牧师形容的极好,他说:“教会是住在世人中间的教会,耶稣不仅道成肉身了,耶稣还住在人中间。与他们一同劳作,一同吃喝,一同休憩,一同耕耘。同撑一叶孤舟,同眠一块草地。与人类有一样的经历,与人类有一样的诉求。认同人的软弱,指明人的出路。他了解以色列的疾苦,洞悉人类的挣扎,他熟悉拿撒勒的一草一木,珍惜身边的每一个灵魂。”因此,教会绝不是仅仅囿于狭隘的教堂空间,罔顾时代与社会的变化和发展,躲在教会的一隅之中孤芳自赏,傲视世人。

在教会里,我们不无惊异地发现,那些越是“属灵”,越是“激情火热”的信徒,就越是远离社会,有的甚至断绝世俗中的朋友,对与自己不同信仰的人更是视如仇敌,不再往来。这样的信徒将世界中的一切进行全面地否定,剑走偏锋,即使那些美的善的对人类对社会有益的事物,也是不屑一顾,给以鄙视。这就从根本上否定了“神爱世人”这一伟大真理,只看见神给以基督徒的特殊恩典,却视而不见神给以这个世界的普遍恩典。忘记了“他叫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太5:45)这句圣经中的名言。

马太福音记载,耶稣在呼召税吏马太后与那些税吏等人同席吃饭的时候,遭遇到来自文士和法利赛人的嘲讽,对耶稣的门徒说:“你们的先生为什么和税吏并罪人一同吃饭呢?”(9:11)这些文士和法利赛人只看见耶稣与不洁净的人同席吃饭,却看不见耶稣这么做的目的。他们固守外在的礼仪,忽略了内在的实质。

主基督在面对法利赛人的质问之时,他的回答成为对世人的宣告:“我来本不是召义人,乃是召罪人。”(9:13)也就是说,在这个世上每个人都是罪人,都亏缺了神的荣耀,都应该接受基督的呼召,得到基督的救赎和医治。

最近读过一篇文章,大体介绍了上海浦东的几间教堂走进社会,适应社会、为教会内外人士提供帮助的事例。例如与周边大公司的白领和动迁来到上海的居民沟通联系,为这些人解决有关人生的困惑;将教堂向外国人开放,还开设了韩国人的专属聚会,还邀请社会成功人士来教会演讲等。又例如与社区合作,为社区举办亲子班;亦或者与社会联合,吸纳各行业杰出人才举办读书会等等。

这些举措,完全打破了基督徒与世隔绝的局面,让教会充满了活力与生机,缩小了教会与社会的距离。这是教会与社会融合的一种新尝试,应该给以鼓励和倡导。因此,我们基督徒和教会应该像我们的主基督那样,融身社会。

我们需要基督的医治和救赎,世上的每个人也同样需要基督的医治与救赎。我们看别人为罪人的时候,更应该清楚自己也是罪人。教会的封闭性信仰,不但使教会失去了与社会交流和对话的机会,更失去了福传的契机。

教会应该是一个与社会共融的群体,绝不是在教堂中建立一个独立的“一统天下”,应按照基督的训诲在广阔的社会生活中,“出淤泥而不染”,活出基督的生命,以此影响社会,起到光与盐的作用。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

arm嵌入式系统开发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想在外围买足彩哪个平台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